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2 部分阅读
    他一边轻轻抚摩着我妈顺滑细腻的腰肢和圆翘丰润的臀部。一边回答道:“我读大学的时候经常运动嘛。就是现在我还经常去健身馆锻炼呢!”

    说完他邪邪地笑了笑。又继续讲道:“不过以后我就要常来找你锻炼喽。你说是吧,琴姐?”

    “讨厌!”

    我妈眼波流转,瞪了他一眼。望着我妈媚态四射的表情和赤裸的身体,小夏体内的欲望再一次升起,下身已经疲软的阴茎再次蠢蠢欲动。看见他的阴茎再次不老实的挺立起来的我妈轻笑一下,伸手将它抓在手中轻轻把玩着。嘴里说着:“小弟弟又不老实喽。”

    他从阴茎上传来的阵阵快感让他自己浑身发烫,便顺手将我妈压在身下,用嘴吻住了我妈的丰乳。他的手顺着我妈的身体一路向下摸到她那湿热的阴户。

    因为刚干完一次,我妈的阴部还残留着他的一些精液,于是他直奔主题,一抬腿将我妈的两腿分开,然后对准那条蜜道用力一顶,就顺利地插入进去。我妈轻轻呻吟了一声,张开嘴说道:“慢点,疼——”

    而小夏则不让她说话,用嘴将她丰润的双唇封堵,一只手握住高耸的乳房,分出两个手指在乳头上轻轻揉搓,另一只手沿着原路之下,伸出中指按在她的蜜穴上。在他亲吻、抚摸、抽插三管齐下的动作作用下,我妈的情欲再一次被飞快地挑动了起来,并持续的攀升着。

    一会儿的工夫,她全身的皮肤开始发红,呼出一口一口的粗气,向后仰着脖子喊叫着:“哦——唉——哦——唉——舒服——你真厉害啊——啊——哦——啊——哦”她的呻吟的声音一阵高过一阵,而小夏也在这淫声浪语中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

    伴随着从阴茎上传来的快感,他知道高潮要再一次不可扼制的来临了。于是他调整了一下姿势,用双手抱着我妈的翘臀让阴户更贴近他的身体,然后俯下身体用阴茎更猛烈的冲击那已是洪水泛滥的私处。随着他快速的抽插,从两人的结合部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而我妈这时也不再大声呻吟,双脚缠在他的腰上,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身体想八爪鱼般缠着。张大着嘴一口一口的向身体里吸气,发出“呵嗯呵嗯”的声音。汗水从得小夏身上如泉般涌出,他一咬牙再次加快了速度,在一阵密集的“劈啪”声后,一股熟悉的酥麻之感像闪电般穿过他的脊椎,直达大脑,灼热地精液又一次涌入了我妈的体内。完事后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绷紧的身体一下子松懈下来,整个身体都压在我妈丰满的肉体上。而她在接收到小夏的又一批地子孙时嘴里高喊了一声:“啊——”

    然后整个身体也松懈下来,缠在他腰上的双腿无力的垂下,两条胳膊也离开他的身体,像大字般伸展。而她的下体伴随着他每一次的喷射无意识的向上停动,就像发羊癫疯般抽动着身体。

    两个人赤裸裸的躺在沙发上。

    仿佛过了好久,小夏站起身来穿上了自己的衣物。对还躺在沙发上我妈问道:“琴姐,用不用送你回家?”

    她嘴里幽幽的吐出声来:“哎呦,弄得我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你真是——真是太强了!算了啦,这里又不是你住的那里没什么车子。我在这儿休息,等会再回去。要让你送啊,待会儿又要使坏了!”

    小夏听完我妈的话,看着玉体横陈、媚眼如丝的样子,非常想再一次插进去。但想到明天有商业活动也就没有办法。蹲下身子吻了吻我妈的嘴唇后就下了楼。她还侧躺在沙发上,绝美的肉体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看到这里我想也是应该走了。

    第o4章

    回到学校的我继续着自己的学习生涯。但始终无法静下心来认真看书,因为一个四十多岁,面容身材娇好的女人长发散乱、香汗淋漓地被一个年青男人操干的淫靡景象时不时的就从我的脑海里面呈现出来。那女人是我的母亲,一位本来一贯被我尊敬,如今感到失望地母亲。

    浑浑噩噩地过完了一星期,又到周末了。正当我百无聊赖坐在自己寝室的床上看着小说打发着时间的时候,寝室的管理员走进我的寝室对我说:“何军,你母亲来看你了。”

    听完这话我大感奇怪,我的学校地处我们县的最南端离家挺远。

    记忆中除了升上高中报道是她陪我来的之后她就再也没来过。今天是怎么回事?

    带着疑惑的我走出寝室下了楼看见我妈风姿绰约地站在寝室楼下的院子里等着我。今天的她穿着一身十分合体的黑色无袖女士套裙,V字型领口大开着,露出胸口大片白嫩的肌肤,可以从外边望到她深深的乳沟,一根在阳光下被照射地闪闪发光的钻石吊坠就静卧在那里。右手腕处戴着一只女装手表,肉色的长筒玻璃丝袜包裹在露出的半截小腿上,脚下一双亮银色的高跟鞋;更让我惊奇地事一贯以略微卷曲波浪长发示人的她今天却变成了一头乌黑发亮的直发,整个人显得既端庄又风情无比。

    “小军,傻小子,别看了,来,跟妈妈走。”

    她见我看着她的新造型发呆地样子不禁露出了迷人的微笑,伸手招呼道。“哦”我应了一下,随她走了出去。

    路上她笑着问我:“怎么样?妈妈的头发弄成这样好看吧?”

    我低着头回答:“嗯。”

    “臭小子,别低头走路。这坏习惯要改掉。”

    她见我心不在焉地答话就转移了话题,对我的走路方法纠正起来。“知道了。”

    我还是那副半死不活地表情。她听了摇了摇头说:“小军,上次妈妈没陪你去买衣服,所以今天我想陪你去买就过来叫你。刚好遇到那个夏总。他说他要去宁奉市,你不是一直都很想去那儿吗?他有车,妈妈跟他说了,他也同意,现在就在校门口等我们。听他说宁奉市又新开了一家大型商厦,今天妈妈就给你好好买几件衣服。待会儿看见人要叫叔叔,知道吗?不要没礼貌。”

    我听完,心里又开始不是滋味了。但嘴里还是答应了她。

    来到校门外,见不远处停着那辆别克轿车。见我们母子出来就开到了我们的身前。我妈打开车后座的门和我一起坐在了后座。打扮得衣冠楚楚的小夏回头看了看我就笑着对我妈说:“沈老板,你儿子看上去和你很像。长大了也是一帅小伙啊!”

    “小军,叫叔叔啊。”

    我妈一边提醒我一边微笑着回答他:“我儿子有些内向,怕生。夏总别见怪啊!”

    我不得以叫了他一声叔叔。他对我点点头,又和我妈说道:“没事儿,小孩子嘛。以后常见就会熟悉了。”

    说完又看着我问道:“对不对啊?小军。”

    “喔”我含糊地应声,眼睛的余光偷偷看着两人。小夏看向我妈的目光有着一丝暧昧和一丝情欲,而我妈眼中回应着的也是含情默默的绵绵情意。

    车子向着宁奉市进发。我无心看沿途的风景,总是注意着他俩。可能是我在车里,他们表现得很克制,不时讨论着一些生活话题。看起来让人觉得两人的关系只是好朋友仅此而以。小夏很健谈,对女人的时装潮流和化妆打扮非常在行。

    从服装、鞋子的搭配一直说到了护肤乳液、爽肤水的使用方法。我妈听得津津有味。他还时不时的问我的学习情况,并对大学里的科目类别做了一番介绍。

    他说他是学计算机出身的,所以也鼓励我去报考计算机专业。听得我妈更是对他好感大增,一双艳丽的碧目火辣辣地紧盯着他。他也从反光镜中看到了,嘴角咧了一咧,露出了一丝让人觉察不出的微笑。

    车子到达了目的地。宁奉市离县城有二百多公里的距离。由于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他把车开到了一家名叫“顺义坊”的酒楼。停完车进去后找了个临窗,很安静的雅座三人一起坐了下来。他叫过服务员点了几个菜、二瓶青岛啤酒和一瓶果汁。等东西齐了之后就招呼着我还有我妈吃了起来。边吃边和我妈讨论着我妈的饭店。他建议我妈扩大规模,把饭店旁边的几家店面都租下来。我妈听了叹气道:“哪来这么多钱呦。就现在的地方一年的租金就要三万,把旁边租下来的话租金肯定翻一倍。这样再扣掉其他费用的话就赚不了什么钱了。”

    小夏听了,不急不缓地回答:“话不是这样说的,沈老板。你光看见了投入,没有发现回报。

    你难道没发现,你们饭店所在的那条街紧邻县城在新开发的商品房小区吗?

    听说楼买的很火,这样的话一年后效益就能体现出来了。只要顶过第一年就什么都不用愁了啊!“我妈听了,觉得有道理,但还是问他:”

    可我现在手头上也没有这么多资金啊?点子好没实力做不到也就等于没点子嘛。“”噢,那这样吧。

    你缺多少资金说个数,我来帮你想办法。赚了在慢慢还我,赔了算我的怎么样?

    “他语调沉稳得说出了他的解决办法。我妈听了,本来就因为喝了酒的有些微红俏脸更加变得红润起来。看着他那张英俊的脸庞浅笑焉焉地说:”

    那怎么好意思呢?

    夏总。你已经很照顾我们饭店了。“”哎,没事。谁叫我和你沈老板一见如故呢!

    我感觉你就像我的姐姐一样,你这样说的话那咱就见外了啊!“他大方的挥了挥手说。”

    呵呵,那行吧。先谢谢你了夏总,等过几天我去你公司和你仔细谈谈怎么样啊?“我妈语带娇媚、一语双关地问他。他也意会了我妈的意思,心里高兴,脸上却很冷静地答应了。

    吃完晚饭,他买单后驱车把我们母子送到了宁奉市新开的百货商厦,陪着一起逛了起来。我妈为我先后挑了三件短袖T恤衫,还有一双耐克的篮球鞋。我发现都是他抢着付了钱,心里算了算大约有二千块。买完我的东西后我妈开始逛起了女性商品区。试穿了几件衣服后挑了其中一件让服务员打包。那是一件宝蓝色的迪奥短袖紧身套裙,售价七千多块。只见他也毫不犹豫的买了单。接着我妈又挑了一双达芙妮白色凉鞋、一套资生堂的化妆品和一瓶兰蔻的香水。三样东西加起来大概有三千块左右。都是他付了账。一点也看不出有心痛的样子。离开商场前,我妈去了商场卫生间打了个电话。我猜想可能是打给我爸撒谎去了。果然没过一会儿我妈出来叫我接过电话跟我爸说了几句。随便和爸爸讲了几句后我挂掉了电话,听见我妈对我说:“小军,现在有些晚了。夏叔叔开回去的话可能不安全。我们今天晚上就到宾馆开房间住上一夜,明天在送你回学校好吗?”

    我逛得也有点累,想休息。就没反对,点点头同意了。

    小夏开车把我们带到一家名叫“嘉和大酒店”的四星级宾馆。三人来到前台,他对服务员说要开二间标准房。服务员抱歉地告诉他标准房已经住满了,但还有一间商务套房,里面有三张床位,问他需不需要。他回头问我妈:“怎么样?要不换地方?”

    我妈看看一脸疲惫地我,想了一会儿说:“算了,就开这间吧。小军累了,让他早点休息。”

    “喔,那晚上我睡沙发好了。”

    他听了我妈的回答这样说道,不知道想些什么就微笑着定了那房间。拿到房卡的我们一起进了房间。

    里面有一室一厅一卫,房间挺大的。我把手上拿着的袋子放到了客厅一旁坐到了沙发上。我妈让我先去洗澡,我进了卫生间简单冲洗了一下就出来了。看见他俩也没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聊着天。我对我妈说:“妈,我累了。先去睡了。”

    “嗯,你去吧。我和夏叔叔还有事要谈,很快就会来睡了。”

    她回答道。小夏对我说了句“晚安”我也回了声进去睡了。可能真有些累,我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不知睡到什么时候,我醒了过来,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凌晨二点钟了。望了望周围,另外的二张床的被子还整齐地摊在床上,并没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仔细听了听外面客厅的动静。电视还打开着,正播放着什么电视剧。但却有一阵轻微地“啪啪”声清晰的传入了我的耳中。我静悄悄地下了床,来到房门口,轻轻地推开一道门缝,顿时香艳的一幕出现在我眼前。

    只见客厅内两人的衣物散落一地,地毯上我妈正浑身精光地骑坐在小夏的身上。她身上的汗水在房间灯光的照射下清晰可见。还有她那根钻石吊坠也正挂在自己深深的乳沟中间闪着淫媚的光芒。一只手在头上把着自己四处飘散的长发,另一只手扶在他的身上,一对丰满的乳房在胸前激烈的动荡着,圆润坚挺的玉臀上下跃动着,下身已经洪水泛滥了,屁股落下的时候都会发出“啪嚓啪嚓”的水渍声,我妈脸已经发红了,张着红润的嘴唇“呼呼”地喘着气。就这样过了一会儿,可能小夏也有点受不了了,看着这个丰满美丽的成熟艳妇一丝不挂的在自己身上起伏着,感受着她湿乎乎的翘臀碰在自己大腿上的淫荡感觉,看着他自己的阴茎在不断出入,那种酥麻的感觉让他下身也不断的要发射了。所以一下子坐起身子,把我妈压到了自己的身下,我妈则躺在地上,高高的翘起了大腿,蜜穴中央湿淋淋的一大片,阴唇红嫩嫩的敞开着,小夏喘了两口气,湿热坚硬的阴茎又一次插入了我妈的身体里,他这次也已经快了,不由得就开始大力的抽送起来。

    随着两人肌肤撞在一起的声音,性器交合的放纵的水声使我妈爽得鼻中哼出了快乐的春歌“啊——嗯——嗯——”

    但由于我在里面的房间她也不敢随便放肆地浪叫。“怎么样,宝贝,爽吗?我的老二大吗?比你老公大。是不是?是不是啊?”

    这时小夏咬着牙低声问着我妈。一边问一边用双手环住我妈的翘臀,引导着自己的阴茎拼命地往我妈的阴户插去。她没有回答小夏的问话,只是用自己的臀部随着他的大力挺动不停地向前顶,用自己那毫无一丝赘肉的腹部与他的小腹不断碰撞。操着操着,他终于顶不住了,很快的就开始射精,他把阴茎紧紧的插到我妈的身体里,一股股的精液冲进了她的阴道。等他把阴茎拔出来之后,我妈整个人都有点发软了,下身不停地痉挛,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含在粉红的阴唇中间,欲滴不滴,很快的整个人就瘫在了地毯上。小夏也喘着粗气趴在我妈的身上轻声对她说:“琴姐,我们去洗澡吧。”

    我妈伸手抱住了他的身体轻声回答:“你可把我给弄死了。我起不来,你抱我去吧。”

    “好咧。”

    他说完立刻把我妈打横抱起,两人都赤身裸体的进了卫生间并关上了门,水声也很快的响了起来。才过了七八分钟左右,就听见我妈小声地说了一句:“又起来了。”

    “嘿嘿,我强吧?来,宝贝,帮我吸一下。”

    小夏的声音也传了出来,他要求我妈给他口交。“不要吧,好脏的。”

    我妈的语气略带不愿。“不脏啊,你看都洗过啦。又不是第一次嘛宝贝,何况大前天在我公司你第一次帮我吸不也挺愿意的吗?”

    小夏对我妈说道。

    “那是——那是我怕被你射进去后晚上和老公弄的时候被他发现嘛。你还说,那天被你弄得满脸都是精液。我回家洗了好几遍才觉得干净,恶心了半天。你,你现在又要让我那样。你,你真是坏死了!”

    只听我妈语带急促地娇嗔道。“哎呀宝贝,那天是我不好我道歉嘛。你看我今天专程陪你们母子来这儿玩就是为了给你赔罪的啊。”

    小夏辩解着。不等我妈回答他继续诱惑着她说:“来,宝贝,你握住它,你瞧它又变大了。看看,多热,多硬,你也很想再试试它在你嘴里变大的感觉吧?”

    “嗨,你真是的。等会儿轻点,别吵醒我儿子。”

    我妈轻叹了一口气便同意了。“好的,好的。来吧,宝贝,伸出舌头,嘶!对,对,就这样,爽啊!”

    只听他吸着气提高了嗓门激动地说着话。就听见“啪”得一声,我妈打了他一下后说道:“叫你轻点的嘛,再这样不给你弄了。”

    话音刚落小夏连忙压低了声音像我妈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宝贝。实在是太舒服了,别生气啊。”

    他又哄了我妈几句后两人就都没有说话了,只听到“雪雪唔唔”这样我妈吸吮他阴茎与从鼻子中哼出来的声音,还有小夏那带有兴奋和颤抖地“哦,哦”声。就这样过了四五分钟,听见小夏喘息着说道:“好了,宝贝,来,站起来,屁股翘起来,手撑着这儿,对!我要进去了。准备好了吗?”

    “花样真多,快点吧。弄完我就要去睡了,明天还要送我儿子回去呢!”

    我妈那甜腻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她刚说完就“噢”地呻吟了一声,马上又压低了音量一边呻吟一边对他说:“你——哦——哦——你怎么这么厉害——哦——哦——你太厉害了!”

    “爽吧,大吧,硬吧,宝贝?”

    小夏一边抽送一边问我妈。“爽——真爽——啊——爽!”

    我妈的回答也开始断断续续起来。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我听到我妈娇喘着说:“喔,乳头好爽,轻点嘛,不要那么大力,弄疼我了。”

    他喘着气对我妈说:“宝贝,你的奶子好大,好圆。我真嫉妒你老公!”

    “哦——哦——那——那你当我老公啊!”

    我妈已被他再一次挑逗的兴起,语无伦次地回答着。“好啊!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老婆了!我,我要每天都干你!好不好?老婆?”

    他也干得越来越兴奋,渐渐把我在房里的事抛在了脑后,疯狂地冲我妈叫着。她听了,发出更加淫浪地回答:“好啊——好啊——天洪——老公——干我啊——使劲干我——我每天都让你干啊——老公!“话音刚落,小夏的抽送更为猛烈了。在我的耳朵里听到的是他的喘息与我妈的娇吟,还有那”噗滋噗滋“的肉体撞击声和阴茎在阴道抽插的水唧唧的声音在卫生间里回荡。可能小夏前面已经出了几次精,这次足足干了我妈有四十多分钟,她的呻吟声也随着时间的流失渐渐地低了下来。这时我听见小夏对我妈说:”

    老婆,腿软了吧?来,换个姿势。你坐上去。“我妈则有气无力冲他发浪道:”

    你还不射啊?快点射吧老公。不然人家明天起不来了。““好了,就快来了宝贝老婆,我抱你上去。”

    说完话的他很快又插了进去,使劲地抽送起来。十多分钟后我忽然听到本来还在低声呻吟的我妈渐渐地又提高了嗓门。“啊——我来了——老公——嗯”她开始胡言乱语起来。小夏也开始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并对我妈叫着:“啊!啊!啊!老婆,要来了,又要来了!准备迎接老公的子孙吧!”

    我妈骚浪地回应着:“来啊——再来啊——我要你永远这样——永远要我——要我——啊!”

    小夏听到她如此淫荡的话语,霎时间就感到快意如仙,精液如开了闸一般猛地射出,全数送进了她温暖的体内。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我妈无力的对他说道:“你真是我命里的冤家啊!”

    他也语气十分温柔地回答我妈:“真想抱着你一起睡!我应该感谢你老公!要不是他对你这么粗枝大叶我怎能拥有你这样有风情的女人啊!”

    我妈听他提起了爸爸,语气变得黯然起来:“他前几年查出了前列腺炎。现在我和他弄得时候没几下他就出来了。嗨!”

    小夏连忙安慰起了我妈:“不开心的事情就不提了。都是我不好,刚才要不我说——”

    “好了,别说了。我们快点洗澡休息吧。不然明天真的起不了床了。”

    我妈阻止了他说下去,两人草草地洗了一下身子就从卫生间出来了。我妈裹着浴巾从地上拿起了自己的衣服就朝卧室走来。我也赶忙又钻进了自己的被窝,装得呼呼大睡的样子。我妈进房后看我睡得死死的,她自己也躺上了另一张床睡了。

    等她慢慢熟睡,我睁开眼睛回想着今天看到的这一幕。

    第o5章

    中午起床后,两人又表现的好象普通朋友一般。我和他俩先后洗漱完毕。下楼去餐厅吃了点饭。餐桌上的他显得非常热情,时不时的给我妈还有我夹菜。我妈也总是偷偷地用自己的美目温柔地注视着他,眉梢上的春意依稀可见。弄得我郁闷不已,只能满头使劲吃饭。

    饭后我们回到了房间里。我妈把昨天买的衣服和鞋子拿到里屋换穿了起来。

    等她换完出来,我和小夏的眼光都被她给吸引了过去。只见她一身宝蓝色的短袖紧身套裙,披肩的顺直长发,丰挺的乳房将胸前的衣服高高顶起一座山峰,衬托出她那凹凸有质的婀娜身姿。白色的透明丝袜包裹着那双迷人的大腿,还有那双白色的高跟凉鞋穿在她的脚上也显得分外妖娆。她看着正在发呆注视她本人的我俩,嘴角含俏,轻轻对我说道:“小军,走了,我和你夏叔叔送你回学校吧。妈妈也要回饭店去了。”

    “呃,对,小军,该回学校了。”

    小夏也清醒了过来对我说。“嗯”我答应了一声。三个人随即拿好东西离开了宾馆。

    轿车驶离了宁奉市,朝县城的方向开着。路上两人依旧说说笑笑,只是因为我在的关系而没有表现得太过露骨。二个小时的路程很快过去,车开到了校门口。

    我拿了东西下了车,转身对小夏说了一句:“谢谢夏叔叔,再见。”

    他听了微笑着回道:“不客气小军。以后有什么东西你爸妈不给你买的就跟我说,我来买给你。”

    说完他从自己的包里拿了一张名片递给我后又说道:“拿着,这是我的名片。打电话或者到我公司找我都行。”

    我伸手接了过来,上面写着“兴业集团驻定沈县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夏天洪。”

    底下是他的通讯联络方式和公司地址。

    “哎呀,夏总,这怎么好意思呢?昨天就已经太破费你了。小军,快还给你夏叔叔。”

    这时我妈的声音传来。见我要把名片递还给他,小夏连忙对我说道:“小军,别听你妈的。快拿着。”

    接着又对我妈讲道:“沈老板,没事的。我看小军他挺好挺乖的,我很喜欢。以后我有时间也会督促他的学习。你就放心吧!”

    我妈听了其绣美的脸庞再一次展开了笑颜。半是埋怨半是感谢地对他说:“夏总,你真是——嗨,那行吧。”

    说完又朝我讲:“小军,听到了吗?以后有学业上的问题没弄懂的就多请教请教夏叔叔。但不许你来问夏叔叔拿钱。明白了吗?”

    “知道了。那我进去了妈。”

    我答应了一声就转身朝寝室走去。“这孩子!”

    我妈无奈地低语了一下就对小夏说:“你等一下,我送他到寝室。”

    小夏大度地挥手说道:“没事儿。你先去送他吧!”

    我和我妈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到了我的寝室。里面室友们也都不在。她帮我整理了一下床铺,又给了我五百块钱,叫我买些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说完这些她就跟我告别离开了寝室。我站在门口看着她艳丽的背影,决定再去看看他们会到什么地方去,就悄悄地跟了上去。刚走了一段,就见她拿出了手机打电话。接通后听见她对电话那头讲道:“小王,下午我还有些事情,可能要晚上七点左右过来。

    有什么事情你打我电话吧。对,那先这样。“说完就挂上了电话径直往校门口走去。她口中的小王是她饭店的领班。我看了看手表,现在才三点不到。心里断定他们又要去偷情了。也就继续远远跟着。

    到了校门口见她上车后轿车就往县城方向驶去。我赶紧跑到了学校边一家小卖部找《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