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56 部分阅读
    父雒孛芙⒃谟⒐闹匾楸ň莸恪S纱艘∩硪槐洌晌擞⒐槲宕χ鞴茉抖厍那楸ㄍ纺浚敲逼涫档暮杭榉蚱蕖!?br />

    「二年后,我父母探明了一些有关于巴克里奇真实事迹。同时在他近两年的刻意拉拢下,他们也顺水推舟地加入了日不落联盟。而那时乖巧听话,甚至有些懦弱的我,也深得无儿无女的巴克里奇分外的宠爱。」

    「正当我父母在军情五处与日不落联盟里的地位越来越高之时。国内军情部门的真正杀招便开始启动了。他们使用种种手段,收买了几个在英国成立已久的华人黑帮,趁我父母清晨上班途中,围杀了他们!」

    「啊!」

    这句话把我惊的是目瞪口呆。好半晌,我才犹豫地问道:「不是已经潜伏进去了吗?怎么,怎么还要————」

    「半路主动判逃过来的人,再怎么样努力都会受到别人的怀疑。」

    她的眼睛里已噙满了泪光。可始终,没有一丝渗出「他们死去的前一天晚上,就把我带到了巴克里奇的城堡里。我还记得父亲临别前悄悄在我耳边说的那句话:『孩子,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牢牢铭记,你是一个中国人!』」「难道——」

    此刻高速运作着脑部思维的我蓦然想到了什么「你的父母其实是死间!他们做的一切是用来换取巴克里奇,或者英国情报机构对另一个打入他们内部之人的绝对信任!是不是?」

    「你说的不错。但当时,那个人还没有真正进入你所说的那些地方。」

    我被她这模棱两可的话给弄糊涂了「还没打入?什么意思呀?」

    「那个计划的最终实施者,有个代号,他就叫——」

    她静静抚摸着耳朵上被海风撩起的一缕乱发,平静的语气孕育着惊雷般的寓意「公子!」

    「是你!」

    我再次张大了嘴巴,不是什么别的原因,而是在中午阅览过张副总长给我的那份文件。文件内很清楚的标明了,妍舞的代号,正是「公子」!

    「怎么样?很疯狂,大胆,充满想象力的计划。是不?」

    她侧过了脸,避开我的目视「一对能为了国家,甘愿放弃自己的生活、前途、生命甚至后代的夫妻。作为他们的孩子,我能说什么吗?一切为了国家,一切为了主义,这是他们那代人所毕生追求的。」

    「好一个荆轲刺秦,公子献头。」

    已将前因后果捋得一清二楚的我微叹着道:「先牺牲一批人,借以打入敌方内部;待水涨船高时再由自己人出手杀掉自己。这样,既坐实了汉奸之名,同样又为自己的后代铺平了将来真正进入敌方内部的道路。」

    「我父母死后,巴克里奇就此收养了我。」

    她回过了头,原本耀眼的泪光已然不见。口气也一如刚开始时的清冷「而且他还很明确地告诉我,父母是死在我们中国人手里的,借以增加我对自己祖国的仇恨感。等我长大后,他就可以将我派回中国,当作他在那里的一枚棋子发挥重要作用。」

    「从十二岁开始,我就在他的悉心培养下学习各方面知识。重金请来的各科相关内容的专家,我每天上午学习政客教育,商业丛林法则;下午学习传统英国文化,艺术。到了十八岁那年,他就把我送进了那个让我永远都无法忘怀的私人军事训练营。」

    「那后来你是怎么和张将军联系上的?」

    我接着问道。

    「在去泰国做手术的时候。」

    她触碰自己的脸颊「国内的军情部门一直在关注着我的成长。当年计划的实际指挥者,也就是我们中午见过的张抚生在我到了泰国之后的当天夜里就找上了我,并将当年的计划向我和盘托出。不光这个,他还把我父母叛逃出国前事先准备好的影音录像播放给我看。」

    「于是,你就答应了。当了这个双面特工?」

    我揉着鼻梁,低声说道。

    「不,我是为了我自己。」

    她笑着,只是那笑意里多了一份彻骨的冷漠「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唯一的作用就是成为强者踏入成功的垫脚石跟棋子!要想不被人吞食,就得爬到食物链的顶端——不管花多么巨大的代价!」

    「对此,我甚有体会。」

    我颔首轻语。

    「现在的我已今非昔比。」

    她的语气中流露出一股睥睨四方的凛然邪气「年迈的巴克里奇已经死去。我已晋升为日不落联盟五大主要负责人之一,北极狐也在我掌控之中。加上在英国国家通信情报局以及中国总参情报部的双重特工身份。还有什么,能够困扰我呢?」

    听了半天的我笑着摸出香烟,点燃后深吸了一口。随着浓浓的白色烟雾而出的,还有我那近乎自嘲的言语:「和你认识了一年多,说实话,今天之前,我原以为已经完全了解了你。可见过张将军,看过那份文件,又听了这些后。我才清楚自己是多么的无知和肤浅。」

    「但现在,你已经完全知晓了。」

    她重新站了起来,行至操作台前,负手伫立。其飘逸的姿态,凝冷的气势,都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吕国强也是巴克里奇培养的人吗?」

    过了一会儿,捻灭烟蒂的我再次开口相问。

    她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吕根本就不知道我那位养父的真正实力,更不是日不落联盟里的人。说来你也许不相信,他之所以被我养父看中,只不过是因为当年我的一句话。」

    「哦?什么话?」

    我露出了好奇地神色,静等她的答案。

    「十年前,他曾到过我养父的城堡。那时候,我养父已经非常热衷于收藏世界各国的珍贵古董以及名画。对于中国这个历史悠久,珍品众多的东方国家他更是非常有兴趣——」

    「那倒是!」

    我颔首应合着,接着便继续道:「在近代这一百多年的历史中,我们被他们掠夺了多少文物。我想,要是你的父母没去世。那么如今,盗卖国内文物至他巴克里奇手中的这个任务,就不会是他吕国强来干了吧?」

    「是的。」

    她接过了话头「那次在我养父的城堡里远远的见过他一面后,我就注意上了他。因为当时的他神态非常落拓,非常颓丧。后来在一次跟我养父谈话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叫吕国强。是国内某所大学的美术教师,同时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油画家。至于他落拓颓丧的原因——」

    「那时正好他和他的前妻离婚没多久。」

    我张口作答道。

    「嗯。」

    她一面将游艇重新调回手动操作,一面继续讲着:「当时对未来愁苦莫名的他恰好受了校方的委派到英国来做考察交流。命运这东西有时还真是有趣,就这么让一个普通的中国大学教师跟一位势力滔天,背景强大的英国公爵在一家不起眼的英式酒吧里相遇了。」

    「我养父在跟我谈话的时候讲过,吕国强是一个不甘于平庸的人。他渴望财富,向往权力的心情极其迫切。但他的为人又十分谨慎小心。可以说,那时的他只是个生活在矛盾中的普通人。」

    「你应该明白,那时的我根本还无法了解我父母死因的真正缘由。再加上懵懂无知以及养父平常的教导,所以我十分憎恶从国内来的人。于是,我便对养父说了一段莎士比亚戏剧中的经典名言:『人世间的煊赫光荣,往往产生在罪恶之中,为了身外的浮名,牺牲自己的良心』。」

    「听到那句话后,我的养父开始非常地费解。可是很快,他就明白过来了。这之后不久,吕国强就返回国内。而且在半年后,养父的私人展览厅里就多出几件来自于国内的珍贵古董跟字画,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东西越来越多。」

    「原来是你让吕国强堕进了这罪恶的深渊。」

    我靠在了沙发上,语气飘忽「人人都有私欲。只不过有些人碰到了机遇,让自己的私欲得以尽情释放的机遇。而大部分人,一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机遇,他们只能在抱怨、遐想、意淫中,度过自己那平凡庸聩的一生。」

    「四年前,当我在日不落联盟,北极狐以及英国国家通信情报局逐渐站稳脚跟后。养父就将远东地区的组织力量移交到了我的手中。」

    她依然是一副自说自话的样子「在此期间,我发现了吕国强利用帮养父倒卖国内文物赚取的原始资金,开始组织加工贩卖新型毒品,也就是冰毒的活动。而且他的毒品销售网络遍布国内东南沿海地区。同时,他还建立了以那个石嘉然为首的黑社会团伙,并向东州市的政府高层渗透,加紧对自己关系网的经营。」

    「我将这个情况报告给了养父。当时身体已经抱恙,时日无多的他当即给我下达了指令。一定要将已经被财富权力蒙蔽了双眼的吕国强处理掉。同时,还要将他贩卖毒品所赚得的钱如数夺取。但是手段一定要隐秘,不能给国内官方制造任何口实。」

    「至于为什么要这样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日不落联盟所掌握的多家企业已在中国市场投资经营。如果大张旗鼓地动吕国强,一旦他狗急跳墙,将自己与我养父共同倒购中国文物的丑闻宣之与众,那么势必将会给我养父在中国境内的声誉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

    「另外还有一点,日不落联盟在英国情报部门的帮助下,已经逐步地在中国境内安插了一批情报间谍。要是因为吕的关系让日不落联盟被国内安全部门盯上,那就会使原来辛辛苦苦在中国境内打下的基础毁于一旦。」

    「呵呵。」

    咧嘴发笑的我也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身边,调笑道:「巴克里奇至死都没想到,他的日不落联盟早就被国内的军情部门注意了。他劳心劳力培养出来,用于日后对付国内情报部门的家伙,竟会是个双面特工。」

    「是啊!」

    此时展现出迷人笑容的她单手捋了下自己的长发,随后接着道:「于是,我并没有马上开始执行他的指令。而是先派出了一根『暗桩』,让他打进了吕国强的内部。然后招募了一个穷困潦倒的英国人,让其按照我制订好的步骤慢慢地接近吕国强。」

    「我就知道——」

    我耸了下肩膀「理查德只是你用来迷惑吕国强的。是不?」「当然。」

    她肯定着回道。没等我出声,她又讲了起来:「一年多前,养父一去世。我就正式展开了行动。回到国内的我经过一番探察,掌握了吕国强那些学生的情况。并最终在她们中间,挑选了关丽,做为第三根『暗桩』,接近吕国强。」

    「第三根『暗桩』?你四年前派出来的,另有其人?」

    我睁大了眼睛,满是疑问。

    「就是那个人。」

    她一边说,一边张手做了个动作。

    「啊!原来是他!怪不得——」

    明白是谁的我揉了下鼻子,默然暗想。

    「后面的事情你都已知道的,我就不再罗嗦了。」

    手握舵盘,目视前方的她见我沉默,随即又道:「以后你就要跟我混饭吃了。有何感想?」

    「没什么好说的。」

    我露出了释然的笑容,并抬手整理起她被海风吹乱的长发,凝视着她精致的容颜柔声道:「还是在张将军那儿说过的话,出生入死,与君共闯。」

    她并没有被我这突如其来,又貌似暧昧的动作惊得举止失措。而是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一遍,才接着一语双关道:「确定了,一定要那么做?」

    我垂下了头,目光则在驾驶舱后部的旋梯那儿游荡。半晌之后,才终于将视线收回,抬首正目,毅然沉声道:「无悔!」

    「随你。」

    她眉角上翘,泛出一丝邪笑「疯子!」

    「你也一样。」

    我回敬了一句,之后转身,踱步走出了舱门。

    第29章

    游艇仍在广阔的大海中不断前进。单调的海浪声,从无止境的黑暗中翻涌而出,随即又消退逝去。我独自一人站在艇舷冰冷的甲板地上,全身笼罩在雾白的气息中,与这庞然的大海,巨大的黑暗对峙着。

    已经迷茫了二十年;失落、踌躇、烦恼了三年;挣扎、恐慌、焦虑了半年;痛苦、仇恨了一月有余。终于在此时此刻,我的意志正明确地向一个方向逐渐集中。现在已经不能以一般的理由去抑制我自己的情绪,绝对不可能。

    感情?不,不是那种轻忽草率的事。这种感觉不是单纯冲动的激情,如今已成为我灵魂的呐喊,生命的依靠,甚至是我生存的理由。

    换句话说,那颗耕植在我内心的异念种子,终于从果蕾中破壳而出,似暗夜般妖靥,充满强大恶意的花朵,粲然绽放了————「吕国强,准备迎接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夜吧!」

    负手而立的我根本不在乎那致使游艇有些颠簸的浪涌,信步来到艇首,冲着漆黑如墨的海平面,轻声呢喃着。

    「另外——」

    我提起双手,抬至眼前仔细地审视着。语气依然轻盈,飘渺「杀人魔,我希望,在乾山岛上,你能和我面对面的谈一次。不用怀疑我的判断,我知道,你会在岛上的。」

    此话言毕,我又待了十余分钟。这才转身迈步,回到舱室。

    驾驶舱下的小客厅内,除我之外的其他三人已各自落坐,分别拿着面包、蛋糕以及曲奇饼干吃着。坐在最靠外,仔细咀嚼着口中面包的妍舞在见到我后跟我点了下头。然后继续侧着身子,低头吃起面包。

    我取了袋面包,走到同坐在沙发,各占一角的我妈与海建中间,坐定后一边撕开面包袋封口,一边冲我妈小声道:「妈,今晚一过,所有的事情就都结束了。你和海建,也可以自由了。」

    长发垂肩,未施粉黛,上身穿着件咖啡色女式西装,内衬圆领秀花棉衫,下身一条水蓝牛仔裤,脚蹬白色高跟鞋的我妈并没有出言说话。她此刻的神情,没有惶恐,没有愧疚,没有悲哀,只有淡淡的失落以及黯然。就连啃咬着蛋糕的双唇,也几乎像是在做着机械式的工作。麻木,而且生硬。

    见她不理睬,面部表情平淡的我又把头转向了沙发的另一面。可能是昨晚在加上今天中午都没有吃过食物的原因。本就食量很大的海建在吃完了曲奇饼干后又拿起一袋蛋糕,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只是刚才我对我妈讲的那一句话,让其稍稍停顿了一下嘴上的动作。所以在此刻,我和他的视线,很快便撞在了一起。

    「放心。」

    我淡淡地笑着「事成之后,那二十万英镑,一分都不会少给你的。」

    没等其有所回答,我就再度回身,凝视着我妈那张绝美,但颇显憔悴的容颜强调道:「妈,还有你,也会得到二十万英镑。」

    她终于停止了进食,扬起螓首,冰冷伤凄的眸子不带有一比感情,唇边更是悬挂着一道悲凉的笑意冷冷道:「你在我心里,已经不是那个曾经懂事的好儿子了。所以,这事之后,你我母子恩断情绝,再无瓜葛!」

    听完她如此决绝的话语,我没有伤心,也没有掀起其它的负面情绪。只是继续平静地微笑着,轻声地讲述着:「我还记得你在我六岁的时候教给我的第一首唐诗。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青波。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七岁时做的《咏鹅》那时候,我们一家父母和睦,生活安逸;我天真烂漫,聪明伶俐。再没有比那时更好的时光了————」

    「你还有脸说这个吗?」

    她的脸上,突然交织起羞愧,怨恨,屈辱的复杂情绪「为什么要对我说那些话?来显示你的聪明,你对人性的了解?你难道不懂,这样做,对我这个当妈的来说,是最大的伤害吗?啊!」

    她最后那声尽带悲愤的厉吼让坐在另一边的海建一阵哆嗦。至于最外面的妍舞,在瞥了一眼情绪不对头的我妈后,便继续自顾自的吃东西。

    「甜言顺口,真话逆耳。」

    我还是那副云淡风清的样子,嘴里的话,对她来说,更是十分的刺耳:「你,恼羞成怒了?」

    「我——打死你这个不孝的混帐!」

    被激怒的我妈扔掉了手里食物,猛的扑上来,双手像雨点一样的落在我的脸颊、胸口、肩膀上。掌掴、捶打、抓挠,这些以往在泼妇身上才能见到的动作,如今在我面前,一一展现。

    「让你好好念书不听!非要去学什么功夫!让你别跟着那种古里古怪的人你也不听!男女也分不清的人你还把他当好朋友!杀了那么多人,还对我说那些混帐话!你是不是魔怔了啊!想早点去死是不是!说啊!说啊!你给我说话呀!」

    此时的我妈就如同一头暴怒的母狮。这一声声悲鸣、娇叱,随着她在我身上的撕打,一同落在了我的内心深处。

    我没有躲闪,而是闭上了双眼,直着身子,双手虚垂,任由她在我身上发泄着怒火。

    海建和妍舞都没有上前制止我妈对我的打骂。一时间,舱事内只回荡着我妈呵骂声,哭叫声以及我脸颊、胸膛被她手掌击中的「噼啪」声。

    大概七八分钟以后,嗓子喊哑,精疲力竭的她停下手上的动作。颓身趴在沙发上,捂脸继续啜泣。而被其打得面热发乱,鼻子见红的我则站了起来,抹了抹滴淌在唇鄂上的鲜血。随后就一挥手,示意海建跟我出去。

    来到驾驶舱的我俩并没有坐。刚一站定,我就从裤袋里抽出了那把妍舞交给我的道具——贝雷塔9ooo袖珍自卫手枪。

    「这枪给你。」

    我横枪一转,将枪柄转至海建面前「里面只有三发子弹,射程也很有限。超过三十米射击就会失去杀伤力。不过防身的话还算不错。」

    「给,给我?」

    脸上尽是疑惑的他显然有点不敢相信。

    我点了下头,紧接着又给他简单讲解并演示了一番该枪的使用方法。做完这些,我才一边把枪塞进他的手里,一边提醒道:「记住,这枪是用来保护你自己,还有我妈的。不到万不得已,别轻易浪费子弹。」

    「我和阿姨也要一块儿上岛?」

    他愣愣地盯着手里的枪,嘴里轻声嗫嚅道。

    「不。」

    我摆了下手指「你们留在游艇上。给你这个是以防万一。你应该明白,吕国强被迫逃到岛上,现在还能留在他身边的肯定都是心腹铁杆。我和妍舞上去,绝对会跟他们发生枪战。要是他们打不过妍舞,发疯上了游艇,这枪就能发挥作用了。」

    「当然了,一般情况下那些爪牙们是到不了艇上的。妍舞一人就能把他们全收拾了。到时候,把他们全干掉的我们就能把吕国强逃跑时带的现金抢过来了。最起码百万以上呢!我猜大多数肯定都是英镑、美金之类的硬通货。或许还会有金条!不过这些大部分都要归妍舞的,她只答应给我六十万英镑,所以我也只能分你二十万了。」

    我一面说,一面悄悄斜眼打量着他的神态。只见他双唇紧抿,眼皮微颤,瞳孔忽涨乍缩,鼻翼间也渐渐溢出一层油腻地细汗。

    「哼哼!」

    心底冷笑的我陡然话锋一转,对其问道:「你QQ空间里拍的那些跟我妈的照片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拍那些?」

    「啊!」

    正不知臆想着什么的他一听这话,身子顿时一晃,连忙低头,避开我的视线。嘴巴里更是吱吱唔唔得不敢回答。

    「好奇?好玩?刺激?留作纪念?」

    我一连给出几个说法,都没有得到他的回应。见此情形,我便摇首,假意遗憾道:「算了,不说这些扫兴的事了。回去寐一会儿吧!再过三个多小时,就要到乾山岛了。」

    海建离开后不到五分钟,妍舞就进了驾驶舱,并重新操纵起方向舵。我则在她的身侧,一口口的嘶咬着还没有吃过的面包。

    「他就是你安排的替死鬼?」

    正当我取水润嗓之时,妍舞说话了。

    我仰脖将水灌下,又用其漱了漱塞满牙缝的面包屑。然后才慢条斯理的说道:「除了他,还能有谁?原先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与背景,安排他我是有点担心。可如今,我断定只要我们给上面一个交代,哪怕是全无逻辑的交代。上面也会接受吧。」

    「没错。」

    背朝我的她冷笑着道:「他们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再加上一个虽然不合理,但却能够供他们胡编乱造的解释说法。呵呵!我是越来越佩服你了。」

    「谁掌握最终解释权,谁就能操控一切。」

    半眯着眼,翘起二郎腿的我,神秘而又阴深地说道。

    答复我的,只有那凛冽的海风,以及拍击在艇身两侧的波涛。

    ﹡﹡﹡﹡﹡﹡﹡﹡﹡﹡﹡﹡﹡﹡﹡﹡﹡﹡﹡﹡﹡﹡﹡﹡

    三个小时后,深夜十一点四十分。乾山岛海域,离岛仅两点五海里处。

    「海建,别忘了我对你说过的。照顾好我妈。」

    关闭了所有设备游艇显得极为昏暗。已换上全套作战服饰以及防弹衣,携带所有武器,手里还提着那个装有五样东西,红白蓝三色相间编织袋的我正冲一同站在艇舷上的海建小声叮嘱着。

    「哦,还有。」

    没等其回话,好象记起了什么的我敲了一下额头,随后接着对他道:「千万别碰游艇启动装置。因为时间紧迫,现在游艇仍旧处于自动巡航状态。一旦你发动引擎,游艇会自动朝岛上驶去的。」

    「嗯?哦,我知道了。那,那你们小心点。」

    因为强劲的海风关系,被吹的缩首矮身,在夜色中仿佛一头健壮的混沌之兽的海建在听到我的话后,身子陡然一凝,旋又松弛了下去。

    跟其嘱咐后的我,又抬眼望向不远处的舱门。我妈没有出来,已经相当疲劳,精神也十分颓靡的她在一小时前已进入了梦乡。

    「走了!」

    随着妍舞的一声低呵,我便深吸了口气,之后跟着她,顺侧舷梯先后下到一艘已冲完气的橡皮艇上。

    坐稳后的我按照妍舞的指挥,拿起船桨,开始跟她一同向侧前方仅呈黑点状的乾山岛划去————乾山岛,毗邻西太平洋,远离内陆近八十海里,岛外东侧十二海里即是国际公海。这是一个仅拥有一点五平方公里大小都不到的岛屿。岛屿地处热带海洋,温度变化极小。可以说一年四季都是夏天。岛的基质为多盐环境,只有极端的盐生类型植物,才能在这里生长。

    该岛三面尽是奇峰凸起,怪石陵轹的悬崖峭壁。只有靠南位置有一处面积极小的浅滩黄沙。据妍舞的介绍,二年前,吕国强指示石嘉然以巧立名目,瞒天过海等诸般手段得到了此岛,作为他日后潜逃他国的秘密据点。

    顺着洋流,加上船桨的推动,橡皮艇不到四十分钟就接近了乾山岛。收起桨板的我举起m24袖珍型红外微光望远镜向岛内望去。只见此岛中心区域矗立着一栋三层的欧式别墅。除了这栋建筑,沙滩靠右的方向上还有一个小木屋以及一座大约七八米高的了望塔。此刻木屋里正亮着微弱的灯光,而了望塔的顶端,也有一点忽明忽暗的火星。看起来,正有一个男人在塔顶抽烟。

    「岛上一共有十二人。」

    长发绑扎,同样全身披挂着各种装备与武器的妍舞取下了用枪绳挂在其肩膀上的g36K卡宾枪。之后一面加装消音器,调整瞄具,一面继续低声开口道:「除了关丽,吕跟石以及他们的七名手下外,还有——」

    「纪晓梅跟我们的好室友——『黄蜂』。」

    我张口就说出了她想讲的。接着又举起望远镜观察着了望塔,嘴上也没停止说话:「从这到那儿大概四百米距离,海面颠簸,你确定能打得中?」

    「不然我们怎么登岸?」

    已做好射击准备的她在回完话后便身子一斜,脊背贴在艇沿,双手前后持枪,单眼扣住潜望式红外瞄准镜?《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