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最原始的欲望 > 79死对头的女儿
    79死对头的女儿

    妈的,是啊,怎么会是我!冤家路在还是阴差阳错?林天成没有说话,身后的两个少女,自己只认识一个!就是这个少女,自己真的太熟悉太熟悉了!虽然很久不见,但是一刹那,许多的往事浮现在眼前,此刻,她的声音虽然小,但还是被黄毛听见了。

    “哥们,你们好像不认识呢,怎么说她是你女朋友呢?”黄毛不怀好意地问道:“如果你识相一点,就把这两个小妞给我们留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咋们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执意和我们作对,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哟嗬,我的女人,为什么要给你们留下?”林天成在两个少女面前做出一个英雄救美的姿态,自嘲哼道:“自己的女朋友都保护不了,还算男人吗?”

    “我操,你少他妈的废话!”蓝毛依仗自己人多势众,早就按耐不住了,冲林天成大声咆哮起来,“好狗不挡道,快把人留下,然后,跟老子滚开……”

    “你他妈的操谁?骂谁?让谁滚开?”林天成怒吼一声。

    林天成现在找不到林小雅和任妮娜,而且自己身后的这个少女就是张喜成的女儿!自己曾经喜欢的少女!张喜成是自己的死对头,可是她是无辜的!满身的怒火正愁无处发泄,这几个人也是撞在自己的枪口上。

    “你他妈的找死?哥们,咋们一起上,打死这个爱管闲事的家伙!”蓝毛大怒,握紧拳头首当其冲,朝林天成扑了过来。

    林天成眼疾手快,首先将自己身后的两个少女挡到一边,然后一个侧身,擒住蓝毛的手腕,轻轻一扭。

    咔嚓一声,蓝毛的腕关节已错位,“哎哟!”一声,蓝毛痛得杀猪似的叫喊一声,蹲到地上痛苦地惨叫起来。

    林天成刚才使出的一招是传统武术中“四两拨千斤”的手法,他是借助于蓝毛冲上来时,身体的惯性将所有的力量引到蓝毛的手腕上,再轻轻一扭,一招便使这家伙的腕关节脱臼……

    黄毛和红毛见同伴受伤,立即从左右方向围了上来,黄毛手里还多了一把亮晃晃的匕首,红毛手里握住一根皮带。

    草,这帮家伙还动家伙啊?林天成心里嘀咕着,妈了个比的,老子得小心一点,别让他们有可乘之机!

    由于有两个少女拽住他的上衣站在身后,而且两个小混混手里还有家伙,不能掉以轻心,必须凝神戒备。 要不然,让自己挂彩不说,还会伤及到两个少女,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卸掉黄毛手中的匕首,再夺走红毛手中的皮带,然后,迅速将他们解决掉。

    “你……你们小心点!这家伙好像是练过家子!”蹲在地上的蓝毛一边惨叫,一边提醒两个同伴说。

    “哥们,一起上,弄死他……”黄毛嚎叫一声,握住匕首从林天成左侧刺了过来,红毛立即响应,从右侧将皮带甩了过来。

    好家伙,看这种阵势,大有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之意,林天成趁着两人手里的家伙还没有靠拢,抬起右脚踹了过去,正中黄毛的肩胛骨。

    黄毛顿觉手臂发麻,锁骨断裂,手里的匕首哐当落在地上,嘭地一声,这个死胖子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用一只手捂住肩膀在地上打滚。

    与此同时,林天成伸出手接住了红毛手里的皮带一端顺势一拉,在瘦子的身体往前倾那一瞬间,捏紧拳头,运足力气,一个直勾拳打了出去。

    拳头落到瘦子的肚皮上,只听见哎哟一声,瘦子的身子就像羽毛一样飞起来,撞到路边的一棵大树上,然后弹了回来,落到人行道的地板砖上……

    瞬间将三个小混混掀翻在地,林天成怒火攻心,正想上前继续暴揍之时,身后的一个少女拉住林天成的胳膊,哀求一般的摇着头,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摸样,林天成哼道:“妈了个比的,给老子滚!”

    几个小混混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林天成怒声吼道:“小子,你他妈的有种就别跑,别跑,你等着!”

    林天成不是到处惹事生非的人,也不是恐怖分子,但他有一身正气,在遇到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孩子受到伤害的时候,见义勇为,助人为乐,锻炼一下,松松筋骨,确实有益身心健康。

    林天成双眼见到那个不认识的少女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自己,卖弄的吐了两口烟圈,自我感觉有点潇洒,而自己的目光看向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蛋之时,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曾经的官二代,现在也落魄了?

    自己要怎么办?

    弄了她?以此报复张喜成?几种想法瞬间闪现,林天成发现自己无法做到坦然面对,侧头对她们笑了笑,问道:“你认识这几个小混混吗?你们是怎么被他们盯上的?”

    “不认识!”

    她的美眸恰似一汪秋水,含情脉脉,林天成心里一疼,妈的,如果她被人糟蹋了,岂不是可惜?

    “大哥,谢谢你,要不是遇见你,你救我们,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林天成正胡思乱想之际,另外一个美貌女孩红着脸向他道谢,那模样好象还有点害羞。

    “不用谢!”林天成笑了笑,说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们可以回家了,女孩子家,最好别单独上街,现在惠南县不安全,不是每一次遇到流氓的时候,都有人站出来出手相助!”

    几度想要开口说点什么,但是,林天成话到嘴边说不出来,张喜成的确是够狠,但是那是自己和他的事情,不想牵扯其他人,闭上眼,呼吸了几口气息,一切的恩怨由自己一次意外的偷窥开始,那么就让自己用双手亲自去解决,看着自己的宝马轿车,钻进轿车,手握方向盘,伸出脑袋,笑道:“希望以后我们不会在看见,你多保重!”

    今日一见,但愿他日不再见!

    张婷婷,你老子是你老子,你是你!

    轰……宝马瞬间飞驰,林天成心里的五味瓶子打翻,不过很不快的就被一声电话从莫名的思绪中带到了兴奋的高点。

    “林天成,是我,林小雅!”

    “小雅姐,你在哪了?”

    “快来救我,我和娜娜姐在一起,我们在通往莲花村的那条岔路!有人想杀了我们!”

    “好的,你们先躲起来!我马上就去!”

    林天成一脚油门踩下,轿车调转车头,二十多分钟便来到那一条熟悉的岔路,两边的树林阴森森的,路边没有一人!

    “小雅姐,我来了,你们在哪?”林天成握着电话,摇下车窗四处阿卡呢这,随即便看见树林里走出两个女人,狼狈不堪!林小雅身上的衣服几乎是破洞一般,头发散乱,脸色惨白,任妮娜同样如此,见到两个女人现在的摸样,林天成急忙喊道:“上车,我们走!”

    轿车在

    宽阔的水泥路向下行驶,林天成稳稳的握着方向盘,看着这一条已经拓宽的水泥路,内心就是一阵阵的兴奋,妈的,惠南县一行,老子并没有成功的招商引资,但是却意外的穿破了第二滴极品处女血的主人,而且还带回两个大美人!进入莲花村,林天成才发现,路边有着几处小帐篷,原本是土路的小道,几乎差不多都变成了水泥路,这应该是杨大伟的所做吧?

    “终于安全了!娜娜姐,我们终于安全了啊!”林小雅娇躯颤抖了十几下,见到林天成将轿车停在一处茅草屋面前,颤抖的香肩才缓缓的平息下来!

    “小雅,我们安全了吗?”任妮娜两眼空洞,双目无神,看就爱你眼前的男人是林天成资格后审,忍不住的大哭起来!

    “别哭,你们到底怎么了?”

    “天成,李大壮父子被绑架了,而且张喜成离开的时候,有好几个人在追杀我们,还好我和娜娜姐那天不在惠南县!不然你就看不见我们了!”

    “嗯?那你们是怎么跑出来的?”

    “我和娜娜姐回来的时候,就是上次在旅店那个人,他带着几个人保护了我们几天,最后将我们两个送到了这里,说你就要回来了,这不才找到你嘛!”

    林天成心里顿时一惊,谢彪好厉害的手段啊!自己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他的掌握之下,如果这个人是敌人或者是为了什么别的目的,自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走吧!这里是我嫂子家,你们先住在这里,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林天成看着王英已经成茅草屋走了出来,起身走下轿车,看着她充满风情的身体,妈的,你可想死老子了!

    豪华的宝马轿车停在篱笆院门前,轿车熄火的一瞬间,莲花村的听一些女人自然看见了林天成,七嘴八舌的说着,当然,目光都看在了林小雅和任妮娜的身上!

    林天成背着手,回头看着还是一脸惨白的林小雅和任妮娜,比起林小雅,任妮娜的脸色更是骇人!惨白的脸色,干燥而青紫的嘴唇,空洞无神的双眼,哪里还是当初那个娇媚的少妇?

    “林天成,谢谢你救了我们!不过,我还是要回去,小雅就交给你!”

    “娜姐,你怎么们还要回去啊?”林小雅拉着任妮娜的胳膊,说道:“我可没那好不容易逃出来,你还要你回去做什么?”

    “小雅,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张喜成的情人,有些事情也不是你能明白的!林天成,可以送我回去吗?”

    “真的……要回去?”

    “嗯!”

    “好吧!”林天成一咬牙,恰巧看见嫂子王英从篱笆院走出来,看着她憔悴的眼神就知道这几天没有睡好,忍住那份冲动,拉着林小雅来到王英面前,也不说话,见到任妮娜已经坐在副驾驶,内心一阵抽疼,然而,还是驾驶着轿车离开了莲花村……《最原始的欲望》

看过《最原始的欲望》的书友还喜欢