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54 部分阅读
    楼上没有开灯,但监控探头的红外微光功能还是可以让我看清那里的状况。

    身处于主卧室,还穿着下午洗澡后换上的粉色鸡心领棉衫的我妈正背对着探头,侧躺在床上。她下身以及胸腹处裹盖着被子,而螓首则紧埋于枕心,满头的波浪长发纷乱地铺散在上面,随着阵阵微弱地娇颤无风拂曳。那道优美,但却略显消瘦的背影则清晰无疑地纂刻出最深沉的感伤。

    「你还在哭泣?」

    我心底闪过一抹深沉的悲哀,但这瞬间就被冷静所取代「女人,恰如其分的眼泪会让男人退让,妥协。但多了,效果就会相反。」

    看过我妈,我又向另一格画面瞟去。继昨晚的杀戮之夜以后,今下又遭受恐怖作案手法讲座的海建已如惊弓之鸟。体形肥胖的他此刻正把全身都缩进了被子里,但这样还不足以驱赶掉他内心的骇怕。他所在的房间内,顶灯、台灯、甚至壁挂灯都大开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使其那颗被这两天所经历的事情搅弄得千创百孔,失魂落魄的心脏感觉好受些。

    「有得有失,你还能再要求什么呢?」

    想着这话的我微微一笑,接着就离开了监视屏幕,进卫生间洗澡了。

    洗完身体,疲倦的我躺在了床上,斜眼望着夜空。月亮还躲在云层中休息,只留下几颗忽明忽暗的残星在那儿幽烁。

    「别来憔悴,偏我愁无限。坐望半幕天,也曾想,直述衷言。如今瑟瑟,秋风连翩时,终已晚,终成怨,愿见无由见。」

    口中轻喃刚上大一时自己填作的一首词曲,莫名的情绪也逐渐的充塞胸臆。

    很多事,就因为一念之差,造成了现在的这种局面。我骨子里并不是那种残忍好杀之人。但事已至此,软弱只会让前面的一切功亏一篑。只有选择继续心硬下去,保持这种不留余地,杀伐果决地狠戾心态,才能最终登上胜利的彼岸。

    「何军,要撑到最后啊!何况,你并不孤单。」

    带着这种近乎于自我催眠的暗示,我慢慢地合上了双眼,缓缓沉眠————「为什么要把这件事说给他听?」

    不知不觉中,我又一次走入了梦的幻景:一辆白色的轿车在皎洁的月色下银光闪耀,它正停置与蜿蜒崎岖的公路一侧。车内有一男一女,男的,是经常会出现在我梦中的杀人魔;而女人,却不是前几次出现过的,那身染毒瘾,迫于威胁以及利诱跟杀人魔走到一起的女子。这个现在出现的女人,其容貌身段都堪称不凡,一头齐肩的秀发,脸蛋精致,浅笑凝噎的眼神,下摆很短的纯黑吊带连衣裙,半露的胸脯微隆,结合的浑圆的臀部以及裹穿黑色丝袜的大腿,勾勒出一个十分完美的玲珑曲线。实是丰姿冶丽,天生尤物。

    坐在车里率先提问的,正是杀人魔。女人在听到他的问题后,继续摆出一副妩媚的笑容「怎么?不可以吗?」

    「我讲给你听,是因为我相信你。可你这样——」

    杀人魔停下了话语,一面探出手,伸向女人的大腿,上下拂动;一面侧着头,静静地考虑着。

    「没事的啦!」

    女人将脑袋靠在了杀人魔的胸前「你想要那笔钱,光我们两个是绝对不够的。我说给他听,不正是为了计划更保险一点吗?他认识几个混黑道的家伙,万一失手,他也可以叫人相救啊!咱们只不过要分他一份罢了。」

    「相隔这么远,他来得及吗?嗯,我想一下啊——对了,我有个好主意,可以让他听我们的,想听不?」

    杀人魔沉吟着说道,手上的动作也开始更加的放肆,由大腿,渐渐向臀部游移,并撩开了裙摆,指间猛得冲股缝掠进。

    女人受此作弄,呼吸顿时开始加速。不到一分钟,她便摇摆的身体挺了起来,把嘴凑到杀人魔的耳边:「快,我不行了,快操我,等会再说,等会再说,我受不了了。」

    「不是说不让我操了吗?」

    杀人魔的声音尽显狭促之意。

    「让你操,现在就让你操!快点!快点!」

    女人的身子几乎陷进了杀人魔的体内,娇腻骚浪地求欢更像是一首催人疯狂地魔曲。

    杀人魔凝视着发浪的女人,然后邪然一笑,便抱起她吻了起来,她张开了嘴巴,将杀人魔的舌头接纳了进去。两条贪婪的舌头贫拼命的吸吮着,与此同时,杀人魔还十分老练的挑开女人的衣裙吊带,摘掉了覆盖在乳头前的梅花型乳贴。

    随后,他用掌心摩着女人的乳房,手指夹着已竖起陡立的乳头拉扯着,捏搓着。

    「嗯——啊——想死我了。」

    每次拉扯,女人的嗓子眼里都会发出满足的呻吟。

    没多久,已把轿车座位调整平放的杀人魔斜躺在上,任女人那娇美丰满的身段压在其身上。她的衣服已经被弄到腰侧,光着上身的她动手脱着杀人魔的衣服,然后贴住他,水蛇一般律动着,秀发披散着,在昏黄的车光下,尤显得性感迷人。

    杀人魔吻着她的脖子,一只手从腰滑下,伸进内裤里,摸着她的私处。她也把伸进裤子里抓捏他的阴茎,握住了就不撒手,使劲的上下套动。

    「我们去外面做吧?」

    恣玩性起的杀人魔忽然对正不住娇吟的女人提议道。

    「行——嗯——谁你好了。」

    女人抬起了头,眼波似水,千娇百媚地回应着。

    衣衫不整的两人先后下了车。杀人魔将驾驶座的车门打开,接着就让女人弯曲着双腿站在地上,圆滚的臀部向上撅起,双手则把住车门。

    杀人魔将女人的丁字内裤向旁边一拉,在其露出阴户后顺势就在臀缝里抠了一把。顿时,女人的身体猛的抖了一下,并发出了轻嗔之声。他则举起手在眼前看了看,只见指尖上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

    「你下面喷水了,想挨操了吧?」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淫笑,一巴掌扇在女人洁白的美臀上。

    女人放肆而又淫荡地扭了扭臀部,哼叫着,回应着他。丝毫不在意有可能出现的其它人车。

    「哼哼!」

    杀人魔得意的淫笑着,笑声里带着一丝明显的怨毒意味。

    他把已经硬挺的阴茎从裤子里放了出来,捋了捋,随后捏着女人光滑的圆臀,将阴茎一点一点的挤进她的阴道里,耻骨死死的顶着她,动了起来。女人的两条玉腿都绷直了,双脚拼命的蹬着地。连绵地春吟,结合肉体相撞的“啪啪”声,显得格外的响亮。

    他掐着女人的腰,毫不怜惜的疯狂抽插着那圆滚的翘臀,嘴里更是低喝着:「搞死你,搞死你!让你浪!让你骚!让你随便乱说!」

    「是啊——我是骚货——快操——快使劲操!」

    女人大声叫嚷着,秀发在空中飞舞,滑腻白皙地脊背也在月光的映照下更显凄迷。

    抽插了百余下后,杀人魔取出了湿淋淋的阴茎。接着将女人拉起来,换了身位。然后再叫她低下了头,上身尽量的向前弯曲,形成一个拱形,将龟头纳入了檀口中。

    他把女人的头拼命的向下压,但因为两人体位的限制,并不能将阴茎捅入她的喉咙深处。女人明显并不满足于这种浅浅的吸裹,她向后一蹭,身子半蹲下去的同时嘴里也紧紧地含住了阴茎,用它戳着自己的口腔内壁拼命的吸吮。

    杀人魔的上身前探,双手顺着女人的背脊向前搓,抓住腰部的衣裙往回一拉,露出了撅在空中的美臀,黑色的丁字内裤勒在深深的臀沟里,超乎寻常的美感和性感混搭在一起,似乎能让人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

    只见女人用舌面压住了马眼,顺着阴茎的正面舔到杀人魔的小腹下,然后再一路向上,舌尖划过腹肌、胸沟、下颌、鼻尖、脑门,与此同时她的身体自然而然地向前顶,再向上抬,等完成了整个舔舐的过程,她也已经站直了上身。

    「让我一次冲上高潮,好吗?」

    秀靥绯红,衣衫凌乱的女人正对着杀人魔,媚声腻气地渴求道。

    在粗喘的杀人魔没再多话,像饿狼一样的蹿上去,双手捏住美人的臀峰,两根手指插进她的股沟里,向两边抠着掰开,同时身子一转,抬起女人向车厢后部移动。

    「冤家!」

    女人哀哀怨怨的叫了一声。

    把女人压倒在车后座的他紧贴住女人,屁股前挺,硬硬的男根再次挤入了她双腿间的蜜穴内,紧接着就是猛烈的抽插、碰撞、呻吟、浪喘;最后在快乐的颠峰中,迎来的生命精华的激射————「砰——啪!轰——轰——」

    我被嘈杂袭耳的烟花声给惊醒了。睁开朦胧地睡眼向外望去,天色还是雾暮沉寂,但美丽眩目的烟花在已经在空中流荡、绽放、进而消逝;以此周而复始,好似没有空隙。暗沉沉的天空,在它们的衬托下,绣上了五颜六色的花。

    望着窗外绚彩斑斓地烟火的表演,我没有了睡意。遂起身倚住床头,点上了烟,姿态颓废地抽着,感受着绵醇的烟味,在自己体内缭绕、沉淀————「今天是国庆节了啊!」

    拿起卫星电话的我看了眼日历,上面清楚的表明了时间——十月一日,凌晨四点五十分。

    决定最终命运的四十八小时,开始了。

    第27章

    三个小时后,完成我所托事情的妍舞,风尘仆仆地回到了公寓。她花的时间,比预计的二十小时提前了十分钟。

    「这是你要的东西,还有道具。」

    随着她的话音,两样物件先后落入我的视线。掉在地板上,发出沉闷声响的前者是一个红白蓝三色相间的编织袋;扔在床上的后者,是一把造型精小、俗称「掌心雷」的贝雷塔9ooo袖珍自卫手枪。

    我没有先管那把比烟盒大不了多少的袖珍手枪,而是来到编织袋前,弯腰俯身,同时拉开了袋子的拉链。瞬时,浓重的血腥味便从袋子里飘出,不仅飞入了我的鼻子,还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袋子里的东西一共有五样,他们此刻各自展现在我眼中的,有惧怕、挣扎、不甘、绝望以及迷茫。

    「我还是不明白,你要这五样东西,有什么用?」

    表情稍显疲乏的妍舞也蹲到了身旁,开口相问。

    「我也不清楚,好象心里有种隐隐的感觉,需要这样做吧!」

    一面解释的我一面逐个逐个的伸手触碰着,翻弄着,目光扫在这五样东西的上面,内心感受着他们,体味着他们。

    「这家伙挂掉前,说过什么?」

    当摸到最后那样东西时,我顺口问道。

    「我跟他讲了,是你要取他的性命。他却不相信,还说你和他的关系很好。最后还恳求我带他来见你,还有你母亲。」

    妍舞语速平缓地回答着。

    「呵呵!」

    我眼睑下翻,阴沉地笑着,视线也落在了那样东西上「你还是那么痴情啊!我的夏天洪,夏叔叔!」

    「好了,再摸就要把刚涂上的防腐剂给摸没了。关上拉链吧,空气都被污染了。」

    她拍了下还在抚摸那东西的我。顺势站了起来,朝屋外走去。

    「都是你亲手干的,你还怕这点血味?」

    将拉链重新拉上的我十分好奇地问着她。

    「杀人越多,洁癖越重。」

    她回转身子,淡淡地凝视着我「你现在还不可能懂,以后会明白的。」

    「哦,还有这个。」

    她从兜里取出了一块电脑移动硬盘,掷给我「这家伙和梅绍恩一个德行,喜欢玩自拍。我大概的瞧了下,里面有你的母亲。」

    「你呢?还出去?」

    我看着硬盘,嘴里则对其发问。

    「中午还要与人见面呢!」

    她伸了个懒腰,呵气连天道:「洗澡,睡觉,养足精神,就这么简单。」

    话音落下,她便再度转身,迈步而出。那道清瘦而冷峻的背影,在我的眼中,却显得尤为温暖————半晌之后,回过神来的我把笔记本电脑上的监视画面暂时关闭,然后将移动硬盘接入,操作了一番。进入磁盘分区,找到文件目录后,我发现了那多达四十余个的影音视频。其各个文件名都是用二到三个不同的英文字母命名的,看起来应该是中文名字的缩写。

    眼睛略微一扫,我便瞅见了众多视频中有两个标注着「SXQ」的影音文件。随即,带上耳机的我晃动鼠标,点开了其中的一个。果不出意料,印入眼帘的,正是我再熟悉不过的色情场面。女主角,当然就是我的母亲。

    透过镜头画面所展示的角度以及室内的华美程度,我可以大致判断出来,摄像机是被放置在床头柜的一侧。拍摄地点,则是在一家星级宾馆酒店的房间内。

    出现在画面之中的男人,是一位三四十岁左右,一米七五上下,尖嘴猴腮,猥琐异常的家伙。

    「哦!是你啊,吴忠发。」

    一眼就认出其人的我冷笑着揉着鼻子,紧接着便继续往下看去。

    我妈在视频里的穿着,可谓是艳若桃李,风情无限:成熟性感的胴体上,没有任何的外套,而是包裹着一套极其诱人的情趣内衣。而且,那套内衣是我曾经见过的。几乎透明的黑色胸罩上,两个乳晕处各镂有个小小的开口,完全将我妈那黑如葡萄的一双乳头给裸露了出来;此外,她的下身吊袜带上也镂着黑色的蕾丝边,吊袜带下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丁字裤;能罩住其阴户位置的是几缕透明的丝花,沿着阴户部份是开叉的,可以拨开,丁字裤腰身系带是用绑的黑细带,整条丁字裤除了前端有着小块近似透明的遮避物外,她的下体几乎是全裸着的。

    「哈哈!不错不错!骚货,看老子我怎样收拾你!」

    处于视频中的吴忠发,早已是欲火沸腾。他很快就将满脸羞赧,神情略有不愿的我妈放倒到在床上。三两下将自己的衣服脱光后,扑了过去,坐在床边,轻轻将其抱起,一双狼手以及嘴巴隔着近乎透明且有开口的黑色胸罩抚摸着,吸舔着。

    「嗯——嗯——吴老板——别——不要——」

    我妈哼哼唧唧的喘息着,一双洁白如玉的芊手,却已悄然的搂住了吴忠发的后颈。

    稍待片刻,吴忠发就将我妈翻过身,趴在床上,露出其紧包在窄小的黑色丁字内裤的翘臀。随后脱去内裤,揉捏着那隆起的肉丘。望着趴在床上,下体已经裸露的我妈,他那细长的阴茎早已经翘了起来。很快,那双作恶的狼手开始在其雪白丰满的胴体四处游走,特别是那托伏着那对丰挺乳房的性感胸罩,更使他性欲大增。

    泛着淫笑的他轻轻咬着我妈的玉背、丰臀、美腿,接着又将她翻过来,贪婪的舔着揉摸着酥乳,对着蜜穴更是又亲又舔,还把舌头伸进去,连续转圈。在他多路的侵犯下,我妈不由自主的发出娇柔的呻吟声,使他感到兴奋。遂分开那双滑腻香嫩的大腿,将矗立已久,已带上避孕套的阴茎插了进去,有节奏的抽插着。顿时,我妈便将双腿盘在他的腰上,双手搭至其肩上,发出的春吟声也是不绝与耳。

    「呼!呼!骚货!老子的鸡巴怎样?啊?捅的你爽不?说话呀?」

    镜头里的吴忠发一边挺动腰身,一边还用力地揉捏我妈的丰乳。嘴上的下流言语更我的耳中不住回荡。

    身处于吴忠发身下的我妈最先并没有回应他眉头紧蹙,双目微合,朱唇轻启,嗓子里所传出来的吟叫声虽然悦耳,但同时又带有一丝无可奈何地情绪。那对鼓涨的酥乳悬垂在胸前,勃起的黑紫色乳头在半空中摇摆不定。

    「嗯——吴老板——你——你真厉害——我——我好爽!」

    但很快,面对已经加重抽插深度,并且还提高了力度以及速度的吴忠发。将头深深埋到了双臂之间,只有满头的秀发随身子晃动以至乱纷纷地飞舞着的我妈便再也控制不了内心的情欲燃烧。猛地仰首,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如痴如醉,嘴里还不停地恭维奉承着在她身上耸动冲击的吴忠发。

    就这样插了十余分钟后,他拔出了阴茎,又将我妈翻过身,揽起纤腰。这一下我妈便顺势起来,跪伏在床上,撅着挺翘的臀部。光滑的肉体在昏黄的灯光下格外的迷人。

    他从后面插了进去,有节奏的抽动着,我妈继续呻吟着,他的身体也撞击着翘臀,发出了「啪啪」的声音。不一会,那圆翘的臀部就被其撞得发红。见此,他再次将阴茎拿了出来,换了个避孕套之后拍了拍我妈的臀部,并带着命令的口吻说道:「来,让老子我给你开开后庭!」

    说完他不等我妈有所表示,一手扒开了她雪白的臀沟,另一手则伸到嘴边,沾了点口水,接着用其在我妈的菊门四周抠弄转揉。这么搞了一分多钟以后,他便将阴茎对准了菊门,深吸一口空气,猛然前送,插了进去。

    「啊——」

    我妈大叫着。阴茎刺穿了其圆润翘立的臀部,深深地插进了菊门之内,凶狠,而且不留丝毫余地在里面抽插奸淫着。他的双手也没有停下,绕过我妈丰满的上身,抓在她的那对浑圆的乳房上,用他有力的大手使劲地揉捏这两个雪白的肉峰,手指更是尤如利钳,用力地揉捏两颗黑紫的乳头。受此淫弄的我妈不停地大声浪吟着。他则使劲拍打着雪白的翘臀,然后继续着猛烈抽送。

    「疼——不要——呃——噢——喔——轻——啊——哦——啊——」

    脸上已泛起兴奋、交织着痛苦神情的我妈终是遏止不住她心底的矜持了。稍作抵抗后,那欲拒还迎的呻吟声开始逐渐地大了起来,鼻翼间的喘息声更是分外明显。背对着吴忠发的她,手竟然开始把着那根已在其菊门内骋送了百十下的阴茎,取出后狠狠地一压,一下就送进了自己的蜜穴之中,继续腰扭臀摆了起来。

    她像一头情欲高涨的母兽般得更加有力,越加放浪,狠狠在他的身前晃动,摇摆。

    面对这如此主动的我妈,吴忠发的抽刺也变得愈加狂放。双手上抬,一把拽牢了她的长发,像骑着一匹最美艳,最华丽地母马一样,尽力飞驰,纵情遨游在这欢愉的战场上。

    或许是饱满的顶胀感发挥了作用,使得神态已然痴狂我妈更加地发疯。在她一轮频率飞快地上下蹿动后,吴忠发的面容猛然发紧,屁股疯狂地耸动着,随后就爆发了。

    与此同时,我妈也到达了高潮的峰顶,可能是觉得她的里面渗漏出一阵炽热精液,灼熨得她舒畅爽快的关系。她的一声长吟如江水奔流,从头发尖颤悸到脚底。蜜穴更是仍在紧缩,还在吮吸。直至半分钟后,她的身子才跌落在床上,累得脚酸腰软,浑身乏力的吴忠发更是喘着粗气,贴着我妈的胴体,趴倒在她的背上。几秒以后,视频画面就播放完毕,瞬即闪没。

    看完这第一个视频后,我站起身,来到仍放在地上的那个编织袋前,拉开拉链,瞧了一下,然后拿出五样东西之中的其中一样。然后再度回到笔记本电脑前落坐,一面点开关于我妈的第二个视频,一面冷眼阴笑地对着那样东西道:「吴老板,没想到吧?二年多前一次平常无奇地猎艳,让你换来了今天的这个结局。」「再看看吧!虽然,你已经看不到了。」

    我单手将那样东西举至与屏幕等高的位置,自己的视线,则再度转移到了视频之中。

    这个视频场景与前个不同,除了画面转到了宾馆房间内的浴室之外,摄像机也不是固定不动的。它已经被吴忠发拿在了手中,并且随着镜头的推进,慢慢地显现出我妈的身形。

    伫立在浴室的那面大镜子前,身穿靛蓝色露胸束腰连体内衣,梳理着秀发的我妈一见到镜头就露出了嗔羞加杂,含义万千的娇媚神情。朱唇里的话更是表达出少许地不满:「不要拍了嘛吴老板!您看这两天我都被你拍成什么了!」

    「行啊!你不让老子拍,老子那份保单就给别的保险公司算了。反正老子我言出必行,不让老子在这三天尽兴,你就不要怪老子放你鸽子!」

    随着吴忠发盛气颐指的话外音,镜头向下一挫,出现在画面中的,全都是白玉如暇地砖,以及一块在那儿铺设的白色浴巾。与之而来的,还有我妈那柔声腻气,略带讨好的话语:「别呀!吴老板!我这么大年纪了,一个人来宁州打工也不容易的啦!呵呵,刚才只是跟您开个玩笑罢了,您可别往心里去。您看,这两天我不都是在按照您的意思来吗?」

    「嗯!其实你还行,比起另外几个保险公司的业务员要好多了。嘿嘿!长得漂亮,身材保养的这么好不说,床上的功夫吗?啧啧啧,也真是让老子非常地满意呀!」

    镜头依然没有上扬,只有吴忠发那轻浮,充满淫荡气息的讲话声在耳机中回响。

    「嗯——讨厌——这两天您都弄了我多少次了——我——我那儿可都有点儿肿了。」

    仅仅十几秒后,镜头中就出现了我妈矫揉造作的说话以及那含羞带臊的面容。她的脊背紧靠着盥洗台的壁角,双眸微闭,上身微微摇摆着。而吴忠发的一只手则从镜头这边伸了过来,撑开连体内衣的上沿,在我妈丰挺的乳房里抓揉起来。

    「妈了个逼的!你这奶子在老子我玩过的女人中,绝对能排进前三!花这么多钱,也算是值得了!」

    单手持摄像机的吴忠发缓缓向我妈贴近,一面亲吻着她的脸颊,一面抚摩着她粉白饱满的丰乳。不仅如此,他还张开嘴,在其耳际边吹着热气,并继续轻薄着她:「骚货,给老子说说,这两天老子都在什么地方操过你?」

    「啊?哎哟!您轻点嘛!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双颊酡红的我妈刚露出一点不情愿的苗头,就遭受到在其乳房中游弋的狼手更加用劲地蹂躏。吃痛之下,秀眉紧蹙的她很快便调整了过来,泛着一抹娇羞媚惑的笑容,轻启朱唇道:「这,这几天,不光在这里,您在很多地方都弄过我,唔——」

    她正要这么往下说,吴忠发那只在其胸前游走的手就抬了起来,捉住了她的下颚不算,两根手指还强行戳进了她的唇腔里搅拌着。同时传来的,还有他近乎命令似的口吻:「什么弄?别他妈的装!要给老子说操!明白不明白!」

    这之后,见我妈忙不迭地眨动着眼睛。他才抽出了手指,继续揉起那双丰乳。

    「咳咳。」

    我妈干呛了几下,随后接着摆出一副奉承似得笑靥,低声道:「您在很多地方都,都操过我。例如,例如这家酒店餐厅部的经理室,餐厅包厢以及,以及安全通道。还有,还有您公司的会议厅,地下停车场————」

    「嗬!吴忠发,你还真算的上色中老手啊!」

    听到我妈的一一举例,我便伸起右手,拍了把在左手中提举着的那样东西。

    「哈哈!」

    处于屏幕里面的他则在我妈复述完他们经历的交媾之所后淫笑了起来。接着,他就顺势抓住我妈的芊手往下探至其胯下。一碰到他裤子里发硬的东西,我妈的手便有些发颤,想缩回去,但被他死死按住不放。我妈稍稍挣扎了一下后,终于贴着他的上身,放手隔着裤子抚揉起他的阴茎。与此同时,摄像镜头一直都跟着我妈,她的妩媚,她的娇艳,都尽收入我的眼底。

    也许躺在他怀里为其服务有些不便,很快,他就示意我妈跪下。我妈依其言,跪在他面前,铺着白色浴巾的地砖上。褪下他的四角内裤,掏出那根的再度膨胀的阴茎,然后用手握住它,慢慢地套弄起来。

    「用你的嘴给老子我好好服务。」

    他的说话声带上了些许的急促,镜头也开始有点轻微地颤抖。

    听到他话语的我妈慢慢将朱唇贴近。她先是轻轻地吻着龟头上的马眼,然后张开嘴,轻轻的含住那紫红发亮的龟头,再用舌头舔着,在龟头下面的沟槽里滑动,不时又用香唇吸吮、用贝齿轻?《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