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穿越架空 > 黑水尸棺 > 八百二十六章 阴阳互换
    说真的,这些人也就是不了解罗中行的真正实力,如果他们和罗中行打过照面,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这时候,在人群后方出现了闫晓天的声音:“左有道,你跟他废什么话呀,周天师都能被你干掉,你还怕他?跟他干啊!”

    你嚷嚷个屁啊!如果我主动对苏汉生出手,他身边的那些人会怎么想,其他宗门会怎么想?先不说苏汉生是个长辈,我身为总指挥,却主动向前来聚会的人动手,以后还怎么让各大宗门协同作战,他们能听我的么?

    必须让苏汉生先动手,让他成为那个挑起争端的人,这是底线!

    不过说真的,我现在也没把握能打赢。

    我朝闫晓天那边白了一眼,接着又十分客道地朝苏汉生拱了拱手:“这位前辈,您看,能不能先让我把罗中行的情况向大家说明一下?我敢说,只要你们对他有足够的了解,就一定……”

    苏汉生挥手将我打断:“我对那个劳什子罗中行不感兴趣。我现在就是想知道,凭什么让你这个后生来指挥我们。左有道,我把话放在这,如果你今天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那就请你滚出卢家村。”

    我皱了皱眉头:“前辈这么说话,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苏汉生给了我一个很不屑的笑脸:“我苏汉生做事向来就是这样,你如果接受不了,现在就可以走!”

    也不知道这位苏无敌到底受了什么样的挑拨,竟然一心想把我赶走。

    不过他嚷嚷了半天到现在也不动手,我心里就有点按捺不住了。

    时间紧迫,我不能在口舌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既然你不动手,那我就只能激你动手了,我想好了,苏汉生毕竟是名声在外,我跟他打也没必要打赢,只要能在他面前多撑几个回合,就算是在大家面前证明自己了。毕竟空云道长也说了,苏汉生和人斗法从无败绩,我只要输得不是太难看也就行了。

    不过如果能赢,我也是绝对不会放水的。

    想到这,我挺了挺胸膛,对苏汉生说:“其实如果真说起来,我也不是完全没有声望吧,想当初我在鬼市里镇住了一只铜甲尸,这件事很多前辈都是亲眼目睹的。”

    苏汉生顿时乐了:“只不过是镇住了一只铜甲尸,有什么好自豪的。小子,你还是走吧,在这个行当里,不缺你这一号。”

    我说:“前辈,难道你没有和铜甲尸交过手吗?”

    苏汉生皱起了眉头,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接着说道:“铜甲尸在所有种类的邪尸中,算是非常厉害的一种了,可前辈竟然说‘只不过镇住了一只铜甲尸’。所以我就在想,前辈不会是根本没见过铜甲尸吧?其实我也看出来,您应该是个隐修,说来也是,长年隐居在深山中,精于修行,荒于实战……”

    后面的话我不用再说下来,苏汉生已经火了:“你说谁荒于实战?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看着苏汉生,故意露出一副嘲弄的表情,但没有说话。

    苏汉生用手指着我:“不要以为只有你们守正一脉是靠实战起家,论实战,放眼整个行当,比你们守正一脉强的也大有人在。”

    “嗯,对对对,我理解,我理解。”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笑着朝苏汉生摆手,同时还要刻意保持着嘲弄似的表情。

    说话间,我转向了张真人,张真人看了我一眼,非常配合地给了我一个笑脸。

    张真人这个笑容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这么一笑,在其他人看来,就说明他在一定程度上认同了我之前说的那番话。

    苏汉生心里头的火也被张真人的这一抹微笑给彻底撩起来了,他快速朝我这边凑了一步,压着火气唤了我一声:“左有道。”

    我问他:“前辈还有什么事吗?”

    苏汉生:“敢不敢和我这个隐修多年的老头子过过手?”

    我依然是笑着摆手:“不太好吧,我毕竟是小辈,怎么能在您面前放肆呢。”

    苏汉生闷闷地对我说:“没什么放肆不放肆,咱们只是过过手,点到为止。”

    他这边正说着话,张真人又开始挥动手臂让人群后退,给我和苏汉生腾出了足够大的空间。

    既然张真人都这么做了,说明时机已经成熟,我也没再客气,朝着苏汉生拱了拱手:“那就请前辈赐教吧。”

    苏汉生却朝我摊了摊手:“你是后生,如果我先出手的话,就怕人笑话我以大欺小,你先出手吧。”

    刚刚我还在担心如果让他先手,我会不会立刻陷入被动,现在倒好,他竟然主动将先手的机会让给了我。

    我沉下一口气,撒开身上的炁场,对苏汉生说一句:“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苏汉生并拢五指,朝我抬了抬手,示意我可以开始了。

    他的手刚一落下,我就快速端起青钢剑,一个箭步冲到了他面前。

    虽说是斗法,但我却不能一上来就施术,一来是因为我目前还不知道苏汉生是什么套路,贸然施术,就怕伤不到他却被他反制,二来是因为我在他面前是后生,一上来就放大招显得不太恭敬。所以目前来说,还是直接出剑比较核算。

    顺带一提,现在青钢剑是没出鞘的。

    我一剑砸向了苏汉生的左肩,苏汉生脸上闪过一道短暂的冷笑,在这之后,他就举起了烟杆,竟想用那根细细的杆子硬接我的青钢剑。

    我没想到苏汉生这么轻视我,苏汉生也没想到这一剑势大力沉。

    他的烟杆是特制的,当青钢剑的剑鞘和它碰撞的一瞬间,我就感觉到了很强的阻力,与此同时,苏汉生眼中先是闪过一道惊愕,随后就以极快的速度后退。

    烟杆受到了青钢剑的猛击,竟然完全没有变形的迹象,苏汉生只是揉搓着自己的手腕,冲我这边扬了扬下巴:“身手还不赖。”

    我冲他笑了笑,没说话。

    经过刚刚那一下短暂的试探,苏汉生此时已经认真起来了,我能感觉到他身上已经凝练出了念力,那股念力精纯无比,同时又非常怪异。

    他的念力给我一种“颠倒”的感觉,对,就是颠倒的感觉,当这股念力出现的时候,我感觉苏汉生丹田中的炁场都跟着倒转了过来,之前他身上散发着一副淡淡的阳气,现在阳气却变成了阴气,正常来说,人在凝练出念力以后,这股念力应该是顺着奇经八脉流出体外,可他正好相反,他的念力是直接由丹田快速扩散到体表,然后再顺着奇经八脉流入体内。

    怪异,实在是怪异,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念力。

    他那边凝练出了念力,我也不敢耽搁,也快速在体内凝起念力,但依旧没有施展书法,向前猛跨一步,又一次将青钢剑斩向了他的左肩。

    这一次苏汉生没敢硬接住,他立刻后退,在避开青钢剑的同时,用手指在空中画出了一道符印。

    他竟然能不借助任何媒介,凌空画符!

    一感应到符印上散发出了阴阳颠倒的灵韵,我就快速俯低了身子,也就在我刚刚弯腰的一瞬间,符印上的灵韵就像是瀑布一样朝我涌了过来。

    我提一口气,让黑水尸棺的炁场流遍全身。

    符印上的炁场也十分怪异,上面的阴气和阳气不断改变着性质,一会阴气变成阳气,一会,阳气又转化成了阴气。

    这完全超出了我的常识,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知道,这两种互相克制的炁场竟然也能相互转化。

    可不管怎么转化,当符印上的阴气一接触到我身上的黑水尸棺炁场,就在一瞬间消散,我自己的炁场本身就偏阳,所以当阳气接触到我的时候,我几乎不受任何影响。

    符印的灵韵在极短的时间内彻底迸发出来,这时候我的身子已经爬的很低,一腿扫向了苏汉生的脚踝。

    苏汉生毕竟上了年纪,修为虽然厉害,可反应速度却稍微慢了一点,我稳稳地扫中了他的脚踝,他一下没稳住中心,顿时朝着地面倒了下去,符印上的灵韵也跟着散了。

    他单手撑住地面,快速起身之后,又和我拉开了五六米的距离。

    刚才涌入我体内的阴气已经被完全化解了,我又使用“背尸”的手法,用黑水尸棺的炁场将扑在我身上的阳气引到了青钢剑上。

    苏汉生看了看我手中的剑,朝我伸了伸拇指:“好手段!”

    我知道他刚才肯定没有尽全力,在画符的时候,他才动用了不到一半的念力,如果他全力画符,我估计黑水尸棺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化解所有的阴气。

    我也朝着苏汉生拱了拱手:“前辈,请使出全力。”

    不知道为什么,苏汉生听到我的话稍微犹豫了一下,随后才点了点头。

    前两次都是我先动手,这一次轮到了苏汉生。

    他前踏一步,再次凝练念力。

    要知道他刚才凝练的念力还没散呢,现在竟然又一次凝练出了新一层的念力。

    不愧是苏无敌,他展现的手段,都是完全超乎常识的,加上他的道行很高,接下来我必须得小心了。

    第二次凝练出念力以后,我就发现苏汉生身上的炁场变得更加混乱了,自从凌空画符以后,他身上就出现了阴、阳两种炁场,而此时两种炁场正以极快的速度来回转化的。

    而且这种转化根本就是毫无规律,有时候他身上的阴气重一些,有时候阳气重一些。

    由于他身上的炁量很大,又变幻莫测,所以在我看来,围绕他的这层炁几乎是不可能被驱散的,可驱散不了这层炁场,除非我祭出番天印,不然的话,不管我施展什么样的术法都无法伤到他。

    但在苏汉生面前,我真的有机会祭出番天印么?

    我的大脑超负荷地快速运转着,同时我心里很清楚,虽说我可以靠着拳脚也能打败苏汉生,可问题在于大堂里的人并不在意我的拳脚怎样,他们在意的是我的修为。

    苏汉生一边挥动着他手中的烟杆,一边走出了罡步,他的罡步属于“踏九州”,踩得是九星星位,和我们守正一脉的罡步有着很大区别。

    空云道长说得没错,苏汉生确实是个实战派,他踩罡步的速度比我还快要,几乎就是在眨眼间,他已经引来了星力。

看过《黑水尸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