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16 部分阅读
    「别说了!求求你!求你别说了!呜!」

    遭受到这样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一贯在我眼前以慈母形象出现的她瞬间崩溃了。随即咧开嘴,埋首哭求道。「陈凯,你放开我妈!」

    望着她伤心哭泣地模样,使得我神情激愤地对还搂着我妈不松手的陈凯喊道。他听了瞥了我一眼,然后不急不缓地说道:「怎么,想打我?有能耐你来啊?不过要是你今天弄不死我,那以后你小子就有的受了哦!」

    「不要!我求你了!小陈,别伤害我儿子!别伤害他!求你了!」

    此时我妈听到他这样的话,马上便伸手拽住他的胳膊,全然不顾她那只穿着胸罩内裤的身子以及掉落在地的衬衫。满脸泪痕,语气焦急地对他恳求道。

    「啧啧啧,瞧瞧何军,你妈对你可真好啊!我也被她感动了!都感动的这里向她致敬了!」

    他对于我妈的恳求不与理睬,而是一边指着他自己再度隆起的裤裆,一边神色得意的跟我调笑道。见他这副下流的模样,已经愤怒我不禁气得紧咬牙齿,脸部的肌肉也不停地抽搐着。我妈也被他的话羞辱的无地自容,只能用手遮住自己的俏脸,一边继续抽泣一边喃喃自语道:「求你了,别伤害他,求你了,别伤害他。」

    「别哭了,我不会伤害他的。」

    他这时将我妈捂住俏脸的手给拨开,然后一边抚摸那张满是眼泪,娇惜清丽的动人容颜,一边神色淫秽地劝慰着她。我妈被他这样在自己儿子面前轻薄而感到十分羞愧,满脸红晕的她伸出手绵软无力地推拒着他,嘴上还怯怯地哀求道:「别,别这样。」

    「怕什么,美人。」

    他听了以后并没有放手,反而把我妈搂得更紧,还一脸暧昧地笑道。说完后单手向上,隔着胸罩玩弄起她的乳房来。「你他妈的给我住手!」

    此时我已无法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怒吼的同时人也向床边直冲而去,想要制止他的动作。刚到他身前,失去理智的我就挥拳朝他打去。他没想到我会真的动手,所以连躲闪的动作也没有做,就被我一拳给击倒在床上。疼得他「哎呦」大叫了一声,人也躺在床上,手摸着他自己的脸不住的哼哼。从他的手指缝中还流淌出丝丝的血迹。见到鲜血,我霎时便清醒了过来,身体也随之瑟瑟发抖。我妈面对这样的情况也傻了,睁大了眼睛,捂着嘴不知所措。没过一分钟,还躺在床上的陈凯停止了哼叫,抹了抹鼻孔里流出的鲜血后爬了起来。来到我面前恶狠狠地说道:「好!你小子有种!我他妈的不弄残你就不姓陈!」

    望着他满脸鲜血,面目狰狞的样子。以前从没和人打过架的我不禁感到了害怕,和他说话的语气也带着点颤音:「你,你想,想这么样,我,我,这——」

    「小陈,不要!放过我儿子吧!他不是故意的!求你了!阿姨求你了!」

    正当这时,我妈猛然上前,跪在了他的身下,抱着他的大腿拼命为我求饶道。一边求饶还一边和我说:「小军,快,快跟陈凯道歉!说你不是故意的。快点啊!」

    他向下看了我妈一眼,然后又抬头忿忿地跟我说道:「这可是你自找的,可别怨我不怜香惜玉。」

    说完他一把抓住了还跪在他身下的我妈,拽着她脑后的秀发,表情邪恶地命令道:「我他妈现在火气很大!你快点给我舔!舔鸡巴!」

    「小陈,不要这样!求求你!求你别当着小军的面啊!」

    当听到他的这种要求之后,我妈一脸哀凄地乞求他道,希望他能够给自己保存些尊严。见到我妈这样,本来有些害怕的我此刻也再次愤怒地叫骂着:「混蛋!你他妈的就是个畜生!别伤害我妈!是男人就冲我来啊!」

    一边骂一边跨步向前,想再给他一点儿教训。

    可没走几步,耳边就传来了从后而来的脚步声。我刚要回头,左腿膝盖后就被人大力地踹了一下。猛烈地踹击使我不由自主地向前一倾,单腿跪地。身体也随即被人控制住了。我挣扎着想看清是谁偷袭,不想脸上又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腰部也被踢了一脚。剧烈地疼痛感刺激着我的神经中枢。顿时就让我两眼发黑,冷汗直流,耳边还「嗡嗡」作响。

    「你们住手!不要!不要打他!」

    我妈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伤心不已,大声疾呼的同时身子也想直立起来。但陈凯一点也没有放开她的意思。一手继续掐着她的玉颈,另一手强按她的香肩。双眼淫邪地盯着我妈,嘴上却对我身后的人说道:「那东西拿来了没有?」

    「阿凯,店老板说最近没货了,要过段时间才有。你鼻子没事吧?」

    在我身后抓按着我一条胳膊的大东此时出声讲道。没等陈凯回答,控制我另一条胳膊的人也说话了:「阿凯,要不这小子就让我们拖出去揍一顿。你接着在里面玩怎么样?」

    「不!不要!小陈,快制止他们啊!求你了!阿姨求你了!」

    我妈听见这话立即抬头,泪眼朦胧的对陈凯哀求道。「不用了光锋,你们给我按住这小子。他不是喜欢偷看吗?我这就让他光明正大地看看我是这么玩他妈的!」

    他眼神贪婪地注视着我妈那丰满白皙地娇躯,嘴里这样说道。

    「哈哈哈!」

    顿时我身后的两人就这么无耻的大笑起来。

    「还磨蹭什么?快舔我的鸡巴啊!」

    这时和他俩说完话的陈凯接着对我妈命令道。同时本按在香肩上的手也移向她的胸口,老练地用手指挑开胸罩之后揉弄起里面那两团丰盈地乳肉。「不,不行。别,别这样。」

    我妈此刻表情娇羞,脸上哀容尽显。对于他这么肆意玩弄着自己那傲人的丰乳的状况完全不知所措。所以只能在嘴里微弱地抵抗着。他听了,淫笑着对我妈说道:「不舔是吧,那我就让他们把你儿子拖出去打喽!」

    说完他就冲我身后的大东和光锋讲道:「拖出去,打折他一支手。」

    话音刚落,被按跪在地的我感觉到被他俩拽着往后拖去。我拼命想挣脱,无奈两人的力气太大,使我无法如愿。原本张开,想痛骂他的嘴也被身后拖拽着我的两人用不知从哪个角落拿出来的破旧毛巾给堵上了。我妈见此,表情绝望地开始低声抽泣,嘴里哽咽着求着他:「求你了!别打他!别打他!我答应!我答应还不行吗!」

    「哦?哈哈,喂,算了算了。」

    见我妈终于屈服了,他便挥手冲大东和光锋示意道。然后顺势脱下了自己的沙滩裤,一脸坏笑着对还跪在他身前的我妈说:「来吧!」

    我妈无助的望了我一眼,接着就颤微微地用手把他的阴茎捧起。张着她那鲜红丰润地朱唇,将它含了进去。已被拉到房门边的我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我妈的这种模样。以往所会产生的激动和兴奋在此刻却变成了耻辱和痛苦。我闭上了双眼,不忍看见她这样被陈凯蹂躏。可没闭多久,他那恶狠狠地声音就传入了我的耳中:「何军,你要是再闭着眼睛,我还让他们把你拖出去给废了你信不信!」

    听到这儿,我只好睁开双眼,满腔怒火的看着眼前这屈辱的一幕。

    此时,我妈已经将整根阴茎深深地含进她自己的唇腔里。神态楚楚可怜的她用香舌不停搅弄着那根已变得硬梆梆的阴茎。螓首不时前后摇晃,只穿着胸罩和内裤的迷人娇躯在从窗户透射进来的阳光映衬下也显得白嫩丰盈,晶莹剔透。这副淫糜的景象也让正按着我的两人喉咙里情不自禁地吞咽了口唾沫。接着大东还对光锋窃窃私语道:「这娘们儿,真他妈骚!要是能让我操一次,少活十年都值!你说是吧?」

    「别他妈的瞎想了!让凯哥听见的话当心他把你给阉了!他肯让我们看已经不错了!」

    光锋的回答声十分轻微,但却也掩饰不住他对我妈肉体的向往。

    这时候,已被我妈舔吮的非常兴奋的陈凯抓着她脑后的波浪长发,挺直腰身,用阴茎快速地在她唇腔内抽送。直立的双腿也禁不住前后抖晃起来。一边抽送一边还喘着粗气冲我说道:「呼!你小子今天算命好!呼!不是你妈今天你肯定混不过去!呼!怎么样?看傻了吧?」

    而我妈也被他弄得很难受,嘴里发出了「唔唔」的干呕声。但她不敢拒绝他的阴茎,只能够忍着痛苦,迎接一下下的插入。

    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此刻的眼神里包含着屈辱和辛酸,眼角明显的渗出大颗的泪水。悲愤交加的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这样玩弄我妈,心里真是感到肝肠寸断。

    他大概抽送了近百下之后,嘴里突然公牛般狂嚎起来:「啊!爽!爽啊!你真能让男人爽!真爽啊!」

    嚎叫的同时他抓着我妈头部的双手也渐渐用力,屁股前后挺动地频率也越来越快。由于自己的螓首被牢牢禁锢,无法动弹。所以明白他即将泄精的我妈只好尽量张大朱唇,嘴角边也垂着大量的白色唾沫和他龟头所分泌出的淫液。这时我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乘着身后两人因为看此淫秽场面而有点儿分神的机会。猛得挣开他俩按住我肩膀的手,随即站了起来,没顾得上拿出自己口中的毛巾就向前冲去。可惜跪在地上的时间有些长,所以在酸麻无力的双腿作用下我没跑几步,就踉跄着摔到在地。身体也被已回过神的两人再度摁住,背部也被他俩狠狠地踩了几脚。正当我奋力挣扎之时,耳边又一次传来了陈凯那略带夸张的嚎叫声:「啊!啊!他妈的!出来啦!出来啦!何军!你妈的小嘴操起来真是太爽了!太爽了啊!」

    听到这儿,我抬头看去。只见他已将阴茎深深地插进了我妈的嘴中,手指也揪着我妈的波浪长发,死死地把住她的后脑,就这样把精液全数射入。此时涨红着脸的我妈根本无法动作,她只能「唔唔」呻吟着,承受着阴茎在自己唇腔里的爆发。

    射精之后,他没有立刻把阴茎从我妈的嘴里抽出来,而是一下一下的继续挺弄。直到阴茎完全萎缩变小,从她嘴里滑出以后他才缓慢地退到了床边坐下。嘴里也「呼哧呼哧」的不停喘气。此时我妈乘他抽出阴茎的功夫立刻低头大声地呕吐起来。一边吐一边还猛烈地咳嗽着,大股浓白稠黄的精液被她吐了出来,落在地上。做完这些,羞愧难当的她跪在原地,低垂着螓首,双手抚面,悲怆地哭泣起来。她边哭边哽咽着说道:「你——你怎么——怎么能这样——呜——呜——这还叫我怎么做人啊——呜——难道你没有母亲啊——呜——呜!」

    「行了!哭个屁啊!今天就放过你儿子了。」

    陈凯喘匀了气,一边慢悠悠地从床头柜上拿起烟盒和几张纸巾,一边对我妈说道。我妈并没有理睬他,依旧在那里哀怨地饮泣着。

    「走,先陪我去一下医院,再去县城吃饭。让他们娘俩待着吧!哈哈!」

    穿好衣物,点上香烟并用纸巾擦掉鼻子上血迹的他此时嬉笑着对大东和光锋说道。

    这时大东出言讨好似的对他说道:「嘿嘿,阿凯。这个,能不能,能不能,那个,那个——」

    他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一边目光停留在正跪在地上哭泣的我妈,贪婪的神色一览无疑。「操!你想都不要想!我知道你想干啥,你小子不是刚才还干过那小骚货吗?那么急色小心你精尽人亡!」

    陈凯边讲边伸手拍了下他的后脑勺。见他不同意,大东只好放弃了臆想,但嘴里却小声的嘟囔着什么。一旁的光锋也取笑着他。我无力的趴着,思维混沌,表情呆滞地听着他们三人毫无顾及的谈论着我妈的容貌以及身材。一会儿以后,三人便出了房间。随着庭院外大门传来的关门声之后,我妈的哭泣便显得更加哀伤起来。她嚎啕大哭着,撕人心肺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让趴在地上的我痛不欲生。过了好久,从嘴里拿掉毛巾的我才强忍着内心的悲痛,缓慢地从地上爬起。抬眼望去,中午和煦的阳光从窗户透射而入,既映射在一片狼籍的地上,也照射在我们母子各自的身上————

    第27章

    正当我妈渐渐停止哭泣,用纸巾擦干净嘴上的污垢,然后机械似的捡起她自己衣物穿着之时。站在一边的我终于出声了:「妈——」

    她听了,背对着我的身子立刻震颤了一下,拿衣服的双手也微微颤抖着。见她这样,我就闭上了嘴,不言不语的缩在房间一角。十分钟以后,她穿好了衣物,带上了墨镜。但她并没有跟我说话,而是低着头,缓慢地迈步朝门口走去。等她出了门,我也默默地跟在她温婉曼妙的背影之后。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行走着。出了民房,来到小镇街道,我在她身后缓步而行,一直行进至停放在街口的轿车边。始终沉默的她才和我轻声低语道:「上车吧。」

    说完她就打开了车门,坐进了驾驶座。而我也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然后钻了进去。

    车子开动后一路行驶着。我偷偷瞥眼看她,因为带着墨镜,所以我看不出她脸上的表情。但没被墨镜遮住的脸颊上那两道泪痕清晰可见。我也不清楚她墨镜后的那双凤眼此时有着怎样的忧愁和哀伤。车子里除了引擎声外毫无动静,气氛沉闷而又压抑。将近一个小时以后,她终于把车开到了我家小区门外。当车子停稳,引擎熄火之后。她伸手捋了捋自己耳边的鬓发,接着就把头转了过来,犹豫着对我噎喻道:「小,小军,你,你先回去吧。」

    「妈,对,对不起。你,你,你千万别,别,别做傻事。」

    这时不敢看她的我低着头跟她道歉并劝慰道。她听到我这么说,脸上的神情也并没什么改变。只是微微地颔首,表示了解。见此我打开了车门,正准备出去时。她又说话了:「小军,过些日子,过些日子我们好好谈谈。行吗?」

    「嗯。」

    我应了声,然后就走出车子。迈着沉重的脚步朝小区前进。没走几步,我就听见了身后的轿车再次发动。回过身的我看着她掉转车头,向北面绝尘而去。见车子开远后,我也转身,继续往自己家走去。

    回到家中,心情沉重,毫无食欲的我脱掉了身上的衣物,然后进了卫生间洗澡。「哗哗」喷射的热水浇淋在我的身上,那几处因为被他们殴打所产生的淤青在热水冲洗的作用下让我疼得「嘶嘶」直抽凉气。但顾不了这个,草草洗完并擦干身体以后的我走出了卫生间。来到自己的卧室,掀开被子躺了进去。被窝里此刻还很冷,我尽量将身体蜷缩,好让自己温暖一点。但我无法入睡,因为我脑海里还时不时浮现出刚才那些令我羞辱的景象。于是我开始辗转反侧,从被卧里一会儿钻出,一会儿钻进。就这么一直折腾到夜幕降临的时候才渐渐睡去————「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

    浑浑噩噩的过了四天,星期三上午课间休息。此时,坐在教室里自己的位子上,默诵着课本上唐朝大诗人李白所作的《侠客行》的我,内心感慨万千。我痛恨自己不是出身于燕赵大地的豪士侠客,痛恨自己没有一身能保护我妈的过人武艺,痛恨纨绔子弟的嚣张跋扈,痛恨自己的猥琐,懦弱。甚至还痛恨小夏,痛恨我妈。总之一切的一切,如今在我眼里都是那么的令我讨厌,令我烦心。

    正当这时,我裤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察觉之后我随即将它拿了出来看了看。是一条短信,打开后我发现是我妈发来的。里面写着:「儿子,妈妈对不起你!我不是个称职的母亲!原谅我好吗?妈妈在你银行卡里存了五千块钱。是给你零用的。妈妈准备离开这里去外地打工了。别为我担心,也别让夏叔叔知道。等妈妈安顿好,换了新手机号码以后就会给你打电话的。你要注意身体,好好学习。」

    看完短信,无法相信她会做出这种决定的我脑袋顿时懵了。内心原本对她涌起的怨恨顿时也烟消云散。生怕她会做什么傻事,我顾不了许多,连忙出了教室,来到走廊播打着她的手机号码。电话接通后响了很长时间才被她接起。沉默了一会儿,我装着胆子问她:「妈,你现在在哪儿?」

    「已经出发了,在车上。」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嘈杂,费了好大劲我才听清楚她的话。「那,那你要去哪儿?」

    我接着问道。她没有马上回答,我也不出声,就这么听着那边所传来的车厢里闹哄哄的声音。「嗯,短信里不是说了吗?等妈妈安顿好了就会和你联系的。」

    一会儿以后,她才出声讲道。「不,我现在就要知道。你快告诉我,不然我不放心。」

    我没听她的话,而是坚持让她说出她此行的目的地。「我,我,小军。还是等妈妈安顿好后吧!好不好?」

    她似乎很犹豫,回话的语气也是近乎与恳求。「不行!你不说的话那我就逃课!逃课来找你!反正你给了我五千,我就花钱到处找!」

    听她还是不肯吐露行踪,有些气急的我就加重了语气,非常认真地对她说道。

    「你!嗨!别这样好吗?小军,妈妈现在心里有点儿烦,暂时不想见你们。你就让妈妈安静一段时间。行不?」

    她听了我的话之后微叹了口气,接着对我恳求道。

    我听完,觉得自己这样咄咄逼人的追问她也有些说不过去。于是就转换了语气,劝慰她道:「妈,那你去外地打工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别太委屈自己。」

    「嗯,那先这样吧。」

    她应了一声,说完便将电话挂了。我拿着手机愣了好一会儿,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才收起手机,回到教室。

    时间到了第二天的早上,早自修已经结束了。没吃早餐的我出了教学楼,无精打采地朝学校里的小卖部走去。谁知刚下楼,我就被人给挡住了去路。抬头一瞧,蓬头垢面,满脸胡茬,神情憔悴的小夏正站在我面前。他拦住我,不等我说话劈头就问:「小军,你妈去哪里了?」

    沙哑地声音里充满着焦急。「我也不知道。」

    我摇了摇头回答道。他听后伸手开始揉着自己的脑袋,表情痛苦地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怎么会啊?为什么?为什么啊?你也不知道。那怎么办?怎么办?她要抛弃我了,抛弃我了。」

    看着他血灌瞳仁,极度焦虑的模样。我的内心不禁泛起一阵异样地快乐。眼前这个破坏我原本幸福家庭的人终于也得到了他该有的惩罚。想到这儿,我微翘着嘴角,无声的笑了笑。但一想起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又使我的心情变得阴郁起来。

    「那她有没有和你说过她要去哪里?」

    正在这时,小夏忽然又出声问我。我听到他的问题,低下头思索了起来,并没有马上回答。见我这样,以为事有转机的他连忙把住我的肩膀,激动地说道:「小军,你知道的!我爱你的妈妈!你肯定知道她去哪儿了,是不是?快告诉叔叔!告诉叔叔的话叔叔给你钱!」

    「我真的不知道!她只给我发了条短信。说要到外地打工,等安顿好了就会联系我。」

    我的肩膀被他的手捏得很痛。于是我不再多想,挣开他的手以后就把实话讲了出来。「真的?」

    他似乎有些不相信,再次确认道。「嗯,是真的!」

    我赶紧点头说道。知道了这样的结果以后他的情绪变得稳定一点儿,也不像刚才那么焦虑了。

    只见他拿出钱包,从里面取了一大叠钱递给我。嘴里还说道:「这钱你拿去用。等你妈跟你联系了你一定要告诉叔叔。好吗?」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他得到了答复,然后转身迈着沉重地步伐离开了学校。等他走远,我则将自己手里的钱大致地数了数,足足有将近四千块。之后我把这些钱放进了自己的口袋,慢慢地朝教学楼走去。

    之后的半个月,小夏每隔两三天就会打给我电话来询问我妈的行踪。而我因为没有确切的消息也无法作答。他每次挂电话前都会对我长吁短叹一阵,并几次表示要去我外婆家寻找我妈。因为他怀疑我妈就在外婆那里。不过在我的力劝下还是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从他口中我还得知了我妈这次出走既没有开走那辆新买的轿车,也没有把欧米茄腕表,范思哲女士风衣还有LV坤包带走。总知她只拿走了自己的衣服和银行卡。而所有小夏曾经给她买的贵重东西都被她留了下来。

    知道这些后,我也假意的像他保证,如果知道我妈的行踪,第一时间就会通知他。

    除了小夏,这段日子陈凯也时不时叫巫豪泽,或者他亲自到我这儿来打听我妈的消息。对巫豪泽我还算客气,但对陈凯我则都是怒目相向,不加词色地推说自己也并不知道。可能是临近高考,他为了要敷衍一下他那个当县委书记的父亲也要装装样子复习功课。我还从巫豪泽那里听说他最近又搞了个女人。就因为这些,所以他也没有对我怎么样。冷嘲热讽了我几次之后便失去了兴致,不再来烦我了。

    爸爸在五一劳动节到来的时候回家休息。我和他在家里待了整整七天,没有去任何地方游玩。说实话,爸爸现在有点儿不可理喻。除了偶尔到外面打麻将,其余时间他都在家里抽烟喝酒。饭也不怎么烧,到吃饭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楼下的小饭店点餐送到家里。对于我的学习成绩也要求十分苛刻,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跟我唠叨一番,甚至还会无缘无顾骂我。久而久之,我都有点儿不敢靠近他。生怕他兴致一来,又抓着我没完没了的说教和责骂。完全没有以前那种谦良敦厚的长者风度了。所以我无时不刻地在怀念着以前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生活在一起的时候。每当这时,我都会偷偷给我妈打电话。但她的手机号码早已停机,无法播通。

    我也在她的QQ号里留了信息,让她快点给我回复。但她的QQ头像始终是灰色的,对我的留言也没做回复。

    假期一过,爸爸就走了。终于可以轻松下来的我也回了学校。又过起了三点一线,这种枯燥烦闷的学习生活。不光这些,我还要忍受着小夏时不时对我进行的电话骚扰。这种日子持续了整整一个月,直到六月初的一天。我妈终于联系我了,她用新的手机号码在夜自修前给我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她告诉我她现在在宁州市,也找到了工作,是在一家保险公司做业务员。从她说话的语气中我可以听出现在她的心情好了许多。得知她的近况以后我放心了,于是便怀着轻松地心态对她嘘寒问暖。听着我的这些关心话,她非常欣慰。语气温和的对我表示道她现在工作很顺利,身体也很好,要我别担心。还问了问我的学习情况,并让我抓紧时间学习。我很听话的答应了她。随后我像她提出这个月的月底到她那里玩。

    本以为她会同意的我却被她委婉的拒绝了。感到诧异的我随即就问着原因,只听她跟我柔声解释道:「小军,月底公司有单业务要妈妈去处理,所以没什么时间陪你玩啊。要不下个月,下个月你就放暑假了。到时候你再来行不行?」

    我听完她的解释后考虑了一下也答应了。紧接着我又问了她现在的居住地址,这个她到是很快做了回答。记住她的住址以后又和她聊了一会儿,直到快上夜自修的时候我才和她话别。

    回到教室,我边看书,心里边想道:「不知道她在那里的日子到底过得怎么样。要不提前去看看?」

    左思右想了一阵,我还是决定不通知她,偷偷跑过去看看。宁州市是我省仅次于省城的大城市,它位于我省的正北部,去那儿的路程比去我省中部的省城还要远。长途车从我们这儿出发到那儿要花上七八个小时。该市所辖的武海区毗邻大海,区里有个能停泊?《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