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三国女神攻略 > 三六二、礼物
    外面的春雨还在洋洋洒洒的下着,穆沐和袁绍还在推波换盏着,袁绍与穆沐碰了一下酒杯,问道,“穆老板,听我家贱内说,你要去长安”。

    穆沐看了一眼在一旁负责倒酒刘夫人,“哦,我去长安替董卓办点事”,穆沐直言不讳的说道。

    袁绍又进一步说道,“办什么事”。

    穆沐将靠近嘴边的酒杯放下,看着袁绍,说道,“我们内部有规定,对客户所要办的事有保密协议”。

    袁绍一听穆沐说的这话,立马知道自己多嘴了,然后立马抱歉道,“抱歉,我多嘴了”。

    穆沐看着袁绍,笑了笑后说道,“哈哈,没事,我和你家夫人在这段时间里相处的还算不错,就给你透露一点吧,我猜测董卓应该在谋后路”。

    刘夫人和袁绍的反映各不相同,刘夫人一听到穆沐说的相处不错,妩媚的大眼睛偷偷的白了一眼穆沐,然后又想到之前,自己勾引穆沐时的情景,想着想着,脸颊又红了红,好像喝醉酒了一般,眼睛也水汪汪起来。

    袁绍则是好奇,于是又越过底线,向穆沐问道,“什么后路”。

    穆沐又看了袁绍一眼,没有说什么,而是岔开话题,说道,“袁大人,你刚刚不是说找我有事么,什么事啊”。

    袁绍知道自己又越线了,于是打了哈哈说道,“我想请穆老板将我那不孝子救出来”。

    “哦,可以啊”,穆沐点了点头。

    “那个,那个穆老板,这个怎么收费啊”,袁绍看着穆沐说道。

    “袁大人,提钱就见外了,我们都是朋友,救个人而已,这次我就免费好了”,穆沐不以为意的说道。

    “不行,穆老板,我们朋友归朋友,但是生意归生意”,然后袁绍对自己的老婆刘夫人说道,“你去后面拿个元宝过来”。

    刘夫人白了一眼自己的丈夫袁绍,然后就当着自己丈夫和穆沐的面,将自己那嫩白的小手伸进自己的衣领里,然后拿出一块上好的美玉,晶莹剔透,温润细滑的,刘夫人用力一拽,将绳索拽断。

    刘夫人又白了自己丈夫袁绍一眼,说道,“对啊,提钱多伤感情啊”,然后将那上好的璞玉放进穆沐手心里,然后对着穆沐说道,“穆老板,这个你拿着,将谭儿救出后,请你将”,这时刘夫人又白了一眼自己的丈夫袁绍,而后接续说道,“将我那五个妹妹也送到这里来”。

    穆沐看了看手里的璞玉,又看了看刘夫人,刚要推迟,刘夫人的小手在穆沐的手心里轻轻的挠了一下,一边挠,大眼睛还妩媚的对穆沐眨了眨,吓了穆沐立马将手收了回来。

    穆沐又不着痕迹的向袁绍那里看了看,看到袁绍的脸色和目光都怪怪的,穆沐一看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为好,君子爱财取之以道,这美人也一样,这有夫之妻还是少惹为妙,破坏人家家庭的事,穆沐是很会干的,但穆沐不知道他已经破坏了一个家庭了。

    袁绍看着穆沐,说道,“穆老板,怎么坐一会儿就要走啊,再坐一会儿,这酒才喝几杯啊”。

    刘夫人也附和道,“对啊,穆老板,着什么急啊,我还有几个下手好菜还没有上呢”。

    “不了,不了,春苗还在外面等我呢,我的回去了”,穆沐逃跑似的说道。

    “穆老板倒是很疼老婆啊,不像某个人啊”,刘夫人看了看袁绍说道,然后又羡慕的说道,“真的很羡慕春苗妹妹啊”。

    “哈哈哈,刘夫人真爱说笑”,穆沐打着哈哈说道,然后对着袁绍说道,“袁大人,那我走了”。

    “好好好,慢走啊,穆老板”,袁绍说道。

    袁绍看着穆沐走远了,然后看了看身旁的刘夫人,袁绍的目光在刘夫人的身上上下审视着,将一旁的刘夫人看着心里毛毛的。

    刘夫人对着自己的丈夫袁绍问道,“怎么了,干嘛这样看我啊”。

    袁绍目光还是紧紧的看着自己的夫人,然后说道,“将她们叫过来,你真的不生气么”。

    “我生什么气啊,说的好像我是个妒妇一般”,刘夫人白了一眼袁绍后,扭着妖娆的身姿向营帐之中走去。

    袁绍看着刘夫人,自言自语的说道,“你不是妒妇谁是妒妇啊,我刚娶第一房小妾的时候,谁闹的最凶,就你闹得最凶”。

    还是袁绍了解自己的老婆啊,历史中,刘夫人的嫉妒心之强,也是没谁了。

    当袁绍在抑郁中病逝后,尸体尚未寒透,刘夫人就将袁绍的五个小妾尽数杀害,她还迷信,刘夫人又担心泉下有知的袁绍报复,将其头发敷脸遮蔽。

    不知穆沐这只小蝴蝶,会不会改变刘夫人与袁绍的命运啊。

    …….

    …….

    穆沐看着手中那块还残留着刘夫人体温的璞玉,脑袋中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晚上,刘夫人牵着自己的大手,也是从她的衣领处伸了进去,那软腻细滑的波涛汹涌,穆沐立马摇了摇头将这让人想入非非的画面从脑中摇出去。

    ……

    ……

    穆沐看了看曹操的营帐,里面空无一人,穆沐又转了一圈,还是无人,穆沐自言自语的说道,“靠了,不想送自己礼物就不送呗,用不用的到全家人都躲了起来啊”。

    天清跸响春雷,百万貔貅扈驾回。不独雨师先洒道,汴流袬袬入淮来。

    轰隆隆一声,春雷炸响,春雨由原来的淅淅沥沥变得瓢泼大雨,虽然是瓢泼大雨,但春雨的那细细的雨丝特点还是没有改变。

    穆沐一看这春雨越下越大,在不走还真的就走不了了,于是穆沐冒着绵绵的春雨向何皇后那里跑去。

    …….

    …….

    曹操拿着一坛救,一个人静静的站在这绵绵春雨之中,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将曹操那阴晴不定的脸庞映衬着更加阴晴不定了,闪电过后,轰隆隆的又一声春雷乍响。

    咕咚咕咚,曹操手拿着酒坛子,仰头大口大口喝着酒,酒水沿着曹操下巴流下,将曹操的胸前都浸湿了,然后曹操将酒坛子往地上一丢,浑身湿漉漉的曹操就向营帐中走去,曹操一下铺在地上,然后什么事都不去想,趴在地上睡着了,一杯浊酒栽培睡,不觉春雷起鼻端。

    …….

    …….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穆沐顶着春雨向何皇后那里走去,和卞女神生活这么多天,这一下子分别,还别说,穆沐真的感觉有点不舍得,但人家毕竟是别人的老婆啊,穆沐看着天空中那绵绵细雨,叹了一口气,还好自己还有何皇后,可以陪着自己。

    穆沐想到昨晚,何皇后又偷偷的爬到自己的被窝的情景,穆沐的心就痒痒起来,少妇就是少妇,很懂得生活情调啊。

    雨越下越大,雨水顺着穆沐的头发滴落,穆沐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呀”的一声,有个妙龄女子撞进穆沐的怀里,穆沐看着眼前的俊俏女子,惊讶的说道,“卞夫人,你,你怎么在这里啊,我刚刚去你夫君那里拿礼物,你们那里一个人都没有”。

    卞女神擦了擦眼睛上的雨水,看了看眼前的人,还没看清楚就听到穆沐提礼物的事情,顿时卞女神就气不打一处来,对着穆沐就吼道,“礼物,礼物,就知道礼物,不要礼物你会死啊”。

    穆沐愣住了,看着身材毕露的卞女神,穆沐呆呆的说道,“我没要礼物啊,是你夫君曹操非要给我的啊”。

    卞女神可不管这些,狠狠的瞪了一眼穆沐,凶巴巴的说道,“给你,你就要啊”。

    “呃”,穆沐不知道怎么说好了,别人给我礼物,我不要那我不就是傻子么。

    卞女神越看穆沐越是来气,看都懒得看穆沐一眼,对着穆沐就说道,“让开,我要回去了”。

    穆沐愣愣的看着卞女神那很“凶”的样子,失神的站在那里,卞女神的身材真的没话说,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该有肉的地方有肉,该没有肉的地方没有肉,小脸蛋也是俊俏的非凡,那凶凶的表情也蛮可爱的。

    卞女神看着穆沐那失神的表情,以及他那炙热的目光,卞女神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卞女神立马双手抱胸,但卞女神毕竟很“凶”啊,这欲遮欲露的样子更加吸引异性的目光,穆沐更加肆无忌惮的看着卞女神的身材。

    卞女神小脸红红,皱着小鼻子,狠狠的瞪了穆沐一眼,而穆沐也觉得看几眼过过眼瘾就算了,还是不要惹来大姨妈的女声为好,于是穆沐就向一旁让出一个位置。

    就在穆沐向右移动的时候,卞女神也觉得你不让道,那我就自己绕着走好了,于是穆沐向右,卞女神向左,然后穆沐又挡到卞女神的路了,卞女神又很凶的瞪着穆沐,穆沐有点尴尬了,自己真的是想让路的。

    穆沐一看又挡道了,而后又自觉的向左挪去,而卞女神又向右挪去,卞女神一看这个混蛋穆沐又挡住了自己的路了,愤恨的卞女神一脚跺向穆沐的脚背,“叫你挡路,我踩死你”。

    “啊”,穆沐一边揉着自己的脚,一边单腿蹦着,而卞女神“哼”了一声,然后挺胸抬头,雄赳赳气昂昂的,从穆沐身边走过。

    穆沐揉着自己的脚背,看着像个得胜将军一般的卞女神,自言自语的说道,“什么嘛,这一家人在搞什么,礼物不给就算了,还对我下这么狠的脚”。

    穆沐看着卞女神的背影,那小身段,啧啧,看了一会后,穆沐收拾一下心情,“还是我家春苗好”,于是向军营外的马车走去。

    …….

    ……

    “春苗,春苗,吃饭了没有啊”,穆沐冲着车厢里面说道,但车厢之中空空如也,别说何皇后了,根本谁都没有。

    穆沐看着空空如也的车厢,莫名的说道,“搞什么啊,现在难道流行玩失踪么”。

    穆沐看车厢中的茶水还是温热的,而且那把牛皮小伞也不见了,穆沐猜测何皇后应该是出去了,穆沐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后,坐在车厢中喝着暖茶,但穆沐等了一会儿,看何皇后还是没有回来,穆沐有点坐不住了,曹操不再自己的营帐之中,卞女神的表现又很奇怪,这何皇后又不见了,难道发生什么事了么,穆沐一想到这里,顿时坐不住了。

    春雨还在哗哗的下着,穆沐冒着绵绵的春雨去寻找何皇后,穆沐边寻找边大声喊道,“春苗,春苗”,但穆沐的呼喊声都被隆隆的春雷淹没了。

    穆沐焦急的寻找着,走了一会儿,穆沐在一个小山坡上看到了何皇后,何皇后打着一把牛皮小伞正在凝望着前方。

    穆沐走上前去,问道,“春苗,你干嘛呢”。

    何皇后回头看向穆沐,然后下巴朝着前方指了指,穆沐向何皇后指的方向看去,一个单薄的身影,在雨中显得是那么的孤单,那么的无助。

    穆沐看了看何皇后,疑惑的问道,“这不是环夫人么,她怎么在这里啊”。

    何皇后紧紧的看着穆沐,也很疑惑的问道,“你不知道么”。

    穆沐很是懵逼的看着何皇后,说道,“知道什么”。

    何皇后又用下巴指了指雨中的环夫人,说道,“你的礼物”。

    “礼物?”,穆沐看着何皇后说道,然后穆沐脸色变得有点那个了,有点疑惑,又有点肯定,有点不相信,又有点小确信,然后穆沐指了指雨中的环夫人说道,“你是说,这时曹操送给我的礼物”。

    “嗯”,何皇后点了点头。

    “靠了,这曹操在搞什么,我去找他去”,穆沐有点懵懵的,自己怎么会要环夫人这个礼物呢,要是卞女神自己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不对,不对,什么卞女神啊,曹操这家伙怎么能把人当成礼物送人,而且这人还是他自己的老婆。

    何皇后伸出小手拉着穆沐的衣襟,然后对着穆沐摇了摇头,说道,“现在你去有什么用了,既然曹操要将环夫人送人,就算你不要,你觉得环夫人和曹操之间的关系还能恢复到原来的那样么”。

    穆沐一想,也是,但是难道自己真的要收环夫人这个礼物么,穆沐看着雨中佝偻着身子的环夫人,穆沐的心柔软了。

    何皇后看着穆沐怜惜的表情,于是将手中的小牛皮伞递给了穆沐,然后说道,“你去吧,在这样淋雨,会感冒的”。

看过《三国女神攻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