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55 部分阅读
    蜃牛诠晖废旅娴墓挡劾锘皇庇钟孟愦轿薄⒂帽闯萸嵋А=艚幼牛尿咨仙舷孪绿着乓蹙ィ才浜献盼衣璧乃俣韧λ推鹧m庋芨傻纳钜坏恪?br />

    屁股急速摆动的他,阴茎则在我妈的唇腔内肆意抽插着。受此影响,只见我妈她柳眉深锁,双腮更是涨得鼓鼓的。这时候的他也用空出来的左手抚摸她平滑柔嫩的脊背。

    我妈水汪汪的凤眼流转着迷蒙的水光,粉脸泛出桃红色的艳姿。她不停地扭动娇躯,朱唇始终都没有离开过他的阴茎。如此放荡的行为,使得他开始大声地叫嚷起来:「啊——爽——你——你这骚货的小嘴真他妈的浪——啊——老子操你一百遍都还不过瘾——啊!」

    他的阴茎被我妈吸裹着,品尝着,那种酥麻的快感扩散到全身四肢百骸。几分钟后,他抽出了阴茎,遂摆弄着被舐吮套弄得坚硬铁,青筋暴露的雄根,一左一右地在我妈通红的脸颊上拍打,滚碾,右手还使劲地在阴茎上撸动。丝丝粘稠的口水以及掺杂龟头分泌出来的汁液很快就涂满在她的面容上。

    「快!快点吸我的蛋蛋!」

    又将近四五分钟后,画面开始猛烈地抖动起来。

    直至一阵杂音过去,我才继续能看清里面的情形。原来摄像机已被吴忠发搁在了盥洗台右侧,他撸动自己阴茎的同时挥动着另一只手,把住我妈的脑袋,将其朝自己的阴囊处按去。

    我妈娇哼着一路向下,十分配合地含舔着他的阴囊。那时的她就像个最敬业的妓女,对着阴囊上吮下噬,连一丝缝隙都没有放过。整团黑乎乎地囊袋被她的唾液都弄湿了,显得异常油亮。

    「呃!射啦!」

    随着吴忠发的一声闷喝,紫红色的龟头顶端终于飞溅出一弧白浊的精液。它由上而下,快速抛落至我妈的头顶,并顺着发梢,缓缓朝她的脸部滑下,跟已经挂在她脸上的粘稠汁液混合在一起。接着继续流淌,直到落进那道性感幽深,惹人遐想的乳沟里————两段淫糜秽乱的性交视频全部看完了。我重新调出九宫格监控画面,此刻,楼上的我妈和海建都已经起床。但这回他俩没有像昨日一样凑合在一块儿,而是各自倨促在房间里,神情表现各异。

    身于主卧,在窗边静坐凝思的我妈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忧郁表情。可以想象昨日我的那番话给她带来的影响有多么的大。

    跟其相反的是,副卧之内的海建则像一头被囚禁已久的困兽一般来回不停地踱步。几次行至门前,他都抬起了手,想开门出去。但每到最后,面目挣扎,心理斗争十分激烈的他还是没有那么做。

    「人,一定要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优秀素质。不然,一辈子都会是个失败者。」

    起身离座,将手里的东西又放入编织袋,走至窗前的我一面望着乌云蔽日的天空,一面轻声自吟道:「手机钱包被妍舞没收,身上除了身份证以及一张存折,再无余物的你们,还能去哪儿呢?耐心等待吧!很快,大家都会有各自的最后归宿!」

    「啪嗒。」

    一颗黄豆大小的雨珠,打在了窗户上。

    下雨了。

    ﹡﹡﹡﹡﹡﹡﹡﹡﹡﹡﹡﹡﹡﹡﹡﹡﹡﹡﹡﹡﹡﹡﹡﹡

    秋风冷雨倾泻,淅淅沥沥的敲打着车窗外的大千万景,给人一种萧索涩然的别致韵味。

    现在已是中午。因为大雨的关系,街上的行人并不多。我环胸坐在一辆正由妍舞驾驶的汽车上闭目养神,品尝着南方如酥润雨的秋日气象。

    「肋骨怎么样了?」

    行至半途时,一直沉默地驾车的妍舞终于说话了。

    「你的骨伤药效果很不错,我已经感觉不到那里的隐痛了。」

    我睁开了眼睛,探手摸着伤处「幸亏那麻子脸当时没用刀,不然我那天就完蛋了。」

    「他是手下留情了。」

    她露出了一丝笑容,其内,透出一种非常了然的意味。

    不过我却没有多想,而是直奔另一个让我感到好奇的问题「军方来人是谁啊?」

    「总参谋部。主管情报以及外交事务的副总长,中将张抚生。」

    妍舞毫无迟滞,粲然相告。

    「哦。」

    我揉了几下太阳穴,侧首望外「我意外入局,是不是?」

    「身已在局中,身已不由己。」

    她用十个字概括了一切。

    我回首瞧着她,碰巧她也在看我。彼此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我俩在二十分钟后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东州市军分区直属招待所。

    刚下车,一位身着校官军装,面色肃穆的男子就来到了我们身前「请问是妍舞小姐吗?」

    斜挎着包的妍舞微微颔首「请带路吧!张将军还在等我们呢!」

    面对她有点冷傲的话语,男子也没表现出任何的情绪波动。随即侧身,摆手示意道:「请!」

    我跟在妍舞的身后,默默地走着。我们没进正前方的七层主楼,而是拐了个弯,朝最后的一幢二层独门小楼而去。

    等到了小楼门外,军装男子挥手拦住了我们「对不起,例行公事。请将违禁物品交出。」

    来之前妍舞已知会了我,所以我俩根本就没有带任何武器,就连钢棍,我都放在了住处。

    顺利地通过了男子的检查以及小楼庭院外的警卫战士对我们进行的金属探测之后,我俩终于进入了楼内上层的一间内外连通的大型办公室。

    「首长,人已带到。请您指示。」

    站在外室的军装男子大声对内室里的人报告着。

    「让他们进来吧。你可以出去了。」

    内室里传出一阵古井不波,近乎沙哑的讲话声。

    得到指示的军装男子回身对我俩颔首示意,然后告辞而出。于是,我就跟着妍舞迈步进了内室。

    里面的空间不是很大,中间有张陈旧的办公桌,一把转轮椅,桌子的前面放了两个黑色沙发。窗帘半拉半开着,墙角的斜侧则有一台立式空调。

    妍舞跟我一前一后的站在办公桌前,同时注视着坐在那把转轮椅上的中年男人。这个男人没有穿军装,而是身着一套非常普通的灰绒西服。他的长相,可以说,要是放到人群中,根本就不会有人去注意。平凡的脸,不太出众的五官,除了双鬓已经灰白之外,再无一丝惹人注目的地方了。但他那种久居高位而凝炼成聚的威严之气,却也使我在这特殊的场合之下体味无疑。

    离他身后仅半米远的两个黑衣保镖同样让我的脊背突生出一股令人胆战的寒意。他们面目冷酷,右手都插在各自的衣襟之内,充满着肃杀之气。我此刻十分确定,只要安坐于他们身前的男人一声令下,这两个绝对是从浴血奋战中生存下来冷面保镖肯定会把我格毙在当场。

    不光是我们,坐在转轮椅上的男人此时也在观察着我俩。他朝向我的目光中,带着审视、考量;而对妍舞,则充斥着温和、深邃,甚至,有一点不加掩饰的愧疚。

    「不请我们坐下吗?首长同志。」

    双方对视了半晌以后,妍舞略带漠然的说话声终于打破了这沉寂的冷场。

    「呃?唉!坐下吧!小梁,去倒两杯茶。」

    对身后其中一个保镖吩咐的张副总长微微坐起身。然后再次把视线投向了妍舞,语气中,有着长辈对于后辈的责怪,还有关怀「小舞,你不该回国的,也不该杀那么多人。」

    「放心,张叔叔,明天我们就要离开了。」

    妍舞的话里,依然没有丝毫的恭敬之意。

    张副总长苦笑了下,转眼看着我,神情迅急变得严肃,完全没有那种面对妍舞时的好面孔「你就是何军吧?你好大的胆子!你知不知道,如果没有小舞,你现在就不是在这儿,而是在看守所里,等待国法的审判了!」

    虽然被他这一阵严词厉声给震得头皮发麻,但我还是稳住了心神,不慌不忙道:「对,您说的都是事实。所以我下过决心,以后追随她出生入死,不管任何艰难险阻,都陪她一块儿去闯。只要,您今天不抓我。」

    简短,但却充满决绝的话语之后。我便挺直了腰杆,抬眼跟他对视起来。

    「唉!大好男儿,天之骄子。本可学以致用,投身报国。现在——」

    他收回了肃然的神色,轻轻摇头感慨。接着,他便再度冲妍舞询问:「你这回现身,想和我谈什么事。」

    「两份东西,换他一条命,还有一艘游艇。」

    她边说边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一盒双叠光盘。然后起身来到桌前,将其推给了他。

    「你让我带领总装部门的有关专家前来,就是为了这个?」

    这个位高权重的男人现在也露出了一丝好奇之意。遂打开盒子,取出第一张光盘。

    「这张里面,有英国各个情报机构在国内东南沿海地区潜伏的秘密情报网络组织成员的名单。」

    妍舞摸了下自己的头发,随后继续道:「当然,还包括在该地区已被策反的国内官员。」

    「那下面的一张——」

    已回过味来的张副总长眼眸里精光闪烁,看上去十分振奋,他指着第二张光盘的手,也正在微微颤抖。

    「你可以现在就让专家分析一下,不过密码在我手里。」

    得到妍舞的回答后,张副总长立刻便让正端茶进来的保镖再次出门。当然,他的任务是陪同妍舞一起下去。

    他们一走,屋里就仅剩下三个人,而且谁都没有再开口讲话。略感沉闷,心神更是有些凌乱的我端起刚送来的热茶,吹了吹,然后呷了一口,双手摸着杯壁,举目四望。

    「小舞有没有跟你提及她的身世?」

    似乎是为了打断这尴尬的氛围,挥手打发走另一个保镖的张副总长开始向我发问了。

    我摇头道:「我只知道她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其他还不是很了解。」

    「既然她不跟你讲,我也就不好开口。」

    他转首望向窗外,言语极为低沉,听上去,更像是在跟虚无的空气说话一样「仲文,秋兰,这些年来我一直只顾着自己的仕途,没有照顾好小舞,害得她变成了那个样子。你们在九泉之下一定很生气吧?但请你们放宽心,只要我还在位置上,无论怎样,我都会维护她的。」

    如此落寞愧疚的话让我的内心也掀起了一阵微妙的涟漪。但我还是控制住了追问的欲望,耐着性子,等待着妍舞的归来。

    「何军。」

    倏然,他回首冲我轻声问道:「干了那些事,你真不害怕吗?」

    我苦涩地笑着:「怕?或许以前害怕过,彷徨过;那是因为我弱小,没有力量。但杀掉第一个人后,说真的,将军,我就再也没有感觉了。」

    「刚则易折,阴则易萎。凡事皆有度,切不可过于极端。」

    他摸出烟盒,取了两根,甩给我一根后,点燃了自己手里的那根「机关算尽,反误卿命。事事留余地,才是生存之道。这就算我,对于你的忠告吧!」

    「谢谢将军,我受教了。」

    说完这话,我就专心致志地抽着他给的特供中南海香烟。不一会儿,把烟捻进烟灰缸里的他又开口了:「对吕国强,你怎么看待?」

    「心机深厚,身藏不露,是个人物。但,只是小人物。」

    我略加思索后随即答道。

    「确如你之所论。」

    他啜了口茶,平静的语气中蕴含上位者的自负「像其这般人物,我已见过无数。要动他,一般的市级司法部门就可以了,还轮不到我们军方出手。」

    「这次的事情全因我而起,妍舞只不过是提前干预。」

    我正了正身子,目光又扫向他那张平凡普通,却又威严深重的面容「军政两套系统各有统属,互不插手的道理我是清楚的。用简单的两字来概括,便是『制衡』。」

    「在吕国强的这件事情上,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不少。」

    他说着就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放到了我面前「这里,应该有你感兴趣的东西。不过我提醒你,除了我以及清楚情况的小舞以外,要是有第四个人知道了这些,等待你的,就会是我们军情部门不死不休的追杀!」

    「我知道轻重。」

    已经拿起文件翻看的我回了一句。而他,也开始拿起桌上的电话,布置起来————十分钟后,看完了文件的我静静地坐着。困惑,不解已经一扫而空。整个事件的所有谜团也都解除了。这种智珠在握的感觉,让我的内心十分轻松。剩下的,就只是去做完早已准备去做的事了。

    「你们需要的东西已经在小舞手里了。」

    打完电话的他若有所思,还径自叹息着:「小舞啊小舞!只要你开口,当叔的怎会不帮你呢?虽然,你拿来的那两样东西非常重要。可在我心中,你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呀!」

    我没有插话,而是一直听着他近乎于絮叨的自语。等其无声之后,我才开口相问:「将军,我可以走了吗?」

    「走吧!」

    他摆手示意,不等我站起身子,只见其眉宇一轩,神情再度恢复肃严地跟我说道:「今后,世上再无你何军这人。懂我的意思吗?」

    早有预料的我微一颔首,接着便走了出去。

    等回到车里的我坐定以后,驾驶位上的妍舞就立刻发动了引擎。车身一转,回头往我们的住处驶去。

    「那第二张光盘里是什么东西?」

    我还是没忍住心中的好奇,对其追问道。

    「美国科研部门最新研究出的新型耐高温吸波涂料的整套工艺流程录像。」

    她平淡地回答着。

    「隐形战机上的用的那种?」

    恍然大悟的我还是有点不确定。

    她点了下头,肯定了我的判断之后便反问:「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没事啊!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嘛!」

    知道她所问何人的我旋而一笑「看得出来,张将军很关心你。」

    她没有直面这句话,而是挑转了话头:「这一回,你总该知道DukeofBuckridge,还有LTSNS组织与吕国强的关系了吧。」

    「刚才看过文件了,巴克里奇公爵,日不落联盟。」

    我泛着狭促的笑容,语带双关道:「那位已于去年五月下旬去世的公爵阁下,便是理查德、吕国强、还有你的共同雇主吧?我的双面特工朋友!」

    她露出灿烂微笑,笑容里,说明了所有。

    第28章

    是日黄昏,我国南部XX省海域上行驶着一艘由美国拉尔森游艇公司制造的中型私人游艇。艇上所载四人,不肖说,正是我、妍舞、海建以及我妈。

    中午与那位张副总长的会面结束以后,我和妍舞就用最快地速度回到了住处。然后消除房间内所有遗留的居住痕迹,清理物品,打点行囊,并上楼催促我妈跟海建下来。

    各怀心思,没精打采的他俩并没有任何质询。而是跟着我们,驱车一起离开了住处,前往东州市最靠近海岸的潭古镇。

    到了潭古镇的一个由东海省十几位最具名气的富豪所创办的私人游艇俱乐部码头后,我们一行四人毫无拖延,很快就找上了那位张副总长为我们准备的游艇。经过一番忙碌,游艇启动,并在妍舞的操作下,朝着茫茫大海进发。

    「中午的时候你不是跟张将军说明天再走吗?怎么现在这么着急?」

    站在驾驶舱里的我一面朝向大海,一面出言对妍舞发问。

    「夜长梦多。」

    她双眼炯炯,注视着辽阔的海平面,认真操作着方向舵。

    「你怕——」

    我仍然是一副不破沙锅不到底的口吻。

    「中午睡醒后我用指定的暗码短信联系过关丽。可惜她没有回复。」

    她拨弄了下被海风吹起的头发「我担心她已经暴露身份。吕可能会另有动作,而不是安心在岛上等待接他一行的船只。另外一点,就是中午我们见过的那位的原因了。」「他还是不会放过我?或者说,是我们?」

    有点感觉意外的我继续问道。

    听到我的这句提问,她的神色转而沉凝了许多「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在规避所有可能发生的突发情况。」

    没等我说话,眨眼间,她的语气又恢复了往日的平淡,轻描淡写的意思,表露无疑:「话又说回来,像我这么个集一流雇佣兵、高级间谍与一身,并且已打入目标国家情报跟私人秘密组织的超级『鼹鼠』。上面怎么会舍得动我呢?更何况,我已经给了他们那么重要的情报做为交换条件,标榜国家利益至上的他们怎么会为了那区区二十几条没有一点价值作用的生命来为难我们?」

    「不怕我泄露出去?」

    我将肩膀支在操作台边,调笑着道。

    「想早点投胎你就尽管去那么做。」

    她嘴角边的笑意竟然有着和脸上笑容极不相称的血腥和冷酷「清楚我真正身份的,加上你,现在也只有两个半人。一旦泄密,军情部门十几年来花费在我身上的所有心血、甚至牺牲都将前功尽弃,付之东流。你说,要真有那么一天,你会有何下场?」

    「呵呵。」

    哂然露笑的我偏首望着操作台前的窗户,透过它,俯瞰大海;出口的话中则略带了几分沧莽之意「在强大的个人,也是斗不过集体与国家的呀!」「那位巴克里奇公爵是否就是除张将军以及我之外,知道你身份的那半个人?他,还是你的养父?」

    慨叹过后的我忽然转变口吻,继续向其提问。

    「你看过关于我的那份文件了?」

    她依然浅笑着。

    我点头对其确定。她见了,也无有所表示,只是将手动操作转变为自动巡航状态,然后坐靠在了一张圆形沙发上,双手向后,扶着后脑,露出灿烂的微笑。

    可她的眼睛里,却浮现出一抹极其哀痛的悲怆之色。与此同时,我也走到了另一张沙发上正襟危坐。因为我明白,她下面所要讲的,绝对是一段让人无法忘却的往事。

    「文件里只有关于我的那部分。」

    她闭上了眼睛,声音悠远「你知道XX事件吗?」

    「嗯?」

    我稍微想了一下,随即道:「略有耳闻,不过那时我只有二岁。直到后来逐渐长大才从别人嘴里知道个只言片语的。你应该了解,那事情直到现今,在国内还依旧是属于禁忌话题。」

    「那年我八岁。」

    她仍然操着平淡而清灵地音调「我的一生,以及我后来的改变,所有的一切,都是从那年开始的。」

    「我的父亲赵仲文,以及母亲米秋兰都是隶属于总参情报部的高级外勤特工,和张抚生都是战友。长年战斗在隐蔽战线上的他俩,表面的掩护身份都是京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教授。利用这一便利身份,他们经常出国,跟西方一些上流社会中的精英们结交,并且经过不懈地努力,最终与那位巴克里奇公爵诞下了表面上十分良好的『友谊』。」

    「整个八十年代,因为美苏冷战的原因,我们国家一直是北约国家尽力拉拢的合作对象。在此条件下,巴克里奇也曾应我父母的邀请来过中国。这位当年已过六旬的英国老公爵妻子早丧,一生无儿无女。但他却是个身价近百亿英镑,五十岁时开始组织创建那个名为『日不落联盟』秘密社团的不凡人物。」

    「他年轻时曾作为英国SAS特别空勤团的前身——哥德曼突击队的成员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他调入英国陆军第一装甲师第四装甲旅所辖下的女王皇家枪骑兵团担任上校团长。四年后升任第四装甲旅准将旅长,且受封男爵。一九五六年以少将军衔退役。」

    「我的这位后来的养父,实际上是个一心想恢复大英帝国昔日辉煌的固执男人。当然,他也明白,如果自己的势力不强,这个愿望是永远也无法实现的。于是,从退役后,他就开始积极地努力了起来。没有名望,他便利用自己的男爵身份拼命在英国议会两院与其他那些贵族或者平民议员们周旋;没有财力,他动用自己在军旅时期的人脉开始向亚非拉这些落后地区的国家贩买军火,走私毒品。」「经过十多年的奋力进取跟原始积累,他终于在爵位上连跳三级,拥有了能进入议会上院的终身制公爵身份,以及大量的财富。紧接着,『日不落联盟』就在他手里诞生了。这个秘密社团,表面上以救助病弱者、残疾人和穷人,通过致力于教育、慈善、社会福利、战争救助以及公共救助在英国社会广播善缘。而在暗地里,则致力于去英国前殖民地区宣传殖民时期英国统治者的光辉事迹、伟大形象;游说、收买、拉拢当地的权贵、实力派人物为社团所用。」

    「对于拒不听招呼,仇恨英国的当地实权领袖,社团就会采取煽动民族矛盾、挑起争端、栽赃陷害、甚至绑架暗杀、扶持新代理人等手段来使其屈服。」

    「渐渐地,社团的势力范围越来越广。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兰卡、伯利兹、圭亚那、特利尼达和多巴哥、牙买加、瓦努阿图、巴布亚新几内亚、马来西亚、新加坡、缅甸、泰国、文莱、南非、尼日利亚、莱索托、博茨瓦纳、加纳、索马里、苏丹、刚果、科特迪瓦。这些大大小小的国家和地区都有其代理人为社团组织效力。他们之中有政府高官、党派领袖、豪门望族、学者、部落长老、军阀、企业家、黑帮大佬、毒枭。」

    「而在英国国内,社团的影响力也变得极为强大。特别是在经济以及军事情报领域这两个方面,社团的渗透更是极为出色。前者在英国石油、汇丰控股、英杰华保险、巴克莱银行、力拓集团、BAeSystems、Rolls…RoycegroupPlc、帝国烟草、沃斯利、阿斯利康等大型集团企业里拥有着举足轻重的股份配额。后者则在军情五处、军情六处和国家通信情报局培养以及安插了数量众多的社团骨干。」

    「不光这个,他还成立了两支私人武装力量。以正规军事安全防务公司面貌出现,署名『亚瑟之盾』的武装是其中之一。而另外一支隐秘武装,便是我身处的北极狐了。」

    「北极狐正式作战成员仅有三十人。只听命于巴克里奇,偶尔也受雇于他私交甚密的一些朋友。执行一些违反国际法的高度机密任务,定点清除、绑架、暗杀对我们北极狐来说,是最常干的事情————」

    「等一下。」

    听到此时的我出声打断了她的叙述「这些跟XX事件以及你的父母有关系吗?」

    「下面就是重点了。」

    她睁开了眼睛,微微一顿,那抹异常明晰的哀色扫向驾驶舱的窗外「XX事件后,以北约集团为首的西方国家又开始对我国实行制裁与封锁。而且他们还收容了大批对我国执政党持不满态度的民主人士以及知识分子.这些人在国际上大肆诋毁污蔑执政党,给国家造成了很恶劣的外交影响。更为不利的是,很多与西方国家已经在开展的军事合作全面陷入僵局,甚至终止。当然了,一些原本已经在北约成员国内设立的情报网络也基本上被摧毁。」

    「在这种危急的局势下,当时身为负责欧洲情报网络再建立的张抚生,也就是现在的张副总长受上面的命令,指挥我的父母,开始实施了代号为『荆轲』的特别潜伏计划。」

    「计划很快便展开了,表面身份是专家教授的父母在公开场合也假意地抨击起国内的政治体系,并在当年年末带着那年只有八岁的我一同判逃至英国。」

    「和我父母有良好私人往来的巴克里奇收留了我们一家。在上面的指示下,我父母在一开始就对其公开了自己的特工身份,而且借助上面的配合,替英国情报部门彻底打掉了最后几个秘密建立在英国的重要情报据点。由此摇身一变,成为了英国军情五处主管远东地区的情报头目,更是名副其?《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