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28 部分阅读
    失落归失落,但和她单独在一起的日子总是让我感觉非常开心。不知怎么的,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沈阿姨好象越来越习惯跟我亲热做爱。所以白天的时候,我只是她的临时小雇员,为她帮忙打杂;但到了夜晚,只要是我俩独处,我就会跟她亲热做爱。不管是她在家里煮饭烧菜,或是干其它家务,都可以亲热。不过也并不是单是我在她身上发泄性欲,有时候她也会因为我的亲吻及抚摸而达到高潮。阿姨很喜欢我亲吻她的乳房,抚摸她的下体。她的下体很容易湿,有时连摸都还没摸,只是亲吻而已都会湿。

    偶尔,她也会用她那娇艳欲滴的朱唇给我口交。记得第一次口交,那是在一个星期六的晚上。那晚我们一直不断亲热做爱,我射了好几次精,她也来了无数次高潮。最后一次我硬了好久就是射不出来,无论我怎样换姿势插弄,就是出不来。最后我要求她帮我口交,本来还以为她不会同意。谁知她一点也没有犹豫,立即伏下身子,张口就把阴茎含了进去,轻轻吸吮起来。这一下子就让我马上感觉从头爽到了脚。说实话,她的口交技术真得是很棒,那丁香小舌灵活地如同青蛇一般,时而顶触,时而扫动,不一会的功夫就把我这根长度一般,直径却很粗壮的阴茎吸吮得油光四溢,铮铮发亮。「嘶嘶」喘着凉气的我也忍不住的扶住她的脑袋,开始一进一出的开始在她的朱唇中抽送。她非常配合地尽量张大唇瓣,以便于我的抽送。很快,我就射精了,全射在了她的嘴中,她也没吐出来,全吞了下去,然后又用她自己的舌头清理了一下残留在龟头上的精液。她的这些举动让我十分感动,也不顾她朱唇还没有漱洗,随即便跟她吻到了一起。

    随着做爱次数的日积月累,我的性爱技术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这些日子里,我俩一个晚上做爱次数的最高记录是六次。那次事后她整个人软绵绵的动也不动,摇她叫她都没反应,当时把我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她怎么了。直到半小时后她才有些力气说话,说她自己动不了了,让她睡一下。这让我禁不住的为自己而感到骄傲。

    我这人心里有点虐待狂的倾向,因为我非常喜欢把她干到披头散发,满床打滚,然后开口求饶。用背插式时我就从后面扯着她的头发,有时喜欢要她跪着帮我口交,然后我从床边大衣柜上的镜子里看我的阴茎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的样子。

    时间长了,我逐渐发觉到她的性欲其实也非常旺盛。有时候更会色色的,性起的时候就会挑逗我,尤其喜欢我舔吸她的乳头。有时两人晚上在她家看电视时,她便会冷不防的解开上衣扣子及胸罩,挺着丰满的乳房就往我嘴巴里塞。她也很喜欢接吻,任何场合跟时间只要是两人独处,想到就来个长吻。她的舌头很灵活,总是钻进我嘴里来回纠缠,尽力吸吮。

    这种极为快乐的生活使我每天都处在一种亢奋地状态当中。为她办每件事情都是尽心竭力,从不推委。但有一点,我始终存有疑虑。那就是今后如果让何军知道了我和她母亲偷情的话该如何办。关于这点,我和阿姨彼此都十分默契地保持着沉默,谁也不会傻乎乎地去提及。平时在店里或者在她家,只要何军在,我便不会做太过分的事情,对她也是客气恭敬。她则跟我一样,不对我流露出丝毫的异样之情。因为在内心里,我俩都明白,一旦东窗事发,这后果————时光如水,岁月如梭。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五月底。再过一个多星期,何军即将面临他人生当中的极为重要的关口——高考。几天前,他们这批要参加高考的人开始回家备考。因为阿姨担心他自己单独在家没有人给他烧饭,于是就叫他住到了她那儿。这样一来,我便不能在晚上的时候总是待在她家中了。为此我也在她面前稍稍抱怨了几句,但她的态度十分坚决,表示这是何军非常重要的人生阶段,做为母亲的她不能马虎了事。同时她也希望我能够谅解。经过她的一番解释以及劝慰,我也就同意了她。

    于是这几天以来,我除了白天在店里可以见到她,一到临近夜晚的时候,她就会早早关门结业,回家给何军煮饭烧菜。每当这时,我心里便会涌出一丝淡淡地嫉妒。但转念一想,我又释然了。毕竟何军才是她的儿子。而我呢,说好听点是她的小情人,要难听点的话就是奸夫,还是一个除了年轻以外,其它一无是处的奸夫。

    因为近期不能总待在她家,我晚上只有孤零零的在自己家上网,玩电脑游戏,或看色情片。几天没跟她做爱,按捺不住心中欲火的我便总是以手淫来发泄。只有这样,我才能安静地入睡。但今天晚上,当我又一边看电脑里存储的色情片一边手淫的时候,屋子外却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我听到后赶紧把影片关掉,穿好了裤子,出房间把外门打开一看。只见穿了件胸前印有英文字母的无袖T恤衫和一条灰色的裙子以及拖鞋的她,站在门口笑吟吟地望着我,手里还端着盆冒着热气地油煎饺子。

    「还没吃饭吧?阿姨给你做了点这东西。来,趁热吃吧!」

    等她进了门,把手里的盆子放到我家客厅的餐桌上后便这样和我说道。我则关上外门,往回走的同时问她:「阿军呢?在楼上?」

    「到他班主任家去了,说是有题目不懂。」

    她边回答边进了我家厨房,没一会儿又跟我说道:「这么干吃饺子也没啥味道,我给你弄个汤吧。家里还有榨菜和鸡蛋吗?」

    「在碗柜里面。」

    我回答后也走进厨房,在她身后站了一会儿,她那依然纤细地腰肢上此时已系上了一条我妈妈烧饭时常系的碎花围裙,看起来特别惹人心动。看着她身后明显隆起的翘臀,想到她被我压在身下摆出狗趴式姿势给我操干的情景。顿时,我刚才已软下去的阴茎便又开始充血勃起了。

    我轻轻靠上去,从背后搂着她的纤腰,当手碰到她的时候,她明显震了一下,但她没有表示任何反对。见此,我就把自己已经有点涨大的阴茎贴进她的臀沟,并轻微的摩擦。她则若如其事地忙着做汤,并没有对我的举动有任何表示。

    贴了一会儿后,我蹲了下来,伸手把她的裙子往上翻起,让其饱满的臀部裸露在空气之中。而我则贴到包裹着她翘臀的白色内裤上,闻了一下,接着我又在内裤边上舔了舔她的臀肉,然后我试探性地往下拉着她的内裤。「别闹。」

    她轻轻地说着,同时用手下意思挡了一下,而我却对她小声说:「给我看看。」

    听到话以后她就把手缩回去了,我便一下子把内裤猛地拉到她的膝盖处,从后面看,她紧闭的腿缝里半隐半现地露出蜜穴来,阴唇紧紧地闭合在一起,看起来像绚彩斑斓地蝴蝶一样,整个外阴看起来很丰腴,上面还留有几根黑色的毛发,相当迷人。我不禁咽了口口水。

    她的内裤很快被我脱到了她的脚踝那儿,而她这时仍保持站立姿势,我无法再往下脱,正当我着急时,她突然抬了一下右脚,我很高兴地为她脱掉了拖鞋,把内裤从右腿褪了下来。然后又帮她把拖鞋重新穿上,这样她的内裤就挂在左脚的脚踝上了。

    接着我双手上移,把她的裙子掀到腰上,又用手在她的大腿内侧轻轻碰了几下,她也顺从地分开了大腿,然后我把双手扶在她的盆骨两侧,把她的身体微微向后拖了一下,我抬起头,凑到她大腿根处闻了闻阴部的味道,有股清洗剂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味,相当好闻,看上去她刚才应该洗过澡。

    「看来她也很饥渴啊!也是,好些天都没有被我滋润,当然趁儿子不在来找我了。」

    心中如此暗想的我无声地笑了笑,接着左手继续扶着她的腰肢,右手缩回来,伸出二指,开始前前后后蹭她的蜜穴,很快她的蜜穴明显充血张开,我感到手指上有点滑腻的液体后,我就小心地把一根中指探入她的蜜穴,而她的蜜穴裹得我的手指紧紧的,感觉里有湿湿热热的。我先是浅浅地抽插,很快淫水变多起来,两瓣阴唇也开始微微地一张一合起来,我的中指越插越深,直至整根手指插入,接着我又把食指也插了进去,两根手指一起抽插着蜜穴。这时候她给锅里加上水,盖上锅盖,把双手按在灶台上,上身向前趴着,偶尔才直起腰看一下锅里。

    我的手指抽插得越来越快,只听到她体内已经有「咕唧咕唧」的水声传出来了,我一边插,一边旋动手指。终于,她忍不住发出「嗯」的一声颤音,我在她身下,看不见她此刻的脸色,有点遗憾。终于,手指插累了之后我将它们拔了出来,把两根手指上粘满的淫液全部抹在她的大腿内侧和臀瓣上。这时,她把我推开了一下,去拿了个大海碗,把锅里的汤给盛了起来。

    我看她忙好了以后,就紧贴住她的后背,轻轻啃着香肩。同时我在她背后悄悄拉开了拉链,把鸡巴掏了出来,又撩起她的裙子,把她的翘臀往后引了一下,左手按着她的腰肢,右手举起阴茎,抵在黏滑的蜜穴口上,顿了一下后,猛得一刺,阴茎「噗哧」一声顺利地整根滑入了蜜穴。我登时感觉到她湿热的蜜穴紧紧地包着我的阴茎,无比地刺激和舒服。

    她一下子没压抑住,喉咙里挤出了「啊」的一声娇呼。我再看她这时候呼吸开始变得沉重,脖子往后仰了起来,嘴也半张着。于是我忍不住的一手揪住她的长发,一手扭过她的脸颊,让她娇艳的双唇对着我,一口含住,大力吸吮她的朱唇。这次她没有任何抗拒,将其性感的舌头让我随意挑逗,吸吮,和我交换着唾液。而这个姿势下,我只能轻微的操干她的蜜穴,但是由于有口舌的刺激,感觉还是很强烈。

    经过一个长吻,我不得不放开她的朱唇,转而专心地捧住她圆润的臀部,开始大力地操干。而她则两手扒在灶台上,高高撅起翘臀以此方便我的插弄。不仅如此,在承受着我冲击的同时,她还一边娇喘一边嗔道:「坏——坏东西——我——我给你送吃的来——你——你却这样对我——啊——慢一点!」

    「呼——呼——阿姨——谁叫你这几天不满足我——我——我憋的难受——我——我现在脑子里就想着操你。」

    嘴里说话的我下身丝毫不停,阴茎一下一下的朝她的蜜穴里深入。这样插了百十下之后,我拔出了在她蜜穴里驰骋的阴茎,然后拥着她走到客厅。让她跪趴在沙发上,我再挺着阴茎从后面插入。这种性交的姿势是我的最爱,而我也像发了疯一样,不停地卖力地抽插操干她已经淫液四溢的蜜穴。我俩的下半身不停地碰撞,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她也开始从嗓子里挤出「嗯——嗯——嗯」的呓语声。

    大概是因为阴茎刚才有过一次疲软,此刻虽然感到刺激,但我还是没有要射出的欲望,我有点急躁起来,开始拼命的冲撞,她的翘臀也开始前后耸动,一颠一颠的,迎合着我的冲撞。我一边操干,一边盯着那浑圆光滑的翘臀,看着冲撞产生的臀波,突然自感有一种粉碎一切的欲望。于是我高高扬起右手狠狠朝她雪白的臀部打了两巴掌,两个红色的掌印慢慢显了出来,她只是压抑得「啊啊」了两声,并没有任何反对的表示。

    我停止拍打,抓住一只臀瓣开始变着花样轻抚、缓揉、力捏、向外剥开、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同时,我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把她还系在腰上的围裙解开。接着我把她的T恤衫往上推,直到推过乳房,她的T恤里面竟然没有穿胸罩,两颗丰满圆硕的乳房顿时就跳了出来,随着我大力的操干,乳房不停地晃动。

    这样我猛干了大概两分钟后,猛然把阴茎再次从她的蜜穴里拔出,几滴淫水随之溅了出来。让她又不禁「啊」的娇吟了一声。我在她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把她从沙发上拉了起来,蹲下身,抱着她进了我的房间后将其按倒在床上。

    此刻,在我的床上,她赤裸着双乳和蜜穴躺在那,双脚大张,等着被我再次插入。而我则飞快地扑到她的身上,准确地把阴茎重新塞回蜜穴,接着一口吮住她的朱唇,一只手按住她的后颈,另一只手用力的抓揉着乳房,下面也加快了频率,湿热的蜜穴紧包着我的阴茎。她的双手此刻无意识地按在我胸口,双腿勾着我的腰。我疯狂的抽插,看着她的乳房不断的摇摆,感觉就像在天上。

    终于,她的翘臀也开始扭动了。由于操干得太猛,有几次我的阴茎不小心从蜜穴里滑了出来,她也会主动帮我握住,帮我对准她的蜜穴口。手上不断帮忙的她此时也一副面色潮红,头发披散,眼睛半开半闭的淫浪模样。迷人的媚态更是火上浇油,这样的她使我愈发的狂乱起来。

    二十几分钟后,我终于感到龟头传来阵阵酥麻,我知道自己快射了,憋足气,又狠狠地插了她的蜜穴七八下,然后死命得往前顶紧蜜穴,龟头传来一阵强烈的脉动,精液一波一波猛烈得喷射出来,打在她的蜜穴深处。她这时也紧紧地抱住我,双腿勾紧我的腰,感受着精液在她的身体里的肆虐和冲击。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她长长得舒出了一口气。而我则趴在她的身上,不想再动了,留在她体内的阴茎还在一跳一跳的,享受着射精高潮的余韵————

    第o6章

    六月七日,天气多云转晴,温度摄氏十八到二十四度。

    「谢谢惠顾,请下次再来!」

    讲着客气话,送走一位为自己儿子买童装的女客人之后,我便坐回了收银台旁的凳子上休息。今天是全国高考的第一天,沈阿姨此时和大多数考生的父母一样,正在考试点外等着何军结束考试。而小娜这两天因为生病,所以也不能到店里来上班。于是我当仁不让的成了这家名为「大眼睛」童装专卖连锁店的唯一店员。

    「高考啊!过去的鲤鱼跳龙门,没过的涕泪湿衣襟。真不知何军他最后考到哪儿。」

    做如此感想的我也为他暗暗捏了把汗。记得距离高考前两天时他跟我说过,他其实对这次考试并无太大的把握,能上本科线他就很满意了。而我则鼓励他不要抱有这样的想法,就算为了他的母亲也要尽量考出好成绩,争取上重点大学。

    「谢谢,海建。但我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如果是以前,我对考上重点大学还抱有极大的信心。可如今,你不知道这一年多来我到底经过了怎样的心理历程。怎么说呢,呵呵,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是小丑,手里在玩弄着六个圆球,分别是学习、工作、家庭、健康、朋友、灵魂。这六个球只有一个是用橡胶做的,掉下去会弹起来,那就是工作。另外五个都是用玻璃做的,掉了,就碎了————」

    这是他当时对我所说的原话。其实我看的出来,自从他父母离婚后,他改变了许多。以前那个阳光真诚,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傲气的何军已经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眉宇间总是充斥着一种挥之不去的阴郁,讲话时而深奥,时而无厘头的他。而且他的烟瘾也越来越大,只要沈阿姨不在我俩眼前的时候,他指间冒着火星的香烟就不会断。我十分希望他能把心里的苦恼倾吐出来,但同时,我也明白,他要是都述说出来给我听的话,我便也会有烦恼的。因为我肯定,他的烦事绝对和沈阿姨——他的母亲有关。

    「嗨,算了。我还不知道自己以后怎么办呢!操心操心自己吧!」

    这样想之后,我从口袋里掏出了盒红双喜牌香烟以及打火机,点上一根后便开始默默地坐在凳子上抽着。跟何军不同,我在职业学校读的是五年制高职财会专业。毕业后也算能拿到大专文凭。但这样的文凭能找到什么好工作?现在就连本科生毕业后如果没有关系,也是找不到称心如意地好工作的。未来,真是一个既让我向往又让我害怕的词汇————两天的高考一晃而过。八号的晚上,沈阿姨在家烧了满满一大桌子的菜肴,还开了瓶从超市买回来的红酒。以此来慰劳结束考试的何军以及这两天独自在童装店劳心劳力的我。等我从店里赶到她家的时候,他们母子早已是坐在餐桌边等着我了。

    「来,海建,快坐下吃饭吧!我们都等急了呢!」

    见我进来后,何军连忙招呼着我道。我冲他点点头,目光又瞥向了正对我微笑的沈阿姨。在自己家里的她只穿着一件白色针织背心,没有带胸罩,那对乳房在胸前饱满的挺立着,下身穿了一条淡黄色的花边裙子,裙下一截粉白的小腿笔直浑圆,娇俏的脚丫上则套着双黑色的拖鞋。这副模样实是太让我心动了。但何军在一旁,我也不好太过随便。

    于是就坐到了餐桌前,拿起筷子准备开吃。

    「大家端起酒杯。」

    这时候沈阿姨单手拿着自己面前的杯子跟我以及何军说道。见我俩跟着她举杯后,她继续道:「今天高考结束了。不管小军最终考出什么样的成绩,我还是要恭喜他顺利完成考试。同时,也预祝他今后能在大学里一帆风顺。」

    「还不一定呢!妈。」

    只听阿姨的话音刚落,何军便这样讲道。阿姨听了,便笑着对他讲道:「我相信你,小军。你肯定会考出好成绩的。」

    这话说完,她便转眼,柔情似水地向我看来。见我脸色有些发窘后她嫣然一笑,接着就道:「当然,海建这段时间也是有功劳的。没有你帮我管店,我就不能专心地照顾小军了。真是谢谢你了!」

    「嘿嘿,应该的,应该的。」

    我不知道说点什么,只能这样客气道。「好了,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大家干杯!」

    在我说完之后,她一边说一边把杯子举到桌子中间。我跟何军见状也拿着装有红酒的杯子向前伸去。「叮」的一声,三个杯子便碰在了一起。

    这顿晚餐,我们三人吃的十分开心。阿姨她烹饪出来的美味佳肴刺激着我的舌苔和胃蕾,使原本就饿了的我吃的更加酣畅淋漓。相反的是,何军菜没见得怎么吃,红酒到是喝了不少。似乎想释放一下这半年来因为准备高考而带给他的沉重压力。不仅如此,吃饭喝酒时的他话也挺多的。例如他班里的某位同学因为考前没怎么用心复习,结果数学考之后在考点外嚎啕大哭;又例如很多他的同学在下午刚结束全部考试后就迫不及待地将自己手里的复习资料给放火烧掉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从他话中的字里行间,我都能听出一股无法克制的,对于高考极度痛恨的怨懑之情。阿姨对他的这种情绪很是理解,并没阻止他的唠唠叨叨,只是静静地听着。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吃饱了,而何军也喝的酩酊大醉,正躺在卧室的床上沉沉酣睡。沈阿姨见此,便开始收拾起桌子上的碗筷。我看着她在我旁边忙前忙后,就问她:「需要我帮忙吗?」

    她温柔地看了我一眼后就讲道:「不用了,你回去休息吧。这两天好好歇歇,店里的事情阿姨自己会去的。」

    此刻的她因为是喝了红酒的缘故,娇美的容颜显得格外红润,双眸也是水汪汪的一片。

    我看着她薄薄的针织背心下挺立的丰乳,阴茎很快挺立了起来,心里就好象一团火在燃烧。于是,色胆包天的我起身来到她身边,指着自己隆起的裤裆轻声说道:「阿姨,我们好几天没,没那个了。趁阿军睡着了,要不我们——」

    「坏孩子!你要死啊!小军醒了咋办?」

    低声娇嗔的她眼波流转,瞧了眼我的裤裆后,脸色也随即变得更加红晕了。见此,我就放肆的拉下了裤链,掏出已经发涨的阴茎,然后将她的手拉过来,放在阴茎上轻轻地给我套弄。并继续轻声对她说着:「阿姨,我真的很想,不信你看呐!它是不是很硬了?」

    此刻的她一边用手套弄着我的阴茎一边看着它,眼睛里露出了一丝情欲的光芒。我发现后心中顿时一喜,但问她的话却是:「你是不是觉得我的东西有点小?」

    她也发觉自己有些失态,迟疑了一下才说:「不会,相当大了,特别是前面,像,嗯,像个小拳头似的。」

    我听后咧开嘴,无声的笑了下后便眼珠一转,接着问道:「那现在去我家,好吗?」

    只见她幽怨地看了我一眼后就轻轻地打了我一下,然后才道:「你真坏!不要再问了。」

    话说完,她就把握在自己手中的阴茎塞回了我的裤子。接着走到卧室,瞧了眼正睡的鼾声大作的何军之后,便拿了钥匙,跟着早已经火烧火燎的我一同出门去了我家————在我自己卧室的单人床上,此刻,沈阿姨她褪掉了花边裙,仰躺着,并且声音柔媚地提醒着我:「你要快点,我担心万一小军醒了——」

    「嗯」我应了声后便飞速地脱掉了衣服,一下子扑到了她身上,嘴唇早就找到了她艳丽的朱唇,拼命地吻起来。她很陶醉于我这种近乎粗野的索吻方式,我一找到她的香舌,她就浑身瘫软,两手紧紧地抱着我的背部,两条腿也开始不由自主地勾起缠到我的腰间。我们象恋人一般吻了一会儿,她的双眼雾气朦胧,目光开始迷离起来。

    这时候我问道:「阿姨,今天我们换一个花样好吗?」

    她听了后就看着我,嘴里好奇道:「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今天随你,不过要快一点。」

    看来她还是有点担心楼上的何军。不过我并不在意,嘴上继续挑逗着她:「阿姨,你要教我,我可不太会啊。」

    「呵呵」她在我身下娇躯乱颤,哭笑不得的道:「你还不会,我都快被你,呃,被你——」

    见她神情娇艳,但语焉不详的模样,我便追问道:「什么呀?」

    她声音低下去,直如蚊吟:「被你,被你迷住了。」

    听到她的回答,我十分高兴。也不再发问,从她身上起来后就站在床边的地板上,并叫她趴卧在床上,接着手握住自己的阴茎挺在她面前。她在见了我勃然耸立的阴茎挺在自己面前,脸上即刻浮起一层红霞。嘴里也羞涩地小声自言自语道:「好粗壮,好大。」

    我把她的头移到自己的阴茎边,呈亮的龟头正好对着她两片鲜红色的朱唇。

    她也知道我的用意,随即提起气闭上眼睛,接着张开双唇,伸出丁香小舌,利用舌尖轻触龟头敏感之处,舔了一会后,便张开双唇慢慢把我的整根阴茎含了进去。

    我的阴茎被两片湿润温暖的朱唇含住,顿时就使我感到无比的舒服,畅快。

    「哦!好舒服啊!你的舌头真灵活!」

    我一边享受着她的口舌服务一边出声说道。确实,沈阿姨吞吐起阴茎来相当有技术。只见她很有节奏的一吞一吐,每吞一下,舌头便很巧妙的在龟头上打了一圈,当吐出来的时候,却是用舌尖轻轻的顶送出来,两片朱唇更是轻扫阴茎上的每根神经线,每一下的力度,都运用得十分巧妙,不但令阴茎感到发痒发麻,也煽动着我内心的炽热的欲火。

    「唔——唔——嗯——嗯」她的口交技术真是炉火纯青,吞吐的同时还时不时发出一两声令人销魂夺魄呻吟声。「哦,太爽了!」

    我的阴茎被她两片湿唇含在嘴里,而硕大的龟头被她嘴里的舌尖不停的挑弄着,爽得我不由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慢慢地,我干脆仰躺在地板上,而她的头和身子也开始随着慢慢移动,下了床,跪趴在了我身下。突然,她伸手拉下了自己的内裤,将两条修长的大腿分开,把肥白圆硕的臀部送到我的面前,她这个淫荡举动简直出人意料。

    此刻,呈在我眼前是一个多毛的湿润的阴户和浑圆雪白的翘臀,我当然明白她想要什么,于是,双手捧起她的臀部,将舌头钻进她毛茸茸的私处之中。顷刻间,她开始「啊啊」呻吟着,阴户只被我的舌头挑了几下,淫液琼浆便肆?《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