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楼乙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无心插柳
    路程虽长,可是却并不枯燥,柔风细雨略有心得,他此刻身在画卷之上,形随意动,意由心发,三道水影如影随形,十分的奇妙。

    不多时传过浩雪宗与北武宗的交界处,楼乙就来到了属于北武宗的地界,看着周围群山环伺,心情稍稍有些激动,他想着不知道如今的问仙楼,已经蜕变成了什么样子。

    期间略作停留之后,补充了点干粮,他知道在这里的一处山镇里,有一处名为黄岩岭的镇子里,有一道非常美味的食物,名曰烤黄羊。

    楼乙直奔目的地而去,这烤黄羊其实就是这里附近饲养的一种异兽,肉质鲜美多汁,肥而不腻,瘦而不柴。

    他心里盘算着,如果这道菜真的如传闻中那般,那么可以考虑加入到醉仙楼的菜单里面,反正他掌握着饲育之法,比这些个散养的镇民,可要高明太多了。

    进到镇子前,他换了一副面孔,这是当初他刚回到浩雪宗的时候,问高大力要的,原本以为这些面皮都是他自己做的,谁成想这家伙直接从储物戒指内,掏出一堆来让他自己挑。

    看来着南宫煌也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主,不然干嘛带这么多假面皮,他精挑细选了三张,剩余的都还给了高大力,此时他带的就是其中的一个。

    从外表看,这面堂十分的刚毅,国字脸,浓眉大眼,直挺挺的鼻梁,厚嘴唇,肤色略带小麦色,楼乙挺喜欢这张面皮,这也是他挑的第一张假面皮。

    稍微乔装了一番,穿着一件兽皮袄,这也是他用打猎时的妖兽皮缝制的,原本是想着给问仙楼的人乔装用,现在倒是他先用上了。

    黄岩岭的山半腰,有禁止把守,所以你可以选择飞上去,可是那样的话,显得对镇子的负责人不尊重,因此大部分人,都选择落到山腰处,再徒步或者租借代步工具上山。

    山腰处修有许多条上山的路径,方便人们前往黄岩镇,楼乙提前落下,是不想让人看到如意菩提珠,他身上的这身行头,说白了就是个外出狩猎的猎户。

    手一抖一个小瓶出现在了手里,他从里面取出一粒药丸,吞服了下去,这东西也是端木情留给他的,说是可以暂时压制修为散发的气息,不过他没告诉自己这丹药叫什么名字。

    原本倒也不用如此麻烦,他可以屏蔽气机,如此一来也就没人能够知道他具体的修为了,然而这里是北武宗地界,这片大地上最多的不是妖兽,而是山匪。

    虽然北武宗已经痛定思痛要解决匪患,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山匪们已经融入到了这片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就如同血液之中混入的毒素,即隐秘又不易察觉,却时刻威胁着人的健康。

    楼乙不得不小心行事,他参与了剿灭许明远的行动,又在猴崖归途期间搅了刘黑七点好事,可想而知这北武宗地界的山匪们,对他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恐怕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挫骨扬灰,以消心头之恨了......

    刚刚来到黄岩镇的山门外,楼乙抬头看向四周,别说这个镇子的建筑风格十分的奇特,竟然全是使用这里特有的黄奇石所铸。

    这黄奇石类似于黄耀钢岩,但是硬度上有差距,但是这种岩石的花纹十分独特,如同大浪淘沙,石岩之中蕴含着淡金色的沙线,看上去十分的养眼顺心。

    远远一看,宛若一片沙画海洋,连绵不绝,笼罩整个黄岩镇子,道路绕着镇子建设,四通八达,连接着四周各条山路,围城高耸,上面有一些石屋。

    这镇子并不算太过繁华,引以为傲的,恐怕也就是烤黄羊了,但是这里却非常的热闹,因为这里乃是所有来往北武宗的修士们,最常聚集之地。

    这里拥有着众多的客栈,拥有极具特色的美食与美酒,迎接着来自四海八方的客人,而这里的情况也最为复杂,楼乙相信这里隐藏着众多双眼睛。

    刘黑七能够成为一方霸主,这些年都顺风顺水,与他制定的策略不无关系,他安插在北武宗周边的眼线,比其他山头加起来的都多。

    他做的生意从不失手,就是因为料敌先机,实时掌握对方的动向,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这叫贼不走空,不过他们是匪,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恶匪。

    刚踏进黄岩镇,楼乙就感觉自己被盯上了,他的神识异于常人,自然能够感应的到,只是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他竟然察觉不到何人在窥视他。

    而且他感应到的神识并不只有一股,是从各个方向而来,这就有些令他费解了,他不动声色的往前走,嘴里叼着一根刚从树上折下来的枝条。

    大大咧咧的往前走,很快就来到了那家驰名北武的烤黄羊客栈,这里的店铺大都是酒楼跟客栈一体的,因为这里并不对外租售,所以想来这里借宿,就只能住客栈里。

    一路上那种隐晦的窥视,都始终笼罩在他身上,只不过做的十分的隐蔽,而且无从察觉源头,这渐渐让他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监视禁止。

    有人在用监视禁止,监视着这里过往的每一个人,可是这黄岩镇只是一个石镇子,也没什么值得打劫的财富,何人需要如此禁止,这里面必定是有问题的。

    他迈步走进客栈,一股孜然的香味扑鼻而来,楼乙看到外层的石楼子,正燃烧着炭火,几只油光锃亮的黄羊,被穿在一根大铁棍上,由两个壮汉推动转轮。

    油脂滴落到炭火之上,发出呲呲呲的声响,并伴着香味蔓延开来,两三个烤羊师傅,正在往黄羊身上刷着明油,还时不时撒上一些香料提味。

    楼乙闻到香味,就觉得食指大动,不过这里已经有不少客人在等候了,他们有的正在大快朵颐,有的则喝着酒等待黄羊烤熟。

    楼乙寻了一处位置坐下,点了两整只的烤黄羊,寻思着吃一只,剩下这只带走给许唯依尝尝,他现在觉得特别对不起她,虽然心里的这道坎放下了,但是另外一道坎还挡在面前。

    不过店主却告知他,每人只限一只,而且他的举动,还引起了其他客人的不满,他这才知道,这黄羊只能在这吃,不可以打包带走。

    楼乙心中明了,其实这就是怕人偷学,不过他又想到,能来这里的人,各个地方的都有,竟然都能守这里的规矩,看来这里的老板不简单那。

    等了足足快有两个时辰,他才如愿以偿的吃到了烤黄羊,还别说这味道简直棒极了,肉皮外焦里嫩,羊肉烤的刚刚好,一咬满嘴喷香,楼乙很快就分析出了香料的成分。

    十里星,孜然,贞麻子,小茴香,肉豆粉,胡椒等等,不过里面还加入了一样东西,楼乙尝了许久,才最终确认下来,此物名曰罂粟壳。

    这东西其实就是罂粟花的种壳,此花有毒,能致成瘾,多为邪门歪道之徒,操控人员所用,其中最为可怕的要数驼奴丹,里面最重要的成分,就是此花的花汁。

    虽然这种壳的毒性略浅,却也能够让人上瘾,恐怕这店主打的注意,就是以这种东西,来潜移默化的影响过往的修士,楼乙在心中冷笑。

    他不动声色的吃完,而后要了一间房打算住上一晚,此时楼乙注意到,在客栈之中,有几个人始终都只是坐着喝酒,他都吃完了,也没见这几人点餐。

    而且更位置要的是,他们的眼睛始终都在偷偷观察这里的食客,楼乙多了一个心眼,在离开的时候,留了几只听声虫,他总感觉这里会有收获。

    房间并不大,除了一张床外,连个像样的桌椅板凳都没有,他躺在床上静静的等待,耳朵旁趴着一只听声虫,正在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听声虫传来的是声音里,只有吆喝声,以及饮酒捧杯的声音,不过楼乙很有耐心,他知道不久后就会有消息传回。

    又过了大约一个时辰,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楼乙听到了几人离开的声音,他蹭的一声从床上窜了起来,屏蔽神识,蹑手蹑脚的出了客栈。

    那若有若无的感知仍在,只是楼乙此刻隐匿起来了,屏蔽了感知的窥视,不过他此刻必须十分小心,避免被人看到,他寻着听声虫的指引,慢慢的找到了那几个人的踪影。

    当他慢慢靠近对方的时候,突然间愣住了,因为他发现这些人中,竟然有两个是那个烤黄羊店里的,一个是伺候上餐的伙计,另一个竟然是其中的一位烤羊师傅。

    其实当时他也注意过对方,他发现对方的眼神很毒,下刀又快又准,只是他当初没多想,现在看来,这里面问题不小啊。

    几人看似只是简单的在聊天,可是从他们的眼神以及手势上,楼乙判断这些人就是山匪,当初跟杨子荣多少学了一些,这些就是山匪们接头的暗号。

    他怎么也没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了,这些人凑到一起,绝对不是在交流感情的,恐怕会有大事发生……

看过《楼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