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三国女神攻略 > 四二六、暗中捣鬼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空,晚霞环绕在群山周围。

    蔡文姬挽着穆沐的胳膊,一蹦一跳的走在矿场的林荫小路上,此时的蔡文姬充满了童真,看到路边的紫色小野花,立马松开挽着穆沐的小手,一蹦一跳的走了过去,蹲在小紫花旁,俏丽的小脸上满是纠结,好像再考虑是折了呢,还是不折呢。

    穆沐走了过去,弯腰将那朵紫色的小野花折了下来,蔡文姬顿时鼓着脸颊嘟着小嘴,一脸不高兴的看着穆沐。

    穆沐随手将紫色的小花插在蔡文姬的头上,看着蔡文姬那清新脱俗的俏脸说道,“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

    蔡文姬眼睛瞪着大大的,一眨一眨的看着穆沐,随后脸上露出笑意,小手又挽着穆沐的胳膊,小脑袋靠在穆沐的肩膀上,“老公,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作诗啊,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是你写的么”,刚刚那崇拜的神情,变成了大大的怀疑。

    穆沐吻了吻蔡文姬的额头,然后咬着蔡文姬的耳朵,恬不知耻的说道,“当然了”。

    蔡文姬歪着小脑袋看着穆沐,娇憨的说道,“那你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是什么意思啊”。

    穆沐的大手爬到蔡文姬的小蛮腰上,而且还有下滑的倾向,趴在蔡文姬的小耳朵旁,咬着蔡文姬那元宝一般的小耳朵,窃窃私语着。

    随着穆沐的窃窃私语,蔡文姬的俏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红,妩媚的大眼睛变得更加水汪汪的。

    蔡文姬个胳膊抱住穆沐的脖子,小嘴呸了一口,妩媚的大眼睛白了一眼穆沐,说道,“就知道胡说八道”。

    穆沐低着头,看着蔡文姬那美丽的俏脸说道,“那你说是什么意思啊”。

    蔡文姬刚张开小嘴,刚要说话,穆沐就吻了上去,“呜呜呜”,蔡文姬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吻完后,穆沐咬着蔡文姬那元宝一般精致的小耳朵说道,“我说的就是对的”,随后又吻了上去,一点也不给蔡文姬反驳的机会。

    夕阳西下,蔡文姬垫着脚尖,搂着穆沐的脖子,与穆沐在这异常美丽的晚霞下,忘情的亲吻着。

    这边穆沐正在和蔡文姬小姐姐谈着情说着爱呢,而那边的,刚刚从档案室走出来的荀攸,一脸颓废的坐在秋千之上,这难得一见的夕阳美景,都没心情去看,荀攸嘴中反复的念叨着,“啊,上当了,上当了,老穆这个混蛋又设套套我,啊,我怎么忘记还有吕布这个家伙呢”。

    荀攸念叨完后,看了看天边红红的晚霞,感觉自己以后的生活都没有了任何的颜色了,“唉,愿赌服输,可是,可是我怎么和二丫解释呢”。

    。。。。。。。

    。。。。。。。

    吕布在陈宫的帮助下,袭破了兖州,随后占据了濮阳。最后止于鄄城、东阿、范县三处,荀彧、程昱设计死守才保住这三处,其余的都被吕布击破。

    曹仁想要抢回被吕布占领的城池,但是屡战屡败,皆不能胜,特此告急。

    曹操在大营中走来走去,自言自语的说道:“兖州有失,使我无家可归矣,不可不亟图之啊!”、

    曹操营帐中的新人郭嘉看着曹操焦虑的样子,然后站了出来,说道:“主公,既然这样,我们正好卖个人情给刘备,我们退军回去收复兖州吧”。

    曹操看了看郭嘉,只好点了点头,即时写信还于刘备,而后拔寨退兵回兖州去了。

    徐州城。

    陶谦知道曹操退兵后,对刘备更加推崇备至,也更加坚定了陶谦让徐州给刘备的心了。

    在庆功宴上,陶谦请刘备于上座,拱手说道:“老夫年迈,二子又不才,不堪国家重任。刘公乃帝室之青,德广才高,可领徐州。老夫情愿乞闲养病”。

    刘备还是推托道:“我是为了大义而来,现如今无端占据徐州,这让天下怎么看我刘备呢”。

    糜竺看着刘备说道:“今汉室陵迟,海宇颠覆,树功立业,正在此时。徐州殷富,户口百万,刘使君领此,不可辞也”,糜竺是真的希望刘备接受这徐州太守的职位,那样自己投资还会有回报。

    刘备还是推托的说道:“此事决不敢应命”。

    陶谦看到刘备还是不肯答应,于是说道:“若玄德不肯,那么此间有个小邑,名曰小沛,足可屯军,请玄德暂驻军此邑,以保徐州,你看怎么怎么样”。

    刘备看了看陶谦,随后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我且暂住小沛吧”。

    刘备与关羽,张飞,以及小将赵云引本部军兵来至小沛,修葺城垣,抚谕居民。

    关羽看着刘备说道,“哥哥,陶公那么相让,哥哥为什么不领州事啊”。

    刘备说道,“我们是来救援的,不是来占领城池的,我若接受了,那我算什么了啊,人生在世,不能无义啊”。

    张飞看着刘备,粗声的说道,“又不是我们强要他的州郡;是他好意相让,我们怎么就不义了啊”。

    刘备看着张飞,然后说道,“三弟,你说话就不能小声一点么”。

    “哦,习惯了,习惯了”,张飞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说道。

    赵云看着刘备的背影,心中暗暗想到,“我果然是跟对人了”。

    。。。。。。。

    。。。。。。。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蔡文姬发鬓凌乱的趴在穆沐身上,小脸红红的,眼中荡漾着春情,穆沐吻了吻蔡文姬那还有细密汗水的额头,说道,“怎么样,口感不错吧”。

    蔡文姬嘟了嘟小嘴,随后说道,“讨厌,不许说,再说人家再也不帮你……”。

    穆沐抚摸着蔡文姬光滑的后背,然后说道,“好了好了好了,我不说还不行么”。

    过了一会儿,蔡文姬抬起小脑袋看着穆沐,然后有些羞涩的说道,“老公,真的么,她们也做过那种事么”。

    “哪种事啊”,穆沐没有反映过来。

    “讨厌,你明明知道的,就是刚刚人家。。。。。。。”,蔡文姬恼羞成怒的锤了一下穆沐的小胸口。

    “哦,那件事啊”,穆沐涣然大悟,随后看着蔡文姬那娇艳欲滴的小嘴,心又蠢蠢欲动了。

    穆沐这边正和蔡文姬小姐姐在聊人生大事,偶尔还示范一下,场面即香艳又温馨的,而荀攸那边就和穆沐这里情况相反了。

    荀攸看着二丫,说道,“二丫,你就不要生气了”。

    二丫恨铁不成钢的,又小手指点了点许攸的额头,说道,“你是不是傻,你说你是不是傻,一看我哥哥那么胸有成竹,你还和他打赌,我哥哥那人精,会打没有把握的赌么,真的是气死我了”。

    “老婆,你不要生气,我错了,还不行么,以后。。。。。。。”,荀攸拉着小护士二丫的手,说道。

    “哼,还敢有以后啊”,小护士二丫凶巴巴的说道,随后又开心起来,“算了算了,反正嫂子们就要来了,到时我和嫂子们一起出去玩”。

    荀攸傻傻的看着二丫,“就这么把我丢了,你和老穆一定是亲兄妹,说是认的,我都不相信”。

    “哈哈,那是”,小护士二丫洋洋得意的说道。

    这边小护士和荀攸幸福的拌着嘴,那边穆沐又和蔡文姬巫山云雨了。

    云收雨歇,蔡文姬的头发更加凌乱了,俏脸也更加红了,身子也更加软绵绵的,蔡文姬趴在穆沐的胸口,鼻息咻咻的,一看刚刚就是运动过,现在的蔡文姬浑身无力,就连小手指都懒得动弹一下。

    穆沐还在给蔡文姬讲着内涵丰富的小笑话,而蔡文姬嘴角噙着笑意,早已甜甜的睡了过去。

    。。。。。。

    。。。。。。

    小沛。

    “大哥,哪去了”,张飞看到关羽说道。

    “大哥啊,大哥刚刚说身体有些不适,回房间休息了去了”,关羽回答道。

    “啊?大哥没事吧”,张飞关心的说道。

    “嗯,没事,可能是睡眠少了,睡一觉就会好的”,关羽一边和白跑小将赵云赵子龙下着棋一边跟张飞说道。

    “哦,这样啊”,张飞说道,随后看着赵云,说道,“子龙,不要下棋了,这棋有什么好玩的,走,我们出去比武,我今天就不信了,我还会输”。

    关羽看了看张飞,然后落下棋子,说道,“你肯定会输的,上次子龙可是放水了啊”,关羽和张飞对赵云的武艺是连连夸口,正是英雄出少年啊。

    “放水”,张飞看了看赵云。

    赵云连连摇头说道,“没有,没有,我怎么会放水呢”。

    “我就说嘛,走,上次我是没有吃饱饭,这次我可是吃的饱饱的”,张飞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说道。

    外面张飞,关羽,赵云在聊着天,屋子里面的刘备并没有睡觉,而是对着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士兵,说着什么。

    “快去,这事一定要做个天衣无缝”,刘备说道。

    “是”,超级普通的士兵说道。

    刘备看着超级普通的士兵的离开后,靠在椅子上,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虽然这样做,看起来没麻烦,但是实际上好处多多,然后在将这件事推到曹操身上,我看还会不会有有志有能之士继续投靠曹操,”。

    。。。。。。

    。。。。。。

    刘备在小沛驻兵的时候,曹操正和吕布大战呢。

    曹操连夜赶路,兵近濮阳时,下住寨脚,休整了一天后,引众将出来,陈兵于野。

    曹操立马于门旗下,遥望吕布兵到,吕布摆着是人字阵型,吕布一马当先的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两边排开八员健将。

    第一个雁门马邑人,姓张,名辽,字文远;第二个泰山华阴人,姓臧,名霸,字宣高。两将又各引三员健将:郝萌、曹性、成廉,魏续、宋宪、侯成,吕布率领着五万大军,鼓声大震,器宇轩昂的向曹操大营走去。

    曹操指吕布大声说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趁我不再,夺我州郡?”

    吕布骑在赤兔宝马之上,天方画戟一挥,说道,“怎么就是你的城池了,怎么就是你的城池了,这是大汉王朝的城池,诸人有分,为什么你能抢夺,我就抢夺不得了”。

    “贼子,废话少说,手底下见真章吧”,曹操大吼一声。

    “正合我意”,吕布一挥天方画戟说道。

    臧霸与曹军的乐进各自从自己阵营冲了出去,看曹操和吕布唬人的劲,还以为他们俩要战斗呢。

    两马相交,双枪齐举,战到三十余合,胜负不分,曹军里的夏侯惇一看,立马拍马便出去助战,吕布阵上张辽也提着武器冲了出去,在半路截住夏侯淳,于是二人厮杀起来。

    。。。。。。。

    。。。。。。。

    徐州城。

    陶谦站在城楼之上,看着远处的小沛,心中暗暗的想到,“这曹操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现在他的老家被人抄了,等他将吕布击退后,他必卷土重来来,我这把年纪了,死也就死了,可是我那儿子和孙子却不能死啊,这徐州之地已是是非之地了,我看我还得想个方法将这徐州让给刘备才行”。

    就在陶谦想着心事的时候,突然一直利箭,射向陶谦的腹部,噗呲一声,鲜血飞溅,“有刺客,有刺客”,陶谦身旁的卫兵顿时将陶谦围在中间,又有一部分士兵向那射箭的刺客追去。

    陶谦,时年已有六十三岁,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这又被一箭射中,虽然这箭没有射中要害,但是陶谦还是。。。。。。。当然了,死是死不了的。

    糜竺、陈登坐在陶谦身旁,看望着陶谦,糜竺看着陶谦这病怏怏的样子,说道,“府君,这曹操是退兵了,那是因为吕布攻打他的老巢,能到曹操解决了后方的事情后,他一定还会再来了的”。

    陈登看向糜竺,说道,“何以见得”。

    糜竺说道,“曹操刚开始是真的想报父仇,但是后来,曹操就不单单是想报父仇了,曹操是意指徐州啊”。

    陶谦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啊,唉,我身体还好好的时候,都不是曹操的对手,更别说现在这个样子了,本想将着徐州城送给刘玄德,可谁想到,这刘玄德真的是德义之人啊,说什么不肯接受,唉,我倒是没什么,一把年纪了,可是这徐州的百姓怎么办啊”。

    糜竺看了看陶谦,然后说道,“府君,你真的想让出徐州”。

    “嗯”,陶谦点了点头说道。

    糜竺看着陶谦又说道,“之前,府君两番将徐州送给刘玄德,而刘玄德都为了大义而推辞了,那时府君身体尚强健,所以刘玄德有理由不肯接受;但是现如今府君的身体大不如以前了,我们可以就此而将徐州城让给刘玄德,我想这样,刘玄德应该就不会再有理由推辞了”。

    “咦,这法子好啊”,陶谦说道。

    于是陶谦便派人来小沛:请刘玄德商议军务。

    刘玄德引关、张带数十骑到徐州,陶谦让人将刘玄德请入卧室。

    刘玄德看着病床上的陶谦,眼睛红红的说道,“陶公,你这是怎么了,是谁将你。。。。。。。”。

    陶谦看着要哭泣的刘玄德,心里很是感动,握住刘玄德的手,说道,“玄德你来了,我这。。。。。。。”。

    刘备根本不听陶谦在说什么,刘备自顾自的,悲伤的说道,“陶公,都是我不好,接到曹操的回信后,我本以为曹操是将这段恩怨放下了,没想到他竟然还不死心,他自己虽然是撤走了,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派杀手来刺杀你”。

    “。。。。。。。”,陶谦还要再说什么又被刘备打断了。

    刘备看着陶谦说道,“陶公,你放心,这事我一定。。。。。。。”。

    陶谦抓住刘备的手,说道:“等等,玄德,你听我说,今天请玄德你来,不是为了找出谁是凶手,而是希望玄德能答应我一件事”。

    刘备看了看陶谦,然后说道,“陶公你说吧,只要我刘备能做到,我定当鼎力相助的”。

    “好”,陶谦说道,“我今天将玄德你来,只是因为老夫这身体啊,已经不能胜任这徐州太守一职了,我的年岁也大了,浑身是病,朝夕难保啊;希望玄德你可怜可怜这徐州的百姓,以城池为重,受取这徐州牌印吧,这样一来老夫死亦瞑目矣!”

    “。。。。。。。”,刘备看着陶谦说道。

    。。。。。。。。

    。。。。。。。。

    “妈蛋,妈蛋,这个刘大耳朵,竟然当上了徐州太守,那个陶谦真的是混蛋,竟然将徐州送给了刘备,可恶,可恶”,曹操愤怒的吼道。

    “。。。。。。。”,情报人员又继续说道。

    “什么,说陶谦中的那箭是我派人射的,胡说,真是放狗屁,我派人去杀陶谦,还不一箭射死啊,还会给他留下活气么”,曹操很是愤怒的说道。

    难怪曹操会暴跳如雷,曹操和吕布的战斗,不是很顺利啊,本来就很窝火,又出现了这么个谣言,徐州没有得到也就算了,怎么弄的一身那啥啊。

    曹操看着手中说着自己各种坏话的情报,曹操阴沉着脸说道,“不对,这是有人在暗中捣鬼”。

看过《三国女神攻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