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20 部分阅读
    「是楼下的邻居啊!刚才在楼下碰到的。他看我拿东西有点儿吃力就帮我一起拿上来。」

    她随意的回答着。「哦,」

    我应了一下之后就提着袋子就进了我睡的房间。

    当我把袋子里的零食一样样的拿出来放好以后,她也已经整理完东西,拿了换洗衣物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儿的功夫,里面就传出了淋浴花洒喷水的声音。见此我也继续坐在电脑前,一边心不在焉地玩游戏,一边绞尽脑汁的想着怎样堵住齐斌的嘴巴。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等到我妈洗完澡,又洗完她自己和我换下来的脏衣服还有烧好晚饭的时候,已经是快到晚上八点了。早就饥肠漉漉的我没等她招呼就坐到了饭桌旁的椅子上吃了起来。见我狼吞虎咽的模样,她关切地提醒我慢些吃,并且开了罐雪碧放在我面前。做完这些,她也跟我一块儿吃了起来。

    半小时后,吃完晚饭的我回了房间接着玩电脑游戏。我妈则开始收拾起碗筷。

    没过多久,她就洗完了碗筷,穿着纯白色,中间黑色星形图案的短袖T恤衫和青灰色的及膝短裤还有拖鞋,拿着半个切开的西瓜进了我所在的房间。进来后她一边把西瓜放在电脑的旁边一边温和地说道:「来,吃点儿西瓜吧!」

    「嗯。」

    我眼睛盯着电脑屏幕没动,嘴里应了声,同时手指也没离开键盘,继续在上面敲打着。她看我全心投入的模样也没任何表示,摸了一下我的脑袋以后就出了房间,回卧室看电视了。一时间,房间里变得宁静起来。

    午夜时分,我结束了电脑游戏。关灯打开风扇后躺到了铺着凉席的沙发床上。

    在隔壁,我妈早已关了电视和电灯,进入梦乡之中。双手搁在脑后,睁着眼睛看天花板的我想着心事。今天意外的发现衣柜中的情趣内衣,以及和齐斌照面的这两件事。另外还有我妈下午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见面,在干什么。这总共三件事都不时在我的脑海里轮番闪现。特别是和齐斌照面的事情,这事是我当下最需要解决的。「多想的屁啊!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思索了许久之后,脑子里一团乱麻的我自言自语地喃喃道。随后就盖上了毛巾毯,闭眼睡觉了。

    第32章

    「来,尝尝这蟹黄。」

    只见我妈说话的同时就把从蟹壳里挑出来的一小碟蟹黄放到了我的面前。我也拿着筷子,一点一点的将这些味道鲜美的蟹黄送入自己的口中细细品味。

    此时是第二天的晚上七点半。我和我妈正坐在宁州市武海区滨海路的一家海鲜夜排档里吃晚饭。上午起床之后,我和她都没有出去,就待在家里。她在卧室里看看电视,发发手机短信。我则接着玩电脑游戏。等到快中午的时候她才从卧室里出来,进厨房烧午餐。吃过午饭,我和她又各自回房,继续干着和上午一样的事情。直到傍晚,在她的提议下我俩才出门,来到了这儿————「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正当我刚咽下口中的蟹黄时,我妈就语气温柔地出声问道。我抬眼看着她,略施粉黛,长发披肩的她今天穿了件菊黄色的短袖衬衫和一条及膝的黑蓝色纱裙,短裙下露出的白皙光滑的小腿上没穿丝袜,娇巧细嫩的脚上则穿着双白色的半高跟凉鞋。在我内心一如既往的赞叹她美貌外表的同时,嘴里也回答道:「不错,挺好吃的。」

    听了我的回答,她微笑着继续把蟹壳里残余的蟹黄挑出,放进我面前的小碟子里。见她如此我也好心的说道:「妈,你别老是给我。这么好吃的东西你自己也吃点嘛!」

    「没事。」

    我妈答了一句后顿了下,接着拿起放在她面前的杯子,喝了口饮料以后这才又说道:「这还有两只呢!有妈妈吃的。你就放心吃吧!」

    听她这么说,我便不说话,继续埋头动筷,大块垛颐着桌子上那些鲜香四溢,味美无比的海鲜。我妈也跟我一起吃着,只不过她的吃相要比我优雅的多。

    听着身后大海之中的海浪微微拍击着夜排档所在堤坝位置的波涛声,看着一整排蜿蜒数百米,星光点点,人头攒动,热闹喧嚣的海鲜夜排档。这样的繁华景致陶醉的我不禁心旷神怡,原本有些郁结的情绪也渐渐地好了不少。于是我开始边吃边和我妈聊起了家常。她此刻也表现的很开心,一边举止优雅,细嚼慢咽的吃着,一边跟我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

    正这么一边吃一边聊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了几个客人。我转头看了他们一眼,一共三男一女。其中那个面容娇好,打扮得非常性感,穿着黑色无袖一步裙装,黑色真丝裤袜,黑色高跟鞋,长发后束的女人在看到我妈以后就叫了一声:「沈姐!你也在这里啊!」

    听到她的呼喊后,我妈也回过头看去。一见那女人,她便不由地诧异道:「哎,你这么来了?」

    那女人笑着和那三个男人打了声招呼,随后就走到我们这桌坐了下来,同时对我妈细声细气地说道:「嗨!陪客人吃饭呗!」

    说完她就千娇百媚地看了我一眼,之后又娇声对我妈问道:「呦!沈姐,这位是——」

    「哦,他是我儿子。小军,快叫范阿姨。」

    不等她说完,我妈就好象怕她说出什么另人尴尬的事情似的,急急地打断了她并回答着,还让我跟她打招呼。「范阿姨好。」

    听完我妈的示意,我立刻微微歉身,礼貌地客气道。那女人听了立刻脸色娇媚地笑道:「哎呀!你就是小军吧?长得可真帅!常听你妈说起你。哦,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范金燕,是你妈的同事。很高兴见到你。」

    说话的同时她也伸着手对着我。见她这样我也伸出手,跟她握了一下。接着她便和我妈说起话来,不过她俩说话的声音很轻,而且那女人是几乎把嘴贴在了我妈的耳边窃窃私语,再加上旁边其他客人喝酒说话声的掩盖。因此她俩谈话的内容我一句也没听见。不过我却发现我妈的神情在和她的谈话中时不时的变化着。一会儿微微皱眉,一会儿眨眨眼睛,一会儿翘起嘴角,一会儿抿住嘴唇。这么多的脸部动作呈现在我眼前,或许可以让我借此猜测出一些什么。

    她俩说了几分钟后就跟我妈和我打了声招呼,起身告辞,回到了那三个男人坐着的桌子那儿。我回头看了看他们那桌,只见她坐下后便笑靥如花地和那三个男人打情骂俏,完全不顾周围其他客人的好奇目光。就在此时,我妈出声对我说道:「小军,快点吃。吃完我们就回去吧!」

    「嗯。」

    随口应声回答的我赶紧继续低头吃饭。一边吃,我一边偷偷地观察着她的神色。此刻的她脸色还算正常,但那双大而俏丽的丹凤眼里所蕴涵地东西则能体现出她的内心现在其实并不平静。

    二十多分钟后,我们母子俩结束了这顿晚餐。结完帐之后我俩就向外走去。

    刚走到范金燕他们那桌的旁边,她就笑呵呵地对我们母子说道:「怎么走啦沈姐!要不在我们这儿多坐一会儿吧!」

    听到她的邀请,我妈便停住了脚步,浅笑着回答道:「不了,我们要回去了。你们继续吧!」

    「哎,这么早回去干什么嘛!再坐会儿,就算陪我行不?」

    她继续劝说道,还同时站起身子,用手拉住了我妈的胳膊。「可是,这个,那个——」

    我妈好似为难的噎喻着,眼睛的余光还瞥向了我。见此,心里早有预感的我故作大方地对我妈说:「妈,那你就陪陪范阿姨吧!我坐出租车回去。」

    「瞧,你儿子都同意了你还犹豫啥啊!」

    范金燕一边附和着我的话一边把我妈按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我妈看了看我,考虑了一下之后就对我说道:「那你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妈妈很快就回来。」

    听完她的话以后,我非常礼貌地和范金燕,还有那三个男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离开了。不过临走前,我注意了一下那三个男人。他们的年纪都不大,看起来基本在三十几岁左右。其中一个穿着鳄鱼牌暗红色短袖T恤衫,白色休闲裤以及同色皮鞋的男人长相最为英挺。另外那两个男人则非常普通,都是一副衬衫西裤皮鞋的打扮。

    离开夜排档的我来到了我妈停放车子的地方。在一旁的小卖部买了包中华烟以后,我一边抽烟,一边暗暗地想道:「这个范金燕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女人。看她这个样子,今天晚上我妈肯定会被她拖下水的。看来要今晚又有好戏看了。」

    心中怀着这样的想法以后,我便开始思考着今晚的跟踪计划。不一会儿,我就想好了计划。于是我迈着悠闲的脚步朝一辆刚载完客人,此刻还停在路边的一辆出租车走去————到了晚上快九点的时候,已经坐在花了我八百块包下的出租车里近四十分钟的我终于见到我妈和范金燕,还有那三个男人从夜排档里出来的身影了。等到他们一行靠近的时候,我发现我妈和范金燕,还有那个长相英挺的男人上了我妈的车子,而且是那男人坐在了驾驶座上。另外两个男人则上了一辆深色的奥迪越野车。很快,两辆车就一前一后的发动,驶出了停车的地方。见此,我赶忙对出租车司机讲道:「师傅,麻烦快跟上那辆白色波罗。」

    「好嘞!」

    平白无故得到八百块,正高兴的和我闲聊的司机在听到我的指令后立马应声并发动了车子,然后也开到了公路上,不紧不慢地跟在我妈那辆车的后面。

    前面他们的车子在开出滨海路后向左拐弯,径直向武海区的主城区方向驶去。

    二十多分钟后,跟在后面的我就发现两辆车开进了一幢名叫「国昌大厦」的写字楼地下停车场。于是我便叫司机停了车。这司机很殷勤,他并没马上停下,而是一直把车开到了地下停车场的入口才停了车。在我下车的时候还给了我一张他自己的名片,说是以后要用车就联系他。我也非常痛快地答应了。之后便匆匆地朝地下停车场走去。

    等我到了占地庞大的停车场时,早就没有了他们一行人的身影了。于是我四处张望,很快就瞧见了左侧的一台电梯,那电梯门上的指示灯正不停地闪烁。我走近一看,指示灯刚好在十五楼的数字位上停住了。「应该就是他们了。」

    内心如此想的我也随手按了下电梯按钮。等它下来之后我也进到里面,按下了去十五楼的数字键。电梯也很快合上了门,笔直的向上移动。

    到了那儿一开门,我就看见对面墙壁上几个金色的大字「铭大船务」。在向里探头望去,我欣喜地发现安全门是半开着的。于是我猫着腰,踮着脚,十分小心谨慎地朝漆黑的办公区里行进。将安全门合上后继续向前,直到在通道的尽头,我才发现一道微弱的灯光,是从一扇还没有关死的房门里发出的,里面还传来阵阵歌声。一个男人正鬼哭狼嚎地唱着齐秦的《北方的狼》于是我就悄无声息地走到门口,眯着一只眼往里面看去。

    房间里不光面积大,而且布置也十分奇特。房顶上的镭射灯光,一侧墙面上的大屏幕液晶电视,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中间铺着图案精美,做工考究的高级地毯。另外还有整套的点歌系统,欧美流线造型的茶几,还有皮质沙发。房间的一角还摆放着一个酒柜,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中外名酒。「这跟外面的KTV没什么两样了。」

    心里这样想的我眼睛则没放松,继续瞧着。只见一首歌唱完,在沙发上分别落坐的几人,包括我妈都不约而同的纷纷鼓掌。而唱歌的男人,也就是那个长相英挺的男人也对我妈他们客气地称谢。我见他们的神色除了脸上都有些红润以外,其他一切正常。看来在夜排档时他们并没有喝太多的酒。

    等那唱歌的男人坐到我妈的身边时,另外一个男人已拿着从酒柜里取出来的两瓶芝华士放到了茶几上,嘴里同时对我妈说道:「沈小姐,听范小姐说你歌唱的不错。要不要唱一个,也让我们几个饱饱耳福?」

    「是啊,沈小姐,让我们欣赏一下你的歌喉吧!」

    那个刚才唱歌的男人也随声附和道。他还把自己手中的话筒放到了我妈手上。与此同时,正在和另外一个男人聊天的范金燕也出言劝着我妈:「沈姐,唱一个吧!」

    我妈见盛情难却,只好站起身,唱了首《青藏高原》完美动听的歌声惹得他们不时的叫好,唱完歌以后更是掌声如潮。那长相英挺的男人在等我妈重新坐下后就端着两个酒杯,把其中一杯递给了我妈。嘴里还说道:「来,沈小姐。为了你的歌声,我敬你一杯。」

    接过酒杯的我妈也跟他碰了下杯,随后轻啜了一口杯中的酒。接着两人就聊了天来。

    两人就这么一边喝酒,一边聊天。那男人风趣的言谈也不时引逗的我妈捂嘴娇笑。过了一会儿,在对面的沙发上,范金燕和另两个男人竟然开始互相搂搂抱抱,摸来亲去了。见到这种情况,我妈的表情立刻变得尴尬起来,她涨红着脸,羞答答地说道:「江总,太晚了。我,我要回去了。」

    被我妈称呼为江总的男人听了我妈的话后,他的神情也开始变得暧昧,瞧了眼那边的景象,随即用手环住我妈的腰肢,笑嘻嘻地出声道:「沈小姐,没关系的嘛!他们玩他们的,我们谈我们的。」

    话音刚落,他便用手拨开了我妈耳朵旁的鬓发,嘴贴到了她的耳边轻轻地呵气。「不要,江总,不要这样。」

    我妈轻轻地摆着头,躲避着他伸向她自己耳垂的舌尖,同时语气娇羞地反对道。「玩玩嘛!我不会亏待你的。」

    他说着说着就将我妈压倒在沙发上,舌头也趁她一愣神的功夫,飞快地伸进了她的唇腔内,在里面与她的香舌交缠环绕着。

    这时候,那边的情形已经是相当热烈了。范金燕正和其中一个男人忘情的接吻。而另一个男人则在后边吸吻着她的耳垂,同时用手将她背后的裙装拉链轻轻拉下。此时范金燕也已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声。她的裙装本来胸上的部分就是用花边、蕾丝和透明的丝质布料构成,她的乳房也挺丰满,引得那两个人一人一个地抓捏着,在她后边的男人已将手伸进了她的衣服中握着她的乳房了。很快,她的头就被扳正,两个男人同时吸吻着她的耳垂、脖颈。

    「嗯!」

    我妈此时发出的一声轻吟又把我的视线拉回到了她那儿。她身上的菊黄色短袖衬衫和白色胸罩已被那个江总给脱了下来,及膝的黑蓝色纱裙也卷成一团,环在了她自己的纤腰上。而江总这时正手拿酒杯,将杯子里的酒倒了一点在我妈的胸口,然后放下了酒杯,将舌头在我妈的胸口舔着,并将舌头放在了她的乳沟上,舔食着混和着我妈香汗的酒。他的舌头就像一条毒蛇,在我妈的玉脐,丰润的乳房上,脖颈上,耳垂上,轻舔着、吸吻着、轻咬着。而我妈的大腿也不停地摩擦着,触碰着他的下身。看来已被他高超的调情手法撩拨的情欲大动。

    一会儿以后,他就将我妈的白色内裤拉脱,放在了鼻子前像吸毒一样闻了一下。随后出声赞叹道:「真香啊!」

    我妈听了,通红地俏脸顿时偏到了沙发一边沉默着。但微微地娇喘之声还是很明显的在房间里回荡。他淫笑着,将手里的内裤扔掉后捧着我妈穿着白色半高跟凉鞋的双脚,在小腿处一路向上舔,在她的大腿以及大腿的根部,用他那灵活的舌头不停地刺激着我妈。在他高超的前戏技巧的带动下,我妈终于忍受不住,开始忘情地呻吟起来。

    同时,那边的范金燕也已经大声地浪叫了起来:「来吧,来上我吧,我要,我要啊!」

    随即,正在她身前,早已按捺不住的男人立刻就褪下了自己的裤子,将他的阴茎刺进了她的阴道内,并用力向前挺动。一旁还在舔吸她脖颈的那个男人看他这副急色地样子,不禁开口取笑道:「妈的!不带套你就敢上啊!也不怕得爱滋病!」

    说完他就起身来到酒柜前,从里面拿出了一盒避孕套。打开包装,取出了盒里面的一长串避孕套之后他就又回到了正在交媾两人身边。这时候正将我妈的双腿掰开的那个江总朝他喊道:「阿彪,给我几个。」

    手里拿着避孕套的,那个被江总称为阿彪的男人在听到江总的话后便立即撕下了几个,随手扔到了他的脚下。

    他捡起地上的避孕套,打开其中的一个后就带到了自己那已经赤裸的,正颤巍巍地阴茎上。他的阴茎很粗壮,直径就如同婴儿的手臂一样。带好套子后他就握着阴茎插进了我妈的阴道里。「啊!」

    似乎是他的阴茎太粗,有些承受不住的我妈不由自主地蹙起了柳眉,娇声呼道。不过他没管这些,在进入她的体内后,他就将她的手拉过头顶,用舌头在她腋下轻舔着。我妈可能有些受不了,便想将他的手拉下来,不让他舔,但他有力的双手握着我妈的双手,使她不法动弹。而这时候,那边正在抽插范金燕的男人已经射精了。在准备射之前,他将阴茎从范金燕的阴道里抽出,一下就插进了范金燕的嘴里,并且双手用力,将她的脸使劲地压向他自己的下部,射完后,他长舒了一口气,将阴茎抽出,顿时一股晶莹的,混合着他的精液,以及范金燕的唾液的分泌物从她的嘴里流了出来。弄完后他便颓然地坐在了沙发上。还没等范金燕的呻吟声有所减弱,早就带上套子,正不停撸动自己阴茎的阿彪马上开始了行动。他先是要范金燕像狗一样趴下,然后就来到她的后边,将阴茎从后边插了进去。

    我妈这边此时也已经是热火朝天了。江总将我妈的双腿放在他肩上,嘴也用力地吸吻着她的乳房,上边沾满了他的口水。他就像打桩机一样向下用力地抽插着。每次抽送时,已经娇喘连连,呻吟不止的我妈都会用力地将翘臀向上挺送,以此来配合他的插弄。过了一会儿,可能他有点累了,便将我妈抱起继续挺动,穿着凉鞋的我妈骑跨在他的身上,将双乳放进了他的口中,他忘情地吸吻着。一边的范金燕也已将头枕在沙发上,并大声的浪叫着:「天啊,你太厉害了,用力、用力!」

    而那个阿彪在她的淫叫声中也支持不住了,他拉着她那肥嫩地大屁股猛撞向他的胯下。在操了一百多下后,他大叫着射了精,之后就趴在她的背上喘气。

    「子辉,挺持久的嘛!」

    此时那第一个在范金燕嘴里射精的男人开口对正在尽力抽插我妈的江总说道。「嘿嘿,那当然!我刚才可是吃了不少生蚝,那东西壮阳啊!」

    他边回答,边用双手捧着我妈的臀部在他的阴茎上猛烈套动。我妈现在的神情也好象十分受用,她晃动着自己柔软细嫩地腰肢,朱唇里更是发出了好似天籁般令人销魂蚀骨的呻吟声:「嗯——嗯——嗯」。

    大约七八分钟后,他让我妈侧躺在沙发上,打开双腿,他抱着她从中间插入。

    而在那边,已经射过精的两人又恢复了精力,重新开始玩弄起范金燕来。两人让她趴在中间铺有地毯的地面上,第一个在她嘴里射精的男人从后边用力的抽插着她。阿彪则站在她身前,把她的头拉过去,一下就把他的阴茎插进了她的口中。

    范金燕的脸颚因为阿彪的插入而凹陷了下去,口中更发出淫荡的呻吟。他身后的男人此刻正用双手握着她的双乳用力的顶动着。她对此好像十分舒爽,把阿彪的阴茎吐出来后用手撸着,还拉起放在自已的脸上,接着又把他的阴囊吸进口中。

    见此,阿彪笑着对在她身后奋力抽插的男人说道:「你瞧这骚娘们,真是欠干啊!」

    「啊——啊——不行了——要——要来了!」

    正在这时,旁边正被江总猛干的我妈忽然发出了淫浪地呼喊声。而江总也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同时他还将我妈拉向了他自己,两人的嘴唇顷刻间便粘在了一起,下边四条大腿交缠在一起。不到一分钟,他俩就一起达到了高潮。对面正在淫乱的那两个男人在看到江总射精后也加快了各自的速度。他们在范金燕的阴道和嘴唇里使劲地抽动。弄的她不住地「唔唔」闷叫,好象既快乐又痛苦一样。而江总在抱着我妈喘匀了气之后又打起了新的主意。只见他将我妈从沙发上扶起,一边揉搓着她紫黑的乳头,一边问道:「美女,给我做个乳交怎么样?」

    可能是眼前的场景太过于淫乱,再加上他这么露骨,而且下流地要求。我妈此刻只能是低垂着螓首,并没有回答。

    见我妈没任何反应,他淫淫地笑了笑,接着就开始侵犯起我妈迷人的乳房。

    他先是拿着芝华士酒瓶在她的乳房和乳沟上倒了一点酒,接着把他现在半硬不软的阴茎放在了她的乳沟中间,然后抓着她的手,以便让她的手把双乳挤压到阴茎上。一切就绪之后,他就不管不顾的骑在了她的身上开始抽插起来。我妈那高耸挺拔的乳房能将他的阴茎整个覆盖住。感受着她滑腻柔嫩的乳沟,爽的他快意地边插边说道:「哇!太舒服了!美女,你这奶子怎么长的。又大,又圆,还不下垂。真不错啊!」

    我妈好像也被他弄的有点儿感觉,脸颊酡红,香汗密布的她朱唇里也发出了琴声般的呻吟:「嗯——嗯——嗯」他的阴茎插得非常过火,有几次竟然顶到了她的下颚。见此,神情兴奋的他便双手向下,把着我妈的头,迎向他自己的阴茎。我妈无奈,只好抬起头不时把他的龟头含进嘴里。他对我妈这样的举动非常满意,每次插进乳沟的时候,阴茎都尽力地插出去,让龟头伸进她的嘴里。我妈则睁起充满情欲的眼睛,迷离地看着他,同时脸上也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

    就这样插弄了近百下之后,他停止了动作,从我妈的身上下来后就表情淫邪地笑道:「美人,你的屁股好漂亮,我还还没有开发过。让我弄弄怎么样?」

    「啊!这个,这个,我那里没洗,有点儿,有点儿脏的。」

    听到他的话后,我妈吞吞吐吐地答道。「没事儿!」

    他毫不在意地一摆手,随即搂着我妈不停地揉搓她的乳房,嘴里又色眯眯地说道:「我不怕脏!」

    我妈听了后微叹了口气,娇羞无比的她软软地靠在了他的身上,又不言不语了。

    江总亲吻了一下我妈的朱唇以后,便立刻让她跪趴在了沙发上。然后他伸出一根手指,慢慢伸进她的肛门里。一边缓缓动作的同时一边问道:「疼吗?」

    「还好,嗯!还好。」

    只听见我妈这样轻声的回答。见她这么回答,江总就慢慢地将整根手指都插了进去。「啊!疼!」

    这下我妈终于娇声呼痛了。但他并没有停下,而是一下下的捅插着她的肛门。几十下之后,我妈的声音也轻了下来,开始变得哼哼唧唧了。于是江总立马把手指抽出,重新套上避孕套,随后就站到了我妈的身后,猛的一下,整根阴茎都插了进去。我妈立刻「啊」的叫喊了一声,拼命的摇着长发,嘴里不停的叫着:「不行不行,太疼了,受不了了,拔出来吧。」

    可他并没有答话,而是趴在我妈的翘臀上,用力的顶着不让她逃离,双手在她的乳房上揉弄着,嘴唇紧贴着后背吻着她,不停的安抚她不要怕,一会就好了。他俩保持这个动作,阴茎在肛门里顶着,过了大约五分钟,她也没刚才那么疼了,于是开始回头吻着江总,并娇声细气地告诉他可以动了,但是开始要慢慢来。江总听了后就站在地上,抱着她的臀部,轻轻的把阴茎拔出了一点。我妈顿时呻吟了一声,身体轻微的抽搐着,可能还是有点疼。他见了只好慢慢的轻抽慢插,她也「嗯啊」的淫叫不断,并且轻晃着翘臀,感受着阴茎在肛门内抽插的快感。渐渐地,江总越?《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