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穿越架空 > 黑水尸棺 > 八百三十章 最错误的决定
    在我出门的时候,刘尚昂他们也一股脑地出来了,张真人看过倒在入口附近的两个士兵,说他们的魂魄离也注入了念力。

    这两个人之所以开枪,也是因为刚刚受到了控制。

    张真人说:“看样子,对方不只是想调虎离山,还想搞乱我们啊。”

    空云道长也在一旁问我:“刚才从隧道那边飞过来一道念力,有道啊,依你看,那股念力是不是罗中行的?”

    我很果断地摇头:“可以确定不是罗中行的念力。”

    他的话让空云道长变得担忧起来,他朝张真人那边凑了凑,问张真人:“在咱们这个行当里,好像没有这种操控人心的术法吧?”

    张真人皱着眉头回应着:“记得最后一个修习这种术法的门派,应该是白齿山下的绫罗门,不过在两百年前,绫罗门的最后一个门人就放弃修行,入宫做了太监,打那以后绫罗门的传承就断了。”

    疯虱卵可以操控人心,但那是蛊术,仙儿可以操控人心,她那是妖术,张真人所说的术法,单指道术。

    姚先生朝梁子那边扬扬下巴:“他就是你说的内奸?”

    我叹了口气:“他叫梁子,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被人控制着,大概是因为**控的时间太长,他自己的记忆都十分混乱了。”

    说话时,我一直看着梁子那边,正好看到梁厚载一路小跑地回了震字堂,当时震字堂的堂口还开着,梁厚载刚一进去,我就听到李良在屋子里说话。

    可没等我听清李良具体说了什么,站在张真人身边的苏汉生突然开口了:“哎,我想起一件事,大概是五十多年前吧,我曾和一个散修斗过法术,那家伙练的是心眼通,我和他交手的时候还中了他的招,他也是把念力注入了我的魂魄里,当时我正在施法,但也就是那么一瞬的功夫,我竟然把施法的步骤给忘了,现在想想,我当时也有可能被抹掉了一点记忆。”

    姚先生已经为曹天冲包好了伤口,曹天冲站起来,试着晃了晃胳膊,又问苏汉生:“然后呢,你的记忆恢复了么?”

    苏汉生:“我很快就把他注入我魂魄的念力给化解了,念力一散,记忆立马恢复。我在想,刚才在外头施法的人,和我当初碰到的那个散修或许有点关联。”

    我说:“苏前辈,您提到的那个散修,也参与这次聚会了吗?”

    苏汉生摇头:“当然没有,那个散修在十年前就过世。”

    我先是对张真人说:“我听葬教的人说过,如今在罗中行身边还有三个护法,一个天耳通,一个是心眼通,还有一个天生灵胎。”

    说完我又问苏汉生:“苏前辈,当初和你过手的那个散修是哪门哪派啊,他还有其他师兄弟吗?”

    苏汉生想了想,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只知道他有一个师父,听说……好像是地王山的门人。”

    “地王山?”我和张真人对视了一眼。

    空云道长则说:“咱们行当里根本没有这么一座山头啊。”

    苏汉生:“我也是道听途说。”

    这时候梁厚载又急慌慌地跑来了,他一到我跟前就说:“我师父说,他刚才突然感应到了念力。”

    姚先生皱起了眉头:“李良的修为不是已经废了吗,按说,不可能感应到念力啊。”

    梁厚载:“可我师父说他刚才确实感应到念力了,虽然只有那么一瞬,但他确实感应到了。我觉得,在这种事上师父没必要说谎。”

    我看了看梁厚载,又看了看在场的其他人,脑子里一片混沌。

    在几分钟之内,集中出现了大量让人感觉莫名其妙的事,我不得不怀疑,葬教是刻意弄出了这么多事,目的就是为了打乱我们的阵脚。

    我有些烦躁地抓了一把额角上的头发,张真人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给了我一个微笑。

    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随后就努力沉下一口气,让自己的心境平静下来。

    “对方有操控人心的能力,大伟的特战队在这里恐怕派不上什么用场了。”我对庄师兄说。

    大伟瞪大眼睛看着我:“你是打算赶我们走啊?”

    我说:“不是赶你们走,是尽量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大伟,你试想一下,如果你们的人全都被对方控制了,我们这群手持法器的人面对你们那边的热武器,能有多少胜算?”

    大伟沉思了一会,没说话。

    庄师兄拍了一下大伟的肩膀:“大伟,带着你的人撤吧,把梁子也带走。”

    大伟犹豫了一下,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在大伟离开之前,我凑到了庄师兄跟前,小声嘱咐庄师兄,让大伟他们别走太远,在临近山区的小县城里驻扎,另外,给每个战士都准备一些阴阳沙。

    我推测,对方之所以专挑没有念力的人下手,大概是因为他的术法和阴玉一样,对于自带灵韵和念力的东西都不起作用。苏汉生也说了,当初有人篡改他记忆的时候,他靠着自己念力就能破解对方的术法。

    庄师兄和大伟一起离开了,除了李良以外,剩下的人在大堂里围成了一圈,可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变得很压抑。

    我在行当里混了这么些个年头,最烦的就是这种不愿意正面冲突,却一直在旁击侧敲地干扰你、恶心你的对手。

    说真的,这样的对手真的很让人恶心。

    不过恶心还是其次的,我现在担心,罗中行恐怕已经来到卢家村了,他很谨慎,在有十成的把握之前,罗中行不会现身。

    大堂里的沉默持续了很久,最后还是曹天冲先开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让对手一直这么猖狂下去吧?”

    这话他明显就是对着我说的。

    正好卢云波也在,我就对梁厚载和刘尚昂说:“咱们三个,还有卢先生出去探一探,看看那个操控人心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完了我又对张真人说:“张真人,请尽快将我给你的那些秘术做一下拆分吧。”

    所谓拆分,就是将所有术法的上下两部分拆开,上半部分传授给各大宗门的人,让他们学会如何用秘术中记载的方式来凝练念力,而下半部分,则是不能让他们看到的。

    当着苏汉生和曹天冲的面,这种话我不能直说。

    张真人听懂了我的意思,先是冲我点头,随后又对我说:“不过有道啊,我不建议你离开棱堂,你别忘了自己现在身份,如果你走了,咱们这边就是群龙无首了。”

    我无奈地笑了笑:“我算什么龙首啊,我走了以后,这边的事就麻烦诸位长辈了。梁厚载和刘尚昂是我的两道生门,只要带着他们我就不会出事,所以,我出去,比派其他人去更合适。另外,对方百分十百不会想到我会离开棱堂,我了解葬教,葬教的人也非常了解我,所以我倒是觉得,越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越是不能按照常理出牌。”

    张真人显得有些犹豫,姚先生则比较赞同我的话:“不得不说啊,左先生的话还是有道理的。”

    见张真人一直不说话,我只能强行拍板:“就这样吧,再过十分钟我们就走,棱堂这边的事就拜托各位前辈了。”

    张真人没说话,只是闭了一下眼,算是默许了。

    我一直盯着表,十分钟一过,我就叫上卢云波,和梁厚载、刘尚昂一起离开了大堂。

    之所以等十分钟,是为了和大伟、庄师兄他们保持足够的距离。

    按照我的推测,如果阴阳沙对大伟他们这些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不起保护作用,他们很快就会被对方控制,十分钟算是最安全的时间差了。在这段时间里,大伟和我们之间的距离应该在一里地以上。

    我现在担心的是庄师兄,他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等夏师伯百年之后,还指着庄师兄来继承屯蒙一脉掌门的位子呢。

    不过自从我进入棱堂到现在,一直都没见到夏师伯和赵师伯,也不知道这次他们会不会来。

    大概是因为刚才被扰乱了思绪,走在路上,我脑子里就不停地想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快走出隧道的时候,卢云波突然问我:“左掌门,其实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临时起意要离开大堂呢,我觉得,你现在离开大堂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啊。”

    我说:“何止是不明智,这简直就是最错误的决定。葬教的人很了解我,他们一定认为我不会离开棱堂,刚才的调虎离山,其目标应该是苏汉生或者曹天冲,苏汉生能颠转阴阳,也是隐修中的翘楚,曹天冲是散修中的魁首之一,可以说,他们代表了隐修、散修两大势力,少了这两个人,这次的聚会又会出现不安定因素。”

    卢云波皱起了眉头:“左掌门,你的意思是说,对方是想将他们引出去,然后……除掉他们?可苏先生和曹先生都是修行多年的老人了,咱们的对手真有把握能拿下他们吗?”

    我叹了口气:“那家伙的念力精纯无比,他的道行比苏汉生和曹天冲都要高得多,完全有可能得手。现在苏汉生和曹天冲都没离开大堂,祠堂里也感应不到任何念力,咱们的对手看样子早就离开了。对方不会想到我主动出击,如果能尽快找到他,应该能打他个措手不及。”

    卢云波显得十分担忧:“你有把握吗?”

    “没把握,”我摇了摇头:“不过对方的念力中带着一股阴气,我身上的阳气说不定能克制他。”

    卢云波:“如果克制不住呢?”

    我笑了笑:“如果克制不住,咱们就不和他正面冲突,这次出来,目的不是要抓住那个人,主要是摸摸他的底,至少要见到这个人,如果他一直像这样藏在暗处,咱们就太被动了。卢先生,卢家村里应该有一些暗道什么的吧?”

    卢云波点了点头,可他脸上的表情却显得有些疑惑,片刻之后又问我:“卢家村里有不少暗道呢,村子西北方向还有一片规模很大的地道,说起来,那边的地道还是抗日的时候挖的呢。”

看过《黑水尸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