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三国女神攻略 > 一五二、走投无路
    “驾驾驾”,袁绍弓在马背之上,随着马的运动韵律而运动着,袁绍一拉马的缰绳,将马的脖子拉向一边,随即马的身体倾斜,一个紧急转弯,随后皇宫的大门就出现在袁绍的视线里。

    “何进,何进,别进去,那是个陷阱,陷阱啊”,袁绍声嘶力竭的喊道。

    但袁绍的喊声却淹没在雷声滚滚,雨势哗哗之中。

    何进根本就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一脚迈进皇宫的大门,接着第二只脚也垮了进去,随后大门缓缓关上了。

    咔嚓,一道闪电,印照在袁绍的脸上,袁绍的战马慢慢的停在皇宫的高墙前。

    何进的马夫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趴在马背之上男人。

    袁绍紧紧的握着拳头,难道自己一辈子都必须在弟弟的阴影下生活么?明明自己和他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为什么就因为自己的母亲是个妾,就将自己人生轨迹给定性了,我不甘心啊,不甘心啊!

    袁绍趴在马背上,任由瓢泼的大雨洗礼着,痛苦的想着父亲对自己与对弟弟的各种不公。

    我不能这么坐以待毙,我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名望打响,我不能这样,我要镇定,镇定。

    对了,这帮老阉人在杀死何进后,一定会觉得自己安全了,会放下戒心的,而这时正是我杀他们的好时机。

    “驾”,袁绍立马调转马头又冲进雨幕之中。

    “神经病吧,大雨天不在家搂着老婆玩,竟然喜欢在雨中骑马”,披着蓑衣的老马摇了摇头。

    “这鬼天气,雨还下个没完了”,何进看着自己湿了一半的衣服抱怨道。

    “咦,这不是去太后寝宫的路啊”,何进看着周围的路况说道,“太后说是去她那里的啊,怎么走这里来了啊”。

    “呃,这个,这个”,一个小太监顿时有些慌张。

    这时,另一个太监接过话茬说道,“将军,太后在太皇太后那里呢”。

    “哦,这样子啊,那快走吧”,何进不疑有他继续上路了。

    何皇后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又看了看身旁的儿子刘辨以及王美人的儿子刘协。

    抛去一切成见,何皇后也觉得刘协更像一个皇上,不管从仪表上看,还是从气度上看,都比自己的儿子好,可能是打小就跟着董太后的缘故吧。

    但在好,又能怎样呢,还不是自己的儿子当上了皇上,想一想当年和王美人争风吃醋,真是就向老公说的一样,傻。

    要说这王美人啊,也是可怜,自从皇帝死后,就开始深居简出的,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管了,听说是要吃斋念佛。

    又走了一段时间,何进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妹妹每次叫自己进宫,都是刘公公领的,可今天却是两个不认识的太监。

    “喂,你们两个在太后那里多长时间了啊”,何进漫不经心的问道。

    “回将军,差不多一年了吧”,年纪稍长一些的那个太监回答道。

    “哦,不对吧,太后那里的太监,我都熟悉啊,你俩我怎么没见过啊,说你们是谁派来的”,何进爆喝一声。

    “呃,这个嘛,这个嘛”,年长的太监也心慌起来。

    “何将军,他是我的人”,这时,雨幕之中走出一群人,说话的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

    “张让”,何进一看张让顿时就知道坏菜了,立马转身准备向来时的方向跑去。

    但何进刚一转身就看到赵忠率领着一批人从后面走了上来,赵忠看着何进说道,“大将军,别来无恙啊”。

    “咦,张常侍,赵常侍,你们这是要干嘛啊”,何进看着围上来的张让和赵忠说道。

    “我们要干嘛,何大将军你会不知道么”,张让站在何进的面前玩味的说道。

    “我,不知道”,何进装傻充愣的说道。

    张让根本不管何进说什么,依然继续说道,“何大将军,这里你不觉得很眼熟么”。

    “是么?我不记得了”,何进说道。

    “哎呀,何大将军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也难怪,大将军现在是手握重权,当然会不记得这种小事了,这里可是你捉拿蹇硕的地方吧”,张让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何进看着张让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我什么意思,何大将军你不应该不知道啊,蹇硕,在这里被抓,是我偷偷派人告诉你的,因为这里,只要将前后出口一堵,就算插翅也难逃了啊”,张让继续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要杀我”,何进声音颤抖的说道。

    “不不不”,张让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不是我要杀你,是你要杀我,我才迫不得已还击的”。

    “你不能杀我,我可是大将军啊,当今圣上是我的外甥,太后的是我的妹妹”,何进看着涌上来的人惊慌的喊道。

    “现在知道怕了啊,晚了”,张让愤恨的说道,“当初我将蹇硕给你的时候就是想让你放我们一马,可是你呢,你没放,于是我又给你和你的家人送礼送银子的,可你到好,礼照收不误,背地里却想至我们于死地,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过错”。

    “张常侍,咱们有话好好说,我……”。

    “晚了”,张让摆了摆手打断了何进的话,而后脸庞有点扭曲的看着何进,“天下大乱,也不单是我们宦官的罪过。先帝曾经跟太后生气,几乎废黜太后,我们流着泪进行解救,各人都献出家财千万作为礼物,使先帝缓和下来,只是要托身于你的门下罢了。如今你竟想把我们杀死灭族,不也太过分了吗!是你逼人太甚了,我一退再退,现在已经退无可退了,不要怪我心狠,这一切都是你逼的”。

    张让举起宝剑,面色狰狞的看着何进,而后高声喊道,“何进蓄意谋反,杀”。

    轰隆隆,天空之中突然响起一声炸雷。

    “娘,我怕”,小皇上趴在何皇后的怀里瑟瑟发抖的说道。

    “辩儿乖,你看看弟弟都不怕”,何皇后指了指一旁的刘协说道。

    咔嚓,又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皇宫中一处的宫殿房檐被劈掉一半。

    张让站在雨中,鲜血沿着剑身随雨水滴落在地。

看过《三国女神攻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