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三国女神攻略 > 二三四、弑父(下)
    曹操摸着自己的胡子,说道,“董卓的军队,不可能是这样子的,那的军队可是号称虎狼之师啊”,曹操又指了指远处被高顺的重型步兵打的落花流水的弓手营,说道,“这哪里是虎狼之师啊,这明明就是绵羊之师啊”。

    丁原沿着曹操的手指看去,果然如曹操所说的一样,但丁原不认为那是不对劲的地方,“曹将军,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高顺的重型步兵就是专克弓箭手的,他们现在还没有被高顺大散,已经很不错了”。

    曹操没有在听丁原的说话,而是将视线看向吕布和张济的对决中,这场打斗不能算是对决,应该是一个追击,一个逃命。

    吕布骑着赤兔宝马在张济的身后追逐着,赤兔宝马一会儿快的,一会儿又慢的,每当吕布要追上张济的时候,这赤兔宝马就放慢的蹄子。

    曹操的视线又看向张辽和李榷的对战上,本来两人打的是你来我往的,你一剑的,我一刀的,但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李榷竟然转身就向虎牢关跑去。

    李榷这么一跑,好像是一个信号一般,董卓的将领和士兵们都放弃了抵抗,纷纷向虎牢关的大门跑去。

    曹操眼睛快速的在战场上游弋着,最后曹操的目光还是定格在骑着神驹宝马的吕布身上,吕布的武艺还有长相,真的是没话说,曹操也长长幻想自己要是也有这么厉害的武将该有多好啊。

    吕布手握着天方画戟继续在张济的后面追逐着,而前面拼命逃跑的张济回头看去,脸上还带着惊慌失措的表情,但下一秒这惊慌失措的表情变化成一种曹操看起来非常诡异的表情,这种表情,曹操不知道代表着什么,但曹操可以肯定,这表情绝对不会出现在两个敌对的武将身上。

    战场上一切,在曹操的眼中仿佛都变成了慢动作一般,士兵脸上的肌肉的抖动,记忆鲜血的飞溅,都在曹操的脑中呈现出来。

    这时,吱嘎的一声,虎牢关的城门缓缓的打开了,门的缝隙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张济的马儿向跨栏一般,前蹄跳起,后蹄用力蹬,整个马身的肌肉很有节奏的律动着,然后张济和马儿纵身跨进虎牢关的大门。

    “快,快,快,关门”,守城门的士兵急速的说道,门后的士兵拼命的想让门关上,但此时已经完了,就看到一道寒光而过,推门的士兵的头颅已经飞了出去,鲜血溅在大门之上。

    吕布吕奉先一抖手中的天方画戟,将天方画戟上的头颅甩掉,吕布骑着赤兔宝马站在虎牢关那敞开的大门中央,一阵寒风吹过,将吕布身后的红色披风吹的猎猎作响,真的是好一个勇猛的帅儿郎啊。

    “虎牢关的城门已攻破,快快进入”,也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一嗓子,这一嗓子在战场上,不断的传播着,不管是董卓的军队,还是丁原的军队,都愣住了。

    愣了一小会儿后,双方的士兵纷纷的向虎牢关涌去,马蹄纷飞,刀剑向鸣,人群向潮汐一般向虎牢关涌去。

    曹操眼中的画面终于恢复正常了,曹操也终于知道了这场战争到底那里不正常了。

    曹操立马对身旁的丁原说道,“丁将军,吕布吕将军他要倒戈”,曹操大声的对着口气喊道,因为他身旁的丁原已不再曹操的身旁了,早就随着大军向虎牢关冲去了。

    曹操看了看自己的左右,哪里还有什么人啊,整个战场只有曹操他自己还在原地不动的站立着。

    曹操此时脑中还在想着战场中那些不正常的事件,这场战争是董卓和丁原之间最大的一次战役,很像是董卓和丁原的一场决一死战,这看似决一死战的战役,里面充满了诡诈。

    其一,董卓是西凉出身的武将,他最厉害的不是西凉步兵或是西凉弓手,他最厉害的是西凉骑兵,这场决一死战的战场上,根本没有西凉骑兵的出现,出现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纪或者是身体虚弱的战士。

    其二,董卓之所以能打了那么多的胜仗,是因为董卓手下的能将比较多,郭汜,李傕,张济,樊稠,李蒙,胡轸(胡文才),王方,杨整修,段煨,徐荣,这些人都是当世的豪杰能人,可是在这里出现的只有张济和李榷。

    其三,是最关键的一点,曹操认出了吕布胯下的神驹宝马了,这马的上一个主人就是董卓,虽然曹操没有亲眼看到过董卓骑着这匹宝马,但曹操在董卓的府上见到过。

    就在曹操愣神之际,丁原的将士和董卓的将士差不多都快冲进虎牢关了,曹操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立马策鞭向虎牢关冲去,曹操必须要阻止丁原的进关,这一切都是阴谋,曹操不能让董卓的势力在增强了。

    “驾驾驾”,曹操忍着身体上伤口的撕裂,拼命的向丁原追去,“一定要赶上,一定要赶上”。

    ……

    ……

    河北境内。

    荀攸看着手里的传国玉玺,把玩了一番,一旁的小护士睁大眼睛看着荀攸手里的传国玉玺,萌萌的说道,“这就是传国玉玺啊,和店面卖的那些印章也没有什么不同啊”。

    荀攸将传国玉玺收进怀里,揉了揉小护士二丫的脑袋说道,“当然一样了,这传国玉玺就是一个印章”。

    “真的是印章啊”,小护士很享受荀攸的摸头杀,小脸笑眯眯的说道。

    士异看着小护士和荀攸的打情骂俏,心里突然涌上了一股酸溜溜的感觉,眼睛竟然不受控制的湿润起来,士异深深的吸了一口,将眼泪忍了下去,于是,士异向荀攸说道,“这玉玺也找到了,你怎么打算啊”。

    荀攸看着士异说道,“我的回洛阳一趟,你和二丫怎么打算呢,是回人民医院么”,荀攸所说的人民医院是指河北的人民医院。

    “不了,我想回一趟老家”,士异看着益州的方向说道。

    “哦,那也好”,荀攸没话找话的说道。

    “喂”,小护士二丫看着荀攸凶巴巴的说道,“你又想丢下我,是不是,小时候你就狠心丢下我,现在又想丢下我”,说着说着,小护士二丫眼泪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荀攸顿时手足无措起来,荀攸拉着小护士的小手,说道,“我什么时候将你丢下了啊,我不是将你安置在一个老婆婆家里么”。

    原来小护士二丫失意后,荀攸就将她安排在一个好心的人家,隔三差五的,荀攸就去看看小护士,小护士二丫对这个大哥哥充满了好感,其实荀攸做她叔叔都可以了,这样过了一年后,荀攸遇见了穆沐,于是荀攸就很少再去看这个小丫头了,但书信还是时常往来的。

    近些年,朝廷的赋税很重,又恰逢士异在河北开设人民医院,于是小丫头为了减轻老婆婆的负担,决定去医院当一名光荣的护士。

    “哼,你还说,你都多长时间没有回去看奶奶了”,小护士嘟着嘴说道。

    最后,荀攸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小护士的要求,带着小护士回洛阳去。

    ……

    ……

    曹操拼命的拍打着马的屁股,但还是没有赶上,曹操眼睁睁的看着丁原走进虎牢关之中。

    ……

    ……

    洛阳,阳光灿烂,山上的积雪也慢慢的开始融化了,诺诺,小乐,小语,还有蔡文姬迫不及待的驾驶着雪橇向山中进发,随行的还有王允府上的一个管事和贾祤,雪橇在林间穿梭着,贾祤看着不断向后面后退的树木,说道,“这东西叫雪橇是不,在雪地中果然比马车快多了,这个东西,该不会也是你夫君发明的吧”。

    蔡文姬和贾祤也算是老熟人了,这算是贾诩第二次搭乘蔡文姬的便车了,蔡文姬微笑的说道,眼中洋溢着骄傲,“嗯”。

    …….

    ……

    曹操骑着马快速的走进虎牢关,立马曹操就觉得有股浓浓的压抑感扑面而来,丁原面色沉重的骑在高头大马之上,看着对面的董卓,而董卓的身后,又多出许多许多的人。

    曹操站在虎牢关的门边,看着,这下曹操就不觉得奇怪了,因为所有奇怪的事件在这里都补齐了,西凉的骑兵军团,董卓手下的威猛狼将,都齐了。

    曹操的视线从董卓身后的骑兵团和将领身上移到丁原的身上,丁原面色凝重,眼中射出仇恨的目光看着对面的董卓,要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董卓都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曹操的视线又从丁原的身上转移到吕布的身上,曹操想不明白,这吕布原来可是自己的盟友的,怎么会这么快就叛变了呢,难道吕布原来就是对方的尖细,这也不对啊,要是董卓的尖细,那自己,袁绍,还有王允,不知道要死上多少次了。

    董卓看着丁原,脸上带着嘲弄的微笑,说道,“丁将军,你现在要是投降的话,你以前的事情,我董某就大人有大量既往不咎了”。

    丁原看着董卓呸了一口唾沫,说道,“呸,你做梦,今天我虽然中了你的奸计,但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哈哈哈哈”,董卓大笑道,“丁将军,稍安勿躁啊,就算你想死,你的这些部下和士兵们可能还不想死啊”。

    “哈哈哈”,丁原看着董卓说道,“你以为他们都和你一样,是个贪生怕死之徒么”。

    “你”,董卓的脸色一阵泛红。

    董卓之所以会生这么大的气,还要从董卓初次见到吕布时说起,一次,汉灵帝召开大汉的年会,在年会之上,董卓嚣张跋扈惯了,于是就与同样参加年会的丁原起了口角。

    董卓那暴脾气怎么能不动手呢,当董卓抽出腰间的佩剑之时,突然一个勇猛非凡的男子从丁原的身后站了出来,一下将董卓的佩剑夺了过去,反向指着董卓的脖子。

    最后董卓认怂了,这就是丁原嘲讽董卓怕死的原因,虽然吕布剑指董卓,但董卓对吕布的喜爱从那时就开始了。

    “哈哈哈”,董卓大笑一声,平息一下怒气,看着丁原说道,“我看不见得吧”。

    随着董卓的话声落下,丁原身旁的吕布突然拔剑向丁原的后心刺去,这一变故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完成了,在场的人们都还没有搞清楚什么情况呢。

    曹操眼睛越来越大,嘴也张得大大的,“小心”,曹操冲着远处的丁原喊道,但曹操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失声了一般,这“小心”二字竟然没有喊出来,因为此时的丁原已经被吕布刺杀了,在喊出这两个字也无济于事了。

    丁原艰难的回过头去,看到自己最信任的将领,也是自己的义子,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吕布,说道,“为什么”。

    吕布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中的佩剑从丁原的身体里拔出,噗,一口鲜血从丁原的嘴里喷出,这时,丁原突然知道了好多事情,他知道为什么吕布隔三差五的就会消失一次,吕布应该是去和董卓会面去了吧,丁原也知道为什么吕布会得到那匹宝马,丁原也知道为什么吕布要让自己进入这虎牢关了。

    生命的气息就要离开丁原的身体了,丁原看着近在眼前的吕布,声音断断续续的说道,“答…答…答…应…我,要……要…善待……善待…我的…我的的的…士…士兵”。

    丁原冲马上滚落了下来,一代人杰就这样死了,他没有死在敌人的手里,而是死在自己最信任的人手里,丁原仰躺在地上,眼睛直直的看着天空,此时已经没有气息了。

    丁原拍了拍手,而后走到吕布的面前,说道,“奉先果然没有让为父失望啊”,而后董卓又对还在傻傻的丁原手下,指了指丁原的尸首说道,“你们是投奔我呢,还是想和那家伙一样啊”。

    顿时丁原的部下一阵骚乱,有想要投降的,也有不想投降的,吕布看了看董卓,说道,“义父,这里可不可以交给我来处理”。

    董卓看了看吕布说道,“好啊,可以啊”。

看过《三国女神攻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