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五十一章 说服
    项黎来的其实正是时候,因为就算是他不来,楚休也会来找他的。

    项隆的计划已经是在打压镇武堂了,而项沖作为他的继承人,今天又跟楚休不欢而散,肯定会坚决的执行项隆的政策。

    楚休自己推翻项氏皇族做皇帝,那根本就不现实,所以这破局的地方还是在项黎这里。

    敲了敲桌子,楚休沉声道:“殿下可还记得,昔日我曾经安插过一些隐魔一脉的人进入过北燕各个部门内部?”

    楚休还算是比较有危机意识的,昔日他跟项隆第一次闹翻时,项沖没选择帮他,那个时候他便联系了项黎,让项黎安插一部分隐魔一脉的人进入北燕朝廷内。

    这些人在图穷匕见之时,可是有很大作用的。

    项黎连连点头道:“这些事情我一直都在做,如今已经安插进不少人了。

    不过眼下我已经失势,那帮混蛋全都靠向了项沖那边,我如今手下的势力少的可怜,已经无法再安插隐魔一脉的人进入北燕其他部门了。”

    楚休摆了摆手道:“这点没关系,那些人有没有被发现的风险?”

    项黎摇摇头道:“绝对不可能,哪怕是亲自下命令安排的人都不知道我安插的是什么人,那个时候他们还算是听话,并没有问询和打探。

    眼下我已经失势了,他们怕是早就将这件事情给忘了。”

    楚休点点头道:“既然是这样,那便没问题了,殿下回去等着便可以了。”

    项黎愕然道:“这就没了?”

    楚休反问道:“要不然殿下还想要干什么?潜伏暗杀你现在行吗?去跟项沖手下的势力硬拼,你行吗?”

    项黎讪笑了一声道:“当然不行。”

    就眼下他手下那一丁点的力量,几乎什么都干不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来求助楚休了。

    楚休一摊手:“既然都不行,那殿下不会去呆着还能干什么?

    殿下你只需要回去演戏就行了,继续演这幅落魄心死的模样,别让其他人怀疑,我相信以殿下你本色出演的演技,应该没问题的。”

    听到楚休这么说,项黎只得又鬼鬼祟祟的回去,虽然他心中现在还是有一些忐忑,但对于他来说,眼下除了信任楚休,他也没有第二个方法了。

    等到项黎走后,梅轻怜这才走进来道:“你是认真的?真准备把项黎给扶上皇位?”

    “当然了,要不然我跟他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楚休一挥手,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道:“应该动起来了,项隆已经出招,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

    “先做什么?”

    梅轻怜也是干脆的很,既然楚休有了打算,镇武堂内其他人只能配合,毕竟楚休,才是整个镇武堂的核心。

    “很简单,帮我查一下五殃道人最近在干什么。”

    ………………………………

    五殃道人此时正在准备跑路,没错,就是跑路。

    最近一段时间五殃道人很低调,准确点来说,他不是不想高调,而是现实不允许,北燕最近一团糟,强者辈出,就以五殃道人和阴山派这点底蕴,他也高调不起来。

    其实五殃道人加入北燕很早了,甚至在北燕联手北燕江湖时,五殃道人便加入了北燕当中。

    因为北燕是当世三国当中,唯一肯跟江湖合作的,而且不论正魔草莽,一概不拒。

    当后期项隆跟北燕江湖翻脸时,五殃道人仍旧选择紧跟项隆,原因只有一个,他是真的没地方去了。

    阴山派得罪了昆仑魔教,也就等于得罪了隐魔一脉,而且因为道统原因,还被道门所厌恶针对,这偌大的江湖,若是阴山派敢直接开宗立派,说不定什么时候道门和隐魔一脉便要来找他麻烦了。

    所以当项隆许诺他阴山派可以成为北燕的国教后,他便一直都紧跟在项隆身边。

    但可惜,别看五殃道人年龄也不小了,但却仍旧被项隆耍的团团转,被他一张画饼钓了十几年。

    项隆从一开始对于这些武林宗门的态度就是利用,他从来都没把对方当成过自己人看待。

    五殃道人哪怕是等一辈子,都等不到他那个国教的位置。

    也多亏了楚休,这才让他真正看到了项隆的想法。

    上次上朝之后,五殃道人看到项隆的手段,一个反应便是自己应该走了。

    北燕这潭水越来越混,已经没有阴山派的容身之地了。

    道佛魔三脉,阴山派跟其中两派都有仇,这地方简直就是修罗场。

    况且项隆此时已经是濒死,新皇登基之后对于他的态度是什么模样还是一个未知数呢,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当弟子通报说楚休来访时,五殃道人还一愣,他下意识的以为楚休是来找他麻烦的。

    虽然他自认为自己这段时间可没得罪过楚休,甚至在昔日其他人都对楚休落井下石时,他阴山派还保持中立,但以楚休的名声,他忽然找上门,还真不会让人觉得这是什么好事。

    但是楚休亲自上门,他也不能不见,只得让人把楚休迎进来。

    看到阴山派的一些弟子都在这里忙忙碌碌的收拾着东西,楚休诧异道:“五殃道长这是准备离开?”

    五殃道人苦笑着点点头道:“不离开又能怎样?难不成留在这里讨人嫌不成?自己走总好过被其他人撵走。”

    楚休淡淡道:“那道长你便舍得你这些年在北燕所打拼的出来的基业吗?”

    其实阴山派在北燕也并没有什么基业可言,毕竟当初阴山派加入北燕就是以暗中的形势来的,并不像楚休的镇武堂,直接拿到了明面上。

    但这么多年,阴山派的弟子也都熟悉了北燕,猛的让他们离开,甚至就连五殃道人都不知道该去哪。

    五殃道人淡淡道:“舍不得又怎样?北燕现在这种环境,楚大人你该不会感觉不到吧?

    应该说,现在楚大人你的麻烦才是最大的,难不成楚大人你便不着急吗?”

    楚休淡淡道:“有麻烦便解决麻烦,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五殃道长,你现在走了,江湖上可再也没有能让你容身的地方了。

    或许有,但却很麻烦,所以你不如便留在北燕。

    皇位归属,谁胜谁败,这可还都是一个未知数呢。”

    五殃道人不是笨人,他一听楚休这话,顿时悚然一惊:“你准备插手皇位之争?”

    楚休直接点点头道:“不然呢?坐以待毙可不是我的风格。”

    五殃道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却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

    虽然他很想说楚休做事很大胆,但问题是,这种大胆的事情楚休也干了不止一次两次了,而且他还全都成功了。

    一次叫鲁莽,两次叫大胆,到了第三次,那就是胸有成竹了。

    楚休直接一挥手道:“五殃道长,我也不瞒你了,我是准备插手北燕的皇位之争,现在我也需要你的帮忙。

    当然我也不强迫,你若是信我,那就留在北燕,你我联手,将来北燕朝廷,也有你一个位置。

    你若是害怕赌不起,我也能够理解,但离开北燕之后,阴山派的日子估计也不会好过的。”

    五殃道人咬牙思索着,他其实也是在纠结。

    之前他跟楚休为敌时,算是被楚休给打怕了,哪怕楚休死讯传来,他都没敢对镇武堂落井下石。

    正是因为惧怕一个人,同时也会对他产生某种信心。

    这件事情若是其他人提起来,五殃道人肯定想都不想便会拒绝,但楚休提起来,却还真值得思虑一番。

    这时楚休又道:“五殃道长你若是答应跟我联手,那大家便是自己人,我还能给你一个承诺,昔日你阴山派跟昆仑魔教之间的恩怨,直接一笔勾销。”

    五殃道人猛的一抬头,看着楚休道:“你说的是真的?你能够代表整个隐魔一脉?”

    昔日阴山派得罪的可是独孤唯我,是昆仑魔教。

    阴山派当初没被灭就已经是烧高香了,不过因为昔日的恩怨在,隐魔一脉仍旧是不肯放过阴山派。

    这番仇怨若是解决,阴山派甚至可以说是摘掉了自身一半的因果。

    楚休淡淡道:“我现在是整个隐魔一脉的继承人,你说我说的话能不能代表隐魔一脉?

    而且就算是有不同的声音也不要紧,什么地方都是要看实力的,现在隐魔一脉中,我身后站着的是魏老,我这一脉,实力最强,所以我说话,便算话!”

    得到了楚休的肯定回复,五殃道人一咬牙道:“那好,贫道便赌上这一局,希望楚大人你莫要让贫道失望!”

    楚休淡笑道:“道长请放心,只要是跟我合作过的,那便没有失望的。”

    五殃道人也没有废话,他直接道:“你现在有没有什么计划?我们第一步应该干什么?”

    楚休伸出一根手指道:“计划当然是要有的,不过却是要一步一步来。

    首先这第一步,便是你要加入项沖的身边。

    你我之前的仇怨谁都知道,相反你我之间的暗中协议却是没几个人清楚。

    你现在去投奔项沖,合情合理,谁也找不出疑点来。”

    /txt/80873/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重生之魔教教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