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三国女神攻略 > 二三六、貂婵的抉择
    距离穆沐回到洛阳已经有好几天了,这几天,穆沐很是郁闷,原本在雪橇中,无话不谈,坦诚相待的三人,怎么一回到洛阳,就生分了。

    细字灯前老不便,小斋新冷夜无眠。数声墙竹萧萧雪,一缕铜炉淡淡烟。

    外面又飘起点点的雪花,穆沐将手中的情报放下了,穆沐没有想到这传国玉玺真的会落在自己的手里了,这本来是个好消息,这玉玺可是人人都想得到的啊,但穆沐却没法高兴起来,因为今天穆沐又吃了闭门羹了。

    穆沐趴在书桌上,手中的毛笔不断的敲打着桌子,墨汁飞的到处都是,穆沐无精打采的说着,“这个貂婵在搞什么飞机啊,干嘛避而不见我啊”。

    从林子里回来的第二天,穆沐准备一些东西就看望貂婵的义父,但王允这个老混蛋给穆沐骂的狗血喷头的,最后穆沐提着礼物灰溜溜的回到食为鲜。

    第三天,穆沐准备去找貂婵小姐姐讨论讨论一下自己和她的终生大事,因为穆沐觉得,王允这个老混蛋一定不会同意自己和貂婵小姐姐的终生大事的,穆沐准备和貂婵来个私奔到月球,但穆沐却吃了闭门羹。

    “穆老板,我家小姐说她不想见你”,那个接貂婵的刘伯对着穆沐说道。

    穆沐看着那个刘伯,看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看的刘伯浑身不舒服,穆沐严重怀疑这个刘伯在撒慌,貂婵怎么会不想见到自己呢,穆沐指着那个刘伯说道,“你骗人,你家小姐怎么会不想见我呢,你骗人,你知道,我和你家小姐是什么关系啊”。

    “穆老板,我不管你和我家小姐是什么关系,我只知道我家小姐不想见你”,刘伯看也不看穆沐说道。

    “你”,穆沐真的是没办法啊。

    墨汁飞洒,滴在穆沐的脸上,将穆沐变成一个大花脸,穆沐真的想不明白了,为什么貂婵不想见自己啊。,穆沐开始回忆自己与貂婵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

    ……

    王允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貂婵,半响也没有说话,貂婵被王允看毛了,于是开口说道,“义父,你有什么事情么”。

    这个貂婵回来后,王允第一次来看貂婵的,也许是王允心里有愧,最近一段时间王允都是躲着貂婵的,要不,也不会出现貂婵都失踪了好几天,王允才知道的事情。

    “咳咳咳”,王允干咳了几声,而后对着貂婵说道,“我听刘管事说道,最近几天,那个食为鲜的穆老板又来了几次”。

    貂婵点了点头,说道,“嗯,但是我没有见他”。

    王允看着貂婵点了点头,说道,“好好好”,然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貂婵和王允都低着头,貂婵玩着自己的手指头,王允看着自己衣服袖。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那个”,貂婵和王允同时抬起头看着对方异口同声的说道。

    貂婵看了看王允,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义父,你先说吧”。

    王允也是有点尴尬,说道,“好,那我就先说吧”。

    貂婵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王允想了一会儿,嘴张了张,说道,“婵儿,我也不问你和那个穆老板是什么关系了,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忘记了”。

    貂婵看着王允,眼中再也没有曾经仰慕的神色了,貂婵心有点痛的说道,“嗯,我知道,义父,你就放心吧,我发的誓言我一定会遵守的”。

    “那就好,那就好”,王允连连说道,而后又看了看貂婵,说道,“婵儿,天色也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我也回去了”。

    “嗯”,貂婵点了点头,而后对着王允说道,“义父慢走啊”。

    貂婵看着王允消失在夜里的背影,久久的伫立在门口,貂婵的眼睛渐渐的湿润了,貂婵想起小时候自己那模糊不清的记忆,自己的母亲抱着自己和自己的父亲走在大街上,那街上有卖各种各样的小吃的,有糖人,有冰糖葫芦,自己的父亲拿着一串冰糖葫芦放到貂婵那小小的手里,貂婵开怀这笑着。

    渐渐的,渐渐的,父亲那模糊不轻的脸庞变成了王允的脸庞,那时貂婵当歌姬,一天天老妈妈是又打又骂,还吃不饱饭,那个时候貂婵还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老妈妈的打和骂,貂婵都能忍受的住,唯独那饿,貂婵承受不住。

    于是,一天夜里,貂婵又被饿醒了,貂婵躺在了木板床上,辗转反侧,还是无法入睡,最后,貂婵披上衣服,蹑手蹑脚的向厨房摸去。

    虽然那晚貂婵吃的很饱很饱,但以后的几天貂婵再也没有吃过一顿饭,貂婵被关进小黑屋里了,也就在那时,貂婵遇见了王允。

    貂婵饿的都出现幻觉了,貂婵看到门开了,小黑屋也不再黑暗了,一个大叔手里拿着一个白白软软的馒头,递到貂婵的手里,貂婵拿着馒头呆呆的看着那个大叔。

    大叔微微的笑了笑,“吃吧”。

    从此,貂婵就成为王允的义女了,王允将年幼的貂婵接到了他的府上,给貂婵吃的,穿的,还叫貂婵认字作画,弹琴刺绣,那段时间,貂婵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而王允是这个世界上,貂婵最爱的人。

    可是,自从那天晚上,貂婵看不懂自己的义父了,貂婵不知道王允这些年对自己的好,是不是出于真心的,还是为了利用自己,貂婵迷茫了。

    那是一个明月当空照的夜晚,貂婵在凉亭里调试着琴弦,这时,王允王司徒出现在貂婵的小院,王允远远的看着抚琴的貂婵,眼中闪烁着光芒,王允发现貂婵最近长长发呆,而且还会无缘无辜的吃吃发笑,身为过来人的王允,知道,自己这色艺双绝的义女是有喜欢的人了,此时王允的心里是一阵不舒服,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父亲都这样,当自己的小公主有了心上人的时候,是不是心里都会难受,但王允是难受了,不过王允的这个难受和其他父亲的难受,一不一样,也只有王允他自己知道了,王允面色难看的说了一句,“贱人将有私情耶?”,然后一步一步的向貂婵走去。

    “义父”,貂婵看到王允,高兴的喊道,绝色的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意,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貂婵发觉暗恋的味道也是甜甜的。

    “嗯”,王允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后一如既往的坐在那里听着貂婵弹琴。

    一曲弹奏完了,王允看着貂婵,说道,“婵儿,你说我带你如何啊”。

    貂婵愣了愣,然后歪着小脑袋,笑颜如花的说道,“义父待我比亲生的父亲还要亲”。

    “呵呵”,王允捋着胡子,老怀大尉的笑道,然后王允对貂婵又说道,“婵儿,最近义父遇到了一些麻烦”。

    怪不得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呢,王允刚说到自己有麻烦,貂婵立马就贴心的说道,“义父,要是有女儿能帮上忙的,义父尽管开口”。

    于是王允就将自己的计谋告知了貂婵,并希望貂婵可以帮助自己,最后不惜下跪祈求貂婵,貂婵真的是很感激王允养育了自己,为了报答这王允的王允之恩,貂婵忍痛答应了。

    王允看着绝美的貂婵,说道:“真的么,真的不枉义父对你的养育啊”。

    于是,王允将貂蝉带到屋中的书房之中,并且还将周围的丫鬟婢女什么的统统赶了出去。

    貂婵看着王允做着这一切,貂婵感觉到可能有大事要发生了,果然,貂婵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义父,小手捂着张大的小嘴,貂婵被惊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王允跪在地上,砰砰砰,就给貂婵叩了三个响头,于是说道:“董卓奸贼,凶恶无比,我等都拿他没有办法,但有一人可以替我们杀了他”。

    貂婵还在那里傻傻的站着,不知道现在应该表什么样的表情。

    王允也没有管貂婵,而是继续说道,“那个人就是吕布”。

    “吕布?”,貂婵的大眼睛眨了眨,然后说道,“所以你想将我嫁给吕布,然后让吕布去杀了那个董卓”。

    王允摇了摇头后有点了点头,“不不不,吕布和董卓,我看他俩都是好色之徒,我准备使用连环计,先把你许嫁吕布,然后再将你献给董卓,而你要离间他们之间的关系,使吕布杀了董卓”。

    貂婵一听,手中的琴都掉在地上了,貂婵也不知道,王允给貂婵的信息量太大了,一时之间,貂婵处理不了。

    王允接着说道,“董卓,他不但擅兴废立,奸淫宫女妃嫔,杀害少帝,甚至对百姓随意屠戮,可称为毫无顾忌啊,这重扶社稷,再立江山,这一些都是你的功劳啊!婵儿”。

    王允一看,这貂婵还是没有反映,于是打起了亲情牌,王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说自己怎么将貂婵从那老妈妈的手里收养了过来,又说了一些貂婵小时候的趣事,最后王允又哭着说道,“婵儿,你不答应,义父也会不怪你,但这件事你千万不可传出去,事若泄漏,我灭门矣。”

    貂婵目光呆滞的看了看王允,貂婵知道,这义父跟自己说了这些,自己纵然不答应,自己可能也没有命了,貂婵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这种秘密只有死人才会让人放心,王允说的那句话,就是告诉貂婵,你可要想清楚了。

    貂婵的眼神渐渐的有了神采,貂婵看着跪在地上的王允,又想到自己在王允府上的事情,王允对貂婵真的好的没话说,貂婵流着泪,将自己对穆沐的情感深深的埋在自己的心里,貂婵觉得王允对自己这么说了,自己也是时候报达王允的恩情了,“义父,你先起来,我答应你”,貂婵的声音很空洞的说道。

    “答应了”,王允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貂婵,然后说道,“你发誓”。

    貂婵看着王允,边流着眼泪,边开口说道,“我,貂婵,为了报答义父的养育之恩,甘愿去……若我貂婵有失信之时,必遭万刃穿心而死”。

    ……

    ……

    貂婵躺在床上,眼泪无声无息的滑过绝美的脸蛋,滴落在枕头之上,脑中出现了今天穆沐和刘伯辩论的场景,貂婵佝偻的身子,小嘴紧紧的咬着棉被的被角,哭着说道,“老公,对不起,对不起”。

    貂婵边说着对不起,脑中又不知不觉的想到了那天晚上,外面的夜风呼呼的吹着,自己在黑夜里暗自神伤,这时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小手,貂婵可以感觉到那大手之上温度……

    ……

    ……

    穆沐无精打采的趴在书桌上,自言自语的说道,“就在我说,我们不能等他们来救了,我们得自救了,明天一早,我们就收拾东西走出去,好像从那之后,咚咚和貂婵就不一样了,当时咚咚脸色就有点古怪,当时没有在意,光顾着做床上运动了,现在想想,还真的有点怪啊”。

    在穆沐和蔡文姬几女回来的途中时,咚咚就有点要远离穆沐的趋势,当时,又两个外人在,穆沐也不好意将自己与咚咚和貂婵的好事说出来,想等到没人的时候再说,没想到啊,貂婵和咚咚这两个丫头,根本不给穆沐这个机会。

    雪橇刚到洛阳,王允家的家奴就说,“小姐,老爷还在家等着你呢”,于是貂婵就和王允家的恶家奴走了,儿小美女咚咚跳下雪橇,目光都不敢看穆沐,对着诺诺和蔡文姬几女说道,“我失踪了这么多天,师父一定着急死了,不行我的去看师父了”,然后咚咚就一路小跑的跑掉了。

    穆沐看着跑动中咚咚的小身段,自言自语的说道,“还师父呢,也不知道左慈饿没饿死啊”。

    一旁的诺诺对着咚咚喊道,“咚咚,你师父在洛阳人民医院”,现在想想,咚咚这小丫头明显是躲着穆沐嘛。

    穆沐将手里的毛笔一丢,仰天吼道,“为什么都躲着我啊”。

看过《三国女神攻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