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楼乙 > 第二章 乌云笼罩
    四周白茫茫一片,树梢新雪压着枝桠,众人踩在雪地之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队伍当中不时传来笑声,天气虽冷但却丝毫不影响大家高涨的情绪,楼穹指着四周茫茫雪景说道:“今冬这雪如此之好,来年必是一个丰收年啊。”

    管洪像是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道:“唉,你们清风村就好咯,可怜我们寒雪村啊,我们是四面环山,整个就坐落在一个雪窝子里,这雪要再这么下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寒雪村就该被雪埋咯。”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扯着闲话,楼穹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管大哥,这郝林村比你的村子还要近些,按理说到现在也该碰到了,莫不是出啥事了吧?”

    “应该不会的,你可别忘了阿莫老爹可是咱们这三个村里唯一一个徒手撕过熊瞎子的,别看现在上了岁数,那一手功夫可一点没落下,去年你是没看到,他们村子送去清平县的兽皮啥的,可整整堆了五辆大车。”

    听着管洪这么说,楼穹点了点头,向着来时路上望了一眼,见除了他们来时踏出的脚印外,依旧是白茫茫一片,叹了口气转过头去,此时小家伙楼悦早已睡着,被其抱在怀里,看着他甜甜的睡相,做父亲的他心里感到格外满足。

    就在这时突然天空传来几声急促的啸声,几个流光从他们头顶呼啸而过,众人抬头望去,只见那流光赫然是几把闪耀着奇异光芒的飞剑,而其上似乎站着人,只是太快看不清样子,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天边,这时才听到后面有人惊呼道:“仙人,那些是仙人吧?!!”

    只是楼穹发现,这些仙人似乎飞来的方向正是郝林村所在的方向,而且就在刚才一滴液体从天而降,就落在他身前不远处的地上,他发现那竟然是一滴血,仙人会流血吗?不会真的有事发生吧……

    他会这么想是因为,他在清平县的时候,听到有人说起,说是不久前在与清平县接壤的沛县地界,发生了几件恐怖的事情,先是有人发现进山的山民无故失踪,原本以为是野兽干的。

    村民也组织过清剿,甚至还搜索过那些失踪村民去过的地方,开始一切还算顺利,打死了几只能够杀死村民的猛兽。

    可是后来竟然连巡山的村民都集体消失了,更有甚者一个名叫马家村的村子,一夜之间村民全部被杀,沛县派人查看过后,却没有声张,将此事悄悄的压了下来,只是不知为何还是被人传了出来。

    据说村子里的人死相极其恐怖,全身血液不翼而飞,只留满地如同人干一般的躯体,村中孩子无一例外全都不知所踪,哪怕连婴儿也不例外,让人毛骨悚然脊背直冒冷汗。

    楼穹叹了口气,对着管洪道:“管大哥咱们加快些脚程吧,我心里总是有些不安,总感觉会出点什么事情。”

    管洪看着楼穹一脸凝重的神情,对身后的众人喊道:“大伙走快些,马上就到清平县啦,都打起精神来,把娃儿们都看好咯!”

    “管大哥放心吧,有我们哥几个在,管他豺狼虎豹,熊罴蛇鼠,来多少哥几个收拾多少。”

    ”是啊,管大哥、楼大哥你俩就放宽心,有我们在这趟绝对没问题。”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言语中充满了自信,不过也是这周围村子里,他们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只要不是碰到修行之人,谁敢上来触他们这些人的眉头,楼穹张嘴想说他们两句,却被管洪拍了拍肩膀,他嘴唇微微动了动,最终没有开口。

    只是这时管洪对他说道:“放心吧老弟,你信不过他们,还信不过老哥我吗?这马上就到清平县了,大不了到时候不让老弟你请客,改为哥哥请你如何?”

    楼穹长出一口气,脸上再次带上笑容,豪迈道:“答应的事情怎好改变,说我请就我请!”

    “嘿嘿嘿,这才是老哥的好兄弟。”管洪再次用力的拍了拍对方,众人加快步伐向前行去,清平县的轮廓开始变的越来越清晰起来,楼穹虽然表面看上去有说有笑,可是心里老是觉得慌慌的吗,加之郝林村的人到现在都没出现,就让他更加不安了。

    一路惴惴不安,当脚终于踏入清平县的那一刻,他悬着的心才总算落了回去,别人也许不知道,他的神经可是一路都绷的紧紧的,到现在终于能松一口气了,看着依旧热闹吵杂的街市,楼穹对管洪说道:“管大哥走吧,将这些小崽子送去府台那里后,咱哥俩一醉方休!”

    众人此时情绪高涨,就连队里这些即将参加考验的孩子们,也一个个的激动不已,一双眼睛滴溜溜的乱转,看看这里,再看看那里,三五成群叽叽喳喳吵闹个不停,身边负责护送他们的村民,不时呵斥几句,不然这帮没见过世面的家伙,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一行人很快从府台出来,任务完成了心情自然是放松无比,只等这帮娃娃几日后参加测试,他们再来带走不合格的娃娃回去,这一趟也就算是功德圆满了,楼穹展开手臂对着众人说道:“原本只想着请管大哥喝酒,可是又向着大家都一路辛苦,楼穹我改主意了,大家一起去清平县小醉居不醉不归,酒钱我一人包了!”

    众人发出兴奋的喊叫声,这时原本睡在楼穹怀里的小家伙醒了,奶声奶气说道:“一醉方休,一醉方休。”

    管洪一把将他捞出来,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转头说道:“这小家伙长大了一定了不得啊,楼老弟你有福气啊。”

    众人在一阵吵闹声中向着城里的一处酒馆走去,而此时原本他们出来的府台府中,一间典雅的大屋内,此时正有五六个人围坐在一起,其中一人脸色苍白,身上的衣衫布满血渍,围着他的几人,将一粒泛着淡淡青光的丹丸塞入其嘴中。

    这几人中,除了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之外,还有一个看上去有些富态的中年男子,而剩余四人似乎穿着打扮来自同一个地方。

    如果细看的话,这四人赫然就是之前御剑飞过楼穹他们头顶之人,被众人称作仙人,只是这四人中的一人明显受了伤,而且看上去伤势不轻,一缕缕红色烟丝从其体内冒出,每一缕烟丝飘出,那受伤之人身体都会不由自主的抖动一次,脸色也会越发苍白,其它三人满脸担忧,似很紧张这位受伤的青年。

    过了许久之后,受伤的男子脸色略有好转,此时在他身旁的老者开口问道:“晃儿,到底发生了何事?你怎会伤的如此之重?”

    那被问青年还未开口,就听到四人当中唯一的女子抢先开口道:“回禀师尊,我们这次奉掌教真人之命前来调查沛县周围发生的事情,多翻查探之后,已经找到了许多线索。”

    女子相貌颇为清丽,只是脸上带着愤恨,眉心皱起似乎心有不甘,继续说道:“我们一路追踪线索,终于在清平县外的郝林村发现了贼人的线索。”

    白眉老者微微皱眉问道:“你是说对方已经来了清平县?”

    女子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等我们赶到郝林村的时候,发现...发现......”

    女子像是不愿意说出看到的景象,这时另外一人开口道:“晃师兄带着吕玲师妹以及我跟刘林师弟,一进村子就看到满地的尸骨,无一例外全部被吸干了精血,甚至那些年轻的女孩她们都被......”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妹,似乎觉得有些难以启齿,白眉老者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转而问那受伤的青年:“晃儿,以你的修为,等闲之辈怎能伤的了你,何况为师赐你的流云屏雨也是入了品相的灵器,究竟是何人能将你伤成这样?”

    那受伤男子名叫韩晃,问话之人是其师尊,也是韩晃的祖爷爷,他们包括那肥胖男子,全部来自一处叫做浩雪宫的宗门,老者名韩渊乃是这浩雪宫的一名结丹期的老祖,而那名肥胖中年男子名叫赵宝乐,是浩雪宗派这次派来测试的外门执事,修为以近筑基上重。

    剩余四人皆为浩雪宗门弟子,韩晃是四人中修为最高的一个,目前筑基上重修为,而且还差一步就会达到筑基期圆满的境界,加之韩渊对其宠爱有加,一身灵气宝物护体,等闲之人的确伤他不得。

    另外三人,吕玲跟刘林都是筑基五层修为,而之前说话男子名田熊,修为筑基七层,他们三人都是内门弟子中的佼佼者,而韩晃则是亲传弟子,深得宗门器重。

    随后几人陆续将之后的事情说了出来,四人在村中寻找线索,当他们搜到村长家的时候,刚刚推开大屋的门,一道血影突然袭向吕玲,多亏韩晃及时为其挡住对方,不然吕玲此时已经是个死人了。

    令白眉老者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是一位结丹老祖级的人物,只是面色潮红看上去似乎受了极重的伤,此人身上血煞之气异常浓郁,由此判定这几桩惨案恐怕皆是其所为,一翻争斗之后,四人奈何不得对方,韩晃凭借手中灵剑逼退对方,却了挨了对方一掌。

    若非他修为高,且身穿数件灵器护体,恐怕对方那一掌,足以将其轰杀,毕竟结丹修士一怒,地动山摇也是在所难免的,听完事情的经过之后,韩渊跟赵宝乐走了出去,这时就停中年男子开口道:“师尊此事有些蹊跷啊……”

看过《楼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