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楼乙 > 第一千两百九十五章 紫麟翼虎
    楼乙听到屠骁的话,大致对对方有了一个了解,此人竟然是现如今驭兽宫的大宫主,驭兽宫一共分了九宫,他师尊蛮千钧乃是第九宫的宫主,原本按照驭兽宫的宫规,九宫各司其职,并无高下之分。

    可是自从甏獠天这些人位之后,整个驭兽宫便变了味道,这似乎是在蛮千钧将察尔玛的尸骨带回驭兽宫后,整个驭兽宫便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了。

    据说这牵扯到了当年的一桩密辛,似乎是关于驭兽宫宫主之位的传承有关,而察尔玛乃是蛮千钧的生死之交,两人关系非寻常,所以他想要查清楚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是否跟现如今驭兽宫的宫主有所牵连。

    但是他为人刚直,不懂得何为迂回,而如今的察家却也不是当初的察家,地位可谓是一落千丈,整个驭兽宫如今都已掌握在了南乌家族手,而这南乌鲁赫便是如今驭兽宫宫主的嫡孙。

    现如今的驭兽宫早已是乌烟瘴气之地,算是那些驭兽宫的太长老们,也一边倒的支持如今的宫主,像察家以及蛮千钧这等心存不满之人,或被处处打压,或被慢慢排挤出去。

    所以像屠骁他们这种不堪其辱之人,便偷偷的逃离了驭兽宫,隐姓埋名等待时机,他们不能够失去安身立命的本事,否则它日如何推翻南乌家族的统治,还驭兽宫一片净土。

    屠骁碰到南乌鲁赫自然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当初在驭兽宫里他跟蛮千钧,可没少受这家伙的挤兑,如今碰到了,自然要好好出出这口恶气。

    可是悲催的是,他发现自己如今已经不是南乌鲁赫对手了,所以气急败坏之下,自然被对方打的节节败退,更何况对方人多势众,他双拳难敌四手,自然是吃了大亏了。

    可是刚才发生的这一幕,被屠骁看到,算是让他出了一口恶气,如此一来他也算冷静下来了,这令南乌鲁赫十分愤怒,这屠骁乃是蛮千钧手下第一猛将,当初他也曾威逼利诱对方,可是对方却对他视而不见甚至是嗤之以鼻。

    这让南乌鲁赫对他无憎恶,于是便常常寻个由头找他麻烦,可是屠骁的头却有蛮千钧,他可是丝毫不给自己找个宫主嫡孙面子,甚至对他拳脚相向。

    为此蛮千钧没少受到牵连,被长老阁的一种长老数落甚至是惩罚,但是这蛮千钧是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久而久之南乌鲁赫也只能避开这两人,转而寻求与甏獠天合作,借着他之手打压他们。

    然而数百年前甏獠天连同所有的驭兽宫弟子,全部死在了无妄海,而作为两位领头人之一的蛮千钧也是下落不明,这不由得引起了驭兽宫的震动,因为甏獠天添油加醋的将所有责任推给了蛮千钧,并诬陷他背叛了驭兽宫。

    南乌鲁赫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他便将怒火撒在了屠骁身,没有了蛮千钧的庇护,屠骁的日子可想而知,若不是察家那个老族长一直出手帮衬一二,只怕屠骁早死在南乌鲁赫的手里头了。

    但是即便是如此,却也让屠骁无憋屈跟难以忍受,终于他叛出了驭兽宫,从此隐姓埋名逃到了西州,可是最终还是暴露了,甏獠天想要他的命,却最终死在了楼乙手里,连他的契约兽也死在了楼乙手,而另外一只如今却成了屠骁的过命伙伴。

    如今南乌鲁赫见到了屠骁,却发现当初他赐给甏獠天的磐石犰狳,如今却成了自己敌人的契约兽,可想而知他内心的愤怒,但是这灵兽毕竟是经他之手送出的,所以磐石犰狳的弱点他可谓是无所不知。

    正因为如此,屠骁才吃了大亏,再加属性的克制,打得屠骁几乎毫无招架之力,原本南乌鲁赫很快便可以干掉屠骁了,谁成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坏其好事。

    更令他愤怒无的是,爆炎火蜥竟然惧怕此人甚过他这个原主人,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这些年蛮千钧不见踪影,屠骁也逃窜无踪,这两人像是两根刺一样,狠狠的扎在他的心里。

    所以他不遗余力的提升着自己的实力,甚至不惜耗费掉刚刚恢复少许元气的驭兽宫囤积起来的资源,这让他的修为突飞猛进的同时,也让驭兽宫下下苦不堪言。

    但是南乌鲁赫乃是驭兽宫宫主的嫡孙,谁敢说个不字,蛮千钧的下场在眼下,他们不想重蹈覆辙,所以只能任其胡作非为,以至于如今的驭兽宫死气沉沉。

    但是这一切对于南乌鲁赫而言他并不在乎,因为他认为只要他的实力足够震慑四方,驭兽宫依旧会是州最强大的势力,驭兽宫终会在他的手重现辉煌。

    所以这几百年来南乌鲁赫变本加厉的消耗着驭兽宫的资源,终于如愿以偿的突破了大乘境界,突破境界的他更加没有人敢忤逆,于是他便大张旗鼓的带领着驭兽宫的修士,开始四处捕猎强大的妖兽,并与之缔结契约。

    这些年来倒是让他捕获到了许多强大的妖兽,也让驭兽宫下稍稍安心了一些,但是捕获的妖兽毕竟不如从小饲育长大的灵兽有默契,所以在与之缔结契约的时候,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也是天差地别。

    可是这一切他也不在乎,因为在他眼,被其捕获的妖兽,只要服从于他便可,其他人则只需要承当这些妖兽的载体好了,只要这些妖兽怕他,便会为其所用,他便可以以此来震慑所有人,让所有人臣服在其脚下。

    他用这种方法控制了大批修士,他赐予对方强大的妖兽,同时又利用这些妖兽控制这些修士,最终令他们为己所用,不得不说这些年来他以此法,还从未失败过。

    可是在刚才,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却令他破例开了先河,所以此人必须要死!

    南乌鲁赫冷声对其他人说道,“你们给我钉死了这个老杂碎,如果失败了,你们知道后果!”

    那些形怪状的修士,连忙齐声回答道,“请大宫主放心,属下必定竭尽全力!”

    “不是让你们竭尽全力,而是一定要钉死他,懂了吗?”南乌鲁赫再次开口道,此时他的声音已有了些不耐烦。

    “是,一定钉死他!”众人连忙紧张的齐声说道。

    南乌鲁赫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化作一道紫光来到了楼乙身前,他的眼睛十分的怪异,闪耀着紫幽幽的光芒,这种光芒本身给人十分强大的压迫感。

    但是楼乙却对此毫无感觉,他周身涌动着龙族气息,乃是最为至高无的存在,虽然这紫瞳颇为异,却并不足以令他感到臣服。

    “跪下!!!“南乌鲁赫突然厉声喝道。

    他的身体猛然释放出可怕的紫色光芒,一个庞大无的虚影,此刻突然显现在了他的面前,那是一只体长近千丈的庞然大物,周身覆盖着紫色的鳞片,可是却又有一道道黑色的斑纹覆盖在鳞片之。

    这生物似虎又非虎,头生麟角,嘴如龙却生有两根巨大的虎齿,一双眼瞳闪耀着摄人心魄的光芒,周身鳞片如水银泻地,偏偏那些黑色的条纹却如此明显,四条粗壮的兽腿,腿弯处有一根向外突起的尖刺。

    同时它的四足如龙爪一般生着四根粗壮无的利爪,它的背微微拱起,有黑色的鬃毛散乱的向着两侧倾斜,在这些鬃毛后方,这生物生有一对巨大的黑色翅膀,此刻翅膀微微收拢,边缘看起来异常锋锐。

    它的尾巴十分粗壮,如同一根黑白分明的棒槌,这家伙看起来是如此的怪异,不过它也仅仅是出现片刻,便缩回到了南乌鲁赫的体内。

    楼乙从未见过如此特的生物,好像这家伙是什么物种拼凑起来的一样,这时下方的屠骁突然开口道,“嘿嘿嘿,没想到南乌老贼竟然想到了这种办法,将紫麟圣兽同魔湮虎结合到了一起,这玩意真是丑的可怕啊!”

    南乌鲁赫回头吼道,“给我闭嘴,此乃驭兽宫护宗圣兽的后嗣紫麟翼虎,它日必定取代圣兽成为驭兽宫新的守护神!”

    “哈哈哈哈哈,可笑啊!可笑!南乌老贼没法控制圣兽,却想了这么一个龌龊的手段,只怕老圣兽如今已经死了吧?”屠骁虽然在笑,可是脸却满是悲愤之色,他看到这个怪物身影后,似乎便已经知道了驭兽宫老圣兽的下场了。

    南乌鲁赫咬牙切齿的看着他,而后冷哼一声道,“圣兽本老迈不堪,但我阿爷天人之功,以大神通将两头圣兽合二为一,从此之后这紫麟翼虎便是驭兽宫新的守护圣兽!”

    “卑鄙无耻的王八蛋,你跟南乌老贼一样,魔湮虎算得哪门子圣兽,不过只是一个不入流的畜生罢了,那南乌老贼当它是宝,在老子眼里它不过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畜生!”屠骁厉声斥责道。

    “你们还不让这个老杂碎闭嘴!!!”此时的南乌鲁赫已经怒不可遏,听到他的命令后,那些围攻屠骁之人,更加卖力的展开进攻,只是没有南乌鲁赫,他们这些人还真的奈何不得与磐石犰狳融为一体的屠骁。

    而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楼乙,开口说道,“你废话了这么久,如果不出手的话,那么死吧!”

看过《楼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