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三国女神攻略 > 一八四、逃出宫的太监
    诺诺嘟嘟着嘴,鼓着脸颊的看着我,还别说,娇小玲珑的诺诺做这个表情,真是,真是很可爱啊,让人有一种将她抱进怀里好好把玩一番的冲动。

    我看着诺诺,而诺诺也是一眨不眨的看着我,诺诺说的很对,明明是个色狼,还想扮演一副痴情男子的虚伪样子,虽然不是很符合我实际情况,但是却给了我一个变“坏”的很好借口。

    明明已经左拥右抱了,明明已经伤了这些女孩子的心了,就不要在装无辜了,还不如心一横,“坏”人就做到底吧,想清楚这些后,现在想想,以前那些没有洞房成功了案列,可能都怪自己,我看了看前面身形毕露的诺诺,舔了舔嘴唇,今天看来就是一个很好的洞房花烛夜啊。

    “你想干嘛”,诺诺有点紧张的看着我,可能是我的表情太像街头调戏良家妇女的小混混了,诺诺还真的有点害怕了,诺诺本能的双手护住胸前的波涛汹涌,身子向后倾靠,但后面是浴桶的边沿,诺诺娇小的身子抵在浴桶的边沿,已经退无可退了。

    我一手拄在浴桶的边缘,胸口向诺诺的胸口靠过去,壁咚改成桶咚了,我微微抬了抬下巴,随后也抬起诺诺的下巴,嘴角微微上扬,“小妞,怎么样,这样子你喜欢么”。

    “啊”,诺诺还是紧紧的靠在浴桶的边缘,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一副萌萌的样子,我的身子渐渐的前倾,诺诺很乖巧的闭上了眼睛,唇瓣动了动,迎接接下来的一幕,我和诺诺都能呼吸到彼此的气息,嘴唇渐渐的,渐渐的靠近。

    砰的又一声,门再次被推开,“老板,出大事了”,小乐兴奋的说道,也不知道出大事了,小乐为什么还这么兴奋,当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时,小乐彻底的傻眼了。

    “啊~”,小乐那一声大叫,吓了我一跳,于是重心不稳,我和诺诺,还有浴桶一下子倾斜了,浴桶摇了摇,最后还是向一旁倒去,我和诺诺也随之倒向地面。

    噗,浴桶里水扬了一地,水慢慢的向小乐那边渗去,水漫过小乐的鞋子,小乐都没有察觉,小乐萌萌的看着我和诺诺,红晕渐渐的爬在耳朵,而后是脸颊,接着是脖子。

    也许是听到屋子里的响声,躲在屋子外面的小语也跑了进来,“怎么了,怎么了,诺诺姐……”,而后也像小乐一样萌萌的看着我。

    我趴在娇小的诺诺身上,将其身子遮得严严实实的,只能看到一个头,可我就没有东西可遮挡了,就一个浴桶,还那么大,根本挡不住啊,我那白白的,没见过外人的屁股就这样暴露在小乐和小语这两个丫头面前了。

    “Hi”,我冲着小乐和小语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而这时咔嚓又一声,浴桶应声裂开了,得,这下不但上半身暴露了,下半身也暴露了。

    小乐、小语和我,就这样看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我脑袋一抽,对着趴在怀里装鸵鸟的诺诺说道,“诺诺,你也大个招呼”。

    “啊”,诺诺顿时脸一下子红的彻底,不但脸红的彻底,连身体都红了。

    “啊,老板,你和诺诺姐先,先沐浴吧,一会儿我在把情报送给你”,说完小乐匆匆的向外面跑去。

    小语看了看小乐,又看了看我和诺诺,萌萌的说道,“浴桶都碎了,还怎么洗啊”。

    “就你话多,快走啦”,小乐狠狠的白了一眼小语,拽着小语就像外面跑去。

    我看着小乐小语两丫头出去后,又低头看了看诺诺,诺诺大眼睛可爱的一眨一眨的也在看着我。

    看来和女孩子亲热,被撞见了,不但我不好意思,女孩与女孩之间也很是不好意思啊,诺诺趴在被窝里,只露出两只大眼睛看着我的后背,而小乐小手交叉着,不断搅动着,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有时会不着痕迹的看了我一眼,而我正在看小乐送给我的情报。

    “什么,传国玉玺”,我看着情报有点惊讶的说道,传国玉玺不是应该在皇宫里的皇帝手中么,怎么会出现在河南了。

    ……

    ……

    那个中年大叔跟着小伙计向店铺里走去,但手一直捂着肚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饿了,还是怀里放了什么贵重的东西。

    “客官,这就是我家的评估师,你的东西可以拿出来给他看一看”,小伙计说道。

    中年大叔局促的看了看那个评估师,而后突然站了起来,什么话也不说就要向店外走去,但走了几步后,肚子突然叫了起来,中年大叔走了几步,然后渐渐的停了下来。

    中年大叔慢慢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用破布包裹的东西,当大叔拿出那个东西后,小伙计和鉴定师都一阵失落,看来这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不然也不会用破布包裹着啊。

    鉴定师接过中年大叔递过来的东西后,也没有很用心的就将那层破布揭开了,当那层破布揭去后,东西露出本来的面目,顿时小伙计和鉴定师一下子懵了,就连不懂鉴定的小伙计都知道这东西肯定是个好东西。

    鉴定师目光痴迷的看着手里的宝玉,这是一个玉玺,转了一下子后,看到刻字的那一面后,鉴定师一下子呆住了,手不住的颤抖着,差点就没有拿住那个玉玺,而后又看向在一旁焦虑不安的中年大叔,而后对着小伙计说道,“小李,给这位客官拿点点心过来”。

    “哦”,小伙计点了点头就向后面走去,小伙计知道,这次自己可是揽到一个大户了,说不定还有提成了。

    鉴定师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手里的玉玺,又看了看一旁焦虑不安的中年大叔,在心里推测起来,“看他那个样子应该是个太监吧,从进门一句话都没有说,很可能是怕一开口,就被人发现是太监吧,应该是太监,看他这个年纪,没有那个男人不留胡须的,也只有太监会这样不留胡须的”。

    鉴定师又看了看手里的玉玺,又仔细看了看,“应该没有错,不管是质地,还是造型,还有刻字,这就是传国玉玺,一定不会错的,这真是,真是”。

    “来喽,客官,枣糕”,小伙计端着糕点走了进来。

    中年大叔眼睛一下子从传国玉玺上转移到小伙计手里的枣糕上。

    “客官,你慢点吃”,小伙计看着中年大叔狼吞虎咽的样子,好心的提醒道。

    中年大叔可不管那些,拼命的往嘴里塞枣糕,这样吃很容易噎到的,但中年大叔实在太饿了,根本管不了那么多,所以就会……“呃,水,水,水”,中年大叔捂着脖子说道,果然噎到了。

    鉴定师看了一眼中年大叔,果然是个太监,声音尖细,于是鉴定师看了看手中的传国玉玺说道,“这位客官,你这个东西有点贵重,我的向我的老板请示一下”,说完就向店铺的后面走去。

    “等,等一下”,中年大叔喝了一口水将嘴里的枣糕咽了下去,伸手指了指那鉴定师说道,“那个”。

    “哦,抱歉”,鉴定师将手中传国玉玺递给了中年大叔,而后向后面走去,走到小伙计身边时,低声的说道,“看住他,别让他走了,我去请示老板”。

    “嗯”,小伙计点了点头。

    ……

    ……

    我看着CIA情报,小乐和小雨竟然一人搬了一个小马扎坐到诺诺的窗前,小乐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副牌,就要和诺诺打牌。

    诺诺看了我背影一眼,伸了伸胳膊,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假装很困的样子说道,“这么晚了,都困了,还要打牌了啊”。

    “哪有很晚,诺诺姐,我们打几把吧,我们还不困”,小语娇憨的说道。

    “啊”,诺诺无奈的将目光投向我这边,希望我能说几句,因为,在浴桶里我可是和她说好的,今晚就吃了她,可是现在小乐小语分明在捣乱嘛。

    虽然诺诺将目光投向我这里,我只好假装继续看着情报了,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怎么说啊,女人的事还是交给女人她们自己处理吧。

    ……

    ……

    中年大叔看着鉴定师走向后面,突然有些后悔了,中年大叔的确是个太监,而且他也知道自己手里这东西是个什么,因为这是他逃出宫的时候,顺手牵羊的,说来也奇怪,那么多逃跑的太监不是被逼的自杀,就是被他杀,而他偏偏一路很通畅的就跑了出来,而且还将传国玉玺带出皇宫了。

    当然,中年大叔可不止就带一个传国玉玺的,他还带了其他的宝贝,但在外逃的途中,被贼惦记上了,都说财不外露,可是他就露了一次,就被贼惦记上了,可能是他的运气在皇宫中都用光了吧,于是他就一路要饭走到了河南。

    科学证明,人在饥饿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都是没有经过大脑的,这不,吃饱了的中年大叔看了看手里的传国玉玺,感觉这东西还是不能当,于是他有点腼腆的对小伙计说道,“这位小哥,你可不可以再给我拿些枣糕过来啊”。

    小伙计这时正对着自己拉到一个大客户而沾沾自喜呢,一听中年大叔这么一说,立马起身去拿枣糕,小伙计只知道将客户伺候好了,人家就会当了东西,这就是服务第一的原则。

    ……

    鉴定师来到店铺的后院,对着一个伙计低声说道,“老板在么”。

    “在”,伙计说道,于是伙计带着鉴定师来到老板的所在的房子。

    “老板……”,鉴定师低声的说道。

    “什么,传国玉玺,你看清楚了么”,老板惊得下巴差点掉地上了,而后一把抓住鉴定师的衣领说道,“你看清楚了么,真的是传国玉玺么,没有看错么”。

    “老板”,鉴定师看了看老板的手说道,“哦”,老板松开手看向鉴定师。

    “应该是吧,和传说的差不多,而且是个太监来当的”,鉴定师说道。

    “哦”,老板陷入了沉思之中。

    “老板,我们收么,那可是传国玉玺啊”,鉴定师问道。

    “收,我们用不了,但有人会用上的,不管多少钱,就一定要拿下”,当铺的老板两眼放光的说道。

    “好的”,鉴定师说道,而后匆匆的向店铺走去。

    但当鉴定师走进店铺的时候,已经空空如也,哪还有什么中年大叔,这时,小伙计端着枣糕走了进来,“人呢”,鉴定师一把抓住小伙计的肩膀的说道。

    “啊,刚刚还在呢,这还是他要的枣糕呢”,小伙计懵逼的看着空空的店铺说道。

    “靠了,跑了”,鉴定师说道。

    ……

    当铺的老板怎么甘心这样的机会从自己手里溜掉呢,于是派大量的人去找那个中年大叔。在寻找中年大叔的过程中,关于传国玉玺的消息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不胫而走了,首先就被河南的CIA特工们获悉了,而后就是盘踞在河南的军阀公孙瓒。

    接着这个消息越传越远,越传越广,基本上,传国玉玺流出宫外流落宫外的消息,各地的军阀都基本知道了,当然了,有些人是不大相信的,传国玉玺都能丢,这不是笑话么,但那些接到董卓信件的人却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这也可以解释了为什么那信件上没有传国玉玺的印记了.

    于是,河南这块地方突然热闹起来,各地军阀都派人向河南去寻找那个逃出宫外的太监了,各地军阀都蠢蠢欲动起来,为什么董卓可以做皇帝的尚父,那自己就不可以了么。

    “大娘,你见没见过你个这么高,这么胖,年龄大约四十多岁,没有胡子,说话有点尖细的男人啊”。

    “没有”,大娘摇了摇头。

    “这位大哥,你见没见过……”。

    “没有,没有,怎么最近都在找那个男人啊,莫名其妙的”,那位那个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

    ……

    王美人的寝宫。

    董卓看着对面的贾诩说道,“传国玉玺真的在河南出现了么”。

    “嗯”,贾祤点了点头,“经过核实,带走传国玉玺的应该是毕岚,其他十常侍都找到尸体了,就他的尸体没有找到”。

    “妈的,又是这群老阉人”,曹操狠声的说道。

看过《三国女神攻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