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13 部分阅读
    上的潮红更加明显。随着乳头被粗暴地搓捏,鼻子里也哼出一声声毫无意识的呻吟。

    看到我妈这副淫态,他也有些受不了了。于是他立刻开始行动起来,一手摸索着她的臀部,熟练地解开皮带以后往下粗暴地拉扯她的裤子,一边另一手也麻利地拉下自己的裤子拉链,往外掏自己已经硬挺得不行的阴茎。而我妈此时也十分温顺地躺着,对他的这些动作再也没有丝毫抗拒的意思。嘴里还有一声没一声的轻哼着。很快,他就把我妈外面的牛仔裤和里面的白色蕾丝内裤都褪了下来,扔到了床边的地板上。见到如此滑嫩白皙的下体呈现在他的眼前之后,欲念大增的他再也不顾什么了。嘴里喘着粗气,连裤子都没来得及脱,就握住自己的阴茎向我妈的阴道插去。“啊——进去了。”

    我妈被他猛地贯穿,嘴里不由地呻吟起来。“真紧,真热啊!阿姨,你太棒了!”

    此时他赞美着我妈,手则托住她的一双修长的大腿,屁股不停地前后耸动,阴茎借此猛烈地在她的阴道里出没。“哦——哦——轻点儿——你好硬。”

    我妈被他弄得娇喘不止,嘴里也无力地呻吟道。

    这样插了一会儿,他开始俯下身体,用手解起我妈的衬衫扣子。但没解几下,衬衫扣子就被性急的他一把全部拉断。于是衬衫随着扣子的掉落而往我妈的身体两侧飘散开去。只剩下纯白色的蕾丝胸罩还裹在她的身上。

    “哎,你怎么,唔!”

    刚想对他的粗暴动作抱怨的我妈没等把话说完,就再一次被他用嘴给封堵回去了。同时双手抚摸着她欣长的玉脖,以及柔若无骨的肩膀。下身的挺送也没有停顿,仍然保持着节奏。我妈此刻叹息般地吐出一声以后,用一种突如其来的热情回吻着他。热吻了一阵,他抬起头,急切地拉扯着我妈的胸罩。解开后拿在手中,用鼻子嗅了嗅之后赞叹道:“真香啊!”

    我妈听了,潮红地俏脸偏到一旁,似乎为此感到羞臊。这副让人销魂的模样使得他更加性起,双手随即揉弄起那两团丰腴圆润的乳肉,同时下身的阴茎依旧不停地猛烈插弄着她的阴道。这样的刺激下使得我妈发出了好似求饶般的呻吟声:“啊——插得——太深了——哦!”

    “还要不要——嗯?”

    此时一边猛插的他一边向我妈发问。

    “要——哦——要——要的——我要。”

    正在他身下承受着冲击的我妈语无伦次地回答着。“阿姨——你下面可真紧——你的水也多——你听到没有——我在干你的声音。”

    他继续无耻地说着,借此刺激着我妈。她听了后表情再次变的娇羞起来,嘴里嗔道:“别说了——你真讨厌——啊!”

    说话的同时身躯也伴随着他的抽插而不停摇荡。波浪长发此刻也已经散开在床上,如同一朵怒放的黑色牡丹,正随着自己的娇躯一起浮动。她这种诱人的模样让陈凯顿时热血沸腾,他更加奋力地动作着。我妈的那对乳房随着他的挺动也不住上下晃荡,这景象使他的眼睛都看的呆住了,伸手就握住一只抓揉,另一只则被他含进了嘴里使劲舔裹着。

    “啊——噢——呃——不要——啊!”

    我妈被他这么侵略着自己的那对几近完美的乳房,嘴里开始叫了起来。也不知是兴奋还是抗拒。

    这么干了五六分钟,我发现陈凯的动作开始变得剧烈起来。我妈瞧他这样,也明白他快到了。于是她一边呻吟但一边有些羞急地对他说道:“啊——小陈——你——你别射在里面——啊——别射进来——啊!”

    可他根本就没理睬我妈的提醒,屁股耸动地更快更猛了。我妈被他这么强力地冲刺干得快感不断,嘴里虽然反对着但双腿却缠住了他的腰,夹紧他的阴茎,配合着扭动起来。他被我妈这么一夹,阴茎再也无法进出,只能尽根深深地插在她的阴道里,顶着她的阴唇和阴蒂摩擦,龟头在子宫里搅动,强烈的快感使他无法再控制自己,他猛地压下去,胸膛紧紧贴在我妈的前胸。“啊”的一声低吼,阴茎也随即在我妈的子宫里射出了灼热的精液。一边射一边他还看着我妈承受他浇灌的表情。此时我妈皱着柳眉闭着凤眼,朱唇半张,他每喷射一下她就发出一声媚惑地呻吟。看到她接纳自己精液的迷人模样,他兴奋地喷射了十几下才舒适地停止,然后无力地趴在我妈的身上喘着粗气,手还不安分地揉弄着她的乳房。

    “好了,你快走吧。这次阿姨不怪你。我们就当这没发生过。”

    大概十几分钟后,我妈调匀了呼吸,神志清醒后睁开眼睛和他这么说着。“嘿嘿,那阿姨我们以后——”

    他这时已经从我妈身上离开,躺在了她身旁,手则伸过去还想接着把玩她的乳房,嘴里也轻佻地说道。“没有下次了!你要是再这样就别在叫我阿姨了!”

    我妈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一边抬手挡掉了他的禄山之爪一边正色地警告着他。“好,好,我以后不敢了。”

    他见我妈这么严肃也暂时退缩了,说完话后利索地系好裤子,整理了一下以后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边向门口走来一边和我妈告别:“那我走了,阿姨再见啊!”

    我见此也只好一闪身,躲进客厅的暗处。

    他大摇大摆地走出卧室,穿好鞋后就出了房门,离开了这里。

    “呜——呜”卧室里传来了我妈低声的哭泣。我此刻也懊恼地蜷缩在了地上,痛恨着自己刚才为什么不冲出去阻止他,而贪图着这偷窥所带来的些许刺激。一时间,门里门外的两人都处于懊悔和痛苦之中——

    第22章

    在回家路上,沿着道路默然行走的我看着两侧路灯。它们荧荧闪耀,尤如一片光的海洋,如此灿烂,如此惊人,我想象着这一刻遍布县城的各个角落里的灯火阑珊处有多少故事在发生着,有多少喧嚣和动荡,有多少难以想象的空虚、纵情、欢爱。想象着刚才那些既让我兴奋与疯狂,也让我失落以及后悔的一幕幕。

    “嗨!”

    一声长叹,随风而散。

    忙碌的小夏终于处理完手里的公务,清闲了下来。所以从广州回来的第二天,他就驱车来到学校看望我。不仅如此,他还给我带了在广州颇有名气的莲香楼出产的杏仁饼过来。望着他一脸热情,春风满意的样子。我的心里有些阴暗地想道:你不会想到吧?继我爸以后,我妈又背叛了你。虽然暂时只是肉体上的,但时间一长,可就什么也说不准了。但是一转念,我妈那天忧伤地哭泣声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再次使我感到了一种莫名地苦恼。和小夏的谈话也变得漫不经心起来。

    我的这种态度也让他很快的失去了继续谈下去的兴趣。和我话别后刚转身想走,忽然好似想到些什么,又回身问我说道:“小军,你是不是很久没去看你妈了?”

    我愣了一下,嘴里刚想否认,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见我承认,他便和气地跟我讲道:“双休日有空的时候来看看她。这两天我回来后发觉她情绪有些低落,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肯说。驾驶学校也几天没去了。我就猜测是不是因为你的关系。”

    讲到这儿,他停顿了下,喘口气后又接着说:“这阵子我也总是忙,没好好陪过她。你多来看她,陪陪她,应该会让她开心点。这个算是叔叔拜托你了,行吗?”

    他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反对,于是点了点头,算作答应。接着得尝所愿的他跟我告别,离开了学校。

    见他离开,我也回身朝二楼的教室走去。刚在楼梯上没走几步,就听到有人叫我。我朝声音的来源处望去,只见巫豪泽那家伙急吼吼向我跑来。到了我跟前以后立刻上气不接下气的对我说道:“呼,呼,阿军,等等,呼,等一下,先别回教室。呼,陈老大叫你过去,呼,他在操场那边的小树林里。”

    “嗯,知道了。”

    我态度冷淡地回答道。“嘿嘿。”

    这时已经喘匀气的他冲我不怀好意地笑着。

    “你他妈的笑什么!”

    见他这副表情,本就心情不好的我更为之气结。于是便严肃地张口呵骂道。他见我一副要发火的样子,连忙讪讪地跟我说:“呃,没,没笑什么。哦,以后罩着点我,阿军。那我,我先回教室去了。”

    话说完他就一溜烟的向二楼跑去。我也怀着沉重的心思下楼朝操场而去。

    去操场的一路上,我始终在内心里咀嚼着巫豪泽刚才讲的那最后一句话。

    “让我罩着他?他自己跟着陈凯一年多了还要我来罩?难道陈凯那混蛋跟他说了?”

    越想我越觉得生气,嘴里也忍不住暗暗地对陈凯骂骂咧咧。手里拿着的,装着杏仁饼的塑料袋也被我狠狠地塞进了路边的一个垃圾桶里。脚上的步伐也越来越快,满脑子就想着去陈凯那儿一问究竟。

    没花多久时间我就到了位于操场南边的那片小树林。刚到那儿,我就看见陈凯大敕敕地坐在一棵被砍掉树干的树墩上,一边抽着烟,一边和旁边的两个人说说笑笑着。在看到我后,他马上和那两人说了几句。他们听后就起身离开了这里。

    当和他俩擦肩而过的时候,我瞟见他俩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着轻蔑和嘲笑。

    这让我本就有些料准了事情此刻变得更加确定。但我的心也随之沉到了谷底,脸色晦暗地走到了陈凯的面前。

    “呦嗬!怎么了兄弟?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呀?谁惹你了?跟我说,我来帮你教训教训那不长眼的家伙。”

    陈凯见我这样,仍就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对我说道。

    他没有把话挑明,我只好强忍着内心的愤怒,尽量放缓语气的说:“没什么,你今天又找我干什么?如果是上次的那件事,那我们没啥可谈的。”

    “呵呵。”

    听到我的话他笑了一声,然后又接着说道:“本来想和你说说关于你妈的事情。现在嘛,你这副想杀人的表情搞得我都没兴致了。”

    说完他吸了口烟,吐出个烟圈后继续自顾自地说着他的话:“以后你就跟我混,被人欺负了就报我的名字。在学校或者在外面都一样,我包管好使。”

    “我不需要。”

    我冷冷地回答他。

    “真的不要吗?”

    他这时从树墩上起来,将脸凑近到我面前这样问道。脸上同时还带着一丝戏谑的神情。“不需要!”

    我加重了语气再次回答。“oK,oK。既然你不领我的情,那就算了。”

    他好似一脸惋惜的说道。我也不想再和他多说,就立刻转身,走出了小树林。

    回去之后一切如常。既没有我预想的被他叫人殴打,他也没再找过我。只不过我能从在一个班的巫豪泽那里看出一丝端倪。因为那家伙偶尔看我的表情都带有一点儿幸灾乐祸的意思,有时和我说话也透着股阴阳怪气的味道。气的我非常想揍他一顿,但每当这念头出现的时候都被我深深压制下来了。我很清楚这样做的后果,闹大了话对我和我妈没有丝毫的好处。“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句话是我现在必须要做到的。

    可惜天不遂人愿。在星期五放学回家的路上,我还是遭遇了不测。那是在快要到家的一条必经之路,离我家也就是再三四分钟的路程。促不及防的我被四个从我身后突然杀出混混模样的年青人一顿没头没脑的乱揍。他们在揍我的时候连一句话都没讲。把我打倒下后,又抢了我身上的五百多块现金,然后才飞快地离开。遭到袭击时很突然,我只能看清他们的人数。至于他们的长相,很遗憾,在我想去看的时候已经被他们给打晕在地,无从分辩了。

    当我清醒过来时已经是躺在了医院的病房里。刚要转动自己那正裹着纱布,还有些发懵的脑袋,身旁就传来了我妈惊喜交加的说话声:“儿子,你醒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话音刚落,她就一下子扑上前来按住了我的肩膀。“妈,我”我正想和她说话,就被满脸泪痕的她给打断了。只听她语带颤抖地说道:“太好了!你没事就好!可把妈妈吓坏了!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可让妈妈怎么办呀?”

    说着说着她那已经有些红肿的眼眶又开始充盈起阵阵泪珠。此时我才注意到她今天的装束:她上身着一袭银灰色真丝套衫,下面一条幽蓝的牛仔裤,脚上一双黑色的半高跟鞋。波浪发也随意地披散在她的肩上。“妈,我没事,你别担心。”

    望着她梨花带雨的悲伤模样,我心里也不好受,于是便劝慰起她来。

    渐渐地,她的心情也恢复了平静。开始对我说起我昏迷后的情形。原来在我晕过去之后,是被几个刚下班,从那儿经过,同样和我住在这里的小区居民给送到医院的。当中有一位可能认识我,就在去医院的途中从我口袋里拿出了我的手机,找到了我妈的电话并打给了她。她闻讯后立刻就和小夏一起赶到了医院。一番检查之后,医生对我妈描述了一下我的伤情。除了头部被硬物击打造成了轻微脑震荡外,其他几处都是软组织挫伤,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我妈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决定让我在医院里住一晚,观察一下。而小夏出面让医院给我安排好单人病房之后就去了我家辖区的公安派出所报案。

    “儿子,你是不是在学校里和别人吵架了所以才被人打的?”

    冷静下来的我妈这时候问我。“没有,我没和同学吵架。”

    想也没想,我就这么回答道。“那怎么——”

    她刚又要发问的时候,小夏带着两个穿黑色制服的警察从病房外走了进来。三人站定以后,小夏就对我妈和我说道:“小军,绣琴,这两位警察同志想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

    我和她听了也没反对。她还站起身子跟警察客气地打招呼。他们也和她礼貌的点头示意。之后他们就开始向我询问着当时的情况。我此刻也说不清楚,只能确定殴打我的人数是四个,其他的也就讲不清楚了。他们见问不出什么有价#性爱小说///duanpian/1。html值的线索,就收起了记录本告辞了。我妈和小夏把他们送了出去。我则重新躺下,想着这场飞来横祸。我心里很明白是谁干的,但没有证据,讲了也等于白讲。

    想到这儿我的脑袋开始一阵一阵的发痛。为了减轻疼痛我便不去想这些烦心的事情。调整了下姿势,准备好好的睡一觉。这时我妈又走了进来,见我想睡觉,她就坐在了我身旁,双手给我掖了掖被角,嘴里温柔地说道:“睡吧,睡一觉就没事了。”

    “叔叔呢?”

    我见小夏没进来便问她。“他明天还有事情,不能太晚,所以妈妈就叫他回去了。晚上妈妈陪着你。”

    听我这么问,她就跟我解释道。

    “哦。”

    我应了一声,表示了解。接着就闭上了眼睛开始休息。

    处在熟睡中的我开始做起梦来。梦境中的我好象回到了从前。有一个幸福安逸的家庭,爸爸和我妈还有我,一家三口欢乐地生活在一起。彼此没有矛盾,没有猜忌,没有冲突,没有冷战。每天一块儿吃饭,一块儿看电视,一块儿逛街,一块儿休息。爸爸还是一副慈眉善目,与世无争的样子。我妈也是依旧高贵优雅,美貌端庄。但随着梦境的推移,我们一家三口就来到了一辆汽车上。等我们在车位上坐好,那个开车的驾驶员就回过了头,冲我们笑着。那笑容显得是相当邪恶,我朝那驾驶员的脸看去,是小夏。我惊呼着,叫嚷着想要下车。身后的另一个人又拍着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是陈凯。他也冲我不怀好意的笑着。我这时开始使劲的想把车窗砸开,但无论我怎么用力都不管用。而汽车在小夏的驾驶下飞速地朝前面的悬崖峭壁冲去。最后车子如流星一般飞到了天空,然后快速地往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直直落下————“呼!”

    我从梦境中醒了过来,顿时感觉到自己浑身是汗。抬眼望去,只见我妈上身半趴在我的床边,就这么静静地睡着。那头波浪发如花般飘洒在我的身侧,在月色的印衬下显得十分透亮。此时我伸出手,小心的抚弄着她的秀发。望着她那动人的身姿,不由的心神俱醉。

    第23章

    第二天上午,吃完我妈早早起床给我买好的早餐后。以无大碍的我就跟着她出了医院。坐上一辆出租车后我开口和她说道:“妈,爸爸知道了吗?”

    “还没有,我怕——”

    她回答着,刚想往下解释就被我打断了:“那就好,还是别让他知道了。免得他担心。”

    “嗯,这样也好。”

    她讲完后眼睛看着我,又接着认真地说道:“你也要自己注意一点儿。在学校里要和同学好好相处。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不过我真的没和同学吵架。”

    我此时边答应她的要求边继续强调着。

    “好了好了,妈妈相信你是个好孩子。”

    见我还要辩解,她就这么说道。听她这样说,我只好无奈地靠在座位上不出声了。她见我沉默,于是就伸出手轻抚起我那还裹着纱布的脑袋,嘴里温柔地问道:“还疼吗?”

    我没出声,摇了摇头算作回答。见我这样,她轻叹了口气后把手缩了回去,转头看起车窗外的景色。

    我偷偷望着她那虽然娇媚,但此刻却有些苍白的容颜,内心也感到颇为难受。

    我和她就这样一路沉默的被出租车带到了我家。进了家门以后,她见到家里一副乱糟糟的样子。顿时让她感到有些难受,于是放下手里的坤包和医院为我配的消炎止痛药,开始打扫起来。对此我有些难为情,便手足无措地跟在她后面,想帮着做一点儿。“儿子,你还是回房里去吧。妈妈很快就给你弄好。”

    见我这副模样,她也把刚才在车上的事情抛逐脑后,表情关切地和我说道。“妈,刚才,刚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望着她温和亲切地表情,我为我刚才的表现而感到羞愧,于是便跟她道起歉来。她听了,脸上浮现起一丝笑容。但手并没停下,一边用拖把拖着地一边说道:“妈没生气,你啊,在我眼里就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说完又抬头爱怜地看着我,嘴里则催促道:“还不进屋休息。”

    “哦,那我进去了。”

    我边答着话边进了自己的房间。

    等我被她叫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快到中午的时候了。此时她正给我的班主任打电话。电话里她一边跟班主任述说着昨晚我所遭遇的事情一边还给我请了病假。

    另外她还向班主任询问着我在学校里的表现。没一会儿功夫,她就挂了电话,站起身子对还在看她劳动成果的我讲道:“好了,儿子。妈妈给你请了一天的病假。

    你星期二在回学校吧。“”哦。“我随意的应答着,眼睛还在朝比刚才进来时干净很多的客厅。连我换下的,还没来得及洗的衣物都也已整整齐齐地挂在了阳台的衣架上。”

    好了,别看了。快去换鞋,妈妈带你去吃饭。“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后说道。我听后便换好了鞋子,和她出了家门。

    出了我家小区大门,一路上她都对我反复叮咛着。例如头上的伤口怎样换药,口服的药一天该吃几次,一次吃多少,伤没好时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等等诸如此类的话题。我对她的唠叨有些厌烦,但嘴里不敢怎样反对,所以她怎么说我就怎么答应。二十分钟后我俩走到了一家虽小但很整洁的饭店门口。我妈见里面吃饭的人也不多就带着我进了饭店。找了张桌子在坐位上坐下后,她就招手喊来了服务员。服务员过来的时候把菜单递给了她。她接到手里,翻了几下之后就点了几个比较清淡的菜。然后就打发走了服务员。等服务员走开后她又对我讲道:“儿子,下半年你就要高三了。学习上的事情要抓紧。你班主任跟我说你现在的学习状态总是好一阵坏一阵的。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你要端正态度,毕竟高考是决定你以后人生道路的重要关口。你要好好把握,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妈,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听完她的说教,我立刻就作出了保证,以免再让她这样不厌其烦地讲下去。“呵呵,怪妈妈罗嗦了吧?”

    这时她微笑着问道。

    “没有啊!怎么会呢!”

    我飞快地回答着。她听了后接着说道:“别怪妈妈罗嗦,这也是为你好。”

    “我明白的,妈。放心好了。”

    为了打消她的疑虑我只好这样说道。她听完以后就点了点头,对我的态度表示满意。

    菜很快就上齐了。于是我便和她一边吃一边继续聊着。就快吃完的时候,她的手机响起了铃声。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迟疑了一下,才把它接通。

    讲了几句后我才明白是她的驾驶教练打过来的。只听她对电话那头的教练说道:“这几天我真的不想过来王教练!对,对,身体有点儿不方便。那这次路考我就先不考了。等下次吧,行吗?”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以后,我妈便高兴地继续说道:“好的,好的,那就麻烦你了。谢谢啊!”

    然后她就把手机挂了。

    “你不去学车了吗?”

    见她挂了手机,我出言问道。她见我发问就跟我解释起来:“妈妈这几天也有点儿不舒服。所以这次路考就不参加了。反正学车的年限是两年,什么时候都可以去的。”

    刚讲到这里,她的手机又响了。这次她看到来电显示以后很干脆的把它摁掉了。可刚摁掉没一会儿,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而她看也不看的就把它再次摁掉了。随后铃声继续响起,她则毫不犹豫地摁掉。

    反反复复了五次以后终于让此时已坐立不安的她不得不把手机关机。我瞧着她这副作态,心里很明白是谁打过来的。但嘴里还是装着好奇的样子问道:“妈,是谁啊?你怎么不接呢?”

    见我提问,她的脸上立马就浮出了一阵红晕。嘴里则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没,没谁,嗯,哎,你吃完了。那我们走吧。”

    话说完她就挥手叫来了服务员,付掉饭钱后就拉着我匆匆地离开了饭店。

    在饭店门外,我们等到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她就对司机说去云飞小区。然后车子发动,朝云飞小区的方向驶去。车子开了一会儿以后,她又拿出了手机,把它开启。开机之后里面就传来了短信息的铃声。她看了看,了解里面的内容后就删除了短信息。考虑了一段时间后,她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转头对我说道:“儿子,你先到我那里去吧。妈妈有点儿事还要去驾驶学校一趟。钥匙在哪里你也知道。你就在那儿乖乖地等妈妈。等妈妈回来就给你做好吃的。好吗?”

    “好的,那你早点回来。”

    她刚说完我就这么回答道。“嗯,那下午你好好睡一觉。别乱跑。”

    她把话讲完之后就叫司机靠边停车。车随即停了下来,她替我付了车费后就下车朝路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去。这时候出租车刚要启动,我叫停了司机,然后不顾他的诧异也下了车。接着我快速地跑向路边的大树,在树后躲了起来。直到我妈走远,我才出来远远地跟着她。一边跟着一边把头上的纱布给揭掉,好让自己不显得那么引人注目。

    我就这么一路跟踪,远远看着她进了一家网吧。“难道陈凯在这里?”

    心中这么想的我于是加快了脚步。几分钟后也进了那儿。这家网吧我以前没有来过,今天是星期六,所以现在大厅里在玩游戏上网的人很多,所有的坐位都坐满了。

    此时我发现我妈正沿着楼梯一步步的朝网吧二楼走去。等她的身影从楼梯消失后我也慢?《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