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48 部分阅读
    撇嚼吹酱扒埃鸲渚枳拧?br />

    「警车?嗯,不是。是消防车,还有救护车。噢,也有警车。」

    心里紧张,反复叨念的我听着那一辆辆笛声大作的车子由远及近,而后在由近至远的飞速离去。直到外面重归寂静,才松了口气。刚想回身,公寓的外门就被打开了。我定睛一看,风尘仆仆,手提背包,身上带着股火药味的「w」正站在屋外静静地注视着我。

    「回来了。」

    我说完便坐回到床边,继续摆弄起左轮手枪。

    「不问问我去哪了?」

    她随手把包放在地上,然后靠在衣柜前,双手拨拢着自己的长发。

    沉默,房间里开始了长达十余分钟的沉默。直到玩枪的手沾满汗水,我才抬起头,正视着她道:「你这样玩我,有意思吗?」

    「这只是手段。我始终都对你无任何恶意。」

    她的眸子里闪烁着耀眼的光泽「你不是也对你妈隐瞒了一些事情。原因不就是为了她安心些?」

    我冷笑了一下,接着语带不屑,音调冰冷地斥责道:「谁说我隐瞒她是为了她好了?我恨不得她去死!有这种母亲真是我一生的耻辱!」

    「我还是那句话。」

    她踱步来到我的身前,弯下腰,那张既熟悉,却又陌生的脸孔几乎快贴近了我的面庞「你的演技真的很好!」

    我略带不适地偏过了头,身体朝后挪了下,随后才继续道:「刚才那些车辆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啊!」

    她坐到了我的身旁,舒展了下身子「石嘉然在城南的制药厂发生了爆炸,引起火灾罢了。」

    「哦。」

    我应了一声,心里也没感到特别的惊讶。在我看来,像她这样的人,存心想掀起风浪的话,是谁都无法阻挡的。不要说一间制药厂,就是市委市政府大楼,也能手到擒来。

    「还有三件事要告诉你。」

    见我闷声不吭,她又主动开口道:「第一,刚才我除了去石嘉然的制药厂外,还到医院走了一趟。梅绍恩死了,原因应该是失血过多。第二,被我放走的石嘉然现在正躲在他拥有的武校里,我判断,他手下的人马除了在找我们,以及保护吕国强的之外,其他都已到了那儿。」

    「第三就是——」

    说到这儿,她又开始捋起自己的长发「吕国强和关丽已经动身,我想此刻他俩跟石嘉然派去的保镖应该已经快到去乾山岛的码头了吧!」

    「等等。」

    我眨巴着眼睛,满是疑惑道:「关丽没死?」

    「她怎么会死!」

    她对我的话很是不解「我一直都跟她保持着联系。四十分钟前她还用短信跟我汇报他们就快到达码头了。只不过船要在早上六点才开,他们也只能在那儿等一个晚上。」

    「这么说来,石嘉然跟我说关丽被他手下轮奸致死是骗我的。而她也是雇主派来的人?是不是?」

    我揉了下鼻子,转首问道。

    「石嘉然会那么跟你说显然是心理攻势。」

    她泛着令我感到微微发窘的璀然笑容「他想通过这样迫使你交代出东西的下落。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你多留了一手,寝室阳台那儿是有他们要找的东西,只不过那还是一份复制品罢了。」

    「至于关丽是否是我雇主派来的嘛——」

    她翘起嘴角,一脸神秘地模棱两可道:「是,也不是。」

    「现在事情大条了。」

    我将一直握在手中的左轮手枪放到了枕头下,接着调整了一下语气,和声说道:「梅绍恩身为警察局长,又兼任东州市委常委。要知道,他可是出现在理查德所偷录的视频中次数最多的一个官员,和吕国强的关系又很密切。手握重权的大人物你这么随随便便地把他弄残致死,黑白两道不跳脚才怪!我看这儿最多还能再待半天,如果明天下午再不走,我们可真就要被警察逮住了。你说说,我们该咋办?」

    「怎么,你丫怂了?」

    清冷到骨子里的她忽然勾起一抹邪气的笑意缓缓道,地道纯正的京味儿,就连声音也是清越中带有妩媚的中性嗓音。

    「我——」

    想立刻反驳的我看着她那张妖冶与鬼魅相融合,浑然天成,极近柔美的面容。一时间竟也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你杞人忧天了。别忘记,在这座城市里,梅绍恩,吕国强,石嘉然这样自上而下的官商利益链虽不多,也不少。国内官场上历来讲究平衡、稳定之道。各种各样的利益集合体,小圈子交织在一起,纠缠杂绕,盘根错节。表面好象稳固,实际上则是破绽多,漏洞大。要知道,贪婪,是人的本性。很多人都会觉得自己的现实生活过的并不好。普通人想有钱;有钱人想更有钱。那么同理,小官员想变成大官员,大官员则想成为一方诸侯。话又说回来,这些个大官小官怎样才能达成愿望呢?没能耐的,老老实实的熬资历,以图上进;有能耐的,结党营私,拉帮结派。总之,这类人获取晋身的手段用两个字便能概括:『斗争』。」

    「w」一脸淡笑,慷慨而谈。此时的我则怔怔的瞧着这个从容、视险境如无物,依旧浅笑凝然的她。实难相信,这样的人物会是一个女子。

    「当然。」

    只听她继续讲道:「现在国内的官场争斗方式手段都趋于多样化。有利用民意的、有制造舆论的、有以势压之、以权逼之、以力破之。但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

    「你的意思是。」

    心中已有所悟的我开口了:「干脆就把那些官员滥交的视频通过网络发出去,造成社会舆论,让这些官员在政治层面上失去信誉,孤立。既而使与他们对立的利益团体趁此机会出头打压?」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儿!」

    她站起了身,缓步行至窗口。嘴里话依旧没断:「在国内待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也知道,再过两个多月,东州政府马上将迎来新一轮的换届。这个时候梅绍恩如此丢脸的死法,加上我们把这些东西放到网上,影响力绝对是地震级别。」

    「这样的方法——」

    我顿了顿,调整了一下坐姿「国内网络的管控很严格。你确定如果这么做不会被网警盯住?」

    她依然背对着我,面向窗外「用不着我们亲自动手。人选,不是有现成的吗?」

    「你是说,杀人魔?」

    我看着她的背影,想了想,才询问道。

    「这件事本来就是被他给挑动起来的。」

    她伸出修长的手指,在窗户上划着不规则的图案「如果没有他的意外搅局,吕国强也不会这么快就陷入被动。至少,我还不会现身,并且出手对付那些人。」

    「其实吧,我觉得你可以阻止他的。」

    我抓住被子的一角,出声低语。

    「为什么要阻止呢?表面的言论并不能代表真实的心理。说真的,我不讨厌他,就和欣赏你一样。何况现在这场戏已变成这样,身处戏中之人,谁能够幸免?」

    「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听完她的话,我按了下太阳穴,然后答道。

    没等她出声,我继续苦笑着道:「原以为吕国强隐藏的够深,是个枭雄式的角色。没想到有人会比他更会隐忍!想想理查德还真是冤枉啊!至死都不知道——呵呵,如果不是从关丽那儿得知了他在这几天内即将潜逃的确切消息,你恐怕还不会暴露真实身份,而是选择跟我继续演戏吧?」

    「彼此彼此!」

    她转身回眸,目光慧黠,笑意盎然。

    「呵呵,可以知道你的真名吗?你了解的,那个,那个——」

    不知怎的,她脸上的神情让我有些不好意思。心里的感觉更是前所未有的古怪。

    「叫我妍舞吧!我去洗澡了!早些休息,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说完,她长发一甩,打了个呵气之后,便迈着轻盈地步子,离开了房间。

    「妍舞。」

    我轻声咀嚼着这两个字。而心底,再度升起了那种荒诞、令自己啼笑结非的心绪。

    「真是戏剧化的漫长一日啊!唉!浪费了!」

    几分钟后,和衣而睡的我盖上被子,睁着双眼,默然念道。但同时,嘴边那一抹微浮的弧角,依旧出现了————﹡﹡﹡﹡﹡﹡﹡﹡﹡﹡﹡﹡﹡﹡﹡﹡﹡﹡﹡﹡﹡﹡﹡﹡隔天下午,一点正,公寓内。

    屋外的天气延续着昨夜的乌暮深沉。许多枯萎发黄的树叶在秋风中飘零舞动,卷起漫天昏黄。一眼望去,甚感肃杀、悲凉。

    屋内虽然开着空调,体会不到窗外那种渗人心魄地凛冽秋风。但是气氛,很是诡异————「——呃,事情呢,就是这个样子了。我也不瞒你们,还明白你们现在心里一定很乱。可是我还是觉得有必要把这些告诉给你们。我和她肯定被那些人记上了心。如果被抓,那一定就是死。」

    此时的我站在大衣柜旁,对着正在床边毗邻而坐的男女诚恳相告。男的身材中等,体形肥壮,耷拉着脑袋,一副萎靡不振的颓唐模样;女的丰腴性感,神色却十分惨淡凄伤。

    这对男女是谁?他们正是海建,以及我妈。

    清晨的时候,早起的「w」,不,现在应该称她为妍舞。她又跟睡醒的我商量了一番,随后就将我妈弄醒,并带她出了门。直到快中午的时候,她才带着我妈,以及我十多天未遇的海建返回。

    这之后,妍舞再度出门,去做她该做的事情。而我,经过谨慎考虑后,便组织起措辞,字斟句酌地,态度和熙地把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向我妈与海建阐述了一遍。

    当然了,哪些事能说,哪些事不能说,我心里还是有谱的。例如上次跟踪我妈到县城,并录下她和海建的性爱画面的事,我就闭口不言。

    「这场戏里,有人是棋手,有人是棋子。利用与被利用,就看你自己怎么想,怎么做了。牢记那句话:最后的胜利者,是不受谴责的!」

    这句话是清晨时妍舞对我讲的。此刻在我脑中重新浮现,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深思片刻后,我便朝还在低头沉默的两人看去。嘴里吐露的话更是意味颇深:「妈,海建。你们俩的事我都知道了,怎么说呢?我不是笨蛋,伤感情的话我就不说了。毕竟人人都希望自己在内心里面保留一份隐私。现在也不是谈你们之间事情的好时候。如今这局面,不光我和那个妍舞有危险,妈你也是一样的。吕国强抛下了你跑了,就凭这点,足可以证明前些天你所做的努力都是无用之功。他本就把你当成一个有价值的利用工具,你还希望他顾念旧情。如此狼心狗肺的家伙,就别在对他有任何幻想了。」

    见他俩无所表示,我吸了口气,继续讲道:「你们或许认为我这样做是不懂事,是不可理喻,是发疯。呵呵,有时候我自己也这么认为。可终究,我已无法在回头了。要么弄死吕国强,远避国外;要么被他的党羽爪牙弄死。二选其一的局面,这其中,妈,他们也不会放过你的。因为,因为那个理查德对你讲过吕国强的一些事,再加上你是我母亲的关系,你肯定,肯定————」

    「肯定死路一条,对不对?」

    眼圈泛红,面容憔悴地我妈终于出声说话了。

    我微微颔首,之后移开注视着她的目光,转向正搓着双手,表情惶恐窘迫地海建「兄弟这次有难,你帮不帮?」

    他听了,壮实的身子一颤,脸颊上的肉都在抖动。出口的话语明显带着不安跟困惑:「这,这个,他们都是当老板,当官的,势力这么大。我怎,怎么帮你啊!况且,呃,还有那个不知躲在哪儿的杀人魔————」

    「够了!你不能把他也拖下水!」

    突如其来的一句低吼打断了海建的讲话。

    我偏过头,望着刚冲我咆哮的母亲。她此刻,泪水滚落脸颊,痛声抽泣。

    「你怎么能这样啊!海建他什么都不知道。我是你的母亲,你想叫我怎么帮你都无所谓。毕竟如今这样我也有很大的责任。可是你不能这么自私,他也有父亲,更有母亲。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让他爸他妈怎么接受!你明不明白呀!呜——我只要一个简简单单的儿子,可你,你现在到底是怎么了!真是作孽啊——」

    泪流满面的我妈捂住胸口,断断续续地哽咽着。极近悲伤,哀忿欲死的她终于将连日来的郁积已久的怨愁爆发了出来。如此的痛哭,既是为她自己,也是为我。因为一个母亲,永远承载着儿子双倍,甚至数倍的伤痛。

    我心头霎时便浮起了层层阴霾,额头的经脉也在不停跳动。凝眉抿唇,睨眼深视着这个在我心目当中曾经视为天下最完美的女性与母亲的人此刻的这番悲凄的神情。胸口,隐隐作痛。

    这一瞬间,我忽然想到,世界上最让人悲伤的事,不是生与死,也不是我就站在她面前,她却不知道我爱她;而是我明明爱她,却依然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她放在心里,而是用自己冷默且充满疯狂的心,对她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

    沟渠已深,恶果自尝。

    但即便如此,那耕植与心,悄然发芽,并且已结果蕾的异念种子仍然不住地在我灵魂深处提醒着,鞭策着。

    「摒弃你的善良吧!没有善恶的人,才是最强大的!」

    第21章

    「阿,阿军,你真的,真的杀了人?」

    悲痛万分的我妈在宣泄完自己那哀怨交杂的情绪后,终于又心力憔悴地躺在床上,逐渐沉睡。我受不了房间里那种压抑的氛围,遂出门,下楼来到小区中心地带的观景凉亭默默地抽烟。很快,海建也赶了过来,并在我身边十分犹豫的问出了上面的那句话。

    我扔掉手里的烟,半眯着眼,瞟了他一下「是的,怎么说?」

    或许是我此时的眼神过于凌厉,他见了,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挪了挪。踟蹰了好一会儿,才低沉地述说着,声音里,透着股复杂难明的韵味:「我知道,这一天迟早是会来到的。但我还是要说,对沈阿姨,我丝毫没有抱玩弄她的心思。她,她跟我在一起时,几乎把我当成了自己孩子一般。嗯,我不太会说话,这你是清楚的,只是有一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讲。沈阿姨她不喜欢你现在的这副模样,如今的你让她觉得困惑,而且忧心。你身为她的儿子,不能这样的!」

    我转过身面对着他,冷冷地笑着。那笑声,连我自己都觉得陌生「你不认为,这样说有些恬不知耻了吗?」

    被我这么一讲,他的脸微微一红,但嘴里,依然执拗:「阿姨前些日子对我讲过,说你最近这几个月来花钱越来越大手大脚了。她算过一笔帐,这三四个月,你总向她要钱的时间里,光在你的银行卡上就汇了整整四万,还不包括你偶尔在她面前拿的那些。她嘴上不说你,其实心里一直在担心,怕你不学好。你知不知道!」

    他说到此,感觉有点失态。于是喘了口气,调整了心绪后才接着道:「那天,她回县城找我。跟我讲了她对你的担心,还把一张存折交给我,让我保管着。说要是她有什么意外,就把存折给你。我问她有什么事发生,为什么不把存折直接给你,或者交给你的外婆保管。她都始终不肯跟我讲。其实这些天来我也在担心她和你,只不过我没什么本事,特地赶过来的话又怕你觉察出我俩的事情。所以就一直揪着心等着她再次来找我。可今天她和那个女的过来,我一看她的脸色就知道:还是出事了。」

    他从裤兜里取出了一本金色存折,递到我眼前「密码是你身份证号的后六位。里面的钱我一分都没有动。」

    见到这个,我并无多少惊讶之情。心里虽微起波澜,但手还是推开了存折,并且说道:「还给她吧!暂时是不会用上的。」

    他拿存折的手在空中停顿了好一会儿才最终收回。同时还略带笨拙地颔首低语,态度极为真挚:「我明白,你一定很恨我。如果你在这里打我一顿的话,我保证不还手。让你————」

    「要揍你的话。」

    我双手按着太阳穴,撇着嘴角缓缓说道:「我早在发现的时候就会动手了。」

    「是不是上次。」

    他脸上的晕红开始变得愈加浓重「上次我们一起睡在宾馆的时候发现的?」

    我的手离开了头部,顺势一摆,嘴角更扯起了一道意味莫明地自嘲「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重要的还是那句话:兄弟这次有难,你帮不帮?」

    此语刚落,从凉亭外便传来一声清冽悠凝的话音:「柳海建,如果你不帮何军。那就太对不起他了!」

    随着声音翩跹而来的妍舞行至我俩的跟前。那双细长如线,妖柔邪魅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海建。仿佛,就想将其穿透一样。

    一时间,凉亭内一片寂静,三人都无声响发出。略过妍舞跟我不提,被紧紧凝视的海建则开始慌张失措。只见那壮硕的肉身不停颤动,两腿发软,几乎都快站不住了。至于其脸部的神情,更是惊怖惶悸。

    「我,我只是个普通人啊!能,能干啥呀!阿,阿军,这,我这,我是良民哪!真的不行啊!」

    哆嗦了半天,才从他嘴听见了如此语无伦次、近乎荒唐地推脱。

    「良民!呵呵!」

    妍舞被他的话逗的浅然一笑。随后语调迅急一变,幽冷森寒地娇叱道:「良民会诱骗好友的母亲拍那些恶心下流的淫照供自己手淫?良民会在半夜三更跑到那种廉价红灯区买春?良民会偷偷用好友母亲让他保管的钱财去挥霍?良民会整天在同学那儿吹嘘自己曾经在什么车里、什么野外的丛林里和自己好友的母亲做爱?你也配说自己是良民!还不知羞耻地谈什么真爱?呵呵!真是可笑至极!」

    「我,我,我没有乱花那笔钱!阿军,你别听她胡说!」

    海建涨红着脸,拼命地冲着我解释着。

    「这么说来。」

    我双手交叉,环于胸前「其它事情你都不否认喽?」

    「不!不是的!」

    他急的满头大汗,手舞足蹈「我发誓!我没做过那些!不然就让我被雷劈死!」

    「嗯!秋天打雷好象很少见吧?」

    眼神越过海建的身影,我转而问着妍舞。

    妍舞还没开口,海建就像是记起了什么一样。飞快地把那本存折从口袋里掏出,翻开后将其递至我的面前「你看你看,足足八万块!要是我取得话存折里怎么会没有记录?你说是不是?还有————」

    「那是因为你用了另一张银行卡里的钱!」

    此语一出,立刻让仍想跟我解释的海建呆住了。妍舞也没管他如何,继续冷声道:「何军的母亲给了你一张中行的存折以及一张工行的储蓄卡,两样合计有十三万。哼哼!像你这种活了二十年,胸无大志、低贱卑微;表面豁达开朗、实则狗屎一坨的家伙见了那么多钱会不动心?短短十几天,你就换了台笔记本电脑,买了iPhone、腕表、名牌服装、鞋子;香烟都换成三十块以上起步了。别给我否认!上午在你家的时候我都观察到了!你认为那些东西不穿不戴就能抵赖?噢!这两天还去过星级酒店的桑拿部吧?嗯,老去那种一百块全套服务的地方也倒胃口。还有那儿的餐厅,你请你的同学吃鲍鱼龙虾、喝Xo。呵呵!滋味不错吧————」

    此刻的海建比刚才颤抖的更加厉害了,浑身如同筛糠一般。要不是周围有栏杆,他一准会滚出凉亭。我则目光悲凉的看着他,内心里也是翻云覆雨,百转千幻。

    这个人,曾经是我年少时最为相契的同学、朋友。如今却————「——工行的那张五万元储蓄卡你已经快用的差不多了吧?要不是我今天把你弄来,你就快启用这张中行的存折了吧?你还真算是够朋友啊!跟你比起来,我这个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的人都觉得自己还是很有道德情操的!换种说法,你这个满口友谊真爱,肚子里却全是嫉妒加芜秽之志,只会每天坐在电脑前打游戏、看着色情电影、H书手淫的肮脏猪喽!米虫!人渣!根本就不配在这世上生存!」

    冷声斥责中的妍舞面如罗刹,语似刀锋,硬生生的把刚才还摆出一副关心我,为我着想,老好人面目的海建打回了原型。

    「我,我,阿军,我——」

    周身已近瘫软的他蹲在了我面前,双手抱头,无地自容。

    过了几分钟,我长叹了一声,挥手阻止了仍想呵斥的妍舞。接着从外套口袋里取出几张银行卡在商场消费的记录清单;同时也蹲下身,把海建的右手从他头上拿开,将清单塞至掌心;然后拍着依然在发抖的他,语气平淡,冷漠:「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千万别认为我是蠢货,你的几句廉价关心,扯着我妈的幌子对我说教,我就会放弃念头?对,我们曾经是很好的玩伴,朋友。我甚至还傻乎乎的请你照顾我妈。如今这样,说老实话,你既让我愤恨,又让我觉得悲哀,为我妈悲哀!其他人和我妈怎么怎么样我暂且不讲,可你呢?她那么信任你,把自己的积蓄交给你保管,你就是这样保管的?这样处理她那份对你毫无道理的信任,以及爱护?」

    这之后,我站了起来,对其居高临下道:「放心吧!我不会在我妈面前揭露你这个伪装的非常完美,成天以一个为爱冲昏头脑,又老实可信,善良开朗小胖子面目出现的可恶家伙。只要你答应完全配合我们,一切事情我可以既往不究。答应的话,就抬起头,吱个声!」

    「你,你真的不会对阿姨说?」

    身子抖瑟的他听到这儿,豁然支起脑袋,隐有泪光的眼睛希翼似得望着我,双唇更是蠕颤着,像是两条肥大的蚯蚓。

    「不光不说,事成之后,或跟着我们离开,或是给你二十万英镑留在国内;随你自己选择。」

    这样优厚的条件从我嘴里吐出,让他眉头紧皱,双唇紧抿,恍惚了好一会儿。不过没让我等太久,他最终还是咬着牙,使劲地点头了。那样子,仿佛就如同上刑场的英雄好汉一般————「他要是在这期间还不老实,龌龊地仍旧想和你母亲上床呢?」

    望着身形伛偻,步伐缓重,亦行亦趋地往公寓回走的海建。还在我身边的妍舞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偏过头,嘴角上翘,神秘地笑着「死刑犯都有最后待遇的,不是吗?」

    「呵呵!」

    双眉舒展,清凝浅笑的她伸出了手指,在我额头轻点了一下「看来你已深得『无所不用其极』这六个字的个中三昧呀!」

    「你的情报收集能力也让我很惊讶。」

    我目光炯然,甚是感激地注视着她「要不是你早上出发时向我展示那家伙种种劣迹的证据,我还不知道他竟然这么无耻。」

    「不过。」

    讲到这儿,我似乎想到了什么,苦涩地一笑「刚才你那一番痛骂到是把我也给绕进去了。你知道的,我以前,跟他没什么区别的。」

    「可你现在不同了。因为你遇见了我。」

    她边讲边示意我回公寓「在这儿,你只是小拭牛刀。今后在异国他乡,你的人生会碰到更精彩,抑或更危险的事情。」

    「谈点正事吧!」

    我跟在她的身后,低声询问:「那边情况如何?」

    「吕国强已在乾山岛安顿下来。数日后将有船开往那里,将他带至冲绳那霸港。后面的行程现在还不明确。」

    妍舞捋了下飘散在额前的鬓发「至于石嘉然,现在警方已发通缉令缉捕他。不过,他和他那几个得力手下此刻也快到乾山岛了。」

    「嗬!你放的东西显出效果了?」

    我说此话是有原因的。其实早上的时候,妍舞不仅给我述说了关于海建做的那些龌龊事,还向我简单介绍了她为何要去炸制药厂的目的。

    目的?《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