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穿越架空 > 黑水尸棺 > 八百一十一章 还有最后一道门
    我盯着次旦大巫那张脸,可无论如何也没觉得他和罗中行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过了一会,罗中行又对我说:“你以为,你们在村子里见到的人是次旦大巫?错了错了,你们见到的是我,他就是一个容器。”

    罗中行先是指了指次旦大巫的额头,又抓住次旦大巫的脸皮,奋力一扯。

    那张好生生的面皮竟然被他完整地扯了下来,这时候我才发现,在这样脸皮下面是另一张陌生的脸。

    这让我想起了过去见到了那些假罗有方,它们也是一层层地套着不同的人皮,而在这些人皮的最深处,则裹着一具影尸。

    罗中行将那张面皮贴在了自己的脸上,又换上了次旦大巫的衣服。

    也就是这时候我才发现,罗中行和次旦大巫的身高、体型都没有任何差别,当他带上人皮面具、换好衣服以后,活脱脱就是另一个次旦大巫。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脸上做出了次旦大巫惯用的那种焦虑的表情,嘴上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错不了了,此时站在我面前的,就是我在村子里见到的那个次旦大巫。

    大概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像,罗中行又快速收起了身上的念力,这一下,他的念力也和我先前见过的次旦大巫一模一样了。

    他的念力一收,我立刻感觉到一阵轻松,当场就想解开番天印上的火蚕丝布,可罗中行发现了我的小动作,又在下一个瞬间撒开了念力,我再次被他死死地压制住了。

    他盯着我,那张和次旦大巫一模一样的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呵呵呵,我的演技怎么样,你是不是完全没有看出破绽?”

    罗中行和吴林一样,说话做事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我盯着他的眼睛,心里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我总有种感觉,觉得罗中行好像并不像要我的命,不对,确切地说,他想要我的命,可他身体里有种力量在阻止他。

    这时他又指了指站在他旁边的“次旦大巫”,对我说:“你们下墓的时候掉的包,姓梁的那个小孩见到它的时候,它就是次旦大巫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他有初代大巫的血脉吗?”

    罗中行的眼中流露出一种极端的兴奋,我盯着他的眼睛,他也盯着我,但也不知道他现在正想什么,好半天没说话。

    他似乎不打算就这个话题再说下去了,转过头,又回到了被仁青的鲜血浸透的那片石砖前。

    罗中行朝着那个被撕掉面皮的“次旦大巫”招了招手,它就慢慢地走到罗中行身边,蹲下身子,将手指放在了一块布满血液的石板上,阴玉就在那块石板正下方,我能感应到它的炁场。

    当“次旦大巫”的手掌触到那块石板以后,石板上瞬间爆发出了大量灵韵。那些灵韵直接灌入“次旦大巫”的体内,然后我就看到它背后的衣服和皮肉一层一层地爆开,一具黑漆漆的影尸从里面钻了出来。

    罗中行似乎一点也不关心它身上的变化,只是盯着那块石砖出神。

    影尸出现以后,又匍匐在地上,石砖中的灵韵依然不断地灌入它的体内,将它身上的尸气一点一点地驱散。

    等到石砖上的灵韵耗尽,影尸的尸气也跟着散了。

    罗中行点了点头:“嗯,还真是这样。”

    说话间,他探手将失去灵韵的石板整个拉出了地面,又伸出另一只手,从地下掏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金属盒子。

    罗中行打开盒盖的时候,精粹的阴气顿时弥漫了整个墓室,长明灯受到这股阴气的影响,也变得飘摇起来。

    他手中的那块阴玉有鸡蛋大小,我们之前收集的所有阴玉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大。

    “这个味道,我等了一百年了。”

    罗中行闭着眼,用力耸着鼻子,似乎在用力嗅着什么,看他那副陶醉的样子,就像个突然得到某种满足的瘾君子。

    良久,罗中行睁开了双眼,他欣喜地看了看手中的阴玉,然后将它慢慢地放在口中,用力吞了下去。

    阴玉一入罗中行的咽喉,上面阴气立刻就不见了,而罗中行身上的念力则变得更加饱满和精纯。

    同时我也能明显的感觉到,吞下阴玉以后,罗中行给我的感觉没有那么不稳定了,他心里的那股燥火也弱了很多,可在更加沉稳的背后,他身上却多了一份十分危险的气息。

    那股一直压制他的力量,好像也变弱了。

    罗中行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脖子,冲我咧嘴笑了笑,可在我眼里他脸上的表情一点也不欢快,反倒格外狰狞,就像是老虎裂开嘴唇,朝我露出了獠牙。

    “这具影尸,”罗中行指了指地上的一滩腐水,说:“就是用初代大巫的尸体炼成的。唉,一百年啊,我在这个地方待了整整一百年了,心思用尽,等的就是这一天,谁说人算不如天算,我不是把你算来了吗?”

    他一边说着话,就快速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以为他要对我们动手了,心里不由地紧了一下。

    可罗中行站在我对面,却迟迟没有动手,他只是围着我转,一双眼睛在我身上不停地打量着。

    过了很久,他突然冒出来一句:“你也是九道精魄之一啊,怪不得能催动番天印呢。”

    我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完这番话,他的视线又落在了番天印上。

    他盯着番天印看了一会,而后一把撕掉了脸上的假面皮,用他那张沟壑纵横的脸直面着番天印。

    我看到他将手伸向了番天印,立刻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可我根本没有能力阻止他。

    我斜着眼睛盯着他的手掌,可当这只手掌还差几厘米就能碰到番天印的时候,罗中行却停了下来。

    他脸上的表情变得阴晴不定,好像在兴奋,又好像在犹豫。

    片刻之后,他最终还是朝前探了一下,将手掌放在了番天印上。

    他的手掌和番天印之间还隔着一层火蚕丝布,可即便是这样,番天印还是感应到了他身上的念力,立刻剧烈地颤了起来。

    而罗中行也像是触电了一下,胳膊跟着番天印颤抖的频率猛地晃了几下。

    他好像遭受了巨大的痛处,赶紧收回了手掌。

    可他为什么会感受到痛处呢,刚才番天印上明明还没爆发出炁场啊。

    罗中行挺直了身子,用十分愤恨的眼神盯着我,几秒钟以后,他突然攥起了拳头,在我面前焦躁地踱起了步子。

    他的状态又变得很不稳定,我就怕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转身,在我的胸口上也戳上一指头。

    没等走几步,他果然突然回头,他的两只拳头紧紧攥着,朝着我大声咆哮:“两千年,我等了两千年,为什么还是拿不起那个东西!我付出了这么大的牺牲!这一百年,我还将自己关在这个地方,几乎没出去过,为什么还是不行!我付出了,可是回报呢?为什么我得不到自己应得的那一份,你告诉我为什么!这就是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他变得越来越激动,冲上来死死抓着我的肩膀玩了命地晃,他的力气和仉二爷是一个级别的,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双大钳子夹住了一样,肩膀都快要碎了。

    后来他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突然又将我放开了。

    他看了看番天印,又看了看趴在地上的梁厚载和刘尚昂,问我:“这两个孩子,就是你的生门是吧,只要他们跟在你身边,你就死不了?”

    我死死盯着罗中行,他的眼中没有光彩,我根本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罗中行好像在用力维持着心绪的稳定,我能感觉到他在调整呼吸,但不管他怎么调整,他身上的那股子燥气都没有消失的迹象。

    过了很久,他抬头望着头顶上的黑暗,吐了很长很长的一口气,然后说道:“还有一道门没打开,还有最后一道门。人算不如天算啊,这就是天道。”

    说完,他的视线又落在了我身上。

    此时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狠辣的光彩,可他身上的念力却又变得无比沉静。

    他伸出手,掸了掸我的肩膀,好像是要弹掉我肩膀上的灰尘,可我浑身的衣服都是湿漉漉的,肩头不可能有灰尘。

    过了一阵子,他又一边揉搓着自己的无名指,一边对我说:“你不能死,现在不行。你要看着我打开鬼门,嗯,是这样的。你是九道精魄之一,你……不能死。”

    他这番话说得很不利落,中途好像有好几次险些出现停顿,我感觉他好像是一边说话,一边又断断续续地思考着。

    说完这番话,罗中行眼神中的狠辣就消失了,他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又开口道:“青峰观、小龙潭、仙一观,啊,你们把阴玉藏在这些地方了?下个月的月初,我会光顾这三个地方,你记住啊,下个月初,到时候,这三个宗门就不复存在了。我从来不说谎,从来不说谎。”

    青峰观、小龙潭、仙一观,我夏师伯确实将寄魂庄的阴玉分散到了这三个地方,可罗中行是怎么知道的?

    我心里一阵担忧,如果他真的到这三个地方抢夺阴玉,根本没有人能挡得住他。

    这时候,罗中行又莫名其妙地对我说了句:“一百年啊,待在这么个地方,你知道是什么感觉吗?”

    我盯着罗中行的眼睛,试图看穿他心里在想什么,可是我失败了。

    他自顾自地说着:“孤独,我活了三千年,这一百年尤其孤独。围在我身边的只有那些猫崽子和鱼崽子,我对它们说话,可它们根本没法回应我,你说,孤独不孤独?哎呀,小黑和小白倒是偶尔来看看我,跟我说一说外面的情况,尤其是寄魂庄……”

    罗中行用手指点了我两下:“尤其是你们寄魂庄的情况。他们说,守正一脉没落了,不顶用了,我还以为是真的。可后来吴林跟我说,小黑和小白被你给弄死了,那可是我最得意的学生,竟然被你给弄死了!那时候我就想啊,小黑小白可能一直在骗我,你们守正那一脉根本就没有没落,不光没没落,还一代比一代强了。可我又劝自己,劝自己别怀疑小黑和小白,你想啊,如果连我最信任的人都骗我了,那我不真就变成一个孤家寡人了吗?唉,想当初啊,我和庄老邪、周烈……”

看过《黑水尸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