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三国女神攻略 > 三八七、美人计,成功了
    李儒在想着一箭双雕的种种好处时,董卓也在想着自己的粉红色回忆,董卓的粉红色的回忆就是和自己手下的大将张济之妻的种种桃色事情。

    起初,董卓就对张济之妻窥视已久,但在一个机缘巧合之下将起弄到手,本来董卓是可以将张济之妻邹夫人据为己有的,但是董卓没有这样做,而是和张济之妻继续保持着那种关系。

    至于原因嘛,当然不会是董卓害怕张济离开自己这么常规的想法的,而是董卓就喜欢这个调调,虽然董卓不能施暴了,但是每当董卓提到张济的时候,邹夫人都会很害怕,很愧疚,但口中又不得不发出诱人的声音,这让董卓很是欲罢不能。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董卓和张济之妻邹氏的关系,大家都不言而喻了,张济也是睁一只闭一只眼了,所以刺激也越来越小,董卓急需要再次找一个人妻来待替邹氏,于是董卓就选择了貂婵来下手了。

    本来董卓是这么想的,但是人生总会有种种意外发生,一个就是穆沐的出现,另一个就是吕布对貂婵的痴迷程度已经达到了极致,董卓在这样做,那真的就是玩火了,所以董卓就想要返回了,但是现在董卓已经是旗鼓难下了。

    都说红颜祸水,这貂婵也真的是祸水,董卓这个时候和李儒是一样的心情,要是吕布和穆沐都死掉,那真的就完美了,美人到手了不说,而且还能除掉自己的眼中钉,但真的是很完美的,董卓已经忘记吕布的勇猛,吕布在自己战略中的重要意义了。

    但是自古红颜也是多薄命的,这不貂婵就被自己那义父当成礼物送来送去了,一开始送给了吕布,与吕布约法三章,只要什么什么的,只要什么什么的,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要了董卓的命,但是吕布没有真么做,而是和董卓联起手来。

    王允当然能看透吕布的心思,当然也能看到吕布对貂婵的痴迷程度,于是王允就开始实施下一个计划了,就是将貂婵送给董卓,以董卓那好色的个性,看到美若天仙的貂婵还不立马化身成狼啊,这样一来,吕布必会仇恨董卓,自己再在一旁添油加醋一番,吕布必能宰了董卓的,这美人计,这连环计,真的是完美急了,

    但是,谁知穆沐的出现,完全让董卓变了一个人,这将王允的完美机会泡汤了,打的王允真的是措手不急啊,但是王允也不是轻易放弃的人,这不,王允觉得,好啊,给你,你不是不要么,那么,我就送到你嘴里,我倒要看看你董卓还吃不吃了,只要你吃了,那么这美人计可就算成功了。

    这还不算什么,为了确保董卓会吃掉貂婵,王允还亲自为貂婵示范了一番如何利用自己美貌的容颜和凹凸有致的身材来勾引,来诱惑董卓。

    貂婵的轿子在街上摇摇晃晃的走着,貂婵有些紧张的抓住穆沐的大手,妩媚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穆沐,小脑袋还摇了摇,好像在祈求穆沐不要离开一般。

    穆沐抱住貂婵,而后蜻蜓点水似的吻了吻貂婵的红唇,然后说道,“乖,我进去看一看,你放心吧,我是一定不会让你在董卓这里过夜的”。

    穆沐又要走,貂婵的小手又抓住穆沐的大手,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穆沐,没有办法,穆沐又开始安慰起来,“貂婵,你相不相信我,我说过会保护你,就一定会保护你的”。

    貂婵看着穆沐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之中,心中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貂婵原来以为将自己给了穆沐后,自己就可以报答王允的养育之恩了,就去充当那个游走在两个男人之间,挑拨他们情感的女子了,但是当事情真的发生在貂婵的身上,貂婵害怕了,这个害怕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自己的爱人。

    。。。。。。

    。。。。。。

    就在董卓和李儒都在想着自己的春秋大梦的时候,门卫来报,“报,外面有人来访,说是给老爷送礼物的”。

    “礼物?”,董卓和李儒对视了一眼,而后董卓说道,“有请”。

    貂婵有些局促,有些不安,有些羞涩的站在董卓的面前,声音小小的,要是不认真听,还真的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呢,貂婵羞涩的说道,“太师,我将爹爹说……”。

    “什么”,听清貂婵的说话声后,董卓明显很是惊讶的喊道,“你说什么”。

    貂婵抬头看了一眼董卓,这一眼又将董卓深深的迷惑到了。

    而一旁的李儒这被貂婵这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妩媚,深深的震撼到了,此女真的是只应天上有啊,但是李儒这家伙不是好色之徒,虽然有震撼但是没有像董卓那样色授予魂。

    李儒一看董卓那个样子立马知道要坏事,李儒立马提醒董卓,说道,“主公,不要忘了大事,忍住一时,那以后的任何东西可都是你的了”。

    董卓那痴迷的眼神顿时又恢复了平静,但是欲望已经在董卓的心里深深的扎根了,于是董卓看着李儒说道,“就一晚上,有什么关系啊,就今天一晚上,明天我就将她送到吕布那里成亲,这也破坏不了我们的计划啊”。

    虽然李儒觉得董卓说的没错,但是李儒的内心之中总是七上八下的,最终李儒没有反驳董卓,因为李儒知道董卓的为人,逼得太紧会出大事的。

    貂婵听到董卓和李儒的对话,俏脸吓得煞白,怎么办,怎么办,老公,你在哪里啊,此时,貂婵内心之中全是恐惧,但是想到穆沐走前对自己说的话,貂婵稍微的镇定了一下,心里暗道,“老公,我相信你”,但看着董卓那副嘴脸,貂婵的内心之中又充满了恐惧。

    董卓看着貂婵,心中是无限的得意啊,虽然只能睡一晚,但是要是貂婵这种女子也是值得的。

    貂婵真的是害怕极了,要不是心里不住的默念着,“老公,我相信你,老公,我相信你”,恐怕此时的貂婵已经瘫倒在地了,此时的貂婵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在吕布与董卓之间游刃有余的那个貂婵了,此时的貂婵心里有了人,就不会像原来那个貂婵了,这也是王允为什么不让貂婵谈恋爱的原因吧。

    “哈哈哈,小宝贝”,董卓露出了色狼的嘴脸对着貂婵说道。

    貂婵退了退,强自镇定的看着董卓,说道,“太师,你不是已经将我许配给吕布吕将军了么,怎么还…….”。

    “哈哈哈,那是明天的事啊,今天不是还没有么,你就乖乖的陪着我吧,也许我一高兴,就将你留在我的身边了呢”,董卓哈哈的说道,还别说,要是貂婵稍微露出一点狐媚的样子,很可能就将董卓俘虏了,董卓很可能从此都不再早朝了。

    但是现在貂婵一心想要离开这里,貂婵看着董卓丑陋的嘴脸,小脑袋瓜子正在急速的想着脱身的办法,哪怕是不能脱身,但最起码也要保住自己的清白吧。

    董卓可是没有给貂婵太多的时间的,正所谓是春宵一刻值千金,董卓已经是迫不及待了,拉着貂婵就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放开我,放开我”,貂婵一边打着董卓一边喊道。

    “哈哈哈哈”,董卓哈哈哈大笑的看着貂婵,淫邪的说道,“这样子才够味嘛,哇哈哈哈”。

    哐当一声,房门被董卓一脚踹开了,“哇哈哈哈,叫吧,今天晚上你就尽管叫吧”,董卓看着貂婵说道。

    貂婵现在已经是泪流满面了,“老公,救我,老公,救我”。

    “哈哈哈,谁也救不了你”,董卓嚣张的说道,董卓一脚跨进房门,另一脚还在门外,董卓突然就这么钉在那里了,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起来。

    李儒看着董卓这个样子,也只能摇了摇头,“自己的这位主公就一点不好,这恶趣味,唉,弄完张济之妻,现在又来弄吕布未来的小妾,真是……”。

    李儒摇了摇头就要转身走掉的时候,突然见到董卓不动了,“怎么回事”。

    穆沐坐在大床之上,一手拿着一本兵法,一手拿着茶杯,正在边看着书边悠闲地喝着茶呢,穆沐抬头看了一眼门口,说道,“哦?是么,连我也不行么”。

    董卓看着坐在自己卧室里的穆沐,头上的汗珠滚滚而下,脸色极其的难看,这个家伙,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自己身边的暗卫没有发现呢。

    貂婵看到穆沐后,一下子甩开了董卓的大手,哭着冲进的穆沐的怀里,“老公”,貂婵抱着穆沐腰身放声的大哭着,不一会儿的功夫,穆沐的胸口都湿了,穆沐搂着貂婵那颤抖的身子,心里有些愧疚。

    穆沐真的是很愧疚,为了自己的任务让貂婵涉身险地,但看到貂婵那泪流满面的脸旁以及那声声的呼喊时,穆沐就决定了,管它什么任务呢,貂婵我一定要带走,穆沐已经不管任务失败后的会是什么严重的结果,穆沐现在心里只是想到,要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自己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董卓看着穆沐,失声的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穆沐一边轻轻的拍着貂婵的后背,一边看着董卓说道,“哦,我啊,我来收钱的”。

    “什么钱?”,董卓不解的看着穆沐。

    “当然是建筑皇宫的钱了啊,我来收另一半的”。

    “。。。。。。。”。

    “。。。。。。。”。

    穆沐抱着貂婵站了起来,“好了,钱已经收到了,那我也要回去了”。

    董卓看着穆沐怀里的貂婵,牙齿紧紧的咬着,没有说任何话。

    “那么,这东西”,穆沐指了指那些金银说道,“还得麻烦你们派几个人帮我抬回去”,穆沐看着那一箱箱的金银珠宝,啧啧的说道,“你这家伙看来挖人家祖坟,弄到不少好东西啊,啧啧,好了,那就拜拜了”,穆沐对着脸色铁青的董卓挥了挥手。

    董卓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这会儿都发紫了,牙齿也咬的咯咯作响。

    李儒看着穆沐抱着貂婵消失在街道之上,顿时一个主意出现在李儒的脑子里,那就是美人计三个字,虽然是别人家的美人,但是也是可以的。

    于是李儒对着董卓说道,“主公,千万不要生气,这样更好了,虽然明天我们所做的准备都白费了,但是现在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

    李儒还以为董卓是因为明天的计划而生气呢,根本不是,董卓是因为自己吃不到貂婵而气氛,“穆沐,你这个混蛋,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董卓转头看向李儒,阴冷的说道,“什么主意”。

    “美人计”,李儒说道。

    “什么美人计”,董卓看着李儒问道。

    “我们现在派人到吕布那里,然后就说貂婵被王允送到这里了,吕布一定回来,然后我们就说貂婵被穆沐抢走了,之后我们在添油加醋的说一番,直接让吕布和穆沐对打起来,这样我们就能置身事外了,二虎相斗必有一伤,这样不管是谁都无法说我们的不是,这个计划对我们来说是个零风险,不管他们谁死谁伤,都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坐山观虎斗,然后在得渔翁之利”,李儒滔滔不绝的说道。

    虽然董卓很是生气,但是董卓不得不承认李儒这个什么美人计,真的比上一个计谋要好的多,这真的是完美的计划,不管是吕布死了,还是穆沐死了,他们背后的势力都找不到自己,而且自己再稍微运营一下,很可能会得到他们背后的势力呢。

    。。。。。。

    。。。。。。

    “什么”,吕布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拧着那个士兵的衣领,说道,“你说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那个士兵看着爆跳如雷,凶神恶煞的吕布,声音颤抖的说道,“王允,王允,王允将”。

    “结巴什么,快点说”,吕布愤怒的大吼着。

    “啊,王允将貂婵送到太师府了”,士兵快速无比的说道。

    “什么”,吕布一听顿时失神的将手中的士兵放下,“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啊”,吕布失魂落魄的说道。

    吕布的脑子里都是貂婵的一颦一笑,然后吕布突然站了起来,而后自言自语的说道,“不行,不能让貂婵在太师府过夜”,看来吕布也是知道董卓的为人的,说完后,吕布急匆匆的就向太师府走去,但走到半道吕布又折了回去。

    。。。。。。

    。。。。。。

    董卓和李儒看着远处,李儒是满脸满足的笑意,而董卓则是满脸恨意,这时吕布手拿着天方画戟来到太师府。

    李儒看着吕布手中的天方画戟,心中对吕布的猜测更加的清晰了,这样一来,这计策一定会成功的。

    而董卓看着吕布手中的天方画戟,心里有点不安,对吕布的看法也有所改变了。

    吕布急匆匆的赶来,但看到院子中的董卓和李儒时,吕布急忙问道,“义父,貂婵呢”。

    董卓脸色变了变,肌肉又有些抽动,然后狠声的说道,“被穆沐带走了”。

    “什么,穆沐”,吕布再次惊讶的说道。

    “嗯”,一旁的李儒也点了点头。

    “穆沐为什么要带貂婵走啊”,吕布不解的看着董卓,吕布之所以这么问,其实是吕布不相信董卓的话。

    这时李儒又开口说道,“奉先,你还不知道吧,这王允家的女儿早早就和那个穆沐有私情了”。

    “什么”,吕布再次被惊到了,然后又失声的说道,“你们怎么不拦着他啊”。

    董卓站在那里,铁青着脸,没有说话,说话的还是李儒,“你也知道那家伙的厉害,我们哪里敢啊”。

    吕布看了一眼董卓,而后又气匆匆的向外走去。

    李儒看着走掉的吕布,面露笑意的看着董卓,而后说道,“主公,计划成功了,美人计成功了”。

    董卓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笑意,董卓狠声的说道,“混蛋,我一定会要你好看的”。

    。。。。。。

    。。。。。。

    话说急匆匆出去的吕布,骑上赤兔马就向前面走去,但是走了一会儿,突然察觉到自己并不知道穆沐在哪里,而在这时,吕布正好看到回府的王允,吕布顿时将气撒在了王允头上。

    王允骑在马上,两行红灯照道,王允捋着自己的胡子,心里真是是美滋滋的,“哈哈哈,这下总算是成功了,终于可以高枕无忧的睡觉了,哈哈哈”。

    吕布红着眼珠子骑马执戟冲了上去,来到王允面前,便勒住马,一把揪住王允的衣襟,厉声问道:“司徒既以貂蝉许我,今又送与太师,为什么这么戏耍我啊”。

    王允一看到是吕布,立马急忙说道:“此非说话处,且请到草舍去。”

    吕布正在气头之上,怎么会听王允的,于是厉声说到,“就在这里”。

    王允一看吕布这个样子,只好说道,“将军何故怪老夫?”

    吕布说道:“有人报我,说你用轿子将貂送入太师府,是何意故?”

    王允眼睛转了转,然后说道,“将军原来有所不知!昨日太师在朝堂之中,对老夫说:‘我有一事,明日要到你家。’于是我就准备小宴等候,太师在饮酒之间,说道:‘我闻你有一女,名唤貂蝉,已许吾儿奉先。我恐你言未准,特来相求,并请一见。’老夫不敢有违,随引貂蝉出拜公公。太师曰:‘今日良辰,吾即当取此女回去,配与奉先。’将军试思:太师亲临,老夫焉敢推阻?”。

    吕布看着王允,头上的青筋都蹦了出来,然后吕布又拽住王允的衣襟说道,“你骗人,今天的宴会我就在场,义父根本就不是怎么说的”。

    “什么”,王允一听很是惊讶,而后想到董卓身后的那个贴身侍卫,“怪不得我就觉的那个人的身材有些面熟,原来就是吕布啊”。

    王允一看自己的谎言露馅了,而后眼睛一转,又有一计,王允看着吕布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走后,太师就派人来我住处,说明天是你的大婚之日,今晚务必要将貂婵送到太师府”。

    吕布看着王允,而王允这只老狐狸也看着吕布,最后吕布松开了王允的衣领,失魂落魄的说道,“貂婵被劫了走了”。

    “什么,不可能”,王允震惊的说道,“我是亲眼看到貂婵进入太师府的,怎么会被劫走了呢”,对于王允来说,这个消息无疑是个晴天霹雳啊,原本王允见到吕布那副模样,还以为自己的美人计成功了,谁承想貂婵竟然被劫持了。

    王允不大相信,谁会在太师府中劫持人啊,谁敢啊,难道这是董卓的计谋,于是王允说道,“将军,该不会是太师想要私自留下貂婵,编出来的谎言吧,你想想有谁敢在太师府里闹事啊,这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么,这不是老寿星上吊,嫌自己命长了么”。

    吕布低声的说道,“不会的,是穆沐”。

    “穆沐?”,王允更加的不知所措了,然后疑惑的问道,“将军你说的是食为鲜的那个穆老板么”。

    吕布点了点头,“嗯,是的,就是他”。

    “.……”,王允现在脑子里一片的空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穆沐,怎么会是他啊,他有什么能耐啊,敢去太师府闹事啊,而且看吕布这个样子,好像也很忌惮他”。

    吕布是真的很忌惮穆沐的,自从那件事后,穆沐不但给董卓的心里留下的阴影,也给吕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吕布自己说是可以战胜穆沐的,但那都是吕布自己说的,而且吕布也有一种预感,自己和穆沐战斗,很可能是两败俱伤,所以吕布一直避讳这件事。

    “貂婵”,吕布喃喃的说道,自己到底要不要去呢,“不行,我一定要去,这女人是坚决不能让的,不然会被义父和其他人瞧不起的,义父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不能便宜那个姓穆的”。

    穆沐抱着貂婵走在回家的路上,穆沐好奇,怎么美人计的任务就完成了,这个美人计的任务只说了有董卓,王允,貂婵,吕布这四个人参与,可没说,这美人计一定要按照历史原有的轨迹进行啊,不管是对穆沐和吕布施展美人计,还是对吕布和董卓施展美人计,只要是美人计就好了。

看过《三国女神攻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