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14 部分阅读
    淖欢甲恕?br />

    此时我发现我妈正沿着楼梯一步步的朝网吧二楼走去。等她的身影从楼梯消失后我也慢慢地迈步跟上。到了二楼,我见到这里都是一间一间的包厢。其中最靠外的一间还没有人在用。我看了一下,里面有一台电脑和一张小沙发,还有空调,环境也算不错。收回目光后我又一间间的往下看去。可能包厢上网的费用要比楼下贵很多,所以没几个有人在用。就在我走到最靠里的一个包厢门外时,从里面传出了我妈那略带愤怒的讲话声:“这么说就是你找人打了我儿子!你怎么能这样!”

    听到她的声音后我连忙小声走过去,在门外停下了脚步。此时包厢外门还没关严,留出了一道缝隙。我小心地探头张望,只见陈凯正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

    嘴里正从容地说着:“嗨!阿姨,我怎么会做这种事呢!我前几天还跟他说了要他以后跟着我,保证他以后平安无事。谁知道他拒绝了。这人嘛,有什么磕磕碰碰也是在所难免的。你说是不是啊?”

    “你混蛋!肯定是你干得!我要去告你!”

    这时我妈站着对他怒声讲道。他听了好似一点儿也不生气,缓缓从沙发上站起,一步步的走向我妈。边走嘴里还邪邪地说道:“阿姨,都是成年人了。说话要讲证据。什么叫我干得?我干过什么?要说干我也只是干过你啊!真是没想到你这么大年纪了干起来还这么爽!那身材,大腿,奶子,可真是极品啊!”

    刚说到这儿,我妈就朝他脸上用尽力气狠狠的甩了一个耳光。“啪”的一声在包厢里响起。

    “畜生!”

    与此同时我妈也怒声喊道。

    陈凯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依然淫笑的说道:“怎么?还想死扛啊?那我以后就天天叫人找你儿子的麻烦。反正我自己也不用动手,他有什么三长两短可跟我没什么关系呦!”

    听他说完,我妈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我也攥着拳头站在门外,很想冲进去揍他。但我内心十分清楚这样做后果,所以只能这么站着,徒劳而且悲凉地这么站着,看着里面即将发生的事。

    此时我妈的眼神里闪烁着不安。而他就好象看清了我妈内心的想法一样,也不再说话,就这么老神在在的站在她面前。僵持了一会儿,我妈还是开口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嘿嘿,我想要什么,阿姨你心里会不清楚吗?”

    他淫邪地说笑道。“你,你放过阿姨吧!阿姨给你钱!你去找别人,好不好?”

    神色苍白的我妈此刻悲哀的恳求道。“钱?这东西我有的是!不稀罕!我只要你的人就行了。我也不多要,高考后我就要出国留学了,就这几个月的时间。以后我就不再纠缠你。怎么样?”

    他嘴里这样说着,同时手也攀上了我妈那丰满的乳房上,轻轻的隔着衣服揉捏起来。“你,你别这样!放手!快放开!”

    我妈边说边用手想把他给挡开,但手上的动作看上去非常绵软,毫无力道可言。他手上把玩着我妈的乳房,力量用的是越来越大。很快就使他的胸膛开始上下起伏,下身裤裆处也慢慢地支起了“帐篷”我妈这时用那幽怨的眼神看着她,而他却始终是面带微笑,嘴里则继续挑逗着我妈:“来吧,上次是我主动的,男女平等,现在你也主动一次让我看看,把我当成你的老公。”

    他的话让我妈非常难堪,身子一边扭动,尽量想脱离他,一边哀求似得说道:“不行,不行。不能在这里,不能。啊!”

    她还没说完就被他一把抱住,按倒在了沙发上。随即开始对她上下其手,嘴巴也不住的往她的朱唇上靠去。她的乳房在他粗鲁的揉捏下,慢慢地也产生了些许快感。呼吸也不由自主急促起来。朱唇也立刻被他一口吻住,吮吸了起来。两个人就这么纠缠在一起,今天的天气本来就有点儿热,加之包厢内的空调没有开启。

    所以他俩的体温也随之不断升高,汗水很快就打湿了他们的衣服,都粘在皮肤上,就像覆盖着一层粘呼呼的胶水。而此时我妈的挣扎也越来越弱,乳房的快感和难以忍受的灼热耗尽了她的体力。于是她轻叹一声,终于屈服的恳求道:“小陈,阿姨答应你,但今天在这里不行,你实在想要的话阿姨给你用嘴弄出来。好吗?”

    他听了后似乎有点意外,但很快就又淫笑起来,嘴里还说道:“好啊!先试试你的口活怎么样。”

    话音刚落他就起身坐直,手指了指自己的裤裆。我妈脸带羞涩,会意地蹲在他面前,用手解开了他的皮带,在里面摸索了一阵以后掏出了他那早已坚硬的阴茎。刚出来的阴茎龟头上已然粘着亮晶晶的淫水。一股浓烈的男性体臭传进她的琼鼻里,熏得她直想往后缩。但陈凯怎肯放过她,他弓着身体一探手,从她上衣下摆处伸进去抚弄起那对结实饱满的乳房。过了一小会儿,他干脆把我妈的上衣给脱了下来。顿时我妈只剩下黑绿相间的蕾丝胸罩还在她的躯体上。但这他也没放过,胸罩也被他给取了下来。欣赏着我妈完美娇躯的他十指抓揉着,我妈的乳房在他掌间变化着各种形状。他只要稍一用力,细滑的乳肉就从他指间缝隙挤出,尽管柔软,这对丰乳却一点也不缺乏弹性,他就像在揉捏着一对内中装着橡胶的柔软棉花包。嘴里还下流的对我妈说道:“来啊!把我的鸡巴给含进去。”

    脸上已经潮红一片的我妈听到他的命令,便羞涩地用手摸上了他的阴茎。她右手食指和拇指箍成一个圈,紧紧扣在陈凯龟头后面的冠状沟,来回套动着,重点刺激这个最敏感的部位。同时另外三指撩拨着阴茎下方的肉筋,左手则虚抓着他的睾丸,又点又弹的轻轻揉弄着。朱唇也伸出了香舌,柔软的舌尖轻触着马眼,向里钻动两下,又滑开用献红的舌身缠住阴茎,来回摩擦着。随着我妈的呼吸,唇腔里就像有个吸盘,一下一下吸着他的龟头。从鼻孔里喷出的热气吹拂在他下腹的阴毛上,让他无比舒爽。而我妈两排贝齿也开始轻啮着他敏感的冠状沟,更让他的快感成倍增加,嘴上也“嘶嘶”的吸着气。没过一会儿,她已经撮着嘴唇,把他的阴茎完全含入了口中,随着头部的摆动,像性交一样有节奏的吞吐着,啧啧有声。

    被口水沾湿的阴茎青筋暴狰,闪闪发光,一丝唾液从她下唇的缝隙溢出,丝丝掉掉的垂落着,模样淫靡无比。她的波浪发也完全垂了下来,轻柔的发丝随着她头部的摆动,一下一下轻擦着他的大腿内侧,又麻又痒,每擦一下,就让他的膝盖就不由自主一弯。快感像浪潮一样,一波一波撞击着他的下体。被含在朱唇里的阴茎被又软又滑的舌头纠缠着,几乎快要化掉了,两排贝齿恰到好处的在龟头,冠状沟之间轻咬着,每一下都让他马眼一松,溢出一股淫液。而我妈现在完全被唇腔里男性的淫浊浑厚的气息弄至迷乱,她双手主动抱着他的屁股,头部在他胯间淫糜的来回摆动,鲜艳的朱唇卖力的摩擦着阴茎,每一下深入都要把鼻子和脸埋入他浓密的阴毛中。她修长的双腿震颤着,用力一夹一松,缓解阴道深处难耐的骚痒。

    两个人都满身大汗,衣衫浸透紧贴身体。浓烈的淫臭像化不开的雾气,充满着整个包厢,刺激着他们的鼻子。陈凯粗重的喘息和我妈喉咙里发出“唔唔”的轻吟,如同淫荡的音乐,让他俩渐渐沉浸在这股异样淫糜的欲望中。几分钟后,已然忍受不住的他突然伏下腰,双手插入我妈的发间,低叫一声:“操!我,我要射了!”

    同时腰部上挺,小腹收缩,猛烈强劲的射精在瞬间就在我妈口中爆发了。大股大股的精液击打着她的喉咙,腥臭的液体在她的嘴里搅动,和口水混成一团。而她也没来得及吐出阴茎,只能是闭着双眼,脸颊内收,感受着他灼热的精液撞击着自己的口腔,龟头每喷射一次,她就用舌头卷一下马眼,把喷出的精液混入唾液中,同时也帮助他下一次更猛烈的喷溅。连续几次一次比一次强劲的喷射后,他精疲力竭的呻吟一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上汗水直流,一直保持僵硬状态的腰部一软,抓着我妈的头发慢慢坐到后面的沙发里。她此刻也两腿发软的靠在他身上,脑中一片迷乱,几乎忘记了她一开始是被逼的。冲着他妩媚一笑,随即就吐掉了满口精液和唾液的混合物,然后用手指擦拭嘴角流出的一点精液,拿出坤包里的纸巾之后把粘在手指上的精液擦拭干净。包厢里一时间充满了这一男一女带着满足的喘息声。

    半晌之后,我妈又接着用纸巾擦了擦嘴以后站了起来,表情已经恢复平淡的她一边穿着衣物一边对他说道:“小陈,你要求我做的我会做到的。希望你信守诺言,今后不要去骚扰我儿子。”

    “嘿嘿,好的。只要你听我的,我就不会出尔反尔。”

    他坐在沙发上回答着。我妈听到了他的保证后轻舒了一口气,然后讲道:“那我先走了。”

    “嗯,别忘了明天去学车啊,阿姨。”

    发泄后的他一边拿烟一边对她提醒道。

    十几分钟后,县城中的某个角落,一个成熟美丽的女人,披着一头稍显凌乱的头发,精神恍惚的走着不稳的脚步。从她身边路过的人都很奇怪的看着她。只有远远跟着她的儿子知道这个女人心中的悲哀。

    第24章

    星期二的早上,伤势基本痊愈的我回了学校。面对同学们的嘘寒问暖,我没有多说什么。那天之后的第二天中午,当见到我妈跟我和小夏打过招呼后出门的倩影时。那种复杂的心情真是让我难以言语。脸色在当时变得很不好看。小夏那时也并没有觉察到什么,他还关心地问我怎么回事。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快我只能对他表示自己无碍。然后他对我又像一位大哥哥一样嘱咐了一番,接着就开车把我送回了我自己家。

    “想啥呢?军哥。”

    正当我呆呆地坐在自己座位上想着那些令我心烦的事情时,巫豪泽那家伙来到了我面前问着。我没搭理他,依旧低着头想着心事。“呵呵,别这样嘛。怎么说我还是你兄弟啊。”

    这时候他又出声说道。听到他这么说,我抬起头看着他,嘴里毫不客气地讲道:“我可担待不起!敢跟陈老大的手下称兄道弟。我还想安安稳稳地在学校待下去。”

    “嗨!我知道你怪我做事不地道。

    可我也没办法,凯哥他爸可是县委书记!在我们这儿可是说一不二的!我爸妈都只是小工厂的普通工人!你说我这个已经上了他贼船的人还能怎么办!“面对我的嘲讽他解释着,说话的语气也有点儿激动。他这样让我感到有些诧异,于是便站起身,拉着他走到了教室外的阳台。然后开口小声问他:”

    那好,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我妈的事情了?“”是的。嗯?你也知道了?“他应了一声后忽然惊讶地问道。我朝他点了点头肯定。他看我一脸黯然的模样便叹了口气,尴尬地噎喻着:”

    我,我还以为,以为——“”行了,你就直说你知不知道我妈和陈凯的事。“我打断了他的呓语并问道。

    他听到我的问话,犹豫了一阵之后才说道:“知道。是陈凯告诉我的。现在不光我,还有那天在树林的大东和光锋他俩也知道。”

    对于他所说的我早有预感,但心里还是避免不了产生出一种难以抑制的愤怒。随即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嘴里低声骂道:“你们这些他妈的混蛋!”

    “阿军,别这样。同学们都看见了。”

    此时被我抓着的他慌乱地朝教室那边看了眼后就对我恳求道。我寻着他刚才目光所望的方向看去,教室里有几个同学都已经好奇地观察着我俩。无奈之下我只好松开了手,但眼睛一直冷冷地注视着他。嘴里也继续说道:“我警告你,别把这事儿随便乱说!不然被我知道了我可不能保证自己会对你做些什么事!”

    “我明白的,你放心。绝不会去乱讲!”

    见我一副凶狠地表情,他赶紧对我保证道。然后他好似担忧地接着说道:“但大东和光锋他们我就不敢保证了。他俩和陈凯是同班的,关系很铁。要是他们去乱讲那——”

    “你别去乱说就行了。至于他们,再说吧。”

    听完他的话,我此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于是就只能再次提醒他。

    他点点头,表示了解。之后我俩就进了教室,各自坐到了座位上等待着上课的铃声。

    在心烦意乱的状态下我度过了这一天的所有课程。吃完晚饭后,我终于忍不住的给我妈打了电话。电话没响几声就被接通了。很庆幸,今晚她没有去陈凯那里,而是和小夏在家里。在电话里她还关心着我的伤势。我则让她不用担心,并表示周末要去她那儿。本想着她会答应,但这时却听她略带歉意的说道:“小军,这个周末你就别来了。到时候妈妈要和你夏叔叔一起去趟省城。下周你再来,好吗?”

    “哦,这样啊。那行。”

    听了她的解释,我也只好这样回答。之后又讲了几句后我就和她话别并挂了电话。“呼!”

    我不知什么原因的长吁了口气,然后才慢慢地走回了寝室————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今天是星期四。明天晚上班级要搞晚会,所以班主任

    让文体委员下午第1节课以后去学校附近的小镇上买些晚会需要的瓜果饮料。因

    为要买很多,文体委员便叫了平时和他关系不错的我跟他一块儿去。我也没多说,

    和他准备了一下,上完下午第1节课后就离开了学校。我和文体委员两人聊着天

    一路向小镇走去,没过多久就到了那儿。

    这个小镇正如我对它的称呼一样非常小。它只有一条不过几米宽,几十米长的步行街。街道两边也鳞次栉比的排布着一幢幢高矮不一,新旧有别的民居楼房。

    这里有各种各样为我们学生服务的店铺,比如快餐厅、杂货铺、小卖部、网吧、台球室、浴室、理发店等等。另外还有几家食品批发部。我俩也没有犹豫,进了街口之后就直奔一家以前光顾过的批发部而去。和老板说笑了几句之后文体委员就把要买的东西清单给了老板。随即老板就开始按照清单在货柜里拿起东西。

    我则转过身子朝外面的街道四处张望。就在这时候,一道熟悉的身影从街道另一边不远处的一幢二层民房里走了出来。我定睛一看,正是陈凯那家伙。他此时衣着休闲,叼着香烟,大摇大摆往前面走去。

    看到这儿,我就和文体委员打了个招呼之后出了批发部,悄悄地跟上了他。

    等他进了街口的一家烧烤店之后,我便躲在了店门外的电线杆后面观察起他来。

    这时候的他脸色有些苍白,可能是睡眠不足的原因还时不时的打着呵气。烧烤店的服务员应该对他很熟捻了,打过招呼后就麻利地为他准备着食物。很快他的桌子上就放好了烤架和调料,还有啤酒和牛肉以及鸡翅、鱼丸、土豆块、玉米、五香豆干等酒食。见此他也动手烤着东西,没几分钟后就将一块烤得半熟,还透着几丝血迹的牛肉蘸了些调料后放进他自己的口中大嚼起来。

    “喂!何军,你站在这儿看什么呢?”

    正当我看着他津津有味地吃东西时,已经买完东西的文体委员冷不丁地站在我身后并且问道。没防备的我被他吓了一跳,回身看到是他后才松口气,嘴里轻声答道:“没看什么,有点儿事,你先回去吧。”

    “哦,那你也早点回来。要不让班主任知道了就不好了。”

    听到我的话以后他对我提醒道。我随即跟他点了点头,嘴里正要说话时,烧烤店里传来陈凯的一声招呼:“何军,别傻站在外面看我吃了。进来一块儿吃点吧。”

    见自己已经被发现了,我便和文体委员告别,硬着头皮进了烧烤店。来到他面前坐下,刚想说话时他却指着桌上的牛肉抢先开口道:“这是耗牛肉,肉质鲜美,不仅好吃,而且还有滋阴壮阳的功效。你也尝尝吧!”

    说完他又拿起一块牛肉,把它放在烤架上烤炙起来。一边烤一边问我:“你想知道什么?”

    看着他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我鼓足勇气,和他讲道:“凯哥,我求你不要再去骚扰我妈了。行不行?”

    “哦?”

    听到我的话他有点儿意外,但很快就恢复了脸上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嘴里调笑道:“呵呵,你们娘俩还真是母子连心啊!她叫我别来骚扰你,你叫我别去骚扰她。嗨!难办哪!”

    这话说完,他喝了口啤酒,翘起二郎腿,继续摆出一副悠闲的模样注视着我。见他这样,我的怒火又渐渐地被他撩拨起来,讲话的语气也强硬了许多:“陈凯,别以为有个做官的父亲就有什么了不起。多行不义必自毙!这社会还是讲法律,讲道德的!”

    “法律?道德?哈!你满脑子装得是不是大便啊?”

    听了我的指责后他完全不为所动,反而尖酸刻薄地问我。然后他拿出香烟点上,吸了口之后缓缓地接着讲道:“法律道德都是人定的,那些人是谁?当然都是有权力的人。有权力的人又是谁?当然就是当官的人。所以你刚才所说的那些在我眼里都是大便!懂了吗?”

    “你!”

    此时我对他怒目相向,很想反驳。但内心我非常清楚他的话并非毫无道理。所以瞪了他一会儿后我好象泄气似的把头低了下去,沉默起来。他看到我这样,也就不再说下去,又开始消灭起桌子上的食物。

    烧烤店里的我和他就这么保持着沉默,彼此僵持着。等到他吃完东西,用纸巾擦嘴时。我再次对他出言恳求道:“放过我妈和我。算我求你了!行吗?”

    “呵呵。”

    他听了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笑了笑。“你说,你要我怎么做才能放过我妈?”

    这时候我继续问他。“好了,这话题揭过。有兴趣的话晚上八点到”金源“KTV来一起唱歌。怎么样?”

    他没有接我的话,而是岔开话题邀请着我。

    他的话让我愣了一下,随即考虑起来。见我这样,他又加了句:“你妈也会来的。”

    “我会来的,几号包厢?”

    听到我妈也会去这一情况,我便马上答应下来。

    “二零八号包厢,到时候见啊!”

    说完他就付了钱,离开了烧烤店。我又坐了会儿,才起身走出那儿。

    晚上七点半,本来应该在上夜自修的我偷偷从教室里溜了出来。来到学校一处偏僻的墙院下,从那里爬了出去。然后到学校边那家小卖部,问老板借了摩托车之后就骑着它朝县城开去。半个多小时以后,我到了“金源”KTV的门口。可能不是双休日的关系,KTV门口的车并不多。跟着迎宾小姐来到二零八号包厢的门口后,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应该才开始,茶几上的酒水大多还没有被打开。六个年轻男女分别坐在包厢的不同角落,彼此正聊着天。我妈和陈凯则不在他们其中。他们看我进来,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移向了我。其中一人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惊奇地问道:“阿军,你怎么来了?”

    我仔细一瞧,是巫豪泽。嘴里便回答他道:“陈凯叫我来的。”

    “靠!不会吧?他没和你说你妈也在?”

    此时他一边讲着一边把我拉到包厢一侧的沙发上。坐定以后我也看清楚了有两人正是那天在树林的大东和光锋。另外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略显矮肥,脖子上挂着根小拇指粗细黄金链子的男人和两个身材性感,面容柔媚,打扮也非常时髦的女孩我不认识。“他叫马本亮,是陈凯的表弟。那两个是职业学校导游班的,在大东旁边的叫纪晓梅,光锋旁边的那个叫诸葛珊珊。”

    见我疑惑的样子,巫豪泽马上在我耳边小声地说道。此时那个叫马本亮的家伙也笑眯眯地靠过来问巫豪泽:“喂,阿泽。这位是?”

    “哦,他叫何军。是我的好兄弟,我俩一个班的。”

    巫豪泽跟他介绍着我。他听了以后伸出肉乎乎的手客气地和我讲道:“你好,我叫马本亮。”

    见此我也伸手和他握了一下,嘴里客套着:“你好。”

    讲完后便心神不定地朝四周张望。这时候我瞥见那个叫诸葛珊珊的女孩正时不时的看我。不过我并没有在意,冲她笑了笑以后便移开目光朝门外看去。“你妈和他在隔壁二零七。”

    巫豪泽知道我的想法,嘴里轻声和我说着。我冲他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走出包厢。没几步就到了隔壁二零七的门口。可刚到门口,我就呆住了。

    因为此时站在门外的我透过包厢外门上沿的小圆形玻璃窗看见了里面那另人血脉膨胀的画面:包厢里的灯光柔和而又暧昧。沙发的一角,我妈正双手扶着陈凯的肩膀,跨坐在他的身上。她上身的白色女士西装外套纽扣已经被他解开,外套上沿也环在了她的手臂上。里面贴身的深色弹力小背心清晰可见。裸露在外的柔嫩肌肤此刻在灯光的映衬下也显得晶莹剔透。而他则搂着我妈的腰肢,身体尽量向前倾压着我妈那对圆鼓鼓的丰满乳房,下半身一下一下朝上有规律地挺动摩擦。包厢内良好的隔音效果掩盖了他们现在的喘气声和肉体碰撞声。地上散落着我妈的胸罩、内裤、丝袜以及搭拌扣高跟鞋,而她的白色及膝裙也早已被他掀到了她腰肢的位置。他的手也正从我妈那光滑细嫩的大腿摸上了柔软平坦的小腹,然后探进她的弹力小背心里握住那对饱满挺拔的乳房,不停地揉摸捏弄。可能是为了方便穿回去,他没有脱掉上衣,裤子也只是被他褪到了脚踝处。我妈的波浪发此刻也随着他的顶送不停飘荡着。因为她是背对着我,所以我也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只是可以从她那如水蛇般扭动地纤腰,还有陈凯此刻那种兴奋快意地神情中体会出他们此刻的感觉。

    正当我想看下去的时候,对面包厢里出来几个人。迫使我不得不结束了窥探,双脚移动,缓慢地朝前方的公用卫生间走去。到了那儿,我在洗脸池边洗了把脸。

    冰凉的水敷贴在我的脸上,让心烦意乱的我感觉好受了些。洗完擦脸时,已站直身子的我从面前的镜子上看到巫豪泽面带不安的站在我身后。刚回身,他就呐呐地对我说道:“你,你都看见了?”

    我点点头,接着拿出自己身上藏了好几天,还没抽完的烟点上,吸了几口,吐掉烟气后问他:“想说什么?”

    见我现在没有发火的迹象,他立即说道:“阿军,我没想到他今天会叫你来。我们是一块儿来的,七点十分就到了。而你妈不是,她是刚才你还没来的半小时之前到的。

    到了以后就被他拉到二零七包厢了。所以,所以刚才你来的时候吓了我一大跳!

    这事儿,这事儿,嗨!”

    听着他的叹息,再度让我原本稍稍平息的情绪又起了波澜。

    没有抽完,还剩很多的香烟也被我扔到了地上,用力的踩灭。见我这样,他好象又想起了什么,于是连忙跟我讲道:“哦,还好。刚才他们进去前我刚好听到你妈和他说要八点半之前回去。再过十几分钟就要到八点半了。我想她马上就要出来了。”

    讲到这儿,他停了下来。用手按住我的肩膀后继续问道:“你怎么办?

    先回学校还是——“”我回学校。“没等他说完,我就做出了回答。”

    也好,你还是先回吧。不然等会儿就麻烦了。“他边讲边拍着我的肩膀。

    就这样我们结束了谈话。他先走出公用卫生间看了一下,见我妈和陈凯还没出来后就冲我一摆手。随即我也走出那里,和他一同走到KTV大门口之后我对他说道:“好了,你也上去吧。不用送我了。?《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