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39 部分阅读
    肽忝俏鞣饺说闹惫坌圆惶谎N蚁耄环剿裂环饺耍街治幕钜觳⒉荒芊质胗攀肓樱庵皇橇街治幕兴慕逃瘴Ъ吧缁嶂贫扔跋煜碌牟煌硐郑饔泻没蛋樟恕2⒉荒芩得魇裁锤拘晕侍狻!?br />

    「啪啪啪」只见理查德双手相交,连拍了数下。深凹地眼眶内,那双碧眸泛着丝狡诘地光芒「讲的真不错。何军,我没想到你对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已经有了自己的一番见解。虽然这种见解不是第一次听见,但从像你这样年轻的中国人口中说出来的,我真还就是第一次。」

    话音刚落,他又转首,神色异常温柔的对我妈道:「我认为,您很幸福,拥有一个这么睿智、优秀的孩子。每位母亲都应该感到幸福,您觉得呢?」

    「睿智?优秀?这是说我?」

    听到这些,我不由自主地咧了下嘴,苦涩地笑着。与此同时,耳边响起了我妈那极为恬美和熙的说话声:「谢谢您这样夸奖我的儿子!您讲的不错,我不但幸福,更为他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我嘴里的苦涩更加浓烈了,强作笑颜的同时心里暗道:「得了吧老妈,你真正感到幸福的原因是你既有丈夫,又有情人;现在还被一个洋鬼子仰慕。我这个半大不小的拖油瓶实在当不起作为你幸福的源泉——」

    十多分钟以后,我跟理查德又回到了楼上的客房继续上课。他教得很认真,而我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很快,他便发现了这种情况。于是就询问着我:「怎么,有事吗?」

    「哦,没事。可能就是有点累,精力无法集中。」

    我拍了拍昏沉沉地脑袋,回答道。近段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练格斗练得太狠的关系,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时常都会产生这样的倦怠感。

    听到答复,理查德笑了。笑声很轻,像是从喉咙的深处里钻出来的一样,幽蓝地瞳孔更是灼灼的凝视着我「来,去躺到床上吧。你累了,孩子,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

    带着磁性的嗓音传进我的耳中,仿佛充满着魔力。于是乎,我从椅子上起身,慢慢地来到床边,躺下,并合上了双眼。

    「睡吧,睡吧。睡醒了,又会是个生龙活虎地好小伙。」

    在我渐渐睡去的那一刻,耳边依然荡漾着他的呢喃。

    但我的嘴角,仍微翘着————「梦?又来到梦里了?」

    浑身感觉松弛,就好象一团棉絮地我一脸讶然,注视着眼前的景象。奇怪,明明睡着的我,再这时却站在了连接上下楼层的阶梯拐角上。而楼下客厅中,此刻所发生的场面,又让我想大声呼喊。可偏偏就是这么诡异,无论我如何张大嘴巴,声音却总也划不破空气中那四处游走的气流。

    至于楼下的场景,对我来说,可谓既熟悉而又陌生。皮质柔软、色调雅亮的宽大沙发上。穿着淡青色圆领长衫、灰色居家棉裤的我妈竟被那翘着二郎腿,神情惬意地英国佬拥簇在其自己的怀抱里!

    看上去很是慌张的我妈此时非常紧张自己的处境。理查德的大腿已经靠在了她那一双包着棉裤,修长丰盈、香滑白皙的美腿之侧。一只可以轻松握住篮球的大手,则捉着她的玉手。我妈想轻轻挣脱,却被握得更紧了。另一只大手更是向下探去,隔着棉裤,在大腿上轻柔地把玩。

    「美丽而高贵的夫人,刚才我跟您说的事情。您相信吗?」

    没一会儿,一边说话的理查德同时移开了正把玩我妈大腿的那只手。但没有收回,而是环住了她的腰肢,慢慢从腋下上提,侵犯着她的胸侧。刹那间的功夫,便揉上了她大半个乳房。

    脸色绯红、神态慌乱地我妈本能地闪躲。却在不经意间和他的身体簇拥地更加紧密。无奈之下,她只好急忙用胳膊和身体死死夹住了理查德的大手。眼角含羞,有些哀求似的轻语道:「理查德先生——」

    「叫我卡尔!」

    只见理查德忽然开口,一脸带笑的纠正着我妈对他的称呼。

    手却没有松开。

    「卡,卡尔先生。」

    我妈偏了偏螓首,脸上的红晕丝毫不减,甚至还有那么一些恐惧「我,我不清楚您刚才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他真的是那种人?」

    「是的,我的夫人。」

    他的回答非常简单。同时,那只揉在我妈乳房上的大手,更是干脆放肆地从衣领口伸进,在里面兴风作浪了起来。

    「哦!」

    在其狼手的大肆亵玩下,根本无法摆脱的我妈低吟了一声。脸上的红潮更加泛滥,连其光洁地额首,都能瞧见一层细密晶莹的香汗。

    「您现在知道了。」

    过了一二分钟,理查德继续亵玩的同时,大小适中的嘴唇也凑到我妈的颈侧「如果您不相信的话。您可以回忆一下,他是否有令你疑惑的不平常之处。比如说,这间别墅内,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他是不让你接触的?以及他为何总是要频繁地去外地参加什么大学之间的学术交流,而且身边,每次都要带上关丽?」

    我妈一听这话,脸上的神情开始显得困惑。看起来像是在思考,就连轻微地抵抗理查德的亵玩把弄的动作也渐渐停止了。很快,她便垂下了螓首,一双玉手捂着秀靥。语气中透露着难以言喻的颓唐「怎么,怎么会是这样?我,我又错了?」

    见到她这副神情,理查德似乎早就有所预料。正不停作恶的大手也没安于现状,而是选择继续下探,五指着力,一寸寸地拉下我妈的裤围,然后顺着继续前进,最后进入了她紧闭的大腿内侧。

    「您现在应该相信了吧!」

    手指不住施坏的理查德言语飘渺「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我并不是故意中伤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但同时,我刚才所说的每句话,都是事实。」

    「那我,我该怎么办?」

    此刻的我妈放下了捂在自己嘴上的手。身下正遭受着侵犯的她失去了抵抗意识,双眼无神,容颜失色,甚至连脑袋也在无意中贴住了理查德的肩膀。话语中所体现出来的不安跟迷茫,明显至极。

    「请夫人您放心。只要按我说的去做,您跟您的孩子是不会有任何危险的。」可能是我妈显露出来这副软弱无力、凄楚可怜地神色所致。理查德的回话的速度很是干脆,但同时,他盯着我妈的目光中又透着点儿令人心悸的感觉。

    话说完,这个英国男人便伸出了在我妈身下使坏的大手。上身侧了侧,接着用另一只手勾住我妈的下颚,轻轻抬起,并再度操着他那富有磁性的嗓音,悠然道:「夫人,安心些。您这样,又怎么能跟我合作呢?」

    接下来,他的嘴便十分缓慢地向我妈的朱唇靠近。眨眼的功夫,两人的唇瓣就触碰在了一起。与此同时,那双大手也攀了上来,环住了我妈的脊背,轻柔地爱抚着。

    刚一接触,我妈就好象恢复了意识一般挣扎起来。可身小力弱的女子怎能摆脱这近一米九、身材健壮的男人呢?于是,紧闭双眸的她逐渐逐渐被这英国男人的娴熟吻技引动了体内的勃勃情欲。在唇齿相互松开的刹那更是在其耳边低低娇喘,浑身瘫软。婀娜丰腴地身躯,则在他怀抱中微微地律动着。

    「我的东方维纳斯。就让我们在这里先开始第一次合作,身体上的合作。可以吗?」

    理查德看着我妈的这副表现,满脸都是笑意。

    我妈羞赧地低垂螓首,不敢面对他。但身子却已悄然伏在了他的胸间。见此,理查德的大手便摸上了那圆翘丰润的臀部。在那儿揉摸着、磨蹭着。须臾片刻,又伸手上移,滑进了她的衣衫内,感受着其胸前高高悬挂的两颗熟透的香甜木瓜。

    老练的调情手段,高超的温存技法。只过了一会儿,理查德就让我妈这个过来人吃不消了。彻底的放弃了仅剩的抵抗念头,淡青色圆领长衫、灰色居家棉裤在他大手的动作下掉落在大理石铺就的地面上。

    随着理查德的牵引,我妈躺在了沙发上。他则站起身,脱下外套以及贴身的汗衫,再慢条斯理地解开自己的皮带,褪掉裤子。露出了那根早已坚硬,白种人独有的硕大阴茎。然后,他俯下身体,压住了我妈。一双大手解开了她的墨绿色蕾丝胸罩,同时,嘴唇也攀附在了那一对饱满的乳房上,含着它们,来回舔舐。

    虽然双方都已袒露相见,但理查德却没有着急,他遏制着自己的欲望,慢慢感受着我妈那滑如凝脂地肌肤,微带香汗的娇躯。

    可身处迷乱,无法自拔的我妈则耐不住欲火了,伸手下探,摸到了理查德的阴茎,那里早就彻底挺立了。我妈那本就红晕的俏脸此时神色更显娇羞,微闭着双眼,青葱白嫩的纤纤玉手颤抖着捞起那雄壮的男根,手指轻抚着。突然,她睁开了眼睛,定定的看着理查德,轻启朱唇,语气坚定的道:「我可以给你,但是你说过的一定要算数。」

    很快,已经欲火焚身的理查德便显出了原型,只见其急急忙忙的举起一只手「我向上帝发誓,一定说道做到,如果做不到的话,让我就——」

    一只白嫩的纤手掩上了他的嘴,把他下面要说的话堵了回去「我,我信你!」

    我妈说完,娇羞的伸出一手搂住理查德的腰,像鸵鸟一样把头扎进他的怀里。另一只手勾住墨绿色蕾丝内裤裤腰,缓缓褪下臀部,大腿,小腿,慢慢把一只金莲小脚掏出,正要把它从另一只脚上拿下。理查德已经迫不及待的分开妈妈的双腿,一手揪着阴茎,顶到我妈那已有点湿润的阴唇上。

    「唔!」

    我妈娇呼了一声,伸手撑住理查德下压的身子,羞急的道:「等一下,等一下!」

    理查德诧异的看着身下的我妈,而她则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解释道:「你,你没带,没带避孕套。」

    「我的维纳斯,别难为我了,我哪有呀?」

    说着话的理查德作势又要压下,我妈急忙推开他,用手指了指沙发旁边的柜门「那里有。」

    理查德极为郁闷的挺着阴茎,拉开柜门,拿出一盒避孕套。「这么小,能行吗?」

    「不会呀,这是大号的呢!」

    我妈的语气显得有些雀跃,无法探知她的内心此刻在琢磨什么。

    眼见理查德手忙脚乱的折腾着,连续弄破了两个避孕套。见他这副猴急的模样,我妈竟「扑哧」一笑,酡红着脸,娇羞的招手示意道:「拿来吧,我来。」

    她拿过避孕套,看着已经伸到眼前的粗大阴茎,有点发呆,嘴里也迟疑着「这,这太大了吧!」

    但说归说,她的纤纤玉手还是捉住了那根壮硕的阴茎,慢慢往龟头上套去,忙了半天,连龟头都没套住。

    「我的维纳斯,别带了,我等不及了。」

    我妈的俏脸上,细密的汗珠此刻更加明显「怎么这样呢?可能,可能不够滑,你等一下!」

    说完话,她便张开丰润的朱唇,对着龟头吐了口唾液,又用手在龟头上抹开,然后再次套了上去,可结果却是再次失败。

    这下理查德的耐性终于丧失殆尽,只见其一把扯开我妈的纤手,一下将她推倒压住,还没等我妈反应过来,巨大的龟头便向蜜穴内塞了进去。「啊!」

    我妈痛苦地娇吟了一声「疼呀,轻点!」

    「呼,真紧啊,我的维纳斯,我要让你尝尝我们英国男人的美妙滋味,你一定会喜欢的——」

    上面的理查德孔武有力,身体极有规律的挺动着。下面的我妈则轻声地、略带痛苦地呻吟着。乌黑地大波浪发四下垂散,白皙丰盈,细汗粼粼地肉体,在光线的作用下更是显得媚意四射,让人心动。

    十几分钟后,理查德从那淫水涌动的阴户里抽出泛光的阴茎。拍了拍我妈潮红密布的脸蛋,示意她起身。按着他的要求,我妈双手扶着沙发的上沿,膝盖则跪在其刚才躺着的地方。翘臀高耸,等待着他的再次插弄。

    「AH!whatasexyass!itbelongstome!」理查德用英语感慨着,单手捋了捋阴茎,用它在那圆润的翘臀上滑动了几下,然后便挺腰送臀,再次没入那消魂的蜜穴。

    「嗯——嗯——嗯——嗯」意乱情迷之中,那轻灵悦耳的呻吟声,又重新响起。此时的我妈,只是一个追逐自身宣泄蓬勃欲望的中年艳妇。她似乎忘记了自己是个有夫之妇的事实。就这么热切地迎奉着一个外国男人的索求。

    百十个回合下来,双方就领教了彼此的厉害。理查德体格健壮,精力旺盛,进出强劲有力,刚猛异常;而我妈则从最开始的忍受到逐渐适应,蜜穴开翕,蓬门大张,汩汩的淫水顺着两人的缝隙流淌了出来,点点滴滴,径直落在了地上。

    片刻之后,就见双手正握住我妈腰肢抽送不止的理查德放弃了忍耐。屁股摇摆的频率渐渐增快,嘴里发出的急促喘气声更是如同老牛一般。

    「oh,i’ing!Baby!」终于,这个英国男人在其强烈地快感刺激下,在我妈体内喷发了。随之相伴的,是我妈那白皙丰腴的肉体颤栗似得痉挛,以及其朱唇里发出的绵绵春吟————﹡﹡﹡﹡﹡﹡﹡﹡﹡﹡﹡﹡﹡﹡﹡﹡﹡﹡﹡﹡﹡﹡﹡﹡这是梦?还是真的?

    等我醒来下楼之时,理查德已经驾车离去。我妈则要求我留了下来。按她的话说「学校的食堂菜做的并不怎么好。现在外面又流行传染病,在饭店里吃不安全。难得来一趟,吃完晚饭再回学校也不迟嘛!」

    看着她平静,略带温柔的神情;一如上午的穿着打扮。答应留下来的我不禁心生疑窦。下午的那个梦是咋回事?理查德真的跟她————好多好多的悬念萦绕在我脑海中,像一从沉厚地迷雾,笼罩着我的心头。

    强压内心的困惑,我跟她闲扯了几句。接着,她便告诉我要去超市买晚上要用的食材,随后匆匆地换鞋,离开了别墅。

    百无聊赖下,我打开了客厅里的大背投电视。刚一在沙发上坐下,手指就沾到了一小团湿滑。我拈起看了看,又凑到鼻子间一闻。一股腥臊味,扑面而来————﹡﹡﹡﹡﹡﹡﹡﹡﹡﹡﹡﹡﹡﹡﹡﹡﹡﹡﹡﹡﹡﹡﹡﹡「国,国强。嗯,我想明天回家一趟,我妈病了。」

    晚餐的时间,我和我妈,还有刚回来的吕国强围坐在餐桌旁一起吃着饭。还没吃几口,我妈就言辞怯怯地向吕国强提出自己的请求。

    「嗯?刚才她怎么不跟我说?」

    我内心对这个消息十分疑惑,连伸筷拣菜的手都缩了回来。抬起头,看着我妈,等待解释。

    「伯母没什么大碍吧!要我跟你一块儿去吗?」

    吕国强不像我一样怀疑她的话,言辞中透露出掩饰不住的关切之意。

    「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刚刚我弟弟打来电话,说我妈早上不小心摔了一交,手骨折了。」

    讲到这儿,眼神稍微有点闪烁游移的我妈捋了下额头的秀发,抿了抿嘴后接着道:「我回去照顾她两天,大后天就回来。你工作忙,就别去了。」

    「那好吧!这样,明天你去的时候把上次人家送我的老山参给伯母带去,让她补一下身子。」

    说完,吕国强便又端起碗筷吃了起来。同时还热情地招呼着我。

    见其如此的作态跟说词,心头又起波澜的我一边朝嘴里扒饭,一边含混不清地对她假意问道:「那我呢?要不要去?」

    「你也要上课的,等国庆节你再去。」

    她边回答,边拿汤匙给我盛了一勺子油光鲜亮的虾仁。而做这些之时,她的眼睑始终低垂,没有与我对视。

    嘴里嚼着虾仁的我虽表面平静,但心底里,却生起了一股愁怨加杂的恼人情愫。我十分明白,这究竟是什么在作祟————「嘭!」

    一颗躺在路边,无人问津的弃石被我一脚踢起,飞向远处。

    用过晚饭,我未作停留,直接离开了别墅。天色已渐趋暗弱,心思杂乱,百感交集之下,我没有选择坐车,而是迎着弥漫的夜色,沿着马路的边侧,亦步亦趋,缓而又慢地朝前行去。各式各样的交通工具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我都没有多瞧一眼。只有那些小小的石块、以及被人扔掷在路边的空瓶,才被我当作了发泄物。

    「呵呵,还睿智、优秀?我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窝囊废!」

    又踢开一个空瓶子的我想起中午时理查德的褒奖,不免暗自菲薄。是啊,就算我聪明,能看出他人对我妈的觊觎之心又如何?理查德不还是明目张胆地在我眼前,甚至在吕国强面前对我妈讨好、献媚吗?还有,知道我妈她跟海建通奸苟合又怎样?我敢去戳穿他们吗?

    还有一件事更加地让我感觉到疑惑跟不解。为什么吕国强对理查德如此明显的不怀好意视而不见?甚至还有那么点儿纵容的态度?一个男人,正常地男人,如果没有其它的用意,会这样平白忍受那令人尴尬地事情吗?另外,下午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我会有那么奇怪的反应?我妈跟理查德————「忠诚是友谊的桥梁,欺骗是友谊的叛徒。」

    满肚子疑问和郁闷的我边走边念叨着这句大一听课时偶然得知的印度谚语,怅然若失。随后,便麻木地咧开嘴角,伸手摸进裤袋,取出烟,以及————「!我怎么到了这儿!」

    一直低着头在行进的我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因感到身体疲倦而停住了脚步。

    可猛一抬头,视线里竟出现了我永远都不愿再忆起的地方——那次凶杀案的现场!

    秋夜,徐徐凉风「呜呜」地吹动,划过树林中茂密地枝叶,以及我那汗毛直竖的面庞。周围还是如上回那样万籁寂静。我紧绷着身子,艰难地扭转着僵硬地颈项,四下张探。

    四周无人。见此,我长长的松了口气。正当想将头转回,然后离开之时。蓦然,一声悠远,但极为阴冷地说话声从我脑后发出,并透过空气,传入了我的耳中:「小子,又见面了。」

    心,加速跳动了;嘴,陡然张开了;手,紧紧攥握着;脚,禁自颤栗着。

    「是他!杀人魔!」

    听出是谁的我内心在无边的惊恐填充下,什么要将他抓获,什么要问他个水落石出,统统都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连转身去面对他的勇气都提不起来。此时我最想要做的,就是立即逃跑!

    如此的念头驱使着我放弃了使用从无炎那里学到的搏击术。迈开刚才还在发抖的大腿,惶急地向前逃去。可令我绝望的是,刚跑了几步,我的后脑便被一股劲风扫到。「嗡!」

    的一声,大脑中一片轰鸣,海一样的眩晕感刹时间疯狂吞噬着我的逃生意志。在此危急关头,遭受击打的我拼尽了身上最后的一丝力气,又朝前蹿了两步。

    但现实非常残酷。意志终究没有战胜生理上的痛苦。脑后巨痛的我还是晃悠着、踉跄着向前扑倒。摔在了这片荒凉、静谧、杂草丛生的地方。耳中最后听到的,还是那杀人魔令人不安的冷笑声。

    「终于轮到我了。要死了吗?」

    当无边的黑暗快要笼罩过来之时,即将昏迷地我不禁恍惚道。

    第11章

    「呜!死了?没死?我,我这是在哪儿?」

    眼角微微抽搐了几下,随后慢慢地,慢慢地,神经中枢内传来的阵阵刺痛感终于使我那懵懂模糊,像要飘走地意识回到了自己的体内。它提醒着我:这是在真实的世界里,而不是在梦中。

    我睁开了眼睛,喉头蠕动,呼吸粗重。眼前此刻还是一片朦胧,什么也看不清。身子好象坐在一张椅子上;双手、脚上似乎是被条状的东西捆着,不能动弹。

    好一阵子,我的双眼才逐渐恢复了视力。抬起还在发懵的脑袋,我左右环视。周围很暗,如墨碳浇淋一般的黑暗。但在我的正前方不远处,还是隐隐绰绰的显出了一个飘忽的身影。如果不是刚才适应了会儿,我的眼睛现在根本就无法见到。那个身影很低,应该跟我一样就坐在椅子上。而且,相隔这点距离,周围又很安静,我竟然还是不能听见那身影的呼吸声。难道,是我此时的呼吸太重?还是————「你醒了?」

    就在我再度脊背生寒,惊怖不定之时,那身影终于传来了一声阴沉询问。

    「是,是你!」

    虽然心中早有预料,但是我的话音中还是带着那无法掩饰的恐慌。身子更是不安地扭动,好象这样,就能让我挣脱他施加在我身上的束缚。

    一边扭,我一边强捺住自己心底的慌张,不时抬首,偷眼观察。此时的他并没有想站起来,走到我跟前的意思。他只是坐在那儿,无声无言的坐在那儿。只不过,他的身影却变得飘忽了————挣扎了几分钟,见毫无效果。内心深处颓然之中的我于是摊在了椅子,合上双眼,胡思乱想。两个多月前的凶杀之夜、后来一次又一次的梦中恶魇、被掐死的女人、身有毒瘾,受其要挟,不得不与之合作的女子。这一场场、一幕幕普通人或许一生都经历不到的事情。此刻正快速地、而且是轮番地在我脑海中显现。

    「我早已说过了,你现在的生命安全是有保障的。」

    他在我的回忆进行到最后时,竟心有灵犀地开口了。

    「那怎么你还要打晕我,将我拉到这儿来?」

    也许是怕极而愤的关系,双腿还在兀自颤栗的我话语中却带上了一丝狠厉。

    「你想跑。」

    他的回答言简意赅。

    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按捺不住自己心里疑问的我,稍微直了直被束缚住的上身,犹豫着,略带小心地问道:「你瞧,我现在都被你抓来了,逃不了了。我也不想逃,只不过我想跟你问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话出口之后我就后悔了。因为上回在梦中,多问了一个问题就让他勃然发怒。此刻我这样,岂不是要惹得他更加令人惧怕吗?

    可结果却大大出乎我的预计。他并没有发怒,而是冷冰冰地给了我想要的答复道:「好,看在即将要用你的份上,我可以回答你的一些问题。」

    他的此番表态让我又是惊喜,又是害怕。惴惴不安、左思右想了很久,我才嚅嗫道:「死掉的那一对男女,到底是什么人?」

    「桀桀!」

    听了我的第一个问题,他并没有立刻作出答复。而是冷酷地笑了会儿,才森然回话:「他俩?一对男盗女娼、蝇营狗苟的卑鄙小人罢了。」

    「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我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很简单,挡了我的财路。」

    说完这句,他停顿了一会儿,直到我以为他不再会为此作言,想问出第三个的时候才再次出声:「而且,你跟这事儿,还有点间接的关系!」

    「什么!」

    听闻此讯,大为震惊的我不禁张大了嘴。真是奇怪了,我跟那一对男女素不相识。怎么到了他的嘴里却变成了间接的关系了?

    没等我回过神来,他的说话声继续传来:「我,还有那个该死的贱女人。先后知道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很值钱,不是十几万、几十万那样的小钱。往最少估算,它就值数百万。而且不是人民币,是英镑。我跟那个女人在知道这个能改变我们一生命运的消息后,随即就开始谋划,争取拿到那笔钱。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可谁曾想半路竟杀出个程咬金,更令我窝火的那程咬金还是被那该死的贱女人给引进来的。」

    「是不是那个死掉的男人?然后你们分赃不均,窝里反。接着你就设计在那晚弄死了他俩?当时你就在我们的附近?」

    这时已大致明白那对男女被害缘由的我将自己的推断给讲了出来。接着,我喘了口气,继续问道:「可我还是不太清楚,为何你每次杀人或做别的什么坏事我都能梦见?还有,我和这事到底有什么关系?」

    面对着这两个疑问,他选择的是回答后面的?《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