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乱伦世家 > 第 58 部分阅读
    浣恰N蘼勰阍跹厦鳎跹示∧灾A裟愕男悦疾豢赡芰恕R蛭悴恢溃际撬娜耍?br />

    说到这儿,她倏然抬起右臂,其食指,中指,无名指并排伸直,横放于左臂。做此手令之时,双唇更是微张,舌灿莲花道:「move!」

    「哗啦——」

    「扑哧——砰——」

    「你们!」

    吕国强的脸色猛然剧变,再不复刚才的从容之态。眼睛圆睁,嘴巴蠕颤着,抓着栏杆的双手骨节也是一片青白。

    他的身边,正躺着两具新鲜出炉的死尸——其忠实手下石嘉然与最后那个喽罗。前者后脑中弹,后者喉管被割。出手将二人迅疾结果的,正是那位一直默不作声,沉静木讷的麻脸男。

    至于那四名外国男子,则掉转了枪口,纷纷瞄准着吕国强身体的各处要害。

    「跟你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吧!」

    妍舞举重若轻,闲庭信步的走到两楼。望着兀自发抖,脸色铁青的吕国强道:「妍舞?巴克里奇,老巴克里奇公爵的养女。第三任『北极狐』雇佣兵团团长。至于这五位,都是我佣兵团的手下。」

    「连,连他也是?」

    被群枪环绕的吕国强艰难地抬起右手,遥指已伫立在妍舞身旁的麻脸男。脸上扬起的,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人家四年前就开始在算计你了。」

    此时,我也搀扶着哭得双目桃肿,神情恍惚的我妈,来到了楼上。听见他的问题,遂抢声言道:「你以为自己抓出了理查德跟关丽,加上石嘉然身边的纪晓梅就万事大吉了?没想到吧,真正有用的『暗桩』早就潜伏在你的内部了。」

    「还有。」

    妍舞扬声补充着:「你为了雇佣我这四位手下所花的三百万英镑,已转入了我们北极狐的银行专用帐号。而且很不幸,你存这些年所赚的瑞士银行私人帐户密码也于昨天被我的技术人员破解。里面总共二千万瑞士法郎,折合英镑为一千三百三十余万,美元为二千一百万,人民币为一亿四千万的巨额款项。现在应该也进了我们的银行帐号。」

    「你,你们——」

    他挣扎了半晌。才终于从自己的喉咙中,挤出一个不断颤抖的词语:「够狠!」

    「Killing。」

    不再废话的妍舞干净利索的对其手下下达了指令。

    站在吕身后的那名黑人瞬时就提腿猛蹿他的膝窝,等其跪倒后便开枪了。

    「砰砰砰」连续三枪,尽皆击穿了他的胸腹。艳丽的血花,猛然在其胸前绽放。在鲜血喷溅中,这个自命不凡,又自视甚高,集政协委员、大学教授、画家、文物走私犯、黑社会首脑、毒枭与一身的家伙,终于颓然栽倒在地上。

    面容扭曲的他一手捂着已涌满血液的喉咙,嘴里发出一连串「喀咯」的声响。另一手则对着虚空摇晃着,抓捏着。很明显,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但很遗憾,生命的消逝是无法用人的意志来决定的。半分钟不到,他还是缓缓闭上了双眼,走向死亡。

    「captain!」

    完成任务的四名外国男子非常恭敬地站在妍舞身前,对其鞠躬致意着。跟他们打完招呼的妍舞很快便回身,冲满面木然的麻脸男微笑道:「麻子,这四年幸苦你了。」

    「没事!」

    与妍舞对视的他露出了一个虽然难看,在能感觉出来其内心喜悦的和悉笑容。

    「先不多说了,你去通知船只马上朝这儿驶过来。Theremainingpeoplesearchthehouse,tobringallthethingstotake。go!」

    只见她雷厉风行地分别用中文跟英语跟其五个手下吩咐着。说完后,便来到我和我妈面前,盯着我,小声道:「还不去跟杀人魔见面?」

    我一手扶着我妈,一手拾起那个刚才被石嘉然他们带上来的编织袋跟手枪。

    然后缓声回答:「给我半小时。」

    她听后,抿了抿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转身走掉了。

    左搀右提的我把我妈扶进了两楼的一间刚搜查完的房间。让其放在床上后,默默凝视着。此刻披头散发的她依旧在小声抽泣,那种掩面痛哭,哭得何等凄惨,圆润的香肩剧烈起伏着,带起一道道弧形的轨迹。

    「呼——」

    将编织袋置于地面,接着深吸了口气后,我便开始了这辈子中最重要的一次讲述:「妈,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以前,有一个小男孩。他从小就喜欢自己那个美丽的母亲。认为他的妈妈,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性。而且,这种想法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地转化成了一种爱恋。那种爱不是亲人之间的和睦舔犊之爱,而是禁忌的,不能为大众所接受的乱伦之爱!」

    听到这里,她慢慢地停下了抽泣,抬起螓首,目光诧异,面容震惊。

    「是啊!这种爱有多么的危险,小男孩心里很清楚。」

    我靠在了大衣柜的镜子上「所以,他一直把这种感情强行的压抑在心中。原本,这种不伦之爱可能会随着小男孩自身的成长而渐渐消失。」

    「可是很不幸,这种好情况由于小男孩母亲的出轨,离婚而再也无法实现了。」

    我摇了摇头,语气有些自嘲「那个母亲,前前后后,满打满算,一共跟十个不同的男人发生了性关系。或许是那时对性爱,以及其他什么莫名的原因吧!小男孩喜欢上了跟踪自己的母亲,并迷上了看她与其他男人性爱的场景。渐渐地,在他自己的潜意识中,他把那些男人都替代成自己。做起了自己与母亲欢愉的臆幻美梦。而且就在那时,一个与其母亲差不多漂亮的女人闯进了他的生活。从那之后,女人就代替了他的母亲,成为了其倾心爱慕的对象。」

    「梦,终归只是梦。所以当母亲再次结婚,加上做为替代品的女人明确对其表示不想再跟他有所牵连后,已经长成一个小伙子的小男孩意识到自己再也不能做这种极其亵渎的臆想之梦了。于是,他尽力地想摆脱,想正常地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子恋爱。只是这样的好事没有发生,跟他差不多年龄的女朋友也抛弃了他。」

    「灰心丧气,异常失落的他渐渐地开始讨厌女人。特别是爱慕虚荣的女人。他的母亲,和他有过关系,是其母亲替代品的那个女人,以及他的女朋友,恰巧都是那类女子。」

    「讨厌这种情绪,是会慢慢质变为仇恨的。母亲他不敢去动,但是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他决心去报复。正好在这时,又一次撞见自己母亲性爱的他却发觉了一个让其惊讶的事实。他母亲的新任丈夫,竟是个表里不一的混蛋恶棍!而且他还拥有着大量的,不能见光的钱财。」

    「心念急转的小男孩很快有了主意。他的一个室友,背景神秘,身手很好不说,还十分酷爱读侦探推理小说。在室友的带动下,同样阅读了大量推理小说的他特意挑选了两本小说做为他报复,兼之夺取钱财计划的蓝本,一本叫《千岁兰》、另一本则叫《偶人馆之谜》」

    「小男孩还算聪明,他骗取了那个水性杨花女人的身份证,用其买了二手车,租了房子,还有一切要使用的工具。同时,他还尽力地去跟自己那个不凡的室友拉关系,学习搏击。更重要的是,他暗暗地研究着大量有关心理学,以及人格分裂的书籍。因为,他找到那两本推理书,都是讲双重性格的。」

    「桀桀桀,剩下的就由我来讲吧!」

    话到此,突兀地阴笑声传来。

    杀人魔,出现了。

    「你——你——」

    我妈的脸上已是惊恐万状,牙关打颤的她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杀人魔拿起了编织袋,拉开链子,将里面的东西倒在了地上。一个,两个,三个。总共五个东西,不,其实,应该是五颗人头,出现在了我妈面前。

    乍一见此骇物,我妈差点没吓的背过气去。我连忙走过去,掐着她的人中穴。而杀人魔那阴戾地话音还在屋内回荡:「夏天洪、吴忠发、江子辉在加上他那两个狐朋狗友。一共五个家伙,桀桀!好啊!死的好!沈绣琴,本来我是不打算这样做的,收拾掉范金燕,钱明远这一对狗男女,顺便弄一点吕国强的不义之财就是我的目的。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啊!你竟然跟柳海建那样的肥猪搞在了一块儿。何况你还那么振振有辞地替自己辩解,替他开脱。甚至还要为他跟自己的儿子一刀两断!」

    「桀桀桀,你也无法想到吧!柳海建这个被贫穷折磨的失掉了一切骨气的家伙会跟你的新婚丈夫串通。你真的很失败,很失败。现在,我只想最后对你说一句话:不仅你儿子恨你!我也恨你!我不仅要把你送进坟墓,我还要唾弃你的坟墓;我不仅要唾弃你的坟墓,我还要把唾液编排成一朵花!」

    时至此时,我妈已被杀人魔那恨意汹涌,杀气十足的话驳斥的毫无反应。她的脸上,没了任何的表情。目光只是呆呆的,凝视着那五颗面目狰狞地人头。嘴里神经质的呢喃着:「你把所有人都杀了,所有人都杀了,我儿子也死了,也死了,也死了————」

    「好了!你上路去跟柳海建相会吧!」

    目光坚决,手稳如山的杀人魔举起了枪,顶住了她的眉心,毅然决然地抠动了扳机。

    高速旋转地弹头不仅带出了她脑部的大片血肉,同时,更带走了她的生命。

    即刻仰首倒毙在床上的她,再不复往日那般的成熟美丽。

    「现在——」

    死死握住枪柄,全身紧绷的我冷漠地注视着杀人魔。片刻后,我对他笑了「做最后的了断吧。」

    他也在笑,几乎与我同时举起了枪。之后————「砰!」

    「哐啷当——」

    枪响,镜碎。我好好的站立着,而对面留下的,只是一地玻璃。

    世上没有能随便进入梦境的杀人魔。有的,只是一个由爱生恨,并在因缘际会中逐渐强大,以及抛弃掉一切的男人。

    七月初东海大学后门野地的杀人案是我干的。死的,是钱明远。

    在那套公寓里被残忍分尸的女人是范金燕。同样,我干的。

    利用毒品,胁迫纪晓梅与石嘉然勾搭的,还是我。

    所谓的梦境,也只是我自己的回忆,或是当时正在发生的事情。

    不过,我碰上了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人。妍舞,或者赵无炎,抑或妍舞?巴克里奇。他是同性恋,是由男转女的变性人。更是一个虽然权势滔天,但身却游走在无限黑暗中的孤独行者。如果没有她,我想,我已经被捕了。

    实际那日在双龙山顶,我就对当时还隐瞒其变性人身份的她坦白了所有。也由此,展开了后面发生的一切。

    「蓄鬼行动」?呵呵,我的绰号,不正是「老鬼」?

    妍舞曾说过,这本身就是一场戏。而我跟他,正是这场戏的幕后操纵者。虽然,我俩亦是主角————好了,我终于可以说。我便是,杀人魔————﹡﹡﹡﹡﹡﹡﹡﹡﹡﹡﹡﹡﹡﹡﹡﹡﹡﹡﹡﹡﹡﹡﹡一个半小时后。

    无声伫立在搭载我们撤退的船只之首,我举目眺望着已渐渐远去的乾山岛。

    此时的岛上,已是一片火海。忽隐忽现的建筑物笼罩在透明火光中,吐着蒙蒙烟气。震撼大气的轰隆巨响,威猛凶狂的巨大火焰,穿过夜空流云冲向天际。这一切,似在遥远世界尽情演奏的波浪声,永不懈怠地响起。

    死在岛上的所有人,很快就会随着这荡尽一切的雄雄之火,化为灰烬。

    该死的死,该活的活。人生,就是这样。

    「到法国后,先去做整容手术吧!」

    半晌之后,妍舞悄身来到我的身侧,启声建议着。

    我点了下头,表示同意。而且还转过身,勉强的对她笑言:「我现在是浑身轻松,什么时候送我训练营受训啊?」

    「等术后二个月就可以了。」

    她边讲边从自己的大号裤袋里取出了两茬厚厚的,面额都在五十英镑的现金,塞到我手中后接着讲道:「这是我答应过给你妈,还有柳海建的钱。你的那一份等到了法国在给你吧。」

    我接过了钱,然后拿出火机,将它们点燃。看着被火苗逐渐吞噬的纸币如流星般飞向大海,我的内心也是忽明忽暗。

    「我让你们在一起了。这就是我对爱的理解以及坚持。不管你们怎么看,怎么评价。对不对,妈,海建?」

    夜色依旧浓重,无声自语的我,心向远方。

    …………

    PS:《出轨之母》三部曲从去年二月中旬开始,至今日凌晨完结。历时刚好一年零一个月。实话说,真的很累。以前虽写过一些豆腐块的散文,杂记之类的东西这么长的,而且将其写完的还真没有过。

    话说回来,第3部肯定是让众多喜欢一、二部的大大们失望了。我也很无奈,我不想再写手枪文。希望你们能理解吧!

    至于文章的最终BoSS的问题。呵呵,也有点好笑,前几日天外飞星大大的新作《复活》完本。我跑去一看,傻眼了。我和他的最终BoSS刚好撞车。再让我改肯定面目全非,毕竟写大纲时就已经拟定好的。后来一和天大沟通,大大来了句‘或许是英雄所见略同’。唉!

    出轨之母后传

    第o1章

    2oXX年初夏之夜,欧洲地中海中南部,意大利所属佩拉杰群岛海域。

    法国「戴高乐」号核动力航空母舰上,一架多用途武装直升机在夜幕的掩护下,悄然升向了空中,掉转机头快速的向北非某国的境内飞驰而去。

    这架在北约组织成员国内编号为「超级山猫」的直升机上,总共乘坐了六人,除了两名驾驶人员外,还乘坐了四名武装战斗人员。但是另人意外的是,这四人并不是法国正规军,而是专门从一家名为「亚瑟之盾」的安全防务公司请来的四名雇佣兵。

    这四个佣兵都很奇特,不光年龄不同,居然连国籍都有着很大的区别。一名黑人,一名白人,一名拉美血统的墨西哥人,还有一位竟是华人。

    当中最吸引人的应该还是那位华人,虽然他看上去极其普通,但始终紧绷的面容所透露出的,尽是漠视生死的无畏。全身上下还散发着那种只有野兽才拥有的杀气,实是让人难以接近。不仅如此,其领口隐露的脖颈上,更是留着一道深长,有如蚯蚓般蜿蜒的恐怖伤疤。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华人的身上总散发着一种压人一头的感觉。隐约间,他只是坐在那里,就让人感觉他是这四人中的领头者。

    「仁慈的主啊!我又将奔赴死亡战场。请赐予我力量、信念与光明;使我脱离恐惧,消灭无知的异教徒。阿门——」

    细微的祈祷声在小小的环境内回荡着,是那位白人,他看起来很认真。让人感觉他就像是一位虔诚的教徒,而不是一位残忍的雇佣兵。尤其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实在没有人愿意忍心去打断他的祈祷。

    可是,杀人者终究是去杀人的。这不是教堂,而是一个直升机的狭小环境里。

    「头,你建议我让这家伙安静一些吗?该死的,我讨厌基督徒!」

    那位身高足有一米九,肌肉发达,看起来很是嚣张,似乎专门喜欢找麻烦的黑人口中叼着截雪茄,一脸杀气的瞪了正在祈祷的白人一眼。但是说的话,似乎冲着那位正在闭目养神的华人而来。

    没理会这个专门喜欢挑刺的黑人,华人依然闭着眼一句话都没有说。仿佛当那些话,被直升机的轰鸣声给吞没了似的。他此刻,只是缓缓的嚼着口香糖。

    「你不应该尝试挑战我的耐性,大熊!」

    白人微微看了一眼黑人:「你会发现,一个纯洁犹如天使般的教徒,在变成恶魔的时候,是如何开枪打爆你的脑袋!」

    「你可以试试,亲爱的十字架!」

    被叫做大熊的黑人毫不犹豫的取出了枪,抵在叫做十字架的白人脑袋上:「我的枪会比你快!」

    白人没有理会黑人的嚣张,依然做着祈祷。但是祈祷的声调却忽然变的越来越高,仿佛在努力的压制着身体内的野兽蹦出来一样。惨烈的杀气一点一点的从他的身体上,并迅速的释放了出来。

    然而,就在这杀气快要爆发的时候,一直处于沉默的华人忽然张开了双眼。

    射出了仿佛鹰捕捉到了猎物一般锐利的光芒,他冷冷的注视着举着枪的黑人和不断释放杀气的白人。

    「想斗,完成任务之后随你们怎样。但现在不行,不然,我不介意现在就让你们躺下!」

    华人的语气有一点沙哑,但是却异常的清晰和铿锵有力。再配合那几乎用命令般的语气道出后,白人的杀气立刻全部收敛,而黑人的手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枪套里面了。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白人继续祈祷,黑人则吹着口哨,看着直升机外漆黑的景色。一切又都变的平静了,但是机舱内凝重的气氛和混合着的杀气,使人感觉到一种战斗就要爆发,风雨欲来的感觉。

    「头,听说老板要让你加入『北极狐』?」

    一直没有说话的墨西哥人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话,然后他微微的打开酒壶,喝了一口辛辣的酒以后。便把手中的酒,递到了那华人的眼旁。

    华人没有接酒壶,甚至连理都没有理一下那个家伙。其锐利犹如鹰眼一般的目光,倏然渗透出了一种强烈的深思之色。

    仿佛回忆一般,母亲的音容笑貌还在自己的脑海中荡漾着。那是他在二十岁的时候,抛弃了一切,在如同今夜一般的凄暗中,亲手斩断忌孽之情的情景。

    时至今日,已经不知不觉的过了六个年头了。

    六年里,他犹如生活在地狱之中,过着非人类一般的生活。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像一块永不停滞的海绵一样训练,学习;而那种训练学习却犹如地狱一般残酷。就在这种日复一日的残酷中,他在南大西洋的某座岛屿上待了近两年的时光。与他一起受训的二十人纷纷死亡、退出。只有他,从一个青年,变成了精通各种单兵作战能力以及杀人技巧的佣兵。

    随后三年多的时间里,他加入了「亚瑟之盾」佣兵团的战斗序列之中。在那个时候,他终于知道了佣兵界的残酷。经历了战场的火与血的洗礼过后,最终勉强活下来的他,这时候才知道,在训练营生活训练的日子,是多么的可爱。

    不过他挺了下来,非但没有精神崩溃,而且还飞快的适应了战场的残酷,快速的从一名新兵成长为一名老兵,更是成为了佣兵界内小有名气的一员。不到三十岁的年龄,他就拥有了代表一流水准的A级的佣兵执照。并且领导着一支以他为首的佣兵小队。

    「鬼狼」。这,便是华人在佣兵界的代号。而他的小队,也因此被称作鬼狼小队。

    一星期前,他的那位顶头上司,同时也是在六年前与其一同经历了那段既惊心动魄,又疯狂残忍日子的亲密伙伴——妍舞?巴克里奇的一个电话,宣告了他在「亚瑟之盾」佣兵团三年多佣兵生涯的终结。等待他的,除了三个月的漫长假期,还有便是之后进入比「亚瑟之盾」更加强大,更为神秘的「北极狐」佣兵团的未来日子。

    接到电话的那一瞬间,鬼狼有一种做梦的感觉。因为这三年多来,他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永动机一样拼命接任务。战斗,不停地战斗,除开几次受伤,不得不休养之外。他竟是参加了数十次大大小小,烈度不一的军事行动,或者战争。

    现如今的他,已经无法判断,一旦让自己停下,去享受一段平静的休闲日子,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正当他为这个令其困惑不解的假期烦恼时,一个协助北约多国部队摧毁非洲北部某国的一个准军事恐怖组织基地的任务,正式的摆在了他的面前。

    他有资格放弃这个任务,而且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也劝他立刻休假,不用在意这个任务。可是那一场场残酷的战争,和无数次出生入死的场面不时在眼前闪过。华人最终还是毅然的选择了参加自己在「亚瑟之盾」中的最后一次佣兵任务。

    「呼,拉斯,要是给你三个月的长假,你会去干什么?」

    华人「鬼狼」终于忍不住问了那个墨西哥人一句,并把对方的酒推了回去。

    至始至终都没有喝酒的意思,到是接过黑人递来的一根雪茄,并在祷告完的白人帮助下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那还用说!当然是去巴黎最好的PuB!享用那儿最性感的婊子!哦,还有腓力牛排、鹅肝酱、里昂土豆、马赛鱼汤、牡蛎杯、局蜗牛。如果在有一瓶chateauHaut…Brion出产的上等红酒,那就更完美了!」

    那位叫做「大熊」的黑人没等墨西哥人回答,就大大咧咧的抢过了话茬。而那墨西哥人则在黑人讲完后,裂嘴笑了一下:「如果是我,我会回到我的家乡——梅里达。你们应该知道,那是个美丽的港口城市。我的母亲,还有弟弟依然生活在那儿。」

    说完这些,他闭上了眼睛,把头靠在了狭小的机舱壁上,神态极为安详。

    「我也会回家。贝尔法斯特——」

    白人「十字架」忽然也笑了一下,同时将头偏向舱门外,望着幽暗的星空:「好好陪伴我的儿子。」

    特殊的气氛,是会感染人的。看到拉斯和十字架一副向往追思的模样,华人和黑人「大熊」都沉默了。尤其是华人,他低下头,用力的揉起太阳穴。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驱除他内心深处的那份深刻的哀恸与痛苦。

    整个机舱内顿时没有了丝毫动静。四个男人,四个优秀的佣兵,几乎是在同时,开始追忆起各自的往事。

    然而,他们此刻是去战斗,而不是回想过去。

    在驾驶员告诉他们,已经开始接近目标的时候。刚才还在沉默中的四人,脸上忽然布满了凶悍的杀气。

    根据情报线索,北非某一处存在着一个由该国独裁统治者秘密控制的恐怖组织的隐秘基地。用卫星观察的时候,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村庄。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村庄内居住的近四百人,居然都是某一个准军事恐怖组织的成员。

    无论男女,不论老少,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会发现走在街道上的时候,会突然跳出一个最多只有十几岁的孩子,朝你扔上一颗很漂亮的美式标配单兵手雷。

    简而言之,这里家家户户都有几杆AK47、几十颗手雷、及一具火箭筒。而且这个村庄隐藏的实在是太好了,如果不是接到了线人的举报,又专门用卫星观察数天,实在难以看的出,这样一个村庄内所有的居民居然都是恐怖组织的成员。

    村庄内看起来还是那样的宁静,只是三五人成群,穿着阿拉伯这沙漠民族特有的服饰,人手一杆AK步枪,抱在手中游荡在街道之上。他们看起来有点像在散步,因为几人聚在一起,抽着烟聊着天什么的,实在无法把他们和恐怖组织联系在一起。当然,如果忽略他们身上的武器,他们真的就是一群普通人。

    看起来这个小村庄的生活环境还算是满和谐的。忽略他们恐怖份子的身份,在不执行恐怖活动的时候,他们看起来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除了那狂热的信仰。

    不过,显然有人想打扰这夜晚的宁静。

    就在这群恐怖份子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接近的时候。忽然,一名阿拉伯打扮的人突然撞开房门跑了出来,扯着嗓子用当地语言大声的喊了出来。三五成群的人们立刻就变的骚动了起来。

    吵闹声越来越大,家家户户的灯都忽然亮了起来。无数的村民抱着枪跑了出来,老远的就能够看到整个村庄热闹的景色。

    「嗒嗒嗒——」

    还没有任何的险情发生,就见有人开始狂燥的举起了手中的AK47步枪冲着天空不停的射击。枪口内喷出的火舌,以?《乱伦世家》

看过《乱伦世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