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10章 拆符
    从天外诊所中出来天色已经很晚了,路灯忽闪忽闪,巷子里静悄悄的。一股冷风吹来,卷起几张餐巾纸和塑料包装袋在空中飞来飞去。

    一侧的房顶上,一只虎纹猫瞪着一双绿幽幽的眼睛看着宁涛。

    这次换猫了。

    宁涛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却假装没发现,大步向巷子口走去,一边走一边琢磨:“武当山闹掰之后,这灵猫仙人就成天监视我,武玥那边却按不动,他们是在等我炼制出第五版寻祖丹,还是在等尼古拉斯康帝出手,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越是平静就越不正常,因为风暴来临之前也总是很平静。

    巷子口放着一辆车,那是一辆崭新的丰田普拉多,块头很大,偏偏车主把车横着停在巷子口,让出去和进来的人都很不方便。不过这个时候没人进出这个巷子,它妨碍到的就只有宁涛了。

    是车主缺德这样停车,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宁涛放慢了脚步,悄然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及闻术状态。

    那只虎纹猫踩着房顶悄悄跟着宁涛。

    宁涛在那辆丰田普拉多前停下了脚步,也就在走来的这点时间里他已经完成了对周边环境的侦查,除了那只被猫仙人上身的那只猫,这里就没有第二个可疑的目标。

    宁涛停下了脚步,他要从这辆车过去的话,他就得侧着身子,而且衣服还会擦到车身。跳过去的话倒是不会擦到身子,可为什么要迁就那些没有只管自己方便却不顾别人感受的家伙?

    宁涛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那只尾随跟来的虎纹猫,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更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他将那张虫二认过,并警告他很危险的法符取了出来,顺手就贴在了丰田普拉多的车身上,位置刚好在副驾驶室与第二道车门之间。

    “duang咪波罗急咔……”一串法咒从宁涛的嘴里诵念出来,一丝灵力也注入到了那张法符之中。

    就在那一刹那间,法符所对应的地面,大地的引力好像突然增加了数十倍,那辆丰田普拉多轰咔一声闷响,竟然从中坍塌,车头好车尾同时翘起,然后也被压扁!那感觉就像是人一脚踩在了一只易拉罐上一样,瞬间就将一辆丰田普拉多踩扁了!

    两秒钟之前,这还是一辆丰田普拉多,可两秒钟之后地上就仅有一堆被压扁了的废铁。

    宁涛也吃了一惊,这样的法符,要是贴着某个人身上,那还了得?别说是人,就是一连坦克,那也经不起他一张法符!

    这法符源于阴月人的噬魂守灵阵,虽然不具备法阵的法力,可哪怕是沾了一点点的法气,那也必定是很厉害的。

    宁涛修道至今仅有两张法符,一张是拔符,一张是错字版拔符,前者用于治疗,后者开门行窃扒衣服,这都不是攻击性的法符。这张源于阴月人的噬魂守灵阵的法符正好填补了他在攻击性法符方面的空白。

    这样的法符怎么能没有名字?

    宁涛想了想,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虽然是拓写的,但还是叫你噬魂守灵阵的话显然不合适,就叫……拆符吧。”

    拆符,拆车拆房拆人都可以

    (本章未完,请翻页)

    。

    现今世道,什么字最值钱?那就是一个“拆”字,它代表着富贵和某种身份。不过宁涛这个拆符的“拆”字,它代表的却是恐怕的引力,代表着毁灭。

    取了名字,宁涛捡起用过的符纸,踩着被压扁的丰田普拉多走出了巷子。

    房顶上,那只虎纹猫一动不动,那惊骇的表情好像是丢了魂一样。

    这就是宁涛的另一个目的,震慑!你不是成天监视我吗,我就让你看看我的手段,我的实力,让你投鼠忌器!

    宁涛消失在箱子口的时候,虎纹猫才转身跑开,转眼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宁涛忍不住笑了笑,心里暗暗地道:“灵猫仙人回去之后会怎么跟武玥描述我的拆符?”

    迎面走来一对青年男女,穿得很时髦。人行道本来很窄,这对青年男女又是手挽着手并肩行走,路都被两人占没了。宁涛站到了路边,等着两人过去。

    “宝宝,我没骗你吧,到了北都吃烤鸭你就得钻小胡同找那种有年代的小店,那味道才正宗。别听那些广告的,都几把扯犊子。”青年一副行家的口气。

    路太窄,宁涛已经站到路边了,可那个女青年的肩膀还是撞了他一下。

    女青年看了宁涛一眼,宁涛比她的男朋友帅多了,然后她又忍不住看了第二眼。

    青年皱了一下眉头,瞪了宁涛一眼,还挥了一下手中的车钥匙:“看什么看,削你啊!”

    那车钥匙是丰田的标志。

    宁涛心想,不会就是这家伙的车吧?

    这青年嚣张跋扈,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早晚都有报应,可这报应来得未免也太快了吧?

    宁涛这边因为琢磨事情没吭声,青年却以为宁涛没脾气又哔哔了一句:“一看就是个穷鬼,这么晚了还在街上溜达,连辆车都没有,活该还单身。”

    “哎呀,别说了别说了,我想回家了,快去取车,不然被交警发现了又给你开罚单了。”女青年担心她的男朋友惹事,拽着男青年往前走。

    “嘿!罚单?随便开,我老舅就在交警队里,开多少消多少……”男青年的声音,意气风发的味道。

    宁涛转身看着两人,他出来的小巷并不远。

    那对青年男女很快就走到了小巷子的入口,然后就愣住了,那画面就像是被一股西伯利亚的寒流瞬间冻住了。

    几秒钟之后,那男青年忽然一声尖叫:“啊——谁他妈干的啊?谁啊!我的车啊!”

    宁涛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跟那个缺德的男青年互怼,或者打人家一顿?不,他不喜欢这种风格,那太粗俗了,也太暴力了,使用拆符就比较有档次有格调了。好歹咱也是接受了九年制义务教育,还读了大学的修真医生不是?

    回到租住的四合院,仅有青追的房间里亮着灯,那房间的门窗缝隙里溢出了浓浓的水汽,老远就能闻到灵气的清泉香味,沁人心脾。不用去看,宁涛也知道是青追和白婧在利用软天音的净化因子俢练。

    宁涛回来本来是想问问白婧,关于曾善才的善人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现在看来显然不合适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过,青追和白婧都在俢练,他的感觉反而是轻松了,腰也不酸了。

    宁涛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发现另外四个鱼妖都不在,敢情又去三里坡鬼混去了。

    几分钟后,宁涛回到了天外诊所,然后开了一道方便之门走了进去。

    两秒钟之后,宁涛出现在刚德黑角部落尽头的山腰洞窟之中。

    洞窟里一片漆黑,不过下一秒钟一道雪亮的光束就照在了洞窟顶部的一道岩石裂缝上。

    宁涛仰望着头顶上的狭窄的岩石裂缝,每次回来他都忍不住要来这里看一看。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条裂缝的时候,他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是感应到了什么稀世的灵宝,更别是玄幻小说之中的什么心灵感应,使命召唤什么的,只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有的人抠了臭脚丫子喜欢拿到鼻孔前嗅一下,还非常陶醉,那是一种什么感觉,这样的事情谁又能解释?恐怕就是闻脚丫子味的人也说不清楚。

    这当然不是扣了脚丫子还闻味道的事儿,可他还是想来看看。

    可是,鬼蝠的巢穴的入口实在太狭窄了,他根本就钻不进去,更何况还有蝠王和一大群鬼蝠守着。即便是他已经进入了元婴期,距离元婴出窍的日子也越来越近,可他还是没法进去,因为他没法将自己的身子压扁。

    “待我元婴出窍之后,我一定要进去看一看。”宁涛的心里做下了决定。

    噗噗噗……

    一片翅膀扇动的声音,一大群鬼蝠出动了。

    宁涛一头扎进了冰冷的山中水库之中,几分钟后他从另一端出来,然后向殷墨蓝的茅屋走去。

    殷墨蓝闭关的茅屋上空妖气弥漫,隐隐传出风雷之声。宁涛以为明朝锦衣卫即将出关,可等了好大一会儿也没见他出来。他干脆写了一张纸条放在了茅屋前的空地上,然后转身去了江好闭关的小树林。

    江好闭关的小树林,冰封的范围又扩大了,寒气弥漫,如果不看别的地方,只看这片小树林的话,给人的感觉真的像是地球进入了冰河期。

    宁涛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小树林中心,看着连自己也冰封起来的江好,轻声低语:“好好,你这次闭关究竟要闭到什么时候?你妖化的时候本来就力大无穷,块头还大一倍,就像是女金刚一样,你这次出关不会变成女巨人吧?还有,我跟你说件事,我和白婧其实……我也是受害人……你相不相信?”

    江好没有任何反应。

    宁涛絮絮叨叨地念了一会儿“经”,怏怏地离开了。不过他没有去陈平道的家,而是去了那个山洞。

    进入山洞,宁涛取出聚灵珠,须臾间灵气便从洞口涌了进来,山洞中的灵气比外面高处十几倍。

    宁涛盘腿坐了下来,以观音坐莲之起手式进入了体内世界……

    元婴即是灵婴,他虽然不能直接吸收灵气俢练灵力,但天地灵气却能帮助他的元婴成长,也就能加快他的元婴出窍的时间。

    这就是他不远万里来非洲俢练的原因。

    只是,这样的俢练肯定不能让陈平道知道。

    (本章完)

    本书来自

看过《开个诊所来修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