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17 部分阅读
    康氖〕腔挂丁3ね境荡游颐钦舛龇⒌侥嵌ㄉ掀甙烁鲂∈薄8檬兴降奈浜g诖蠛#镉懈瞿芡2赐蚨只趼值纳钏邸K阅莸耐饷骋岛突醮捣浅7⒋铮庑┎档姆⒄挂泊四莸姆比佟F绞背L怂的抢镌趺丛趺春茫呗ゴ笙迷趺丛趺炊唷u獯纬嘶嵛业绞窍肴ゼ都丁?br />

    三天后,星期六的早上,头带灰色耐克遮阳帽,穿着淡蓝色锐步长袖运动衫和真维斯牛仔裤,足蹬棕色匡威帆布鞋,肩头斜挎装着松下cD机的黑色小包的我来到长途车站。买好去宁州的车票,等了没多久就登上了豪华大巴。到了发车时间大巴也没有耽搁,很快开出了车站。出了县城,过了高速收费站以后沿着高速公路像宁州飞驰而去。我无心欣赏沿途的风景,将自己的座位调整到最舒服的位置以后便半躺着,嘴里嚼着口香糖,耳朵里塞着耳机,边听cD机里播放的音乐边闭目养神。

    下午五点一刻,载着我们这些乘客的大巴终于到了宁州市的长途车站。在车里睡了一觉的我等大巴停稳以后就迫不及待地下了车。向周围看去,车站的四周人声鼎沸,一片喧嚣的景象。我一路向车站出口走去,时不时就会有黄牛票贩和中年妇女来骚扰我。不是兜售黄牛票就是硬拉着我去附近的小旅馆住宿。把我弄得是焦头烂额,心烦不已。

    等出了车站,我早已是一副衣着凌乱,满头大汗的模样了。送了口气之后我招手叫来一辆出租车。让他带我去找家条件不错,价格也实惠的宾馆。这个司机是个很健谈的人,一路上不停地寻找着话题和我聊着。我没有把实话告诉他,只是说自己是来旅游的。他得知以后就开始给我介绍宁州市的一些景点。什么火凤山主题公园啊,市区解放路商业步行街啊,武海区滨海路的海鲜夜排档啊,樊河坊的古玩一条街啊等等。不光这些,他还说了几个市区里最好玩的娱乐场所。例如零点酒吧,mAX酒吧,DS音乐吧,豪情夜总会。对于这些我也挺感兴趣,一边聆听同时嘴里也时不时的搭着话。

    出租车穿街入巷,左弯右拐。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后终于在一家假日宾馆的大门口停下了。我付完车费,和司机道别后就下了车,朝宾馆里走去。在前台开完房间后我乘坐电梯,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外。用门房卡打开门,走进里面大致看了看。房间很干净,设施也齐全。随后我就脱了衣服进卫生间冲洗了一下,这之后过了大约二十分钟。晚上六点半,我便出了房间,离开了宾馆。

    在离宾馆不远的一家快餐厅吃过晚饭后。我就开始满无目的地在这座繁华地城市闲逛了起来。为了不让人打扰,我把自己的手机扔在了房间里并没有带出来。

    宁州不愧为我省的第二大城市,大街上来往的轿车川流不息。两边则高楼林立,那些大厦楼顶的大型景观灯把天空照射的五光十色。华灯璀璨的街面上到处都是夜晚出来逛街的路人。各种各样的消费娱乐场所也是灯红酒绿,一派车水马龙,热闹非凡的景象。看着这些,让我暂时忘却了心头的烦恼,怀着愉悦地心情畅游在这座繁华地城市中。

    晚上八点半,有点儿逛累的我上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讲了我要去的地方以后他马上驾车向那里开去。将近两个月没看见我妈了,心里有些忐忑的我暗暗想着:「这次远远看她一眼就行了。看一眼就行了。」

    出租车行驶了大概三十多分钟才到达了我的目的地——宁州市樊河区下关路红旗弄劳动社区。这里也就是我妈现在的居住地。下了出租车后我观察着,这地方不可和市区繁华地段同日而语。

    在昏黄浑浊地路灯映射下满目都可瞧见一幢幢外貌老旧的楼房。可以说这儿就是宁州市的郊区了。来之前我上网查询过,这个社区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建造的。

    当时还算不错,但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这里渐渐变成了落后地区。很多原本住在这里的居民都纷纷重新买了房子,搬出去居住了。所以这地方现在居住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外来打工者,还有一部分因为年纪大,不愿意再次搬家的老年人以及生活穷困,无力在别地买上新房的家庭。

    在社区外徘徊了好一会儿,我才朝里面走去。跟门口传达室的保安问清楚我妈所住楼房的方位后我继续前进。没多久就到了十二号楼的楼下,这幢楼二单元六零三室就是我妈租住的房子。我站在楼下,抬头看了看顶层六楼的窗户。那里漆黑一片,似乎并没有人。于是我围着这楼转了一圈,发现背面的六楼窗户也都没有开灯。见此我就靠在一根路灯下,边抽烟边猜想道:「睡了?还是没回来?」

    抽完香烟,我看了眼腕上的手表。已经九点五十了。刚才下车的时候司机提醒过我,这里的公交车站最后一班是晚上十点一刻。没赶上的话就要走几公里的路,到另一个站点去等车。于是我抓紧时间往外面快步走去。快到大门口时,我看见一家开在社区里的小卖部。有点儿口渴的我就朝那儿走去。

    「老板,一瓶可乐。」

    我拿着张十元纸钞对正在看电视的老板说道。店老板是个男的,面容略显老态,看起来有五十多岁了。他听见以后便慢腾腾地从货架上拿了瓶可乐递给我。我顺手接了过来,同时把钱给了他。正在这时,从外面又进来了一个男人。大声地对老板说道:「李哥,来包精品宁州。」

    「又先欠着是吧?你都已经在我这儿赊了五百六十一块了。啥时候还啊?」

    老板一边从柜台里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香烟一边对那人抱怨道。此时已打开可乐瓶盖喝起来的我看了那人一眼。男的身高一米七左右,三四十岁的年纪。穿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和一条同色的裤子,脚下套着双拖鞋。看上去这人有些黑瘦,脸颊深凹,颧骨高耸,双眼浑浊,一副酒色过度兼营养不良的模样。

    「嗨!这么多年邻居了。说这些可没劲了啊!」

    那人对于老板的抱怨毫不在意,拿起柜台上的香烟以后立刻撕开外包装,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点上吸了口后接着说道:「等兄弟我开工了就来销帐。哎,别站着啊,再给拿两瓶啤酒,一包花生,一罐午餐肉。」

    「操!你这混帐东西把我这儿当救助站啦!瞧你这副熊样儿!工作也不去找,就知道去赌场瞎混。怪不得你老婆要带着孩子跑路。」

    老板看起来和那人关系不错,虽然嘴里骂骂咧咧地数落着,但还是把他要的东西一一放到了柜台上。同时他也没忘了把零钱找给我。拿到钱,我正转身向外走去的时候。那人传来的说话声便让我立刻停下了脚步。只听他神神秘秘地对店老板问道:「喂,李哥。你知道不知道我家楼上那个刚搬来的女人是干什么的吗?」

    老板听了后懒懒地反问他:「你说的是那个刚来两月,留着头长卷发,看上去三四十岁左右,挺漂亮,气质也不错的那个?」

    「是啊!」

    那人连忙答道。然后他正接着想说下去的时候发觉到我还站在店里听着,于是便闭口不言了。老板也瞥了我一眼。见此我便只能出了店门,溜到门边,竖起耳朵偷听着他们的谈话。因为我断定他俩所说的那个女人就是我妈。

    只听见那人等我出去后继续对老板说道:「要说那女的长得可贼他妈的勾人!极品!绝对的极品!那对大奶子每次我见了下面都硬的像钢条一样。就想把她给压在床上好好的干一次!我齐斌混了这些个年头还从没见过这种年纪还长得这么漂亮的女人——」

    正当他唾沫横飞,滔滔不绝地向老板描述着我妈的美丽成熟之时。老板也被他勾起了内心的好奇欲,他不耐烦地打断了那人的话并且着急地问道:「别废话了,快说那女的到底是干啥的。」

    「嘿嘿,告诉你啊,那女的就是个做鸡的!」

    听到这石破天惊的一句,我的心不禁「咯噔」猛跳了一下。就在我惊恼的同时,店老板也惊诧地问道:「不会吧?」

    「为啥不会啊!」

    那人反诘了一句,顿了顿以后又坏坏地讲道:「我这么说是有证据的。你李哥也知道我的为人,每次在场子里,要是赢了点钱我肯定会带几个朋友去饭店里好好搓一顿。这不就上星期五,我们在晶华饭店吃饭的时候。我就看见那女人和另外一女的,两个人都穿得挺风骚的,陪着两老板模样的男人在一间包厢里吃饭。我偷偷看了一会儿,其中一男的一边吃一边摸那女人的大腿,还有屁股。你猜那女的怎么样?嘿!根本没什么反感,还和那男的说说笑笑!想起她那股子欲拒还迎的骚样。啧啧啧!要是老子有钱的话——」

    后面的话我已经不想在听了,于是便转身朝大门走去。等上了公交车,坐在最后一排车位的我耳边还回荡着刚才那个男人的话语。漆黑紧闭的门窗,保险业务员,陪男人吃饭,妓女。这些东西都萦绕在我的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

    第28章

    等回到宾馆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毫无睡意的我颓废地躺在松软的床上想着那些令我烦恼的心事。「他说的是真的吗?还是他因为垂涎与我妈的姿色而对她造谣中伤?来达到他的目的?但如果他真的看到过,没撒谎的话。那——」

    脑子里翻来覆去乱想着这些的我思绪缭乱,根本就无法对此做出判断。自从发现我妈和小夏的奸情以后,我的生活和心理都发生了感变。对于那些淫糜秽乱的性交场面,从开始的震惊,愤怒,再到渐渐地适应,接受,甚至憧憬,渴望。我也开始慢慢地了解到我妈的另一面。是她让我明白,一个成熟漂亮,充满魅力的女人在如今这个到处是诱惑,陷阱,还有危险的社会中要想对自己的丈夫从一而终是多么的困难。

    半晌之后,想的头都有点儿发痛的我从床上坐起,然后拿出香烟,抽了起来。

    香烟一根连着一根的被我吸完。房间内烟雾缭绕,空气浑浊。但这并没有让我停止抽烟。来到房间的窗户前,我一手打开窗门,另一手的指间仍然夹着烟头。宁州是个海滨城市,夜晚阵阵的海风吹入房间,让烟气散去的同时也轻拂着我的脸庞。感受着这清凉润心的海风,渐渐地让我好受了些。内心的复杂思绪也暂时退逐与脑后。在窗前吸完手里的这根烟以后,我便顺手将烟蒂扔出窗外,关好窗户,脱衣上床睡觉了。

    这一觉我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十二点多以后才被电话声吵醒。有点儿不爽的我将电话接起后听着。原来是前台服务来询问我今天是否还要住。我想也没想就跟前台确定了今天继续入住并告之等会儿过来续费。说完这些我就把电话挂了。

    重新躺下,又睡了一小会儿以后我才起床大便,洗脸刷牙。等这些完成之后已经清醒的我又从烟盒里抽了根烟,将它点燃。还打开了电视,边看边吞云吐雾。与此同时心里也盘算着今天的行程。半小时之后,做出决定的我先开启手机,给班主任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后我跟他撒谎说自己病了,需要休息一天。班主任也没怎么怀疑,很痛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

    打完电话,我便出了房间。去一楼大厅的前台续交今天的房费。没花多少时间前台服务员就给我换好了新房卡。我收好房卡,随即离开了宾馆。在街上等来出租车后,连午饭都没吃的我就坐着它直奔解放路商业步行街。这座繁华富裕的城市交通却很让我失望。因为解放路位于市中心,所以司机并不敢开得太快。再说今天又是周末,出来逛街的人和车就显得非常多,造成了道路的拥堵。因此出租车一路过去连等了好几个红灯。坐在车里的我看着路上车来人往,川流不息的热闹场面,也不禁叹为观止。

    等出租车好不容易地把我载到了目的地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快到三点钟的时候了。今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温度也接近了夏天的水平,非常炎热。因为出租车上的空调没开,所以热得口舌发干的我付了车费后赶紧下车,向一个买冷饮的路边摊位跑去。在那儿买了瓶冰镇橙汁,打开后狠灌了几口,感觉好点之后我便拿着橙汁,迈着不紧不慢地步子在步行街上逛了起来。此时街上的行人很多,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年青男女。他们这群人好象并不怕被灼热的阳光晒伤,都一个个穿着靓衣酷装,造型缤纷,行态各异的在街上悠闲地逛着。不过这些都不是我想关心的。走了一会儿,我找了家麦当劳。在里面吃了些东西,填饱肚子后我继续在街上逛着。直到在一家数码设备店的门外,我才停下了脚步。考虑了一下,打定主意后我就进了店内。

    这是一家综合性的数码设备专卖店。室内面积不大,但各种数码产品琳琅满目,一应俱全。之所以到这儿,是因为我决定买数码相机。在店员的热心介绍和推荐下,我选购了一部尼康数码相机。它一千二百万的像素,四倍数码变焦和十五倍的光学变焦,四十三兆的内存,三英寸的显示屏,内置的闪光灯,还有防抖动,自拍,连拍等功能。售价二千三百多块,不是很贵。这价格完全在我的接受范围内。于是我爽快地交钱,然后拿着它出去了。

    买完相机后我再也没有买其它东西,而是继续在街上东游西荡。二个小时过去,快六点钟时我先是到便利店买了香烟和面包,还有矿泉水。然后拦下辆出租车,再次出发去我妈的租住地。出租车经过近一小时的行驶才把我送到。此时夜幕已经降临,我一边朝社区里面走一边抬头仰望天空。天上皓月当空,繁星点点。

    这样的景致在刚才的市区里是看不见的。因为在大功率景观灯和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渲染下,人们的肉眼根本就看不清天上的星云。所以我们人类在科技文明高度发展的同时也在飞快破坏着大自然原本的素美。

    略作感慨以后,我便将这些杂七杂八的念头抛到脑后,开始加快速度朝里面走去。到了我妈租住的楼房下,我转悠了一圈后气馁地发现她那里还是漆黑一片。

    但气馁归气馁,我还是上了楼,想去看个究竟。沿着破旧凌乱,壁墙斑驳的楼道一路向上。到了顶层六楼后,我看了看六零三室外面的铁皮门。这门上的铁皮锈迹斑斑,隐隐开裂。见此我叹了口气,随后踱到门前,将耳朵贴在铁皮门上仔细地听着。听了好一会儿功夫,门里面都没有丝毫动静。见此我只好悻悻地回身下楼,在楼下花坛边的角落里坐下,拿出水和面包,一边吃喝一边等着。

    就在我吃完面包,拿出烟抽起来的时候。楼房外侧的路上走来了两个人。我借着昏黄的路灯看了一下,发现其中一个就是昨晚在小卖部谈论我妈的那个自称齐斌的男人。另一个男的则没有见过,看起来应该是齐斌的朋友。齐斌今天的造型有点惨不忍睹,头上裹着厚厚地纱布,一只眼睛肿起,右手被石膏夹板固定着,弯曲在他自己的胸前。走起路来也是一瘸一拐。嘴里也不停地发出「唉呦唉呦」的呼痛声。正当他俩快到我跟前的之时,我连忙拿出手机,低头装作发短信的模样在手机键盘随意地摁着。此时他身旁的那个朋友的说话声也传到了我的耳中。

    只听他好似埋怨的说道:「叫你别去那场子赌你非要去!怎么样?吃苦头了吧!这还是轻的我告诉你。前阵子有个外地人在那儿输光了还不上钱还耍横,结果愣是被那伙人拖到地下室卸了一条胳膊!今天要不是我刚好在给你通融通融,不然你小子也肯定是那待遇!」

    齐斌听着他的话也不作回答,只是垂着脑袋步履蹒跚的朝楼道内走去。那人说完看着齐斌这副尊容,也叹了口气,随后便扶着他上了楼。

    没过一会儿,齐斌的朋友就下了楼。一边走他还一边拿着手机低声下气的打着电话。我听不到具体内容,但对这我可并不关心。等他走远,我便站起了身子,迈开脚步开始在社区里晃悠了起来。这社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前后大约有四十几幢楼房。有些楼房边的路上也停着车子,不过大多都是些桑塔纳,奥拓,捷达,奇瑞QQ之类的便宜货。逛了没多久就让我失去了兴致。于是便回到了我妈楼下,缩在花坛边,忍受着蚊蝇侵袭的同时继续等待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手表上的时间走到了晚上十点正的时候。一辆车身宽大的丰田越野车开进社区,停在了我妈的楼下。越野车的车灯在我眼前一闪而过,但就是这一刻的闪烁使我清楚地看到坐在副驾驶位上的人正是两个月没见面的我妈。见此我赶紧躲进了花坛,在花草灌木的掩护下一边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数码相机一边等她从车上下来。但等车子停下,车灯熄灭以后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我妈和那开车的人也没从车上下来。由于我现在躲藏的位置正对着越野车的侧面,而那边的车窗上又贴有车膜,所以我根本就看不见两人在车里干什么。这种情况的出现让我急得是抓耳挠腮,连连腹诽。与此同时内心深处更是对齐斌昨晚的所说之话确信了几分。

    没过多久,正紧紧凝视着越野车的我忽然发觉这车开始轻微的晃动起来。这下子我立刻明白了车里面正发生着什么。于是我缓慢而又小心地在花坛里挪动起来。借着草木的遮蔽来到了越野车正面,看到车里的景象后顿时就让我的心跳快了起来。因为我瞧见我妈那穿着黑色搭拌扣高跟凉鞋的玉足竟然在方向盘上伸着,在路灯的映衬下纤细高巧的金属鞋跟闪着光芒,还在不住地摇晃,同时那双修长丰盈,白皙光滑,并没有穿丝袜的大腿也在灯光下时隐时现。此刻在她的身上,一个留着寸头,穿着浅色短袖T恤衫,裸着下身的男人正背对着我不停地在我妈身上拱耸着。只不过他的脊背挡住了我的视线,如果不是刚才已经看见,我现在根本就无法确定里面的女人就是我妈。见此,我轻吁了口气,调整好呼吸以及情绪以后就端起相机拍摄了起来。一连拍了好几张,车子的牌号,交媾的场面,我妈的高跟鞋,男人的背影。这些景象都没有被我放过。随后我收起了相机,继续窥看着车里面的香艳情景。那男人此时加大了在我妈身上动作的力量以及速率。

    因为越野车内部十分宽敞,不用担心施展不开。所以他每次抽插都是高高抬起,重重落下。在他这样的动作过了一百多下之后,我看到我妈的玉足突然用力的抬了起来,这样的动作给人一种紧绷的感觉。我也明白她此刻到达了她自己情欲的颠峰。而那男人在我妈高潮以后也猛烈地顶送了十几下,随后身体就轰然下坠,倒在了我妈的身上。很明显,他射精了。他俩的身影都消失在越野车正面的挡风玻璃下,只有我妈那露着娇嫩脚趾的高跟凉鞋还在方向盘上若隐若现。

    四五分钟以后,男人从我妈身上爬起,坐回到驾驶座。他用手在自己身下摸索了片刻,弄完后他便按下了车窗开关使其打开,把手里的东西给扔了出来。接着他从挡风玻璃旁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巾,开始擦拭起自己的阴茎。我也借着自己的好视力看清了男人的长相:一张标准的国字脸,眉浓鼻挺,眼大唇薄,气宇轩昂。看上去四十几岁,也算得上是位英俊的中年男人。与此同时我妈也缓缓地起身,整饬着自己的衣物。在路灯的映衬下,她发丝凌乱,脸泛桃花。在攀上情欲颠峰,此刻仍在余韵之中的她一举一动都显得娇柔无力,惹人怜惜。只见她先拉好挂在自己玉臂上的上衣肩带,接着双手向后,伸进衣服里扣好胸罩,抚弄了一下。然后她便伸手拿起自己的内裤,穿好后又将自己的裙子拉了几下,弄平上面的褶皱。做完这些,她一边捋着自己的波浪长发一边似乎正和那男人说着些什么。离的有些远,我无法完全听清,仅有「有我在你放心,全靠你提携了,努力点,明白了」这几句断断续续的话语透过被摇下的车窗缝隙,顺着微风飘进了我的耳中。

    他俩谈了一会儿,好象议定了什么之后。那男人又将我妈搂了过去肆意轻薄了一番,然后才放我妈下车。自己驱车驶出了社区。我妈目送他离开以后便默默地转身朝楼道走去。望着她颈配钻石吊坠,身穿深蓝色无袖吊带紧身连衣裙,足蹬黑色搭拌扣高跟凉鞋,手拿枣红色的坤包,长发飘飘,风姿绰约,步履优雅的迷人模样。我赶忙再次拿出数码相机,再她进楼道前的最后一刻拍下了她的侧影。

    等到她所住的房间亮起灯光,我就从花坛里钻了出来,来到刚才越野车停靠的位置。借助手里相机的显示灯在地上探寻了一阵之后,我找到了刚才被那男人从车里扔出来的东西。仔细一看,是一个避孕套。套子此时已是皱巴巴的一团,里面还装着他粘稠浑浊地精液。拿着避孕套的我苦笑了一会儿,便随手将它扔掉。

    接着迈步朝社区大门出口走去————

    第29章

    回到学校才上了一天课又可以休息了。因为再过两天就要举行高考,我校作为县里的唯一考点,自然要花不少的时间布置考场。所以下午上完最后一节课,同学们在互相打完招呼后就如同出笼之鸟一样纷纷离开了学校。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我。

    当我下了公交车,正往自家小区走去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叫喊:「阿军,等等我!」

    我回头一看,一个和我差不多年龄,身高一米六出头,体形壮实,穿着短袖白衬衫,黑色西装裤以及同色大头皮鞋的家伙向我跑了过来。此人正是和我同住在一个小区,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海建。他全名叫柳海建,和我同龄。中考的时候因为没考好,再加上他父母也没什么关系。所以最后他只能去职业学校就读。由于不在一个学校,而且我住校不怎么回来。因此这两年我和他的来往并不是很多。但从小玩到大的感情还在,所以此刻我见到是他以后,也展着笑颜对他说道:「呵呵,你小子个头不见长,到是体形有横向发展的趋势了嘛!」

    「嘿嘿。」

    他听我取笑他的身材,也不生气,只是憨态可掬的笑了笑。随后他便和我一块儿并肩朝小区走去。一边走一边聊着我俩各自的近况。当走进小区之时,他忽然小心翼翼地发问道:「呃,阿军,我听我爸妈说你父母离婚了?」

    听到这个,原本心情还不错的我脸色顿时就变得晴转多云。也不回答,只是低垂着脑袋默然行走着。他见我不高兴了,连忙跟我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个的。」

    「没事儿,我已经习惯了。你也别多想,我不是针对你。」

    我一边继续朝前走一边心不在焉地解释道。他看到我这副模样,也只能保持着沉默,跟在我身后。

    不一会儿,我到了自己家楼下。他见我到了就惴惴不安地跟我说道:「嗯,阿军。刚才真是不好意思。那,那我走了。有空来玩啊。」

    「呵呵,没关系。」

    已冷静下来的我拍着他的肩膀笑道。接着我正想和他告别,这时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个问题。于是我连忙问他:「你认识你们学校导游班的人吗?」

    「啊?你是指哪一届的?」

    对于我的问题他诧异了一下,然后才反问道。「嗯,就是纪晓梅和诸葛珊珊。这两人你认识吗?」

    这句话我没多考虑,脱口而出。他听了后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惊讶,张着嘴结巴地问道:「不会吧?你也认识她们?」

    我点点头,算作应答。他见了后就开始神采飞扬地说道:「那两个女的在我们学校可是大名人!和我同一届的。人漂亮,又会唱歌跳舞。追她们的人也很多。」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然后问我:「你是怎么认识她俩的?」

    我没回答,而是露着诡异的笑容后转身上楼。连身后他略带纳闷的追问声也没顾上————第?《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