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10 部分阅读
    她骄傲地回答。接着我们又前行了一段路,来到了一条小河旁。三人都有些累了,于是就在河边的一棵大树下休息。我妈从坤包里拿出出门时带的旧报纸后平摊在地上,然后我们就一起坐在了上面。一边欣赏着河对岸的景色一边聊着天。

    聊了一会儿,有些无趣的我站起身来朝四处张望。我妈见我这样就问道:“小军,看什么哪?”

    我听后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临机一动后说道:“没什么妈,这河水能喝吗?我口渴了。”

    “傻孩子!这河水是从上游下来的,那边还有几个村子用这河水洗衣服碗筷什么的。喝了就要肚子痛。知道吗?”

    我妈宠腻地摸着我的头笑着说道。“哦。”

    我点点头后答应道。这时坐在我妈身边的小夏出声了:“小军,口渴的话那你去村口那边去买水吧。来的时候我看见那里有家小卖部。

    叔叔给你钱。“说完他就从自己钱包里拿了张五十元的钞票递给我。我连忙摆手并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有的。“但他并没有停下,还是把钱塞给了我,嘴里还说道:”

    去吧,顺便给我们也买两瓶。“我看了看我妈,见她也没有反对而是冲我微微点头。于是我就离开,朝村口小卖部方向前进。

    村口小卖部离小河边还是挺远的。对这里的道路不熟悉的我只能沿着来时的路行走。大约二十分钟后到了小卖部。我买了一瓶可乐和二瓶矿泉水后就回头朝小河边走去。当我快到河边的时候,视力还不错的我远远地就瞧见他俩亲热地搂在一起接着吻。小夏背靠着大树,一只手揽着我妈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则已经伸进了她的上衣里面不停的揉弄。而我妈斜躺在他身前,玉背几乎横躺在他的臂弯处,两手扶着他的肩膀享受着他的亲吻和爱抚。两人的嘴唇紧紧地粘合在一起,贪婪地向对方索取着彼此口中的津液。就在这时候,一边缓缓前行一边看的入神的我不小心踢到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脚上传来的疼痛感让我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哎呦!”

    正热吻不止的两人听到了我的声音后慌忙分开身来。他们还神情紧张地站起身来想看个究竟,见到是我以后便略微放松了些。我走到他俩近前,两人的脸上都红彤彤地,而且呼吸都有些急促,显然刚才的那阵亲热所带给他们各自的快感还不能使他们马上冷静下来。我甚至还瞅见小夏下身的裤裆处还微微隆起着。见此我也不知所措的站在他俩面前,气氛一度有些冷场。还是小夏率先摆脱了这让大家尴尬的场面。只见他从自己外套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金属烟盒,抽出一根烟后用打火机点上吸了一口后微笑着对我说道:“回来啦。”

    “嗯,叔叔这给你。”

    我边说边把买来的水和找回来的零钱一同递给他。“哎,钱不用还我了。你拿着吧。”

    他边说话边把我拿零钱的手给挡了回来,只是把那两瓶水拿过去,顺手递了一瓶给我妈。我也顺水推舟地把钱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此时接过矿泉水的我妈已经喘匀了气,调整好心态的她打开瓶盖喝了一口后问我:“儿子,刚才怎么了你?”

    我听了马上回答:“没什么,就刚才不小心踢到块石头有点疼。”

    “怎么这么不小心哪!把鞋子脱下来让妈妈看看伤哪了?现在还疼吗?”

    听完我的解释她立刻关切地问道,还弯下身子想把我的鞋脱了查看一下。

    “没事了,没事了。”

    见她这样,不想在大冬天在野外脱掉鞋和袜子挨冻的我赶紧说道。

    “真没事吗?”

    她还不放心,继续追问我。“真没事的。放心好了。”

    我还是坚持着回答道。见我如此她也就放弃了查看我脚的想法,站起身来对我和小夏说:“那我们还是回去吧。”

    我和小夏听后也没有反对,然后三人就离开了河边,按原路返回外婆家。

    回到外婆那里的时候外婆她已经烧好了午饭。她正要给我妈打电话我们就回来了。于是大家又围坐在一块吃起了午饭。由于我还在想着之前他俩在河边缠绵亲热的情景,所以草草吃了一点后就起身告辞,到楼上昨晚我睡的房间,靠在床头半躺着看起了电视。一边看一边还在想着那些少儿不宜的场面。谁知过了一会儿,小夏从外面推开了被我虚掩的房门走了进来。见他随手关好门,坐在床尾处也看着电视顺带还和我说话。我也只好和他有一言没一句搭着话。东拉西扯了一会儿以后,他开始小心翼翼地问我:“小军,刚才在河边你是不是都看见了?”

    我听完愣了一下,看着他那双如钻石般璀璨的星目盯着我的样子不由的有些慌乱,随即低下了头,没有回答。“呵呵。”

    见到我这样表现他轻笑了一声。然后又问道:“你想知道我的身世以及我和你妈是怎么开始的吗?”

    听他这么问,对此非常好奇地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嘴里回答道:“想知道。”

    他听见后就躺倒在床,双手向左右平伸,脸上似乎带着感慨的模样。紧接着他就慢慢地讲了起来:“我是一个孤儿————在他缓慢的述说当中,我了解了那些我想知道的事情。原来小夏他是个孤儿,他父母不知道为了什么在他出生后就将他遗弃在了省城人民医院的大门口。只是在摆放着他的婴儿篮里塞了张纸条,上面也只有一个字“夏”所以这字后来就成为了他的姓。至于“天洪”这个名是他到了省城一家孤儿院以后院长给他取的。

    他在孤儿院生活了许多年,一直到他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被一对从事考古工作,久未生育,年龄都在五十岁的夫妻收养之后才离开了那里。那对夫妻的思想非常开明,收养他后并没有让他改姓。因为夫妻两人的工作性质,所以从被他们收养以后他就开始了和他们一起东奔西跑的日子。由于工作繁忙,他们夫妻平时也照顾不到他。生活的经历也就促使他养成了独立成熟的性格。虽然经常转学,但学习上很刻苦的他一直是那些教过他功课的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后来高考的时候他也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省城大学的计算机系。

    在大学里他遇见了他第一个爱上的女子。不过那个女子是他的专业课老师。

    从他对那女子的描述中我就知道了他为什么喜欢成熟女性的原因。孤儿出身的他并没有得到过普通人都享受过的父母之爱。这一点他的养父养母也许也没有做好。

    内心对这种感情的憧憬也就会随着生理上的发育渐渐形成对成熟女性的爱恋。

    他的那位女老师当时也是四十岁,应该也很美丽。但和我妈一样,都是有夫之妇。

    而且她的丈夫还是学校的副校长。深知自己不切实际的小夏只能把这份爱埋藏在心里。大学的四年时光里,只要有她的课,他都会风雨无阻地去听课。平时能和她说上几句话就能让他开心一整天。后来等到毕业实习,成绩不错的他被学校推荐到兴业集团。在那里他的埋头肯干、思维活跃、尽职尽责等优秀表现赢得了集团上层的一致好评。实习期满后就顺利地和集团签约,成为了一名正式的集团员工。正当他想把这一好消息在毕业典礼上去告诉他的那位心中爱慕的女老师时,却得到了她和她的丈夫一起离开学校去西部支教并且不会再回学校的信息。

    这样的现实只能让他暗自伤神,在参加完毕业典礼后默默地离开了学校。

    他很坚强,很快的调整了自己的状态。然后信心十足地投入到事业当中,而且很快专业能力过硬的他做出了成绩,并被提拔为部门主管。享受起年薪十二万的待遇。这期间他也尝试着谈了几次恋爱,但结果都无疾而终。他觉得那些女孩子都非常稚嫩,只喜爱表面的浮华,没有成熟女性所拥有的那种内敛含蓄的气质。

    为了解决生理需求,他也去过风月场所找那些欢场女子。但在那里他只能体会那种赤裸裸的肉体交易发生后所产生的空虚感。这样过去三年以后,他的养父母因为一次车祸不幸双双去世。使他又遭受了沉重打击。处理完养父母的后事,休息了一个月以后。集团领导找他谈话,让他来集团设立在我们县的分公司并担任总经理一职。年薪也被提高到二十万。于是他就这样来到了我们这里。

    至于他和我妈,他说也是在非常凑巧的情况下结识的。当时他晚上有事没吃晚饭,事情办完后他开着车满县城的转悠想找家饭店随便吃点宵夜。碰巧开到我妈饭店那里,他就停好车进去了。进去见到我妈以后就被她秀丽的容颜,完美的身材,高雅的气质,迷人的魅力,亲切地笑容以及得体的谈吐给深深吸引了。打那以后他晚上只要有空,都会来我妈的饭店,订一个小包厢,点上几个下酒菜和一瓶红酒。然后找我妈来聊上几句。慢慢地我妈和他也熟悉了起来,有时候我妈还会陪他喝上几杯。聊天的内容也丰富了起来。知道他身世以后我妈对他非常同情,经常安慰他,鼓励他。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之中我妈对他产生了一种朦朦胧胧地好感。而他也开始大胆的约我妈出去。并不顾及她已经有丈夫和孩子的事实。

    因为他觉得他自己再也不能错过上天降临给他的这个机会了。开始的时候我妈也拒绝过几次,但生性善良的她面对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坚持只能勉强答应了他。

    谁知这一步跨出去后就再也收不回来了。据他所讲,就在他云飞小区的房子里,两人第一次完成了身体的融合。而且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讲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会儿,从床上坐了起来后继续对我说:“小军,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要表达什么或者炫耀什么。我只是想要让你了解我。对于给你和你父亲所带来的伤害我只能说对不起!但我更不能忍受没有你母亲的日子!”

    我见他情绪有些激动,便出言劝解道:“叔叔,我说过我已经不怪你了。我也希望你们在一起能够幸福。”

    我的话让他有些高兴,语气也变得轻松下来:“小军,谢谢你能这么说。你能和叔叔成为好朋友吗?”

    “可以啊。”

    对于他的问题我很快做出了答复。“那我们一言为定!来,握个手!”

    刚说完他就朝我伸出手。我也把手伸了过去。一个青年和一个少年的手就这样握在了一起。

    “你们快下来吧!该走了!”

    就在此时我妈的喊声从楼下的庭院里传来。

    “那我们走吧!”

    他听了立刻和我说道。我点了点头,关掉电视后就和他一块走下楼去。在庭院里,我们三人跟外婆道别后就拿着外婆给我们的土特产上车离开了这个村子。车子经过一些小路后很快地就开上了平坦地水泥公路。这时我妈开口问小夏:“你们刚才在上面聊什么啊?说这么久。”

    “没什么,就关于体育方面的事。是不是啊?小军。”

    他一边说一边借用驾驶座上面的反光镜冲我使着眼色。“是的。”

    心领神会的我赶紧出言附和。我妈见我和他这样回答也就不再追问下去了,转头向外,看起了车外的景色。小夏也专心致志地开着车子一路朝县城驶去。

    快进城的时候,他把车开到了一个公共厕所旁边停下。然后他对我妈说道:“我去上厕所,你去吗?”

    “我不去。你去吧,我们在车里等你。”

    我妈回答道。

    这时他又悄悄地用眼神暗示我妈,嘴里还问着:“真的不用去?”

    这一切都被我收入了眼里。但我还是装着不知道的样子看着车窗外。“嗯?哦,小军,妈妈也要去趟厕所。你在车里等一下啊。”

    我妈犹豫了一下后对我说道。看来还是同意了。不等我回话两人就下了车朝厕所走去。等他们进去三四分钟以后,我也下车。

    小心的走进了厕所。来到男厕所外,并没有发现小夏的身影。知道他们要干什么的我走出了男厕所,在女厕所的外墙转悠起来。很快我就发现了那里的排气口对外开着。于是我慢慢地靠近了那里,探头朝里面望去。女厕所里此时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他俩正在其中的一个小阁间里,此刻的小夏正站在那儿,他的裤子已经被他拉下,裸露着下身。而我妈正蹲在他的身下,俏脸埋在他的腿间。只见她嘴里发出“嗯嗯唔唔”的声音,低着头,左手握着阴茎套弄着,那张性感红润的朱唇把龟头含在嘴里,右手在下面握住两颗阴囊,手口并用着。偶尔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着;左手大力的套动着阴茎。很快在小夏龟头的马眼处出现了几滴白色的液体。她见此用舌尖在马眼舐着、逗着、又用牙齿轻咬他的龟头,双手在他的阴囊上不停地抚摸、揉捏着。爽得他嘴里发出“嘶嘶”吐息声。

    双手还放在我妈的头上不停地揉摸着她的秀发。这时我妈把阴茎吐了出来,喘了几口气后抬起头,表情娇羞的对他说道:“坏蛋!快点射啊!小军还在外面哪!”

    “很快的,很快就会来了!宝贝!继续啊!”

    他涨红着脸,语气急促的对她说。

    我妈听了随即张开鲜红欲滴的朱唇再次含住那紫红发亮的龟头,再用香舌舔着龟头,舌头在他的龟头下面的沟槽里滑动,不时又用香唇吸吮、用玉齿轻咬,接着她的嘴上上下下套弄他的阴茎,波浪长卷发也随之开始飘荡起来。小夏也配合着她的速度挺动起腰来,希望能弄的深一点。他的屁股急速的摆动,好让阴茎在她的嘴里加速抽插。一时间只见我妈柳眉深锁,嘴的两腮涨得鼓鼓的,几乎被他干到喉咙去了。不多久他的阴茎已经被我妈舐吮套弄得坚硬如铁棒,青筋暴露、粗大无比。她也再一次吐出了阴茎,改用单手飞快地套弄它,并且面色潮红,气喘吁吁地向上看着他低声淫叫道:“射啊!射啊!”

    这种强烈的心理刺激使得他终于控制不住,“噢”的一声低吼,腰眼一阵酥麻,随即精关大开,粘稠滚烫的精液从阴茎里喷溢而出。就在这时我妈的脑袋往旁边一偏,躲过了一些精液。但还是有几滴落下了她的外套和秀发上。虽是这样,但她的手还一直套弄着小夏的阴茎并没有放掉,直到他射完为止。望着她那副对小夏的阴茎爱不释手的淫媚模样。

    我一时间也陷入了迷茫之中————“嘀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回忆。

    于是我走到了电话旁接起了电话。是我妈打过来的。他俩在公共厕所里的淫乱结束以后很快的回到车上,不久就将我送到了我家小区门口。她现在打电话过来只是跟我说一下他们也已经到了家。我匆匆和她说了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继续回房上网。

    第18章

    寒假的第一个星期我过得非常惬意。家里没人的这点好处可以让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要么在家玩电脑上网到深夜。要么应同学之邀去外面玩,不用再担心因为出去玩的太晚而被父母责备。有时我甚至会在心里暗暗庆幸父母他们的离婚。

    不过我妈这段时间到几乎每天都给我打电话。知道了爸爸还没回以后她几次都想要过来看我。而我不想让她看见现在家里有些脏乱的情形,所以就都被我婉言拒绝了。但是为了让她不产生什么不好想法,我还是和她约定周末去她那里吃饭。

    到了星期天上午十点多,我从家里出门后坐出租车来到了他们所住的云飞小区。没花多少时间我就到了我妈和小夏他俩住处的门口并按响了门铃。“叮咚叮咚”门铃才响了两声之后门就被打开了。我抬眼望去,是小夏给我开的门。此刻他站在房门内满脸微笑着对我说道:“是小军啊!别站着了,快进来吧!外面冷。”

    说话的时候人也没闲着,半侧着身子把我让进来,手还去拿了双拖鞋将它递给了我。于是我进了门,跟他道了声好后就换上了自己手里的拖鞋走到客厅里。

    这时候我妈也从离客厅不远处的厨房里走了出来。她一副居家女性的打扮:上身一件银灰色的圆领薄羊毛衫,下身一条黑色运动休闲裤。纤细的腰肢上还系着条印有花朵图案的围裙。波浪长卷发也还是用发带绑着垂在身后。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的温柔亲切,眼角眉梢上的丝丝春意和略带红润光泽的秀丽容颜也显示着她现在和小夏在一起是过得多么的幸福。

    “儿子,过来让妈妈瞧瞧。”

    她这时对我说道。可还没等我过去,她已经走到了我面前,深情地注视了我一会儿以后说道:“儿子,要注意休息!小小年纪都有黑眼圈了!”

    说完她又摸了下我的脸后继续道:“人也有点瘦了。”

    此时我被她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一边低下头一边和她说:“妈,以后我会注意的。你别担心。”

    刚说到这儿,小夏对我们母子俩分别说道:“小军,别站着了。坐下啊!

    坐下看电视。绣琴,我去给他泡杯参茶。“听到他的话我就依言坐到了沙发上,而我妈则回答他道:”

    还是我去泡吧。“”不用不用,你陪小军坐着。“他听了摆了摆手之后说。然后就进了厨房。见他进去后我妈也坐在我身边,继续对我说:”

    儿子,你一个人在家一定要自己掌握作息时间。每天千万别太晚睡!不然时间长了,身体就会吃不消的。明白吗?“”知道了,妈。“我边冲她点头边回答道。见我如此她也眼含笑意,摸了摸我的脑袋后和我一起看起了电视。

    没过一会儿,小夏就拿着杯冒着阵阵热气的参茶从厨房里出来了。他走到我身边,一边把茶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一边说着:“来,小军。趁热把它喝了。这是上好的美国西洋参。非常滋补的。”

    “嗯,是的。妈妈也在喝的。你快把它喝了吧!”

    我妈也帮腔道。于是我拿起了杯子,一口一口的喝着杯子里的参茶。

    “要小心烫!”

    这时候我妈出言提醒我道。接着她又对小夏说:“你来陪小军吧。

    我去烧饭了。“”哎,不用了。今天就让我给小军露一手,看看他喜不喜欢吃我烧的菜。“他见我妈作势要起的时候连忙反对道。紧接着不等我妈说话就再次进了厨房。瞧他这样我妈笑了笑,就继续和我看起了电视。

    当我一边和我妈聊天一边将参茶喝完以后,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快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小夏终于把午饭给做好了。随着他把菜和碗筷在桌子上一一摆放好后,我们三人就围着餐桌一同坐了下来。我闻着桌子上香气四溢的美味佳肴禁不住食指大动,用筷子夹了一块油炸里脊肉朝嘴里送去。嚼了嚼后不由的说了声:“真好吃!”

    小夏听到我的称赞非常高兴。一脸洋洋得意的他笑着说:“好吃吧,我昨天就和你妈说了,让你今天尝尝我的手艺,看你喜不喜欢。现在你喜欢那就多吃点。不过别只盯着这里脊肉,尝尝这个清蒸带鱼,还有这红烧鸡翅,还有剩下的这些。都尝尝看,”

    他边说边用筷子点了点桌上的这些菜。我顺着他点的顺序一路品尝过去,发觉每道菜都是相当的可口。所以不等他们落筷我就开始大块

    垛颐,吃的不亦乐乎。他俩看我吃的那么高兴,彼此间也相视一笑后也一同吃了起来。

    午饭四十多分钟后结束了。休息了一会,我们在小夏的建议下准备出门去离县城三十公里远的海天市逛街购物。下午一点半大家一起下了楼。此时的我妈已经换上了一件驼色的半袖毛领羊绒大衣,里面套着件淡紫色的圆领羊毛衫,腿上穿着一条咖啡色的女装裤和一双同样驼色高筒皮靴。波浪似的长卷发自然地倾泻在她自己的香肩上。精心修饰的俏脸也是一派娇媚细嫩的样子。这样的装扮使她看上去显得非常高贵典雅。到了楼下的我们很快就坐上了小夏的轿车。车子开出小区大门后飞快地朝海天市进发。

    轿车经过半个小时的行驶后终于到达了海天市。小夏找到一个综合购物广场的大型停车场后把车开到了那里,停好车付完停车费以后三人下车朝购物广场走去。走到里面,我才发现这个广场的面积相当的庞大。它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呈不规则几何形状的喷泉湖,可能是冬季的原因喷泉此时并没有打开。以这湖为中心四周全都是国内外知名品牌的专卖店。正南面方向还矗立着一幢圆柱体模样的三层商场大楼。外面写着“国际购物中心”这六个大字。根据小夏所讲,这个商场里卖的全部都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奢侈品品牌了。虽不如上海的恒隆广场购物中心,但比这个广场另外那些专卖店的东西都要贵上不少。于是我带着好奇地心理和他俩一同进了“国际购物中心”在里面我终于体会到了为什么有人说“人是分阶层等级的。”

    这句话所内存的含义了。在这里转悠购物的人其实很少,但无一不是腰缠万贯、一掷千金的主。买东西的时候连价格都不问,只凭他们的喜好就买下。看的我是连连咂舌,内心感触颇多。

    想着这些的我和挽着小夏胳膊并肩前行的我妈此刻进了范思哲品牌的销售区。

    他想为我妈买过年时所穿的衣服。而她也没有拒绝小夏的好意,也没有被标签上能让绝大多数人望而生畏的价格所吓倒。举止从容优雅,仪态大方地为自己挑选着喜爱的衣物。试穿了几件之后,她在其中选择了一件米色的双排扣女士长风衣套裙装,并示意导购员让其打包并开票。小夏也随之跟着去刷卡结帐。那件衣服的价格是二万六千元人民币。这已经相当于我父亲一年零三个月的工资加奖金的总合了。看来外形俊朗,身体强健,年少多金,事业成功还有一手精湛的厨艺而且对我妈还专一的这些优点都能够成为我妈倾心于他的原因。更何况爸爸的隐疾影响了他们夫妻间的房事,更让处在生理需求最旺盛年龄段的她心神难耐。

    所以当面对着这么优秀的小夏所给予她的爱慕与追求,最终产生这样的结果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正当我想到这儿时,“啪”的一声打断了我的思索。定神一看,原来是我妈伸手拍了下我的肩膀。然后她嘴里还问道:“想什么啊,小军?”

    回过神来的我就马上回答她:“没有什么啦,就是有点累了。想睡觉。”

    “哦,那你在坚持一下,等夏叔叔付完钱我们就回去吧。”

    听了我的话以后她也很快和我说着。没一会儿的功夫小夏就过来了,我妈跟他说了我现在的状态以后他马上就改变了原来的想法,立刻和我们母子两个走出了中心。来到停车场取车回县城。可能是受这星期不规律的生活的影响,坐在车后座的我竟然真的有些变得昏昏欲睡。还没到县城里就在座位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半梦半醒当中我感觉好象被人背在身后,过了一会儿又被脱去了身上的衣物和鞋子。然后躺在了一张温软舒适的席梦思大床上了。

    不清楚睡了多久,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变得有些昏暗。过了几分钟以后我才明白过来我现在是在我妈和小夏住的地方。从卧室里能隐隐约约听见客厅里传来的电视声,但却没有他们的说话声。接着我下了床,想打开卧室门出去。

    刚开门出来,没走几步我就听见了厨房里有异样的响动。心知又能瞧见他们淫乱的我静悄悄地踱步向那边靠近。到了门边,厨房的门没有关严实,正好留出一道缝隙能让我看清里面此时的状况。现在厨房里一片春光无限的淫糜景象。他俩的衣服和裤子全都散落在厨房的各个角落。已经全身油光铮亮,汗水遍体的小夏此刻正坐在水池边的平台上,双手扶着台沿,也只有袜子还穿在脚上。他的表情相当愉悦,因为我妈现在正赤裸着身体,将一个沙发的靠垫放在厨房的地砖上垫着膝盖跪在他身《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