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12 部分阅读
    不过他们之间的事是我无法管,也并不想管的。所以我也只能在电话里安慰她,让她别多想。还有就是和她约定周末的时间去探望她,仅此而已。

    很快周末到了。我按照和我妈的约定去了云飞小区。快要到那里时她用手机给我发了条短信。我打开一看,她在短信里跟我说现在她不在家而在驾驶学校学车,中午才能回来。还说明了备用钥匙的摆放位置并让我自己先去她和小夏所住的地方。看完短信以后,心中有数的我没花多长的时间就到了公寓,在门口的地毯下找到钥匙以后开门走了进去。此时房间里空无一人,据我妈所说小夏这两天去了广州,并没有在。我换了双拖鞋后来到电脑桌前,坐在了椅子上顺手把电脑打开,开始在上面搜寻起上次我看到的那段我妈和小夏的性爱视频。不过令我失望的是那段视频已经被删除了,他俩也没有再拍摄另外的视频。见如此我也就不再继续找下去了,转而打开了QQ,和里面的网友们聊了起来。

    和那些天南海北,彼此不知道姓名,不知道身份的网友们无拘无束聊了二个多小时以后我就下线了。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快到下午一点了。

    “怎么我妈还不回来?打个电话给她?”

    内心怀着这样想法的我拿出了手机,拨打起她的电话。“嘟——嘟,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不在服务区。请您稍候在拨。”

    手机里传来了这样的提示音。不甘心的我又一次打了过去,可还是和刚才一样。于是我只好挂掉了电话,一边猜测她还不回来的原因一边进了厨房,从冰箱里拿了包酸奶还有一袋蛋糕以后就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吃了起来。这些食物很快就被我给消灭干净了,但是我妈还是没有回来。考虑了一下之后,我起身穿鞋,拿上钥匙后离开了公寓。来到小区门口等出租车去驾驶学校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在小区门口的马路上,我等了几分钟才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了地址以后他掉转了车头,朝我要去的地方驶去。车子刚拐过小区前面的路口时,头向着车窗外张望的我正好瞧见我妈的身影。她此时正好在这条道路中段靠右侧的地方从一辆挂黄色牌照的桑塔纳教练车上下来。一眨眼的功夫我所乘坐的出租车从那辆教练车的旁边经过。我连忙转头向那儿看去,只见我妈下车后并没有马上离去,还站在教练车驾驶座的车窗外,弯着身子和里面的人说着些什么。看到这儿我马上叫驾驶员停车,付了车费以后从里面出来以后便一步步的朝她的方向走去。

    快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已经直起了身子准备离开。我见此赶紧喊了一声:“妈!”

    她听到后回过了头,看见是我之后便迈步朝我走来。一边走一边还问道:“小军,你怎么下来了?我不是让你在家等我吗?”

    我刚想回话,那辆还没开走的教练车的驾驶座车窗里探出了一道身影,并对我说道:“哎,你不是何军吗?怎么?你是沈阿姨的儿子?”

    听到这我定神向驾驶座望去,一张长得眉清目秀,神采奕奕的俊脸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是他?”

    我看到这人心里“咯噔”一下,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为什么会让我如此?那个人名叫陈凯,是我校高三年级的学生。别看他斯文的外表,说起这人的大名,那在我们学校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拉帮结派,打架斗殴,调戏女生,辱骂师长这些在我们眼里属于大逆不道的坏事放到他身上那是一样不落,全都干过。学校里甚至还有两位女生被他弄得怀孕,最后被学校勒令转学。这些坏事都在他那个当县委书记的父亲全力周旋之下通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学校领导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因为毕竟都是在他的父亲治下混饭吃,这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所以对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过分就不会去管他。他也乐得如此,大部分日子都不去学校,在外面瞎混。至于他认识我,是因为我刚升上高中时,同班一个和我关系不错的男生跟他混过一段日子。有时我找那个男生也会见到他。碰上他高兴的时候他也会跟我打个招呼,递根烟给我。

    所以我们也算是点头之交。

    就在我的脑袋乱七八糟的胡想时,只听见我妈出言问他:“陈凯,你认识我儿子啊?”

    她今天的打扮非常靓丽,一头乌黑的波浪发飘逸地垂在脑后,全身一套裙摆及膝,价值不菲的浅灰色套装裙,裁剪大方庄重却又不失女性的妩媚。一双修长圆润的玉腿上若有若无裹着一层肉色丝袜,足蹬黑色半高跟搭拌扣皮鞋,活脱脱一个成熟白领丽人的优雅形象。“是啊,沈阿姨。真是挺巧的。”

    他见我踌躇着,一副不敢和他说话的样子并不在意。坐在驾驶座上满脸微笑着回答我妈。

    然后他又对我妈说道:“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沈阿姨。把您的手机给弄坏了,那手机您先凑合着用。等过几天我再出钱陪您一起去买个好点的。”

    “哎呀,没关系的。刚才你已经不是赔给我手机了吗?不用再去买了,我看这个就挺好的了。”

    “这可不行!我说过的话那是肯定算数的。那先这样,到时候我打电话给您啊!

    沈阿姨,何军,再见!“他说话的语气不容否定,讲完后就冲我们母子潇洒地挥了挥手,然后就开车走了。我和我妈也转身向云飞小区走去。

    在回去的路上,我询问着我妈关于她手机的事情。她也慢慢的跟我解释着。

    原来陈凯现在也在学车,和我妈刚好是同一个教练。今天他们一个学习组的人在驾驶学校练车。轮到陈凯他开的时候,一个没留神,差点撞上了一起在同一块场地上练习的教练车。当时我妈正好在车里,她正拿着手机准备给我打电话。

    也是没拿稳,被他踩下的急刹车所产生的惯性搞得一个趔趄,手里的翻盖手机就摔了出去,砸在了水泥地上,分成了二瓣。后来等到下课以后,不停对我妈道歉的他又跟教练借了车,和我妈一起去了手机专卖店给我妈买了个新手机算作赔偿。

    接着就把她给送了回来。等她解释完,我马上和她说起了关于陈凯在学校里的一些事。她听后也禁不住皱了皱眉头,开口对我说道:“想不到他在学校的表现这么坏!也是,那有读高中的时候就学车的。还挑上课的时间来。”

    见我妈这么说我的心情没来由的放松了。两人继续往小区行进,没多久就到了。

    由于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段,再说我也吃了点东西,并不觉得很饿。所以我妈只在厨房烧了少许阳春面,端出来后让我也一起吃点。我没有推辞,和她一块儿把阳春面给吃完。接着我们又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聊天。练了一上午车的她可能是累了,没过一会儿就开始哈欠连天。我看她这样就让她去睡一觉,她也认为应该,于是就站起来回卧室睡觉了。等她关上门之后,我拿起电视遥控器,用它把电视的音量给调低了一些。然后接着看我所喜爱的电视节目。

    二点半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我没看来电显示就接起了电话。“喂!

    阿军。在干嘛哪?“电话那头这么问着我。我听了听声音,清楚对方是谁以后心里又一次不安起来。但嘴没停顿,立刻回答道:”

    没干什么,看电视呢。你呢,阿泽?“阿泽全名叫巫豪泽,就是那个跟过陈凯,和我同班的男生。只听他开门见山的对我说道:”

    我说,刚才陈老大打电话给我。让我叫你去县里文化馆一楼的茶室找他。他有事要和你讲。“听完他的话,我的心跳变得更加快了。连他后来说什么都没听明白,含糊地回答几句后就挂断了手机。想着待会儿要见的人,心里是七上八下的。但我知道不能不去,不然今天没去,明天,后天,大后天以及以后的日子。他想要找我就能在学校里找的到。”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喃喃的对自己说着。慢慢冷静下来之后,我去了卫生间洗了把脸,收拾了一下后就出门了。

    出租车将我送到了文化馆一楼的茶室门口。进去以后我发现里面的客人很多,而陈凯就坐在靠窗的第一个位子上。见我到了,他对我笑了笑,紧接着挥手招来了服务员,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服务员听了他的吩咐便很有礼貌的把他还有我安排到了里面的一间包厢。两人分别落座之后他给自己点了杯西湖龙井,然后问我:“你呢?喝点什么?”

    “一样吧。”

    我回答道。“那就来一壶龙井,要梅家坞产的。还有一份干果,一份本地产的西瓜子。快点。”

    他很快的点完了单。服务员写完单子以后就走出包厢并把门给关上了。这时候他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了一盒中华烟,随手给了我一根。我拿起了烟,刚要用自己随身携带的打火机点火。

    “叮”的一声,我抬头一看,他拿着已经被他打开,正冒着幽蓝火焰的“ziPPo”打火机伸到了我的面前。于是我拿它点燃了手里的香烟,吸了口,吐了个烟圈后对他说道:“谢谢。”

    “不客气。”

    他话说完也点上了烟。吸了几口以后他问我:“今天中午你看见我的时候怎么那副模样?”

    “呵呵。”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我只能用干笑来掩饰。见我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他也暂时止住了继续发问的念头。专心致志地抽起了烟,我也一样。一时间包厢到处都充满了灰白色的烟雾。

    等到一根烟抽完,服务员就把点的茶水和小吃拿了进来。一一摆好后又离开了包厢。见服务员走了,他端起茶水轻抿了一口,含进嘴里停留了一下以后才咽了下去。还闭上了眼睛回味着。不等他睁眼,我开始问他:“凯哥,今天叫我来有什么事?”

    听到我的问题,他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脸上的表情写满了玩味。只听他反问我道:“你父母离婚了吧?”

    “嗯?”

    对于这个问题我感到有些出乎意料,嘴里不由的呼出了声。看到我这副反应他也不觉得什么,继续问我:“你爸叫何卫国,是在我们县农业局工作,前几个月去了邻省天西县支援那里的农村工作。对不对?”

    我听完点点头。紧接着他又抛出了第三个问题:“你妈现在的情人叫夏天洪,是省城兴业集团驻我县分公司的总经理。对吗?”

    “你就打开天窗说亮话,直说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在和他磨叽下去,挑明了问他。“呵呵。”

    他笑了笑,双眼直视着我,语气轻缓的对我说道:“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是来提前通知你一下,我想和你妈交个朋友。希望你不要干涉。就这么简单而已。”

    “可她现在有男朋友了。”

    我忍着心中的怒火,尽量放慢语气对他说道。

    “哦?

    是吗?那她以前还不是有老公吗?最后怎么跟别的男人跑了?害得你爸何卫国成了农业局上上下下的笑柄。“他的这几句话就好象导火索一样,瞬间就将我内心的愤怒给点燃了。刚想站起来冲过去给他几拳,他却不慌不忙地双手向前平伸,做了个让我冷静的手势。嘴里也忙不迭的打着哈哈:”

    嘿嘿,兄弟,别动气嘛。

    我这人就是这样,嘴上没个把门。见谅,见谅啊!“他说这些的时候我已经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他。等他讲完后我就说道:”

    再见!“接着转身走出了包厢。

    沿着人来人往的大街漫无目的的行走着。我的内心渐渐地恢复了平静。有什么好说的,我妈这一步错以后步步错。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古来谚语,皆是良言。“走一步看一步吧。”

    心里这样想的我加快了脚步,向前进发。

    第21章

    自从和陈凯在茶室见面以后,我的心就一直忐忑不安着。在学校整天绷着脸,谁和我说话也是爱搭不理的。上课和学习也又开始变得漫不经心。有几次想拿起手机给我妈打电话,把那天的事跟她讲讲。但每次到了最后还是被我放弃了,因为我不想因为这而让我妈为此困惑或者难受。我也不会跟小夏去说,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对他还是抱有恨意的。并不会因为他怎么怎么对我妈好,对我怎么怎么的和善这些而做出改变的。他是破坏我原本安逸幸福家庭的罪魁祸首。这一点无论他怎样弥补和辩解,都不能获得我的原谅。

    一个星期以后,又到了周末。我选择留在学校而没有回家。傍晚和同寝室的室友们一起在学校食堂吃过晚饭以后就回了寝室。由于没什么事,大家就凑在一块玩起了扑克牌。大概玩了一个小时之后,寝室门外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

    这时已经出完牌,有空闲的我听到后就起身走到门前,把门打开一看。只见我妈端庄优雅地站在门外,她今天的扮相应该经过精心的修饰,从头到脚都显得十分紧身利落:发际高挽,描眉打鬓,凤眼亮唇。上身外面着一件淡紫色的女士单扣西装,里面开领的白底蓝竖条纹衬衫似乎永远也包裹不住丰满的乳房。下身穿着条紧身牛仔裤,脚上一双藏青色的半高跟皮鞋。如此形象完美的衬托出她的靓丽时尚和身为成熟女性的无限底韵。她见是我开门,微笑着和我说道:“小军,妈妈来看你来了。”

    我见此连忙把她让进了寝室,嘴里还问道:“吃过饭吗?”

    “吃过了。来,这些都是你爱吃的零食。”

    只见她边说边把手里提着的塑料袋放到了我的床铺上。此时室友们见是我妈来了都纷纷和她打招呼。她也非常客气地和他们应答,还把袋子里的零食拿了一点儿出来分给他们。就在这时候我开口问她:“夏叔叔呢?没和你一块儿来?”

    “他啊,他公司的几单业务出了点问题。

    星期三那天又去广州了,后天才回来。“她小声的回答道。我点了点头,随手搬了张凳子让她坐下后又问道:”

    那你待会儿怎么回去啊?你也知道我们这儿一到晚上七点半就没公共汽车了,连出租车都少见。“听到我的问题后,她毫不在意地回答:”

    没事的,等会儿妈妈就要去学车的。我跟教练说了,他再过一会儿就会开车过来接我的。“我听了有些好奇,便疑惑地继续发问:”

    晚上也要学?

    ““是啊。”

    她肯定道。然后又接着给我解释:“是这样,妈妈其它东西都已经考合格了。再过一星期就要路考,教练就要求我们这几天晚上都去公路上练练。因为说不定就会被抽到去夜考的。妈妈已经去开了两个晚上了,今天是第三天。”

    “哦。”

    我搞明白后应了一下。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她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和我说道:“是教练打过来的。”

    说完就接起电话,讲了几句以后就挂了。

    然后回过头和我说道:“教练他们快到了,妈妈就先过去了。下星期周末到妈妈那里去,好吗?”

    “好的。”

    我没有犹豫,马上答应了。她见我同意,就面带笑容的站起身来,和我的室友们告别后步履优美地走出了寝室。我也跟着她走出寝室,一起来到校门口。

    教练车此刻已经停在了校门口的一处。她看到后就对站在她身边的我说道:“好了,儿子。回寝室去吧。”

    我向教练车停靠的位置望去,车里坐着两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其中一个男的就是陈凯。“怎么了?”

    我妈见我站着没动就问我。

    我连忙回答:“没什么妈。那你开车的时候要注意安全。还有,呃,那我先回去了。”

    我犹豫着想提醒她当心陈凯,但还是没有出口。“嗯,我会的。再见,儿子”她也没注意我的语气,说完话亲昵地摸了摸我的耳朵,随后就走向了教练车。

    等她上车之后,车子就开动起来,朝车辆稀少的西郊公路而去。我站在门口,暗暗记下了教练车的车牌号码。然后就飞快地跑向公交车站台,坐上了今晚最后一班经过我们学校的公共汽车。

    坐在车上,思绪有些纷乱的我很快意识到这辆车并不能把我载到我妈他们去学车的西郊公路。但那里太远,我也没有其它交通工具可以用。思索了一会儿以后我在一个停靠站下了车,在那儿拦下一辆出租车后去了云飞小区。因为我觉得不管怎么样她晚上还是会回公寓的。我应该在那里等她。抱着这样想法的我半小时后到了云飞小区。在小区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瓶饮料和一包香烟以后我就进了小区,来到我妈住的那栋公寓。坐在公寓一楼大厅的沙发上的我喝着饮料,抽着香烟,就这么默不作声的等着她。心里也期盼着她早些归来。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公寓楼晚上来来往往的人挺多的。不过大家彼此都是陌生人,只会顾着自己的事情而不会去关心不相干的人。所以他们最多好奇地看上一眼之后就纷纷上楼回家或者离开公寓。期间巡逻到这里的保安人员也询问过我需不需要帮助。但被我礼貌地拒绝了,还说明了自己的情况以及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他见我一副学生打扮的样子也没在意,很快就离开,继续往其他方向巡逻去了。而我等他走了以后,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大厅内四处走动着以便活动一下因为长时间端坐而有点儿麻木的大腿。

    “呲”的一声,又一根吸完的烟蒂被我摁进了沙发边上的烟灰缸。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等的有些焦急的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把烟盒里仅剩的最后一根烟给抽了出来,叼在嘴上。随手把烟盒扔掉后用打火机点上香烟,继续吞云吐雾着。快要抽完的时候,我双眼的余光突然发现了那辆我盼望以久的教练车正朝大厅门外的这个方向驶来。见此我连忙扔了香烟,跑到大厅里另一侧的安全通道门后躲起来。借着通道门中间的一块纺锤形玻璃窗所留出的视角观察着大厅内外的情况。此时车已开到了大厅外,在停车处把车子停稳以后我看着从驾驶座里出来了一个男人。“真的是他!”

    我心里又惊又恼,因为我已看清楚那个穿着深蓝色连帽运动衫和一条裤管十分肥大的牛仔裤,造型相当具有嘻哈风格的男人就是陈凯。只见他从驾驶座出来后就来到了另一边,打开了车门,把还坐在副驾驶位里的我妈拉了出来,搀扶着向大厅里前行。他们进了大厅后我注意到我妈的脚步有些虚浮,脸颊也是红彤彤的一片,全身几乎都拥簇在陈凯的胳膊上。好象只有这样才能使她的身躯保持平衡而不摔倒。看起来她喝了不少酒,连平常总是拿在她自己手中的白色LV坤包现在也被陈凯挂在他的另一条胳膊上。两人就这么簇拥着一路朝电梯走去。等他们进了电梯,我也随即转身往安全通道的楼梯飞快地跑上去,好借此追上他们。

    等我气喘吁吁地跑到那儿,陈凯已经从我妈的坤包里拿出了钥匙准备开门了。

    房门距离我此刻猫腰躲着的安全通道口很近,只要几步就可以走到他们面前。

    但我并没有因此那样做,而是屏住呼吸继续窥看着他俩。可能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哪把钥匙可以开启房门,无奈之下他也只好一把一把的试着。当试到第三把钥匙的时候,我妈似乎有些清醒过来,神情忸怩地对他说道:“好,好了,小陈。太晚了,你,你先回去吧。阿姨自己进去就行了。”

    “这怎么行呢!您瞧您都醉成这样了,还是我给您开门吧!”

    他听到我妈的话后立刻回答道,脸上的表情还很真诚。“这,这个。”

    我妈似乎对此很犹豫,嘴里也噎喻着。他见我妈这副模样后,马上又讲道:“您放心阿姨,把您安顿好以后我就回去。现在您就告诉我哪把钥匙是开房门的吧。好吗?”

    他说话的时候前胸还贴着我妈的背部,一只胳膊还环在我妈的腰肢上。“嗯,那,那行吧。谢谢你了小陈。就那把。”

    我妈考虑了一会儿以后就答应了,还指出了那把房门钥匙。“别客气。”

    他一边说一边用那把钥匙打开了房门。正当他俩一前一后的走进房间之时,我就好象一只夜猫一样贴着走廊墙壁窜了过来。在陈凯关门的瞬间用手将房门把住,没有让房门关死。

    我扶着门,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门内此时除了传来两人走动时因为踩踏地面而产生的“哒哒”声之外,还有陈凯那略带关切的讲话声:“阿姨,我扶您去卧室吧?”

    这之后我只听见我妈小声的和他嘟哝着什么,具体的也听不清楚。

    接着一阵响动过后,客厅里就没了声音。

    我见此就小心的推开房门,进来后轻轻的把门关好。然后蹲下身体,一点点的向卧室方向移动过去。就快到卧室门外的时候,从里面传来了我妈惊慌的说话声:“哦,不,不行,小陈,你不能这样!快,快放手!”

    听到这儿,我加快了速度,没几步就到了卧室门外的角落。探头望去,里面的情形顿时让我感到有点儿口干舌燥了。只见已经外套被脱,鬓发散乱我妈被陈凯压在床上,他的双手死死地按住我妈的手腕,以便不让她挣扎。嘴唇则不停地在她的脸颊,朱唇,耳垂以及玉颈间拱弄。一边这样一边还激动地对我妈说道:“阿姨,对不起,我,我实在忍不住了,你,你真是太美了。”

    说完这句后,不等我妈反对他就向她的朱唇吻去,我妈摇晃着脑袋要躲,他没有放弃,很快就准确的吻到她的唇上。他此时也猴急的伸出舌头,想伸进我妈的嘴里,我妈紧闭着牙关,还是不肯,身子也不住的在他身下扭动。这种欲拒还迎的姿势让他更加冲动,双腿禁锢住我妈的下身,舌头也更加拼命地往里深入,同时双手也开始上下抚摸起她的身体。一时间卧室里充斥着我妈因为朱唇被堵而发出的“唔唔”声。过了一阵,我妈再也无法坚持了,她终于张开了牙齿,接纳了他那贪得无厌的舌头。他的舌头就好似一条毒蛇一样,在如愿探进我妈的唇腔之后,使劲上下翻腾,左右搅动,追逐着她的香舌。被他这么吮吸、舔舐着自己朱唇的我妈渐渐地停止了身体的扭晃。本来还在他背后推拒着他的一双嫩手也缓缓地搂住了他的身躯。和他唇齿相依,舌瓣挑弄,忘情地迎凑着。

    两人就这么紧紧拥抱着,亲吻着,抚摸着,彼此的欲望都开始热烈燃烧起来。

    吻了好一段时间之后,他的嘴离开了我妈的朱唇,双手开始缓慢地在我妈丰盈的躯体上游走,使劲地摸揉。弄得我妈那张本就因为酒精的催化下已经通红的俏脸现在变得更加艳丽了。嘴里还发出阵阵骚媚入骨的轻吟呓语:“嗯——嗯——别——别这样——嗯。”

    他听到如此诱惑的声音就更加无法再忍耐下去了。随即把手放在了我妈的腰间,摸索到她衬衫的下摆,伸进去,用手指滑动着,以此感受着她那光滑暖和,而且富有弹性的柔嫩肌肤。然后逐渐地往上揉摸,直到摸上她的胸罩。这时候我妈哼了一声,双手搭在了他的手腕上推拒着,嘴里含混地说道:“别,不行,不行,我是你的阿姨,小陈,我们现在这样已经很过分了。”

    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手上的推拒却毫无力量。陈凯没有任何迟疑地把手插进了胸罩里,使劲揉抓起她的乳房。一摸到那让他梦寐以求的乳房,使得他的心激动得几乎都要跳出胸膛了。“太爽了!好大!好丰满!”

    他的嘴里情不自禁地发出他由衷地感叹。一边感叹,一边还用力揉摸,用手指刺激着她的乳头,眼睛紧盯着她此刻的表情。就这样我妈在他的揉捏下半眯着迷离的凤眼,脸上的潮红更加明显。随着乳头被粗暴地搓捏,鼻子里也哼出一声声毫无意?《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