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三国女神攻略 > 三五七、十八路诸侯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穆沐每天早晨起来就会跑到环夫人那里去上妆,没办法,这妆容只有环夫人一人能画出来,然后装扮成伟翠花的穆沐就向王允的府邸走去,调戏完王允后,就和貂婵窝在貂婵的闺房之中卿卿我我了。

    在外,穆沐调戏王允,在内,穆沐却被他人调戏,当第二天上妆的时候,穆沐吓了一跳,环夫人的屋子坐满了人,一人一个小马扎,就像要听故事的孩童围着讲故事的老人一般,一个个眼睛放出渴望的目光。

    随着时间的过去,只有卞夫人坚持下来,今天也不例外。

    环夫人小手颤抖的在穆沐的脸上上着妆,而收拾妥当的卞女神搬了一个小马扎,老老实实,认认真真的坐在穆沐的对面,看着穆沐从一个帅哥变成一个不男不女的伟翠花,卞夫人也不说话,就是嘴角噙着笑意。

    每次穆沐都会瞪她两眼,但人家根本不在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最近一段时间,那个反董卓联盟闹得比较凶,据说有十八路诸侯联合出兵,准备围攻光明顶,啊呸,是准备围攻洛阳。

    董卓也在几天前去了虎牢关,所以王允准备让貂婵勾引董卓的计划再一次搁浅了,只好继续向后延迟。

    而董卓的建筑款在发生地痞闹事的第二天一大早就送到了穆沐的食为鲜了,送款的是董卓的女婿李儒。

    穆沐和诺诺还在睡梦之中,在这里说一句题外话,自从大被同眠之后,穆沐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虽不是夜夜笙歌,但也差不多。

    当当当,诺诺房间的房门被敲响了,“老板,老板,外面来了好多人,说是给你送钱的”,小语这丫头也恢复了往日的调皮,“老板,再不起来我可要冲进去了啊”。

    诺诺翻了个身,白白嫩嫩的胳膊伸到被子外面,胸前的一抹雪白,还有那一点嫣红,也暴露在空气之中,雪白的大腿伸出了棉被之外,脚踝之上还挂一个小小的三角布料,小嘴吧嗒吧嗒的,然后又继续睡去,看床单的凌乱样,以及诺诺那慵懒的俏模样,就知道昨晚又和穆沐共赴巫山了。

    小语,还在砰砰的敲着房门。

    诺诺的眉头皱了皱,冲着门外喊道,“小语,你不让我睡觉,等到明天早上我也去你那里”。

    “诺诺姐,人家哪有不让你睡觉啊,人家是来找老板的”,诺诺立马认怂的说道。

    “老公不在这里,去环夫人那里了”,诺诺闭着眼睛说道。

    “啊?老板昨晚不在这里么,老板昨晚在环夫人那里么”,小语捂着小嘴惊讶的说道。

    诺诺将被子蒙在自己的头上,对着外面的小语喊道,“臭小语,你等着明天早上”。

    “诺诺姐,人家真的是好奇嘛”,小语趴在诺诺的闺房门上捂嘴偷笑。

    “死小语,你就装吧,不要以为你昨天对小乐做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你等着,看明早我和小乐怎么收拾你”,小语从床上坐了起来,对着门外的小语吼道。

    昨天,小乐还甜甜的趴在被窝里睡觉的时候,小语就跑到小乐的房间里,对着小乐就上次齐手,夜里小乐没少被穆沐折腾,凌晨时分才睡呢,被小语弄醒的小乐,这一天都在哈气大口中度过。

    小语在门外说道,“我才不怕呢,大不了今天晚上我不和老板睡在一起了”,虽然小语说的很是霸气,但语气之中总有那么一丢丢心虚。

    这边小语和诺诺拌着嘴,那边穆沐正在和李儒谈着话呢。

    穆沐上下打量着李儒,而李儒也上下打量着穆沐,穆沐看着李儒说道,“贾诩呢”。

    李儒笑眯眯的说道,“贾诩被太师安排到虎牢关了,今后这长安建都的事情是由我负责的”。

    “哦”,穆沐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李儒说道,“那我昨天叫人传话,你没有告诉董卓么”。

    李儒的脸色变了变,然后又故作镇定的说道,“传什么话,我怎么不知道啊”。

    穆沐看着装傻充愣的李儒,说道,“没有传过去啊,那我就再说一遍吧,最近几天我有点事,虽然你这建筑款已经给我了,但我也不能马上动身去长安,你回去跟董卓说一声吧,再等几天”。

    然后,穆沐对着小乐说道,“小乐,送客吧”。

    ……

    ……

    夜色笼罩了大地,今年这新春就在忙碌和忙碌中匆匆过去了,既然董卓都不在洛阳了,穆沐觉得也是时候去长安一趟了,告别了貂婵后,穆沐向食为鲜走去。

    环夫人,卞女神,刘夫人,还有何皇后惊讶的看着穆沐,刘夫人说道,“你说你要领我去长安”。

    穆沐点了点头。

    “可是,可是,我们不是说好了么”,刘夫人有些焦急的说道。

    “你放心吧,你那最小的儿子没有被董卓抓到,被抓的是你的大儿子袁谭”,穆沐说道。

    “啊?”,刘夫人有点傻傻的不知所措。

    环夫人和卞女神也很激动,带她们去长安,就意味着要带她们去找曹操,尤其是环夫人,虽然在这里很开心,但一见到穆沐,环夫人总是会觉得不自在。

    何皇后是知道穆沐要带自己去长安的,毕竟这几天晚上穆沐都呆在何皇后的房间里,不要误会,穆沐之所以去何皇后那里,是因为穆沐正在传授何皇后一些必要的知识,穆沐准备将建筑长安的事情交给何皇后来打理,当然了,教完之后有没有其他节目,就只有他们二人知道了。

    其实长安的事情基本上都安排妥当了,要不是穆沐想去看看曹操,穆沐都不会去长安的。

    曹操的伤势一天天的好转,就在贾诩送卞女神她们来的前一天,穆沐就将曹操送出了洛阳城。

    曹操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穆沐,然后说道,“老穆,我的家人还有高顺就拜托你了”。

    穆沐拍了拍曹操的肩膀说道,“老曹,你这是哪里的话啊,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她们的,说不定到时还能给你一个天大惊喜呢”。

    “惊喜”,曹操的内心有点苦涩了,心中暗暗的想到,“恐怕是只有惊,没有喜吧”。

    短暂的告别后,曹操就骑着高头大马向远处走去了,曹操也受到自己儿子们的书信了,信中说,他们已经找到了潘凤了,但是潘凤为了生存已经带着那五千兵力投靠新主了。

    曹操现在又变成了之前的样子了,虽有一个将军的头衔,但手中却没有一兵一卒,是个典型的光杆司令。

    说道潘凤,自从潘凤跟了曹操去征战沙场之后,和穆沐之间的联系就越来越淡薄了,刚开始还有几封书信来往,最近一段时间连花花都不联系了。

    夜已经深了,穆沐在花花的闺房外晃荡着,穆沐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不管怎么样,做决定的还是她自己,穆沐敲了敲花花的房门,说道,“花花,睡了么”。

    “没有”,屋里传来花花沙哑的嗓音,过了一会儿,门开了,穆沐看到披着衣服的花花,花花消瘦了很多,原来那个有些肉肉的花花已经不复存在了。

    “老板,有事么”,花花看着穆沐说道,花花也不像以前那么开朗爱笑了。

    “也没事,就是我明天要去长安,中途会去曹操那里一趟,潘凤可能在那里,我来就是问问你跟不跟我一块去”,穆沐温温柔柔的说道。

    花花看了看穆沐,明亮的大眼睛变得迷茫了起来,然后眼泪一滴一滴的滑落,花花摇了摇头。

    穆沐擦了擦花花的脸,说道,“真的不去了么,也许是…….”。

    穆沐话还没有说完,花花一下子扑进穆沐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穆沐轻轻的搂着花花,轻轻的抚摸着花花的头发,没有说什么。

    穆沐不知道花花和潘凤到底之间到底出现了什么,但穆沐知道就算是出现了问题,那一定是潘凤对不起了花花。

    ……

    ……

    虎牢关外。

    十八路诸侯,要是按照实际情况来说,实际上只有十七路,分别是:后将军南阳太守袁术、冀州刺史韩馥、豫州刺史孔伷、兖州刺史刘岱、河内郡太守王匡、陈郡太守张邈、东郡太守乔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北海太守孔融、广陵太守张超、北军中候刘表、上党太守张杨、乌程侯长沙太守孙坚、祁乡侯渤海太守袁绍、骁骑校尉曹操、西凉太守马腾、徐州刺史陶谦,这里面的曹操是一个光杆司令,没有什么兵将。

    这反董卓联盟是袁绍和曹操率先发起的,所以袁绍被认命为联军的总司令,而曹操则是副司令,这里就出现问题了,因为曹操没有兵将,怎么能充当副司令么,虽然这群人当面没有议论,但背后可是议论纷纷的。

    曹操也很是尴尬,连排兵布阵都没有勇气,这不,联军大营里又开始吵闹起来,为了谁打头阵而争吵。

    “曹公,为什么要我去打头阵啊,马腾的人比我的多的多啊,我觉得应该他去,而且他和董卓都是出身西凉,他比我更熟悉董卓的军队”,河内郡太守王匡说道。

    西凉太守马腾看着王匡说道,“你离虎牢关最近,你对那里的地形地势最为了解,而且粮草供应也会很快的,当然要你去了”。

    河内郡太守王匡看着西凉太守马腾,说道,“陈郡太守张邈才是最近的,那应该他去,我比较适合给大家提供军需”。

    陈郡太守张邈咳嗽了一声,说道,“不行,老夫的兵不多,根本不能去打冲锋,还是让兵多将广的后将军南阳太守袁术去打头阵比较好”。

    后将军南阳太守袁术一听也不干了,看着张邈说道,“为什么是我,大将军袁绍的兵力和我一样多啊,为什么不是他去啊”。

    “.……”。

    “…….”。

    十八路的诸侯你一句我一句的争吵了起来,谁都不愿意去当着这个先锋,曹操看着这群人感到很是无奈,“心不齐则兵不勇,就算拥有百万大军亦有何用啊?”。

    其实这十八路大军人数也不是很多,大家的兵力多少不等,有的五六万,也有的三四万,还有的一二万,这十八路诸侯加起来也就五六十万吧,比董卓的兵力多不了多少。

    兵力倒是其次,最让曹操烦心是这些人来到这里都抱有自己的私心,本来曹操以为袁绍兵多将广,可以力压这群人,并能将他们拧成一股绳,但是曹操好像高估袁绍了。

    下面的诸侯乱糟糟的,袁绍也不知道说一声,曹操也没有办法去说,毕竟自己是个光杆司令,自己要是开口了,对方一定会说:你就一个人,光脚不怕穿鞋的,我就不一样了,我要为我那些将士们考虑,人家家里可是有妻子的,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童。

    这个时候,曹操深深的感觉到拳头硬才是王道,这也为以后曹操爱惜人才打下了良好基础。

    这时,一个惊雷在十八路诸侯中炸起,就看到乌程侯长沙太守孙坚站了起来,对着其他几路诸侯说道,“吵什么吵,大家来就是要讨伐董卓那贼子的,我们必须团结一致,这还没开打,就乱成了一团,那以后还怎么讨伐董卓啊”。

    “对”,济北相鲍信也站了起来附和道,“既然大家能来到这里,也就是说大家对董卓都是很不满的,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应该听曹孟德的”。

    “你谁啊,我们为什么要听他的啊,他没有什么顾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是我们不一样啊,我们上有老下有小的,我们不得考虑考虑么”,徐州刺史陶谦说道。

    曹操低着头,心里想着,“又来了,又来了”。

    最后这场讨论又不了了之了。

    …….

    …….

    曹操独自一个人走在回营帐的小路上,曹操感觉自己的未来一片黑暗,自己空有满腔热血,却没有地方可以挥洒,曹擦有些后悔了,当初要是穆沐合作,那自己还会像现在这么落魄么,不会的,最起码自己还可以招兵买马。

    提到穆沐,曹操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都说朋友妻不可欺,可是穆沐这家伙怎么会……其实曹操的心里是不相信这件事的,因为曹操认为就算穆沐是那样子的人,但自己的妻子环夫人也不会是啊。

    环夫人,曹操还是很相信的,“难道是穆沐逼迫她的”,曹操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就在曹操想着自己心事的时候,后面有人喊道,“曹公,曹公,慢点,慢点”。

    曹操回头一看,“原来是济北相啊,找我有什么事情”。

    济北相鲍信摇了摇手里的酒葫芦,说道,“找你喝酒去”。

    …….

    …….

    穆沐安慰完花花后,向小语的房间里走去,刚走到阁楼的拐角处,就看到小语像个偷鸡贼一样,向四周观看着,当看到穆沐后,小脸顿时一红,而后向穆沐招了招手,“老板,快点”。

    穆沐摇了摇头,快步的向小语那里走去。

    小语一把将穆沐拽了进去,而后小脑袋伸出房外,左右看了看,然后将门合上并且还铲上了,小语杯靠着房门,小手拍了拍饱满的胸脯,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穆沐看了看小语的房间,窗户也被小语锁上了,穆沐看着小语的小模样,好奇的问道,“干嘛要锁门啊”。

    小语的小脸顿时一红,没有回答穆沐的问话,而是慢慢悠悠的向穆沐走来,而后依偎在穆沐胸口。

    小语深深的吸了一口穆沐身上味道,小脑袋拱了拱穆沐的胸口,小手紧紧的环住穆沐的腰身,而后抬起头,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穆沐,“老板,人家真的好爱你啊”。

    穆沐低着头看着小语的大眼睛,被小语这一句好爱你,给击蒙了,穆沐的脑里晕乎乎的,这时穆沐知道,不但是女孩子爱听这句话,就连男人也爱听这句话。

    穆沐轻轻的吻了吻小语的大眼睛,温温柔柔的说道,“我也好爱好爱你”。

    小语的小脸又害羞的红了红,小脑袋又开始拱起穆沐的胸口,小手紧紧的搂着穆沐的腰身,穆沐轻轻的抚摸小语的头发,二人就这样在那里站着。

    何皇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刚刚又将穆沐交代自己的事情温习了一遍,何皇后看时辰也不早了,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准备睡觉去,这时正好看到对面小语房间上的两个人影,何皇后甜甜的一笑,然后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穆沐揉了揉小语的头发,低声的说道,“怎么,今天我们就这样度过一晚上么”。

    小语一听,耳根子都红了,穆沐看着小语这害羞的小摸样,穆沐都以为之前的那个胆大的小语是个幻觉,人家都是越来越胆大,小语这丫头怎么越来越胆小了啊,自从自己将这丫头那个后,这丫头一看到自己就脸红红的,要不就偷偷的溜掉,那之前大胆诱惑自己的小语哪去了。

    穆沐看着小语不说话,那只好自己的说了,“好了好了,别抱了,我们上床睡觉去吧”。

    “嗯”,小语害羞的小声说道。

    细细碎碎的脱衣服声后,小语钻进被窝里,背靠在穆沐的怀里,穆沐一看到小语钻了进来,然后将身体贴了上去,随后大手从小语的腋下穿过,握住小语胸前的波涛汹涌,对着小语的后脑勺说道,“睡吧”。

    “嗯”,小语小声的说到。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小语还是睡不着,于是小语开始数绵羊了,“一只小绵羊,两只小绵羊,三只小绵羊,四只小绵羊……”。

    都数到一百只小绵羊的时候,小语还是没有睡着,小语实在不行了,于是说道,“老板,老板,你睡了没有”。

    穆沐没有回答,小语等了一会后,从穆沐的怀里钻了出来,看着穆沐的脸庞痴痴发起呆来,穆沐是真的睡着的了,穆沐翻了一个身,仰躺在大床之上。

    小语的小脸无缘无故的红了红,然后小语很是心虚的向左右看了看,在然后一点一点的将盖在穆沐身上被子掀开,小语看着穆沐的双腿之间,呼气有点急促,小语又向四周看了看,而后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向穆沐的双腿之间靠去。

    ……

    ……

    曹操一步三摇的向自己的营帐走去,曹操苦笑的看着星空,想到刚刚自己和鲍信喝酒时,鲍信的说的话语,曹操又再次苦笑的摇了摇头,对着星空说道,“你不知道啊,原本这个位置应该是我的,但是,唉”,曹操叹了一口,然后继续向自己的营帐里走去。

    原来喝酒的时候,鲍信借着酒劲对曹操说道,“曹公,这里的人,我就服你,我觉得你将来必能成为一方大员,曹公你根本不必要在意他们说什么,而且我觉得这联盟的总瓢把子应该是你的,袁绍袁大人不行”,而后鲍信就开始说起自己和袁绍的故事。

    那时鲍信还在袁绍的麾下,鲍信知道董卓必然会祸乱天下,于是就劝袁绍袭杀董卓,鲍信对袁绍说:“董卓如今手握重兵,肯定心怀不轨,我们如不趁机动手,日后必然吃亏,趁他刚到京都,士卒疲惫,我们对他发动袭击,一定可以擒拿董卓的”。

    但袁绍畏惧董卓而没有行动,最后反被董卓囚禁在洛阳了,而鲍信却带兵回乡,征召了士兵两万人,骑兵七百人,运载粮草物资的车辆五千多辆,开始自己的诸侯生涯。

    言归正传,曹操为什么会那么说呢,要是曹操将丁原的将领带过来了,那曹操很可能就会成为这反董卓联盟的总瓢把子,但是吕布却投敌了,这一切就这样没有了,曹操只能说一句造化弄人啊。

    …….

    …….

    说完曹操再说一下这个鲍信,鲍信看着摇摇晃晃走掉的曹操,于是说道,“妹妹,你觉得怎么样啊”。

    这时,黑暗之中走出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来到鲍信的身旁站住,也跟着鲍信一样看着那摇摇晃晃的曹操渐渐的走远。

    鲍信看着身旁的萌妹子不说话,于是用肩膀撞了一下那个身材曼妙的萌妹子,又说道,“怎么样,你倒是话啊”。

    “什么”,萌妹子疑惑的看着鲍信,萌萌的说道。

    “你觉得曹操怎么样啊”,鲍信再次说道。

    啪,萌妹子对着鲍信的脑瓜壳狠狠的敲了一下,“你觉得你妹妹我嫁不出去了么,这么大的年纪还问我怎么样”。

    鲍信摸着自己的脑袋,看着萌妹子说道,“年纪大了怎么了,你看看你那小嫂子,和你差不多啊,不也嫁给我了”。

    萌妹子白了一眼鲍信,“切”了一声后,迈着笔直的大腿向自己的营帐里走去。

    鲍信看着自己的妹妹,说道,“真的,你听哥哥一句话,这曹操真的是一位良人啊,你别看他现在有点落魄,我跟你说他将来必然会飞黄腾达的”。

    萌妹子头也不回的说道,“那就等他飞黄腾达的时候再说吧”。

    “三娘,那时可就晚了啊,看到潜力股就应该立马下手啊,你要跟你小嫂子学一学”,鲍信冲着萌妹子喊道。

    “小嫂子那是眼瞎了”,萌妹子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眼瞎?什么眼瞎”,鲍信还没有明白,等明白过来的时候,萌妹子营帐的里烛火已经熄灭了。

    看来这什么十八路诸侯也是问题多多,每个人来到这里都是抱有不同的目的的,这样的联盟注定会失败的,注定是雷声大、雨点小的联盟。

看过《三国女神攻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