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25 部分阅读
    不是我没心没肺,而是这事情我也爱莫能助。除去安慰安慰我妈,我还能作啥?跑去痛骂一顿那位董事长夫人?或者还她两耳光?再或是用硫酸泼她脸,让她毁容?讲则胆大包天,做则胆小如鼠。这两句话就是形容我们这一代人的。光说不练是这代人,包括我在内最好的形象写照。所以无他,唯苦中作乐尔。

    夜深人静,房间里一片漆黑。我关掉了电灯电视,只有我那嘴里地烟头还在忽闪忽闪地冒着红光。面无表情地我站在窗前,抬眼望天。忽然,隔壁房间里传来了阵阵蛊惑人心,似有若无的呻吟声。我慢慢地靠了过去,将耳朵贴在墙上屏气凝神地听着。刚听一会儿,那头的声音就如同牛喘娇吁,快极呻吟;松软地睡床也发出嘈杂的乱响。听得我是面红耳热,心头乱蹦。

    「呵呵,不知名的男人女人们。你们干得可真卖力啊!」

    退回到窗前,平复心绪后的我尽自暗想道。人渐渐长大,烦恼也随之增加。酸甜苦辣咸,个中滋味,每个人都会品尝,都会体验。但品尝后,体验后呢?或悲或喜,或吵或闹,或哭或笑。然后接着在各自的人生大戏当中继续前行,直到最后————隔天中午,我打电话叫来了范金燕。她很快就过来了,一个多月没见,她外表没有丝毫的改变,还是那么的美貌动人。只不过脸上的神情却有一点愁思。看到我后她的第一句话就是:「快去你妈那儿吧!我看的出来,她现在最想见的人就是你。」

    我听完沉吟着点头,也来不及和她一叙情话,就跟她出了房间,在前台办好退房手续后便离开宾馆,坐出租车去向我妈那儿。

    等见着半躺在床上,着一件白色吊带连体睡裙,面容消瘦,目光哀愁的我妈时,她的眼泪就扑簌簌落了下来。我急忙上前安慰,却笨笨地不知道如何下手了,只能笨拙地劝解道:「好了!好了!妈,我来了!没事了!没事了!」

    然后也不多问,便这么陪在她身边坐着。范金燕见此就叹了口气,悄悄地退出了卧室,只留下我们母子在一起。她就这么一直低头轻泣,好象这一辈子的苦楚才发泄出来。

    疲惫中不知不觉地靠到了我的身旁,头偎在我的下颚处。闻着她身上淡然暗雅的体香,感受着她滑柔细腻的肌肤。这一切都让我陶醉,恨不得让时间永远停止,不要流逝。

    过了好久,我妈停止了啜泣,拢了拢遮脸的披肩发后说道:「小军,妈妈没事儿了!你饿了吧?我去给你烧饭。」

    她在说话间肩头耸动,披散的长波浪发遮住了半边粉面,脖颈白皙柔嫩,这样姿态煞是好看。我盯住她精秀绝美的身姿的眼神实在挪不开。一会儿之后,也不知怎么的,我竟然大着胆子搂了一下她,表现得像一个真正的男人般献出了自己的臂膀,嘴里并说道:「没事,妈。我现在不饿!还是你的身体要紧,别气坏身子。答应我!以后谁敢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跟他没完!」

    「小军,妈不好,妈不是好女人了!让人这样骂。可我也是没办法啊!嗨!我累了,想再休息一下。你跟你范阿姨先下去吃点东西吧!」

    只见我妈说完就势向床里侧躺了下去,匀称的双腿并拢在一起,就此背对着我睡下了。我又坐了一会儿,这才起身离开卧室并掩上了房门————一碗扬州蛋炒饭,一碗紫菜虾皮汤摆放在我的面前。此刻我和范金燕正彼此相对坐在一家小吃店的餐桌旁。香气四溢的蛋炒饭吃进我嘴里却味如嚼蜡。她在对面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望着我。

    吃了半碗,我便放下了筷子,用纸巾抹着油乎乎嘴。这时她开口了:「等会儿我就回去了,你好好劝劝你妈。明天我在过来。」

    「嗯。」

    我应了声。

    又过了会儿,她就向我告辞。等她走后,我也结帐出了小吃店。走在路上,我的脑子里还想着我妈刚才那楚楚可怜的神情,还有她躺下的柔美身姿,内心的思绪也开始为之纷乱。快到她住处时,我又考虑了一下,然后便拐弯,去了离这里不远的农贸市场。

    第4o章

    从农贸市场出来的我手里提着一大堆东西。有青菜,鸡蛋,黄瓜,香豆干,西红柿,已经煮熟的花生。还有我妈平常爱吃的卤味熟食,比如鸡翅和鸡爪。此外,我还买了一瓶绍兴花雕酒和一点五香酱牛肉。拿着这些东西接着往她住处走的时候,我心里一直是忐忑不安的。因为我希望晚上我和她能发生点什么,但同时,这种希望又加重了我的心理负担。

    青菜炒香豆干,凉拌黄瓜,煮花生,卤味鸡翅和鸡爪,五香酱牛肉,西红柿鸡蛋汤,加了鸡蛋的热花雕酒。这些菜肴和酒被我弄好并摆在餐桌上的时候已经是快晚上六点了。说实在的,那青菜炒香豆干和凉拌黄瓜以及西红柿鸡蛋汤这都是我一边根据回忆以前我妈在烹调的时的做法一边弄得。味道我也尝了,除了稍微有点咸外其它都算有模有样的。

    我和我妈彼此对坐,开始吃晚饭。睡了一觉的她脸色看上去好多了,但是情绪还是显得有点低落。对好象献宝似得介绍今天劳动成果的我也是有一言没一句的应答着,吃喝起酒菜来更是浅尝辄止,仿佛在考虑着什么似得。结果到最后一桌子酒菜大多数都装进了我的肚子里。

    吃完我收拾碗筷,擦好餐桌后进了我妈的卧室。她还是像中午那样半躺在床上看电视。我有点摸不准她此刻的心态,便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妈,你想吃水果吗?想吃的话我就去下面买?」

    听到我的话,她先是摇头,然后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出声询问道:「儿子,我跟你回县城去好不好?」

    这句话的出口让我有些始料未及,但很快我内心便充满了欣喜。随即点头回答道:「当然好啦!」

    「呵呵。」

    我这么回答让她终于露出了一丝欣慰地笑容。接着我趁热打铁地问她:「那你什么时候去辞职呢?还有这租的房子怎么处理?」

    「放心吧!」

    她这么说了一句后顿了会儿,然后继续低声道:「明天妈就去找经理辞职。反正也没签什么正式合同,房子的事情也好解决。快一点的话后天我们就能回去了。」

    「太好了!那我现在就打电话给班主任请假!」

    我听完她的话后便立刻笑呵呵地讲道。

    正当我想转身出去打电话时,她又开口把我叫住了。随即我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她神情复杂,抿着嘴停顿了一会儿以后才发问道:「儿子,在你心目中妈妈还是个好女人吗?」

    「怎么不是!」

    我加重语气说了一句,接着走回床边,坐在她身旁温和地讲道:「妈,我长大了,而且这些日子我也想明白了。你的辛苦,你为了什么,这我都知道。你是女人,你有权力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也有权力选择自己的生活目标。这点我做儿子的应当尊重你的选择或者决定。」

    说到这儿,我顿了一下后又接着语带深沉地讲道:「在这个熙熙攘攘、忙忙碌碌、充满着欲望的社会里,每一个人,包括你我,都活得那样的真实。想做什么,又不想做什么,都存在于我们心中的抉择。不同的人会对他们自身的境遇作出他们自认为正确的选择,当然不同的人也对他们自认为正确的选择作出不同的评价。我无法说他们到底是对抑或不对。所以,妈,你所说的你是不是好女人,这问题我不能评判,因为无论怎样,你永远是我的母亲。这一点就能说明我的态度。」

    我的这番言论使她十分感动。随即仰起秀脸,声音颤抖地说道:「谢谢你儿子。谢谢你这么理解妈妈。我做了那些事,可我自己始终无法原谅自己。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但你的话让我醍醐灌顶,一下子就明白了。你放心,我明天就处理好杂事,我们一起回去!」

    「真是意外之喜啊!」

    我心里这么感慨了一句。接着和她讨论起回去后的事宜。也许她果真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想通了,和我说话时脸色神态都恢复到以往的状态。讲了一会儿,我喝下的大半花雕酒的酒精开始上头,人也晕晕忽忽的。

    见此她就催促我去睡觉,我答应之后也就出了卧室,到隔壁休息去了。躺倒在沙发床后,我心里泛起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嗨!还好没做禽兽不如的事。」

    接着便进入了梦乡,熟睡过去————第二天早上,我妈果然如她昨晚保证的那样去跟钱明远辞职了。也不知道她是怎样说的,等中午回到住处以后她就兴高采烈地告诉我事情办完了。接着她又叫来了房东,跟他结清费用后我俩就收拾起东西,准备回县城。望着她风风火火,忙忙碌碌的身影,我内心的思绪也为之安定,在也没有像前一阵那般异念丛生,胡思乱想了。

    不久,下午二点半左右,一袭衣裙裹体,身形婀娜,脸蛋妩媚地范金燕来到了住处。她一见我们母子这般模样,便奇怪地问道:「沈姐,小军,你们这是?」

    「金燕,我辞职了。准备和小军回县城去。」

    我妈头也没抬,就这么一边整理旅行箱一边回答着她。听了回答,范金燕转头望着我,像是跟我求证一样。迎着她的美目,我微微点头示意。

    「哎呀!怎么说走就走呢?晚上我请你们吃饭吧!明天再走吧!」

    见事已至此,她也就不再罗嗦,张口对我们母子这样邀请道。「不用了金燕。」

    说完这话的我妈此时将旅行箱放平,然后边捋鬓发边解释道:「小军这学期上高三了,让他旷课不好。我们待会儿就走。我谢谢你在公司里这么照顾我,能让我赚那么多钱。下次有空到我们那儿,我再好好招待你吧!」

    「是啊是啊!阿姨,下次你来我们县城吧!」

    我也随声附和道。

    「嗯,那好吧!」

    范金燕一边这么回答一边含怨似娇地瞪了我一眼。看得我是脸红不已,连忙低下了头。接着她俩又寒暄了几句,之后她范金燕就像我们告辞,并祝我们一路顺风。离开前她又看了看我,那柔情似水的目光让我内心也产生了一丝惆怅。

    「好了。我们出发吧!」

    等范金燕离开半小时后,换上了白底黑斜条纹衬衫,牛仔裤和女士旅游鞋的我妈出声对我讲道。随即我俩拿着旅行箱以及一些整理好的东西下楼。把这些东西放进我妈轿车的后备箱,两人上车正准备离开。这时她放置在坤包中的手机响起铃声,只见她看也不看来电显示,就把手机取出,关机后揭开机盖,抠出了手机卡,然后一挥手把它扔到了车窗外。接着便启动轿车引擎,驾驶着车子朝社区门口开去。我默默地看着她的举动,心里也是颇有感触。

    这些都说明她这次所下的决心非常之大,是真的想要和那种放荡糜烂的生活告别了。没一会儿,车子快到门口的时候,我再次瞧见了那个无赖齐斌。车窗外的他又是一副鼻青脸肿,一瘸一拐的倒霉模样。「这无赖不知又被谁打了。活该!」

    内心这么想的我同时咧着嘴,无声地微笑着。

    车子沿着高速公路朝县城的方向驶去。路上我俩的心情都非常愉快,时不时探讨着我的未来以及她的未来。期间我向她袒露了小夏已经回省城的这个消息。

    她得知以后只是微微颔首,其他则并无表示。对此我很是疑惑,而她在发现我奇怪地瞧着她时就语气温柔地解释道:「他回去也好,妈妈终归是和他没有缘分的。他还年轻,未来的日子还长,我不能拖累他。」

    她的这个解释让我很是郁闷,但转念一想又释然了。是啊,我妈总有一天会变得人老珠黄,到那时会怎么样?谁也无法预料。

    夜幕降临,车窗外星空灿烂,明月普照。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车子距离县城也是越来越近了。正当这时,我的手机也响起了短信铃声。拿出它后我看了一眼短信,上面这样写着:「别忘了在宁州还有一个疼你怜你的燕儿。」

    这条短信是范金燕发来的。我扬了扬眉毛,手指随即快速地在手机键盘敲打着:「嗯,愿你生活如意。我也会想你的。」

    「谁这么晚还发短信给你啊?」

    就在我回复完范金燕的短信,将手机塞回口袋之时。我妈便如此出口问道。「哦,是我同学。」

    听她发问,我连忙回答。见我这般答复,她也就不再追问,继续小心地驾驶起车子来。我也靠在车座上暗自惴想着,人生果真奇妙,将两个年龄,生活阅历,家世背景完全不同的男女牵扯在一起,因性生怜,因怜生爱。看来感情这东西真是没什么道理可言,它只存于我们彼此地心中,各自体验,各自取舍。但她会是下一个我妈吗?我会是下一个小夏吗?我觉得这就要交给上天来回答了————三天后,下午放学我还是请假回了家,以便帮我妈打扫她新租的房子。这几天来我均是如此,晚上就在家陪着我妈聊天看电视。慢慢地她的气色比那天我在宁州见她的时候好了不少。昨晚我俩还去看了房子。那房子离我家很近,在同一个小区。而且非常凑巧的是这房子楼下住的就是我的好朋友海建一家。所以当今晚我们母子打扫的时候海建也上来帮忙了。胖乎乎的他干起活来到是很卖力气,见此我也时不时的逗他两句。他脾气很好,非但不生气,甚至还自己调侃自己心宽体胖脸皮厚,不怕人笑话。这下子连我妈都乐得「咯咯」直笑了。

    干完活,满头大汗的三人大致地清洗了一下,然后就由我妈带领去了小区外的一家餐厅吃饭。用完晚餐,海建先向我们告辞回家。我们母子则在小区里悠闲地散起步来。我也是很久没在自己家的小区里闲逛了,走在这熟悉地小路上,看着周围来来去去,或认识,或陌生的街坊邻居。都给我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以至于原本就缓慢地脚步此刻更是如同蜗行牛步一般。

    「怎么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这时行走在我身边的我妈也发现了我的异常,随即这样问道。听她发问,我立即正了正身子,摇头答道:「没什么。」

    此话刚落,我又指着天空跟她没话找话道:「妈,你看,今晚天上无云,明天肯定会是个艳阳天。」

    「嗯」她微微点头应和,接着近乎喃喃地自语道:「很久没在这里散步了啊。」

    「妈,我回去做功课了。你也回去早点休息吧!」

    又逛了几个来回后,我站她租的房子楼下对她如此讲道。一旁的她听了也点头答应,接着脸上还荡漾着甜美地笑容跟我说道:「好的,回学校去要好好念书。还有别忘了星期五放学的话到妈这儿来,妈给你做好吃的。」

    「我知道了。先走了啊!晚安!」

    说完这话的我望着她进了楼道之后刚要转身,忽然楼上一扇窗户里的一道熟悉地身影从我眼前一晃而过。「那不是海建吗?」

    我对此有些纳闷,但是也没想太多。随即迈步走向自己家的那幢楼。

    躺在自己床上的我边听cD机播放的音乐边抽着香烟。回首往事,不由地有所感怀。距离我发现我妈出轨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了。她与爸爸离婚也快过去整一个年头。经历了那么多事,观察了那么多人的我也逐渐蜕去了青涩,开始学会独立思考问题。出轨?干柴和烈火的两两相望就是伟大的爱情,偶尔苟合还有一时篝火之温暖,一旦长相厮守不免会落个焦炙冷炭的下场。以爱情为名义出轨的男女深谙此道,很少会走进婚姻的围城,他们比谁都了解婚姻。所以他们会以胆小或优柔为托词,良心和责任为光环,耳鬓厮磨之余,把这段露水情缘意淫成一段伟大的爱情而唏嘘不已。但很可惜的是我妈终究跳出了这婚姻的围城,最后为此得到了她应有的惩罚。好在她及时的幡然悔悟,没有愈陷愈深。但这一切能够保持多久?谁也不知道。

    理智上的我心里十分清楚,自己是不能对我妈有任何非分之想的,因为失去她的痛苦是我无法忍受的,所以我必须尽量克制自己的欲望,不让自己做出破坏我们母子关系的事情来。而另一方面,我始终将我妈视为天下间最完美的女性,在精神世界里她就是我的女神,我也绝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玷污她的想法。然而,恰恰是这位我心目中的女神却在这真实的世界中做出过那些极其放荡淫乱地丑事。

    而且这些事都无一例外地被我听到,看到过。作为一个正常的,已经历过性爱的男人,如此的刺激与打击这么不会让我心生乱像?在这几种相互矛盾,反复纠结的心态中挣扎了这么多时间的我,已经感到筋疲力尽了。现在能有这么段缓冲的日子,我是相当高兴的。但以后————一首轻盈悠扬地小夜曲即将进入尾声。

    隐有睡意的我于是掐灭烟头,翻身而卧。同时闻着房间里淡淡地烟草味,无声地自语道:「明天,又会是怎样?」

    '第1部完'

    后记:这是本人第一次写小说。文笔不足,请各位读者大大们多多谅解。第二部近期会继续跟贴发出,希望读者大大们继续关注。

    关于第2部的内容,现在只能说故事的男主人公会发生变化,女主人公则不变。其它的就敬请等待。谢谢!

    第二部

    第o1章

    「啊——K莫机——咿——咿——K莫机——啊——依库——依库呦!」

    套在耳上的耳机里此时传来声声不知所谓,但非常诱人心魄的女优呻吟。电脑上正播放着日本色情AV。坐在屏幕前的我目光炙热,紧紧盯着里面男女性交的淫艳场景。下身同时也赤裸着,右手则拼命地撸弄着自己的那根长度虽短但体积粗壮的阴茎。没过多久,敏感的龟头上传来了一阵强烈的快感。我的喘息声随即也开始加重,爆发的那一霎那,乳白色的精液就如同离弦之箭一样骤然喷射。

    很快,电脑桌下的地板上,我的右手上都沾满了那些还热乎乎的白色黏稠物。狭小的屋内的空气中似乎也透出一丝腥臭,顿时将其弥漫开来。

    「呼」,过了半晌,因为手淫而累得浑身酸软的我长吁了一声后瘫坐在椅子上。电脑屏幕上的色情AV此刻还在播放,但我已无心去看。只是闭着双眼,体会着射精后所带来的强烈眩晕感以及大脑皮层里产生的那一点空虚感。与此同时,脑海中也慢慢浮现出一位成熟妩媚,高贵典雅的美妇形象。恍惚之间,印象当中的那位美妇似乎和还在播放的色情AV里那个娇吟浪喘,乳摇臀荡的日本女优渐渐重合————就在我心神摇曳,魂牵梦萦之际。放在电脑桌边的手机响起了短信铃声。我不得不结束臆想,探起身用没沾上精液的左手拿起手机翻看短信。短信息是我母亲发来的,她通知我今天晚上她和父亲都要在厂里加班,晚饭让我自己解决。看完并回复过去以后,早已习惯他们如此的我便将手机往旁边的床上一扔,接着就开始清理起自己手上和地板上残留的精液。

    哦,忘了自我介绍。本人名叫柳海建,是县里职业学校高职班的学生。父母都在县里的一家塑料零配件加工厂工作。我这人,重小性格就很内向腼腆,不善言谈,所以经常受到别人的欺负。这么多年,从小学,初中,职校一路读下来,所有我认识的同学里只有一个人跟我关系很近,而且从来都不欺负我。他就是何军,一个小时候比我聪明,长大后更比我帅气的阳光男孩。

    对于他这人,如果是以前的话我会发自内心地羡慕。人长得帅就不用说了,学习也非常好。我和他从小学到初中一直就是同班同学。他每次测验考试都能在班里排到前五名。中考的时候更是顺风顺水的考入了高中。可我呢?因为差了十几分的关系而名落孙山,最后只能跑到这上不上,下不下的职业学校念书。除了学习以外,其它的东西我也比他不过。像什么打弹珠啊,玩纸牌啊,街机游戏啊,台球啊之类的玩意我通通甘拜下风。我俩同班同学的那九年里,因为都住在同一小区的关系,所以几乎每天两人都是一起上学,一起放学。而且他接受新鲜事物起来比我快。电脑游戏是他教会我的,第一次上网吧是他带我去的。那些什么《红色警戒》、《帝国时代》、《仙剑奇侠传》、《轩辕剑》、《石器时代》、《金庸群侠传》、《传奇》之类的电脑单机游戏或网络游戏全都是他先学会,再教我怎么玩的。

    但这些还不是我羡慕他的全部原由。最主要的,也可以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那位美貌无比的母亲——沈绣琴。以前,特别是上小学的那段时间,因为我父母工作太忙的关系我经常没地方吃晚饭。到了那时每次都是何军带我回他们家吃饭。他的妈妈待人非常和蔼可亲,饭菜也烧得十分美味可口。每次我在他家吃饭的时候都会表现得如同饕餮一样大肆扫荡菜肴,何军的那位生性平和,温文尔雅的父亲以及沈阿姨见了也不会因为我吃相难看而藐视我,阿姨甚至还会给我不停地添饭夹菜。有时我吃的太猛噎住了,阿姨还会像母亲一样温柔地给我端水顺气。那时候的她在我眼里美得就像天上的仙女一样,和她说不上两句话我就会脸红。

    那么多年过去了,沈阿姨在我心目中一直还是最完美地女性。随着我生理上的发育,这种隐隐约约的爱恋之情转变成了我心中的欲望之源。不知不觉我学会了手淫,而且每次手淫的时候我心里的性幻想对象都是沈阿姨。她精秀绝伦地脸蛋,丰腴有致地身材,修长白皙的美腿。总知她身上的一切,都能诱发我的阴茎飞快地勃起,接着更加迅猛地喷射。

    早两年前,那时我要是做完这种龌龊事,内心总会有一些亵渎女神的罪恶感。

    可如今,这罪恶感早已飘荡得无影无踪。有时我甚至会产生一种跃跃欲试,想一亲她芳泽地想法。因为时代在变,人也在变。我除了身材还是不高,人也逐渐长胖之外,其他早已变得和当年全然不同了。读职校以来,我们这些全无高考压力的人完全放松了心神。再加上这种学校的学习氛围本就不怎么好,我也就和大家一起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在学校里瞎混。什么泡吧,打架,赌博我都参与过。慢慢地,对于别人的取笑,调侃,甚至是欺侮我也可以全不在意,全当耳旁风吹过了事。因为我明白,大家都是被挤下高考这根独木桥的失意人,谁又会比谁高贵?

    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我变了,何军一家在这两年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沈阿姨,这位曾经在我心目中最美丽,最温柔的女人竟然抛弃了家庭,红杏出墙,投入了一位据说比她小十多岁的男人怀抱之中。何叔叔也因此含恨离开,去了外地工作。当时我从我父母的闲聊中得知这消息的时候,一连难过的好几天,还逃课在网吧里疯狂地上网。想借此忘掉这个惊人的消息。我不敢打电话给何军,因为我非常清楚这样的打击他也无法承受。再者说初中毕业后我们各自上了不同的学校,平常的联系也不那么紧密了。这时候贸然的去问他这么耻辱的事情肯定会遭到他的斥骂。

    后来果然如我所料,那次举行全国高考前夕好不容易碰到他,我装着胆问他有关于沈阿姨的事时,他的脸色就立刻变得不好看了。见他这样,我也就不再问下去了。毕竟他是我从小到大最要好的朋友。看着他郁郁寡欢的神色,我心里也不怎么好受。

    但过了一段时间,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我知道了一件让我更加震惊的事情。

    那是盛夏的一个夜晚,当时我和一起去网吧玩网络游戏的同学告别,正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过一家夏天专门经营夜宵冷饮的小吃店时,腹中有些饥饿的我便走进了小吃店。点了一盘凉面和一杯西瓜刨冰后就《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