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42 部分阅读
    拢聪缘酶予病?br />

    与无炎倾心相谈后的当天中午,我便接到了我妈的来电。在电话里,她让我一块儿跟其参加晚上在市文化馆举行的书画展览拍卖会。我向她问明了缘由,这才知晓原来晚上的拍卖会上有一幅吕国强的作品要参加拍卖。故此吕国强除了叫我妈跟他一起去以外,还想邀请我去参加。于是乎,心中另有打算的我当然不会拒绝这番好意。十分痛快地在电话里答应了下来。

    「吕国强,要找你麻烦的人已经出招了。你呢?」

    此刻,已坐在拍卖会现场的我一边偷瞧着身边的吕国强一边心生暗意的冷笑着。而在他身畔端坐的我妈今晚身着一袭淡黄色的法兰绒连衣裙,配上那在她胸前荧荧闪烁的铂金项链,黑色丝袜和同色的长筒皮靴,顿显出其妩媚而优雅,成熟而大方的动人气质。我也不时的观察到,在现场的一些表面上道貌岸然,实则暗怀色心的男人们正不住的偷偷打量着她。

    但我妈并没有注意,她的神色还是像那天在县城时一样,忧愁而自怜,惆惘而怅然。似乎周围的一切她都不想在乎。只是偶尔还跟我以及吕国强进行几句言不由衷,心不在焉的对话。

    「嗨!我亲爱的吕!噢!还有高贵的夫人!晚上好!」

    「老师,师母。我来了。」

    拍卖会即将开始的时候,两个对我来说应十分关注的人竟相携为伴,联袂而来。一个是我的外语家庭教师,英国人理查德;另一个便是吕国强的女学生,我一直想见,却仅在油画中领略过其人风貌的关丽。

    不得不说,关丽的真人比油画中的她更加的真实,也更加的美丽。柔顺黑亮的及肩秀发,衬托出江南女子的似水温婉和窈窕柔弱;一张秀气的瓜子脸,清雅水嫩,不施粉黛的脸庞,加上其灵动的大眼睛,雪白晶莹的肌肤,修长轻盈的身材,得体的装扮。这一切,都让我在心底不禁为其赞叹。

    「怪不得我妈上回抱怨啊!此女的确称得上冰骨玉肌,花容月貌。有她时时陪在吕国强身边,裸身伴其作画。嘿嘿,是个男人都抵挡不住呦!」

    一面赞叹,我还一面龌龊的幻想着。

    看完吕国强温和地跟关丽以及理查德颔首招呼,并请他们坐下的动作后。我便站起身,佯装礼貌的跟理查德客气道:「晚上好,理查德老师。」

    「你好,我最亲爱的学生。」

    他淡淡地笑着,话虽冲我,但那双拥有着蓝色瞳仁的眼睛却始终盯视着我妈。

    此刻的我妈举止稍显局促,十指紧握两侧的座位扶手,眼神慌乱,举目游移。

    显然,是这个英国人的到来所致。

    「好戏又要上演了。」

    早已判明两人关系的我低头暗道。上次在别墅里所发生的那神奇而又虚幻的一幕,绝非什么梦境,而是真实的。不然的话,为何我能在客厅沙发上发觉交合后所遗留的污物?还有我妈为何要在第二天匆匆赶赴县城,把一样不知是何物的东西交给海建,托付其保管?这里头的门道————想到此,早有谋划的我便立刻站了起来。对理查德讲道:「老师,您就坐我这个位子吧。我待会儿想早点回学校去。」

    接着,不等他回答和我妈的表示,我就离开了原本紧挨我妈的那个位子,坐到了一旁离他们四人远,但跟出入口近的地方。

    理查德见我如此,眼中光芒一闪,随即对我颔首称谢,之后就坐了下去。我妈等他坐下后,更加地显露出其不安的情绪来。她看了眼吕国强,但见其一直跟关丽交谈,没在意这边的情形,便赌气似的转过了脸,垂下头一声不吭,任凭理查德安坐与此。

    拍卖很快便开始了。不过我并没有去多加关注,所有的精力都被集中在了那并排而坐的四人。当然,为了不引起他们,特别是我妈的怀疑,表面上我还装出了一副疲懒的模样,假惺惺地斜靠在座位上,做闭目休息状。同时,手里还握着支事先准备好的钢笔式针孔摄录机,才过了十多分钟,就见靠在我妈身侧的理查德右肩轻晃,看似在低下抚弄着什么,实际上也肯定是在我妈身下揉捏。而我妈的身子也正随着他肩头的律动微微地颤抖。为了不使她另一侧的吕国强有所察觉,我妈还时不时的跟他说几句什么。吕国强呢,他看上去好象正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拍卖会上,一副心无旁骛的专注样子。就连关丽略显亲昵地把身躯斜倚在其身畔的举动,都没去顾忌。

    我冷眼窥视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心里却愁肠百转,怨结千丝。这一幕荒唐且可笑的滑稽剧,要是放在外人身上发生,绝对能使我得到感官上的极大享受与心理上的无限刺激。可事实偏偏不遂我愿,如此的闹剧在我母亲身上发生。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

    「继续吧,继续你们这荒唐而又丑陋的一幕吧!难道你们还不知道,躲在黑暗里的人,正准备对你们动手?老妈呀老妈,您还真是让您的儿子不省心啊!」

    内心暗暗感叹的我在下一刻就见到了理查德的进一步举动。他此时已伸出手,偷偷从后方挽住我妈的腰。半侧着脸,面带淫笑的暧昧动作让我妈身子一颤,不由地看了看另一边的吕国强。在确定其没发现他们不寻常的姿势后,她才松了口气,放弃了无谓地挣扎。

    只是这个英国佬的手并没有老实的意图,而是轻柔的揉捏起我妈的腰肢。随后慢慢滑到她那圆翘的臀部上,隔着裙子,开始享受着其翘臀上的那份完美触觉。

    我悄然地环顾了下四周。会场里的人都各有各的事情,没人跟我一样在观察别人的行为。有人真心实意来竞买自己心仪的字画,正在不停叫价;有人是拍卖方提前布下的「托儿」,正随着拍卖师的暗中授意哄抬价格;还有些人正感受着拍卖现场那热火朝天的气氛,看的两眼放光,一脸激动;只有少部分人,包括理查德在内,正动作淫邪下流地玩弄着各自身边的女子。

    没多久的功夫,他的手就把我妈弄得脊背紧绷,单手捂唇,颤抖地幅度也逐渐增大。但她不敢往吕国强那边靠,所以只能用一侧的肩膀死命地夹住那只作恶的狼手。红晕密布的秀脸还半转了过去,眨着那雾气迷蒙媚眼,示意理查德快点停下这已快让她崩溃的举动。

    理查德怎会放过她呢?只见其在我妈头侧一阵耳语,然后便站起了身,迈步朝出入口而去。看见他过来,我连忙藏起了摄录机,并闭上了眼,等他过去后再睁眼看去。这时候的我妈还继续端坐在位子上。只不过关丽在吕国强另一侧的轻偎娇昵之举被我妈收入了眼底。她一怔,顿时就想说些什么,但可能是记起了别的什么,随即回过了头,默然无语。

    五分钟后,我妈便好似想清楚了什么。一下子就从位子上起身,连招呼都没跟吕国强打,拿着自己的坤包,急步朝出入口走去。

    我被她的此番举动给弄得微微一愣,遂赶紧起身,来到她身前询问道:「妈,你去哪儿?」

    「哦,没事儿,妈去趟卫生间。」

    眼圈微红,泫然欲泣的她见我提问,忙不迭的抹了下眼睛,同时回答道。

    见她作此掩饰,早已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我再也遏止不住胸中积郁已久的邪火,转身就想往吕国强那里冲去。猝不及防的我妈没有拉住我,顿时也顾不得此地是公共场所了,急忙赶过来并大声喝止道:「小军!不要啊!」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几步蹿到吕国强身前的我趁他还在惊愕的时候便使出了跟无炎学了近五个月的搏击术。一记势如雷霆的上勾拳,猛然打在了他的下颚上。

    「砰!」

    「唔!」

    接连而来的两声闷响,让现场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我这里。

    「啊!打人啦!杀人啦!」

    也不知是那个家伙这么一通乱吼,顿时让四周乱作了一团。而身处事件最核心之一的关丽,除了脸色有些发白之外,基本上还是非常镇定的。摇着躺在其身上,昏迷过去的吕国强连声呼唤。我此刻也被惊惶失措的我妈给死死的抱住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啊!这下可咋办呀!」

    我妈那略带失声的语调里,透着对我无限的舔犊之情。

    被她抱住,无法用力挣脱的我叹了口气。正想跟其说话之时,便看见理查德又从出入口那儿走了进来。见到此番景象,立马就张大了嘴,脱口而道:「whathappened?」

    「这个杂碎!」

    见到他这个罪魁祸首那副一脸惊讶的样子,我原本已有些冷静的脑子再度热血上涌。双臂渐渐用劲,同时手掌上翻,捉到了我妈相交在我胸前的一双芊手,捏住虎口,猛的一按。霎时就听见她「哎唷」的一声惊叫,双手立时松开。

    「哦,我最亲爱的学生!你被魔鬼附体了吗?」

    理查德看着我向他急行而来的暴怒样子,到是一点也不惊慌。除了微微侧身,将手插进裤袋以外,其它什么举动都没有采取。脸上更是有一种戏谑地表情。

    「够了!」

    「啪!」

    就当我快接近那个英国佬之时,耳边忽然响起一声娇叱。同时,左脸还挨了一下清脆的耳光。极度震惊的我手捂刚才被掌掴的地方,呆呆地望着眼前那张开双臂,挡在我面前,胸脯上下起伏,面容哀凄,双目噙泪的我妈。

    「妈!你——」

    就在我出离地悲愤,开口便要质问她时。就见其摇了下头,花容惨淡道:「孩子,你快走吧!回老家县城去避几天风头。这里的事情妈妈会处理的。」

    「我那高贵的夫人以及亲爱的学生,不用害怕。走,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有什么事,去我那里说,oK?」

    不知不觉中,理查德已悄然来到我们母子的中间。伸开双手,把住了我俩。

    那精光四射的碧眸里所涌现出来的,尽是狡诈与淫亵。

    「操你——」

    我刚骂出口,并抬臂想将其推出我们母子相处的范围之时。脖颈一侧就传来一阵冰凉地刺痛。下一秒开始,我的大脑便开始恍惚了起来,周围的人群在我的视线内变得非常模糊、散乱。

    「中招了!」

    即将快昏过去的我眨巴着眼,最后看了下我妈。她此刻早已倒在了理查德的臂弯里,人事不省。显然,她也被下了药。

    「非常抱歉各位,这个疯狂的年轻人是我的学生。他有点轻微地狂躁症,我现在把他带走。不打扰各位继续了,再见!」

    昏迷前的最后一刹那,我耳边荡起的,便是他的这句话。

    ﹡﹡﹡﹡﹡﹡﹡﹡﹡﹡﹡﹡﹡﹡﹡﹡﹡﹡﹡﹡﹡﹡﹡﹡「哦——哦——快——来啊——快干——干死我啊——啊——啊!」

    「呜!怎么,怎么回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渐渐苏醒的我听见了一阵非常清晰的女人叫床声。而且,这声音对我来讲实在是太熟悉了————迷瞪了好半天,我才回忆起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甩了甩仍有些懵懂的脑袋,等视线聚焦,恢复正常后才向声音所在的方向望去。

    「呜!」

    我刚要张嘴怒呵,随即便意识到自己的嘴巴被贴上了胶布。四肢跟躯干当然也没有幸免,全都被理查德用尼龙绳捆在了一张椅子上。而且,跟上次被杀人魔束缚时有所不同。为了防止我悄悄解开绳子,他还特别将我的两根大拇指并排贴住,另用一根鞋带死死绑牢。

    几天之内,两次遭人挟持束缚。试问谁还能有好心情?更何况,现在我眼前的景象,又是那么的淫糜不堪。

    身前大约四五米间距的席梦思大床上。只见我妈潮红密布的俏脸上水光粼粼,秀发飘舞,身子毫无尊严地半趴在那儿,撅着那圆翘的臀部,一前一后的尽力运动着。两颗浑圆而又饱满的乳房则被一双大手使劲蹂躏着。此刻,她口中所发出的那抑制不住的欢吟,更是一浪高过一浪,一声媚似一声。整间房里回荡的,都是这种声音。

    「ohyeah!oh!oh!呵呵,我最亲爱的学生,怎么样?看到你的母亲臣服在我的身下,那么愉快的叫着。这种奇妙地感觉一定非常不错吧!」

    这时候在我妈身后猛烈抽送的理查德见我已醒,随即淫笑着问道。

    我浑身颤抖着,椅子随之与地板摩擦,「吱吱」的发出声响。同时,我的嘴唇还在不住地左右拱弄,想借此把胶带取下。

    「呵呵,看看你这个表面优雅,内心却潜伏着无穷性欲的淫荡母亲吧!」

    当我还在努力挣脱嘴上的胶带时,理查德突然停止了抽插,拔出那根壮硕,淋满我妈淫液的阴茎。单手一抓,便将她拽到了自己的身下,一面将阴茎送到跪在他跟前的我妈唇边,一面更对其命令道:「来,suckmydick!Hurryup!now!」我这时终于看清了我妈的脸。面色通红不说,丰腴艳冶的娇躯也同样是殷红一片;黑紫色的乳头高高顶立,细密涔粼地晶莹汗珠散布与全身,结合着光线地照耀,分外让人痴狂;下身的私处随着阴茎的暂时脱离正淌出一股股白浊的精液。不仅如此,她此时双目中所绽放出的迷离艳芒全都指向着那根硕大无比的雄根阳茎。除了手扶其根,张嘴吐舌,吞含吸裹那如蘑菇状的龟头外,甚至连就在她面前不远的我都没多看一眼。明显揭露了这时候的她状态极不正常。

    「woo!Fuck!yeah!keepkmyball!」理查德被我妈高超的口交技术弄的不停怪叫之外,还弯下腰,伸出大手,在那对饱满丰挺,不失弹性的乳房上捏摸掐拧。

    性欲处于极度亢奋中的我妈一点也不在乎他如此的粗暴,反而更加卖力的张大鲜红的唇瓣,将阴茎深深地套进自己喉咙里。香舌轻律,唇齿游弋,螓首拼命地埋向理查德的胯部,在其阴茎、睾丸之间来回穿梭,挑弄迎奉。骚媚入骨、放浪无忌的呻吟喘息声更是不绝与耳。

    我垂下了头,不再看着这一幕。可唇腔内的牙齿却不受我的大脑控制,被咬的「咯咯」直响,心里同时还默默地叨念着什么。很快,耳边就再度响起了理查德那淫邪骄狂地说话声:「我亲爱的学生。你不用这样子颓丧,因为你的母亲在与我做爱前已被我喂下了一种药效非常好,我经常在你们中国女性身上使用的迷情水。而且,这也是她当面同意的。目的,是为了得到我的谅解,希望我能够原谅你刚才在拍卖场内针对我的无理举动。」

    话音刚落,他便拽起了我妈,将她推到衣柜边顶住。然后一手提起我妈的右侧大腿,另一手紧环其腰;强健地腹部一拧,屁股一送;霎时,又把阴茎插进了那已经湿泞狼藉地阴道里,再次发动冲击。

    「啊——啊——好爽啊——继续——干我——干我啊!」

    我妈在他的抽送下几乎是狂乱的呻吟着,原本那条还站在地板上的修长美腿这时也身不由己地往上跃动,最后竟盘在了他的腰上。理查德见其如此媚态,干脆上身前压,双手环抱,将她彻底地挤靠在衣柜上猛干。还张嘴与其激烈地热吻起来。

    「嘭嘭嘭」衣柜在他俩的共同作用下被撞的震动连连。激吻过后,理查德继续埋首操干;而被其顶干的长发飞舞、乳摇臀晃的我妈则依旧淫浪地呻吟着,那音调高抑曲折,连绵悠长,实是叫人春心大动。

    「ohyeah!性爱真是上帝最伟大的发明!看哪!我把你的母亲干的多么舒服。她现在连自己儿子在身边都不知道!oh!中国女人真是好啊!你知道吗?我的学生,在你没醒之前,我已经在你的母亲身上射了三次!Hert!ihaveleftthesemen!你明白吗?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此刻的他显然再度要达到喷涌的峰顶。胡言乱语的同时兴奋的面容扭曲,挺身重重的压着我妈,双手握住那对丰满的双乳肆意的搓揉着,每一下都把阴茎尽可能深的送入阴道之内。我妈更是被他这种近乎与野蛮地抽刺感染的恣意吟叫,纵情贪欢。

    二分钟不到,在理查德高速的抽插中,我妈的淫叫声猛然比先前加更为高亢。阴户那边一阵阵地抽搐,好似水泵一样蠕动着。而他也在最后的冲刺下死死的顶住了我妈的娇躯,颤栗着,喊叫着射出了精液。

    「老鬼,真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唉!」

    正当他刚刚射完精,我身边就传来的一阵突兀之声,刹那间就让原本还在感受着高潮余韵的理查德僵住了赤裸的身子。

    「你他妈的也不快点来,害的我妈白白便宜了这英国佬!」

    已挣脱了绳索,活动着四肢的我一脸不忿道。

    「没办法,这家伙很警觉,刚才他开着车带着你们绕了这么多圈子。害我差点就跟丢了。好不容易进来了,我还要观察计算这小区里摄像监视器的数量,找一条监视盲区。这都要时间。」

    身处阴影中的人一边说话,一边显现了出来。不错,他正是赵无炎。今晚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我俩经过精心策划,并最终实施到现在这个地步的!

    「别动!理查德老师。」

    长发绑扎,身着暗蓝色城市作战服,脚蹬黑色高帮牛皮军靴,手持一把通体黝黑的美制柯尔特蟒蛇左轮手枪瞄准着理查德的赵无炎眼神冰冷,神情相当肃穆「把你妈打晕,弄过来。」

    我听到后,缓步走了过去。到了跟前后,看了眼还躺在地板不停扭摆,浪叫不止的我妈。随后俯下身,一掌击打在她的侧颈,使其昏迷。接着又抱着她来到了外面的客厅,放在沙发上,并拿来被子给她盖好。

    做完这些,我回到了里面。看着还赤着身子一动不动,目光惊疑不定的理查德。须臾片刻,接过无炎随手扔过来的匕首的我便笑了,那笑声非常阴冷「我最亲爱的老师,你说,我应该拿你怎么办呢?」

    第14章

    三个男人,其中一个衣不遮体,身无寸缕;另外两个手持刀枪,虎视眈眈的遥指其人。试问如果你是那个赤身裸体的家伙,会如何?

    眼下,这个英国男人在度过了最初的慌乱后,便采取了他可能认为最正确的行动:双肩微微一耸,将手抬至头的左右两侧,手心向外,以示自己并无不良企图。此外,面对我那阴沉冷冽地逼问。他更是一脸淡然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何军。还有这位拿枪的先生。我想两位应该很清楚,这么做会不会给你们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

    可能是因为无炎平常太过于低调的关系。理查德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拿枪的人会是个跟我一样的大学生。说完这句话,他甚至还夸张地晃了下自己那赤裸的下体。壮硕的,此刻依然有点勃起的阴茎随之一摇,就如同那吊挂在水果铺的大香蕉一样。配合着他淡然而不屑的神情。顿时就让我产生了一种要宰了他的强烈冲动。

    「他在激怒你,别上当。」

    正当我不禁想上前对其动粗时,无炎伸出左手拉住了我,同时出声提醒。

    我停下了想要迈出去的脚步,恶狠狠地瞪着理查德「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听到我的狠话,他看都没看我一眼。而是把目光都集中到了无炎的身上「好了,让我们抛开不必要的废话。坦率说吧,你们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想,你一定不是英国军人出身吧?卡尔,不,应该称呼您斯科特?摩尔曼?理查德先生!」

    端着枪,一直瞄准着理查德的无炎这时也微笑着道出了让理查德立马脸色大变的话。

    「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这个英国男人的质问声显得非常惊骇。不用想也知道无炎所讲的话戳中他的要害。

    「很简单。」

    无炎撇了下嘴,接着道:「你们英国军人在被俘之后,除了姓名、军衔之外什么都不讲,对于威胁、拷打这些手段一点反应都不会有,只是不断地重复自己的名字、军衔,好象念经一样,不管对方如何折磨一点都不接招。可你刚才的表现是什么?试图用我们东方古老的计谋激将法来惹怒我的同伴,然后在等其上前来时制服他,用其之命再来逼迫我放下手里的武器。对不对?另外,您的真实姓名,我想在这个城市里也并非只有我才知道吧?」

    听完无炎的这番言论,理查德的脸色变得愈加苍白。我可以明显看清他的满身裸露的白肉都在不自主地颤栗抖动。

    「Shit!Thisdamnyellowhybrid。Hemusthavebetrayedme!」半晌之后,我和无炎才听见从他的嘴里发出的咒骂声。知道这话意思的我立刻回敬道:「你他妈的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敢骂我们中国人是杂种!信不信我活剐了你!」

    「别说了老鬼。」

    无炎的神情也开始严肃了起来,嘴里的话掷地有声:「我不想跟你说是谁出卖了你。我只想知道你手里有什么东西值得吕国强顾忌。还有,你用了什么方法让我同伴的母亲甘心受你的奸淫。当然,你可以选择保持沉默。但是——」

    讲到这儿,无炎便从身上的多功能战术背心上取出两支小巧的针管,在理查德的面前展示了一下。随后继续冷声道:「这个是我刚才摸进来时在客厅,你脱下放在那儿的裤子里找到的。我想我的同伴跟他的母亲就是被这个扎晕的吧?里面的药物成分是纯度很高的硫喷妥钠?我猜应该是的。要不要我也用这个把你弄晕,然后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我们在好好的谈谈?放心,我有很多方法,既不会让你很快的死去,也不会使你感受到活在这世界上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如果把它换成我们华夏文明的一句古语,那就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此话一出,理查德那原本高大的身躯也禁不住向一缩,脊背死死地靠住衣柜。嘴里同时颤巍巍地道:「你不能这样对待我!我是英国公民,在这里是享有外交豁免权的!你们这样私闯我的驻地,更是犯罪行为!」

    「No!No!No!」

    只见无炎摇着左手的食指「我想你一定没有看过国际法。首先,你不是英国外交人员,并无权利享用这一国际条款;其次,也是最主要的,你绝对不希望因为此事而引起中国警察、甚至情报安全部门对你的重视吧。更何况,你的雇主也同样不会愿意花在你身上的钱就因为你的暴露而被浪费。如果一旦发生了那种情况,恐怕你那位在利物浦的未婚妻贝蒂以及你刚满周岁的儿子钱伯斯的日子——」

    后面的话无炎并没有再讲下去。只是换了副表情,用其似笑非笑的眼神凝视着已快瘫软在地板上的理查德。不难看出,这些话的真实性有多么的高。但我一点也不吃惊,因为此番话语早在清晨我和他在双龙山顶促膝相谈时已经知晓。现在理查德的表现则更能证明他对我说的,基本正确。

    「好了,理查德先生。合作与否,yesorNo?二选其一吧!」

    片刻之后,无炎便继续笑吟吟地盯着他,等待着答复。

    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的走着。因为关着门窗的原因,室内的空气有些污浊。正当我快要沉不住气,想再次出声恫吓半倚半坐在衣柜边,神情萎靡的理查德之时。他终于抬起头,无力而又艰难地吐字道:「yes。」

    见其同意,无炎点了点头。接着看了眼腕上散射出绿色荧光的军用手表后便开口道:「我们长话短说。首先,吕国强为什么这么忌惮你?跟你又是什么关系?你到中国来的目的?」

    「他——」

    理查德的喉头一阵蠕动,好象很困难地把痰咽下之后才慢慢道:「他跟我的雇主合作。不,准确的说吕和我一样,也是被我的雇主雇佣的手下。只不过他为雇主办事要比我早很久。」

    他说到此,抬眼望着窗户。目光里充斥着一种不加掩饰的缅怀之色,但嘴巴却未见停顿:「几年前,我还是一个欠下赌场十多万英镑,没有房子,没有女人,没有?《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