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三国女神攻略 > 一百、史上第一例外科手术
    “呦,各位大佬都在啊”,荀攸背着个破旧的要饭口袋走了进来,环视了一周后说道,最后目光停在宁儿的身上,“弟妹,你好,这是老穆托付我给你的礼物”。

    “什么”,卞喜、余毒惊讶的站了起来,眼睛紧紧的跟随着荀攸手里的小本子,宁儿努力的忍住眼眶中要奔涌而出的泪水,接过小本本,小声的念道,“老公”。

    “喂,老公,那个什么华佗到底住哪啊,这都走了好长时间了,还要多久才能到啊”,士异气喘吁吁的说道。

    “快了”,我也擦了擦头上的汗,这华佗是想出家还是怎么的,住到山上干什么啊。

    “不行了,我走不动了”,士异也不管干不干净了,坐在地上不想走了。

    “就差一点点了,坚持就是胜利”,我鼓励的说道。

    “我不”,士异揉着自己受伤的脚踝嘟着嘴说道。

    “要不我背你”,我不确定的说道,其实这就话我早想说了,但毕竟这丫头防范之心还是很高的,除了喝酒的时候,我就没见过哪个女的像她这么爱喝酒。

    “好啊”,士异一股脑的爬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而后可爱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喂,蹲下啊,要不我怎么上去”。

    “呃,好吧”,看这架势早就想叫我背了。

    “喂,老公,这样看山上的风景真好啊”,趴在我背上的士异扭动的说道,其胸前的坚挺不断刺激着我的背部。

    “老实点”,我狠狠的掐了一下士异的绵柔的臀部。

    “哦”,士异老实了,我也尴尬了。

    “呀,老板,快点,神医都等急了”,这时远处的小语向我挥手喊道。

    “哦,来了”,我加快步伐向小语那里跑去,妈蛋,总算是到了,小语看到我背着士异,妩媚的大眼睛狠狠的白了我一眼,小嘴嘟囔着,“大色狼,回去在收拾你”。

    “谢谢各位叔叔能给宁儿这个面子”,宁儿目光如炬的看了看管亥等人,而后接着说道,“留下来的,不管我们是否能合作成功,宁儿都很感激你们,要是有什么困难,宁儿必定会尽全力帮助的”。

    “哈哈,哈哈”,几位将领都打着哈哈,对宁儿的话也没有太在意,场面话嘛,谁在意才是傻子呢。

    何仪看了一眼余毒和卞喜,心里暗暗着急,现在太平清领书也有了,难道就这样归附这个小丫头了么,不甘心啊,早知道就不来了。

    最后何仪还是硬着头皮站了出来,眼睛转了几圈说道,“大小姐,我也不是想难为你,我就是想问问,你来收复我们之前去没去过黑山那边啊,黑山那边什么反应啊”。

    “黑山?”,张宁疑惑的看着卞喜。

    何仪眼中出现一丝笑意,还是张燕说的对,扯皮就好了,只要说黑山归顺,我就归顺,但何仪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荀攸打断了。

    “咳咳”,这时站在宁儿身后的荀攸站了出来,“黑山那边已经同意归附我们了”,说这话,荀攸也很忐忑,也不知道计划完美实施了没有。

    “不可能”,何仪喊道,而卞喜目露精光的看向荀攸,“什么意思”。

    “在没来到这之前,我们已经接收了黑山地区的黄巾军”,荀攸硬着头皮说道。

    “呵呵,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你么,来这前一天,我还接到张燕的手信呢,他说,他说”,何仪咬了咬牙接着说道,“他说准备归附汉庭了”。

    看着其他几人的惊讶样子,何仪也惊讶的看着他们,“怎么你们没收到么”。

    这时,其他几人一副被你害死的表情看着何仪,而荀攸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计划成功。

    “哦,你看看我这脑袋,光顾着说话了,将这事给忘了”,管亥最先反应过来,然后拿出一封张燕的亲笔信。

    “不可能,不可能,这信怎么和我的不一样呢”,何仪惊讶的看着张燕的手信说道。

    荀攸意味深长的看着何仪一眼,而后对着周围张绕等人说道,“难道各位将军没有收到张燕的信么”。

    “没有,我们好长时间都没有联系了”,余毒脸色不自然的说道。

    “哦~”,荀攸拖着长音说道。

    “那大小姐,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这时卞喜怕余毒太过于尴尬连忙叉开话题问道。

    “卞叔叔问的好,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而后宁儿又倪倪而谈起来。

    “穆老板,我听说你要找我麻烦”,神医华佗捋着胡子笑眯眯的看着我。

    “哈哈,怎么可能,那是造谣,造谣而已”,我将士异放到椅子上打着哈哈说道。

    “快快快,准备手术,还傻站着干嘛啊,快点搭把手”,当华佗看到士异的脚踝时也无心和开玩笑了。

    “酒”,小酒鬼士异双眼放光的看着我手里的烧酒,并且大有抢夺过去的冲动。

    “喂喂,先把那碗药喝了才能喝酒”,我指着华佗手里的黑糊糊的草药说道。

    “哦”,士异一把抢了过去咕咚咕咚的就喝了起来,看的华佗目瞪口呆的,我给华佗一个过会儿还有更吃惊的眼神,这算什么,她耍酒疯才可怕呢。

    “喂,穆沐,她也没有像你说的那样不堪啊,很正常啊,和我喝醉时差不多嘛”,华佗看着我说道。

    我去了,你个老臭不要脸的,你喝醉时能有她好看么,此时士异脸色红晕,目光迷离的看着我,并没有我想象中拽衣服的画面,只是老老实实的躺在病床上。

    “你怎么会叫穆沐呢,你不是叫老公么”,士异的小手无力的拽着我的衣襟说道。

    “我大名叫穆沐,小名叫老公”,我将士异那不老实的小手又放到病床上,士异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我,好像很生气又很失望一般,“原来你就是那个大……”,话还没说完头一歪就迷迷糊糊的晕了过去。

    “喂,醒醒”,我拍了拍士异晕红红的小脸喊道。

    “别拍了,她只是昏睡过去了而已,开始干活了”,华佗有条不紊的开始摆放手术工具。

    “这,这就开始了”,我惊讶的看着华佗,史上第一次外科手术这就要开始了,没有专业的手术器材,也没有紫外杀菌灯,就在这个简陋光线又很差的小木屋里开始了。

    “嗯,我这个麻沸散麻醉的效果不是很好,时间一长效果就更差了”,华佗无比认真的将一把很薄的小刀浸在酒里,而后拿出又在火上烧了一边。

    “你的这个消毒办法真的很好,你在考虑考虑做我徒弟这件事吧”,随着认识时间的延长,华佗也知道了我的斤两,所以不再死皮烂脸的要做我的徒弟,而是反了过来,死皮烂脸要我做他的徒弟,我在他这儿住院那几天,没少被他烦。

    “哦,对了,你将这周围的烛火点燃,这样可以杀一下空中的脏东西”,说完华佗认真的为士异做起了手术。

看过《三国女神攻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