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19 部分阅读
    白趴罾渡砼蹋鹗羯泶奶炖饽惺皆硕菹型蟊怼!感恍宦杪瑁?br />

    嘴上称谢的我手也没闲着,拿出盒子里的腕表后,顺手就将原本带在我手上的旧表给取了下来。接着把新表带上后,我转动起手腕,高兴地瞧着眼前这只精美华贵地腕表在餐厅灯光的作用下正散射着亮丽地光泽。

    「妈妈的眼光还不错吧?喜欢吗?」

    看到我一副爱不释手地样子让她也非常愉快,嘴里这样问道。「当然喜欢!」

    现下心情不错的我毫不犹豫地回答着她。

    听到我这么肯定的答复,她脸上的笑意立刻就变得更加浓厚了。随即单手支桌,托起下颚,眼神温柔,语调优美地说道:「妈妈就怕你不喜欢呢!这下好了,儿子很满意,我就放心了!」

    我听了她的话,嘴角也扯起了一丝弧度,无声地笑了笑。之后便和她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

    一边正聊着的时候,我点的菜肴和饮料也纷纷被服务员端上了餐桌。于是我俩边吃着菜边继续聊天。她给我介绍了些九寨沟里著名的景点。例如被称为「人间瑶池」的黄龙风景区,还有树正瀑布,五彩池,五花海,孔雀河道等等这些在她看来都十分美丽的地方。我则一边听,一边适时穿插着一些自己的评语,以及以前听过的关于九寨沟的一些传说。渐渐地,气氛开始变得融洽了。再也不是刚才在车里的那种沉闷枯燥地局面了。我和她仿佛回到了从前,那些事情并没发生的幸福时光。

    不过这良好的氛围很快就被打破了。吃到一半的时候,她放在包里的手机响起了铃声。等她把手机拿出来看清来电显示以后,她的眼角立马在不经意间抽动了一下。然后便抬起头,对我抱歉地说道:「小军,你接着吃。妈去接个电话,一会儿就回来啊。」

    我点了点头,看着她拿着手机站起来,从我眼前消失。「不知道又是哪个男人打给她。」

    嘴里正嚼着块糖醋排骨的我暗暗想道。「管她呢!」

    将肉吞进肚子,吐掉骨头以后的我接着腹诽道。然后端起杯子,喝着里面的饮料。

    二分钟后,她回到了雅座。坐下后的她心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也不再跟我说话。而是面容沉静地喝着自己杯中的饮料。但是她眼神里蕴涵的几丝紧张和慌乱之意还是将她出卖了。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我故意装出期盼的神色问道:「妈,明天你带我去哪里玩啊?」

    「嗯?哦!妈妈还没想好,你想去什么地方啊?」

    处在恍惚之中的她被我的问话打断了思索,迟疑了一下后便发问道。我继续装出思考的模样,顿了会儿后才说道:「那就去火凤山吧!听说那里的主题公园有很多好玩的游戏项目。」

    「呵呵,那好吧。」

    她一边拿起桌上的餐巾,仪态端庄地擦了擦自己沾了油腻的朱唇,一边对我说笑道。见她神情恢复了正常,我便又搜肠刮肚地找寻着话题跟她聊了起来。

    吃完饭后,我妈结了帐。然后便和我一同出了饭店,驾车朝她住的地方驶去。

    我探头向被打开的车窗外望去,干净的马路,璀璨的灯光、倒退的树影,临街的楼房以及穿得漂亮,步态从容的行人都在我眼前一闪而过。由于连接劳动社区的主干道路况太差,所以我妈是沿着绕城高速公路行驶,兜了个大圈子才开到了她的住处。车子进了社区,很快就停在了十二号楼的下面。可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上次被我偷拍下的那辆丰田越野车正停在楼下的外侧道路上。车里驾驶位靠上些的位置有一点儿时隐时现的火星正在那儿闪烁。看起来应该是有人在里面抽烟。

    「给,小军,这是钥匙。你先上去吧!顶楼靠左边的那间。妈妈去外面农贸市场买点面条,明天早上给你当早饭。」

    只见她停好车后,一边从包里拿出钥匙递给我,一边嘴上如此说道。结合那辆丰田越野车,在听了她此刻的说辞。我立即就明白了她又要干什么了。但表面上我很冷静,嘴里还装着奇怪地口气问她:「这么晚了,市场还没关门吗?」

    「哦,市场离这里不远,这会儿可能还没关。妈妈就是去看一下。」

    听完我的问话后她马上就解释道。「哦,那我上去了。」

    我应了声后就离开了车子。通过一楼楼道,上了二楼后我便飞快地向六楼跑去。

    没一会儿我就到了那儿,打开外面的铁皮门,我摸索着将客厅的电灯开关打开后又从外面关上了铁皮门。随后就转身下了楼。

    再次到了楼下,跑的气喘吁吁的我发现刚才还在车上的我妈已经不见了。转头向丰田越野车那边望去,原本在那儿闪烁的火星也消失了。走到越野车前一看,里面也没有任何身影。对此有些纳闷的我向外走去。没走多久就看见了我妈和一个男人正一前一后朝楼房另外一边的一排低矮地平房行进。等他俩进了平房的其中一间之后,我就小心的跟了过去。到了那儿,我发现这排平房是居民们停放杂物和自行车或者摩托车的车库,每户都有一个专门的小房间。但它前面除了门以外并没有窗户。于是我便绕到了平房后面,才终于瞧见了那里的每个房间上面都有一个通气口。看到这些,我就非常小心地来到了他俩走进的房间后。通气口距离地面有一定的高度,我便在地上垫了几块在平房后随地可见的砖头。接着就跳到上面,探着头向通气口里望去。

    「宝贝!好几天没弄了,真想你啊!」

    只见在车库内昏黄的照明灯下,那个上次在越野车里跟我妈性交的男人正环抱着我妈色色的说道,话音刚落他就用左手揽着她依然纤细的腰肢,右手撩起裙子的下摆,顺着穿着玻璃丝袜的大腿摸进了她的裙内。我妈软在他的怀里,声音娇羞地说道:「别这样!别这样啊!」

    同时用她的手无力的推着他那只正在她裙里使坏的手。「嘿嘿,那你干嘛过来啊?」

    见我妈这样他并没有停止动作,而是一边继续揉摸一边轻佻地调笑她。这句话立马瓦解掉了我妈微弱的抗拒之举。脸带红晕的她低下了头,任凭他的手在自己的裙内肆意游动。那男人见我妈这番姿态,顿时大喜过望。于是便用右手抚上我妈的翘臀,用力向他的怀里一带,左手一把揽住她的纤腰,左腿向前一跨,顺势抱着我妈在车库角落的一张废弃的单人床上坐下。「哎呀!」

    我妈一声娇呼,随即就想从床沿边站起。但那男人抱的太紧,无法脱身的她无奈之下只能埋怨他道:「这床这么脏!你也坐的下去啊!快起来!我们还是到你车里去吧!」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车里没啥意思了。我觉得还是在这里刺激!来吧!我都等不及了!」

    那男人边这样说着边用右手撩开了我妈那低开叉的套装领口,隔着白色胸罩,用力搓揉起她胸前鼓涨结实的那对乳房。才揉了几下,她的呼吸就变的有些急促。他在我妈的耳边吹着热气,轻轻咬噬着她柔软的耳垂,同时右手放开了她的丰乳。一只手抱着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伸向她十分饱满且极富弹性的臀部。此时我妈软绵绵地倒在他怀中,任由那男人在她身上肆意轻薄。随后他顺势拉脱她外面的上衣,解开胸罩的扣带后,顷刻之间我妈那对饱满茁壮的乳房就一下子弹了出来。雪白的胸峰丰满而坚挺,富有弹性,峰顶是挺翘的紫黑色乳晕,两粒乳头大小有如葡萄一般。看到如此美丽性感地乳房不禁让他的性欲大增。开始亲吻我妈的朱唇,同时又狠狠揉了几把她的乳房。嘴里也急促地说道:「绣琴,你真是迷死我了!你来应聘那天我就被你迷住了!你是不是心里有预感,知道我今天要来操你,所以穿得这么性感!」

    他的摸揉捏抚以及这几句赤裸裸的下流话让我妈的娇躯彻底软化了下来。不过脸颊通红,神情羞涩的她并没有接他的话头。

    于是他开始变本加厉,一只手再次探进了她的裙内,去抚摩她丰腴隆起的下体,一边低声笑道:「怎么样,你这里似乎有点湿了哦?」

    接着他凑近我妈的耳朵边说道:「你的下面真紧,真不像是已经四十多岁的女人!做起来把我的鸡巴夹得那么紧,真是好舒适呀。」

    「啊!」

    发出惊叫的我妈脸红如火,羞得猛地双手捂住了她自己发烫的脸颊。而他却执意分开了我妈的手,于是她猛地扭身,反手搂住了那男人的脖子,用朱唇去堵住他的嘴,娇羞地呻吟道:「唉呀,求你别再说了,羞死人了!」

    她此时彻底放弃了自我意识和尊严,开始放纵自已,成为一个追索情欲的女人。那男人满足地在我妈的唇瓣上深深一吻,紧紧吮吸着她香滑的舌头。我妈「嗯」的低吟了一声,先是一松,然后就紧紧环住了男人的脖子,放情地和他全情投入地互吻起来。热吻持续了好久,终于他恋恋不舍得移开头,深深得吸了口气,对着我妈的朱唇,又「啵」地亲了一口,笑嘻嘻地说:「真没想到,你接吻的本事可真不小,差点没闷死我呢。」

    我妈的脸红红的,又羞答答地垂下了头。

    他扶起我妈的身子,想要脱光她的衣服。我妈则紧张地拉住他的手,请求似地说道:「求你了,明远。别在这里,被人听见的话我可真没法做人了。改天咱们换个地方,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他听了后苦着脸,指指胯下已经高高支起的帐篷说:「你看啊,谁让你的大屁股磨呀磨的,现在都这么大了,我怎么办?」

    「我,我用嘴帮你,好不好?」

    只见我妈可怜兮兮地哀求道。闻听此言,神情急切的他赶忙起身褪下自己的裤子,抱紧我妈,用已经变粗的阴茎隔着裙子顶着她的小腹,淫笑着说:「下次再干你的嘴!先站起来,转过去,手扶在床沿上。我要从后面干你!」

    我妈听了后好象有点儿无可奈何,也可能是真怕耽误久了我打电话过来。只好含羞带怯地扶着床沿弯下了腰,撅起了她白嫩圆硕的翘臀,预备迎接他的进入。见我妈这副淫态,他便马上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了一个避孕套,撕开外包装后就把套子带在了自己的阴茎上。正准备弄的时候他却不动作了。我妈不见他的动静,转回头却见他正张大双眼贪婪地欣赏着她自己前凸后翘的诱人身姿,挺着根颤颤巍巍的大阴茎却不过来,我妈忍不住摇了一下臀部,娇嗔着说道:「你还不快点,真讨厌死了。」

    他听到后邪邪地笑了笑,同时快步上前,将她的裙子上提并拉掉白色内裤后,就用手扶着粗大的阴茎就向她的臀缝间塞,我妈配合地把她圆翘的臀部向后挺了挺,一只手从胯间伸过来,摸索着他的大阴茎,对准了她自己的蜜穴。于是那男人便会意地一顶。顶的我妈禁不住身子一软,双手赶忙撑在床沿上,腿上用力,把一双光洁白嫩的玉腿挺得直直的,高翘着臀部迎接他的攻击。他插进去后神情十分满足,半弯着腰,下体一边紧密地攻击着我妈的蜜穴,一边把双手从她的身下探进去,抚摸捏弄她胸前两个鼓胀的乳房,由于这个姿势,使得我妈那对饱满尖挺的乳房整个向下坠着,有种沉甸甸的感觉。由于采用站立的姿势,为了支撑自己的身体,我妈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并紧。他那毫无怜惜的抽插使我妈春心大动,她的娇躯在规则的运动中步入了追逐性欲的深渊。

    插了一会儿,他直起了腰,双手按在我妈光洁美丽的臀肉上,看着胯下被自已推送的摇摆不已的中年美妇。内裤被半褪到她的小腿部,高高翘起她雪白的臀部和大腿,乌黑的大波浪发散落下来遮住了她的容颜,美丽白皙的玉颈上汗水沾湿了几绺头发,这种是男人见了都会热血澎湃的淫秽景象看的他不由地加快了自己下身的抽送频率。两人的交合处也不断发出「噗哧噗哧」的淫糜声音。很快,我妈的双手开始发颤了,她虚弱地趴在床沿上,整个身子就要向下滑。见此他双手抄住我妈的小腹,把她圆润丰满的臀部拉近自已,疯狂地「啪啪啪」地干了起来。我妈软绵绵地被他提着,浑身的骨架似乎都已经散了,像被人提在手里的一具没有生命的破木偶似的晃荡着,只剩下朱唇张得老大,呼呼地吸着气。这样抽插了百余下之后,他忽然屁股一紧,跟着又挺着坚硬的阴茎没死没活地一阵猛捅,然后一阵哆嗦,闷哼着把大股大股的滚烫精液射了出来。

    射完精后他就这样从后面抱着我妈,两人都无力地喘着粗气。过了会儿,他抽出了阴茎,然后摘掉了裹在阴茎上的避孕套,随手将它扔在了地上。然后又想去抱正缓缓直起身子的我妈。但她却一把打开他的手,半羞半娇地嗔道:「都打过电话告诉过你了。今天我儿子要来,你还要这样。真是的!」

    他听了,边整理衣裤边开玩笑地说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伤神伤精地让你快乐,就这下场。」

    我妈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开始整理起自己的着装。

    看到这儿,我悄悄地从垫脚的砖头上下来,迈步离开了这里。

    第31章

    第二天上午,我妈和我起床洗漱,略作准备以后就下楼离开了住处。在楼下坐上了她的车子后,我俩便出发,朝火凤山主题公园驶去。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我向车窗外望去。此时的天气只能说是一般,太阳被大片大片的云朵所遮蔽。没有夏天那种艳阳高照,日光明媚的蓬勃景致。不过这也有好处,就是不用担心被热辣地阳光给晒伤自己的皮肤。听正在开车的我妈介绍说,火凤山主题公园位于宁州市的东南方向。从我妈的住处到那里,直线距离长达五十多公里。就算自己开车过去也要花很长的时间,更何况坐公交车了。

    说到这儿,穿着粉色翻领短袖T恤衫,白色牛仔裤以及同色女士跑步鞋,长发披肩,素面朝天的我妈话锋一转,表情尴尬地问我道:「小军,这个,嗯,夏叔叔有没有来找过你?」

    我听到这个问题,眼珠一转,立刻出口答道:「没有啊。」

    随后又反问她:「怎么,有什么事要我转告他?」

    「啊,没有,没有。你也别去告诉他妈妈在这里。」

    她听了我的话后急忙否认并关照道。「哦,知道了。」

    嘴里这样回答的我内心则暗暗腹诽道:「才不会去告诉他呢!他给你的东西都被我换成人民币了。你们要是一见面那我可就要倒霉了!」

    想到这儿,我抬眼偷瞄了她一下。此刻的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似乎在为刚才问我小夏的事情而感到羞愧。于是我又狭促地想道:「别害羞了,你的儿子早就把你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看过了。」

    车子一路前行,二十多分钟后路过了一个加油站。于是她把车开了进去,随后下车叫加油站里的工人给车加油。我也趁机去了趟公共厕所,出来后又到加油站附近的一家小卖部买了些零食和矿泉水。没花多久时间,我们又接着出发了。

    临近中午,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在公园大门口的停车场好不容易找了个停车位把车停好,并交了停车费后,我和她就下了车。到了门口,我妈在售票窗口买了两张票,接着就拉着我进了公园。因为今天是星期六,所以来这里游玩的人非常多。我一边和她往里面走,一边观察着这里。公园里的建筑是以童话般的构造为主调,人工湖一望无际,水质清彻透明。继续向里面行进的时候,心情不错的我发现这里的娱乐设施很多,这让我更加幸喜。于是我便开始迫不及待地尝试起来,我妈也陪着我一起玩耍。

    我们先是玩了最另人过瘾的过山车。感受着在高高的轨道上来回穿梭,快速旋转。这种极大的心理和视觉冲击刺激的我还有我妈不时的放声尖叫。一趟下来,站回到地面的我只感觉到天旋地转,我妈也是如此。于是我俩就在一旁找了个休息椅坐下,在那儿一边吃着零食,喝着水,一边休息。等好受了些之后才再次奔向那些娱乐项目。但是这回我妈却没有和我一起去玩,而是继续坐在椅子上休息着。不过我也不在意,兴致勃勃地玩了下去。自由落体,大舟冲浪,空中脚踏车,扭转乾坤,疯狂巴士。这些都被我好好的玩了一遍。

    一个多小时以后,满头大汗的我回到了我妈身边。她见我这副模样,便从坤包里拿出纸巾,边在我的额头上擦汗边语气关爱地说道:「累了吧。来,先坐下。休息会我们就回去了。」

    「没事儿,不累。」

    我摇着头讲道。话说完我便坐下,接过她递给我的矿泉水大口大口地往自己喉咙里灌去。「慢点喝,小心呛着!」

    她看我这副猴急地样子便出声提醒道。这时我已经把半瓶水都喝了下去,一边把瓶子放下,一边问她:「等会儿我们去哪儿?」

    「回家啊。」

    她这样答道。接着她又好象记起什么似的,对我继续讲道:「哦,刚才有个客户打电话过来。说有些关于保险合同的条款看不明白,让我过去解释一下。所以妈妈等一下要先把你送回家,再去市区。」

    「哦。」

    我应声的同时心里暗想:「不知又要和什么人做爱去了。」

    又坐了一会儿,我俩就离开了公园,按原路返回。等她驾车把我送到住处后就又开车驶出了社区。由于这里不太有出租车经过,而且我也感觉自己有些疲累。

    所以这回我没有跟踪,而是上了楼,回到了房间。用她给我的钥匙打开铁皮门后我仔细地看了看。昨晚因为去偷窥我妈性交的关系,回来的时候也是急急忙忙的,所以也就没有好好打量过这套房。房间面积大概只有五十多平方米,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以及一个阳台。房间里面摆放的家具都已经很久了,也没有电话,空调,电冰箱,洗衣机之类的家用电器。她的卧室里只有一台二十一寸的电视和一个电风扇。房间的墙壁上有些地方还能看见一点儿细小的裂纹。为了我这次过来,她还专门买了一张沙发床和一个电风扇。昨晚我正是睡在那张床上。

    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后我便换上拖鞋,又脱下了自己身上粘满汗渍的衣服裤子。然后就进了卫生间洗澡。五分钟不到,我就洗完了澡,连毛巾都没用,就这么赤裸裸,湿淋淋的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来到我妈的房间后我顺手打开了电视和电风扇,一边吹着风一边看电视。等到身体差不多快干的时候,电视上的时间提示也提醒着我,现在已是下午四点半了。肚子有点儿饿的我走到另一间摆放沙发床,也就是昨晚我睡的房间里。在我自己的包中拿了一包饼干,然后又回到了我妈的卧室。吃着饼干,并继续看电视。

    把饼干吃完后我再次回房,穿上了自己带来的换洗衣物,接着去了卫生间,拿了梳子后回了我妈的卧室。在大衣柜的镜子前站定,一边照镜子一边梳头。正当快梳完的时候,我发现镜子旁边的一扇衣柜门没有被关死,还微微地开着条小缝隙。于是我就把那扇衣柜门给打开了。随后往里面看的我发现里面除了吊挂着我妈的一些衣物之外,靠最里侧的位置还有三格抽屉。而且抽屉都是被锁上的,没有钥匙就打不开。随即我在衣柜里摸索了一下,但没能找到开抽屉的钥匙。这下子我产生了好奇心,趁着我妈还没回来,立即在房间里上窜下跳,东翻西找地搜寻着钥匙。最后终于在厨房的碗碟柜里找到了三把小钥匙。

    拿着钥匙,我回了她的卧室,一把把的试着。三格抽屉非常顺利地打开了,其中最上面的一格并没有什么东西。于是我将它重新拉上并锁好,接着看第二格。

    那里除了她的银行存折和她以前经常佩带的那条钻石吊坠以外也没有其它物品。

    等到看最底下的那格抽屉时,我终于来了兴趣。因为我看见里面有两套非常性感的内衣。除了一套我之前看到过的,她有一次去跟小夏幽会时穿过的紫色前开式蕾丝半罩杯胸罩以及同色蕾丝花边内裤以外,还有套更加的诱人。我把它拿在自己手里,仔细地看着。这是套情趣内衣,近似透明的黑色胸罩上,在两个乳晕处各镂有个小小的开口,吊袜带上镂着黑色的蕾丝边,吊袜带下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丁字裤。能罩住阴户的部份是透明的丝花,沿着阴户部份是开叉的,可以拨开,丁字裤腰身系带是用绑的黑细带,整件丁字裤除了前端有着小块近似透明的遮避物外,下体几乎是裸露着。看着眼前这套情趣内衣,在看看摆放在衣柜其它地方的那些普通内衣胸罩。有些兴奋地我不禁幻想着我妈穿着这套性感媚惑的情趣内衣被人压在身下娇吟浪喘,乳摇臀晃的迷乱景象。

    心摇神曳了一会儿,我回过味来。然后恋恋不舍地把情趣内衣按原样放好并锁上了抽屉。弄完后我把钥匙也摆回到了碗碟柜里。接着就继续看起了电视。可惜电视节目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没看几分钟我就将电视关了,到另一个房间里取出我带来的笔记本电脑,开启它以后就玩起了《极品飞车》将近六点一刻的时候,房间外的走廊里终于响起了我妈的呼唤以及她拍打铁皮门的声音。于是我停止了游戏,出了房间,来到铁皮门前把它给打开了。刚一开门,我就看到脸带香汗,吐气如兰,双手提着坤包还有一大包东西的我妈转头对阶梯上的另一人客气道:「真是麻烦你了,来,进来坐一会儿吧。」

    说话的同时她也迈着双脚进到了房间里。我刚偏身让过她,门外的另一人也提着大包东西出现在了门口。仔细一看,正是那个被人打的鼻青眼肿,脚痛手折的齐斌。为了不让他认出我,我赶紧低下了自己的脑袋。他见有人在就犹豫了一下,原本想往里迈的腿也停在了门外。我妈把坤包和东西放好后看见他还在门外没进来,就又走了过来一边指着我一边对他说道:「这是我儿子。哎,别站在门外,进来休息一下吧。」

    接着她又提醒我道:「见了客人这么不说话。快叫叔叔。」

    「叔叔好。」

    见她这样说,我只好揉着脸,不情不愿地叫了声。

    「哦,你好你好。」

    他答应了一声后就转过头,将左手提着的东西交到我妈手里,同时还说道:「算了,我就不进来了。」

    「没关系的,稍微坐会儿,休息一下嘛。」

    听完他的话我妈则继续邀请道。「不用了,不用了。就几步路的功夫,不累的。呃,那我就下去了。」

    只见他说完就转身,一步步的向下挪去。看上去他的伤应该还没好利索。「你太客气了,那谢了啊!」

    看他坚持并已向下走去,我妈也就顺水推舟地客套了一句,随后就示意我关门,自己则提着东西进了厨房。

    正当我捏着门把手,快要将门合上的时候。刚走下六楼阶梯,还在拐角处的齐斌又抬头向上看了看。我和他的眼神顷刻间就碰撞在一起。霎时,他的双眼一亮,似乎像是记起了什么一样。心知坏事的我飞快地把门关上,之后便靠在门背后暗自懊恼道:「晦气!看起来还是被那家伙认出来了!要想个办法把他的嘴给堵上——」

    「小军,把这些东西都放到你睡的那间房去。」

    就在我琢磨着办法的时候,我妈从厨房里传来了声音。于是我挠了挠头,走向了厨房。刚到厨房门前,就见到地上摆满了各种新买的食物和一些碗筷。她看我过来后,一边继续整理一边说道:「喏,门口的那袋。都是你爱吃的。」

    听她说完话,我提起了门边的那个袋子,看了看里面的零食以后,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道:「那个人是谁啊?」

    「是楼下的邻居啊!刚才在楼下碰到的。他看我拿东西有点儿吃力就帮我一起拿上来。」

    她随意的回答着。「哦,」

    我应《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