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38 部分阅读
    QQ一登陆,我便发现了海建此时也还在线上。可我的QQ头像一显示,那家伙立马隐身了。「操!这小子!不会是在和我妈聊天吧?」

    嘴里大口嚼面的我这么想着,空出来的左手也没闲着,「噼里啪啦」地敲出了一行字:「你小子看到我就下,不够哥们呦!」

    等了几分钟都不见他有任何反应,我也只好作罢了。飞快地把面消灭,拖动鼠标翻找其他还在线上的朋友。身旁,那些午夜的游民们还在大呼小叫的在网络的世界中沉迷,无法自拔————自从我妈来到东州后,除了上班以及跟一些新结识的女同事逛街做美容外,就没什么其它的业余活动。所以空余出来的时间她也学着别人在QQ上聊天。她QQ号码还是以前我为她申请的。刚开始的时候我没太留意,直到前些天发现了她与海建的不伦关系后,我才有些恍然:上QQ纯粹是为了和他方便联系嘛!

    我一边暗自揣测,一边顺手点开了列表上我妈的QQ空间。系统显示空间是加密的,连续试了几个密码,都没有成功。

    气馁之下,我放弃了。转而打开了海建的QQ空间。谁知道他也将空间加了密。这下我的好奇心就更加浓烈了,打定了主意要将他的密码给解开。

    一次,不成功;二次,失败;三次,还是失败;四次,五次,六次————「会是拼音还是别的什么呢?」

    内心焦急地我这回却是始终没有停下,一面在键盘上敲打,一面在脑子里仔细寻找着线索。

    「阿姨啊阿姨,我是真的爱你呀——」

    倏地,我忆起那天夜里我妈离开宾馆之后海建所低声感叹的话语。

    「嗯,有可能是关于我妈的——」

    自觉柳暗花明的我抱着尝试的念头,在密码栏里输入了我妈的生日。

    「oK!成功了!」

    我暗暗地攥了攥拳,心下窃喜。接着便翻看起他的日志、个人档案、以及——「!」

    望着空间相册里的一张张照片,我愣住了。

    第一张照片:两人互相依偎,靠在床头。我妈发松鬓散,面容柔媚,脸带韵色,微微翘起的嘴角蕴涵着迷人的风情,被摄入相片中的上半身一丝不挂。那对挺拔丰满地豪乳傲然就立于胸前,一见之下,惹人无限遐想。单手紧搂我妈腰间的海建同样上体裸露,肥厚地肉身贴在我妈那白皙如玉的肌肤之上。相片中的他圆脸上还挂着颗颗晶莹地汗珠,笑的很是得意,仿佛在那一刻,他拥有了全世界。

    第二张照片:拍摄的地点变为了房间的落地窗前;穿着几乎透明的粟色薄纱、火红色胸罩和同色三角裤的我妈纤巧婀娜地矗立在那儿,一双藕臂向上扬起,捧举着自己的波浪长发;眼波如水,眉黛似画,丰满性感的身段在相片中展露无遗。

    第三张照片:床边的一侧,海建不见其人,只余下他那根虽短但粗壮地阴茎在相片里隐现;我妈则背对着他,微曲着双腿,跪在床侧,圆嫩滑翘地香臀高高耸起,光洁地脊背形成优美地曲线,纤手盈盈地握住他的阴茎,引导着它伸向她张开的臀部中央,以此来方便他的纵送。

    第四张:依旧浑身赤裸的我妈双膝着地,螓首昂扬,瞳目中带着那无法隐藏淫情荡意;丰润娇红地朱唇更是将海建的阴茎吞没而入。并且手抚其腰,秀面绯红,神色柔熙地为其品箫含玉。画面中那一双丰乳,蔚然相并,形成一抹能瞬间激起男人汹涌欲火的幽乳深沟。

    第五张:棕色的地毯上铺了条白色的大浴巾;我妈长发披散,双眸微闭,朱唇紧抿地仰躺在此,丰腴有致的上身胴体仍然裸露,下身却包裹着一条被撕扯得残缺不全的黑色连体透明裤袜。不仅如此,破损的裤袜裆部还形成了一个圆圆地豁口;海建的阴茎就以此为径,探寻着那幽深湿润地桃洞。同时,他的左手也正摸揉着那对丰乳的其中一个。

    第六张:这是一张我妈私处的特写,而且很明显是在欢爱过后拍摄的。双股间的神秘桃洞上,浓密乌亮,略微卷曲的阴毛泥泞湿滑;润泽而又暗红的阴唇处狼藉一片;花蕊般的阴道口更是涌出一股男人特有的、浓黄稠白的生命精华。

    第七张:特写重点放在了我妈柔嫩紧窄、褶皱密布地菊门之上。照片中,两根属于海建的手指并在一起,好似猛士用作斩将夺旗的神兵利器般叩关直入,侵犯着那片窄小的「私人领地」。

    第八张、第九张、第十张————浑身躁热的我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这一幅幅淫景艳照。照理说,看过我妈那么多次与别人颠鸾倒凤,其中甚至有当年小夏拍摄的性爱视频。像这种相片应该不会产生如此强烈地反应。可不要忘记,里面的另一主人公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看着这些,以及脑海中忆起的那天夜里被我撞破他俩奸情的一幕。强烈地心理刺激下,我的阴茎也渐渐地「抬头」了————「老妈呀老妈!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半晌之后,我才慢慢恢复了平静。

    关掉了海建的空间网页,望着列表上我妈那署名为「繁尘星雨」的灰暗QQ头像,喃喃低语。

    第o9章

    「桀桀桀!小子,又见面了。」

    混沌的空间,莫名的地界。那位屡次出现在我梦中的杀人凶手又一次来到了我面前不远处。操着他那低沉地嗓音,邪恶地冲我招呼道。

    我神色畏惧地望着他那模糊地身影,牙关发紧,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想说什么?」

    「桀桀,不要紧张。」

    他伸手摸着自己的下巴,语气深悠「你现在还有用,不到最后,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听了他的话,我长出了口气。稳住心神的同时又道:「你说的最后,是什么时候?还有,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小子,你有点儿健忘啊!」

    低沉地语调再度传来,凛然带有一丝阴狠「已经跟你讲过了,不记得了吗?嗯!」

    「到时候你就会明白的!」

    瞬间,上次跟他讲话时他所说的那句话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再联想到跟其有关的一个个噩梦,以及被他所杀害的男人跟女人。

    我禁不住哆嗦了一下,连话也不愿再说了。

    空气几乎凝固了。我看着他缓慢地盘坐在地上,双肘支在腿弯,两手交于胸前。那对会发出幽光的眼眸,就这么冰冷地和我对视。这种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眼神,除了此人,我重来都没有见过。害怕?不,此时的我已经感觉不到害怕。

    因为,他的目光似乎在告诉我:「你连害怕的资格也没有!」

    「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很多东西。」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开口了。

    「什,什么?」

    我已被这种气氛惊吓得头皮发麻,心下怔怔,就连回答也显得有些迟钝。

    「佛曰:『人生八大苦;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五阴盛。』《圣经》里则说世间有七种罪恶;饕餮、懒惰、贪婪、傲慢、淫欲、嫉妒、暴怒。我在你眼里所看到的,就是这些。」

    讲到这儿,他闭上了那双仿佛能刺穿我身体的清冷瞳眸,静静地继续盘坐。

    「是,是吗?」

    我嚅嗫道,声音低得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见。

    可他却好象可以听到似得,说话声再次响起「你恨你的母亲吗?」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迟疑了。他怎么知道我妈的?哦,对了,他的面容虽然无法辩清,但我曾经肯定过,他绝对是我认识的人。嗯,现在应该试探一下————想到此,我调整了下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组织着措辞,小心地说道:「我为什么要恨我的母亲呢?她十月怀胎,幸幸苦苦地把我生下,又养育了我这么多年。另外——」

    「这些就能成为她不守妇道,与自己儿子的同学淫乱的理由吗?」

    话还没说完,他的这句反诘就在我的耳畔,石破天惊地炸响。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停地眨动眼皮,心脏更是「砰砰」直跳。真的假的?

    他竟然也知道我妈和海建的关系?

    好象是为了验证我的怀疑一样。很快,他便给出了答案「你妈叫沈绣琴,是不是?她现在是不是表面上和你的继父过得很美满,但暗地里却和你的好友,那个叫柳海建通奸?」

    我无语了,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个带有神秘色彩的杀人恶魔竟会如此了解我妈的近况。

    「近况,近况——对了!」

    我的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随即,我便大声地对其嚷出了一个名字:「夏!天!洪!」

    面对我这突兀地叫嚷声,他无任何反应,甚至在我仔细地观察下,连身子都没有摇晃一下。

    「果然如无炎所讲的那样,这人真的是很冷静。」

    惴惴不安,心里直冒寒气的我此刻犹豫了。原本以为,他在听到这名字的情况下至少会有丁点的动静。可出乎我的意料,他这毫无反应的举止实在是令人费解。再如何讲?怎么问?

    「你真不是夏天洪?」

    好久,我才鼓起了余勇,硬着头皮再度问道。

    「小子,你的问题太多了!夏天洪?是谁?你的另一个好朋友吗?」

    他显然有些不耐烦我无休止的提问了,语气中透着阵阵让人感到森寒的气息,阴冷的眸子更是再度开阖,幽光连闪,仿佛就在提醒我:「别惹这家伙!他可杀过人!」

    又一次被其惊吓,噤若寒蝉的我只能继续保持沉默。但内心里,我却产生了一丝明悟。如果刚才他还是一言不发的话,我还不敢下判断。可如今他的这番表现————「桀桀桀!我明白你在想什么。不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不是你心中所想象的那个人。如果你还要再问的话——」

    就在我皱眉思索,略有所悟的时候,他的话音又起。同时,其人也慢慢地起身,飞快地消失在这混沌地空间。只余下那阴气十足,但也诡异无比的声音在四周回荡:「XXXXXXXXX,这是我的QQ号码。有空加我吧!桀桀桀——」

    是梦?又是梦!梦中的恶魔也有QQ号?世界真是奇妙,虚幻与现实交相辉映。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如何才能分辨哪处是真,哪处是假?

    ﹡﹡﹡﹡﹡﹡﹡﹡﹡﹡﹡﹡﹡﹡﹡﹡﹡﹡﹡﹡﹡﹡﹡「同学们,今天我主要讲的内容是关于汉代的辞赋。首先,要了解汉赋,我们势必要先讲一下赋的起源。赋,起源于战国,既是由楚辞衍化出来的,也继承了《诗经》讽刺的传统。关于诗和赋的区别,西晋时期的文学家陆机在《文赋》里曾说:『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宽敞而又明亮的阶梯礼堂内,一位年纪三十多岁,刚升职为讲师的男子正滔滔不绝、唾沫横飞地对台下一百多位学生论述着他所要教授的知识。当然,这百多位学子当中就包括我们寝室的四位。

    大二开学已有半个月,我们同室的四人每天上该上的课,吃该吃的饭,睡该睡的觉,一切都按部就班。除了「黄蜂」偶尔去泡泡同个专业的大一学妹,我周末跟理查德学英语外,剩下的空闲时间几乎就没有迈出过寝室一步。因为大二了,校方按照规章制度允许我们把电脑带到寝室。于是「黄蜂」跟「秀才」在开学的第一天下午就一同去市区的电脑商城,各自配了台组装电脑。

    至于无炎,那天去买电脑之前「黄蜂」就劝他一起去。说什么买三台就可以便宜多少之类的。但他对此毫不动心,十分直接而又淡然地拒绝了「黄蜂」的建议。我呢,则终于可以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光明正大地放在书桌上,免去了大一时每天偷偷摸摸、爬上爬下地藏匿电脑之苦了。

    不过最近的我不仅学习英语,每天清晨时跟无炎的训练也变得比以往要更加刻苦。这是我自己对无炎要求的,原因无二,那个冷血的杀人恶魔时常在梦中折磨着我,考验着我的神经。我再也不想出现面对他时所会产生的那种惶恐无措感了。下次?如果下次他还敢出现,我一定要留住他,问明心中所有的疑惑,哪怕是在梦中!

    这些想法我并没有告诉无炎。只是日复一日的随他悄悄离开学校,在附近的双龙山顶努力练拳。对着拳靶,对着树干,我一次次的出拳、踢腿、挥肘、提膝。拳肘肿胀,几近见血;膝腿酸麻,疼痛难当;便是这样也不能迫使我停止。仿佛只有这近乎于自虐似得练习,才能驱散我内心的软弱跟焦虑。

    无炎是个聪明人,他看出了我的异常。但他没有问什么,除开给了我一瓶药酒,并细致说明其用法之外,该怎么样还就怎么样。

    我俩现在可说是有了一定的默契。对于凶杀案的事情一直守口如瓶,没跟「黄蜂」以及「秀才」提及。可开学后没几天,那件凶杀案就通过各种各样地途径跟渠道在校园内流转了开来。年轻,充满好奇欲的大学生们怎会对这案子不感兴趣?一时间,仇杀说、情杀说、劫财杀人说、甚至江湖大侠为民除害说等奇谈怪论充斥于学生们的言谈当中。甚至在校园网的BBS上都有人在发贴讨论。其势看来,大有一发而不可收拾之态。

    整座学校都这样了,我们寝室当然也不会例外。身为寝室专职「包打听」的「黄蜂」很快便把杀人事件传到了我们的耳中,并大谈特谈。可他跟「秀才」怎么也不会想到,这间寝室里剩下的两人,便是当夜凶杀案的亲历者。

    还有,自从上回那杀人恶魔给了我他的QQ号以后。我便将其加进了自己的QQ里。那QQ号名为「刘休龙」,等级不高,只有一个太阳。除了这些,就无任何其它的资料了。而且此QQ从我加进它后也一直没上线。我几次试探着留言都毫无反馈,委实叫人气懑————「妈的,又干了件傻事!他会真把自己的QQ号给我吗?」

    此刻,本来就没多少心思听课的我一想到自己十分有可能被他耍弄。内心便更加地愤恨起那位神秘莫测、来去无踪的杀人恶魔。

    咬了咬牙,深吸了口气,让心情平和些后。我扭动脖颈,朝自己身边望去。

    一旁的「黄蜂」正低着脑袋,和什么人发着手机短信;他旁边的无炎虽然看起来正襟危坐、一脸认真;但熟悉他眼神的我知道,这时候他肯定是在神游物外。要说四人之中真花下功夫在听课的,也就是坐在最外侧的「秀才」了。

    「嘿嘿!痴人一个!」

    看着那小子极为正经的听课样子,我不禁在暗地里笑骂道。

    下课以后,我们四个起身离开礼堂,一边闲聊一边朝寝室楼走去。因为这堂课讲了汉赋,于是乎精擅与此道的「秀才」成了四人中话茬最多的。而且很快,这闲聊便成为了他个人的「脱口秀」。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

    这是他在大庭广众下朗声诵读三国时期大才子曹植的千古名篇《洛神赋》「遥想当初卓文君听琴的那种感觉是何等美妙!那恐怕是传说中互相倾慕的男女之间最让人心跳的一次隔屏感应,那无疑才是真正的千金难买啊!」

    从那篇西汉司马相如所作,并备受汉武帝青睐的《上林赋》为引,渐渐谈到司马相如和卓文君共同演绎的史上第一个私奔故事。他讲得激情澎湃、说得眉飞色舞,带框的眼镜在其眼旁不时上下摇晃,黝黑的脸上更透出腾腾红光。这份挥洒自然的作态真是让我们三人也各感无奈:怎么一谈起这些,他咋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呢?

    三个面有苦色的听众,一个兀自笑谈的黑脸书生。况且四人里的其中一个面相阴柔不说,还留着头如少女般顺直乌黑地长发。这样的一个奇怪组合可想而知回头率有多高。

    「那人可真逗!」

    「哇噻!长头发的那个好帅啊!大几的?」

    「哼!充什么大头蒜!」

    「靠!这傻B又在卖弄了。」

    「何军,回寝室啊?」

    「胡峰,吃了没?去我们那儿打牌啊!」

    「哎呦喂!这不是顾大秀才吗?呵呵,当道吟诗,雅,大雅!」

    一位位或陌生,或熟悉地校园男女从我们身边经过。好奇、惊讶、不屑、讥讽、问候、嘲笑。各种言论在我们四人的耳旁忽重忽轻的掠过,就像那万花筒一样,影射着我们,也同样折显出他们各自的人性本色————刚到寝室,四人中最无城府的「黄蜂」便率先朝脸上还带着笑意,神情愉悦的「秀才」发难了:「喂!我说,你这家伙能不能把这毛病改改。每次你这样,我们仨不在就算了,一在准保被人家当成动物园的大猩猩看待。多别扭啊!」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理那些俗人作甚!」

    原本还乐呵呵的「秀才」一听到这话,脸上的笑意立马便消失了。嘴里更是这么斩钉截铁的回敬道。

    「对,他们是俗人。可别忘了,大家都是吃五谷杂粮的,谁比谁高雅?拜托你了,不要在大街上卖弄了。自己的快乐不应该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口齿伶俐的「黄蜂」自然不会被其吓倒,反驳的话脱口而出。

    「你,你,哼!竖子不足与谋!」

    「我是竖子!你更只是个酸丁!」

    「我,我招你还是惹你了?」

    「你招惹的是大家!」

    「我——」

    他俩就这么斗着嘴,谁不肯服软。我和无炎对视了一下,各自摇首,苦笑不已。相处了一年,他俩还是这副德行。一遇上「秀才」让我们仨难堪的事,「黄蜂」就会跳出来跟他掰扯掰扯。而「秀才」也不会轻易认怂。两人斗到最后谁也说服不了谁,结果便是:两相罢兵,日后再战。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看着彼此梗着脖子,斗的脸红耳赤的那俩家伙。尤感好笑的我在心中默念了句李清照的诗词,随后拿起烟盒,站到了阳台之上。

    没一会儿,无炎也来到了我的身侧。知道他不吸烟的我玩笑似得把烟盒递到其面前,他则笑着晃了晃手指。随后便道:「那英国佬英语教得还行吧?」

    「他普通话讲的比我还溜,母语会差到哪里去。」

    回话的同时,我的大脑中快速地浮现出理查德眼中那一抹悄然而逝的目光异色;以及我妈那婀娜撩人、俏兮倩兮的魅力形象;另外,还有那一张张不堪入目、淫糜秽烂的艳照和胖乎乎,总是对我露出微笑的海建。

    母亲的不贞、暗藏色心的外教、原本交厚,现在却背着自己跟母亲通奸的好友。这些纷纷扰扰的事情让我的内心一直都有着牵挂跟苦恼。但这些还不是最让我揪心和焦虑的,最让我揪心和焦虑的,是那位能穿梭于虚空、杀人于现实、阴谋画计、以图不轨的杀人魔。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可这世上,真无事吗?

    第1o章

    恼归恼,惧虽惧。可我妈交代下来的英语学习还是不可忘记。这不,又到了周末。练完搏击的我洗了澡,吃罢早点以后,就和寝室的另外三位作别,出发去了城东北面。

    也不知我妈是怎么想的,我学英语的地方被其安排在她和吕国强住的别墅里。而且理查德对此毫无异议,欣然接受。这个授课时严谨认真的英国男人在对待女人上可跟严谨完全搭不上边。每次过来他都会带一些个或外表精美、照型别致的工艺品;或实用价值高的器物。如景泰蓝、古铜镜、针线包、折扇等等。而我妈对他如此的友好客气更是渐渐习惯,每当中午时分,烹饪完一桌美味佳肴的她便会上楼请在客房上课我以及理查德下去用餐。

    至于吕国强,周末的时候他有时在,有时外出。即使在,他也不会在吃饭时对理查德显而易见地奉承、夸赞我妈厨艺跟美貌的话语面带不愠、斤斤计较。每次都会一脸笑意的聆听,偶尔甚至会附和上一两句理查德的赞美之词。一到此时,被夸得秀面晕红的我妈便会双眸生色、笑靥如花。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千丝媚意,万种风情,真叫人目眩神迷,心摇神曳。

    此番景象,今天再一次发生在我眼前,且更加变本加厉。因为,吕国强不在。用过午餐,当我妈准备收拾碗碟之时。坐在椅子上的理查德却止住了她的行为,伸手从衣服的口袋中拿出了两张印刷精良的票据,放在桌上。然后口中跟我们母子慢慢说道:「夫人,何军。今晚能否请你们赏光,共同和我去看演出?」

    没等我妈有所表示,我抢先一步,拿起了桌上的票据。细看之下才明白这是今晚在东州市立大剧院演出的美国贝尔蒙特合唱团演唱会门票。

    我拿着票据捏了捏,未作回答,而是偏身看向我妈。

    「理查德先生。」

    见我看她,秀发垂肩、素颜淡服的我妈便微微低首,神情略有一丝尴尬「国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要是等他回来家里没人的话,他会担心的。要不,嗯,要不就让小军跟您去吧!我就算了。」

    「老师,实在不好意思。晚上我也有约会。」

    等我妈讲完,我连忙也扯谎拒绝道。

    「哦,是吗?那真是太遗憾了。」

    理查德的眼中掠过一阵失望,然后故作洒脱的耸着肩膀「今天将是我人生中极其灰暗的一天。一位美丽优雅、含蓄高贵的女士跟她的儿子竟拒绝了一位绅士的邀请。唉——」

    我转过了身,不去看他这样惺惺作态。可我妈却被逗得捂嘴轻笑,柔美地笑声如划过耳旁,悦然动听;竟使我在心头产生了一缕无法捉摸的涟漪。

    我都如此了,理查德更不是神仙中人。热情洋溢,满是恭维讨好的话语更是连珠而出:「夫人,您的笑声真是太美了!有如那清晨站在树梢上鸣叫的百灵雀!哦!感谢上帝!能让我在中国邂逅如此成熟、如此具有东方气质之美的女性————」

    「好了好了,理查德先生。」

    被这溢美之词弄得再度有些发窘的我妈张开其丰润地朱唇,笑语盈盈道:「您可别在夸我了,每次我都被您夸的无地自容。在我们国家,比我漂亮的女人比比皆是,我实在当不得您如此的赞誉。」

    「不,您错了。」

    坐直身体的他摆了摆手,随后一脸认真地讲道:「你们东方人就是这点不好。要知道在我们欧洲,赞美别人是非常普遍的。而且,美好的人与事物都是应该得到赞美。这不应该受到制止。而在你们东方,根据我所知道的,讲究什么『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所以你们每个东方人都希望自己低调、内敛、谦虚。时间一长,个人的思想跟自由意志免不了受到限制,人性中那最美好的东西都被抹杀掉了。」

    「我对此有不同的见解,老师。」

    不知怎的,我终于无法再忍受他的喋喋不休了。暗中吁了口气,等其示意我开口后就道:「我们东方人强调整体性和综合性,这在我们东方几千年的历史进程中是已经被认可的了。而在你们西方,则重视个体性。这是你们西方独特地历史进程所造就的,原因我不细说您也明白。另外,东方人的思维方式中经常会有意会性;而你们则是直观性。」

    说到这儿,我顿了顿,思考了下后就继续道:「举例说来,我们东方人在有些文章或在生活当中喜欢用暗示,或者喻古论今。这种含蓄需要你去意会,正所谓此时无声胜有声。这就与你们西方人的直观性不太一样。我想,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两种文化差异并不能分孰优孰劣,这只是两?《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