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51 部分阅读
    氐脑诔乔谘猜撸褂写笈叹谖渚呐浜舷麓右桓龈龅南右沙∷鋈耄切┧侨衔南右扇舜铣担和帧u鞘芯褪窃谡庋厮嗄碌钠罩校戳诵乱惶斓目肌付樱o吕窗桑?br />

    我妈的一声轻唤打断了我的思绪。定了定神,我重新将眼眸的焦距对准于她。

    素面朝天,神色憔悴的她眉黛蹙起,朱唇紧抿,芊手拢合;有点湿润的眼睛透出的,有自责、有愧疚、有忧虑、还有恳求。

    「这一切都不该是你这样的人该去做的。」

    她的双眼一直停留在我的脸上「妈妈明白,你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这个当母亲的。对于这妈妈在心底里感激你!可你,可你怎么去杀人?你难道不懂这是犯法吗?」

    「你知道我们昨晚去干什么了?」

    我目不斜视地盯着她那道复杂地目光,嘴里的话语平静且略带好奇。

    她苦涩地一笑,眼眸中的凄色分外明显「那个叫妍舞的姑娘把奶茶递给海建的时候我就看见了;同时也猜到,你们肯定是想避开我去做一些事情。可我不知道当时该怎么办,或许,我是在逃避。所以,所以才假装不知情,喝了那杯奶茶。」

    话到这儿,她似乎陷入了对往昔的追忆中,未施粉黛的脸庞也露出了一抹淡淡自嘲之色。吐字轻柔,嗓音婉约的继续道:「自从和你爸离婚后,妈妈就不断犯错。一个接着一个的错误,它们好象不仅牵引着妈妈,让我逃不开,走不掉;同时也在伤害你。可能在你心里,妈妈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了。但你不要忘记,妈妈无论怎样,始终都是你的母亲。你是妈妈唯一的孩子,给你充裕的物质条件,让你毫无忧愁的长大、取妻生子、成家立业是妈妈一直以来都在努力做的事情。妈妈曾对你说过,不想让你出任何事。所有的问题,所有的磨难,都让妈妈一个人来承担。可你,你却————」

    「可我却错误已深,积重难返。」

    我缓慢地沉吟道。

    「现在停下来还来得及。」

    脸色隐有蕴色的她靠了过来,捏住了我的手「妈承认,对男女那方面的事情。我,我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但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他们把我逼成那样的啊!你要体谅妈妈,算我求你了!你把海建放了,不再干坏事。我这就和你,还有那个妍舞离开国内,随便去哪个国家都行!」

    「会这么容易吗?」

    我轻声地讲着:「到了国外,没有钱我们住哪儿?如果是一个英文国家,我还能和人家交流。但你呢?还有,没钱在国外你怎么办?去打工?要知道,我们去一开始是绝对不会有合法身份的。你不会说任何的一门外语,怎么能去打工?」

    如此对我妈说话,已经表明我现在是站在一种与她平等地位置上谈论问题。

    再也不是当年的那个懦弱的孩子了。

    或许,这种改变早就开始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

    见我不听劝,还振振有辞的样子。她的神情又黯淡了下来,抓住我手的柔荑也在问话的同时缩了回去。

    「很简单。」

    我摸了下鼻子「好好和海建在这里待着,不要去外面走动。屋里有一切所需要的生活用品,你的一些衣物妍舞也已经拿到这儿了。等我们做完该做的,就离开。」

    「还要再杀人?」

    她身子一僵,颤颤微微道。

    「谁碰过你,我就干掉谁。直到没有为止。」

    我语气平淡,却字字如锋。

    「包括海建、夏天洪?你真的疯了吗?杀光他们对你有什么好处?」

    她一口气把话说出,死死盯着我。

    「是的。」

    我掠起嘴角,笑着回答。但心里却再次掀起波澜。既然她嘴里还念念不忘的替那些人说情,那么我就没有任何必要听她的。所有该解决掉的人,一个不留。

    我早就成年了,你那一套,对我没用。而且,这都是你逼我的,妈妈。

    安安稳稳,波澜不惊的小日子。见他妈的鬼去吧!

    这些都是我在内心深处对自己说得。

    「放过海建,还有夏天洪。其他人我不管了,算是妈妈最后的让步。好吗?」她不死心地讲道,显然希望用这样的妥协能够说服我。

    「再说吧!」

    我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起身,指着床头柜上摆放的豆浆包子「刚买回来的,趁热吃了。无聊的话看看电视,杂志。海建就在隔壁房间睡着。等他醒了,你就可以从他嘴里知道昨晚我到底干了什么。」

    说完话,没再看她一眼的我便转身,出了屋子,并离开了这套公寓。

    下楼来到另一套公寓的门口,我取出钥匙,打开了门进去。当然了,这套公寓也是杀人魔提前为我准备的,与上面的那套仅一层之隔。也便是说,我妈和海建此刻就在我的头顶。

    「狡兔三窟。呵呵!」

    我轻声地默念了一句,随后摇着头,进了其中的一间卧室。

    「机票已经预定,是后天上午九点正,从你老家省城机场飞往巴黎的。那边的宾馆房间我也已经预好,会有专人陪同他游览的。票跟护照下午就能到你父亲的手里。」

    刚进卧室,就见手拿一部黑色,带圆柱型通讯天线的卫星电话的妍舞开口对我说话。

    「哦,那我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

    一边讲,我一边取出手机开始按键。

    我的父亲,一直以来都是个谦良敦厚的男人。除了酷爱打麻将之外,再无其它不良嗜好。自其与我妈离婚,到再娶,而今始终都过着平安而恬静的生活。

    换句话说,在我心目中,他才是此次事件里唯一的一个无辜之人。

    我无法把握自己现在做的这些事一旦暴露,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副面影响。所以几经考虑,终于在早上拜托妍舞出面,让她动用其身后的强大背景,安全的将我父亲送出国。至于他再娶的那个女人————「管她呢!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罢了。」

    我一面听着手机连接成功的待机声,一面如此作想。

    「喂!爸爸,对,是我是我。身体还行,哦,手机被偷了,对啊,换了一个。有这么一个事儿————对,是,是去巴黎,旅游。不是国庆到了嘛————没关系的啦,怎么说你在那儿大小也是个副主任呀!那边我有朋友都安排好了,没问题的————你就在那儿放心玩好了,费用他们会出的————他和我关系很好的,你人去就可以了————一个人,对,就你一个人,机票就一张。我国庆还要在学校里参加个活动,过两天在去跟你会合。机票护照下午就能拿,对,会寄过来的————嗯,嗯,那时间地点你都记住了?好,那我挂了,我们巴黎再见!」

    「呼!」

    结束通话的我长吁了口气,心绪稍缓之后望着已在一台笔记本电脑前落坐的妍舞,开口感激道:「谢了。」

    「有几个消息,想不想听?」

    她背对着我,从容而道。

    我走至她的跟前,看着电脑屏幕中的九宫格监视画面,轻声耳语道:「消息有好有坏?」

    监视画面不是别的,正是楼上我妈现在所居住的公寓内部所有房间的实时景象。包括卫生间、厨房等地。当然了,监视探头与设备都是杀人魔先前就准备好的。

    她微微颔首「在乾山岛的吕国强已经联系好了船只。十月二号下午三点,船会从冲绳那霸港出发。不出意外的话,三号凌晨一点就能到达乾山岛海域。」

    「海警不会拦截?难道那些警察忙活了一夜,还没有查清楚吕国强和石嘉然之间的紧密联系以及现今藏匿地之所在?」

    我满脸不解,充满好奇地问着。

    「关于这个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消息了。」

    她靠在了椅背上,手指绕着丝丝乌黑发亮的长发「我的内线告诉我,专案组内部发生分歧,大部分成员主张把精力花在梅绍恩被杀的案子上面。至于石嘉然跟与之相关联的吕国强,他们采取了所谓的『放长线,钓大鱼』之策。」

    「呵呵,这没什么奇怪的。」

    我伸了个懒腰,随后继续道「石和吕一旦被捕,与他们关系不错,参加过群交派对的人能坐的住?你也知道,昨天杀人魔上传的视频,今天怎么样?还不是都被屏蔽了。加上刚你说的专案组内部分歧,这些都能证明,石吕两人背后的『保护伞』开始发力了。」

    「他们一走,那些与之牵涉的官僚们就还能继续当他们的『太平享乐』官。」她轻吐出声,一语道破了其中玄机。

    「非常正确!」

    我打了个响指「实际上他们不用多做什么,只要顶过这几天,等石吕一走,那就天下太平了。甚至,他们还能反戈一击,站出来揭露那个道貌岸然的画家其真实而丑陋的面目。同时向党组织深刻检讨一下自己被人利用的错误,请求一下党纪处分。毕竟,生活作风问题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嘛!哈哈哈!」

    在电脑桌前支着双手,托着腮帮的妍舞听到我的笑声后,便回过头,凝视着我,嘴角翘起一个柔美的弧度,同时道:「我发现,你对于这些事情看得很透彻。」

    「没啥大不了的。国内现在要的是稳定跟和谐,从中央到地方政府都是如此。特别是在东州这个经济发达地区,不稳定,每天都出事还怎么发展经济?所以说,如果上面还没有真正下决心的话,东州就翻不了天,该咋样,还咋样。你我所做的手脚,顶多在这几天有影响,之后嘛————」

    讲到这儿,我望着她,忽然笑了「呵呵,瞧我这卖弄的,怎么总感觉自己是在你这关公面前舞大刀?」

    她的脸上同样带着笑,神色非常真诚「我知道是借了身后的情报以及组织背景。你不同,能只从我嘴里探知这寥寥几件事,而后分析出现今的局面。这已经证明了你的才智。」

    「更何况。」

    只见她指了一下我的胸口,接着道:「从昨晚你的表现来看,你的骨子里就有一颗近乎于狼的心脏。凶残、冷静、执著、有韧性,这些品质我从来都没有在一个只有二十岁的男人身上发现过,连我自己在那个年岁时都无法达到。除了,除了他以外,你是第二个。」

    「嗯?」

    有点诧异的我愕然了一下,随后便释然了。摇了摇头,随后邪笑道:「狼吃肉,狗吃屎。有些人,有些事把我淬炼成这样。实是无奈呀!」

    说完此话,我好似想到了什么,遂再次问她:「你不是说消息有好有坏吗?刚那两个好象对我们都不是很有利。我猜,好消息应该在第三个里面吧?」

    她听了,点着头,展颜笑语:「事实这第三个消息跟第一个消息是相关联的。吕国强他肯定没预料到,那艘从那霸港出发的船,其实早已被我的人给控制了!」

    这个消息的利好程度到是让我始料未及,愣了好一会儿才出声叹道:「我也发现了,这次吕国强跟石嘉然真的是要被你给玩死了。」

    「不光是我。」

    她再度伸出手指,点着我轻声笑道:「还有你!」

    此时的我来到窗前,一把将紧闭的帘布拉开。霎时,几日未见的和熙阳光便从室外透射进来,铺洒在地板上。原本有点阴冷的屋子顿时就开始充满了暖和的味道。我则站在那儿,静静感受着阳光沐浴在我全身,那种舒服,兼之少许温暖地短暂心境————「除了,除了他以外,你是第二个。」

    刚才她所讲的那句话,仍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能否为我解惑?」

    半晌之后,我回过身。眼神如烁地看着妍舞「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行吗?」

    「我可以不说吗?」

    她也抬起头,直视着我。以往那对总是蕴涵着清冽,能让人望而却步的细长双眼此刻却充斥着几缕柔情。但这并不是主要的,最令我心颤的是那双蕴含无数情感、无数过往的黑色眸子,就那么深深望着我,似乎想以这个姿态守望我,直到永远。

    这一刹那的对视,让我好象把握到了她为什么要如此毫无顾忌、甚至费尽心力地帮助我。

    渐渐地,我走到了她的跟前,柔声道:「可是,我想听。不管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

    她听到我的话,没有立即出声。而是愣愣的抬首,凝视着天花板。眼神落寞,而且深邃。

    「我曾经爱过一个男孩。」

    这一句话,终于在几分钟后从她的嘴里吐露了出来。

    我倚在了电脑桌前,随即开始仔细聆听着她所述说的往事。

    「很早以前的事了。」

    她的声音很轻,近乎于呢喃「那个男孩当时只有十七岁,比我还小了一岁。而且我俩都是华人,都在同一个私人训练营接受正规化的军事训练。他很聪明、为人也非常有野心,有冲劲。但他待我一直很好,我那个时候性格其实很懦弱、胆小。在那儿接受训练本就不是我自己的意愿。所以也始终都抱着一种抗拒的态度。如果不是他陪伴着我,激励着我,我可能早已经死在那个地方了。」

    「就这样,我们一同在那个每天都充斥着阴谋、死亡、鲜血、残忍的营地中度过了大半年的岁月。就当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他的时候————」

    话说到此,我明显地看到她的眼神改变了。哀伤、愤恨、痛苦;这些情绪无一例外地出现在她此刻的瞳眸里。

    「一个夜晚,我被三个来自俄罗斯,同样来受训的男人给轮奸了!」

    这句话,使我的眼睛顿时就圆睁了起来。耳边,则回荡着她接下去的讲述。

    「那三个家伙,很早就对我有不良的心思。但因为他一直守在我身边的关系,所以也就始终没有采取行动。直到那天傍晚,他因为表现出色,被训练营的主管派出去参加一项特别行动。那三个人,才对我下了手————」

    她闭上了眼睛,似乎是想隐藏她现在十分明显的哀伤情绪。

    「后来呢?他回来有没有给你报仇?」

    等了一会儿,我才小声地问道。

    「报仇?」

    她睁开了双眼,嗓音苦涩,但容颜依然灿烂,慑人心魄「他没有回来。事实上,直到我出了训练营,才得知,他所乘坐的那架直升机在当夜飞临任务地上空时,就遭到敌人的单兵防空导弹袭击。飞机凌空爆炸,他,以及一块儿参加行动的另两位受训同伴、行动指挥员、还有机师在内,五个人都没有活下来。」

    我没有再插话,而是继续选择听着她近乎于自语的往事跟感慨。

    「没有他的存在,让我非常恐惧。在训练营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那三个俄罗斯人,自从那晚之后,每天晚上都要用尽各种手段侮辱我,奸污我。我忍受不了这样的凌辱,试图反抗。可是,别说以一敌三,就是单对单地搏斗,我也不是他们之中任何一个的对手。」

    「训练营里的教官们更不会干涉这些事情。他们在乎的,是你能不能成为一个优秀、杀人不眨眼的一流杀手,或者精锐佣兵。至于其它的,只要在营地内私斗时不使用枪支,随你们怎样都没有关系。营地的同伴?呵呵,大家都只顾着自己,谁会来关心一个弱小的家伙,更何况,这家伙只是个黄皮肤的中国人?」

    「他们三个,每当我反抗的时候,就会更加凶狠地折磨我。但他们不弄死我,总是给我留最后一口气。不仅如此,他们还每天命令我为他们做这做那。面对这些,我没有绝望,而是一边默默承受,一边真心实意地学习起在营地内可以学到的任何本领。因为我始终有一个信念,那便是要活着!只要能活着出训练营,我就可以再次见到他,可以当着他的面问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回来?然后,然后叫他跟我一起,帮助我去杀了那三个俄罗斯恶棍。」

    「一年后,结束了训练的我终于离开了营地。几天后,我终于知道了那个让我当场崩溃的残酷现实。他死的尸骨无存,连墓地都没有。我更是自觉可悲,苦心忍受了这么长时间的耻辱,换来的结局竟是如此?」

    「半年后,我进入俄罗斯。经过一番精心策划,终于把那三个带给我无尽耻辱的家伙,连同他们的父母、女友、亲戚;一共二十六人,全都送进了地狱。」

    「报仇之后的我去了泰国,在那儿做了手术。休养了三个月,接着就加入了北极狐。跟着那些老资格们东奔西走,南征北战;阿富汗、伊拉克、缅甸、索马里、苏丹、斯里兰卡、刚果、科特迪瓦、哥伦比亚。这些国家都留下过我的足迹。同样,我的手上也沾满了鲜血,心更是沉沦在无边地黑暗之中。『杀人者,人恒杀之』的道理我虽懂,但我已经不想停下来了。试想一下,一个见惯了阴谋、残酷、血腥的人,会轻易地放下手里的武器吗?这些年我什么都没学会,只是懂得了,要想生存,就要比别人会伪装、会隐藏;为了保护自己,什么手段都可以用,不用顾忌,也不要怜悯任何你自己认为的敌人。」

    「好象。」

    觉得气氛有些沉重的我为了缓解这局面,于是故作调侃道:「好象你没比大多少嘛?怎么感觉你似乎是个经历了很多沧桑岁月,如今感悟到人生真谛的老家伙一样?」

    她笑了,笑的很轻松,看起来就像放下了心头中搁置许久的大石一样。眼神更是前所未见的温柔醉人,嘴里话同样带着几分回敬的意味:「我的真实年龄可比你大了六岁呦!」

    「这样啊!」

    我挠了下头,随后十分好奇地问她:「他是不是跟我长得有几分相象?」

    她点了点头,又摇头解释道:「不是外表,你和他长得一点都不像。但你做事的手段,以及这种决绝的心态几乎跟他一模一样。当年参加训练营的第一个月,教官就带我们这一队的新丁们去刑场处决死囚。你应该明白,凡事都是第一次最考验一个人的胆气。所有的新丁当时都害怕极了,有几个,包括我在内,根本就不敢面对那些跪在地上不停挣扎的死囚。只有他,丝毫没有迟疑,或者害怕,第一个上前,把枪顶在他跟前的死囚头上,开保险、拉枪栓、抠扳机;这几个动作他都是一气呵成,全无停顿。就是因为这样,教官非常欣赏他,要不然,后来他也不会参加那次让他送命的行动。」

    我苦笑着,转头看向了窗外。心头却如沸腾的江河,感慨万千。

    有些爱,注定了要受到上苍的愚弄。

    曾经的我,胆小、怯懦;现在却因为那份得不到的爱,幻化为嗜血、残忍的冷血杀手。

    曾经的妍舞,同样懦弱;她为了那份爱,却落到————我忽然想起了一句很精彩,但却有点沉重的命题。

    金钱是爱的界限吗?地位是爱的界限吗?年龄是爱的界限吗?种族肤色是爱的界限吗?或许,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定的。那么,性别是爱的界限吗?

    以及,母子之间,能产生那样的爱吗?

    第24章

    「好啊!很好,很好!你,何军,终于做到了!」

    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QQ对话栏里显示出以上的语句。我看着这些,内心没有掀起丝毫高兴或者沮丧的情绪。手指,迅急如飞地在键盘上敲击着:「杀人魔先生,不用这么夸赞我。这场戏里,不到终点,谁都无法清楚结局会是什么样子。现在说好,未必就好到最后。」

    结束与妍舞的谈话后,她离开了公寓,去了另一个地方取她藏匿起来的一部分武器装备。而我则留了下来,一面漫不经心地观察着楼上的我妈与海建,一面用QQ与杀人魔通报最新情况,顺便聊聊。

    「你说的很对。」

    杀人魔回话了「这场戏已经偏离了我原来设计的轨道。我只希望得到我想要的那一部分,其它的,该怎样就怎样吧!」

    「计划是永远也赶不上变化的。」

    我依旧在打着字「你错误的估计了赵无炎以及妍舞的身份。当时你让我去干的那三件事,而今看来,起的作用不是很大。要是大家早点开诚布公的合作,事情或许已经解决了。可现在呢——另外,你安插在吕国强跟石嘉然身边的那人是否会在最后发挥作用。我想你心里现在也没底了吧?」

    打完这行字,我咧开嘴角,神秘莫测地微笑着。双手,还停留在键盘上————过了数分钟,他才把回复发过来:「仓促之下,我也只能那么干。事先我如何能知晓那个妍舞的庐山真面目。要不是她自己亮明身份,你怎能完全知情?至于你说的那个女人嘛——是人都知道,威胁跟恐吓并不能让一个人死心塌地为你干活。只有利益,巨大地利益才会驱使人为你卖命。当时我只考虑到了这些,所以制订了那样的一个计划。现在想来,是我把问题搞的本末倒置了。」

    「虚言利诱,怎能让人归心?有些人,并不像表面那样容易对付。你以为凭那点毒品跟床上手段,就会使那人完全听你的?甘心当你的棋子?别忘了,和人斗心眼,一向是我们中国人最擅长的事情。暂时的屈服,并不等于始终屈服。更何况,你的那些利益诱惑,本就是在那人现在所跟随的那两人手中的。是继续冒着生命危险帮你监视他们,最后得到那一点可怜的钱财;还是选择出卖你,尽力争取到他们的宽恕,然后转而帮助他们来欺骗你,引你上钩。我想,聪明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选后一种吧!」

    不等他有所回答,我接着在对话栏里打字:「人都是有规避危险的本能的。这点你我都无法否认。那人不是职业间谍,做不到在当前这种会危急到自己生命的局面下还一如既往地为你效力。出卖你。呵呵,如果这种事还没发生,你也不用感到庆幸,我相信,很快,它就会到来。」

    「你呢?难道你就不害怕你现在身边的人会不会把你卖了?」

    杀人魔很快便回过来如此地一行问话。

    看到这些,我笑了笑,随后半眯着眼睛,慢慢地靠近电脑屏幕,好象他就在我的面前一样,幽声而道:「以前的那个我,早死了。如今我和你都是一样的。你不怕,我就该怕吗?」

    一边说,我一边把嘴里的话在对话栏里打了出来。

    「换个话题吧,用不用帮你干掉剩下的那几个曾经和你妈有过一腿的家伙。」知道了我的态度后,他又这样问着我。

    「你又不是万能的超人。不用了,有人会搞定的。」

    回完这话,我就关掉了QQ,重新将九宫格监视画面调了出来,默默地看着楼上的情形。

    监视画面的其中一格内,此刻正闪现出我妈与海建的身形。那是主卧室旁边的副卧,已经从睡梦中醒来的海建在看清静坐与床边的我妈后,很是失态地将她一把抱住。那模样,就如同一个刚从噩梦中霆醒,惶恐无措之下突然惊见救命稻草一般。

    身穿墨绿色长袖针织衫、米色休闲裤,未施粉黛,素面朝天的我妈面对海建的拥抱,没有任何抗拒的行为。身子相簇的同时甚至还抬起右手,轻柔地在他脑后抚动。试图以此来安慰惊魂未定的他。

    看到这儿,我懒懒地靠在了椅背上,摸出妍舞给我的,美国特种部队专用的提神口香糖。取了一片,扔进了嘴里,闭目嚼着。待一夜未眠,已有点沉重地大脑恢复以往的轻松之后,我再度靠近屏幕,单手支着隐有胡渣的下巴,饶有兴致地继续观看起画面来。

    这时候的海建情绪已经稍有好转。但可能还是非常不安的关系,他脱离了我妈的身躯,倚靠在床头,低垂着脑袋不言不语。而我妈则拿过早上我给她的早餐,递至海建的手上。嘴里也不住地说着什么,想来无外乎是让其吃点东西,别饿着之类的话。

    「呵呵,你对他还真好啊!安慰不算,自己不吃早餐,都留给他。好象我这个?《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