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22 部分阅读
    劬锼坪跞岬靡鞒鏊矗崆岬卦谖叶咚档剑骸改恪阏妗骱Α!?br />

    浑身酸软的我没过一会就把阴茎从她的阴道里拔了出来。然后抱着她一起躺倒在床————因为爱情的滋润,之后的十几天我都是笑呵呵的。整天就是和诸葛珊珊打电话,发短信,逛街购物,去游泳池游泳,或者去咖啡厅喝咖啡吃西餐,到宾馆开房间做爱。我对她满意极了,虽然她不是我心里一直以来梦中的女孩,我的梦中情人是那种很文静和有气质的。但她在床上的那种性感撩人让我时时都充满性欲。不过我心里也有一些疙瘩,就是她和我交往之前早已不是处女。有一次我很娓婉地问她,谁知她却咯咯的嬉笑道:「什么年代了,你还讲这个。我也没要求你是处男呀。」

    这样的回答让我的内心产生过对她的嫌隙。但在她的万千柔情的感化下,我的铁石心肠很快就幻化为三千绕指柔了。不过到了七月底,我不得不和她暂时分开。因为她的学校老师要求她去旅行社实习一个月。她所学的专业学制是二年半,到明年的夏天她就可以工作了。因此,她从现在开始就要尝试着进入社会了。

    没有她陪伴的日子我产生了一丝寂寞。每天上网,抽烟。睡觉也开始变得极不规律。或许刚实习的诸葛珊珊也很忙,我打电话给她,也只能是匆匆聊上几句就结束通话。就这样,无聊的假日伴随着我。直到八月中旬的一天上午,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日子的我又来到长途车站,登上了去宁州的大巴。

    和诸葛珊珊胡天胡地的这段日子,我并不是没有和我妈联系。期间我和她也通过二次电话,两人也就是说几句闲话,聊聊近况什么的。有几次夜深人静的时候,当我搂着诸葛珊珊那香软细嫩的身子睡觉时,心里也会龌龊地遐想道:「妈,你现在也在其他男人的怀里吧?」

    再次悄身而来的我晚上七点半到达了宁州车站。这次我下决心在宁州待上半个月,以便摸清楚我妈她到底有几个男人。不到开学我是不准备在回去的。为此我把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都给带来了。离开车站,坐上出租车告诉司机目的地以后,车子径直向那里开去。等到了我所说的地方,也就是前两次偷偷过来时住的那个宾馆门口。熟门熟路的我便付了车费下车,进了宾馆大堂。

    「喂,妈,你在干什么啊?」

    四十多分钟后,我舒服地半卧在宾馆房间的沙发上,拿着手机,正对刚接起电话的我妈出声询问道。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很幽静,不过还是有一丝用萨克斯吹奏出来的音乐传入进我的耳中。只听她知道是我之后便微笑着说道:「妈妈在和同事吃饭呢!你呢?吃过饭没有?有什么事吗?」

    「吃过了,嗯,也没什么事。就是打个电话问候你一下。」

    听到她发问,于是我就这么回答着。「呵呵。」

    她笑了笑,接着说道:「妈妈很好,你不用担心的。」

    话音刚落,还没等我再次说话,她就抢先开口道:「小军,妈妈正在和同事谈公事。你没事的话就先这样好吗?等过两天妈妈再打给你。」

    我听了以后只好应声答应,接着就把电话给挂掉了。

    「谈公事?傻子才相信!」

    将手机放下后我暗暗腹诽着。没过一会儿,我就从沙发上起来,开启电脑,把它里面的音乐播放器打开后便走到了窗前,伸手将窗帘拉开,静静聆听着音乐的同时,也欣赏着窗外的夜景。一轮弯月当空明照,楼下的大街上也是车来人往,一片热闹的繁华景象。我点起一根香烟,一边抽一边想着我妈和诸葛珊珊。她们两人之中,前一个成熟妩媚,优雅漂亮,身为母亲却让我明白这人世间物欲横流的真谛,后一个青春美丽,性感大方,做为女友能让我体会到性爱的美妙。个中滋味,真是不足与外人道。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啊!」

    想着想着,我在不知不觉中轻声念出了这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所作的《水调歌头》

    第35章

    再次来到宁州后的前两天里,我既没有跑去我妈的住处,也没有去什么名胜景点游玩。除了午饭晚饭到宾馆附近的快餐厅解决以外,其余时间就只是待在宾馆房间里玩玩电脑游戏,看看电视。再有的便是和诸葛珊珊煲电话粥,以表相思之意。她如今并不知晓我在宁州,临行前我跟她撒了谎,说自己要去邻省天西县看望在那里工作的爸爸。对此她表示理解,但还是语带娇嗔的告诉我要早去早回。

    我表面上答应了她,但自己的内心却早已另有打算。

    第三天的傍晚,在宾馆的房间里闷得心里快发蛆的我在吃了晚饭后终于出发,去了我妈的住处。去之前我又跟她通了电话,闲聊一阵以后我得知她此刻正在自己的住处。不过是不是真的在,那就只能去一探究竟了。花了近一个小时,头带帽子,肩挎相机的我到了那儿。沿着水泥铺就的道路一直前行,很快我就走到她所住的楼房下。楼下她的轿车不在,又向上看了看,我发觉她的窗户紧闭,里面也无任何的光线传出室外。

    「果然是在骗我啊!」

    我内心无奈地感叹了一句。正当我踌躇不前的时候,一支手从我背后伸来,冷不丁的拍了我的肩膀。有些惊慌的我不由自主地向后看去。只见那个住在我妈楼下四零三室的齐斌正笑嘻嘻地瞧着我,同时嘴里还问道:「怎么,你又来看你妈呀?」

    「不行吗?我来看她还需要经过你的同意?」

    见他这副贱兮兮地样子,我就感到极度的不爽,于是在稳住了心神以后就开口这样反诘道。他听了也不生气,而是用那支已拆掉夹板绷带的手揉着下巴,微扬着脑袋,拖着长音对我说道:「呵呵,那是当然不用了。只不过吗——」

    「少废话!想怎么样快说?」

    我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单刀直入地质问道。

    「哎呀,咱站在这儿干什么。去我屋里吧!到屋里再谈,怎样?」

    见我有些不耐烦的模样,他便滴溜溜地转了下眼珠,随后就泛出笑容,这样邀请我道。

    「不去!」

    我干脆地拒绝了他的提议,之后就转身向外走去。但很快,我就被他给拦住了。继续保持着笑容的他还颇为神秘地说道:「别这样嘛,我怎么说也是你妈的邻居,不会害你的。再说了,上次你给我的那些钱也帮我暂时度过了难关,我更要感谢你了。还有,我可是知道最近你妈的不少情况哦!你就不想听我说说?」

    我抬眼看了他一下,随后便低着头考虑了起来。他也不催促,就站在我身边等着我作答。几分钟后,考虑清楚的我抬起头对他说道:「去可以,但你要保证我这次来的事你不可以去我妈那儿乱嚼舌!」

    「这你放心,我齐斌也还算是个正经人,答应你就是了。」

    他一边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回答道。对他这副作派我是非常反感,但心里的好奇感还是驱使着我跟他上了楼,去了他家。

    等我俩在他家那个脏乱无比,杂物遍地的客厅里彼此坐定之后。我便主动地问道:「你知道什么,快点告诉我?」

    「嘿嘿,再给我二千块,我就说。」

    只见他在我说完后便翘起二郎腿,老神在在的和我说道。「妈的!就当打发要饭的!」

    我紧抿着嘴,心中这样默念了一会儿后就拿出钱包,在里面数了数,取出二千块甩给了他。见此,他把钱很快的就塞入自己的口袋。随即又开口要求道:「小哥,听故事也得让说故事的人抽根好烟吧!带烟了吗?」

    我听完他的要求后就面无表情地将自己裤袋里装着的半包玉溪香烟都扔给了他。之后便肃声说道:「现在可以讲了吧?」

    他点燃了香烟,吸了一口之后就慢悠悠地开始讲起来:「我前些日子才知道你妈原来是保险公司卖保险的。嗨!现在那些保险公司卖起保险来也是无所不用其极。就我认识的几个卖保险的女人,那真是——」

    「拣重点说!别兜圈子!」

    我神色不虞地出声打断了他。「行行行。」

    见我一脸不爽的模样他赶紧停了下来。

    接着又吸了几口香烟,吐出烟气后便继续讲了起来:「我经常看见一个开丰田越野车的男人来找你妈。有一次我还在楼梯里和他俩照过面,我一看,才知道那男的我见过。就是在晶华饭店,你妈陪着他,还有另外一对男女。他们四个人在一间包厢里吃饭。」

    「这些我都知道!」

    我再次打断了他的话。「别急啊!」

    他被我打断之后连忙说道,接着顿了顿,又继续讲着:「那次在楼梯里碰面,你妈见是我后就跟我笑了笑,不过她的脸可是红了不少。知道为啥吗?因为当时上楼来的时候那男人正搂着她的腰。后来第二天早上我还注意了一下,那男人直到上午九点多才开车走的。你说这一晚上的时间两人在屋里那还不得舒服死啊!哈哈!」

    话音刚落,他就这么笑了起来。而我则表情严肃地盯着他继续问道:「还有别的吗?」

    「没了啊。」

    他笑完伸了个懒腰,在听到我的问话后便开口答道。「妈的!」

    我心里暗骂了一句,之后就起身朝外走去。「喂!小哥,以后想知道你妈的情况就来找我啊。」

    他见我要离开,也不起身,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冲我说道。我也没理会他,很快的就摔门而去。

    一边漫无目的在社区里逛着,一边心里回想着齐斌刚才对我说的那些话。他嘴里所说的那个男人我知道,就是我妈的那位主管经理钱明远。就为这对我来说早已不是新闻的新闻而浪费掉二千元,心中恼恨的我便暗暗地诅咒着那个无赖。

    在社区里东游西荡了一圈以后,我看了眼腕上的手表。时间已到了晚上八点半,自觉今晚无法窥探到我妈去向的我只好迈步朝社区大门处走去。就在我快到门口之时,一辆波罗轿车从大门外开了进来。「是我妈的车!」

    看清楚车牌后,心中惊喜的我连忙闪身,躲到了路旁的一棵树后。等车开过,我便回转,小心谨慎地向她住处走去。

    当逐渐跟她拉近距离时,我借着路灯所散发出的灯光瞥见她今天的装扮,一件淡蓝色的连身无袖洋装紧裹其身,上衣的前襟绷的紧紧的,胸部隆起完美的弧度。套着丝袜的只腿修长而匀称,裙摆极其窄小,至少有半截的大腿都露在外面,看上去又惹火又性感。可是她的风度却依然是高雅的,不带一丝妖艳,就像个矜持端庄的贵妇般,浑身上下散发着种成熟高贵的气质。不过此时她脸上的神情却有些异样,眼睛里也闪烁着一层朦胧的光芒。双颊同时还泛着淡淡的红晕。在光线的映照下,美丽的脸庞灿若霞彩,整个人都显得容光焕发。见此我随即恍然大悟。看这样子,她刚才很可能又不知和谁在缠绵,享尽了鱼水之欢。

    我正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轻灵的手机铃声响起。我一怔,身体向后转动的同时也摸出了手机。不过拿出来后我才发现并不是自己的手机响铃。松了口气的我此时却听见我妈的讲话声:「怎么会呢,刚才有点急事就出去了。你在干嘛呢?」

    「原来是她的手机响。」

    心里这样想的我于是就继续踱着小碎步,一边跟一边听着她和电话那头的人说话。隔了一会儿,只听她又说道:「哦,那你早点回去,省得你老婆担心。」

    不知那头说了什么,她回答的语气显得有些矫柔造作:「什么啊!是真有事!你不相信就算了!」

    这句话说完,她就进了楼道里。

    我怕她发现,也就没有在跟上去。等她的住处亮起灯光,我这时还傻乎乎的站在楼下想着她刚才的那些话。直到半小时后,对此想不出所以然的我终于迈开脚步,向楼上走去。因为我隐约间有点预感,今晚绝对不会这样平静的。

    到了六楼以后,我用身份证做工具,弄开了我妈隔壁六零四室的外门。这套房间还没有被出租,平时房东也不怎么来。这些都是我上次住在我妈这里时从她那儿得知的。进去之后我把门虚掩,靠着墙静静地等待着。也不知等了多久,突如其来的一阵停车声在楼下响了起来。此刻已等的心烦意乱的我顿时便清醒起来,随即用手把门拉开了一道细缝向外望着。

    我的预感非常正确,只见那个钱明远急匆匆地从楼下跑上来。到了我妈门前后就敲起门来。很快,已经换了服装,穿着白色小背心,黑色及膝短裤和拖鞋的我妈就打开了铁皮门。见到是钱明远,她也没怎么吃惊,而是站在门廊边,微微笑着说道:「你还不回家,不怕你老婆让你跪搓衣板吗?」

    「嘿嘿,为了你,别说搓衣板,就是跪刀子我也认了!」

    只见他边说边用手揽住了我妈的腰肢,同时还伸脚往里面进去。刚铁皮门快关上的一瞬间,我从六零四室里猛冲了出来。一下子就用手指别住了门,以便留出缝隙让我偷窥。

    里面的两人似乎也有点着急,对外门到底有没有关好也没留意。随即在客厅里亲热了起来。只见我妈闭着眼睛,而钱明远先慢慢的脱掉她的白色小背心,霎时间那对没带胸罩,雪白圆润的乳房便露了出来,看着离他自己这么近的乳房,他咽了咽口水并不急行事,而是先拿起我妈纤细的嫩手并在上面亲吻着,还把她一根根葱白玉指含到嘴里允吸着。我妈闭着眼,脸色羞红的享受着,感觉着他滑腻的舌头顺着自己的胳膊一直吻舔到腋下。渐渐地,她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过了一会儿,他又温柔的舔着她的耳朵,琼鼻,凤眼还有香腮,最后他将嘴唇按在了我妈的朱唇上轻舔慢吻着。她也随即将自己的香舌伸了出来。两人的舌头纠缠着在双方的嘴里不停的滚动着,我妈嘴里香甜的津液被钱明远吸入口中后咽下。

    动情的我妈此时把自己的两条白嫩的胳膊也挂在了他的脖子上。

    他边吻边伸手揉搓我妈高耸的双乳,手法娴熟的他从乳峰底部开始渐渐的向峰顶袭去,最后他用手指捻动着我妈的两个乳头。我妈娇羞的看了他一眼还放荡的把胸部挺了挺,他见了便小心的用双手捧着一个沉甸甸的乳房,把它立刻含进嘴里。他先轻后重的舔吸着黑紫色的乳头,还时不时的在上头轻咬着。这样的挑逗使我妈的身子也随着兴奋的抖着。他舔咬了几分钟后就把赤裸着上身的我妈平放到餐桌上,轻轻的脱下她的黑色及膝短裤以及里面的同色内裤。此时躺在桌上的我妈已是满面绯红,眼神迷离,波浪长发象瀑布一样的散落着,两座高耸的乳房不因她的平躺而变形,两粒黑紫色的乳头骄傲的挺立着,平坦的小腹和纤细的腰肢衬得她的臀部又圆又大,两条雪白的大腿羞涩的交叉着。她竟然还调皮的用脚趾隔着内裤撩弄着钱明远已经鼓胀的阴茎。而他也伏到了我妈的胯下,豪不犹豫的低头吻上了阴户。随着一阵「啧啧」的亲舔,他的舌头伸进了我妈的阴道里,在他娴熟舌功下,很快就把她送到了愉悦的高潮,下体一股接一股的淫液流出她雪白丰满的臀部。不仅如此,我妈还不停的大力晃动着,好让自己的阴户紧紧磨擦他的唇舌。他抬头看了一眼,见我妈满面红晕,媚眼如丝,双手还在自己高耸的乳房上揉搓着,那对雪乳已经被她揉的红的发涨。此时的她兴奋的浑身香汗淋淋。第一次高潮刚过的她还没来的急休息,钱明远就已经脱掉了裤子,挺着粗大的阴茎凑向她水淋淋的蜜穴。他先用龟头在我妈的阴蒂上摩擦起来。她最灵敏的地方受到这么大的刺激哪里还忍得住,于是立刻就从她那半张的朱唇中传出一阵高过一阵的呻吟:「哦——哦——哦——啊——啊——啊——明远——不——好哥哥——你弄的我——你太会弄了——从前没有的感觉——太舒服了——我飞了!」

    听着我妈动人心魄的淫叫声,看着她的阴户半张半合的召唤,再也受不了的钱明远连每次都要带的避孕套都没用,就一挺腰把粗大的阴茎顺着我妈分泌出的黏液一插到底。「哦——啊!」

    两人同时大声地叫了出来。他那对大大的阴囊紧挨着我妈的肛门处。随即开始缓缓的把阴茎在她的体内送进抽出,一下一下的很有节奏。等到他认为阴茎上粘满了我妈的淫液时他抽插的速度也快了起来,「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以及「咯吱咯吱」的餐桌摇晃声顿时就传遍了客厅的每一个角落。

    他把着我妈的纤腰大力的挺动着,而我妈也疯狂的摇动着自己圆翘的臀部迎合着他。她那双白嫩的大腿也紧紧的盘在他的腰上。两人在熟练的配合下一插就是二百多下之后,被搞得高潮迭起的她下身的淫液已经顺着他们结合处的缝隙渗了出来。同时钱明远也到了他的高潮,挺着屁股奋力地向前,将精液射进了我妈的子宫里。我妈也在他射精的瞬间,整个人都挺了起来,浑身不断的颤抖,下身更是湿乎乎的一大片。等到钱明远抽出阴茎,趴在我妈身上喘气的时候,浑身瘫软,香汗遍体,娇喘连连的她也用手环住了他的腰。

    几分钟后,喘匀气的钱明远从我妈身上爬起,向一旁的卫生间走去。从那儿出来时手里还捏着一些纸巾,他用那些纸巾擦干净自己的阴茎,然后才开始穿着自己的裤子。这时还横躺在四方餐桌上的我妈软绵绵地出声对他讲道:「好了,你快点回家吧!」

    「嘿嘿,我先抱你回卧室。」

    已穿好裤子,拉上裤链的他边说边把她从桌上抱起,接着就进了卧室。没过多久,我便听见他跟我妈说道:「那我走了,晚安!」

    知道他要出来的我随即将铁皮门轻轻关上,飞快地跑回了隔壁的六零四室。他也很快出了门,下楼离开了这儿。

    「真是越来越淫荡了。看起来今天一个晚上她就跟两个男人上了床。呼!」

    心中做如此感想的我长吁了口气。等听到楼下钱明远开车离去后,我也悄无声息地从六零四室里出来。关上外门,下楼径直而去。

    第36章

    乌云当空,风雨凄厉。窗外,「呜呜」怒啸的狂风正在不停肆虐。如黄豆般大小的雨滴借着风势「噼里啪啦」地击打在紧闭的门窗玻璃上。室内,我叼着正在燃烧的香烟,懒洋洋地斜躺在床。旁边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已经横七竖八地堆满了烟蒂。地上也还有几个空空如也的啤酒瓶。但我对此丝毫没在意,只是瞪着双眼,愣愣地盯着对面正在播放新闻的电视机。

    此时是我再次来到宁州的第六天下午。很不幸,从前天晚上开始,台风就降临了这座城市。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猛烈地暴风雨的我在整整观察了一天之后也失去了兴趣。就这样窝在宾馆的房间里足不出户。电视上正不断地滚动播放着关于台风的最新情况,根据播报,最快今晚午夜,最慢明天清晨,这该死的台风就会离开,向北方继续移动。

    又一根香烟燃尽,我随即将它丢进了烟灰缸。然后起身来到窗前凝视着外面。

    此刻,那窗外是水的领地,是风的世界。但我也看到,就是在这如此恶劣的天气下,路上还是有些人,有些车在穿梭往复,行来驶去。特别是那些路人,或许因为忙于生计,他们穿着各色的雨衣,带着各式的雨伞,在这风雨交加之中,就像一粒粒找不到位置的棋子。还有不远处几幢灰色的建筑屋顶上,呆立着几只流浪的白鸽,满腹的心事,在雨里显得更加沉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不知为何,我没来由地念起了苏轼所作的《定风波》小的时候,当时还在县里商业局上班的我妈就开始督促我背诵唐诗宋词。那个时候我年纪小,对于她这种做法很是反感。所以背诵起来也是「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

    不过后来背诵的多了,这一首首脍炙人口的古诗词也慢慢地印入了我的脑海之中。对于我妈的这种要求也渐渐习惯,不在头疼了。等到随着年龄的增大,这些辞藻隽永,极富含义的诗词就更加吸引我了。比如这首《定风波》苏轼这个人,一生宦海沉浮,仕途坎坷,虽然也有消极愤懑,但他始终保持乐观豁达的天性,胸怀坦荡。

    这首词便可体现他从容不迫的态度以及开阔的胸襟。让我这个现代人思之也不禁悠然神往,钦佩无比。

    「要是在古代,恐怕我也只能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腐儒穷酸吧!」

    内心这样自嘲的我苦笑了一会儿。接着又想着心事,现今这我还是我,我妈也还是我妈。

    但一年来,她改变了不少,我亦是如此。再也无法恢复到当年那个纯真的童年时光了————第二天果然风去雨停,云开雾散。我也收拾了一下,到了中午时分便出了宾馆房间,去楼下快餐厅吃饭。之后就坐上出租车去了市区解放路商业步行街。在那里,我游性十足的逛着各种各样的商场店铺,瞧着琳琅满目地各类商品。不知不觉之中就到了下午两点,有些疲劳的我随便地找了家咖啡厅,点了杯冰镇咖啡。然后便懒懒地靠坐在沙发椅上,就这样静静地休息着。

    没过多久,一个淡扫娥眉,略施粉黛,风姿绰约,手提几个品牌服饰包装袋的成熟女人走进了咖啡厅。看到这女人,让我睁大了眼睛。因为她就是被我偷窥到上次和我妈一起跟江子辉,姚彪他们淫乱的范金燕。当我正想低头躲避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已经发现我的她笑吟吟地朝我坐的位子走过来。见此我也不在躲闪,怀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面对她。

    「小军是吧?还认识我吗?」

    只见她站在我坐的位子旁微笑地问着我。「当然,范阿姨好!」

    我也笑着回答她。「介意我坐在你这里吗?」

    她一边把手里的袋子放在地上一边接着问我。「坐吧阿姨。」

    我大方地说着,并招手叫来了服务员。「一杯冰橙汁。」

    服务员来了后她就对其要求道。接着已坐在我对面的她拿出了湿面巾纸,擦了擦自己那有些汗液地脸庞。「阿姨,买这么多衣服啊?」

    此时我出声问着她。「女人嘛,像我这样上了年纪的就要注意形象,所以衣服也要多一啦!」

    擦完汗的她一边取出粉盒补着妆一边回答我道。这话说完,她又略带好奇地问我:「我好象没听你妈说你来啊?难道你——」

    「呵呵。」

    我尴尬地笑了笑,红着脸轻声答道:「我是偷偷来的,没跟她说。」

    「呵呵,你这孩子不乖哦!等会儿我就去打电话告诉你妈。」

    听到我的答案,她便这样娇声笑道。「阿姨,求你别告诉她行吗?」

    听她那样说,我便双手合十,装出副可怜的模样恳求她道。「呵呵,看你这样子,好啦好啦!阿姨不会去告密的。」

    看我这样,她便笑着说道。

    我和她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她似乎有种随时随地都能与人亲和交往的能力,一举一动,一笑一颦当中尽显成熟女性的无限魅力。在聊天中我渐渐知道了她的一些基本情况。她今年三十七岁,原先在宁州远洋渔业公司机房当总机。

    后来企业改制,下岗的她就做了保险业务员。她还有个九岁,在省城私立寄宿学校上学的儿子。老公比她大一岁,如今在一家私营的船舶修理厂工作。因为厂里任务繁重,所以他每个星期只有在周末才能回家休息。她的儿子暑假也没回来,而是在省城的爷爷奶奶家里住着。

    时间过的很快,越聊越投机的我们便在这咖啡厅吃起了晚饭。晚饭期间,她总是用?《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