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1 部分阅读
    正文全

    第o1章

    我妈名叫沈绣琴,已经四十三岁了。年轻的时候她就是个漂亮的女人。而且这么多年过去,或许是保养的不错,也可能是往昔所经过的岁月在她身上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所以看上去依然只有三十几岁的样子。她一米六五的身高,大大的丹凤眼清澈如水,睫毛修长黑亮,柳眉黝亮细长,鼻梁挺直秀气,朱唇娇艳丰润。那张如鹅蛋般圆润的俏脸几乎没有任何瑕疵,皮肤也细腻白皙,体态丰满而匀称,没有丝毫赘肉;特别是她那对高耸的乳房还依旧圆硕坚挺,双腿也仍然修长丰盈。她本来是县里商业局的工会干事。几年前由于机关单位机构改革的缘故商业局解散了,为此她也就下岗待业了。赋闲在家的她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就找亲戚朋友借了些钱自谋生路,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饭店,生意也还算不错。像这种服务行业免不了和一些社会上的人打交道,不过因为她不仅人长得成熟漂亮颇受欢迎,而且待人客气也非常善于交际的情况下也一直没什么麻烦。我爸和我对她的能干都感到非常自豪,直到那一天————上高中一年级的我是住校生,基本上是二个星期才回一次家,这星期是不用回家的。周末和几个同学一起凑了钱去离我们县三十公里的海天市玩。听他们说海天那边的酒吧都很棒,里面的漂亮女孩非常多,就想去见识一下。晚上七点正我们坐公交车来到了海天市。在肯德基吃完晚饭后就坐出租车到了海天市三家最好酒吧之一的“SoS”酒吧。进到里面后发现我们来的有些早,就找了一个吧台坐了下来。一个来过的家伙去点酒了。我观察了一下,这儿的装修挺新潮,从里到外都凸显着后现代主义的风格。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开始陆陆续续的进来了,舞池中间乐队也不停地表演着节目。我喝了几杯有些尿意,就起身去了卫生间。正当我小便完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印入我的眼帘:我妈挽着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小伙子从正门走了进来!我连忙躲进了卫生间,心里却有些诧异——不会是偷情吧?

    带着疑问的我悄悄地跟在了他俩后面,由于人多,灯光也很朦胧,不用担心他们会发现我。只见他俩随意的找了个情侣座就坐下了。今天我妈脱掉了以往我常见的女士公务套装,一件女士真丝绣花长袖衬衫、一条低腰牛仔裤、一双时尚高跟鞋搭配在她的身上分外的迷人。平常总用发卡挽着的,略微有些波浪卷的秀发现在也披散在她的香肩上。那小伙子看起来大概有一米八零左右,留着一头干练的碎短发,也穿着衬衫牛仔裤。两人要了一瓶红酒和一些小吃后开始聊天了。

    酒吧的音乐音量大,他们身体靠得很近。小伙子把手放在了我妈的腰肢上,嘴则贴在她的耳边说着什么。我妈也一直保持着甜蜜地微笑,时不时的打他几下。

    两个人看上去相处的非常亲密。十点正后第一场蹦迪开始了,我发现我妈被小伙子拉进了舞池。她开始还感觉有些不习惯,低着头有些拘谨的和小伙子站在那儿,只是随着弹簧地板的震动而轻微摇晃着。那小伙子则表现的大胆狂放,不住地扭腰甩肩,头像拨浪鼓一般的摇着。跳了一小会儿后他见我妈还是放不开就搂住了她那依然纤细,没有赘肉的腰肢,头靠在她的耳旁说了几句后就抱着她一起左右摆动起来。我妈好似害羞般的把她的头埋在他的胸膛上,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两侧随着他忽左忽右的晃着。迪厅的眩目灯光打在他们和其他在舞池里跳动的人们显得流光异彩。再加上激昂地音乐和DJ那高亢地语调,一时间激情四溢、群魔乱舞。

    我妈也被舞池的氛围所调动而渐渐变得轻松起来。头离开了小伙子的胸口甩着她那略微有些卷曲的长发不停的摇动;小伙子见状后就慢慢地移到了她的身后,双手还搂着她的纤腰,下身则紧紧地抵在了我妈的臀部;她也用双手向后环住了小伙子的颈部。两人就好象变成了连体婴儿一样前后晃着。跳了大约将近一个小时,两人从舞池上下来后直接就朝大门口走去。我见他们要离开了就和同学说了声身体不舒服先回县城后赶紧跟上了两人。

    在门口见两人上了一辆别克君威轿车,我也叫了出租车让司机跟着他们的车。

    他们开到一家假日酒店门口停好车后走了进去。我在外面等了有十五分钟左右后也进去让前台开一间跟他们相邻的房间。拿到房卡以后我没坐电梯而是走消防通道上了楼。进入我自己的房间后就听见从隔壁传来了一阵似有似无的呻吟声和叫喊声。我把头贴在墙上仔细听着。

    “哦——哦——快点——用力啊”只听我妈嘴里正发出那听上去无比淫荡的叫声“爽不爽,琴姐?爽不爽?”

    小伙子也语速急促地问道。“爽——哦——好爽!”

    淫浪地回答声又传了出来。“呵呵,刚才看你跳舞得样子我就想干你了!”

    小伙子也非常轻佻地挑逗着我妈。“讨厌——啊——我——我快来了——啊!”

    只听见我妈抱怨完他后发出了一声高亢地尖叫后就没有动静了,只是他俩肉体间的碰撞声还萦绕在我的耳边。大约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左右,小伙子可能感觉要射精了,就冲着我妈喊道:“啊——宝贝——我——我要射了!”

    我妈一听,嘴里就立刻不知羞耻地浪叫道:“来吧——射进来——射进来啊!”

    话音刚落就听见小伙子“啊!啊!啊!”

    的大吼着把滚烫地精液全数射进了我妈的子宫里。

    里面随即安静了下来。

    二三分钟后,我妈含情脉脉的说话声从里面传来。她低声问小伙子:“小夏,你是不是觉得人家好淫荡?好下流啊?”

    他则笑着说:“琴姐,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你越这样我越喜欢你。要不是晚上你还要回家我还想和你再来一次。”

    “哎呀,以后有的是机会啊。晚上不回去我老公会怀疑的嘛。”

    我妈微笑着轻声回答道。

    听到这里,我慢慢地踱到床边,躺了下去,脑子里一片混乱。想不到一直在家人面前贤惠大方,对我爸和我温柔体贴,经营饭店精明强干的妈妈竟然也和别的男人偷情,而且还是和这么年轻的男人。想到此我不禁把拳头攥紧,非常希望冲到他们的房间去痛扁一顿那个叫小夏的男人。但想到这样做会让妈妈颜面扫地后又非常犹豫。左思右想了大半夜也没什么头绪,连他们什么时候出去也不知道。

    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o2章

    初夏的季节天气开始变得炎热起来。我坐在教室里无精打采地听着老师的讲课。距离发现我妈偷情差不多已经过去一星期了。今天上完这最后一堂课就可以回家了。我脑海里在想:他们这星期又上过床吗?搞了几次?

    下课的铃声准时响起。我和几个关系好的同学互相告别后离开了学校。回到家里,我一进门就朝沙发上一瞧,是妈妈的坤包,但妈妈却不在客厅里,厨房里也没有声音。我不知道妈妈是不是到我的房间帮我收拾东西,我把头往我的房间一探,我妈还是不在。这下我就觉得奇怪了,这时我听到我妈的房间里有声响,我轻手轻脚地向她的房间走去。房门开了一条很细的缝,我往里边瞧,我妈正睡在床上打着电话。“今天我儿子回家,还是算了吧。”

    她穿着平常在饭店时的工作套装,一件靛蓝色的女士西服外套,里边是纯白色的衬衫。下边同样是靛蓝色及膝短裙因为睡在床上的原因向上卷着,在两边的开衩位置我能清楚地看到她的美腿,可以说,她的整条大腿都露了出来。迷人的风韵看的我不禁咽了一口唾沫。

    只听她继续对电话里讲着:“什么?我老公,他晚上和同事要去打麻将,不在。”

    此时的我怀疑电话那头应该就是那个小夏。所以毅然决定,瞧瞧今晚他和我妈会去什么地方。于是我走到厅里边,将书包大声地扔到沙发上,然后马上就跑到我妈的房间,她神情有点紧张地望着我进了她的房间。“妈妈,我约了同学晚上去他家打电脑游戏,行不行?”

    我问着她。这时的她还没有将电话挂掉,微笑却略带尴尬回答我说:“回来啦,先去洗个澡,吃完饭再去。不过可别玩得太晚,知道吗?”

    “好的,妈妈。”

    我嘴上答应着,就走出房间,并随手将门关了,立即跑进了卫生间把水打开。然后轻手轻脚地回到了她的房门外继续听他俩的对话。“不行啊,他突然回来怎么办?不行的。”

    我妈对着电话说。“你不要这样啦,今晚真的不行。”

    她发出了哀求地声音。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我妈的语气中明显有点气,但还是柔声的说:“你怎么能这样呢?要我去的话也要与我商量一下吧。”

    停顿了一会儿,就听见她说:“好吧,到时再见。”

    显然已经迫不得已答应了,听见她挂了电话。我连忙又跑回了卫生间开始洗澡。洗完之后出来发现我妈已经把饭菜都烧好了。我和她就坐了下来开始吃饭。其间她问了问我的学习和身体情况,还叮嘱我在学校要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等等。吃着她烧出来的家常小菜,我食不知味,只是一边将东西送进口中一边含糊得答应着。

    草草地吃完后我和她打了个招呼就出了家门。走到一楼的车库拐角处藏了起来等我妈下来。

    手腕上的手表时针指向了晚上七点一刻。正等得心烦意乱的我听见了楼上的关门声和高跟鞋踩踏走廊的“哒哒”声。我妈换了一副装束:她穿着一件墨绿色的短袖蕾丝连衣套裙,胸部以上部份是透明的薄纱的材料,虽说是有一层衣服在那里隔着,但是因为她丰润圆挺的胸部,将衣服的胸前部分撑得鼓鼓的,一道深深的乳沟从外边显现出来。下边穿着一双肉色的长筒丝袜,一双黑色的搭拌扣高跟鞋,使得她的臀部更加的圆翘,头发还是像上次那样披散在肩上。我骑着自己的电动自行车远远的跟着她出了我家小区门口,走了有十几分钟后到了海滨路路口上了那辆小夏的别克车。怕自己跟丢的我开足了马力紧随在他们后面,只是怕被我妈发现没有靠得太近。车子经过长兴路、安阳路后往县城的北部郊区方向驶去。我听我的同学讲过,我们县的北部郊区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只有一个香港地产公司开发地云飞小区。小区里面环境很好;不仅有别墅还有很多有钱单身贵族和金领们喜欢住得单身公寓。单就最便宜地单身公寓一个月的租住费用也在五千元左右。这个叫小夏的男人看来应该是住在那里。

    果然不出我的意料,车子开到云飞小区的门口后缓缓地开了进去。我没有办法进到小区里面,只能离大门很远的地方等他们在出来。从口袋里拿出了香烟,点了一根后吸了一口吐了出来。脑子里则浮现出那次宾馆里偷听到的我妈那引人遐想的呻吟声。暗暗想着:他们到底是怎么开始的?是不是我妈被他勾引的还是———渐渐地半包烟就快被我抽完了,看看手表已经快到十点钟。应该快出来了吧?

    正想到这儿,就看见那辆别克开出了大门又向城区方向开去。我紧忙又跟了上去,看看他们还会去哪儿。但是很快我就发现车子是朝我家的方向开去的,看来今晚是不会在去别的地方了。四十多分钟后车开到了我家的小区,停在了我家那栋楼下。我把电动车停好后绕到一棵树下躲在那里偷偷地观察着车子里面:只见到我妈整个身子趴在了小夏的身上,而他也双手拥抱我妈,两人激烈地亲吻着。

    不一会儿小夏的手伸进了我妈的裙子里边,将她的内裤拉到了大腿上。我妈则微张着嘴,头向后伸着,披肩地大波浪长发如瀑布般垂下。小夏的一支手伸进了我妈的阴道里来来回回插着,这样过了几分钟只见她可能兴奋起来了,猛得抱住小夏的头发疯似的狂吻起来。小夏的手则伸进我妈的黑色蕾丝罩杯胸罩里握着她那对丰满地乳房揉捏着。这样弄了一会儿,见我妈衣服也没脱,就坐到了小夏的身上,他的双手在调整完驾驶座的位置后就被已情欲高涨的我妈拉着放到了她的腰部,一把将我妈的胸罩拉下来,嘴巴凑了上去开始舔吸着。黑色的胸罩挂在了我妈的肚子上,手臂上挂着连衣裙的部分,模样看起来非常诱人。我妈也很配合地解开了他的皮带,把那根已经发硬的阴茎拿出来,臀部稍稍一抬就插了进去。两人就开始这样在车里交合起来。身下在动着的两人嘴巴又紧紧地亲吻在一起。他们交合部位并没有因为上边的热烈亲吻而减慢,我妈的玉臀坐在他的阴茎上,不停地研磨着,她的双腿因为动作的改变而放到了坐位上边,紧紧地夹着小夏的屁股。

    她裸露的双乳,像木瓜一样挂在胸前,小夏的前胸靠在那里,他的舌头在我妈有几络乱发落下搭着的粉颈,再上一点的耳垂,不停地吸舔和轻咬着。两人的嘴还是时不时的结合在一起。他们的喉头都在不停地动着,偶尔分开一下也是两人的舌头相互纠缠在一起。而下边的动作却也没有停止,小夏的腰部还是不停地挺动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见小夏抱着我妈的腰部,加快速度用力地向上顶,而她也抱住小夏头,两人忘我的投入。轿车也随着他们的动作左摇右摆,晃动地非常厉害。终于,两人闷哼了一声,相互搂在那里一动不动。一二分钟后我妈坐回了自己的坐位上,清理着身上的东西并穿着衣服。而小夏也很快地系好裤子,两人一起下了车上楼。我见我们家楼道灯亮了也悄悄地猫进了车库。躲在那儿听见在我家门口我妈正轻声对他讲:“好了啦,晚上让你搞得累死了。回去吧,刚才你还真大胆,还好没人瞧到,不然的话就麻烦了。”

    “琴姐,实在是你太美了啊!

    现在你家里肯定没人啊。让我进去咱再来一次吧。“那家伙显然对我妈的肉体非常痴迷,才过去这么一点时间又想和她搞了。”

    不要了啦,我骨头都快被你搞散了。在你家三次,刚才在下面又一次,真有些累了。再说万一我老公儿子突然回来那就惨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我妈回答道。”

    呃,那好吧。来,亲一个。

    “小夏继续道。“死相,快走吧。路上小心啊。”

    就听见“啵”得一声,我妈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后随口说道。“嘿嘿,那走了啊,琴姐。”

    他从楼梯上下来。

    借着灯光我看见了他的长相:明亮的眼睛下有着高挺的鼻梁;眉毛浓密,薄薄地嘴唇大小适中,整个人看起来非常英俊。怪不得我妈会被他迷住。

    我在车库又待了半个小时后回家。进去后发现她已经在卧室里睡觉了。走进卫生间,打开洗衣机,我发现她晚上穿得衣服都用洗衣粉泡好了,看不出有什么端倪。心想我妈的保密工作到做得不错。也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想着晚上发生的事情。

    第o3章

    第二天我睡到了上午十一点半。起了床洗漱完了后朝主卧室看了一眼,发现我妈已经出门了。而半夜不知道几点回来的爸爸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我望着他酣睡不醒的样子不禁感到难过。这个一辈子在政府机关单位兢兢业业工作,对人情世故不怎么在行以至于到现在级别还是个普通科员的老男人现在一定想不到自己的妻子,孩子的母亲已经背叛了他和他的家庭。

    “铃铃铃”的电话声打断了我想法。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我妈饭店打过来的。

    拿起电话不等说话我妈悦耳的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小军吗?”

    “嗯,妈。什么事?”

    我回答着。“起来了啊,是这样的。今天周末,本来想晚上带你去百货大楼给你买衣服的。可刚刚几个大客户打电话过来,说晚上要来吃饭,中午饭店也很忙。那这样妈妈就没空陪你去了。你爸晚上可能有事也不能陪你去。

    要不待会儿你吃完午饭到我这儿来拿钱自己去买行吗?“她问询道。”

    哦,中午我不过来了,晚上过来拿吧。“我这样回答着她。”

    喔,那行吧。等会儿你爸醒了跟他说一声我晚上会晚点回来。先这样啊。“话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可能是电话声吵醒了爸爸,在我也挂了电话后就瞧见他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两人相互打了个招呼。我跟他说了我妈让我对他说得话。他也没什么反应,可能已经习惯了。随即便问起了我的学习情况来,我就像昨晚敷衍我妈一样敷衍着他。

    谈了一会儿他就进了厨房做起了午饭,做好后吃完饭他又去补觉了。我又待了一会儿后出了家门并且打了个招呼说晚饭去妈那里吃不回来吃了。他也随意得答应了。

    出了家的我去了网吧上了一下午的网。到了晚上六点多快七点的时候,离开了那里的我找了家快餐店吃了晚饭后就坐出租车直奔我妈的饭店。进了大门,发现大厅的生意是非常好,所有的桌位都已经坐满了。因为我和他们很熟也不用招呼就大大方方地朝向二楼我妈的办公室走去。到了办公室门口,我招手叫了一个正要下楼的服务员,让她去告诉一下我妈我已经来了。服务员点点头迈步走进了靠右边的第一个包厢。一会儿的功夫我妈就从里面出来了。今天她穿着黑色的及膝裙,纯白色的衬衣,黑色的丝袜和同样黑色的高跟鞋穿在她秀美的脚上,头发用发卡盘了起来,显得高贵而又大方。可能已经喝了几杯酒的缘故让她那充满风韵的脸上更是红彤彤一片,让人甚感惊艳。她看见我,微笑着说:“儿子,来,到我办公室去拿钱。”

    边说边拉着我的手走向了她的办公室。进到里面,见她从包里拿了一叠钱出来,数了数后就交到了我手上,嘴里还对我说:“给,这里是三千块。儿子,这是妈妈昨天去结帐拿到的钱。其余的妈妈已经存进银行了。这些钱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不够再问我要。”

    因为我平时在学校每半个月的生活费她也只给五百,所以我拿着钱问她:“妈,今天怎么给我这么多钱啊?”

    一听我这样问,她脸上的笑意更加飞扬了。坐在自己的老板椅对我说道:“儿子,你不知道,妈今天高兴。前些日子省城的一家集团公司在我们这儿开了家分公司。

    他们分公司总经理来我这儿吃过饭后说我们饭店酒菜不错,妈妈就和那经理签定了合同。只要他们公司在这儿,所有的招待客户的酒宴全都在妈妈饭店吃,费用一月一结。听那个总经理说他们一年的招待费用最起码在十万呢!刚才给你的钱就是他们这个月结的招待费。这以后啊可不用再愁店开不开的下去了——“我听着她眉飞色舞地讲着,随手把钱装进了自己的钱包里。脑海中却浮现出昨晚在我家楼下的那一幕。

    见我有些走神,可能以为我想去买衣服了。她就起身走到我面前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对我说道:“好了,快去买衣服吧。妈今天就是高兴说了这么多。你还小,听了也不懂。以后好好念书,考上重点大学才能出人头地。就像他们那个夏总经理一样,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总经理了。你要像他学习,知道吗?”

    我听完咧了咧嘴,腹诽道:原来小夏就是夏总经理。学他?学习他破坏人家家庭吗?但还是应了声:“知道了。妈,那我先走了。”

    她叮嘱了几句就把我送到了楼梯口后又进了刚才她出来的那间包厢。我看看四周,见此时外面没有服务员,就返了回去。走到包厢门边,门是虚掩着的。偷偷往里面一瞧,包厢里有七八个人,正觥酬交错、谈笑风声地说着什么。我妈就坐在小夏的身旁。两人时不时的交头接耳一番。我觉得我妈看他的那副表情和刚才对我说话时所体现出的那种温柔是完全一样的。心里黯然,转身就走下楼离开了饭店。

    下了楼的我逛了几家专卖店买了二件休闲衫和一条牛仔裤后回到了家里。进门后就知道家里没人。爸爸显然又去打麻将了。看了会儿NBA比赛转播后电视上的正点时间播报出来了:晚上十点。我想了一会儿,觉得他们应该还在饭店就又出门坐出租车去了那里。到了饭店门口后我惊讶地看到饭店已经关门了。感到有些丧气,可抬头一瞧我妈办公室的灯还亮着。顿时就想上去看里面的情况,可大门锁着没什么办法。就在此时我忽然想到这家饭店的后面有一片破旧地老平房,因为被政府规划要建广场住户们都搬走了。但现在政府没有资金就暂时搁置了起来。两座建筑离的很近。去年我还从平房楼顶爬到了我妈办公室外的小阳台上。

    想到这我飞快地跑到平房那边,找了个攀爬点蹑手蹑脚爬到了小阳台上。

    阳台上空调的分离机正“嗡嗡”地发出声响。我向着窗帘被一叠书撩起缝隙处看去,顿时感觉血脉膨胀:脱掉了上衣、有着一身精干健硕肌肉小夏正从背后紧贴着我妈,我妈上半身也已经赤裸,白色的衬衫和胸罩散落在地上。云鬓纷乱的她则双手扶在办公桌上,他右手环着我妈的胸部,握弄着我妈的丰乳,另一只手则在妈妈诱人的翘臀上摸着。他用鼻子闻着我妈的发香,伸出舌头在她的脖子上轻舔着。过了一会儿他将我妈的脸扳了过来,吻着她的脸。他放下双手,两手握着她裙子的下沿,一点一点的往上提,很快把她的裙子卷成了一团。同时右手慢慢地将她下身穿的那条白色内裤往下面拉去,紧接着他就把我妈按倒在办公桌上,将她的脚抬起分开,我妈那已经湿漉漉的阴户在他的面前敞开着。她半眯着双眼,微张着自己的朱唇,风骚地等待着他的插入。小夏的脸上挂着他俊朗的笑容,抓住了我妈纤细的脚踝,她的内裤还挂在那里,黑色的高跟鞋也没脱掉正穿在她性感的美腿上,显得很放荡。他挺着他那根硕大的阴茎,一下子就进入了我妈的身体。很快发狠起来,里挑外刺,直奔深处而去。我妈极力迎逢着他,下身湿滑一片,她抓住小夏不放,双腿也盘在了他的腰间。房间内充斥着“扑哧扑哧”的抽插声。半个小时后他把头埋在了我妈的胸口,摸乳拍臀,极尽欲求。这时我听见我妈边喘气边对他说:“嗯——嗯——你轻声点儿啊!”

    他也不答话,咬牙埋头苦干着。又过了三四分钟的时间后他变得更加狂放起来,办公桌连同我妈的身体被压得摇摇晃晃。她知道小夏要来了,这是高潮的前奏,她自己下体承受的力道越发猛烈,节奏越发紧凑。只听见小夏激动地问着我妈:“宝贝!我要射了!

    哦,哦!“”都给我,都给我吧,我喜欢你的,喜欢——嗯——嗯“她用淫荡地声音回应着。”

    我操,我操!“小夏瞬间就爆发出了激情。”

    啊——天洪——我要疯了啊——你大啊——大啊——真大啊——啊——啊——你弄死我吧——我是你的女人——我是你的——啊!“我妈则死死搂住他的腰,呼喊呻吟,浪声迭起。

    小夏又狂抽猛插了几十下后,一阵快感直袭他的脑门,紧紧抱住我妈的身体,用力的将阴茎往她的身体里捅,然后阴茎爆发出了一股一股的精液,直奔我妈的子宫。当他的最后一滴精液射完后,两人都长长的舒出一口气,然后保持着交合的姿势趴在桌上一动不动,任由空调的冷风吹在他俩身上。过了一会儿两人才从快感中恢复过来。小夏把我妈从桌子上扶了起来,互相拿起纸巾为对方擦拭着各自的私处。弄完后两人相拥着挪到了沙发上,我妈满足地抱着他,低低发娇:“昨晚和你来了四次。今天还这么多东西!你身体可真棒啊!”

    他一边轻轻抚摩着我妈顺滑细腻的腰肢和圆翘丰润的臀部。一边回答道:“我读大学的时候经常运动?《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