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绝命毒尸 > 1238 我是你爸爸
    金秋十月一晃就到了,体寒的人不得不穿上厚衣裳,直到这时很多人才意识到,冬装的价格已经高到天上去了,连带着其它衣物也蹭蹭上涨,想多套几件短袖御寒都买不起了。

    “砰砰砰……”

    一大早洪家山的城门口就放起了鞭炮,礼花跟窜天猴嗖嗖的在空中爆开,洪家山的人们全都纳闷极了,这城门刚重建完毕就放炮庆祝啦?也不瞧瞧那灰头土脸的寒酸样,不知道哪来的脸放炮。

    “石牛县的人来啦,刘县长给大家发红包啦……”

    一声声大呼小叫传遍了大街小巷,一听到“红包”两个字,所有人都跟红眼的公牛一般冲了出去,纷纷涌到城门大道上翘首以盼,很快就形成了黑压压的一大片人海。

    “轰轰轰……”

    长长的车队从崭新的城门外开了进来,开道的是四台霸气的步战车,还有两台沉重的主战坦克在最后压阵,中间则是一溜的豪华进口车,加长的大奔跟林肯贵气逼人,车头上还架着一排扩音器。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我代表石牛县对大家致以最诚挚的问候……”

    胖乎乎的刘县长从天窗里钻了出来,举着话筒架势十足的挥着手,熟悉他的人全都看出来了,这家伙居然比以前还胖了一大圈,但这才是当官的样子,让屁民们打心底的膜拜。

    “红包!红包!红包……”

    不知道是谁带头大喊了起来,呼喊声很快就响成了一片,但刘县长却笑眯眯的说道:“红包我没带,不过我给你们带了粮食和冬衣,还有你们最需要的药品和煤球等等,通通免费发给你们!”

    “哦!!!”

    海啸般的欢呼声差点掀翻了车队,紧跟着就看一大排货车开了进来,成批的物资几乎堆积如山,车队更是长的停不下了,激动的所有人都嗷嗷大叫,连瘸腿的乞丐都爬了起来。

    “大家不要激动,人人都有份,一个都不会少……”

    刘县长直接让车队停在了马路中间,握着话筒说道:“我们马上就在校场搭建物资领取处,大家请用身份证或者居住证排队领取,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和十岁以下的孩子,每人一斤肉和十斤水果,咱们再苦都不能苦了他们!”

    “刘县长万岁……”

    激动的人群再次疯狂的欢呼,但刘县长突然话锋一转,说道:“各位!这可不是我刘某人的功劳,我这个县长是大家给面子才继任的,真正的大功臣你们知道是谁吗,说对了重重有赏!”

    “张子余!张处长……”

    人群中马上就有人大喊了起来,刘县长立刻大手一挥,喊道:“说对了!奖励他五百斤粮食,还有二十箱大罐头和一辆进口小汽车,我们石牛县就是这么大方,同时也信守承诺!”

    “喔~”

    人群立马发出了惊呼声,小汽车在这个年代还是很值钱的,马路上也不是随处都能捡到的,这石牛县的壕气简直惊呆了他们所有人。

    “乡亲们!咱们饮水一定不能忘了挖井人呐……”

    刘县长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些物资都是咱们的张处长,带领着不怕死的战士们,用血肉给大家换回来的,没有他就没有我们石牛县的今天,更不会有我们全人类的未来,现在有请张处长为大家讲话!”

    “大家好!我是张子余……”

    夏不二从步战车顶上钻了出来,一身洗到褪色的迷彩服,穿着防弹衣还戴着钢盔,防弹衣上甚至还有斑斑的血迹,完全就是一副铁血军人的形象。

    “我是一名军人,没有长篇大论的口才……”

    他举着扩音器很诚恳的说道:“但我会用我的行动告诉你们,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绝不会让夜鬼伤害你们,更不会让你们忍饥挨饿,只要你们能吃的饱穿的暖,我们流血流汗都值得了!”

    “啪啪啪……”

    热烈的掌声瞬间响彻了全城,许多人甚至激动的流下了眼泪,夏不二讲话从来都是这样,一句废话都没有,但每一句都直击肺腑,通通都说到了底层人民的心坎里。

    “董南生!他带了多少物资来……”

    方司令站在观景楼上俯瞰着大街,双手按在护栏上面沉似水,身旁的欧阳白同样阴着脸。

    “报告!”

    一名健硕的中年军官跑了过来,敬礼说道:“拉煤的自卸车二十六辆,运物资的半挂车二十一辆,还有十八辆小型货柜车,大部分都是过冬用的物资,足够供应全城百姓!”

    “他妈的!这个狗杂碎……”

    方司令重重捶了一拳护栏,怒骂道:“他垄断物资让物价暴涨,现在又拉这么多东西过来装好人,黑锅全都由咱们来背,老子真想一枪毙了他,把他挂到城门上鞭尸!”

    “毙不得!他敢来就说明他不是正主……”

    欧阳白冷声说道:“石牛县已经全面戒严了,部队由郑昆一手掌控,郑昆要是想造反,他张子余十个脑袋也不够杀,但他既然敢放心的出来,摆明郑昆才是幕后老板,之前一系列的情报也证明了这点!”

    “这个郑昆阴的狠呐……”

    方司令也点头道:“我之前也收到情报说,郑昆在办公室指着张子余的鼻子骂,说他只知道玩女人,而且这种阴人比张子余更难对付,咱们得打醒十二分的精神才行啊!”

    “开仓放粮吧,好事不能都让他一个人做了,不然军心就散啦……”

    欧阳白摇着头往楼下走去,方司令焦躁的捶了捶护栏之中,只好唉声叹气的跟了下去。

    此时欧阳白安排的人也出马了,只看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排众而出,得意洋洋的说道:“小刘啊!几个月不见你倒是胖了不少嘛,你生活这么腐败,我们这些老领导很替你担心啊!”

    “哟~吴市长!你怎么在这……”

    刘县长吃惊的趴在了车顶上,对方立刻志得意满的昂起了脑袋,他身边的赶忙提起扩音器大喊道:“请各位乡亲安静一下,现在有请我们的吴市长为大家讲几句,请……”

    “慢着!!!”

    刘县长突然举起手大声说道:“吴市长!你半年前不是因为贪污受贿,乱搞男女关系给双规了吗,红头文件还在我办公室里搁着呢,谁这么大的胆子把你给放出来了,你不会是要招摇撞骗吧?”

    “你放屁!血口喷人……”

    吴市长的老脸瞬间涨的一片通红,可刘县长却举着话筒蔑笑道:“我可以放屁,但红头文件不能作假吧,要不要我让人取来给大伙开开眼啊,你跟洋女人躺在床上学英语的事迹,早就成为传奇啦!”

    “哈哈哈……”

    乌泱泱的人群轰然大笑,吴市长气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谁知夏不二也跟着嚷嚷道:“你们这些警察是吃干饭的吗,腐败分子在这冒充市长,不抓起来还留着过年吃肉啊?”

    “没用的东西!快把他带走……”

    欧阳子画在人群中愤怒的挥了挥手,没想到他准备良久的这一招,居然让夏不二给轻松化解了,他只好怒声说道:“赶紧找个理由让人都散了,不许在大街上聚集!”

    “急什么?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欧阳白忽然带着人走了过来,人群中还突然挤出了一位老者,挥着手大声呼喊道:“儿子!儿子!子余!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我是你爹啊,你快点下来扶我一把!”

    “爹?”

    夏不二震惊的转头望去,他便宜媳妇猛地从奔驰车里跳了出来,同样是很震惊的冲他点了点头,然后箭步冲过去扶住了老者,惊声问道:“爸!你怎么会在这里?”

    “哎呀~娜娜!我的好儿媳妇啊……”

    老者一把抱住江秀娜痛哭流涕,指着排众而出的方司令就说道:“多亏了司令大人搭救啊,不然我这把老骨头可就完了,快!儿子你也过来,你们一起给司令大人磕个头,他可是咱们家的大恩人啊!”

    “他娘的!”

    夏不二愤怒的咒骂了一声,有个便宜媳妇就算了,居然连便宜老爹都蹦出来了,看样子还被忽悠的不轻,但他这一跪可就彻底完了,以后就别想再跟方老鬼公开作对了。

    “老人家!这可使不得啊……”

    方司令快步冲过去扶住了小老头,语重心长的说道:“子余既然从了军,那就是我手下的兵,咱们就算一家人了,磕头就没必要了,以后让子余好好跟着我干,替我多多分忧我就心满意足了!”

    谁知老头子又跺脚说道:“不行!这头一定得磕,咱们公私分明,你可不止救了我老头子的命,还有咱家那么多的亲戚,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大恩人,儿子你还不快点过来跪下!”

    “这……”

    方司令故作犹豫的看向了夏不二,可眼睛里全是得意的嘲讽,而人群中明显有不少的托,一起嚷嚷着百善孝为先,把磕头下跪说的天经地义,要敢不跪就是大逆不道了。

    “张处长!莫不是位高权重了,连老父亲的性命都不在乎了吗……”

    欧阳白被几人簇拥着走了出来,夏不二下意识的转头一看,脸色顿时就是一变,等再看向他身后几个人时,居然震惊道:“白向天!白向南!白方舟!你们白家人怎么会在这?”

    “你……”

    欧阳白的老脸也骇然色变,包括他两个亲兄弟都一起惊骇欲绝,连脑门上的冷汗都一块渗了出来。

看过《绝命毒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