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绝世巫医 > 第八零六章 套近乎
    徐楚突然来到三人的桌旁,手里还端着自己的花生米和一瓶酒,满脸笑容说了一句话,然后拉过一张凳子准备坐下。

    辉子昂起下巴,眼神不善地看着徐楚,哼了一声打断他的动作,语气很不爽地说道:“谁让你坐下的啊?你谁啊?!”

    林毅晨从死飞小子打开的手机里听到辉子的话,忍不住乐了,这小子装模作样还真是有一套,平时在自己面前嘻哈笑着看起来挺不正经地,没想到在外边装腔作势地还挺像那么一回事地。

    这是林毅晨对辉子的误会,相遇之前,辉子好歹也是一条街的大哥,手底下有着两个小弟呢,平时街的人谁见了他们都要躲着点走呢。只不过他们那一天倒霉,碰到了林毅晨和当天正好脾气暴躁的浮青骆,然后改变了自己的运气,否则地话,怎么说也是一条街的大哥呢,气质还是有地。

    徐楚嘿嘿笑着正准备坐下,听到辉子突然发问,他顿时愣住了。有些不解地看着辉子和另外两个小弟模样的人,心说怎么地,哥们儿都是一条道的人啊,这见了面不应该是哥俩好的豪爽场面吗?怎么一副见不得生人的架势啊?不对啊!

    “哥儿几个不是来买野生人参地吗?”徐楚拍拍屁股,略显尴尬地又站直了起来,疑惑地看着辉子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来买野生人参地?你偷听我们说话了?!”辉子一副警惕的模样看着徐楚,那样子好像是怕徐楚是来跟他们抢生意地。

    徐楚顿时感到无荒唐。这特么你们说话的声音那么大,门外边的街的人估计都能听到了,这特么我还用得着偷听吗?!除非我是聋了我才听不到呢!

    徐楚心里这个暴脾气,今天干什么都不顺,午的时候搅和被人发现,一下子点出了他,害得他被村子里的乡亲们又一轮背后指点议论着。这也罢了,谁让他早习惯了呢。被人指着骂、戳后脊梁的事他又不是没有遇到过,忍一忍过去了。

    可是你们特么的三个外地土鳖来到我这地盘,还一个个装腔作势地充老大,你们特么地是不是皮痒了,要不要我帮你们松一松啊?!

    徐楚很想把手里的酒瓶子给砸了,狠狠地揍面前这三个家伙一顿。不过一想到对方是来挨宰的“肥羊”,再加对方的人手较多,他怕自己这一动手,不仅财飞了,人也得进医院,索性再忍一忍得了。

    为了赚钱认怂,不丢人!

    这是徐楚的人生信条!

    把心里的火气往下压了压,徐楚甩掉僵硬的表情,重新又露出了嬉笑的表情,笑呵呵地对辉子说道:“这哪儿能偷听你们说话啊?我这不是路过旁边,不小心听到地吗?不过我可不是来抢生意地,这你们放心!我呀,是这附近村子里的人,不信你们问老板,他可以为我作证!”

    辉子等人立即看向了柜台后面的老板,老头儿瞥了一眼不停使眼色的徐楚,心里想着怎么着也是乡里乡亲地,便违心地点了下头,然后便扭头去做其他的事情了。

    徐楚的心里松了口气,辉子的态度却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他站起身来拿起酒瓶,冲着徐楚使劲地招手,要他来到自己的身边坐下:“哎呀!~我说怎么看着你的感觉较亲呢,原来是老乡啊!~”

    听到辉子那口音说出老乡两个字,林毅晨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来。这家伙,没想到还挺适合演戏,这态度的变化确实挺顺溜地,先是防着人家,一听说人家是本地的村里人,立即变得热情起来,显然是想套近乎拉关系,想要得到一些消息和内幕,好大赚一笔。

    徐楚见辉子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心里顿时也开始扬眉吐气了起来。

    总算是这个小子懂事,脑袋转地较快,要不然地话,老子这戏还真没法往下演了!徐楚心里也是连连呼喊惊险,这也是辉子还是之前那种谁都不屌的态度,他还真地没法跟辉子攀交情,那后面宰这三只肥羊的计划,恐怕要重新再定了。

    两个各怀鬼胎的人坐在了一起,顿时谁都谁笑得开心快活,几乎只是一杯酒下肚,俩人开始称兄道弟了。

    “辉哥,你这是从哪儿听到的消息啊,说是这里有卖野生人参地?你可别当了啊,现在哪儿有什么野生人参啊,小心是被‘二口袋’给装进去了。”徐楚逮住不要钱的酒使劲地喝了起来,不过他还算有一些警惕心,不动声色地开始盘问辉子的来历。

    二口袋,是徐楚这些当地人,对那些传播假消息,来坑蒙外地人的那些二道贩子的称呼,因为他们本身是二道贩子,又把剩下不好的人参以次充好当作野生人参卖给那些不懂行的外地人,等于是把那些人装到口袋里卖掉,所以当地人都叫他们“二口袋”。

    辉子被徐楚的一声“辉哥”叫得心里十分舒坦,这还不是他装出来地,而是这么多年了,终于有除了面前这俩小子之外的人这么诚恳地喊自己一声“辉哥”了。

    辉子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装作诚心诚意的样子,好学地问道:“‘二口袋’?是不是那些专门坑骗我们的人?!”

    徐楚见辉子这么问,心里顿时又安定了三分,听这话里的意思,他们确实像是一个外行人,也只有外行人才不知道“二口袋”是什么意思。这下徐楚心里开始得意了起来,心里嘀咕着老天爷你这午让我受了一遭罪,这到了晚,可不是得给我转转运了,碰到这三个不小心从口袋里掉出来的肥羊,我这不亲手宰了,都愧对您老对我的厚爱啊!

    徐楚脸同样洋溢起幸福的笑容,不过很快他转变了自己的表情,露出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咬牙切齿地对辉子三兄弟说道:“你们可不知道,这里面有很多人都做着蒙外地人的事,他们告诉你们这些外地人,说自己手里有野生的人参,因为各种原因想要及时脱手,然后带着你们到各地的药材基地给你们看,说那是他们自己的产业,先让你们看一看他们的实力有多大,然后开始哄骗你们买野生的人参,对不对?!”

    辉子露出了震惊的表情,急声问道:“你怎么知道地?!今儿个确实有人带着我们去另一边的药材基地逛了一圈。不过还好老子聪明,花了几十块钱买了一盒假烟,然后从当地人嘴里套出了一些话,才知道那个基地根本不是带我们去的那个人地,所以我们找了个借口偷偷溜走了!哎呀!~我要是早遇到你,不是没这回事了?我还好吃好喝地请了那孙子花了好多钱呢,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敢骗我!!!”

    辉子的话说得有些颠三倒四地,可是桌子的两个人都已经喝得有些蒙蒙地了,徐楚也没有听出有什么不对劲地,还是逮住不要钱的酒一个劲儿地喝,然后开始拉着辉子吹牛逼。从骂二口袋那些人,到自己当年混得有多么出名,只不过因为年龄大了,想要安安分分地过日子,所以退出了“江湖”。

    这番话说出来,徐楚的嘴里都不带结巴地,顺顺溜溜一套话说出来,听得柜台后面的老板直摇头,心说你当年要是混地那么吊,现在还能落到这种地步吗?也是你当年没有混的那么吊,你也不用蹲到高墙里面去改造了!

    这话听得老板直摇头,可是听在辉子耳朵里,确实宛如天籁一般的仙音。

    “卧槽!兄弟以前也是混道地?当年你混得几条街啊?!”辉子一脸激动地搂住徐楚的肩膀,兴奋地追问道。

    徐楚一愣,搭着眼打量了辉子一番,脸的表情渐渐变得惊讶,他指着辉子不敢相信地问道:“怎么,兄弟,你以前也是混道地?!”

    “卧槽!可不是嘛!!!”

    “我靠!这特么地……兄弟啊!~~~”徐楚顿时乐了。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看过《绝世巫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