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五十章 卖国
    重生之魔教教主正文卷第九百五十章卖国听完梅轻怜的情报,楚休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他之前有着无数种猜想,比如是李湫荻自己气不过上次吃亏,所以趁着这次他被项隆打压来找他麻烦。

    或者是其他隐魔一脉的大佬对自己不满,所以联手施压,在背后为李湫荻保驾护航等等。

    但他怎么都没想到,李湫荻出现在项沖身边,竟然是因为一个男人。

    楚休一脸古怪之色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李湫荻的年龄已经不小了吧?那男人才多大?老牛吃嫩草?”

    梅轻怜随意的一挥手道:“当然不小了,反正是比我大多了。

    那林枫玉就是一个废物,二十多岁才靠祖上留下的丹药冲击到先天境界,他们林家祖上还算是比较风光的,但到他这一代已经彻底没落了,族内就剩他一人,所以投入了项沖这么一位不得宠的皇子麾下当门客。

    而且不是我看不起她李湫荻,当初她就是被一个男人给甩了,结果现在,她却又栽在那个男人后代的身上,还真是记吃不记打,那男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保不齐又坑的她吐血。

    现在李湫荻无论做出什么事情,我可都不会奇怪的,情之一字最害人,也最能让人失去理智。

    李湫荻那女人本来就偏执的很,也不怎么聪明,现在彻底变成白痴了。”

    楚休疑惑道:“你怎么知道那林枫玉不是好东西?”

    梅轻怜冷笑道:“你以为我的消息是怎么来的?这么详细的东西,都是林枫玉自己对项沖说出来的,被太子府的下人听到,然后卖给了镇武堂的探子。

    李湫荻现在对他可以说是用情至深了,结果他却转眼就把李湫荻卖的干干净净,男人可没有几个是好东西。”

    楚休摸了摸鼻子道:“别伤及无辜,你眼前可还有一个男人在呢。”

    梅轻怜柳眉一挑,白了他一眼道:“那你的意思是,你是什么好东西?死在你手中的那些人,肯定不这么认为。”

    梅轻怜这一眼的风情似娇似嗔,竟然连楚休都为之恍惚了一下。

    他诧异道:“你的姹女大法又有所突破了?”

    梅轻怜柳眉一竖道:“老娘姿容惊艳无双,关功法什么事情?”

    楚休又摸了摸下巴,很明智的没有去跟梅轻怜争论这个问题,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一个对自己容貌不自信的。

    男人在这点上就看的很开了,反正在这个江湖上,也没有几个人是靠脸吃饭的。

    当然也有例外,就比如方七少那样的,认为自己的英俊程度可以媲美吕凤仙,很是自我感觉良好。

    楚休敲了敲桌子道:“麻烦已经足够多了,再多了一个李湫荻也无所谓了,甚至一个李湫荻,都算不得是麻烦。

    我一般很少看错人,但项沖此人不得不说,我倒是看错他了,此人对于权势上的欲望,膨胀的已经有些扭曲了。”

    梅轻怜道:“从一个继位希望最低的皇子一跃成为了太子,并且过不了多长时间便能够继承皇位,这么大的馅饼砸在脑袋上,项沖若是不扭曲,那他的心机恐怕要比项隆还深。”

    就在楚休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外面忽然有人前来汇报,说是项黎来访。

    梅轻怜诧异道:“他来干什么?难不成他还希望我们帮他登上皇位?”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除了这点,他找我们还能干什么?况且,我们凭什么不能将他扶上皇位?”

    梅轻怜的脸上顿时一阵愕然之色,说实话,她是真没想到楚休的胆子竟然这么大。

    一直以来,梅轻怜都以为楚休其实只是想要自保而已,保住镇武堂在北燕的权势和基业。

    谁承想楚休想的却是更加夸张,他竟然想要插手北燕的皇位之争!

    要知道楚休若是这么做,他的对手可不光光是项隆,而是整个北燕皇族、北燕朝廷!

    梅轻怜还想要说什么,楚休却是直接转身离去了。

    身后的梅轻怜摇了摇头,倒也没打算去规劝楚休。

    他楚休做过胆大包天的事情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一件。

    议事厅内,项黎一见到楚休,他竟然直接冲过来,握住楚休的手大喊道:“楚大人!救我!帮我!”

    楚休皱了皱眉头,真气缓缓绽放,定住项黎的身形,将他整个人给移开。

    他可不习惯一个男人握着自己的手。

    “殿下莫要激动,天还没塌呢,你也没死呢,慌什么?”

    让项黎坐在椅子上冷静一下,楚休这才打量了一下现在的项黎。

    这才短短几天过去,项黎就已经快要认不出来了。

    之前的项黎狂傲虽然是狂傲了一些,但却有着皇室之人的大气。

    结果现在,项黎整个人都廋了一圈,胡须和头发都没心情打理,乱成了一团。

    外加长时间失眠导致他双目都充满了血丝,眼窝深陷,更是显得凄惨无比。

    这段时间项黎的确都已经快要被逼疯了。

    盼了这么多年的位置给了项沖不说,他也知道,一旦项沖坐稳了这个位置,第一个开刀的,肯定是他。

    这么多年来,他打压项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个十三弟是有多么的恨自己,他一旦登上皇位,还有自己的活路吗?

    而且皇位厮杀这种东西,向来都是留不得情面的。

    他那个老爹可是连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哥哥都杀过,更别说项沖了。

    这几天的时间,项黎也是看到了世态炎凉。

    之前答应投靠他的那些势力,的军方的、文官的,还有皇族勋贵,这些人在他失势之后都是果断的离他而去,投入了项沖的怀抱,而他却是无可奈何。

    本来项黎还在自家的王府里面借酒消愁呢,结果意外听到了楚休跟项沖发生冲突的消息,他却是猛然间想到了一件事情,自己跟楚休可是还合作过呢,尽管现在楚休也在被项隆打压着,但眼下能够救自己,敢来救自己的,也就只有楚休了。

    所以项黎便迫不及待的直接上门,放下了尊严,放下了一切,看到楚休他便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死死不放手。

    项黎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楚大人,眼下我虽然没死,但之后是死是活那可就说不定了。

    今日我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只要楚大人你能够救我一命,我所有的积蓄,全都可以交给楚大人你!”

    在楚休面前,项隆甚至都已经不自称本王了。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保命比什么都重要。

    楚休淡淡道:“殿下不用这么杞人忧天,我说过了,天还没塌呢,项沖也没有继位呢。

    你这储君的位置盼了十多年,现在就这么没有了,你当真就甘心?

    只是想着保住一命那也显得太过没胆气了一些。”

    说到这里,楚休的语气中仿佛包含着什么魔力一般,让项沖听了之后眼中露出一抹异样的光芒。

    “殿下,你想不想要重新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登上这北燕的皇位?”

    项黎愣了半晌,微微颤抖道:“登上北燕的皇位?我还有机会吗?那可是父皇的命令。

    所有人都已经投靠了项沖,还有东海剑圣康洞明当他的师父,他还被九龙印加持过。

    储君所有的一切在一天之内他都有了,我拿什么跟他斗?跟他争?”

    楚休站起来,凝视着项黎道:“我不用你跟他斗,也不用你跟他争,这些都交给我来便好了。

    你只需要按照我的吩咐做,我保证能够将你扶到皇位之上。

    当然前提是你需要听话,否则的话,一滩烂泥,我就算是再用力,也是糊不到墙上的。”

    楚休的话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一般,然项黎那惊恐慌乱的心稳定下来了一些。

    看着楚休,项黎依旧是微微颤抖道:“楚大人,你当真能够帮我重新拿回皇位?”

    “你信我,那便能!”

    项隆还是有些疑惑道:“但楚大人你这般做是为了什么?你又能得到什么?”

    楚休淡淡道:“北燕,不是你父皇一个人的北燕,也不是项氏皇族一个人的北燕。

    项沖得到了你父皇的一切,那当然也要坚决执行你父皇的政策。

    所以,他当这个皇帝,会影响到我的利益,我很不开心。

    把你扶上皇位,北燕,我帮你镇守。

    江山,是你的。

    江湖,是我的。”

    楚休这般野心勃勃,甚至是赤/裸/裸的权欲之言却是让项隆更加的安心。

    眼下别说楚休只是要跟他共掌那还不属于他的北燕江山,哪怕楚休要当皇帝,只给他留下一生的富贵,项黎都愿意。

    没有人愿意去死,项黎不想死,所以哪怕出卖一切,只要能活着,他都愿意去做。

    所以项黎连想都没想,他重重的点头答应道:“只要楚大人能够帮我夺得帝位,一切我都可以答应!

    这北燕的江山,一般姓项,一半姓楚!”

    听到这话,楚休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容来。

    梅轻怜还在门外听着动静,当然不是偷听,而是正大光明的听。

    此时听到项黎这么说,卖国卖的如此利索,她不由得摇了摇头。

    楚休这手段可是要比第六天魔宗的人都要过分。

    人家只是引动人的心魔,而楚休倒好,就算别人没有心魔,他都能给人拉入魔道中去。

    。m.

看过《重生之魔教教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