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穿越架空 > 黑水尸棺 > 八百三十九章 青铜人偶
    我冲他笑了笑,不置可否。

    到大营的时候就已是凌晨两点多钟,我让大家草草吃了点东西,刘尚昂则负责和冯师兄一起检查了所有人的装备,饭前庄师兄已经嘱咐过各大宗门的人,不管晚上出现什么动静都不要离开帐篷,如果遇到内急,要么忍着,要么就在帐篷里解决,除此之外,每个帐篷里都不能有光。

    营地里的帐篷都不大,我和张真人住在整个大营的西北角上,一旦感知到外面出现陌生的念力,我们就出去救场,庄师兄推算过,沙劫将会在西北方向出现。

    早上五点多钟,猛烈的风沙席卷了大营,张真人看着不断颤动的帐篷内壁,对我说:“风沙是从西北方向过来的。”

    就在张真人刚说完话的时候,一颗子弹击穿了帐篷,将我放在小凳子上的水杯打了个稀烂。

    紧接着,外面就传来了持续的枪声,战斗开始了。

    每个帐篷里都挖了一个半米宽的坑,我和张真人立即躺在坑里,仔细感知着外面的炁场变化。

    炁场没有异常,只是枪声不断,其间还传来了少量的爆破声。

    张真人冲着我喊:“对方来了不少人啊!”

    我应声:“放心吧!大伟他们的特战队靠得住!”

    当初在二龙湾,我见过梁子带队在几分钟之内扫平上百个佣兵,这一次只要不出意外,相信胜利还会在我们这边。

    只是再次想到梁子,我心里又不由地沉了一下。

    有一颗手雷飞进了帐篷,我立即托起青钢剑,将它打了出去,那颗手雷应该是在落地以后爆破的,外面的噪音太大,我已经很难分辨出爆破音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只感觉到地面出现了一些震荡。

    张真人没再说话,就这么和我一起默默地等着。

    外面的战斗比我想象中要来得持久,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一声枪响在距离帐篷很近的地方响起,随后就只能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了。

    大伟掀开了我们的帐帘,一冒头就冲着我笑:“大捷,咱们这边只伤了一个人。”

    就伤了一个?就算对方手只会撩板砖,伤损也不可能这么小吧。

    我从沙坑里爬起来,问大伟:“怎么打了这么久?”

    大伟笑着说:“那帮佣兵也是有点意思,刚开始被咱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可后来还能稳住阵脚,嗯,一看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他们的指挥员也有两把刷子。”

    他这是变相夸自己呢,对手厉害,可我们这边却只伤了一个人,说明他手上的刷子比对方的指挥多多了。

    我随着大伟一起出了帐篷,就看到营地外围多了大量的俘虏,庄师兄正强逼着他们服下一颗颗疯虱卵。

    风沙还是很大,张真人朝着人群那边扫了两眼,皱着眉头问大伟:“咱们这边就伤了一个人?他们折了多少?”

    大伟:“冯大哥一早在营地外围做了布置,这伙人一来就中招了,虽说抵抗很顽强,但他们的弹药配备不多,突突了一阵子就没火力了。要是没有冯大哥,我们这次估计要折不少人。”

    张真人又问了一遍:“对面折了多少?”

    大伟有些无奈地说:“张真人,我咋觉得你怎么特别关心那些佣兵呢,他们可是敌人啊。”

    张真人摆摆手:“到底折了多少?”

    大伟:“死了三个,都是自杀,其他全都被我们俘虏了。”

    张真人长吐一口气:“还好,如果他们那边死得太多,咱们这次下墓就会平添一分血煞,对有道不利。”

    我见庄师兄那边把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就对大伟说:“通知外围部队过来收押俘虏吧,让其他人准备一下,两个小时以后下墓。”

    大伟一句废话没有,点点头就走了。

    这次我们带来的人很多,各大宗门的人,加上庄师兄请来的部队,人数在一千五百以上,这么多人同时下墓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我们的对手是罗中行。

    八点钟,所有人整备完毕,张真人和空云道长与我一起打头阵,仉二爷带着梁厚载、刘尚昂以及仙儿和陈道长他们紧跟在我们后面,各大宗门的人和他们保持着二十米开外的距离,大伟带着特战队殿后。

    我们现在的目标很明确——在遭遇罗中行之前尽可能地保存实力,将人员折损降到最低。

    仉二爷一直担心罗中行会在我们进入隧道之后再次突袭大营,并由隧道进入墓穴,所以在进入这条用钢筋混凝土加固的隧道之后,大伟让人炸崩了入口。

    如今我们已没有退路,要么干掉罗中行,再由古城离开墓穴,要么就被罗中行干掉。

    破釜沉舟,生死两命。

    从进入隧道开始,周围除了脚步声,没有任何声音,每个人都沉默着,每个人都压低了呼吸。

    隧道很长,我们花了大把时间才进入了大墓的外围墓道,李壬风很自觉地来到了前排,他在几道手电光的帮助下大体查看了墓道里的情况,回过头来对我说:“石壁上涂了阳砾,千万别碰。”

    我问他:“什么是阳砾?”

    李壬风:“是一种特质的磷粉,只要活人的皮肤触到上面就会点燃。一般在布置三阳关的时候才会使用这种磷粉,它的威力太大,我们豫咸一脉虽然也有这样的……”

    我赶紧摆手把他打断:“别说废话。”

    李壬风:“三阳关的布局可以汇聚阳气,也可能让阳气凝聚不散,造墓的人做了这样一个局,应该就是为了对付罗中行的。”

    我没再听他啰嗦,直接打开了对讲机:“大伟、穆先生,嘱咐大家不要触碰墓壁,上面有特制的磷粉,一碰就燃。”

    对讲机里立刻传来了大伟和穆先生的回应。

    我关了对讲机,李壬风又对我说:“这个墓穴里的三阳关可能是用来防止阳气消散的,我估摸着吧,这里头肯定有一些阳气很重的邪物。”

    吭当——嘣——

    他这边刚把话说完,墓道深处就传来了轰鸣声,在这之后,又是一连串碎响,那声音是顺着墓壁传过来的,好像有很多东西正顺着墓壁爬行,就连地面都隐约有些发颤。

    声源似乎离我们很远,我仔细聆听了一会,无法确定生源的具体距离。

    “瘦猴,声源在什么位置?”我回头朝刘尚昂大喊。

    刘尚昂:“墓道里的情况应该比较复杂,声音很散,我也听不出声源在哪里。”

    罗有方很及时地来到我身边:“我知道它在哪,跟着我走。”

    说完他就快速走到了我的前面,我们也不敢有任何耽搁,赶紧跟了上去。

    随着不断深入,我隐约感觉到前方很远的地方传来了大量阳气,其间还夹杂着类似于戾气、煞气这样的邪炁。

    除开阳气之外,那些混杂在一起的邪气给我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但一时间我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

    刚开始,墓道是笔直的,可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在我们前方的墓壁上却出现了六个通向不同方向的岔路口。

    罗有方站在岔路前仔细聆听了一会,直到前方再次出现了轰鸣,他才闪身钻进了我左手边的一条岔路。

    途径一个岔路口之后,又是一个岔路口,刚才只是六个,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岔口多达十几个。

    岔路连着岔路,根本就没有直道。

    罗有方每次都要停下来判断方向,浪费了大量的时间,此时从远处传来的轰鸣声变得越来越剧烈了,墓道也跟着发颤。

    李壬风还在旁边嚷嚷着:“这种墓穴结构在河洛图上出现过,这是走经墓,墓道的延伸方式和人体的经络是一样的。要是我没估计错的话,通向下层墓穴的入口,就在百汇穴所在的位置。不对,也不能这么说,应该说,眼下这个明代墓里根本没有通向下层的入口,它是被封死的。但百汇穴肯定是明墓最薄弱的位置。”

    总算说出点有用的东西了。

    我听明白了,眼下这条建立于明代的墓道位于大墓正上方,罗中行要想下去,只能破土。

    这也许就是前方那阵轰鸣声的由来。

    我一边跟着罗有方跑,一边打开对讲机:“穆先生,让大家开始凝练念力,罗中行很可能离咱们不远了,大伟,进入戒备状态。”

    没等他们回应我就挂了,我知道,在听到我声音的时候,穆先生就想告诉我,有些人已经快跟不上了,但现在我们必须和罗中行争夺时间,不能减速。

    本来我以为,罗中行会在佣兵偷袭大营以后再下墓,可现在看起来,他应该是在佣兵动手的同时就下来了,他比我们想象得还着急。

    墓道变得越来越窄,后方有人触摸到了墓壁,火光直接照亮了大段墓道,我回过头去看的时候火已经灭了。

    罗有方一看磷粉引起的火焰能被扑灭,再次加快了速度。

    穆合山主动接通了我的对讲机,说有些老人快跟不上了,但我只能当做没听见,跟着罗有方继续冲。

    出现了走不动的人,可以让后面的战士背着,但我们绝对不能减速。

    又拐过一个岔路口,空间一下子变得开阔起来,我还是保持着一样的速度飞奔,罗有方却突然停了下来。

    他这么一停,我也跟着驻足,空云道长没刹住,一下撞在了我的后背上,在我们的后方也传来了呼呼啦啦的碰撞声,还短暂地出现了一些火光。

    我扶了空云道长一下,扭头问罗有方:“怎么了?”

    罗有方先是朝着前方观望了片刻,随后移动手电,将光束打在了墓道的石壁上。

    借着光,我就看到一个个姿态怪异的铜偶正趴在附近的墙壁上,它们的姿态就像是一只只附在墙上的壁虎,就连样子也和壁虎差不多。

    有一只人偶似乎是感觉到了灯光,它快速调整了方向,将那对没有眼珠的眼眶投向了我们这边。

    大概是因为关节处生满了锈迹,它在做出动作的时候,四肢一直在不停地颤,身上还传来一阵吭吭吧吧的噪响。

    和噪音一起传来的,还有一股极度精纯的阳气,戾气和其他的邪气也跟着散了过来。

    离邪气的源头如此之近,我才反应过来,这些邪气都曾在九大墓的邪物身上出现过,在这只人偶身上,我同时感觉到了尸蛟和诸怀的气息。

看过《黑水尸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