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44 部分阅读
    獠i胍魃⒋⑸⒒旌献挪煌锏鞯囊世擞锿ü搅宋业亩小?br />

    这里面当然也有吕国强。他在那里的表现,可真称不上一个儒雅澹泊、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只见其坐卧在精美华贵的皮沙发上,微眯着眼睛,享受着两位漂亮姑娘的周到服务。其中一个姑娘正卖力地用她那性感的嘴唇吸吮着阴茎,双手还不停抚摩挑逗吕国强的臀沟,嗓子发出让人酥软的呻吟浪叫;另外一个则扭动娇躯趴在他的胸口,坚挺的乳房来回摩擦他的上身,香唇亲吻着他的脸颊,下巴,更不时将双乳送入他的口中。

    在沙发的另一端,一对男女正上演着最原始的交配大戏。手抬着女人的双腿,腰部剧烈耸动的男子毫不避讳旁边的吕国强和另外两位女子。而被他压在身下操干的姑娘嘴里更是发出了极为销魂的吟叫。

    很快,在沙发正前方,铺着成色彩艳丽的羊绒地毯上,激烈地两男一女,三人性交也开始了:一个女子骑在躺于地上的男人腰间,男人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另一个男人则跨骑在她的身后,猛烈地用阴茎着她的肛门。女子的呻吟含混压抑,她把脸埋在了下面那个不停上顶的男人胸膛,丝滑光亮的长发如瀑布一般洒在那男人的脸上。而她身后的男人则紧咬着牙关,抽插着她的肛门同时也感受着这种异样但极具快感的性交方式。

    又过了几分钟,吕国强终于无法在抑制自己的性欲,随即跟那两个姑娘翻滚到了一起。其中一个姑娘的阴唇裹上了他那勃起的阴茎,开始套弄。他的双手则肆意抚摩着另一个姑娘的身体,从柔嫩的阴道、圆润的臀部、滑腻的脊背一直到丰挺的乳房。姑娘们配合着浪声淫叫,摇摆起伏。此种景象,宛如两个妖媚放荡的狐仙似的交替耕耘叠浪。肉体与肉体交织纠缠,沙发跟着他们仨,以及另一端的那对男女的交欢不住起伏。

    百余个回合下来,那两个正在吕国强身上承欢迎奉的姑娘就浑身香汗,双腿随着频繁的摇伏换位便有些发软。可她俩还是十分尽力的交替伺候他那根雄起的阴茎,香唇中更是半表演,半陶醉地淫叫哼哼着。

    就在这时候,从画面中突兀而出的一对男女挡住了吕国强和那两个姑娘。同时更让我的眼睛霎时间就瞪得溜圆。

    「是她!吕国强怎么舍得让她参加呢?」

    我一面揣测一面目不转睛地盯着画面。那对男女中的女子不是别人,就是昨日我见过的关丽。只见她双臂箍着男子的脖子,修长如玉的大腿紧缠于他的腰肢。脑袋摇得披头散发,叫声骚浪,男子则托着她的香臀,一边抽插,一边朝吕国强走去。

    吕国强这时已快激情迸发,那顾得上别人如何。只稍微挪了下身子,嘴跟双手还埋在那两姑娘的胸脯上。男子则将怀里的关丽放在沙发,随后拔出阴茎,示意不停喘息,面露红晕的关丽为其口交。

    关丽想都没想便跪在沙发上,手扶阴茎,轻启红唇,张口含了进去。脑袋卖力地在其胯下前后晃动,空出来的手还抠摸着自己下身那湿淋淋、黏乎乎的阴户。

    沙发另一端的交欢这时结束了,那个压在女子身上的男人已在「噢噢」的叫嚷,显然是射出精液。但只休息了一会儿,见吕国强身上的那两个姑娘摇曳律动娇媚模样。他便移了过来,把其中的一个拽到了他的身边,随即伸手揉搓起那姑娘的胸脯来。姑娘被他弄得张口闭目、娇体酥软、汗流浃背,不禁抓起了他那已萎缩下去的阴茎套弄着。等到其再度勃起,就横身向下一坐,在那男人身上纵送了起来。

    男人爽到了极点,只见他拦腰抱起了姑娘,将她压到在地上。然后松开了双手,蹲身在她大腿之上,两手用劲紧握她胸前一对娇乳,阴茎插进阴道,抬动着屁股再狠狠开始抽送。

    姑娘曲起双腿,蹬直脚尖,连连呻吟着。而男人则一边抽插,一边搓揉乳房,只见他又干了几十下,就咬紧牙关,死命抓着双乳不放,下体死抵着姑娘的会阴,跟着全身一阵抽搐,体内的精液顿时在阴户的吸啜下,全射进了阴道深处。

    非常凑巧,吕国强也在这时射精了,我看到到他飞快且粗暴的将姑娘从身上推开,拔出来的阴茎跳动着,龟头胀得圆肿。从马眼里直射而出的精液如落雨一般,朝姑娘的俏脸上喷溅。

    地毯上的三人性交在吕国强软如稀泥地倒在沙发上后也到达了高潮部分。插弄阴道的男子一如机车全速前进般大力、快速地冲刺着,而在女子身后的那个男人也一样用尽全力向她的肛门抽插,一脸狰狞。女子狂野地呻吟、挺动,配合着他俩疯狂的节奏,两颗浑圆娇挺的玉乳剧烈地晃动,带出了阵阵涟漪。半分钟后,两个男人就一前一后的大叫着射精了。与此同时,关丽的那张秀美的瓜子脸上也开始迎接着男人汹涌如潮,白浊似浪的浓稠精液。

    大战过后,房间内躺满了精尽力疲的男女,他们东倒西歪,气喘吁吁,东一滩、西一团的精水淫液,乱七八糟的沾染在地毯上,沙发上,女人的脸上抑或胸脯上。但没过多久,那些男人们就站了起来,纷纷拿着一边柜架上的各类名酒,以及放在那里的小药瓶,混着酒,把瓶里倒出来的菱形小药丸吞服了下去。紧接着,便一个个淫笑着扑向了各自所寻觅的新目标。

    荒淫糜烂的场景持续着,男男女女们使出各自浑身的本领。相互间没有对于爱的怜惜,只有欲,非常直接而且近乎于疯狂地兽欲。这些人,时而交换姿势,时而替换伴侣。阴道、嘴唇、乳房、肛门;这些女人平时轻易不会示人的私处在这一时刻已纷纷成为了那些男人们发泄的神秘之源。看的时间长了,这些人在我眼中恍惚就像一条条蠕动的肉虫一样,让人恶心。

    「呼!」

    看完后的我长出了口气。心里同时暗暗庆幸,幸亏没在这些视频中发现我妈的身影。要不然,迟早有一天,吕国强或许就会采取种种卑鄙的手段。

    让她也参加这种非常淫秽的群交派对。这一点,从他默许理查德对我妈的奸淫中,就能想见。

    「姓吕的,你会后悔的!」

    我无声地默念道。指间的香烟燃烧着,腾空而起的烟雾,扭曲而且诡异————下午二点多,我回到了诊所。一见到无炎,我就把上午在理查德死掉的小区门口所探听到的事告诉了他。他听了,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

    「还有。」

    趁他没考虑的功夫,我接着开口道:「我在QQ里也给那个凶手留了信息。把我们从理查德那儿得到的东西的情况大致的说明了一下。不过他不在线。另外,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回学校一趟,不然的话警方很快就会把视线转到我们俩身上的。特别是我,毕竟,昨晚在拍卖会场也有不少人————」

    「放心。」

    无炎摇着手指,从容而道:「警察现在是不会来找我们麻烦的。这一点不存在你说的那种问题。我给你来分析一下,首先,我判断,此刻的吕国强应该已经知道了理查德的死讯。但他在心里肯定是希望理查德快点死掉的。我们做了他想做但又很忌讳做的事情,他现在只会是感到放心。因为无论是谁干掉了理查德,那他们之间的秘密就没人知道了。至于你,在他的眼里根本就不是个能威胁到他的人物。他想什么时候动你,就什么时候动你。更何况他忽略了我这等人的存在,甚至还不知道他的雇主已派来了『w』的这个情报。他的心态,绝对跟理查德是一样的。所以说,他现在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把事情捂下来。你可别望了东州政界还有警方的一些高层与他的关系。」

    这一番话下来,逐渐打消了我的顾虑。于是便调笑着问他:「你是说现在我们回学校也没事?」

    他点了点头,再度说道:「近期绝对无事。但只要理查德的事情风头一过,你可就危险了。他肯定会派那个叫阿然的人来对付你,至少也会问一问拍卖会上你为什么要揍他吧?」

    我不屑地笑了下,左手指着右手里的移动硬盘「我就怕他不来,要不然这东西就无任何用途。」

    又说了几句后,他拍着我的胳臂,低声道:「去把假胡须摘了,进去看看你母亲吧。她醒来后一直在问我你的行踪。有些事,该瞒她的还是得瞒着她。」

    「我明白。」

    语气也沉下来的我顺手取下了假胡须,迈步朝诊所的后院走去。

    鬓散发乱,脸色苍白,隐含凄楚的我妈在我一进房间之后就落泪了。两行清泪瞬间就顺着脸颊滴落到被子上。心里也颇有点懊悔的我紧赶了几步,坐在床边,便想伸手去搂她。但最后,手还是停在了半空中,没有继续。

    她嘤嘤的哭泣着,此等神态和模样依稀让我想起了两年前在宁州时的那一幕。记得那次,她被那个船务公司老板江子辉的妻子当街辱骂。导致了最后她跟着我回到了县城。但是这次————「妈,放心吧!我一定会让那些污辱你的人不得好死!」

    我最终还是咬着牙,一边伸手搂住了她,一边暗暗发誓。

    肩头的衣襟很快就被她的眼泪浸湿了。感受着她那微微颤动的身躯,我的心情异常的复杂。嘴里也情不自禁地低声对其说道:「妈,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的吗?以后谁敢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跟他没完!这是儿子对你的承诺。」

    「儿子。」

    她终于离开了我的肩膀,抬起头,泪眼婆娑地凝视着我「妈这次又让你失望了。妈真是瞎了眼睛和心肝,听信了那个男人的花言巧语。现在想起你外公当年说的那句话,真是太对了啊!」

    「外公当年说过什么话?」

    我语气和缓,但又好奇地询问道。

    「唉!」

    她垂下了脑袋,幽声叹道:「你外公当年曾对我说过,这种张得俊俏的年轻人。花花肠子肯定多,过日子绝对不能找那种人。」

    「一语成谶!」

    我在心中暗念道。

    说完这话,她的嘴一瘪,双眸中又闪现出一层晶莹的水雾。见此,我又单手一伸,让她的脑袋斜靠在我的胸口。同时,劝抚她的语气更是十分轻柔:「妈,离开那个家伙吧!他是个伪君子,不值得你生他的气。你的委屈,由儿子我来为你伸张!」

    「不!」

    她突然用双手把我的腰肢箍住,脸埋在我的胸前,挺拔饱满的乳房全都压在了我的身上。那股温热滑腻的触感使我在刹那间泛起了一抹充满罪恶,却又非常舒服的难言之情。

    「儿子,妈不想让你出任何事。况且你已经打了他,就当是为妈报了仇。不要再去找他麻烦了,好吗?妈知道,他背后有人给他撑腰,你是绝对斗不过他的。听妈的话,好好去上学念书。打他的事情妈来替你解决。好吗?」

    就在我满脑子绮思臆想,魂不守舍的时候。怀抱中的我妈说出的这番话霎时就让我清醒了过来。

    「妈,不谈这个了。」

    知道她意思的我随即止住了此番话题。就只是拥簇着她,静静地靠在一起,享受着这一时刻的恬静氛围。

    窗台上的一坛白菊,迎着飒飒西风盎然绽放。而瓣叶中间的花蕊,却仿佛如人的眼神一样,默然注视着我们母子,深邃而且哀伤。

    第16章

    我平静地肃立在一个面积很小的湖泊前。月亮升起来了,它照在这荒芜、幽闭的湖泊上。空气中透着丝冷意,像一滴冰冻的泪晕,在湖面上扩散、流荡。同时在湖的对岸,飘扬着一层迷蒙深幽的暗雾。四周安静,非常地安静。

    「小子,你终于和我一样了。」

    突然,我的身后传来了一声阴气十足的说话声。显而易见,行踪诡秘,身影飘渺的杀人魔,出现了。

    双手已沾过鲜血的我在他又出现的这一时刻,心里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感到特别的惧怕。一回身,看着他那混沌的身型说道:「对,我现在也算杀过人。如果你不是什么妖魔,同样可以被人杀死的话。我还用怕你吗?」

    「桀桀桀!」

    他忽然大笑了起来,笑过后才接道:「是啊!有趣的小子。你可以过来试试能不能把我杀死。但我想对你说的是,如果你这样做,你就能安全了吗?不信,你看看那边!」

    我的双眼顺着他所指的湖泊对面望去。只见那层迷雾之中非常突兀,而且玄奇地出现了许多我相识的人。他们沿着湖泊,站成一条直线,每个人的目光都朝我隔空相视。并且张开嘴,一个个的跟我传递着话语。

    「小军,你妈现在在哪儿?我很想她!」

    一个拥有明亮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眉毛浓密、薄薄地嘴唇,相貌十分英俊的青年男子语带焦急的问着我。这是久违了的夏天洪的声音。

    「嘿嘿,何军!你妈那老骚货的滋味可真是爽啊!快点,带我去,我现在又想操她了!」

    这声音,是那个长的眉清目秀,但神态极为跋扈的纨绔子弟陈凯的说话声。

    「对!表哥,让我也爽爽吧!」

    「阿凯,还有我呀!干脆咱们一起操那个老婊子!」

    这两声则是由皮肤黝黑,身材矮肥的马本亮与一脸痞样的大东发出的。

    「哈哈!几位小兄弟,玩多P也算我一份吧!」

    这个方脸大眼,眉浓鼻挺,气宇轩昂;曾经当过我妈上司的钱明远此时也搭腔了。

    「还有我!」

    「算我一个!」

    「我也是!」

    衣着考究,面相英挺的船务公司老板江子辉与他的那两位朋友也正跟着一块儿起哄。

    「嗯,那娘们儿的床上功夫确实带劲!下次有机会再叫她陪老子三天。」

    和我妈做过肉体交易,长得尖嘴猴腮,极其猥琐的吴忠发开口了。

    「住口!」

    一声震怒的斥骂声传来,但这不是我发出的,而是同样和他们站在一起的,我的好友,体形肥硕的海建所发出的声音:「你们这些个流氓败类给我听好了!沈阿姨是属于我的!属于我一个人的!谁要是再敢碰她,我一定把你们给通通杀掉!杀掉!」

    「还有你!阿军!」

    他此时话锋骤然一转,抬起手,隔湖遥指着我「你也记住,你妈是我的!要是连你也欺负她,别怪我到时连你一起杀!」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缺乏教养,不知天高地厚。」

    站在那群人中间一直没出声,气质儒雅、风度翩翩的吕国强终于讲话了「女人嘛,就是用来玩弄和利用的。自古红粉尤物,皆是白骨髅骷。趁她们韶华还在,就当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感情?哼!值多少东西!」

    这些人说完话,各自的身影便一个个的从湖对岸悄然散去。眨眼的功夫,那里又变回了静谧幽暗地森冷景象。只有那层迷雾,还在对岸诡异地荡漾着。

    「听到了吧!」

    杀人魔的声音再度传来「这些人,每一个,在你眼里,都是该死的吧?不甘、愤怒、哀怨、悲伤?对,你的内心拥有这些能点燃仇恨的种子。可你呢?干了些什么?把它们深埋在心底,一次又一次的尾随、偷窥?醒醒吧!这个世界没有你以前相信的公理道义,只有弱肉强食,优生劣汰!淫人妻女者妻女必被人淫?这只是三流作家跟编剧弄出来欺蒙大众的。在那些掌握着权势、财富;拥有着智慧、手段的人眼里,女人无非是他们点缀生活的调剂品而已!」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我轻轻地念叨着。不知不觉中,认同了他的观点。

    「对!」

    阴冷的话语继续着「现在,机会已经摆在了你的面前。为我做事,得到吕国强的那笔钱,我可以分给你百分之二十,并且帮你杀了那些污辱你妈的人渣。你也想让他们都下地狱的,是不是?」

    「他说的对,老鬼。」

    不直何时,我的身旁出现了无炎的身影。他跟我并肩站着,眼睛则望向了那个杀人魔「喂!我说,这样好赚钱的事儿能不能加我一个?我要的不多,百分之五就可以了。」

    「你们就这么把钱划分了,有问过我吗?」

    杀人魔还未开口,另外一个声音也随着人影的显现一同而来。我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那位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子「w」。

    四人八目相对,彼此各怀心思。良久,杀人魔那阴气十足的语调才再次回荡:「赵无炎,还有这位小姐,你们难道不怕死吗?」

    女子没有出声,只有无炎撇了撇嘴,针锋相对道:「你呢?你就不怕了?」

    「可以了,我说诸位,你们要钱还是要解决个人恩怨?」

    我见此终于开口,同时右手从口袋里摸出了烟,点上后看着他们三个。

    「合力拿到吕国强的那笔钱,一人算一份。如何?」

    几分钟以后,那位代号「w」女子对我们提出了她的建议。

    我和无炎很快的点头答应,只有杀人魔还在考虑。他伸出左手,不停地摩挲自己的下巴,嘴无声地一开一阖,像是在咀嚼着什么话。

    直到我手里的烟燃到了尽头,杀人魔才语气生硬地道:「可以。不过——」

    「不!你们不要害我家小军做坏事!」

    就在他正要提别的建议时,我的脑后传来一阵急切地乞求声。我回过了身,目光停留在那声音的源头,当然也就是我妈的身上。

    「儿子,别跟他们混在一起,没有好下场的。跟妈妈走,妈妈会有办法摆平那些事情。」

    说完话的她站在临近湖面的地方,神色哀凄,眼睛则直愣愣地注视着我,好象是在等着我的答复一样。

    半晌之后,我闭上了眼睛,忍着心中的伤感对其道:「妈,对不起,我有自己的想法。」

    望着我一脸决绝地模样,她的神情十分的黯然。眼睑下垂,转过了身子,没等我再度说话,便纵身一跳,跃入了湖中!

    「妈!」

    见到这番情景,心头惧惊地我大吼着紧赶了几步,也随之跳进了湖里————「呼!呼!呼!」

    睁开眼睛的我额头上,甚至浑身都是冷汗。脑子懵然,更带着阵阵刺痛跟寒冷。只有盖在胸口的被子还在为我传递着一丝聊胜与无的暖意。

    稍过片刻,我扭动脖子,转首环顾四周。室内静悄悄的,天色也很昏暗。只不过在一旁熟睡的「黄蜂」所发出的鼾声与此时幽谧的氛围显得极为不相衬。无炎到是睡得很塌实,既不打鼾,也不磨牙;呼吸平缓,胸膛一起一伏。

    「还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呀!」

    看了一会儿,心里作此感想的我把手叠放在脑后,双目凝视着天花板————离理查德被我和无炎干掉的那日已过了一星期。我俩也在他死后的第三天平安地回到了校园里。事情的发展亦如无炎的预料,一切都没有改变,风平浪静地让人诧异。

    当然,我妈最终也没有听从我的劝告,待得身体无恙后,就比我俩早一天离开了诊所,返回了吕国强的别墅。并且这一星期以来,她都没有主动地联系我。

    为此我的内心也时刻处于一种焦虑,还有警惕地状态之中。因为我无法肯定,她是不是已经从吕国强的口中得知了理查德的死讯,进而联想到我跟无炎的身上。

    在这样的情形下,我高度紧张,几乎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程度。如果不是无炎始终保持着冷静且从容的态度,并经常开解着我的话,我早就要做出一些愚蠢的事情了。于是乎,上面所出现的那个梦境自然而然地影响了我,一连几夜,它就像我自己设置的闹钟一样,重复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不过虽然如此,我和无炎还是为了防备吕国强而进行了一番精心准备。小心谨慎一万次都不为过,粗心大意一次就足以致命。特别是面对这个阴险,平常以「和善儒雅」著称的吕国强,就更加要但着十万分小心了。更何况,他已经采取了行动————这一星期,除了以上这些,我还在QQ里进一步的联系了杀人魔,还用手机短信跟代号「w」的女子进行交流。很明显,他们都是冲着吕国强私吞的那笔钱而来的。只不过杀人魔是为自己,「w」是为了那个雇主。

    深谙自己处境,且明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我没有保留,分别在QQ跟短信里跟他们讲明了理查德已死,手中握有吕国强把柄的情况。并借此像他们提出了在暗地里帮助我的要求。他们对此均表示同意,只是或明或暗地警告了我,不要试图去通知警方,不然后果非常严重————「『秀才』,真是对不起啊!」

    此刻,依旧躺在床的我把目光移向那张被服齐整,无人躺卧的空床上。那是「秀才」的床,从前天傍晚开始,整整三十几个小时了,我跟无炎,以及「黄蜂」便再也没有见过他。打他的手机,关机;去其他寝室问他的几个老乡,也没打听出什么。可做这些只是表面行为,实际上,我跟无炎是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的。只不过为了瞒过「黄蜂」,所以才装着不知情的样子。

    「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这话真是太对了。」

    想到这儿,我起身穿好衣服,悄无声息地下了床,走到阳台上抽烟。随着烟头腾起了灰白雾气,我开始回忆起三十几小时前,最后跟「秀才」在一起时的情形————「老鬼,前几天你和『晴明』在干什么呀,连学校都不回?」

    打完篮球,正用汗衫擦汗的「秀才」开口对我发问。

    「没干啥,就是心烦,出去走走。无炎也一样。」

    正蹲在他身边绑鞋带的我抬头望了眼四周,然后编了个借口回答道。

    「你们不会是去泡妞了吧?」

    刚还在篮球架边练习花式运球的「黄蜂」此时也跑了过来,一脸晒笑地搭腔道。

    我摇了摇头,站起身对他俩示意一起去吃饭,随后便带头出了塑胶球场。在路上的时候,「黄蜂」推说自己要去陪新交的女友,因此率先离开了。我跟「秀才」则在二十几分钟后来到了我们经常光顾的那家小饭店。无炎因为接到过我来时在路上给他的电话,所以没去打球的他比我俩先到了一步。而且还提前点了饭菜。

    于是我们仨等菜上齐后便开始边吃边聊。我心里有事,所以不怎么说话,一直垂着头扒饭。到是他们俩的话比较多,一会儿天文,一会儿地理,到快吃完饭时,他们竟鬼使神差地谈论起了古代帝王的风流史。

    「——在三国时期,西蜀后主刘禅、东吴末主孙皓都是日夜沉迷于声色歌舞之中而不知有国的。孙皓甚至在给父亲办丧事时,也借祭神的名义观赏倡妓昼夜歌舞作乐。另外,西晋武帝司马炎也是一个声色之徒。他的后宫佳丽逾万人,以致他每日幸御宫女时,常常坐上羊车,羊走到哪里,他就临幸那里的宫女,于是,一些宫女为求宠幸,就把竹叶插在门前,将盐水泼在地上,用此来引诱羊车停驻。还有——」

    只听「秀才」如数家珍地把这些历朝历代的皇帝们各自的荒淫之事详细地阐述了一遍。唾沫横飞下丝毫也不觉得有辱斯文。

    「呵呵,你还是处男吧?」

    待其停下,取杯喝水的时候。无炎微笑着问他。

    「秀才」听了,脸上浮出一丝暗红,看了看无炎跟我,好半天才不好意思道:「嘿嘿,没办法啊。谁叫我长相不如你们呢?时运未到,不强求,不强求。」

    接着,他又继续说起那些帝王:「想想那些皇帝过的日子。虽说身担天下,可也享尽了世上所有让人向往的好事。美酒佳肴,山珍海味,荣华富贵,后宫嫔妃;这些东西放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会使人为之迷醉。嗨!真恨不得像那些穿越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回到古代去过把帝王瘾!」

    听了他的感慨,无炎笑出了声「不会吧?你也看穿越小说?」

    「嘿嘿,与?《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