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三国女神攻略 > 一百一十三,太子风云
    “喂,穆老板,你怎么照顾的啊,我不是跟你说了么,这爷你可得好生伺候着,就算他看上你的老婆,你也要将老婆乖乖的送到他床上”,张让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我一听到张让的话,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靠了,张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怎么他是皇上么,再说了,皇上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了么,就可以霸占民女了么”,我指着张让的鼻子说道,“我告诉你,张让,别看我是个开酒店的,谁要是惹到我了,哼哼,大不了伏尸二人,流血五步”。

    张让惊恐的指着我说道,“你你你,大胆”。

    “好了好了,是我非要喝酒,不怪穆老板的事”,这时,汉灵帝顶着一个猪头,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黄,先生,你还好吧”,张让立马伸手掺扶住摇摇晃晃的汉灵帝。

    “没事”,汉灵帝挥了挥手说道,而后又对着我说道,“穆老板,你这个人不错,很符合朕的胃口,有机会我们再续啊”。

    “呃,刘先生还是不要了吧,我怕张大人不开心啊”,我看了一眼张让然后幽幽的说道。

    “张大人,谁啊,他算个屁,你不用怕他,有我在,你不用怕他”,汉灵帝高声的说道。

    “对对对,我算个屁,先生,我们回家吧”,张让腆着老脸哄着汉灵帝。

    “哦,回家,对,回家”,汉灵帝在张让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

    “老板,他怎么能自称自己是朕呢”,小乐看着汉灵帝的背影疑惑的说道。

    “他是皇上,不称自己是朕,称自己什么啊”,我站在小乐身旁说道。

    “啊,他是皇上,那你还打他”,小乐惊得眼珠子都掉地上了。

    “看他不爽,就打喽”,我一副装x的表情说道。

    小乐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外面传来小语的声音,“老板,你的小甜心来看你了”。

    “我的甜心?”,我疑惑的与小乐对视了一眼,而后匆匆的去见我的甜心。

    咣当一声,张让狠狠的踢了一下桌子腿,愤怒的说道,“真是给脸不要脸”。

    “呦,张大哥,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啊”,这时,浓妆艳抹的左丰扭着腰身来到张让的身后,大手轻轻的揉着张让的太阳穴,“是谁不开眼的惹到大哥了,告诉小弟,我去扒了他的皮”。

    “谁?还能有谁,食为鲜的穆老板呗”,张让愤恨的拍了一下桌子。

    “穆老板?他怎么了”,左丰不解的看着张让。

    “翅膀硬了,敢跟我这么说话了,你等着,这事没完”,张让异常愤怒的说道。

    “好了好了,怎么还没完没了呢”,我将我的小甜心何皇后抱到腿上安慰的说道,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汉灵帝诉完苦后,何皇后又跑来诉苦。

    “都怪你”,坐在我大腿上的何皇后扭着身子不安分的说道。

    “怎么能怪我呢”,我抱着何皇后丰腴的身子说道。

    “要不是人家为了你,守身如玉,这个太子一定是我儿子的,哪还有她王美人什么事啊”,何皇后嗔怪的白了我一眼。

    “什么意思”,我更加懵懂了。

    “呀,还什么意思,你不知道么”,何皇后的大眼睛眨啊眨的看着我。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懵懵的说道。

    “哼”,何皇后嘟着嘴狠狠的掐了我一下,而后一脸晕红的说道,“自从上次那件事后,人家就再也没让那死鬼碰过我的身子了,每次他来我那,我都装着不舒服,一来二去,他就不再去我那里了”。

    “哦”,我恍然大悟道,接着又懵懵的看着怀里娇艳动人的何皇后,“那件事情是哪件事情啊”。

    “讨厌”,何皇后娇羞的打了我一下,而后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红唇也慢慢向我靠近,“就是那件事情啊”。

    一番激吻后,何皇后眯着眼坐在我的怀里,“少了枕头风,再加上我不理他,他就更觉得王美人好了,还有就是王美人的儿子是董太后抚养的,所以,太子的名分就……”。

    “哦,是这样的啊”,我才明白过来,“那大臣的意见是什么啊”。

    “我哥哥那一派当然是拥护我儿子做太子啊,当也有少数人希望王美人的儿子做太子”。

    “哦,那宫里那些掌权的宦官呢”,我握住何皇后那不老实的小手问道。

    “宦官?他们的意思有用么”,何皇后仰着头不解的看着我。

    我轻轻的啄了一口何皇后的小嘴说道,“我的何皇后啊,你还说你不能吹枕边风,那你不知道那些太监的枕边风一点都不比你们女人的差么”。

    我又看了看何皇后懵懂的眼睛,“太监整天陪在皇上的身边,要说这枕边风可比你和王美人的枕边风厉害”。

    “你的意思是”,何皇后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我。

    “对喽,你要笼络那些权大势大的宦官,给他们多许一些空头支票”,我点了点何皇后的小鼻子说道。

    “空头支票?那是什么”。

    “空头支票啊,就是,嗯,这么说吧,你对他们说,等我儿子当上太子后,到时候你们会怎么怎么样”。

    “就是许诺好处呗”,何皇后白了我一眼。

    “对,这好处是未来的好处”。

    “可是,这样行么”,何皇后不放心的看着我。

    “放心吧,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们才不会管谁当天子呢,只要他们的利益不受到损害就好了”,我捏了捏何皇后的小脸说道。

    “讨厌”,何皇后将我的手从她的俏脸上移开,而后竟然将我的手放到她那高耸坚挺的波涛汹涌上,真是个要人命的小妖精,这么明显的暗示,我要是还不明白,要真的就是活该一辈子洞不了房。

    啪的一声脆响,何皇后捂着自己的翘臀眼睛妩媚的瞟了我一眼,而后扭着腰肢向外走去。

    看着她那小狐狸的样子,我恨的牙根直痒痒,于是没好气的对她说道,“下次再来亲戚时,别来找我了,真是的”。

    随后几天,不管是朝堂之上还是朝堂之下,立何皇后儿子为太子的呼声越来越高。

    朝堂之上,按照古代的立嗣传统,嫡长子继位,天经地义,因此,刘辩理应是惟一合法的皇位继承人。

    朝堂之下,从各政治集团的利益上,外戚、官僚与宦官三方的态度也十分鲜明,要立刘辩为太子。

    但汉灵帝因憎恶何皇后,不想立刘辩为太子,又因宠爱王美人而欲立酷似自己的刘协,可是又担心三方势力不能接受,汉灵帝就这样纠结的活着。

看过《三国女神攻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