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绝世巫医 > 第二三七四章分外强大
    “你是不是觉得很好奇,我告诉你接下来我一定会让你尝到,这人世间最为痛苦的折磨。”

    林毅晨在这一刻产生了某种心灰意冷的感觉,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曾经那么信任的人,现在全部都对他选择背叛,这让他内心当中无从承受。

    “你们为什么都要选择背叛我?”

    这个身上穿着黑色衣服之前脸上戴着面具,拿着斧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刘明,他思前想后,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了他。

    “没有为什么,反正你就是要死。”

    对方所给出来的答案显得如此残酷,令人无从接受,自己为什么就一定要被他给杀死呢?这的确让人难以理解。

    “没有为什么,我接下来就是要把你给杀了,难道你以为我真的把你当成我的好朋友吗?”

    对方所表达出来的观点如此残忍而又令人无法接受,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原来从始至终他对于自己都只存在于利用的关系。

    那么一个问题就随之而来,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利用自己。

    “你为什么要这样残忍的对待我?”

    那个人并没有回答眼前少年所提出来的问题,紧紧握着自己的双手,朝着他慢慢走了过来,片刻之后用手揪住蒋佩珊的头发。

    蒋佩珊根本没有任何力气得以反抗,她依旧只是站在原地,咽了一口唾沫。

    能够看出来眼前这个女孩如今相当紧张,她浑身不断轻微的颤抖,他知道待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人绝对是个相当残酷的存在。

    很有可能随时都把自己给干掉。

    “你干什么?我告诉你,如果你敢对她动手的话,接下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林毅晨在这一刻感到相当紧张惊恐,眼前这个人对自己出手他没有任何意见,如果说敢伤害自己心爱的女孩,他一定会让对方付出惨重的代价。

    刘明看见对方脸上所呈现出来的惊恐表情,内心当中感觉特别得意,因为这正是他的追求,他很希望眼

    前这个人死在自己的面前。

    “我告诉你,今天我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的。”

    把这句话说完之后,他便高高举起自己手中的斧头,然后迅速落下,紧接着把蒋培生的脑袋给砍了下来,鲜血迸溅而出,落在他的手中。

    当他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整个人发出歇斯底里的狂叫,在他看来自己生命当中如今最为重要的人就是蒋佩珊。

    这个人是他生命当中唯一的支柱,如果说眼前这个人已经离开,那么实在不知道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走下去。

    “我要跟你拼啦!”

    林毅晨发出大声的咆哮怒吼,希望可以把身上捆绑着的绳索给挣脱,可是却发现无论自己怎样努力就是无法达到目的。

    待在边上的那个人始终站在原地,带着一抹洋洋得意的笑容看着自己。

    林毅晨在这一刻显得相当好奇,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出现以前这种情况,他想要竭尽全力探查清楚,隐藏在这一切,云山雾罩背后的真相。

    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整件事情的真相绝对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肯定还隐藏着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再次看到眼前这个人,慢慢的转过身去,然后离开了房间,临走之前把门给关上。

    林毅晨总觉得这件事情背后有很大的蹊跷,他再次看着躺在地上的蒋佩珊,发现情况有几分不对劲。

    这个人根本不是蒋佩珊。

    眼前这个女孩,其他的伪装堪称绝妙,可是却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存在,蒋佩珊绝对不会穿这种衣服,而且她手中的戒指已经消失不见。

    也就是说刚才所看到的一切完全都是虚假的现象,是别人冒充的蒋佩珊和刘明那更重要的问题就随之而来。

    这两个人冒充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林毅晨正在对这件事情感觉万分困惑的时候,突然之间听到外面再次传来了脚步

    声,不久之后门被踢开,刘明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刘明身后这一次跟着的,居然会是昆仑老人。

    昆仑老人双目失神,此刻眼睛黯淡无光,他慢慢朝着前面那个地方走了过去,过了一会儿之后,昆仑老人和刘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我告诉你,赶快把那个秘密给说出来,不然的话我就把昆仑老人也给杀了。”

    林毅晨最初看到昆仑老人,的确跟之前见到蒋佩珊一样上当了,因为对方的伪装技巧的确相当高明,足以以假乱真,但片刻之后他却只是微微一笑。

    眼前这个人虽然伪装的很好,不过还是没能够欺骗过自己,这个人并非是真正的昆仑老人。

    刘明看着自己,期待可以在自己的脸上发现某种惊恐和害怕的神情,但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依旧没有让自己期待得到验证。

    这让他心中难免大失所望,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有眼前这种情况发生,确让人万分恼怒。

    “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要对他动手,那就把他杀了,就是,反正跟我没多大关系。”

    刘明心中显得相当意外,本来还以为眼前这个人绝对会担心恐惧,实际情况跟自己酝酿的有所不同,他一点都不害怕。

    “难道你不害怕?”老人看着对方,眼神当中充满惊恐,身体微微颤抖,看来这个臭小子的确跟自己想象的有所不同。

    林毅晨对于方才对方所说的话,仍旧表现出来一副淡然的态度,老人的死活好像跟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他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得知此事过后,让他心中更加恼怒,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臭小子竟然不上当,于是他拿着自己手上的斧头,再次把昆仑老人的脑袋砍了下来。

    林毅晨总觉得这个人,做着一切事情肯定是有目的的,至于具体是什么目的,却并不清楚。

    他也只好待在原处,静观其变,不久之后一定要把事情的真相调查清楚。

    林毅晨下定决心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也要做到这一点。

看过《绝世巫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