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三国女神攻略 > 一四九、左慈
    “老公,你消消气,先吃个橘子”,蔡文姬乖巧的帮我剥着橘子皮。

    “消气,要是我不找过来,你是不是就和那个老流氓上山了”,我很是生气的看着蔡文姬。

    “老公,来,张嘴,啊”,蔡文姬避过我的质问,将一搂橘子递进我的嘴里。

    “少贿赂我”,我张嘴将橘子吃进嘴里,顿时我脸都变得皱皱巴巴了,“我去,这么酸,不对啊,这个时候哪来的橘子啊”。

    蔡文姬也将一搂橘子放进嘴里,竟然若无其事的吧嗒吧嗒嘴,“大师,给的”。

    “呸”,我吐出橘子,“大师,什么大师,就是个无赖,老流氓”,我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而后看着蔡文姬说道,“我就纳闷了,你也是饱读诗书的一代奇女子了,怎么会相信这些事情了,他说你有晦气就有晦气啊,她说你是修仙的上好鼎炉,你就是鼎炉啊”,真的,我是越说越来气,“还修仙的上好鼎炉,这么说他是修仙之人咯”。

    “嗯”,蔡文姬还傻傻的点了点头。

    “你啊,欸”,我恨铁不成钢的点了点蔡文姬的小脑袋,突然有种无力感,我无语了好一会儿后,我指了指被娟娟和小美女围绕在中间的老道士说道,“那他有没有给你说引气,凝气,化气,凝丹,韵丹,破丹,元婴,养神,分神,窥虚,洞虚,化虚,飞升啊”。

    “没有”,蔡文姬萌萌的看着我摇了摇头。

    “那他说过筑基开光旋照融合辟谷心动灵寂元婴出窍离合空冥合体大乘度劫么”,我继续问道。

    “也没有”,蔡文姬萌萌的又摇了摇头。

    “那他修个屁仙啊,还修仙之人,就是个坑蒙拐骗的江湖大骗子”,我无语的说道。

    这时一旁的小美女不愿意了,掐着自己的小蛮腰,一手指着我说道,“你才是江湖大骗子呢”,随着小美女的站起来,老道士的脑袋从小美女的大腿上滑落,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啊,我看我这把老骨头没有被他人拆了,也得被你给拆了不可”,老道士坐了起来揉着自己的后脑勺痛苦的说道。

    “啊”,小美女暗暗的吐了一下小舌头,而后蹲在老道士的身旁,摇着老道士的胳膊撒娇道,“师父,他说你是江湖大骗子,而且他还,他还欺负我,师父你的替我报仇啊”。

    “报仇?丫头,你要是嫌我命硬就直说,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刚刚是被谁追得满院子跑,还被踢了好几脚呢,到现在还很痛呢,你还叫我去报仇啊”,老道士嘴巴巴的说道。

    “师父”,小美女不依的娇嗔道。

    “好了好了,一边自己玩去”,老道士敷衍一下娇嗔的小丫头,而后看向我这边,捋着胡子又开始装X的说道,“这位少侠,虽然你刚刚说了一大堆,我什么都没有听懂,但我真是修仙之人啊”。

    “修仙之人?”,我看着老道士再次问道,老道士还没说什么,小美女却一脸傲娇的说道,“不错,我师父可是从小就研习炼丹之术,可谓是明五经,兼通星纬,学道术,明六甲,并能役使鬼神,坐致行厨”。

    看着挺着大胸脯的小美女我就有种要欺负欺负的她冲动,“吹吧,你就吹吧,你不是还说自己是什么占卜天才么,可是你占卜的结果和事实截然相反啊”。

    “那个,那个,呜呜呜,师父他又欺负我”,小美女眼泪含眼圈的看着老道士。

    “这位少侠,有道是天机难测啊,这个占卜也不是”,看来这个老道士还是很疼爱的小徒弟的,这不连忙站出来圆场来了。

    “等一下,你徒弟的事先放到一边,现在说说你的事”,我制止了老道士说道。

    “我有什么事”,老道士不解的问道。

    “你徒弟刚刚不是说了你能役使鬼神,坐致行厨,那你给我招个鬼神出来看看,你在给我行个厨看看”,我瞥了瞥嘴的说道。

    “这个嘛,这个嘛”,老道士有点为难的说道。

    “别这个那个了,快点啊,我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见过鬼神呢,今天正好让我见识见识”,我揶揄的说道。

    老道士指了指小美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招吧,招个色鬼出来也行啊”,我继续揶揄的说道。

    老道士一把将小美女拉到角落里,小声嘀咕着,“我的小姑奶奶啊,我什么时候役使鬼神,坐致行厨啊”。

    “人家不是说溜嘴了么”,小美女把玩着衣角扭捏的说道。

    “你啊,被你害惨了,以后少说话”,老道士对着自己的徒弟说道。

    “哦”,小美女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两人一阵嘀咕后,而后老道士大声的说道,“小丫头,你是不是嫌师父命太长了啊,你不知道役鬼减寿啊”。

    “师父,可是他太气人了啊”,小美女跺着脚配合着说道。

    靠了,这招谁不会吧,就张口胡说呗,还役鬼减寿,啊呸,骗人就骗人呗,还给我来这套,于是我拉着蔡文姬的小手,把玩了一番后,突然重重的拍了拍蔡文姬那饱满的臀部。

    “呀,老公,你干吗打我啊”,蔡文姬捂着自己的小屁股一脸吃惊的看着我,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转。

    呃,好像下手有点重了,不过不打痛了,不长记性,我看着蔡文姬也大声的说道,“刚刚我那一拍,你的晦气都派掉了,走,跟老公回家去”,我看着老道士也大声的说道。

    “姑爷”,这时娟娟开口说道了。

    “嗯?”,我握着蔡文姬的小手看了过去,

    “姑爷,大师真的很厉害啊,大师会铜盘里钓鱼呢,还会召唤雾气,还会还会隐身呢”,娟娟一脸崇拜的说道。

    “嗯?真的假的啊”,我开口说道,但想想之前见过他无缘无故的消失,我是信了几分,但我不认为那是什么道术,我觉得应该是一种戏法,就像现在的魔术一样的东西,是有科学依据在里面的。

    “真的,当然是真的啊,大师还说了,小姐命里的那道坎,若是不化解,她将会遭受远离他乡,骨肉离散之苦的,小姐也是为了姑爷你才决定要上山修行的”,娟娟继续说道。

    咦,没想到这老色狼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啊,连这个都能看出来,可是我不是已经将她从匈奴的左贤王手里救出来了么,难道小蔡的命运还会和之前的一样,还会被掠走。

    “咳咳咳”,老道士不甘寂寞的干咳了几声,“这位少侠,我真的是为她好,为你好啊”。

    “少来”,我白了白这个又摆着一副仙风道骨的老混蛋一眼。

    “喂,你怎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小美女又用她那羊脂葱白的小手指着我。

    啊呜,我一口咬了上去,“啊,师父,你看看他,又欺负我”,吓得小美女立马收回手指,失声的喊道。

    “老公”,蔡文姬嗔怪的白了我一眼,而那老道士也懵懵的看着我和蔡文姬,嘴里还念叨着什么,“不可能啊,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呢,之前明明不是这样的,怎么这会儿就变了呢”。

    我看着那老道士又神神叨叨的,伸手捅了捅还在鼓着脸颊瞪着我的小美女,“喂,你师父是不是修仙修傻了啊”。

    “啊,你才傻了呢,就你傻了两次,我师父也不会傻的”,小美女气鼓鼓的说道,小美女又看了看我的手指,瞬间俏脸通红,并且大声喊道,“啊,你又欺负我,我和你拼了”。

    “啊,抱歉,抱歉,我忘记你是个女的”,我立马收回捅在小美女胸部上的手指抱歉的说道。

    我一只手按住小美女的脑袋,而小美女像个疯婆子似的拳打脚踢的,但由于小胳膊小腿根本踢不到我。

    蔡文姬看着打闹的我们,脸色间有点忧愁,渐渐的视线又模糊了起来,三年,三年之后他还会记着我么。

    “咚咚,休得放肆”,回过神后的老道士满脸严肃的说道。

    “师父,他又欺负我”,小美女又开始告起状来。

    “退下”,老道士还是很严肃的说道。

    “哦”,可能是老道士太过于严肃了,小丫头也不敢造肆了,只能跺了跺脚委屈的退到老道士的身后,看着小丫头委屈的样子,我还有点于心不忍,本想说点什么,但一看老道士看我的眼神,话头就变了,我心毛毛的硕大,“喂,你这么看我干什么啊,我刚刚只不过是不小心而已”。

    道士的表情太过于严肃,就连蔡文姬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结结巴巴的说道,“大师,我老公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要”。

    道士竖起手臂打断了蔡文姬的话语,看着我说道,“这位少侠,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一句,是谁给你逆天改命的啊”。

    靠了,吓死宝宝了,我还以为是要打我呢,“逆天改命,什么逆天改命啊,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啊”,我打着哈哈说道。

    “少侠,明人说暗话,我真是很想见一见给你改命的那个人,你可否可以引荐一下”,道士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老公,什么逆天改命啊,我怎么听不懂啊”,蔡文姬看着我懵懵的问道。

    我捏了捏蔡文姬漂亮的小脸蛋,嫩嫩的,手感一级棒,“我怎么知道啊,可能他这里有问题”,我指了指自己脑袋说道。

    “没个正经的”,蔡文姬妩媚的白了我一眼,小手还偷偷的掐了我一下,而后很礼貌的对着老道士说道,“大师,你是什么意思啊”。

    老道士还是紧紧的看着我,“蔡姑娘,不瞒你说,你这个夫君是个早死之相,本来一年前他就应该死的,可不知道谁给他改了命,而你”。

    “喂喂喂,你说谁是早死之相啊,怎么你老是人身攻击啊”,我很不满意的说道,其实我是心虚,一年前不正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么。

    “老公”,蔡文姬跺了跺脚娇憨的说道。

    我被蔡文姬这丫头的小妩媚弄得心跳加快,“哦,你说吧”。

    老道士接着说道,“而你,蔡姑娘,本来是一个大凶之相…”。

    “这话不错,小蔡还真是个大胸之相呢”,我色迷迷的看着蔡文姬的波涛汹涌,开始插科打诨的说道。

    “啊”,蔡文姬和老道士都傻傻的看着我,最后还是蔡文姬比较敏感,“老公”,小手又狠狠的掐了我一下,看着我和蔡文姬打情骂俏的样子,老色狼也知道我说的意思,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继续说道,“所以我叫你随我上山修行,来化解这凶相,但就在刚刚,你老公和你站一起的时候,你那凶相顿时没有了”。

    “没有了”,蔡文姬萌萌的说道。

    “对,没有了”,老道士肯定的说道。

    “哇,老公,呜呜呜”,蔡文姬一下扑进我的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这下子放心了吧,我就说嘛,我一拍,你的晦气就没有了,你还不信”,我又轻轻的拍了一下蔡文姬的臀部笑嘻嘻的说道。

    “讨厌,讨厌,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啊”,蔡文姬不依的用小拳拳锤着我的胸口。

    “咳咳”,那个老道士又咳嗽了一声。

    “啊”,蔡文姬一下子想到周围还有其他人,立马不好意思起来,害羞的说道,“大师,这样一来,我是不是就不再克夫了”。

    “嗯”,老道士点了点头,而后又笑着说道,“不要叫我大师,大师这称呼可不是道士的称呼啊,你可以叫我左慈,也可以叫我乌角先生”。

    左慈,我懵懵的看着眼前这个老道士,靠了,没搞错吧,就是那个戏弄曹操的左慈么,《后汉书》说他少有神道,葛洪《抱朴子?金丹篇》载,左慈是葛玄之师,传其《太清丹经》三卷,及《九鼎丹经》、《金液丹经》各一卷,曹植《辩道论》中说他擅长房中术。

    曹操和孙策曾经都想杀他,但都被他巧妙的化解了,靠了,这可是个大神一般的人物啊。

看过《三国女神攻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