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三国女神攻略 > 四一七、四面楚歌
    李傕和郭汜万万没有想到西凉的马腾竟然会来,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不但马腾来了,韩遂也随着马腾的脚步也来了。

    张济去攻击吕布所管辖的军队,现在根本无法脱身去攻击马腾和韩遂,而且李傕和郭汜又被穆沐和吕布缠住,也脱不开身。

    李傕看了看身旁,当看到身后的两个人时,眼睛一亮,心中有了主意。

    话说马腾和韩遂在长安城外扎营,并派秘密使者摸进长安城中,结连侍中马宇、谏议大夫种邵、左中郎将刘范三人,希望三人转告小皇帝,声言讨贼。

    “。。。。。。。”。

    “。。。。。。。”。

    马宇、种邵、刘范三人不顾长安城中的战乱,带着家将匆匆的向皇宫走去。

    “皇上”。

    “皇上”。

    “皇上”。

    “。。。。。。。。”。

    “。。。。。。。。”,三人说道。

    小皇帝已经麻木了,又来两个人要官的,那要就给你们好了,叫你们这群坏蛋,狗咬狗去去吧,于是小皇帝说道,“真的么,那真的是太好了”。

    小皇帝立马封马腾为征西将军、韩遂为镇西将军,马腾和韩遂各受密诏,并力讨贼。

    长安城外杀声阵起,藏身在隐秘处的英姿飒爽的女将和那个黑熊一般的大汉,对视了一眼,黑熊般的大汉说道,“夫人,这群人好像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美艳的女将妩媚的白了黑熊男一眼,说道,“我有眼睛,我能看得见”。

    黑熊男讪讪的笑了笑,然后又腆着脸凑了上去,说道,“夫人,你看我们怎么办”。

    “再等一等,让他们先狗咬狗,我们静观其变”,那个美艳的少妇说道。

    。。。。。。

    。。。。。。

    李傕说道,“李蒙、王方”。

    “小的在”,李蒙、王方上前说道。

    “。。。。。。。”。

    “。。。。。。。。”。

    李蒙、王方听到李傕的话语后,顿时欣喜异常,立马跪在地上说道,“我等愿意用项上人头担保,必将马腾的项上人头带回来”。

    于是李蒙与王方就带领着一万五千人马,二人忻喜而去。

    李蒙,王方刚出了长安城,还没有走上几里路就遇见韩遂和马腾的讨贼联军。

    马腾、韩遂联辔而出,指李蒙、王方骂曰:“反国之贼!谁去擒之?”。

    话音刚落,一个小将就冲了出去,此人正是马腾的儿子马超。

    而王方,李蒙那里起初还有些慌乱,当看到出营的是一个小屁孩,顿时忘却慌张,王方大笑的说道,“小屁孩,毛都没长齐,就想学着别人上战场,看爷爷怎么教育教育你”,于是王方欺马超年幼,跃马迎战。

    。。。。。。。

    。。。。。。。

    “啊~~”,王方大吼一声,“黄毛小儿,吃爷爷一剑”。

    小将马超轻蔑的一笑,“还爷爷呢,啊呸,看小爷不打的连你娘都认不出你,看招”,马超一枪刺向王方的胸口。

    王方一看不好,立马挥剑挡住马超的长枪突刺,“啪”的一声,王方也“啊”了一声,王方捂着自己的脸颊惊恐的看着马超。

    原来王方在格挡马超刺过去的长枪时,马超一个大嘴巴子扇了过去。

    “啪”。

    “啊”。

    “啪”。

    “啊”。

    “啪啪啪”。

    “啊啊啊”。

    “还称不称自己为爷爷了,孙子”,马超一拽马绳说道。

    “你。。。。。。。”,王方说了一大堆话,但由于嘴巴肿的高高的,说话说的不清楚,就听到呜呜的,也不知道王方在说些什么。

    这时,马腾在远处喊道,“儿子,别玩了,速战速决啊”。

    “哦”,马超回头回答道,简直没有将王方放在眼里,两面脸庞肿的高高的王方,看到马超没有看向自己这里,眼中闪出一丝恶毒,长剑前伸,向马超刺去。

    噗哧,鲜血飞溅出好远好远。

    “王方”,李蒙眼睛瞪着大大的喊道。

    骨碌碌,王方的脑袋被马超一枪刺掉了,骨碌碌,骨碌碌的滚到李蒙的脚前。

    马超与王方战斗了不到十回合,王方就被马超刺死在马上,马超勒马便回,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就好像谁家养的大公鸡一样。

    李蒙见王方刺死,脸色铁青,再看一看马超犹如得胜的将军一般,目中无人的向马腾那里走去,李蒙牙齿一咬,一拽马绳,轻声说道,“驾”,一骑马从马超背后赶来。

    马超还是和刚刚一样,目中无人,慢慢悠悠的向马腾那里走去,对于身后那一骑好像全然不知一般。

    站在马腾身旁的韩遂,当看到马超三下五除二的将王方斩于马下的时候,对着身旁的马腾说道,“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而这时,看到马超目中无人的骄傲状,心中虽然有些微言,但是还是冲着马超喊道:“背后有人,你背后有人,啊!,小心啊”。

    韩遂高呼着,声犹未绝,就看到李蒙手握长枪重重的向马超的后背刺去,而马超还在那里得意洋洋,根本不知道身后有一杆长枪逼近。

    “啊”,韩遂不忍直视的闭上眼睛,马超才仅仅十七岁,没想到就这样命丧战场,但是也不能怪别人,战场之上,万万不可骄傲,尤其是在敌方还有大将的时候,可惜了,马超这孩子了啊。

    韩遂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身旁马腾的惨叫声,也没有听到战场上马超的惨叫声,于是韩遂睁开眼睛,看向战场。

    而此时战场之上空空如也,什么人都没有,不管是马超还是李蒙,一个人都没有,只有王方那无头的尸体躺在战场中央。

    “爹爹,这人该怎么办”,马超对着马腾说道。

    听到声音的韩遂,立马转头看向马腾,只见马超立在马上,手里还擒着一个人,这人正是李蒙。

    韩遂有些懵圈,这是什么情况啊。

    马腾看了看一脸懵逼的韩遂,笑了笑,“小儿顽皮,让韩兄受惊了”。

    原来马超明知李蒙追赶,却故意装出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目的就是要引诱李蒙上钩,,而李蒙果然中计了,骑着马匹悄悄的向马超靠近,而马超就等着李蒙的靠近,李蒙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举枪便向马超刺去,而马超突然身子一闪,李蒙刺了个空,两马相并,马超轻舒猿臂,一下子将李蒙生擒过去。

    而李蒙和王芳的大军,一看将军被擒,顿时失去主心骨,一个个望风奔逃,马腾、韩遂乘势追杀,大获胜捷,直逼长安城门口,而李蒙也被斩首了。

    “报”。

    “报”。

    “报”。

    一连三个传令兵。

    韩遂和郭汜正紧张的看着盾甲卫中间了吕布和穆沐,吕布算是和穆沐怼上了,都不顾自己的军队,就要和穆沐分出个高下不可。

    穆沐回身一个“御神”,挡住了吕布攻势后,对着还要冲过来的吕布说道,“慢着,慢着”。

    吕布停了下来不解的看着穆沐。

    穆沐喘了几口气,说道,“我说吕布啊,你有完没完啊,就算你赢了,又能怎么样啊,貂婵是不可能跟着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好好爱护你的妻子才是真的,其他的都没有用,其他的都是妄念”。

    吕布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穆沐,然后说道,“穆沐小儿,就是你将貂婵藏起来,不然貂婵一定会……..”。

    穆沐看着自信过度的吕布,摇了摇头,心里想到,“谁给你的自信啊,谁给你的自信啊,貂婵小妹妹都成了我孩子他妈了,就算你在如何又能怎么样呢,貂婵可是我孩子的妈妈了”。

    穆沐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貂婵小妹妹还是真的可爱啊,昨天晚上,不,是前天晚上,那副娇羞的小模样,穆沐现在想想,心里还很痒痒的啊。

    吕布还是不死心继续纠缠着穆沐,穆沐没有办法,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吕布,谁叫这是自己自找的呢,自己约得那什么,含着泪也要那什么啊。

    穆沐真的是很辛苦,穆沐不但要和吕布比斗,而且还要防备着周围的士兵,吕布的情况和穆沐的差不了多少。

    李傕和郭汜紧张的看着,场中的穆沐和吕布,郭汜说道,“要不我们撤了吧”。

    “不行,这二人太过危险,必须要除掉”,李傕也开始出现执念了,李傕看了看场中的变化,于是说道,“命令长枪卫和盾牌卫配合穆沐攻击吕布”。

    “。。。。。。。”。

    “。。。。。。。”。

    “报”。

    “报”。

    “报”。

    那三个传令兵又再次喊道,这时李傕和郭汜才看到身旁的传令兵,于是李傕问道,“什么事情”。

    “。。。。。。。”。

    “。。。。。。。”。

    “什么,李蒙和王方被马腾杀了,马腾已经快攻到东门了”,李傕惊讶的喊道。

    “张济将军在攻击吕布大营的时候,久攻不下,双方各有损失”,第二个传令兵说道。

    “哦,那先不要攻击吕布的大营了,命张济去拦阻马腾”,李傕说道。

    “报,将军,长安城南门遭到韩遂大军的猛烈攻击”,第三个传令兵说道。

    “韩遂,这个老混蛋,哪里都有他”,郭汜狠声的说道。

    李傕看着郭汜说道,“你去守南门”。

    “好吧”,郭汜说道。

    这时,“报~~~”,又跑来了一个传令兵,“将军,将军”,传令兵气喘吁吁的说道。

    “什么事”,李傕连忙问道。

    “。。。。。。。”。

    “。。。。。。。”。

    “什么”,李傕更加震惊了,李傕一把拽住传令兵的衣服领子,大声的说道,“你说什么,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边”。

    “咳咳咳”,传令兵脸憋得红红的,不断咳嗽着,李傕立马松开传令兵的衣服领子,而后说道,“快说”。

    传令兵刚喘了一口气,还没有喘匀就开口说道,“西门,西门,西门那里出现了一群穿着怪异的人,正在,正在攻打西门”。

    “不是这句,下一句”,李傕吼道。

    传令兵被李傕吼得有些不知所措,只好傻傻的看向李傕,不知道自己说的下一句是什么。

    李傕一看立马气不打一处来,对着传令兵吼道,“你个猪脑子,你刚刚说攻打西门的是谁啊”。

    “哦哦哦”。传令兵终于想起来了,而后说道,“他说他是,是,是。。。。。。”,传令兵突然忘记了,记得传令兵满头大汉的。

    长安城西门。

    黑熊一般了大汉拿着一个巨大的狼牙棒,向四周的士兵挥舞着,“哈哈哈哈,你们的孟获爷爷来啦,快快打开城门”。

    “喂,瞎咋呼什么啊,都拎到我这里了啊”,英姿飒爽的美艳少妇白了一眼那个自称自己是孟获的黑熊壮汉。

    “嘿嘿,夫人莫怪,夫人莫怪,我上那边耍去,我上那边耍去”,自称孟获的黑熊壮汉边向远处走去,边回头对那美艳少妇憨憨的傻笑。

    英姿飒爽的少妇看了孟获那憨憨的样子,“噗呲”笑了起来,回眸一笑百媚生,这少妇的噗呲一笑也是百媚生啊,美艳少妇看着憨憨的孟获说道,“小心一点”。

    听到美艳少妇的话后,黑熊壮汉乐的是屁颠屁颠的。

    城中。

    “对对对,那黑熊一样的大汉,说自己是孟获”,传令兵终于是想起来了。

    “孟获?”,李傕有点纳闷了,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南蛮怎么会到这里来呢”,李傕还在思考南蛮怎么会入侵长安的时候,又一个传令兵跑了过来,边跑边喊道,“报~~~~”。

    李傕皱了皱眉头,而后看向那刚来的传令兵,有些烦躁的说道,“又怎么了”。

    “回将军,吕布的军队攻出来了”,传令兵说道。

    “哈?你说什么”,李傕看向吕布那里,然后对着传令兵说道。

    “吕布的军队出来了”,传令兵再次说道。

    “吕布被我围堵在这里,他的军队是谁统帅的,再说了,张济哪里去了”,李傕说道,李傕显然是忘记了,张济刚刚被他派去阻止马腾父子俩了。

    “是一个小女孩”,传令兵说道。

    “小女孩?”,李傕再次懵逼了。

    “嗯”,传令兵点了点头。

    李傕的大脑有些转不过来弯了,这都是什么情况啊,怎么自己一来长安,怎么什么是都出来了,小女孩率领军队,南蛮又入侵,马腾韩遂又来勤王,还有自己身旁,这两个大咖。

    李傕现在想一想,自己的处境,真的是四面楚歌啊。

看过《三国女神攻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