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三国女神攻略 > 一七六、措手不及
    “哭了?”,曹操有些懵逼的看着那士兵。

    “嗯”,士兵点了点头,而后接着说道,“皇上要找太后”。

    “太后?”。曹操还是很懵逼的看着那士兵。

    “皇后啊,皇后”,白绕在一旁指了指房门紧闭的大门。

    “啊~”,曹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而后对着白绕也指了指房门,意思是说,你进去叫你穆哥和皇后。

    白绕顿时猪头加苦瓜脸了,一副不敢置信的指了指自己,意思是说,我么?

    曹操点了点头,对,而后又用手指了指一旁不知所措的士兵,然后用手指比划一下走路的样子,意思是说,我和这位小哥去先过去看看。

    士兵真的是一头雾水的看着曹操和白绕,这两个家伙是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在这里打什么哑谜啊。

    ……

    ……

    面对这种情况,何皇后和蔡文姬的表现完全不一样,蔡文姬大多的时候是很被动的,俏脸红红的瘫软在床上,一副任君品尝的小摸样,而何皇后就不一样了,同样是瘫软在床上,但是,何皇后哪里都不老实,小手不老实,小脚不老实,眼睛也很不老实,搞的我很是害羞啊。

    何皇后媚眼朦胧的看着我,小舌头还很撩人的舔了舔嘴唇,一条大腿勾在我的大腿上,还很不老实的摩擦着,小手就更直接了,从我的胸口一路下滑,向我的要害抓去。

    “老公~”,何皇后咬着下嘴唇,向我发起了冲锋的号角,我立马化身狼人扑了上去。

    哐当一声,房门突然被推开了,白绕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的后背,“啊,穆穆穆哥,不好意思啊”,说完就退了出去,哐当一声又把门关了起来。

    “老婆,刚刚是不是门开了”,我支起上身看着娇媚的何皇后问道。

    “好像是吧”,何皇后也不是很确定的说道。

    我转过身子向门口看去,门关着好好的,难道是我出现幻觉了,哎呀,洞房总是被人打扰,都打扰出心里阴影了,我又低头看了看,透过何皇后的波涛汹涌看过去,还好还好,那东西还是举得。

    “老婆,我要来了”,我看着何皇后说道。

    “嗯”,何皇后低声的说道,而后大腿缠了上去。

    当当当,敲门的声音响起,随后传来白绕的声音,“穆哥,穆哥,曹大人说小皇帝要找大嫂”。

    ……

    ……

    袁绍和王允推杯换盏,开怀畅饮着,“根据丁原丁将军的行军路线以及行军速度来看,他们的先行突击队应该已经到了,说不定现在正在和董卓的大军交战呢”,王允卖弄的说道。

    “不会吧,先行突击队就敢和董卓的大军交战?”,袁绍喝一口酒不大相信的说道,“谁有这么大魄力啊”,其实袁绍想说那个带兵的将军会这么傻啊。

    “哈哈哈,袁大人,你这就有点孤陋寡闻了”,王允也喝了一杯酒说道。

    “哦?怎么说呢”,袁绍不解的看着王允。

    “你知道丁原手下有个无双大将么”,王允说道。

    “无双?”,袁绍看了看王允,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我倒是知道曹操手下有一个无双上将潘凤,据说很猛的”。

    “潘凤算什么,在他面前也就三回合就斩落马下”,王允开启吹牛模式,不过根据三英战吕布的桥段,王允这么说,还是对的。

    袁绍看着王允,眼睛瞪着大大的,都有点口吃了,“王王王大人,你说的该不会是丁原,丁原手下的那个吧”。

    “对,怎么袁大人你也听说了那个天下无双的吕奉先么”,王允问道。

    “嗯,略有耳闻,略有耳闻而已”,袁绍说道,“要是他的话,还真是太好了”。

    “哈哈哈,那是,他可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啦”,王允说道。

    就在袁绍和王允讨论吕布吕奉先的时候,王允家的龙套管事又来了,而且这次还是在窗外站着,“老爷,老爷,老爷”。

    “怎么了”,王允有点不太高兴的说道。

    “洛阳城外的丁原丁将军的军营,好像又来了很多士兵”,管事恭敬地说道。

    “啊,丁原将军这么快就回来了么,吕奉先果然就是吕奉先啊”,王允惊讶的说道,虽然王允知道吕布吕奉先很厉害,但没想到会这么利害。

    本来呢,王允觉得董卓很危险,那丁原就不危险么,NO,丁原也很危险,于是王允就想到个狗腰狗的计划,本来丁原是拒绝的,但最后被吕布说服了,但看到现在这样的结果,王允突然觉得吕布可能是个潜力股啊,要是这样,将貂婵嫁给他,也不错啊,最起码以后有保障啊。

    “老爷,老爷”,管家又叫着。

    “又怎么了”,王允很是无奈地说道。

    “好像不是丁原将军的军队”,管家说道。

    “不是丁原的,那是谁的”,王允大声的质问道。

    “呃呃呃”,显然管家被王允吓到了,“呃什么啊,快说”,王允大声的说道。

    “有人说好像是董卓的,有人看到董卓的大将李榷了”,管家说道。

    “李榷?李榷?不可能啊,不可能啊,他不是还在虎牢关外么”,王允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消息打的王允一个措手不及,本来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可是没想到,没想到事情根本不是自己想想的那样,这让王允有点懵懵的,不知所措。

    “你们看清楚了么”,一旁的袁绍坐不住了也开口问道。

    管事摇了摇头,但一想到自己在外面,自己摇头他们也看不到,于是开口说道,“不知道”。

    “别问他了,我亲自出去看看”,王允还是不愿意相信,于是推门就向外面跑去。

    “喂,王大人,你往哪里去啊”,袁绍也只好在后面跟着了。

    ……

    ……

    “儿子”,何皇后这时想起自己的儿子了,一把将我推向一边,立马开始穿起衣服来,但看了看湿湿的衣物,皱了皱眉头,“老公,你去帮我那件衣服过来嘛”。

    “唉”,我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还在摇头晃脑的要害之物,无奈的爬了起来,何皇后拿起衣服也不嫌弃太小了,穿上之后就向门外跑去,也忘了“我不”了。

    房门大开,我摇了摇头,也拿过皱皱巴巴的衣服穿了起来,这时白饶收回看向何皇后的目光,自言自语的说道,“衣服穿的还真是快啊”,而后顶着一个猪头脸趴在门边看向里面,“咦,人呢”,白绕这一看不要紧,发现里面竟然没人。

    “衣服穿的挺快是什么意思”,我神出鬼没般的出现在白绕的身后说道。

    “没什么意思”,白绕自言自语的说道。

    “你刚刚看到了什么”,我黑着脸的说道。

    “没看到什么,就看到一点你的背,再就是皇后的大腿”,白绕没经过大脑的说道,但说到一半突然感觉不对劲,而后一脸惊恐的回头看了看我,“啊,穆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那我应该在哪里啊”,我阴沉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白绕。

    “啊,这个,这个”,白绕的汗水都流了下来,吞吞吐吐的不知道怎么解释。

    我举了举手,作势要打,妈蛋,打扰我还是就算了,没想到还偷看,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看我不把你打成猪头中的猪头。

    “啊,穆哥我错了”,白绕还是比较识时务的,立马主动认错。

    我比量了一下,算了,下面还一柱擎天呢,一动还有点痛,还是不要做剧烈运动比较好。

    ……

    何皇后抱着小皇帝轻声细语的安慰着,“不哭了,不哭了,娘在这儿,娘在这,没事了,没事了,娘在这儿”。

    曹操一如既往的呆,曹操看着屋里的张让,呆呆的,一句都说不出来,现在不止是曹操发呆,我也懵逼的看着张让,心里很是震惊,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咳”,张让咳嗽了一声,而后大量的黑血从张让的嘴里喷了出来,张让面色诡异的看着我,而后冲着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指了指我自己,“我么”,张让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我一步一步向张让走了过去,突然张让一把抱住,还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穆老板,你答应我的事情,你可不要忘记了,若是你敢违背你的誓言,我就算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不会的,不会的”,我直直的站在那里,是抱也不是,不抱又觉得少点什么。

    奥,张让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然后慢慢的从我身上滑了下去,最后竟然跪在我的面前,张让艰难的抬起脑袋,用他那昏花无神的眼睛看着我,双手紧紧的抓住我的胳膊,以防他自己会瘫倒在地,张让的嘴动了动,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但我知道张让还是再说他儿媳的事情。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整个屋子里都静悄悄的,而且谁也没有动过,就这样,保持着原有的姿势,我能感觉到张让的体温在一点一点的消散,而后变得凉凉的,直到有些僵硬。

    我看着张让那瞪着大大的眼睛,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死不瞑目吧,我想抽回被张让握紧的大手,但抽了一下竟然没有抽出来,我又用力抽了一下,这一下才将手抽了出来,我这一用力张让晃了晃,最后向一旁倒去。

    砰的一声,张让的脑袋碰到地面发出一声响动,而这一声响动惊醒了屋子里的人,曹操看了看倒地张让,而后又看了看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他要你答应他什么”。

    我看了看曹操说道,“给他留个全尸吧”,而后就向外面走去,不走不行啊,也不知道张让这家伙搞什么,吐到我身上的那些黑血,竟然发出无比难闻的恶臭,还有,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心里问题,刚刚被张让抱了一下,现在总是觉得浑身上下不舒服,而且还有阵阵的恶心感,我的去好好洗一洗了。

    曹操看着我远去的身影没有再说什么,而后对着门外的士兵说道,“将他抬出去”,而后又对猪头白绕说道,“麻烦你安顿一下皇上和太后”。

    “啊,哦哦哦”,白绕连连点头的说道,而后对着一旁的何皇后揖了揖手,“太后,这边请”。

    曹操环顾了一圈屋子里,又低头看了看地上的黑血,曹操叹了一口气也出了屋子,曹操对着一个士兵招了招手,“带消息回去,就说张让已死,皇帝和太后都平安无事,张让的尸首我会运回洛阳的”。

    阳光照射进来,将整个屋子照的通亮,没有一点阴霾。

    ……

    ……

    袁绍紧随着王允跑了出来,但没跑几步,就看到王允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而王允面前站着蔡邕,蔡邕脸色有点苍白,声音也很颤抖。

    袁绍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而且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袁绍有点无法呼吸的感觉,袁绍一步一步的向王允和蔡邕走去,随着袁绍的靠近,终于听清楚蔡邕和王允的对话。

    “什么,你说什么”,王允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这件事又给王允一个措手不及。

    “王大人,老朽会骗你么,我女儿刚刚回来,在城门口,看到了董卓了,我女儿说,董卓身旁还有一个小孩子”,蔡邕说道。

    “小孩?是皇上么”,王允声音有点尖锐的问道。

    “根据小女的描述,好像不是,倒像是陈留王”,蔡邕说道。

    “陈留王?”,袁绍高声的喊道。

    “嗯”,蔡邕看向袁绍点了点头。

    “看来真的是董卓了,孟德说过,董卓带着陈留王以大营被袭为借口突然走了,既然董卓出现在这里,那大营被袭就一定是个借口了,董卓带着陈留王进京到底什么意思啊”,袁绍想起曹操的疑惑说道。

    “不知道,但我想不管是什么意思,我们都要相好对策,董卓这家伙可是很不好惹的,他现在又手握兵权,更加不好惹了”,蔡邕说道。

    王允呆呆站在那里,蔡邕和袁绍说些什么他根本没有听见。

看过《三国女神攻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